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十七章 随时戒备

第九十七章 随时戒备

大海,深邃辽阔,一望无垠的蔚篮茫茫一片。

东方的天际线,乌云沉积,一丝红线慢慢翻越了乌云的顶端,像是一条跃动的赤蛇,蜿蜒着要遮蒂东方。

一艘艘钢铁战舰划…破海浪迎风前进,黎明前的昏暗之『色』让一艘艘战舰显得格外朦胧,那灰『色』的舰影与茫茫海面之间仿佛融为一体,若不是那一道道泛白的浪迹,或许它们像是一座座外形独特的珊瑚礁,而这群珊瑚礁中,最大的一个莫过于“世民”号航空母舰。

渐渐的,渐渐的,东方的海天交界线处『露』出了一弯金黄,慢慢的,像是拖拽着重物一般,缓缓而又不可抗拒的『露』头出来,『露』出了它的鲜红英姿,喷薄而出的金『色』光芒顿时照亮了海面,金灿灿的阳光随着海浪的起伏,像是摇曳的一条金『色』地毯,通向那灿烂的清晨。

弦号hm-03的“世民”号航空母舰上,在新一天到来之际,宽阔的飞行甲板之上也渐渐忙碌起来,身着各『色』马甲的舰员开始清理跑道、检查系留在甲板上的战机,升降机缓缓而动,送上了四架已经在机库里经过检查和准备工作的f-12“雄鹰”战斗机,新的一天,它们要首先担负警戒任务。[]大国无疆97

舰艏划…破海浪,激起的海水恋恋不舍的被巨大的舰体分割开来,如同一幢移动中的超级高楼,排成一排行走在飞行甲板之上认真检查飞行甲板的各『色』马甲们,像是走在二十几层楼高的楼顶一样,目光稍稍脱离有些冰冷的甲板,投向那周围的海面,都能感觉到那种明显的高度感,一种令人心『潮』澎湃的高度。

餐厅内,知道今天要执行任务的四个飞行机组都在安安静静的享受着早餐,他们当中有六人算得上是第三舰队内鼎鼎有名的,在1必4年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事件爆发之前,第三飞行联队中,邵铭和何克枞、

粱凯和易青、何立民和谢存,这三个飞行机组的夜间降落成绩永远是让航母上所有官兵都胆战心惊的。

作为舰载机飞行员,其飞行技术要远远优秀于陆基飞行员是必需的,要在远比陆地机场狭小的航母飞行甲板上熟练起降,这不仅仅需要高超的飞行技术,还需要过硬的心理素质,这就好比敢走独木桥的人不少,可敢走钢丝绳的就少之又少了。

而如今,昔日三个夜间起降成绩是全联队倒数的,现如今已经不是胆小鬼了,他们在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之际就成功的在夜间从航母弹『射』起飞,又非常完美的完成了对陆打击任务,并且返航降落也很完美,自此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背上那沉重的倒数前三甲头衔了。

一年多的时间里,几百个起降架次的历练,如今的这三个飞行机组已经快要升级了,可惜的是,在这值得庆贺的好日子里,他们却有些高兴不起来。

“谢少,听说你家老爹的公司股票最近出现了很大问题,是不是真的啊?”“什么真的假的,我哪尼知道这些琐事儿!”

谢存很是不屑,自打全联队都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共和国鼎鼎有名的餐饮食品大王谢逸之后,所有人都要么刺探谢家公司有无内幕,要么就打听当年谢存的父亲谢逸给现任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充当内卫队副队长的种种故事,因而长此以往,谢存在舰队里的绰号就变成了“谢少”。

作为搭档又是飞行员的何立民已经和谢存荣辱共存了将近两年时间,两人之间亲密得如同亲兄弟一般,非常熟悉对方的脾气,不过何立民还是很关心着谢家的股票情况。

“我说老谢,你也应该打电裢问问伯父的生意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是把大部分的津贴都让我父亲购买你家股票了,真要是有个好歹,哥们儿退役以后,怎么当个百万富翁啊?”

“我也不知道!”谢存摇了摇头,吮了一口果汁之后,才压低声音说道:“其实昨晚我给女朋友打完电话之后,就顺便给我老爹打了一通,虽然没说上几句,但我老爹告诉我,国内最近的股市都很动『荡』,主要是因为东南亚的局势紧张所致!”

何立民顿时就恍然大悟,不禁一笑,看了看周围正吃早餐的战友们,笑着小声嘀咕道:“我估『摸』着也是,要不然,咱们这支航母战斗群能被紧急叫停巡弋阿拉伯海任务吗?前些天还真是疯狂,一口气就从印度洋给杀回到了〖中〗国南海,我估计,怕真是要和猴子动手了!”

两人也不说话,对视一眼都知道了对方心里的想法,每一个军人的内心深处都隐藏着一颗躁动的心,澎湃有力的将好战的血『液』输送到全身各个部位。

“军人心中疑和平,军队永远信战争!”谢存将餐盘放进餐车里,拍了拍何立民的肩膀,说道:“昨晚,我又顺道从小道消息得知,昨天下午的海上补给,一枚演习弹『药』都没有,全他娘的是实弹!”

“实弹?”何立民有些讶然。

“1小声点儿,没人当你是哑巴!”谢存狠狠的瞪了何立民一眼,这厮还真是个藏不住话的主。

两人很快就换了一个话题,有说有笑的去领取飞行装具,穿上飞行衣和抗过载服、套上逃生背囊、配备自卫武器、检查应急救援电台等等,刚刚还一身轻松的他们,很快就浑身上下都……齐装满员……了,好在在航母上还不用戴上飞行头盔,再人用手拎着飞行头盔倒也一脸轻松之样。

“为啥要给咱们配备这东西?”

谢存拍了拍腰间挂着的一束捆扎好的救生绳索,这绳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而成,就跟婴儿的小指母一样细小,却被告知能够承受至少两个全副武装成年人的体重。[]大国无疆97

“这绳子估计是用来逃生的!”何立民扭头看了看那白白的绳子,耸了耸肩膀说道:“这么长,我估计是害怕咱们会在婆罗洲上空被击落,然后跳伞逃生之后落在那些高大树冠上,以便于绳降到地面所用的!”

“这倒也是,早就听说加里曼丹岛上丛林密布,原始森林是看不到边,咱们真要是落在了几十米高的树冠上,要想下到地面,还真的依靠一根值得信赖的好绳子!”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航空作战中心,由于只是担负戒备任务,所以并无什么任务简报,倒是航空参谋长特意安排了一个简短的视频,让四个飞行机组都老老实实的看了一下有关于婆罗洲人文、地理、气候等等各方面的介绍,总而言之,看完之后,谢存和何立民俩人都觉得,这有世界上第三大岛之称的婆罗洲,有两大特点,其一是天气多变,其二便是地广人稀。

不紧不慢的来到飞行甲板上之时,金『色』的阳光已经将海面点缀得一片金黄,半眯着眼,谢存好生打量了一下那挣脱地平线束缚而爬升的太阳,这天地之间,仿佛就只有太阳能笑傲天下一般。

飞行甲板上早已是一片忙碌,由于航母战斗群是在〖中〗国南海巡弋,相当于是在自己的地盘里散步一样,所以、“世民”号航母并未有太多的随从,两艘导弹驱逐舰一左一右的忠诚的护卫在航母左右,而由于地区形势紧张,因而必要的反潜、防空等戒备工作也是有的,因而在何立民俩人走上飞行甲板之前,就刚好看到一架舰载预警机被弹『射』出去。

蒸汽弹『射』器强大的动能促使沉重的预警机轻盈升空,而当那预警机潇洒的飞上天空之时,在弹『射』过程中与飞机弹『射』挂钩相连的往复车,已经完成了任务,顺着滑槽返回原点,滑槽内涌出的蒸汽随着航母的向前航行,倒像是舞台撤干冰一样,白『色』蒸汽很快被海风吹散。

检查与交接战斗机,何立民和谢存俩非常熟练的完成了座驾的检查与交接工作,何立民大笔一挥之间,勤务长就将精心保养过的f-12

“雄鹰”战斗机交付到了俩人手里,并很快帮助俩人进入驾驶座舱。

缓俊的,在牵引车的帮助下,战斗机被送上了弹『射』阵位,专门负责给弹『射』起飞战机提供全方位服务的各『色』马甲们,利索的给战斗机做好弹『射』准备,战斗机前部的弹『射』挂钩很快就与往复车相连,而牵引释放杆也将战斗机尾部的牵制杆稳稳的固定好,就差升起扰流板了。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之后,两人就被孤零零的留在了座舱里,水滴泡式的座舱盖根本没有给盖上,两人穿得相当厚实的坐在座舱里,倒像是被禁足了一般,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座舱里,要么看看瑰丽的朝阳,要么看看周围繁忙的作业景象,其他三个飞行机组以及他们的战斗机也同样被固定在了弹『射』阵位上,随时都能弹『射』起飞升空迎敌。

“『奶』『奶』个熊,只有阳光没有沙滩,更加没有泳装美女,连一把遮阳伞都没有,咱们这八个人,看来真是要以如此特殊的方式晒上一上午的日光浴了!”靠在椅背上,谢存『摸』了『摸』自己已经开始『露』出汗水的额头。

“知足吧,放眼整个共和国,能像咱们这样,悠闲的坐在喷气式舰载战斗机座舱里,在航空母舰的弹『射』阵位上享受日光浴的,是少之又少,咱们就权当是炙烤皮肤来着,啥时候晒出了古铜『色』,就什么时候解脱!”

何立民干脆合上了双眼,他才不想去看周围那枯燥的景『色』,航母战斗群一出海,可不是像渔船那般捞到鱼就返航,基本上都会在海上巡弋几个月,让一个人三五个月时间里都在一座钢铁堡垒上溜达,再怎么新鲜有趣,到了最后都只剩下烦闷了,何立民就觉得自己一旦在海上呆上大半年,铁定会接近崩溃。

等待是最为漫长的煎熬,更为无趣的是这种等待是毫无目的的。

半个多小时成为了过去,很想离开座舱到飞行甲板上活动活动的俩人,就跟上了一节非常不愿听的课一样,就盼着下课铃声的到来,但什么都没有,空气里只剩下了更多成分的炙热与胶着,越升越高的太阳俨然不给面子,狠狠的将阳光挥洒开来。

“娘的,我总算知道出租车司机为何痛苦了,长期这么坐,谁受得了啊?”谢存又开始抱怨了,想必另外三架战斗机上的战友也是同样的想法。

“得了吧,三级战备没有让咱们升空巡逻就已经是不错的了,我可不想一起一落间,累得浑身是汗!”

何立民倒是很会开导自己,但实际上他的内心深处比任何人都渴望升空,因为只有升空,那才意味着有机会,不管是挣取军功和飞行时长也好,还是为了飞行补贴也罢,反正这就跟农民种田一个道理,地都不下,岂能有收成“世民”号航空母舰上一切依旧,甲板上除了那四架随时待命准备起飞的f-12“雄鹰”战斗机之外,就只剩下那些来回走动间做着一些琐事儿的甲板勤务工作员了,就连四个弹『射』组都显得有些无解,不过不停活动的也是有的,那舰岛之上的大小雷达天线板就在不停的左右转动,亦或者不停的转圈,一直都不知疲倦。

在海上的日子远比陆地上无聊,所有人几乎都快适应这种紧张却并不紧急的无味生活,而正当谢存和何立民等人都快昏昏欲睡的时候,耳机里包括舰上的广播,很快就窜出了三个声音。

“神眼-02报告,雷达在02-13-07方向发现不明飞机,没有回应,可能是敌机,可能是敌机,发出警戒,发出警戒!”

声音很清晰也很洪亮,对于正『迷』糊的谢存和何立民等人而言,这不亚于晴天之时突然而来的一个霹雳闪电,当即就让两人心脏一颤,什么昏睡之意都没有了,赶紧戴上了头盔,并快速检查了一下装具。

而此时此刻,在有些昏暗并且因为各种雷达显示屏绿『色』或黄『色』光芒而显得有些『色』彩斑斓的情报在中心里,预警机突然发回的报告自然面然被快速标识在了〖中〗央情报面板上,坐在雷达控制平台前头戴耳机的雷达士官们,很快就开始调整着各自『操』控的雷达设备,敌我识别雷达、导航雷达、空中管制雷达等等。[]大国无疆97

〖中〗央火控系统控制台前,几名尉官级别的技术士官已经就绪,他们直接用彩笔在显示面板上标识出了不明飞机的位置,并很快下达了战备飞机起飞迎敌的命令,首当其冲要出发的便是何立民和谢存这架在一号弹『射』阵位上待命的f-12“雄鹰”战斗机。

“清理飞行甲板,战斗机在五分钟内弹『射』升空!”

此时此刻,不用广播系统通知,所有头戴耳机的人都能听到这一命令,而当即就让座舱关闭的谢存和何立民俩人,也赶紧检查战斗机的各种系统“多普勒雷达正常!”

“红外搜索与跟踪传感系统及火控系统正常!”

“联合战术信息分配系统和战术数据链正常!”

“威胁及辨认系统正常!”

一连串的报告正常声音之后,在战斗机正前方的弹『射』引导员,打出了鼻轮正常的手势,旋即就指向了左侧发动机,会意的何立民当即从左至右的启动了发动机,看着那身着黄『色』马甲衫的弹『射』引导员竖起了右手,并不断在空中画圈,他就便开始微微催大油门,直到对方比出了一个大拇指的手势。

几乎与此同时,在战斗机尾部之后的扰流板也升了起来,身穿绿『色』背心的弹『射』器组员,向飞行员何立民以及弹『射』『操』作手亮出发『射』重量的指示牌,相当利索的将机炮、导弹、弹『射』座椅等安全开关打开之后,何立民直接很伸出右臂,向绿『色』马甲比出了一个大拇指,而很快就得到“可以起飞”的答复。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时此刻已经不断催大油门的f-12“雄鹰”战斗机,尾喷管已经开始喷『射』出橘黄『色』的火焰,高速喷『射』到了扰流板之上,激起阵阵气浪。

松开刹车、加大油门,将右手拇指和中指合并指向自己太阳『穴』,然后划着优美的弧线指向前方,有数百次成功弹『射』经验的何立民非常清晰的看到了前方弹『射』官侧身下蹲了,他那右手猛然挥舞指向了航母全速前进的方向的手势刚一挥下,弹『射』『操』作手摁下弹『射』『操』控面板上的按扭,蒸汽弹『射』器汽缸里的高压蒸汽瞬间涌入了汽缸,弹『射』棱瞬间将30吨重的f

12“雄鹰”战斗机拉紧并猛然加速,而固定鼻轮的哑铃状固定器因拉力超限而瞬间折断。

可就在此时,广播系统以及无线电耳麦里都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神眼-02报告,不是敌机,不是敌机,取消警戒,取消警戒!”

自然而然,弹『射』官当即取消了弹『射』,情报中心内的士官们也是好一阵忙碌,纷纷关闭了许多的按扭,而最为可怜的莫过于何立民两人了,刚刚才因为即将弹『射』起飞而〖兴〗奋起来,不过紧跟而来的命令却让何立民不得不立马刹车,并关闭了发动机,可弹『射』器往复车依然有动能,通过弹『射』挂钩,狠狠的将战斗机往下一拉,让何立民俩人感觉像是坐了一下跷跷板一样。

弹『射』器滑槽内旋即升腾起了白『色』的蒸汽,大有感觉自己被戏耍了一次的何立民俩也不能多说什么,坐在后座的谢存只能长叹了一口气,并敲了何立民的飞行头盔一下算是表示了自己的心情是多么的悲催。

差点就冲出去的战斗机很快被重新带回了弹『射』阵位上,为了保证战斗机应急升空的作战能力,刚刚弹『射』耗费掉的油料都还重新补满,新的固定器又安放就位,打开了驾驶座舱并摘下了呼吸面罩的何立民俩人,将各种安全开关重新复位之后,又不得不再次享受起日光浴,并随时戒备,也不知道这种严防警惕猴子的行动到底何时是个头,何立民看着辽阔而又金灿灿的大海,无语了。(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