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零四章 杀入婆罗洲

第一零四章 杀入婆罗洲

ps爆炸的光芒在城市的南郊骤然闪亮…轰隆的巨响敲碎了无数人的好梦,在死亡的尖叫声中,宵禁的城市变得分外热闹起来。

轰炸,来得极为短促,短短几分钟之内“世民”号航母战斗群第一波轰炸机群就完成了投弹,呼啸而至的各种精确制导炸弹、滑翔制导炸弹以及不少凌空投掷的低阻抗炸弹,让驻扎在文莱的印尼国防军陆军第一山地步兵师,整整满编制的一个步兵团,如同掉进了十八层地狱一般,滚滚浓烟和滔天大火构成了一幅罪恶的画面。

短促的轰炸来得格外猛烈,恰如婆罗洲经常『性』的暴雨一般,突如其来猛烈如斯,却又能快速消退,仿佛从未来过。

的确,被轰炸的印尼军队还并不知道是谁如此放肆的对他们狂轰滥炸,甚至还没有人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炸得他们如此鬼哭狼嚎,就已经见到了遍地的残骸和一片狼藉的军营,哀嚎之余,仰望繁星点点的苍穹,却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敌人踪影,不管尖锐的集结哨音倒是及时的响了起来。

号称印尼陆军第一精锐的这支部队也并不是豆腐做的,大部分军官都曾到共和国陆军军官学院学习的他们,很快就组织好幸存下来的部队,清理了伤亡之后,迅速发出了各种战斗命令,根据以往多次演练的文莱被袭演习,迅速展开了部署,当然,还是有不少士兵被留在了军营里清理残骸和废墟,所存的物资以及和印尼国内的联系都是必须做的。[]大国无疆104

而发生在印尼驻军军营里的空前大爆炸,也足以让文莱城内执行宵禁的〖警〗察和皇家卫队警觉起来,〖警〗察自然被留下在街道巡逻劝解试图离家出门窥探爆炸究竟之人,而皇家卫队则很快向皇宫集结文莱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最为重要的就是保护好王宫。

时间,在有些时候显得意义并不大,尤其是在人无聊的时候还显得一文不值,但是在此时此刻的文莱,对于印尼军队而言,他们却感到时间比黄金还要重要。

街道上很快就忙『乱』起来,端着或扛着各式武器与弹『药』的印尼军人们整齐的步伐响彻了城市的街角,根本不知为何的〖警〗察自然而然被当即逮捕没有受到丝毫干扰之下的军队很快向着皇宫『逼』近,而港口、机场、

广播电视台、文莱新闻出版社等等目标也都是印尼军队急于掌控的。

夜『色』朦胧,橘黄『色』的路灯让城市的夜空映衬得一片朦胧,『逼』近王宫的印尼军队二话不说就要以保护的名义接手王宫的警卫工作,这可与皇家卫队刚刚收到的国王命令不相符合知道对方是要武力『逼』迫国王的皇家卫队很快就与印尼军队展开了激烈的冲突双方从一开始的步枪对『射』,但到了最后,高大而又坚固的王宫宫墙实在太阻碍印尼军队的发挥,而皇家卫队也自知兵力不足,因而双方倒是很默契的都动用了重武器。

重机枪很快就喷『射』出罪恶的火焰,王宫附近的激烈枪战顿时引得周围住户惶恐不已,飞蝗般穿棱的子弹嗖嗖而过,曳光弹在黑夜之下划出一道道短暂而又美丽的光线像是飞逝而过的流星一般。

试探『性』进攻不利反倒扔下十几具尸体之后,急手捉拿文莱国王的印尼军队开始真正动用了大杀器,以前中印关系还不错的时候,他们就购买了不少肩扛式火箭弹,至于迫击炮、无后坐力炮等也都是应有尽有重机枪子弹毁伤能力虽然不错,但对于钢筋混凝土整体浇注而成的宫墙而言,那简直就如同挠痒痒一般。

照明弹很快被迫击炮发『射』升空,骤然之间犹如闪电般的白『色』光芒照亮了王宫,趁着这难得的好时机,数个肩扛火箭筒的印尼士兵从掩〖体〗内闪身而出当即就有数枚拖着长长烟柱的火箭弹直奔宫墙而去,其中有不少是直奔守卫力量森严的宫门而去。

而作为保卫王宫和王室重要武装力量的皇家卫队也不是吃素的,破甲能力不错的火箭弹的确一定程度能给宫墙造成伤害,但并不能直接贯穿墙体更不能造成致命的坍塌,除非印尼军队动用坦克否则很难依靠这些效能一般的武器突破防御,因而皇家卫队士兵们,都依托坚固的防御工事,不惜弹『药』的和印尼军队对『射』,愣是凭借飘泼般的弹雨,把试图强攻的印尼士兵们给压制在了进攻的道路上动弹不得。

王宫外的枪声很猛烈,猛烈的如同重锤一次次敲击在国王丹祖汀心脏上,刚刚才从担心家人安危中解脱出来的他,如今不得不担忧自己的安危,回撤到王宫内参与防御的卫队兵力只有一个连,一百多人的队伍想要抵挡住上千印尼军队的进攻,丹祖汀真的不敢猜想抵抗会在何时结束,他更愿意猜想救援什么时候才会到来。

最让人蛋疼的事情莫过于毫无期限的等待,傅建鹏离去之时给丹祖汀吃的定心丸效用似乎在不断锐减,烦躁的丹祖汀开始在寝宫内不断的徘徊,可枪声持续了足足十分钟依然不减反而越发凶猛,期间还夹杂着各种火炮炮弹的爆炸声,丹祖汀终于在shi从和警卫的陪同下转移到了地下工事里,而留在皇宫内的其他人等则开始大规模的焚烧处理各种机要文件,丹祖汀已经开始做好被逮捕的准备了。

让丹祖汀期盼得就差望穿秋水的援军其实早就在路上了,从登陆舰队乘坐直升机出发的共和国海军陆战队,在茫茫黑夜里直扑文莱,一架架直升机组成的飞行编队仿佛是趁夜迁徙的超大候鸟群一样旋转的桨叶和黝黑的机身绵绵成片,在黑夜之下看起来仿佛一朵朵连绵起来的移动的黑云。

很不凑巧,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是凑巧也好,是故意讽刺也罢,首支参与此次军事行动的共和国部队竟然是共和国海军驻雅加达基地最后一支的部队,即海军陆战队第三师机步二团一营,宇炳岑少校在得知自己所在的机步一营将会成为第一支攻入婆罗洲的部队后,对团长和师长都是感激涕零,机步一营曾一度因为“狼狈撤出”印尼雅加达,而让整个营官兵都觉得见人自知矮三分,根本抬不起头来,如今一雪前耻的机会来了。

“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重新找回场子他『奶』『奶』个熊,一切胆敢抵挡的猴子,都给老子统统杀干净!”

作为先锋的一连连长耳膜都被营长的吼叫声给震痛了,涂着『迷』彩油的脸也并未因此显得痛苦,反倒是被营长的话激励得更为狰狞刚毅将话筒递还给了通讯兵。

打开自己的单兵通讯器将耳麦输出跳到最大,清了清嗓子的一连连长武啸天也像营长宇炳岑那样,当即就扯嗓子大喊了起来。

“各班班长都给老子听好了,刚刚收到营长的最新命令,一切胆敢抵抗的猴子,都得给营长剁成碎肉,谁他妈要是怂了,老子把他从直升机里扔出去听清楚了没有”各班班长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赶紧都铿锵有力的附和道,整个共和国海军内部,都曾传出一个笑谈,那就是陆战第三师机步二团一营是共和国建国乃至建军以来第一支不战而退的部队,要知道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营长宇炳岑可都是关着门一个人以泪洗面,这种奇耻大辱对于崇尚荣誉的军人而言,那简直比杀死自己还痛苦。

这次既是为了保护文莱,也是为了惩戒猴子因而经过海军内部的空前激烈讨论之后,最痛恨印尼猴子的部队自然而然责无旁贷的被挑选了出来,而且似乎为了加强这支部队的攻击力,登陆舰队还额外派出了一支“制空鹰”攻击直升机机群为他们提供空中火力支援。

直升机呼啸着掠过海平面接近文莱海岸之前的飞行高度似乎再一次降低了不少,倚靠在舱门的武啸天上尉看了看手腕上的单兵战术手表又看了看掌刚刚收到的最新战况,在机场附近的军情局特工刚刚发布了最新的情报,大约有一个营兵力的印尼军队闯入了文莱国际机场,并驱赶了所有旅客和闲杂人员,正全面接收机场。[]大国无疆104

“妈的,不让猴子尝尝老子的厉害,还以为老子的枪子儿是豆腐做的!”

把掌上电脑放好,武啸天扫了一眼机舱内一个个目光如炬的士兵们,又看了看其他直升机,似乎想要看看全连战士整装的样子,不过茫茫黑夜,能看到的只能是直升机前进的身影,根本看不到机舱内的士兵们是否在做战前的准备。

不用武啸天看,所有人都在做着大开杀戒前的准备工作,自动突击步枪、自卫手枪、单兵夜视仪、战术防弹背心等等,不好士兵直接将夜视仪挂在了头上的轻量化防护头盔支架上,打开夜视仪检查了一下是否能正常工作,随后才摘下来放好,开始检查自己的防弹背心是否穿好、

背负的战术背包是否妥当、武装腰带后挂的水壶之类的东西是否会『乱』晃、胸前的弹匣、手榴弹、烟雾弹等等是否容易脱落,完了之后才检查自己的大t腿一侧枪套里的自卫手枪,就连作战靴的鞋带是否容易松开也检查了一番,完了之后便纷纷向班长报告准备妥当。

伴随着直升机机群的大幅度转弯,所有人都清楚的意识到这是机群要渗入文莱国际机场以东的斯里巴加湾,而通过直接打开的舱门,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文莱城内的灯火,那阑珊的灯火深处却正时不时传来激烈的枪炮声。

军歌嘹亮,一切都仿佛是事先就约定好的一般,在直升机机群绕进港湾后又转向向机场『逼』近的那一刻,所有直升机机舱里都想了了热血沸腾的勇士之歌。

“我们是武装到牙齿的杀人机器,绿光闪烁间让你血流如注历练之火早已熊熊燃烧,肩并着肩冲向前,当敌人罪恶的嘴脸进入视线,用手瞄准专注杀戮!”

“我是一个勇猛的士兵,士兵正奋勇前进,我是一个无畏的勇士,勇士在澎湃的歌唱我们乐于战斗,令敌国一片焦土,我们跋涉血海,势要斩尽杀绝!”

“子弹呼啸电光火石,咽喉横亘利刃如鲨,地狱火起天使哭泣,我的身影将是你挥之不去的阴影,罪恶的杀戮让死亡与你相依!”令人热血沸腾的勇士之歌很快成为了过去,率先脱离了飞行编队直扑机场跑道北侧而去的三架“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早已通过其夜视瞄准系统看清楚了那里的敌情,仿佛是九天之上直扑而下的秃鹫扑食猎物,三架呈现三角形呼啸而过的武装攻击直升机,相当默契的开启了罪恶的地狱火焰。

多管速『射』机枪以每分钟数千发的『射』速像是喷水一般,将飘泼的弹雨洒向了跑道上的印尼士兵突如其来的一群飞行之客原本还让这些士兵惊奇不已却未曾料到扑来的竟是死神,飘泼的弹雨轻轻松松的将弹道所过之处的一切撕裂,汽车和肉体像是被剁碎了一般,在武装攻击直升机那多管速『射』机枪滋滋的喷『射』声中,化为了跑道上的一片狼藉。

改平之后的三架“制空鹰”动作相当敏捷,趁着对方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三个武器系统官早已通过头盔瞄准系统锁定了机场航站楼附近数目不少的人群,呼啸而出火箭弹当即就带着死亡的问候直扑而去猛烈的爆炸火焰包裹了血肉之躯,凶猛的爆炸撕裂了整个机场的安静,腾空的焰火照亮了机场,也照亮了正在实施即将的“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机群。

飞行员技术娴熟的让“黑骑兵”以绝对的超低空接近机场跑道或者跑道一旁的绿化隔离带,一米多高的高度足以让机舱内的士兵们直接跳出直升机一架架相继完成了兵力投送的“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很快就拉高飞离了已经枪声如同炒豆般响起的机场,穿透空气发出嗖嗖声响的高速弹头让整个机场显得无比的热闹。

而更为罪恶的当然是那些如同冲入了羊群的“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多管速『射』机枪、火箭弹、机腹下的自动巫毫米机炮等等都在酣畅淋漓的展开屠杀,这可让原本想要大干一场的武啸天下机之后,气得直骂娘,要照着武装直升机机群的屠杀劲儿估计整个机场内三百多的印尼军队根本不够他们塞牙缝。

各班机降之后并未在第一时间展开大规模的进攻…形成了一个防御圈之后…跟随在机群最后的“钢铁鸟。中型运输直升机为部队送来了大批的弹『药』的,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吊运而来的突击车让进攻部队有了利器,而运送而来的各种口径迫击炮和炮弹,则很快让武啸天的这连『露』出了噬人的獠牙。

子弹呼啸,低空有武装攻击直升机掩护、地上有突击车冲击的共和国海军陆战队士兵们,很快就让驻守机场的印尼士兵们找不到北了,由于之前关闭了机场的照明,因而双方的交火都是在近乎黑夜的环境中来,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发『射』了几枚照明弹的迫击炮阵地也很快被“制空鹰”的机炮和多管速『射』机枪连人带炮都给扫成了一片垃圾,绝不主动施放照明弹的陆战队这边,倒是利用夜视作战的优势,在一片绿油油的可视条件下,非常凶猛的展开进攻。

而几乎与此同时,赶去支援文莱王宫的直升机机群也已经赶到了王宫附近,率先进行清场的自然还是武装攻击直升机,正与皇家卫队打得不亦乐乎的印尼士兵们哪儿知道,他们的脑后勺后方之上出现了一些不速之客,在娄视瞄准头盔帮助下看得一清二楚的飞行员和武器系统官,很快就开始倾泻火力,滋滋滋的多管速『射』机枪泼洒出来的子弹汇成了一条颜『色』鲜红的弹痕,像是一条火红的扫把一般,将地面上的印尼士兵给打成一片碎肉,就连武装悍马车内的也连人带车一起给扫成子碎片。

在这个时代能大规模动用直升机的国家也就只有共和国,当大量的各型直升机涌向王宫之时,苦苦支撑的皇家卫队就已经看到了希望,而在武装攻击直升机清扫现场之时,两架“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的飞行员玩起了特技,非常精准的穿过街道,直升机的机轮以近乎掠过宫墙的高度飞进了皇宫之内,并很快就停止了前进之势,一个小半径超级转弯后,便稳稳的停在了王宫内苑的草地上,两个全副武装的步兵班很快离开了引擎不停、桨叶照转的“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

“来了,来了,援兵来了!”

〖兴〗奋的叫喊声传入了丹祖汀的耳朵里,紧张兮兮的在地下室内苦等的他当即觉得心里的一颗石头落地了,挥挥手让shi从赶紧开路,自己整了整衣装后也很快跟着出去,刚走出地下室就看到一个看起来很是吓人的共和国海军陆战队军官给自己敬礼。

武装到牙齿的军队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丹祖汀这次算是见识到了,给他敬礼并拿出了一份文书之后,丹祖汀仔细打量了一下在皇宫内也保持着高度警戒状态另外十一个士兵,从头盔到作战靴、从黝黑的自动步枪到戴看的战术手套,以及丹祖汀不知道为何要在这黑夜都戴着的有『色』防风镜,不过在丹祖汀内心深处,当即就浮现出了一个“值得信赖”的念头,看这些士兵的装束也比那些印尼猴子豪华了无数倍,自己跟着他们走肯定安全。

草坪上的直升机依旧在工作着,高速旋转的直升机桨叶煽动的阵阵强风吹拂着绿草,形成了一道道特殊的草浪,在两个士兵一左一右护卫下躬身进入直升机的丹祖汀很快发现这些士兵并无离去的打算,而将自己送上直升机的两个士兵也很快返回,让丹祖汀的shi从跟随丹祖汀乘坐直升机撤离。

呼啸而起的直升机很快就低垂着机首,掠过了宫墙飞出了王宫,留在王宫内的两个共和国海军陆战队步兵班当即就参与到了王宫的防守中来,和从外围机降的陆战队一同夹击试图夺取王宫的印尼部队,双方的交火很快就形成了一边倒的局面,动辄就要受到武装攻击直升机各种重武器招呼的印尼方面的确不好展开,那咚咚咚的35毫米机炮炮弹足以让任何沙袋掩体不起作用,就连好不容易祭出的大杀器步兵战车,也很快被打成了一团火球。[]大国无疆104

枪炮声不断的响起,整个文莱城内似乎到处都在交战一般,已经越发靠近文莱海岸线的登陆舰队舰艇编队,已经相当于是靠近海岸的浮动直升机机场一般,不断让往返的各型直升机重新加油挂弹,亦或者装运兵员离去或转运伤兵回来,始终保持着文莱城上空有数量众多的各型直升机在履行着火力支援或运输任务。

兵力并不占据优势的陆战队在拂晓之前也只不过投入了一个营的兵力,但却对于还剩下至少两千多兵力的印尼陆军步兵团而言,仿佛是一个师正向他们进攻一般,多点花开的共和国海军陆战队,不断的利用着自己的空中机动与火力优势,结合电磁压制之下,印尼方面根本不能通过无线电台有效联系,更不用说协同作战,因而很快在各个争夺要点,被分割开来逐个歼灭。

猛烈的交火一直持续到了天亮,到处都有滚滚浓烟升起的文莱城似乎没有往昔那样美丽了,繁华的城市也因为大部分居民都躲藏在家里而失去了活力,活跃在文莱城市上空的共和国海军航空兵各种直升机的嗡嗡声,倒是让文莱城有了另一种意义上的热闹非凡。

机场的残敌在拂晓之前就已经被肃清,没有被破坏太大的机场跑道很快就用直升机空运而来的速凝水泥修复,更何况能够起降大型洲际喷气式客机的炮弹动辄都是三四千米长,双方的交火并未让跑道被严重破坏,因而在天明之后不久,从太平岛和中业岛暂时停留的两架“大力神”战术运输直升机便飞抵了机场,只需要两千米不到的跑道就能起降的战术运输机给武啸天带来了重装备,装备了步兵战车、装甲指挥车的机步连的战斗力自然提升了一个档次,和另一支乘坐直升机而来的部队完成交接之后,武啸天便带着机步连向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印尼军营而去,直接在机场内展开的机步营直属炮兵连能够随时为他们提供炮火支援,必要之时,他们还能够呼叫临近海岸的登陆舰队中的驱逐舰利用舰炮提供火力支援。(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