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十八章 积极的泰国

第九十八章 积极的泰国

1946年的9月…乃多事之秋。

继9月7日,印度尼西亚单方面撤回驻共和国所有外交机构,并下发赴华警告通知以来,中印两国关系瞬间降温至冰点状态,一向只对汽车、飞机、轮船、机械设备等等工业产品依赖于共和国的印尼,如今抱上了〖日〗本的大t腿,便不再寄希望于中印关系的缓和,相反,它们似乎还要用这种方式来胁迫共和国。

印度尼西亚作为东南亚第一大国,的确是共和国橡胶、木材、稻米、大豆、锡矿、石油等等工业原料的重要进口国之一,因为新加坡根本不能向共和国提供任何工业原料,而马来西亚的产能也并不大,好在英国为了反攻回欧洲,拼命的在英属缅甸和印度攫取资源出口至共和国以换取足够的利润购买武器装备,亦或者是用于反攻事业的其他方面。

所以,在共和国周边地区中,朝鲜、琉球、新加坡,这三个国家是根本不能提供工业原料的,而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和昔日的印度尼西亚,便是重要原料的供应国,要是太平洋战争不爆发,南美的一些国家以及澳大利亚也都能向共和国出口资源,但如今却不能鼻行。

可以说,印度尼西亚脱离共和国的“掌控”相当于在共和国海外资源贸易渠道上落下了一道闹,直接影响到的便是共和国像矢米、食用油、水果等生活物资,以及木材、橡胶、锡矿等工业原料的价格极具波动,石油方面,波斯湾八大国倒是很高兴,他们加大产能便能满足共和国的需求。[]大国无疆98

9月10日就在印尼方面宣布正式扩军的同一天,共和国商务部部长蔡英带着商务部亚洲司、贸易司等部官员,飞抵了泰国(暹罗)首都曼谷,受到了泰国『政府』的热烈欢迎。

泰国原名暹罗,是后来提案国人用自己民族的名称将“暹罗”改为了“泰”再加上它特殊的议会制君主立宪制政治体制,因而其全名应该是“泰王国”这个绝大多数人口都信奉上座部佛教的国家,是昔日中南半岛上唯一独立的国家西邻英属缅甸和马来半岛,东接法属越南。

或许也正是因为英法双方需要在各自殖民地之间保持一定的界限,所以夹在夹缝之中的泰国才能安然无恙左右逢源,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大英帝国和法兰西都成了昨日黄花一向被英法殖民者压制得难以呼吸的泰国也终于尝到了解脱之后的新鲜空气。

1932年6月暹罗人民党发起了政变建立了君主立宪制政体,又经过多年的动『荡』与挣扎后,鉴披文登台执政才宣告了暹罗国内的动『荡』结束,没过多久他便宣布更改国名为泰国,而在此之前的岁月里,暹罗曾与满清『政府』交好,道光三年满清『政府』还赠送了时任暹罗国国王的拉玛二世“永祭海邦”的牌匾,只不过后来英、美、德、意等殖民国家纷纷强迫暹罗签订不平等条约沦为了一个半殖民半封建国家。

帝国主义殖民时代已经远去,如今的泰国已经不再惧怕“左虎右狼”的英法殖民者,共和国在东南亚的一系列举措都让他们看到了国家振兴的希望,因而自打在共和国帮助之下印度尼西亚成功摆脱荷兰殖民者的束缚而独立,泰国就向共和国抛出了橄榄枝双方的接触与往来也日臻频繁起来,但还都是浅尝辄止。

直到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共和国强势为华侨出头,并很快在新加坡那个地方建立起了一个几乎全为华人的国家,并一手扶持了马来西亚,泰国这才看清了共和国强大的实力原本打算平等对话的希冀不得不被高攀的企图替换。

在长期的英法两国殖民压制中,夹在中间的泰国很难发展出自己的经济,泰国北部山区的丛林根本不能生产出什么,而东北部的高原又是半干旱农田产能也不大南部半岛多热带岛屿却山峦起伏地形复杂,只有中部平原才有广袤的农田可以生产粮食因而到1944年年底,在未与共和国密切经贸往来之前,泰国的经济都是以农业为支柱,辅以渔业、木材业等,经济相当落后。

越是落后的地方,对于一个发达的工业国家而言,就也是极具吸引力。

共和国早就盯上了泰国这块肥肉,相当于工业处女地的泰国,拥有将近五千万的人口,仅凭这一点,共和国就足以认真对待这么大的消费市场,五千万人的吃喝拉撤睡都会产生消费,只要打开了泰国的贸易大门,共和国肯定在一定时间之内,都不会为像汽车、家电等工业产品贸易问题而发愁。

而实际上,几乎相当于农耕时代的泰国要想与时代主流接轨,显然还需要修建大量的基础设施,道路、桥粱、铁路、航空、通信、电力等等,这些建设都需要消耗大量的工程机械、建筑材料、电气设备等等,这对于共和国而言,显然既具有吸引力。

正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印度尼西亚自独立三年来,能建设的地方,都已经让共和国建设完全,而其国内的工业产品消费市场也接近饱和,其国民消费欲望以及市场消费潜力都已经让共和国感到不满意,而如今印尼还主动背离共和国,其实对于共和国而言并无多大的损失,倒是搁着泰国这么一个处女地而不品尝利用,岂不是亏得更多?

9月10日当晚,共和国商务部部长蔡英一行就受邀前往了泰国王宫,刚刚担任国王的普密蓬,阿杜德是拉玛九世王,作为查库里王朝第九世国王,阿杜德其实并不在泰国出生,他于1912年12月5日出生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当然主要是因为他的父亲在哈佛大学学习医学。

阿杜德是一个典型受到了西方〖民〗主式教育思想影响的国王,因为在他的成长经历中曾在瑞士攻读过政治和法律,回国之后在接任国王之前,发觉政治体制已经没有改动余地,他就显『露』过大刀阔斧改制泰国经济体系的念头,即位之前就多次建议他的父亲进行上地改革,让农民真正做到耕者有其田,而同时还从共和国聘请农业技术专家、进口优质水稻种等着力发展农业生产,很快就成为了东南亚数一数二的稻米出口大国。

当然,受制于教育基础的薄弱这位王子并未妄自菲薄的想要他的父亲大力发展泰国的工业经济,教育的改革与发展都不是一日之功,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道理是显而易见的,因而在他父亲将王位交给他之前,泰国一方面着力发展农业经济一方面便是矢力发展教育。

刚刚上任不到一个月阿杜德就安排了外交大臣赴共和国访问,并正式在北京设立了泰国领事馆,将中泰两国邦交关系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而在随后的两个多月时间里,这位年轻的国王就连续派出了四个批次的留学生赴共和国学习,而最让外界揣测这位国王有向共和国积极靠拢的事件则是发生在8月份。

8月5日,共和国很多人都还沉浸在纳粹德国国内发生的慕尼黑校车爆炸案事件,却并不清楚在这一天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唐仁辉上将正式会见了到访的泰国国防大臣,双方友好会晤期间,达成了中泰军事友好互助协议,根据协议,泰国可根据自身国防需要向〖中〗国防务出口公司订购各种武器装备,亦可以向共和国申请军事援助,比如安排军事教导员赴泰国指导军事训练等。

这份协议是在国与国平等交往的精神之下而有了一个所谓的“互助”一词,但实际上共和国哪儿需要到泰国的军事指点,倒是泰国的国王阿杜德很是阔绰,在协议签署之后不到一周时间里就向〖中〗国防务出口公司抛出了大单,总价20亿元人民币的大单几乎是针对整个泰国现有的军事力量集体换装而制定的,从突击步枪迫击炮到飞机炮艇,阿杜德这位年轻的国王还真是希望他的军队做到“麻雀虽小但五脏齐全”

利益无疑才是最好的关系提升驱动力。[]大国无疆98

20亿元人民币的军事订单,足以给共和国国内带来至少120亿元的附带经济效应虽然共和国如今有了苏联这么一个超大军火主顾,但苏联的战争消耗实在太大,谁也不敢肯定苏联何时就突然没钱了,而泰国可是一个农业出口大国,多年以来卖给共和国的大米早已是用百万吨为单位,20亿元的军事订单自然是足额支付,不会有半点的拖欠。

除了军事订单,共和国看重的自然还有泰国国内的市场,阿杜德早已不是一两天鼓动国民和官员们实行〖自〗由经济体制的了,在这样一种几乎不设防的经济贸易形势之下,显然能够空前满足共和国的贸易诉求,再加上印尼的负面影响,于是乎,共和国商务部部长蔡英都亲自出马了。

为了欢迎蔡英一行,阿杜德在他的王宫设下了国宴,各种泰国美食是应有尽有,虽然泰国的餐饮文化一度受到了西方国家的影响,但泰国的烹饪还是有他们自己的特『色』,毕竟他们是一个宗教信仰大国,九成左右的国民都信奉佛教,因而在菜品中很难看到大鱼大肉,鱼类、蔬菜类、*喱菜、辛辣汤等也都是一次『性』上齐,而国宴之后的甜品也是反映泰国盛产水果的国情,榴莲、椰子、桂圆等水果也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鲜n『色』n新品,国宴虽然都是形式主义,与会人员都是浅尝辄止,但依然不失为一场宾主尽欢的国宴。

国宴之后,泰国国王阿杜德与共和国商务部部长蔡英之间有了一个短暂的会晤,能说一口流利华语的阿杜德本是不需要带翻译的,而蔡英确实是不懂泰语,因而必须要一个翻译,但毕竟要体现平等对话,所以两人的会晤都各自带了一名翻译和一名速记员。

学习成长都在西方国家的阿杜德很多时候都有西方化的思想,所以他并不像〖中〗国人那样要弯弯绕绕的谈上一些琐事儿和冠冕堂皇的官话,而是在中泰关系友好发展方面提及一点之后,便很快过渡到了正题上,毕竟到访的不是军事官员也不是政治领导而是商务部部长,两人之间应该谈的,是贸易利益的问题。

阿杜德很清楚自己的底牌,印尼这个反骨仔背叛了共和国,自然是要遭到无情的打击,但这也是一个让泰国取而代之的机会,共和国经济一度因为印尼反水而动『荡』的事情他也是相当清楚,有哈萨克斯坦、

波斯湾以及一个军购胃口很大的苏联在,不愁石油、矿石等资源的共和国却非常渴望能得到稳定的大宗工业原料来源地,毕竟哈萨克斯坦可不生产稻米和橡胶,而印尼能,泰国也能。

泰国的矿产资源很丰富,上任之间就曾命人反复勘察过的阿杜德知道泰国也算得上是资源富足柙盐、锡矿、煤炭、天然气、铃矿、鸦矿、铁矿、重金石、石油等等都是相当可观的而且泰国的柙盐蕴含量高达数千万吨,自然而然对共和国而言非常具有吸引力,再加上泰国的气候条件很适合稻米、余米、甘蔗、橡胶等生长,所以阿杜德很有信心泰国能完全取代印尼,成为共和国在东南亚的第一资源贸易国。

经济发达的国家国民都喜欢旅游,阿杜德是很清楚这一点的,泰国有着独特而又『迷』人的热带风情,且因为佛教文化源远流长素有“白象王国”的美称而在自然风光方面,紧邻暹罗湾和印度洋的南部能发展出不少的沙滩度假胜地,至于像普吉岛、芭提雅等早已名声在外的胜地,肯定更加能够吸引共和国游客前来观光旅游。

而共和国商务部方面,也自然清楚因为印尼反水而带来的不利局面东南亚本来就是世界重要的工业原料产地之一,菲律宾被〖日〗本占去、

英属缅甸和法属越南又不能让共和国『插』手、印度尼西亚还要『乱』蹦『乱』跳,剩下的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哪儿能满足共和国国内的生产和消费需求,而泰国,无疑是一个理想的合作对象,既能解决工业原料来源问题还能促进海外贸易的蓬〖勃〗发展,何乐而不为呢?

一方想要发展壮大一方想要资源和市场,双方无太大的矛盾和分攱。也就是在具体的合作上出现了迥异。

阿杜德希望共和国能够帮助他们发展基础工业,建立比较完善的工业体系,以确保泰国能走出农业大国的困境,迈向一个半农业半工业的东南亚地区工业大国,除此之外,阿杜德还希望共和国能在教育、军事、医疗、交通、通讯、水利、电力等方面要给予印度帮助,而并非单纯的中方一力承担,简单而言,阿杜德的愿望就好像是,〖中〗国人的确可以在泰国架桥修路,但却同时有义务教会泰国人怎么架桥修路。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共和国和印度尼西亚之间的合作,阿杜德是看得很清楚的,共和国的强大工业实力对于印尼那么一个国家而言,一口气开动几百个大型工程都不在话下,三年之内全部完工并交付使用,可到头来印尼人只知道如何使用,却并不知道怎么维护、怎么建设,这就好比一个暴发户买了一辆轿车,只知道怎么驾驶,却并不知道怎么维修,又怎敢谈及如何制造呢?

阿杜德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泰国可以在经济上依附与共和国,但不能是全盘的依附,泰国最起码应该有自己的发展空间和发展实力,否则阿杜德宁半让泰国一直处于落后状态,也不愿意像如今的印尼那样,只看到片面的成绩与风光,却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共和国赋予的,〖中〗国人能给它们多大的荣耀,就能给它们带去多大的痛苦。

国际贸易本来就是一把双刃剑,要么对方受伤自己获益,要么就是自己受伤别人获益,国与国之间的交往无不是与现实利益挂钩的,泰国与共和国之间的合作,如果按照印尼的模式,阿杜德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得到,要不了三五年,泰国就能基本成为一个较为发达的国家,公路、铁路、航空等可谓是四通八达、水利、电力、通讯等等都是应有尽有,可经济的本体依然依赖于廉价劳动力被无情盘录和矿产资源的大肆开发,阿杜德可不想得到的是一个虚妄的繁荣强盛,而是一个基础扎实充满活力的合作。

阿杜德与蔡英的会晤时间严不长,双方也只是暂且表『露』一下各自的态度和意见而已,对于聪明的阿杜德国王而言,他自然知道要扬长避短,有时候看似正当的诉求却往往能够反映自己的短板,因而他并未向蔡英吐『露』太多的想法,毕竟具体的会晤和谈判,都应该交给更加专业的部门和人事来谈。

促进贸易委员会是阿杜德不久之前才正式成立的一个多部门合作之下的特殊行政部门,它的诞生顾名思义就是要促进泰国国内的经济发展,它的职能倒是有点儿类似于“招商引资”也就是这么一个部门,他们的谈判人员并未在第一时间与共和国商务部展开谈判,而是安排了蔡英一行四处考察泰国国内的发展现状,从矿场到学校、从码头到工厂,一连四天时间里,蔡英等人都是在“观光旅游”

9月17日,经过休息和准备之后,中泰战略经济对话暨首届中泰贸易洽谈会正式在泰国首都曼谷召开,在这东南亚形势紧张之下,中泰两国如此高调的贸易对话,自然而然让许多人看出了值得玩味儿的端倪,印度尼西亚过去几天时间里连连出重拳对付共和国,共和国看似并无太多的表示,但实际上一直在隐忍,而时至今日,与泰国之间的经济对话,无疑是在告诉印尼猴子,印尼并不是不可替代的。

早在几天之前就获悉了共和国商务部部长都亲赴泰国一事的鼻和国众多企业,也都经过这几天的准备与考量,认为中泰两国经济合作很有前景,又结合各自公司的经营状况与发展目标,也都派出了不少代表一共包机前往曼谷,一时之间,国内多家民航企业纷纷向民航总局申请往返曼谷的国际航线运营权,不过商务包机却并未受到影响,广州至曼谷、上海至曼谷、北京经停香港至曼谷的商务包机航线顿时就应运而生。

于是乎,到了9月17日会议正式召开这一天,来自共和国国内将近三千家企业的代表,就几乎占据了会场周边大大小小各大酒店和旅馆的房间,连马来西亚、新加坡的不少华侨企业也都派出了代表前来考察泰国国内市场,同时打听两国『政府』间经济合作对话的各种消息。

而似乎为了回应共和国与泰国之间的合作,不久之前才高调的单方面的结束美好合作关系的印尼,在9月18日这一天正式宣布要在9月25日,于雅加达召开印日经济合作会议,同一天,印尼国防部还宣称号称印尼陆军精锐第一山地步兵师,已经正式开赴加里曼丹岛,而在未来一到两个月时间内,印尼还将陆续派驻包括空军和海军部分兵力赴加里曼丹岛维护国家主权完整『性』。[]大国无疆98

印尼是很高调,巴点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敢于挑战共和国,而且还能率先给共和国脸上扇了一巴掌,这种大无畏的勇气似乎让他们尝到了一种莫名的快感,就好像一个瘦弱的病夫,却突然给了一个壮汉一耳光,那种精神上的刺激和快感,就像是吸食了毒品一样让瘦子欲罢不能,为了让这种快感持续下去,他们明知道毒品有毒,却还是要拼命的吸食下去,为此,还不惜与一条疯狗合作。

共和国并不像印尼那样高调,外交部和国防部一连几天之内都没有表态,倒是商务部非常积极,在连续几天的中泰经济会谈中,屡屡传出佳音,可就是在不为人知的时候,主要驻扎于云南的共和国陆军第三集团军,这支算得上是共和国最早的快速反应集团军,正式进入了三级战备状态,其拳头部队即第九机械化步兵师在9月19日秘密集结,如同以往无数次的野外拉练一样,通过铁路实施快速机动,而这一次,他们却南下了。(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