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零五章 简单一战

第一零五章 简单一战

曙光照耀,晨风徐徐,静谧的阳光铺洒在了绿意盎然的校园里,恬淡而又清新。

文莱的华侨并不算少,将近有两万多华侨长居于此,其中不乏已经是第四代的侨民,因而在文莱城内,华语也是使用极为广泛的一种语言,因而文莱有一座华人学校,名叫中华中学。

始建于1922年的中华中学如今已历经二十余载风雨的发展,如今已经成为了文莱乃至整个婆罗洲最大的华人学校,而学校最近一次大规模的改扩建工程,还是要得益于文莱与共和国正式展开大规模能源贸易之后,大把大把的油气贸易收入都被国王用来兴建各种各样的公共设施,从机场到港口,从高速公路到学校,作为第一大华人学校的中华中学也得以斥巨资扩建,变成了一座绿树成荫环境优美,而且各种设施齐全的现代化中学。

占地一百多亩的校园很大,一幢幢教学楼、实验楼、宿舍楼、图书馆等等镶嵌在片片绿地和层层树荫之中,宽广的〖运〗动场上暗红『色』的塑胶跑道和人工草皮也都分外惹眼,就连那穹顶很高的学生会堂也都格外的现代化,可放眼整个校园,却找不到一个学生,他们都被集中在了会娶里。

战争,突如其来的战争敲碎了文莱的宁静,这个伊斯兰宗教国家已经很多年没有经历战火的洗礼,人们都已经习惯了平淡而又闲适的生活,虽然最近一些年来通过能源贸易的确让国家富足了,人民也获得了不少的好处,家家户户至少都不会愁吃愁穿,生活理应如此,可惜造化弄人,枪炮声终究还是打碎了沉寂的和平。[]大国无疆105

深受共和国教育制度影响的中华中学,一样实行着由『政府』买单的全民义务制教育制度,所以凌晨的轰炸所产生的巨大爆炸声,首先把学校里的老师们给惊醒起来,猛烈的爆炸把许多学生都吓得目瞪口呆,胆小的早已是惊吓的哭出声来。

为了集中照顾这一千多名学生,学校很快就组织所有师生在会堂集中,并令校工在会堂顶上『插』上了一面很大的文莱国旗,而为了避免被轰炸,几经考虑后,又『插』上了几面鲜红的旗帜,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共和国海军航空兵根本没有轰炸校园的计划,而且也根本不可能。

战争的脚步很快,来去得迅猛而又匆匆,短短几个小时之内,『逼』近文莱海岸的共和国海军登陆舰队就在先期利用直升机机群“蛙跳”式解决完热点目标之敌后,更大规模的登陆行动也很快开始,利用气垫登陆艇,共和国海军陆战队第三师机步二团其余各部,连同大量的重型装备全都登陆上岸,并很快与负隅顽抗的印尼陆军第一山地步兵师号称最精锐的步兵团残部激战。

整个上午,天空中时时刻刻能见到呼啸而过的各种直升机,各种各样的枪炮声响彻了整个城市,拖着尖叫声坠入城市某个角落爆炸开来的炮弹,更能掀起猛烈的震动产生巨大的声响,吓得会堂里的学生们瑟瑟发抖。

死亡,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一个沉重的词语,军人之间的杀戮看似与城市里的平民没有任何关系,但激烈的交火还是伴随着无辜平民的伤亡发生着,利再绝对的制空权和制电磁权,依靠装甲车辆的机动与火力优势,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就肃清了城内大部分残敌,分割包围起来的顽抗分子也不断减少。

临近中午,枪炮声稀疏了,就连天空中嗡嗡而过的各种直升机也没有再像晚上和清晨那样飞得频繁无度,躲藏在家里的人们也终于装起胆子打开门窗,看一看街道上的情况。

鲜血和尸体根本没有,猛烈的交火之后,共和国海军陆战队身后便跟随着文莱国王丹祖汀派遣的清理队伍,昔日的城市环卫工人以及各级『政府』官员,都不得不在严令之下小心翼翼的跟随部队向前进攻,干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把那些被打死打伤的印尼士兵转移走,清理掉交火所产生的各种枪弹壳、鲜血和肉体,初步的清理掉那些废墟,所以,当市民们认真打量着被战火所扰的城市,却很难看到悲惨的一幕幕,这也不能不说丹祖汀这个文莱国王对这个伊斯兰宗教国家的热爱。

“老华,可以出去了吗?”

中华中学会堂内,好几个学生凑在窗前眺望着晴朗的天空,已经看不到任何怪异的飞行器了,不免问道老师。

“不知道,我去问问校长!“说完,何盈微笑着让学生们继续安坐,随后便亦步亦趋的走到了会堂侧后方的小厅内,以往会堂有任何舞台演出,能和外面有幕布隔离的这个小厅,可如今这里早已是一个临时的教师会议室,除了在会堂内巡视的教师外,其他教职工都在这个小厅内商议着,包括校长罗根生。

“校长,校长!”

何盈小声的喊了两声,听到呼喊的罗根生当即就搁下了正闲谈中的几个教师,走上前来问道:“何老师有什么事吗?”

能让罗根生如此重视,只因为何盈目前还是以一个共和国公民的身份在学校支教,的确,的确是支教,一分钱都不要的远离共和国来到文莱支教,所以就算所有人都是〖中〗国人,可共和国华侨与共和国公民之间,在这异国他乡还是很有差别的,至少在如今的『乱』世…一本共和国公民护照,往往比一支手枪还能保全自己的『性』命与财富,而这也恰恰是一种尊严与荣耀。

“枪炮声已经几乎没有了,我们,我是指现现在能让学生离开会堂回到教室正常行课了吗?、,何盈很美,美得像是天使一般,洁白的裙子与吹弹可破的皮肤,加上那一头乌黑的秀发,总能让罗根生觉得自己运气很好,能与这样的一个天使共事,应该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可就是不知道谁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和这此时此刻有些爱心泛滥的天使走到一起呢?

扶了扶鼻粱上的眼镜,罗根生歉然的干咳了一下,压低声音说道:“现在还不能让学生回到教室,更不让让学生〖自〗由活动,战争还并未结束,另外刚刚还打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国王撤离了王宫,目前还和共和国海军一起为了解决城内印尼顽敌而奋斗!”何盈没有话说了,扭头看了看幕布之外的学生们,焦急、1惶恐、不安、紧张等等各种表情都有,战争这东西可不是什么游戏,更加不是一个轻松的命题,它比死亡来得更为猛烈,往往给人类的思维和神经带来异常痛苦的压榨,何盈之所以没有被吓倒,一方面是因为她坚信共和国海军一定能击败印尼驻军,而另一方面她是老师,是很多学生眼里的表率,如果她都惶恐不安了,那么怎么来让学生保持冷静呢?

罗根生走了,因为电话铃响了起来,快步走向电话的他冲何盈挥了挥手,这才接起电话,并很快嗯嗯的附和了几声,这才关上了电话。

“刚刚是内阁教育大臣亲自打来的电话,他说学校暂时不要开放,学生们最好集中在一起,一定要照看好每一个学生,很快就有一支共和国海军陆战队小部队前来学校提供临时驻防……”听到校长的话,何盈心里很高兴,当然也很担心,既然战争已经几近结束了,为何还要派一支部队前来保护?尽管心里有疑『惑』,但她已经满足了,只要有了部队保护,相信学生们也能够安分下来。

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是有缘由的,正如何盈所担心的那样,既然战事已经快要宣告结束,为何还要派出一支部队来保护学校呢?其实原因简单到了极致,数十名溃逃的印尼士兵正向中华中学逃奔而来,在高空之上担负战场监视的大型无人侦察机及时的发现了情况,并通过远程视频将图像发送到了“平顶山、,号两栖攻击舰上的登陆舰队情报中心。

这一情况很快就作为一个特殊,直接将任务下达到了一线部队上,最靠近中华中学的一支部队也很远,所以舰队司令部不得不临时调派一支机动力量赶到中华中学部署,防止狗急跳墙的印尼猴子杀入学校。[]大国无疆105

三架“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呼啸着掠过城市的上空,高速旋转的桨叶撕裂着空气,尸出阵阵烈风之间,直升机早已飞速而过,一座座房屋和一条条街道成为了过去。

“杀手05,这里是游骑兵07,命令已经收到,我部正急速赶往指定目标,重复,我部正急速赶往指定目标!”啪的一下,武啸天就将步话机给鼻上,命令来得是如此之急,营长风风火火的命令让他像是屁股挨了一刺刀似的,硬着头皮就带着两个班搭乘直升机直扑中华中学而来,说实话,开战之前,他还并不清楚文莱还有这么一座学校。

在营长面前立下了军令状的武啸天拍了副驾驶一巴掌,大声的问道:“还要多久?”

“两分钟!”副驾驶也相当大声的回应道,像是隔了千山万水的叫骂似的怒吼一嘴。

“做好战斗准备!”

武啸天也不坐下了,当即就通过通话器给将近一个排的兄弟们下达了命令,以往是找不到机会开战,现在好不容易迎来了机遇,却猛烈的让武啸天都有些吃不消,从凌晨到现在,七八个小时里,武啸天没有吃任何东西,水倒是喝了不少。

疲惫,并未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原本以为临近中午就能够吃上一顿的所有陆战队士兵也并未因为急如火的作战命令而心生怨言,准备战斗的命令下达后,便都在机舱内开始检查作战装备,谁也不知道,等他们赶到中华中学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直升机的飞行速度远远快于人类的不行速度,对于三五十个犹如丧家之犬的印尼士兵而言,他们和武啸天等一样,凌晨就给一通莫名其妙的轰炸给吵醒,紧跟着就投入到了各种莫名其妙的战斗中,且很快就在共和国海军陆战队不可比拟的绝对优势下丧失了奋战的勇气,只剩下了步履蹒跚的逃窜。

呼啸而过的直升机很快掠过了最后一条街道,飞行员已经看到了中华中学主〖运〗动馆那极富有现代感的建筑外形,当然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那绿油油的足球场,尤其是那塑胶田径赛道,一圈圈的白线,从尺寸规格来讲,足以比任何直升机停机坪的起降标识显眼得多了,所以三架直升机相当默契,很快就降低了飞行高度掠进了校园里,为首的第一架很快就接近了足球场的草皮之上,呼呼的大风刮起了阵阵草浪,一圈圈的像是涟漪一般。

直接接从直升机晨跳出来的士兵们很快躬身离去,紧跟着第二架“第三架,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拖泥带水,完成兵力投送的三架“黑骑兵”很快就拉高离去,在震耳欲聋的嗡嗡声中,渐渐远去了校园,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

单兵掌上电脑所显示的中华中学校园平面图很细致,在这关键的时刻,武啸天也不得不感叹军情局的效率就是高,前线部队有任何情报支援需求,只要他们数据库内有,则很快能传送到一线作战单位来,这也不得不说是信息技术的便利。

“一班长,你带上你的班守住校大门,二班长,你带人守住后门!”下达了命令后,武啸天大手一挥便带着从连部拽来的几个士兵直奔会堂而去,他需要进一步了解学校当前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也好展开更好的部署。

校园的风光很美,尤其是脚下的足球场人工草皮踩上去很软,没事儿就喜欢踢踢足球尤其是沙滩足球的武啸天,很喜欢这种作战靴踩在人工草皮上的特殊感觉,就像是踩在了柔软的地毯上一般,不过这实在不是留恋草皮的时候,他也没那个心思去打量这座据说耗资过亿而修建的文莱第一中学到底是什么样子,一行人很快就大步流星的持枪前进。

“来了来了,让尊生们都蹲下磋下!”看到那几个凶神恶煞快步奔来的士兵,罗根生紧张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如临大敌般的叫唤老师们赶紧让学生们藏好,完事儿后还不让做出一个嘘声的动作。

“何老师,别抬头,小心被那伙人看到了!”罗根生狠狠的瞪了一眼何盈,这平时漂漂亮亮而且温柔善良的女子怎么这么不知趣,都大敌当前了还到处『乱』看。

“校长,他们不是印尼士兵,是咱们国家军人,是海军陆战队,就是海军陆战队!”何盈〖兴〗奋的大叫了起来,她清楚的看到臂章上那凶猛的海豹头像周围的字样,海军陆战队别无分号。

“真的是他们?”

罗根生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透过门缝看了看门外怒目直瞪着他的一个怪人,吓得他是一个哆嗦,而刚好打算通过门缝看看会堂内情况的武啸天倒也没什么,一把就推开了特别贴上了纸张隔离内外视线的钢化玻璃大门。

“你是谁?”武啸天端着自动步枪,看着倒在地上的罗根生,打量了一下胸前的那个姓名牌和职位,这才意识到刚刚推倒的竟然就是校长,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伸出手来将吃痛不已的罗根生拉了起来。

带着战术手套的武啸天右手手掌很有力,让握上去的罗根生直感觉自己捏到的不是人手,而是一块铁石,抽回手来尴尬的笑了笑后,正『色』道:“非常高兴你们能及时赶到,咱们这一千多号学生还就靠你们了……………”自认为是一介武夫的武啸天才不管罗根生如何如何的说得天花『乱』坠,看了两眼那些正认真打量着门口这几个军人的学生,不少男学生眼神中,都是羡慕而又崇拜的目光,这全副武装的样子也的确是够帅的,从头到脚无不是为了更好保护自己更能杀死敌人而穿戴,从防护头盔到作战靴,看起来是莫名的高大威武。

难道这就是制服诱『惑』?武啸天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一旁的美女,不知道这美得一塌糊涂的女子是做什么的,叫什么名字,武啸天也没那个心思去打听,看了看依然说个不停的罗根生,张了张已经因干渴而显得有些沙哑的嗓子,道:“安全由我们负责,老老实实待在会堂内别『乱』动!”说完,武啸天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看这架势全校教职工都聚集在了这会堂内,能够容纳将近两千人的超大会堂还真是够大,站在门口看上去好几层坐席,黑压压的都是学生脑袋,一个个眼睛都放光来着,也不知道是看上了自己这身装备,还是在欣赏旁边的美女,反正,都不是武啸天需要过问的。

“连长,就这么走了?”“怎么?你还想留下来吃顿饭?”武啸天扭头看了看一旁的上等兵,这小子刚刚一个劲儿的看美女,全然不顾军人应该有的形象。[]大国无疆105

“看你小子的样,怕是被刚刚那美女给勾走了魂儿吧!”上等兵笑了笑,扯了扯有些紧的衣扣,这时近中午,文莱的天气显得很是炎热,浑身都湿透了之下,刚刚还见到绝世美女,喜得是小

心肝『乱』颤,更热乎得是浑身都冒汗了。

“想要俘获美女的芳心,那就好好守住这座学校,别叫猴子给糟蹋了才是!”武啸天言毕,回头看了看会堂,总感觉有人一直在盯着自己看似的,这感觉不比被人瞄准那般难受,倒显得有些悸动。

心情的涟漪还并未散开,校门口就传来的激烈的枪声,当即打消先行视察后门防御情况的武啸天,当即就下令增援正门,拎着自动突击步枪便跟着空前活跃的上等兵直奔校门而去,一八式自动步枪独特的响声和海军陆战队列装的自动突击步枪枪声,已经在告诉武啸天,吃里扒外的印尼猴子已经『逼』近了校园,正与一班激烈交火。

望着远去的几个身影,何盈的双眸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里闪现了一丝〖兴〗奋,却不是因为随时可令人丧命的战争就在眼前,而是因为看到了一种坚强。一种力量,那伟岸的身躯杵在任何地方都是刚正不阿顶矢立地,能够给任何人一种强大而又安全的感觉,这就叫军人吧?何盈心中想着。

“何老师,何老师!”

“啊?”何盈不好意思的应了连喊两声的罗根生,笑靥间竟然带着一丝害羞。

“共和国国内就如此流行一见钟情?”罗根生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他看得出来何盈心里有事,很有可能是看上了刚刚那几个〖中〗国军人中其中一个,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军官,的确,罗根生不得不承认全副武装的共和国海军陆战队上尉和其他士兵一样,武装到了牙齿充满了战争的暴力与血腥之气,不过这也的确够吸引女人的眼球。

“何老师,他们已经离开了,你也奔安排一下中四三班学生们的午餐喁!”罗根生说着,便快步离开了会堂,只身一人的前往校门口看一下交战情况,心里一个劲儿的叫骂倒霉,怎么守军刚刚抵达,印尼『乱』军就赶到了学校呢?

交火很激烈,但并不惨烈,本来就狼狈逃窜到中华中学附近的印尼士兵们,是饥渴难耐,这一路上所有商铺都关门闭户,就连敲门要杯水喝都没法,所以他们直奔学校而来,一方面是为了找到一些吃喝的,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关键时候能让手无寸铁的学生给他们当人肉盾牌,避免被共和国海军陆战队斩尽杀绝。

开战以来的短短几个小时交手,就令印尼官兵们知道了什么叫做差距,从单兵武器装备到重型武器配置,双方都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共和国海军陆战队动不动就能乘坐直升机飞来飞去,或者各种装甲车辆轰隆开进,但他们却是靠着两条t腿儿机动,仅仅这一点,就足以宣告印尼驻军部队的完败,可谁又能想到败得如此之快呢?

三千多人的步兵团,从凌晨的轰炸到如今的残兵『乱』逃,还不到九个小时就几乎要被消灭的干干净净,心里纵使有太多的不服气,也容不得这群『乱』兵叫嚣了,论枪法、论单兵战术,或许号称精锐的印尼驻军并不差太多,毕竟大部分军官都曾到共和国学习,很多战术训练都是照搬共和国的,可以逸待劳的武啸天等人,心态上就比这群丧家之犬更加平稳,精准的枪法之下,双方短促的猛烈交火很快就演变成了隔街对『射』,双方都找到了掩护,比拼着谁的枪法更好。

武啸天很快就让原计划1去守住后门的一个步兵班投入了战斗,不过却是绕过了激烈交火的正门,出其不意的出现在了印尼『乱』兵的后方,并很快和武啸天等人形成了夹击之势,双方的枪战也终于很快宣告结束,而躲躲藏藏的罗根生却看到了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扔掉一八式自动步枪的印尼士兵并未得到应有的战俘待遇,没剩下几个的他们很快就被当街杀死,而且开枪的正是刚刚捏疼了他右手的军官,一声声清脆的手枪枪响之后,六个战俘全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不再动弹,鲜血流了一地,红白之物喷溅得到处都是。

而罗根生却看到那个军官就像是正常打靶一样,非常自然的将手枪『插』回了枪套,看也不看一眼地上的尸体,就和其他二十几个〖中〗国士兵交谈起来,仿佛是在询问有无伤亡的事儿,不过由于距离太远,罗根生根本听不清楚,而且他已经被人发现了,一个手持狙击步枪的士兵连拉带拽的把他带到了武啸天的跟前。

“连长,这人鬼鬼祟祟的,是谁啊?”“看这样子不像是印尼猴子啊?倒像是马来人!”

“该不会是〖日〗本人吧,我怎么觉得像是〖日〗本女人被猴子强暴之后的产物啊!”

各种污言秽语很快就从这些〖中〗国大兵嘴里脱口而出,刚刚还经历枪战的他们才不管什么狗屁校长,权当没看见罗根生穿着的教职工服,一个个站在交战现场的周围,抽着烟笑呵呵的交谈道。

“笑什么笑,这是校长,去去去,收拾好现场,赶紧弄些吃的,要是没有,就呼叫空空投,老子饿得都快不行!”

武啸天就差给一班长一脚了,这厮打起仗了毫不含糊,不过嘴上功夫倒是了得,而且是怎一个脏字儿了得。

“罗校长是吧,不好意思,我的这些兄弟就是说说而已,刚刚你也看到了,这些猴子竟然拒不缴枪,所以咱也只能就地枪决了事!”“那是那是,这我清楚,很清楚”…罗根生像是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称是,低垂着脑袋也不敢看周围那些打扫着战场的士兵们,生怕自己会成为下一个倒在地上的“猴子”脑门儿上被打出一个血窟窿,后脑勺就像是炸开了花的大番茄似的。

现场很快就被收拾干净,尸体和缴获的枪支都给扔在了一堆,武啸天让两个士兵找来了一张篷布盖在了上面,随后便用步话机汇报了情况,营部发来的命令也相当简单,让武啸天所部暂时驻留在学校里,与赶去增援的部队一同撤离学校,垃圾车会来清理现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