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零二章 这里是文莱

第一零二章 这里是文莱

10月14日的广州,天气略显闷热,然而能在这金秋时节让人心变得躁动不堪的,却是另外一件大事。

刚刚结束的亚洲民族解放〖运〗动组织成员国首脑会议传出了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作为组织成员国之一的印度尼西亚,其独立与发展壮大都很大程度依靠了组织的帮助与扶持,然而在此次首脑会议上,印尼〖主〗席苏米特罗却就印尼结束对婆罗洲委任统治一事发表子不同的意见。

根据此次首脑会议安排,兰芳共和国虽作为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与生活在婆罗洲的数十万华侨切身利益息息相关,在加上婆罗洲上种族结构复杂,各方利益诉求与民族愿望不一,亚洲民族〖运〗动解放〖运〗动组织希望能通过和平、公开、公正的办法,给予婆罗洲各民族一个自己决定自己命运的机会,但是印尼方面却坚持认为,婆罗洲是印尼不可分割的领土一部分,全然不承认当初婆罗洲乃仅仅是作为委任统治而由印尼代为管辖。

首脑会议并未闭幕,苏米特罗就乘坐专机匆匆离开了共和国广州,返回了印尼的首都雅加达,并且在抵达雅加达之后很快以元首府的名义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高调表示印尼将以一切手段维护国家主权统一中极为关键的领土完整『性』,甚至不惜武力以抗拒分裂势力,言下之意已经是将亚洲民族解放〖运〗动组织当成仇敌。

原本一场盛会,结果变成了一场闹剧,之前还寄希望于和平解决兰芳问题的共和国国民终于由失望变为了愤怒,就如同闷热的天气一样,在这丰收的时节却依然不让人痛快。[]大国无疆102

痛快的不是印尼,而是其他成员国,此次首脑会议的召开主要议题之一是兰芳问题,但却并不是唯一的问题,连同受邀参加会议的泰国都知道,共和国是希望通过这一届的首脑会议,彻底奠定自己在亚洲的霸主地位,因而其他议题中还包括将亚洲民族〖运〗动解放组织正式更名为亚洲〖民〗主国家联盟一事,除此之外还有讨论有关成立亚洲联合银行的事宜。

总而言之,政治上,共和国希望能够有一个职能明确、多国参与的新组织以替代亚洲民族〖运〗动解放组织,而在经济上,共和国需要以第一强国的姿态来组织亚洲经济秩序,亚洲联合银行的成立,只不过是在亚洲范围内正式奠定共和国人民币作为第一货币的坚实基础,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是各国对共和国综合国力的承认。

会议在14日下午依然按照计划顺利闭幕,上午就因为苏米特罗突然离场回国一事,会场〖广〗场之上的旗台之上,众多飘扬的国旗中,印尼的国旗就被撤掉,因而对于普通民众而言,似乎这次首脑会议没有什么差别,泰国的“到来”与印尼的“离去”对于小老百姓而言,意义似乎不大。

夕阳很美,美得让人心醉,血『色』的残阳缓缓的坠下,放『射』出来的光芒映红了天际线附近的云朵,而在另一方向,一朵朵乌云像是层峦叠嶂一般扑下而来,惊得行人不得不高喊“要变天了。”1946年10月15日,亚洲〖民〗主国家联盟正式更名的第二天,根据组织框架内的军事交流与合作协议,以共和国为首的组织成员国将陆续派遣各自的海军力量奔赴南海,举行一场多国海上联合军事演习,哈萨克斯坦、朝鲜、琉球、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巴林、阿联酋、卡塔尔、阿曼等14个成员国都受到了共和国国防部的邀请,纷纷派出了各自的军事观察团或海军力量赶赴新加坡,参加计划1于25日正式举行的“联合友谊1946”多国海上军事演习。

而同一天,亚洲〖民〗主国家联盟理事会正式就印度尼西亚首脑苏米特罗无故离场一事作出裁定,亵夺了印度尼西亚的成员国身份,取消了组织框架内各国相互间享有的最惠国待遇,并责成印尼从婆罗洲撤掉现有的驻军力量和『政府』机构结束委任统治,由亚洲〖民〗主国家联盟派遣的监督团执行婆罗洲全民公选,确保婆罗洲各族人民实现其独立自主的政治愿望。

咄咄『逼』人的架势还是第一次,全世界都还在为苏联能否扛得住纳粹猛揍之时,却不得不为如此强硬的亚洲〖民〗主国家联盟侧目,一直以来都很是温和的该组织,恐怕这还是自打成立以来第一次如此强硬,而且还是针对曾今的组织成员国,一时之间,许多人都惊叹共和国这是要清理门户了,印尼这个反骨仔,必然要遭到重惩。

就当各国还并未正式派出观察团或海军兵力,赶赴〖中〗国南海参加“联合友谊1晒”军事演习,回到雅加达的苏米特罗也终于不再逞口舌之利,面对共和国的愤怒,仿佛一时之间就哑巴了一般,可〖中〗国人有一句古语“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咬人”猴子也不是好惹的。

面对亚洲〖民〗主国家联盟的结束委任统治令,印尼如同清风拂过一般,丝毫不顾反而是越发强硬起来,在10月17日当天,苏米特罗就邀约了一大帮各国记者乘坐其专机飞抵了算得上是整个婆罗洲最为繁华的文莱。

文莱原本是毗邻婆罗洲北岸、〖中〗国南海南岸一条名叫文莱河的一个小镇,后来有许多的马来人到此聚居而渐渐繁华起来,在〖中〗国明代时期的史书上就开始称其为“文莱”1弛纪伊斯兰化之后不久,其国王麻那惹加那乃曾访问〖中〗国,逝世后便葬于了南京,因而文莱与〖中〗国之间的关系可谓是源远流长,然而近代时期,文莱也不可避免的被西方殖民统治,直到后来文莱与英国签订保护协议,文莱才避免被西方殖民者反反复复的入侵。

印尼排华一事引发了共和国与荷兰殖民当局的激烈冲突,英国当时在婆罗洲上的殖民利益并不大,因而及时的选择了“明哲保身”撤离了驻文莱的一切殖民机构和人员,将婆罗洲顺利的让新成立的印尼实行委任统治,不过印尼的到来并未让文莱的日子好过,本来就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他们,始终渴望着有朝一日能真正独立,但印尼却一直在文莱维持着柜当规模的驻军,从武力上压制着文莱走向独立。

时任国王的苏丹阿哈默德丹祖汀曾多次与共和国沟通,希望能尽早摆脱印尼的委任统治获得真正的国家独立但共和国并未正式表态,仅仅是在经济上大力给予文莱帮助,在此期间,文莱的油气开采业得到了长足发展,成为了共和国东南亚第一天然气进口国而巨大的贸易利益也足以让有委任统治职责却无收税之权的印尼很是眼红,苏米特罗不止一次想将文莱变成历史,但却迟迟找不

文莱是一个伊斯兰国家,宗教信仰是国民生活中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通过能源贸易赚了不少钱的文莱皇室,虽然并未得到真正的主权独立,但经济收入上的富足却让整个国家二十余万国民生活显得很是富裕,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文莱在两三年之内都是不遗余力的疯狂投入,机场、港口、公路、高速公路等等都非常现代化,几乎能让到此一游的共和国游客误以为是到了海南某个海滨城市旅游,而不是到了异国他乡的文莱。

而就是这么一个富得流油的国家,却一直就像是一块掉在苏米特罗嘴边的肥肉想咬上一口,却又害怕被掌嘴,而如今已经正式脱离了亚洲〖民〗主国家联盟,且根本就对“委任统治”一事予以否认的印尼,终于逮着机会将文莱据为己有。

苏米特罗是满怀着希望乘坐专机抵达文莱的,雅加达国际机场和文莱国际机场都是共和国的建筑公司承建的但风格却并不相同,印尼是一个多民族国家,而文莱则是一个典型的伊斯兰国家,因而对于乘飞机抵达文莱的旅客而言文莱国际机场仿佛更加具有魅力,那种独特的伊斯兰风情总能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不请自来的苏米特罗并未受到应有的隆重欢迎除了印尼在文莱的驻军部队长官带着一伙军官前来迎接之外,文莱的官员与平民,连一根『毛』都没有见到,这可让苏米特罗在众多受邀同来的各国记者面前汗颜了一把,但脸皮厚实的他却毫不在乎,依然兴高采烈的在机场检阅了前来欢迎的印尼国防军部队,随后便让记者们先行前往预定好的酒店下榻休息,他自己倒是灰溜溜的和前来迎接的军队走了,估计也是怕被愤怒的文莱国民给袭击了。

苏米特罗抵达文莱当天晚上,文莱国王丹祖汀还是客气的设宴款待了他,一场极不和谐的国宴相当沉闷,非常清楚苏米特罗此行前来所为何事的丹祖汀也并没有什么好脸『色』,苏米特罗很久之前就曾安排外交人员与丹祖汀接触,威『逼』利诱的让丹祖汀同意文莱并入印尼的提议。

丹祖汀不敢同意,也不能同意,文莱作为一个伊斯兰国家,虽然目前还处于被印尼“保护”之下,但基本的国家主权还是有的,而印尼方面自然而然也不过是觑觎文莱的资源价值,丹祖汀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文莱并入印尼之后绝没有好日子过,如今的文莱国民都将被无情的盘录,好不容易积累下的社会财富都将尽归印尼所有,这岂能容忍?

国宴结束之后,丹祖汀就匆匆送别了苏米特罗,当他回到寝宫的时候,shi从告诉了他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如丧考妣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

傅建鹏严不是第一次来文莱,上一次因为印尼雅加达海军基地一事,完事之后他就辗转来到过文莱,并且还以军情局少将的身份和文莱国王丹祖汀谈了足足三个小时之久,也正是从那时候起,文莱便停止了向共和国求助的请求,变得格外的沉默和顺从,当然这个顺从是暂时的,也是仅仅针对印尼在文莱的驻军。[]大国无疆102

文莱国王丹祖汀的书房并不像寻常人想象那样奢华,在常年多雨且炎热的文莱这间属于国王的书房显得很是简约,除了一台炫白『色』的空调之外,其他的装饰都显得很是古朴,就连办公桌上的电话,都是做工考究的蓥金木质,但却一点儿不让坐在单人沙发上的傅建鹏提起兴趣。

只有特别特别重要的客人才会被允许进入丹祖汀的书房,傅建鹏算得上是第一人,当然这主要是因为他的军阶和身份,尤其是他肩负的使命否则,丹祖汀是不会愿意让一个在此之前仅见过一次面的人进入自己的书房等候自己。

丹祖汀进入书房,shi从自然立刻退下回避,站起身来的傅建鹏微微笑了笑,主动上前和丹祖汀握了握手曾到共和国留学的丹祖汀并不太刻意强调伊斯兰教的教义因而傅建鹏并未将手放于胸前,毕竟双方没什么可以尊敬的,只有利益才是最好的关系纽带和催化剂。

“将军,我们又见面了!”“是啊,这次见面,国王连*啡都不给准备了!”傅建鹏笑了笑。

丹祖汀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当即就要站起身来去让shi从端上两杯冰镇红茶来,傅建鹏上一次来到书房和自己谈话足足喝了好几杯红茶。

“不用了国王,国宴举行了多久,我就在这里恭候了多久,已经喝了好几杯了!”傅建鹏拍了拍自己肚子重新坐下,并很快就打开了自己的公文包将一个崭新的文件袋递给了丹祖汀,并郑重其事的说道:“文莱独立问题与兰芳共和国问题,我始终都没有忘记,共和国也并未忘记,让国王和您的数十万国民忍受如此之久,也是形势所迫!”丹祖汀并不领情傅建鹏当初的一句话,让整个文莱不得不让印尼多“保护”他们一年多的时间,这一年多以来,丹祖汀无不期盼着有朝一日共和国能传来好消息可四百多个日日夜夜的煎熬与等待,着实让他身心俱疲因为拿到文件袋的第一时间里,都显得有些激动了。

拆开文件袋,丹祖汀很快拿到了一封信,令他吃惊的这封信竟然是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亲笔所写,在信中张宇肯定了〖中〗国和文莱之间的友好关系,表达了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的美好愿望。而最多的部分则去对文莱现状的关切,张宇相当直接的青示独自主的文莱更为符合共和国在东南亚的利益,也自当更为符合文莱自身的健康发展,因而在这样一个互有好处的前提下,双方很有必要展开更进一步的合作。

怎么合作信中并未阐述,看完信后的丹祖汀很快就取出了一份计划1

书,一目十行的很快看完了整个计划,内心深处涌动的激情很快就被淋湿子一大半。

看到丹祖汀突变的脸『色』,傅建鹏当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目前整个婆罗洲,除了印尼的驻军部队之外,就只有文莱皇室拥有一支皇家卫队,共和国希望这唯一的武装力量能在关键的时候,和印尼驻军惹出事端,进一步激化印尼与文莱之间的矛盾……

“这就是唯一的办法?、,丹祖汀语气间显得有些愤怒。

“战争是解决矛盾的最佳途径,相信国王也看到了,如今任何非暴力手段,都不能阻止印尼吞并婆罗洲,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联合起来!”傅建鹏打量了一下比自己还年轻的丹祖汀,这只有几十万国民的一国之主,怎么做起事来却像是心忧天下苍生一般,纯真和善良可不是在政治应该有的内涵,只有铁和血才能铸就胜利的辉煌,换而言之,傅建鹏是觉得丹祖汀有些『妇』人之仁了。

“那我的家人怎么办?你们能保证皇宫的安全吗?”丹祖汀想了一阵,突然问道。

“国王,您应该相信您的决定,而不是怀疑〖中〗国军队的能力!”傅建鹏站起身来作势离去。

“那,那我会照办,不过,不过无论事情成败,我希望贵国一定要履行承诺,保护好我的国家和国民!”

丹祖汀很是认真的,丁嘱道,不过傅建鹏却不以为然,笑了笑便戴上了军帽,拿上文件包便开门离开了,只留下拿着计划书喘着粗气的丹祖汀一个劲儿的拍着胸脯,似乎小心肝儿都要被吓破了。

1946年10月18日,在突然到访的印度尼西亚国家〖主〗席苏米特罗还尚未与文莱国王丹祖汀正式就文莱并入印尼一事展开秘密会谈,文莱境内就开始出现了一种〖言〗论,大街小巷男女老少都在热议印尼打算武力并吞文莱一事,有人说前些天看到驻扎文莱的印尼军队突增不少,也有人称印尼驻军已经开始为武力夺取皇宫做准备,种种小道消息顿时满天飞。

流言蜚语的传播速度往往比瘟疫还要快,国土面积并不大的文莱不到半天时间就给闹得是满城风雨,很快就有各方群众开始皇宫方向涌动,他们高喊着保卫皇宫捍卫主权的口号,一路上举着横幅昂首前进,文莱城内顿时显得一片沸腾。

上午十点才正式开始会谈的苏米特罗和丹祖汀俩人都不得不因为皇宫外喧闹的抗议声而作罢,拱卫工皇宫的皇家卫队如临大敌般的严阵以待,却根本没有半点开枪动武的意思,只是严厉的警告示威人群,不要擅闯皇宫,不要大声喧哗。

而在印尼驻文莱的军队驻地之外,示威人群的暴躁情绪像是被高温的天气给点着了一般,臭鸡蛋、烂白菜、碎石头等等,只要趁手的东西,都被用来投掷『乱』砸,在印尼军队拉起的高压铁丝网外,成千上万的示威者发泄着内心的怒火,这可把躲在营房内的印尼军人们给憋得够呛,如果不是军官们严令禁行,估计已经有人提枪杀了出去,惹出惊天血案。

浩大的示威行动干扰了双方的会谈,丹祖汀也突然强硬起来,对苏米特罗合并为一的提议并不热心,反而严厉斥责苏米特罗,要求印尼立刻撤离驻扎在文莱境内的军队,这可把苏米特罗气得够呛,他可是带了不少记者前来的,这些记者还都在耗费不少的高级酒店里敬候佳音,就等着帮助苏米特罗将文莱正式并入印尼的好事儿向全世界宣扬开来,难道让他们报道印尼驻军被狼狈赶出文莱的糗事儿?

愤然离去的苏米特罗在离开文莱皇宫之前并未给丹祖汀好脸『色』,知道好事儿还需要差点儿火候的丹祖汀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执行既定的计划,命令皇家卫队出动,联合数量少得可怜的文莱〖警〗察正式开始对文莱进行戒严,如此以来,皇宫也就没剩下多少武装力量了。[]大国无疆102

丹祖汀按照之前的约定,将自己的家人秘密送出了皇宫,安置在了共和国军情局特意指定的一个隐匿点躲藏,而他自己则依然坐镇皇宫,一直到下午示威人群和印尼驻军部队之间的冲突越发激烈,他才正式下令戒严部队开始驱离示威人群。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文莱皇家卫队和〖警〗察不帮助示威人群反而要保护印尼驻军,这可让示威人群的暴躁更发不可收拾,而空虚的文莱皇宫却像是一座不设防的小城,吸引着苏米特罗的部队,在诱『惑』与风险的面前,上午吃瘪的苏米特罗整个下午都在军营里绯徊思考,他在犹豫着是否要出动不部队去拿下皇宫,让那该死的文莱国王丹祖汀签署协议,只要协议被签署,那么这些许不合理的行为又能算什么呢?

皇宫内的印尼间谍如实的传回了消息,文莱国王丹祖汀依然在皇宫内正常办公,不过却因为整个国家处于动『荡』状态而焦头烂额,然而一向不让外人接触自己皇室成员的丹祖汀却让印尼的间谍失算了一招,他的家人其实早就没有在皇宫之内,而收到消息的苏米特罗却两眼放光了。

10月18晚上8点整,苏米特罗首先下达了一个命令,那就是把那些邀请而来的记者全部从酒店里请到军营里监禁起来,其次才是命令部队进入战备状态,在他看来,三千多兵力的一个步兵团拿下已经形同虚设的文莱皇宫没有任何问题。

夜『色』liao人,眨眼的星星笑眯眯的看着茫茫夜『色』中的文莱城,昏黄的街灯灯光映衬下,将是何等动『乱』的一个场景?(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