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十九章 特殊的前戏

第九十九章 特殊的前戏

1946年的9月,全世界都知道共和国与印尼之间很有大干一场的架势,双方似乎为了一个名叫加里曼丹,又名婆罗洲的岛屿分歧很大,但这究竟是因为两国在东南亚利益问题越发尖锐而表现出来的一个事件呢,还是婆罗洲本身,就值得让共和国与印尼不眠不休。

9月20日,共和国〖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很受广大民众欢迎的《身边的大自然》栏目,正式开始了一个名叫“走进婆罗洲”的专题节目,该节目分为三期,利用大量图文并茂的素材丰富节目的内容,为共和国亿万民众揭开了一个不为人所熟知的这世界第三夹岛屿婆罗洲。

顾名思义,印尼人称加里曼丹岛,而几乎能代表共和国官方的央视却用“婆罗洲”来冠名,该节目在口月1口日当天进行先期宣传之际就在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由国家文化部牵头组织的大批专家学者都曾参与到了这档节目的制作,不少学者都是亲赴婆罗洲进行的调查访问以及资料搜集,而且至今共和国也有数个兰芳问题调查工作组滞留在婆罗洲,因而这档节目俨然就是一部纪录片。

9月20日晚上8点整,在这俗称黄金般的时间里“走进婆罗州。的第一集正式开播,这一集主要讲述婆罗洲的一些基本地理情况。

婆罗洲位于东南亚属于大陆岛,面积达73万余平方公里,四面环海之下,海岸线长达1440公里,〖中〗国古代称其为“婆利”、“勃泥小“婆罗”在殖民时代该岛屿大部分地区为荷兰所殖民因而在共和国帮助印尼独立之后,该岛屿暂时归于印尼所管辖。[]大国无疆99

婆罗洲很多山,整个岛屿山峦起伏密林葱葱,河网密布降水丰富,人迹罕至的原始丛林深处拥有大量的珍稀物种,而整个岛屿之上的矿产资源倒并不是很多,石油、天然气、煤炭、金刚石、铜矿等蕴藏量并不大,倒是临近〖中〗国南海的岛屿西北,石油开采已经小有规模。

俨然一个地广人稀且不少地方还处于原始状态的岛屿再加上不少地区土地贫瘠,却依然不失为一个物产丰富的大岛,橡胶、稻米、胡椒、椰子等,都是婆罗洲的重要农业产物,当地经济主要依仗便是水稻和橡胶种植。

由于赤道直穿岛屿中部而过因而气候为典型的赤道多雨气候年平均气温高达出度,每年的旧月至次年的3月都是季风季节,炎热、『潮』湿,除此之外,则是较为干燥和平静的夏季,当然,大规模的降雨主要集中在川月至次年3月初,且越往岛屿的东部降雨量就越少,而且岛屿沿海周边的降雨量,往往没有岛屿中部的雨量丰富。

整个“纪录片”的第一集基本都是在介绍婆罗洲的地理、气候、

环境等,最为引人入胜的莫过于摄制组曾租用飞机对全岛进行过航拍,高清晰的摄像机清楚的记录下了热带岛屿那『迷』人的风光山峦起伏、绿海碧天,但摄制组却并不清楚,他们在拍摄期间租用的飞机莫名奇妙的在婆罗洲上飞行,曾让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世民”号航空母舰战斗群误以为是敌机来袭,预警机差点就紧急派出战斗机前去击落。

如果当时真要是摄制组的航拍飞机被击落了,估计这部“纪录片”

也不可能及时公映但这仅仅是这部“纪录片”拍摄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节目中也并未谈及摄制组曾差点被本国海军的舰载机给凌空击落一事。

第二集的“走进婆罗洲”开始讲述的便是有关这座岛屿的历史人文了,根据共和国考古学家们的考察结果,早在公元前500年左右〖中〗国云南的少数民族巴东族群就定居于该岛,成为了岛上第一批居民而到了公元泄纪,渤泥国王一统了婆罗洲,建立了封建王朝。

根据《粱书》记录,古代〖中〗国和婆罗洲之间的首次官方来往始于西元520年,隋唐时期婆利还曾向中原王朝朝贡,而在明朝郑和下西洋时期,郑和的船队曾两次经过当时名曰婆泥的婆罗洲。

美国有过淘金时代,婆罗洲也有过它独特的淘金热时期。

18世纪末、19世纪初,满清『政府』的海禁政策有多么的疯狂,〖中〗国广东福建等沿海省份的渔民的生活就有多么的无奈,海禁令让他们生活失去了依靠,不得不涉险出海南下,成批成批的到了南洋来谋求生路,其中有不少华人来到了婆罗洲西部地区,在坤甸、三发等地从事金矿开采。

巨额的利润与国内艰难生活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效应,越来越多的华人背井离乡来到了婆罗洲,其中不少华人便不再从事单一的金矿开采,有的开始发挥聪明的头脑和勤劳的双手,从事农业种植、小商品贩卖等等各行各业,到了清朝道光年间,在婆罗洲的华人总数曾高达占万人之巨。

直到荷兰殖民者侵入婆罗洲之后,〖中〗国国内向婆罗洲迁徙的华人热『潮』才冷淡下来,但如今当地的华人总数也已经在50万左右,但这一数据并不〖真〗实可靠,因为从荷兰手中接过婆罗洲统治权的印尼,如今都还没有在婆罗洲建立出各极『政府』机怕,人口统计工作根本没有展开,只能粗略的估算。

当然,除了华侨之外,种族成分复杂的婆罗洲还有非穆斯林的达雅克人、伊斯兰教马来人以及一些欧洲殖民者的后裔,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的少数民族,保持着他们独特的民族风俗、生活习惯、礼仪文化等生活于婆罗洲,因而整个婆罗洲除了动植物算得上是物种繁多之外,就连种族构成也是相当复杂。

如此一来,整个“走进婆罗洲”的第二集基本都是多个摄制组,跟随当地华侨或者考察队,跋山涉水到处实地拍摄而来的纪实材料〖真〗实的社会风貌和风土人情倒像是国内那些旅游公司花费高价拍摄的旅游资料一般,在引日晚播出之后,很快就让许多旅游公司都蠢蠢欲动,当地华人华侨如此之多,估计连给旅游队聘请翻译的费用都能舁了。

“走进婆罗洲”的第三集依然于9月22日晚准点播出,这一集的重点已经不再是婆罗洲那『迷』人的风景、独特的社会风情,而是被遗忘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兰芳共和国问题。

这一集一开篇就讲述摄制组跟随共和国国家文化部特派文物专家组们,四处考察兰芳共和国历史遗迹和文物资料说起,十余万当地华侨中能够找到的兰芳共和国遗民如今也都是满头鹤发,12位老人当中,也就只有一位已经吐词不太清楚的老人能够大概回忆出一些场景,其余的老人,他们还都少不更事兰芳共和国便亡国了因而记忆大多都是有关兰芳共和国亡国之后十余年的一些事情。

漂洋过海、孤苦伶仃,数千年来的家国思想一直教诲着炎黄儿女那独特的故乡情,兰芳共和国的出现、繁荣与灭亡,无不是一则传奇般的史诗大篇,一百多年的历史里,有无数的人物涌现过,也有无数的事情发生过,背井离乡离开故乡来到婆罗洲的华侨们如何在艰难的岁月里一步一个脚印的坚实走过当前又有什么样的困难,一切的一切都〖真〗实的反应在了“纪录片”里。

“走进婆罗洲”这档特别节目的重点部分也就是第三集,前两集相当于是给共和国国内亿万国民扫除婆罗洲认识盲区的铺垫,真正的用意全部体现在了第三集上,摄像机清楚的记录下了那隔着万水千山之外的异国他乡同胞相貌清晰的拍下了那一张张黄皮肤黑眼睛的灿烂笑脸,正如节目结束之后,那些肩扛摄像机漫山遍野劳累奔波的记者们所说的那样,节目是为一群人而制作,一群正在等待的同胞。[]大国无疆99

等待,在等待什么?节目最终并未告诉观众当节目正式结束之时,片尾不断闪出一张张照片,有满头银发的老人、也有缺了门牙却笑得欢畅的小孩、有浅『露』一笑的美丽少女,也有『露』着膀子爽朗大笑的青壮他们的一张张笑脑匚成了这档耗资巨大的节目结束语,而这一期节目也并未像其他节目那样,要鸣谢这个感谢那个,还亮出一大堆的各种名字与头衔,仅仅在结尾之时,打出了一行字“谨以此片,祝愿我们的同胞在异国他乡越过越好”。

随着三集纪录片全数完成播出,共和国国内有关“婆罗洲”的话题也迅速火热起来,人们似乎忘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如火如荼,老『毛』子和纳粹正打得难舍难分,小〖日〗本和美国人也在澳洲流血成河,今时今日,他们唯一关心的,已经不再是股市动『荡』、就业前景、房价高低、银行储蓄率等等,只有一个话题,那就是婆罗洲凭什么要给印尼猴子统治?

在任何时代,只要是有人的地方,那么舆论的传播速度和影响力皆不输于瘟疫。

“走进婆罗洲。。这档节目顺顺利利的播出了,或许对于共和国央视科教频道而言,也就是创造了一个超级收视纪录而已,但在这期节目带给八亿多共和国国民的东西却是太多太多,在此之前,除了在东南亚做生意的人、研究东南亚问题的人等等,谁有去关心过婆罗洲在什么地方?婆罗洲还有很多华侨?

9月23日,一个调查机构在共和国各大城市随即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的对象不限,从小孩到老人都有,当然大部分拿到调查问卷并积极做答的都是年轻人,问卷上有一些个问题,排在第一的问题就是在“走进婆罗洲”这一特别节目播出之前,是否了解过婆罗洲或者有所认知。

许多人的回答结果都是并不知道,或许许多人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侵略成『性』而且恬不知耻的小〖日〗本、有一个疯狂残暴而又赳赳武夫的纳粹,另外还有昔日不可一世的大英帝国、法兰西以及美利坚等,

却很少有人知道,在东南亚还有一个叫做婆罗洲的地方,而且那里竟然还有好几十万华侨并且他们还曾有过一个独立的华人国家。

而最为尖锐的一个问题便是,是否支持婆罗洲当地华人重新独立起来,而在这个问题上,将近有八成的调查对象都打上了够勾,至于婆罗洲独立应该是以多民族共存为主,还是华人、马来人、达雅克人等各自成立主权国家的这一问题,倒是不少人支持多民族共存,毕竟曾今闹得很是热闹的印尼排华和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婆罗洲倒是并未闹出过华侨被欺凌的事件,由此可见华侨在婆罗洲的影响力已经随着他们世世代代的生存与繁衍,越发强大起来,同时也证明了婆罗洲几大种族之间是可以和谐共存的。

非『政府』官方的调查问卷并不能说明什么,由始至终共和国『政府』乃至军队,也都并未就一档节目而发表任何观点和看法,在共和国国内因为是否支持兰芳共和国重建、是否应该让婆罗洲脱离印尼独立等等问题闹得不可开交的时期内,共和国『政府』唯一一则有关于东南亚方面的通告便是,民航总局已经正式同意曼谷与广州、香港、上海、北京等地的航线运营,并且各大民航企业也都根据各自的实力和企业战略做出了相应的回应,除此之外,共和国似乎忘记了东南亚。

然而,漠视与冷淡并不是代表不重视,八亿多的国民当中,还是不乏许多聪明之辈。在9月23日,就有不少人向各大新闻媒体爆料,共和国东南沿海的铁路、公路、军用机场、港口等都出现了极为不正常的调动,其中最为胆大的一些热心分子,还给报社送去了他们精心偷拍下来的照片,照片中较为模糊的显示着一列高速奔行在南宁至防城港铁路线上的军列,军列上运载着一辆辆覆盖了伪装衣的军用车辆,可以看得出其中有步兵战车、武装悍马、野战通讯指挥车等等,最容易辨认的,便是和坦克底盘差不多的自行火炮了。

同样,还有人爆料共和国空军正秘密向东南沿海地区的军事基地增派战机,他们提交的资料倒是很难看,因为是黑夜之下对空拍摄的照片,模糊不清的照片倒是可以依稀辨认出是一个很大的运输机正闪烁着航灯准备降落,而其他照片中,甚至还有较为清晰的战斗机加挂大型副油箱转场飞行照。

除此之外,居住于港口周围的的热心之人还提供了近期之内隶属于海军的运输船只频繁离港或抵港装运物资的景象,而由于没有有关军港的照片,倒是不能证明海军正在集结,不过这些照片和各种资料的出现,倒是很快让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门忙得不可开交,没有一家电视台、一家报社或杂志社愿意刊登这些消息,而提供这些消息的人,自然而然很快就被邀请去喝茶谈话,经过一番思想教育之后,没人敢向记者们爆料了,大家心里明白就行。

的确,自打共和国商务部部长蔡英访问泰国起,共和国就已经开始为武力解决婆罗洲问题做着各方面的准备。

根据共和国〖中〗央军委的指示和联席会议的安排部署,对于印尼这么一个徒弟,共和国需要打出一场漂亮而又极富检验『性』的战争,争取用最小的代价解决问题的总体思想之下,海陆空三军以及第二炮兵、特种部队都需要群策齐力。

最先做出反应的是共和国陆军第三集团军,他们的第9机械化步兵师于9月19日分批次集结,同样分批次南下,根据安排,该机步师将在9

月26日之前,全员全编制的暂时进驻到新加坡,随后就将转入到马来西亚境内。

早在2月12鰐、日,共和国国防部就与马来西亚、新加坡两国正式达成了一系列的合作协议,随即不久共和国空军就调派了一批战略和战术运输机,民航总局也征调了一批民航客机和货机,向马来西亚紧急运入了直属于共和国国防部的一支基建工程队,所有人员和装备都在9月15日之前全部进场完毕,兵营、机场、油料库、弹『药』库、雷达站、码头等等,共和国国防部还需要不少基建力量进入到了马来西亚,但对于先期开赴的第九机步师而言,已经足够他们抵达之后展开适应『性』和临战训练了。

当然,对于东南亚而言,共和国陆军第三集团军并不陌生,1944年12月爆发的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事件,应急反应部队中,第三集团军的第三空中突击旅便是其中之一,他们当然也是首批开赴“战区”的部队,并且还在吉隆坡城区内展开了勇猛作战,给马来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血魔印象,因而第三集团军对于马来西亚而言可谓是印象深刻,这样一支曾今的敌人、如今的盟友进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是共和国给马来西亚一个警告,无声无息的提醒马来西亚毋让历史重演。

马来西亚当然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一边庆幸抱紧了共和国大t腿的同时,一边也为至今还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印尼猴子悲哀,当然不管是出于中马军事合作协议也好,还是幸灾乐祸,马来西亚并未半点向印尼透『露』共和国已经决心开战的打算,反而是加大了反谍力度,巴点不得共和国狠狠教训一下印尼猴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