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零六章 重拳打击

第一零六章 重拳打击

〖中〗国南海,曾母暗沙以东32公里,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旗舰一世民”号航空母舰指挥舰桥内。

“现在已经是10月19日下午13点,如果以凌晨3点作为开端,那么文莱城之战整整耗费了十个小时!”站在指挥信息综合平台前,舰队作战参谋长唐洪有些忧虑的说道。

“那你希望是多久?”宋世豪端着*啡杯,调侃道。

“七个小时,或许更少!”唐洪耸了耸肩膀,表示很无奈,海军陆战队那边具体是什么情况他并不清楚,他也没责怪友军的意思,这只能说是一种遗憾,十个小时干掉一个整编印尼步兵团,而且还是在情况较为复杂的文莱,效率也算是不错了。

宋世豪也并不想多说什么,海军陆战队司令毕克强中将是他的老熟人,早在中日琉球群岛战争期间,两人就曾一起共事而且合作很愉快,因而根据宋世豪对毕克强的了解,这个陆战队司令特别喜欢一个词一“斩尽杀绝”因而宋世豪估『摸』着,战事之所以拖到了十个小[]大国无疆106

时,指不定是意味着参战的陆战队绞杀掉最后一名印尼士兵的截止时间,估计真正的战事其实早就结束,陆战队毕竟也不是扭扭捏捏的大姑娘,哪儿会拖拖拉拉?

“陆战队现在要干嘛?”“登陆舰队那边还并未传回最新消息,不过从当前的态势来看,他们肯定希望以最快的速度进驻到文莱国最西边的重要城镇马来奕,防止在文莱河对岸的鲁东印尼军队渡河参战!”宋世豪听着,不禁皱了皱眉头,放大了马来奕附近的三维数字地图后很恼火的发现马来奕隔着鲁东很近,两座城镇之间的直线距离约莫27公里,一条蜿蜒的文莱河从两城镇间穿流而过,一条很普通的水泥桥成为了两镇间唯一沟通的桥粱,而辣手的是,在马来奕西北方向约莫37公里,毗邻鲁东的美里,就驻扎着一支印尼空军部队,而美里与文莱城之间的空中距离也不过120余公里。

换而言之文莱现在并不安全,登陆的共和国海军陆战队虽然完成了文莱城内的作战行动,而文莱周边地区依然还有不少印尼军队虎视眈眈。

“立刻向军情局请求情报支援,我需要所有有关鲁东方向印尼军队的情报!”宋世豪一口气喝掉剩余的*啡,将杯子搁在了一旁后立刻开始调整三维数字地图。

受命的唐洪自然赶紧找到了舰队的情报参谋后者当即就赶往了航母的情报中心,而向军情局的情报支援请求也很快通过卫星通讯发送回了国内,而当情报参谋将第三舰队内部掌控的一些情报传送至宋世豪的指挥信息综合平台之时,军情局也将国内情报数据库内所有相关的情报资料打包发送了过来,好在在此之前增调了两颗通讯卫星用于解决婆罗洲问题,因而数据有足够的带宽传送,不到三分钟,所有资料都已经汇总起来。

事实上军情局针对整个婆罗洲的印尼武装力量相关情况,在九月份就开始进行了针对『性』的调查,美里作为紧邻婆罗洲最富地区文莱的小

镇,在10月初就完成了一个满编建制的印尼空军合编团的进驻,不同于共和国空军分工明确、职能清晰的部队划分这个印尼空军合编团是一个临时『性』的建制。

该团下辖了三个战斗机大队共计120架传统螺旋桨活塞式战斗机,还有一个轰炸机大队共计16架双发中程活塞式螺旋桨轰炸机,另有一个运输机中队、一个反潜机中队、一个通讯联络及侦查机中队,整个合编团将近有160架各型战机,算得上是如今印尼空军中数一数二的王牌团。

“这个团大部分兵力都驻扎在美里的两座机场,鲁东的一座机场也有部分兵力除此之外,从卫星侦查照片分析,该团还拥有至少两个备用的野战机场!”“野战机场?”宋成豪听了心中一笑,但脸上却是没有任何表情以单发活塞『液』冷或气冷发动机为主动力的螺旋桨战斗机,根本就不需要太好的起降跑道有个几百米的平整草地都能完成起飞,所以随便鼓捣出一块块大绿地,名义上完全可以用某某牧场、某某高尔夫球场来掩饰,而且体型交o小质量很轻、起飞速度要求不高的活塞式螺旋桨飞机,完全可以在简易的公路上起降,所以,野战机场这东西,数量是不靠谱的。

“这下可好,只要这个团敢『乱』动,咱们舰队的第三舰载机联队,立马就能多出很多空战王牌了!”宋世豪说着,『揉』了『揉』自己的面颊,盯着态势图道:“可惜的是,针对文莱境内印尼驻军军营第一波巡航导弹攻击,就吓跑了胆小的苏米特罗,这厮赶在咱们大规模轰炸和机降登陆作战之前,就乘坐直升机逃回了美里,连文莱国际机场里的专机都不要了,马不停蹄的乘坐一架小型运输机,并要求几架战斗机为之护航,连夜逃回了印尼首都雅加达,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出一个屁来!”

“我老早就说过,战争不是靠一张嘴皮子就能说出个胜利的,苏米特罗在战前是疯狂如斯,强硬的就像是吃了豹子胆的鸡公,可现在,我们正希望他强硬的时候,这厮却怂了,文莱的战事都爆发了十个小时了,一大早就逃回了雅加达的他,有好几个小时来发挥嘴皮子功夫…不过却什么都不敢说,难道他就真忍得下这口气?”唐洪和宋世豪打心眼里都希望苏米特罗能坚持他那一贯的强硬作风,因为也只有这样,发生在文莱的战事才能进一步扩大,毕竟共和国出兵文莱,从法律意义上来讲是应文莱国王之邀,解决掉文莱境内非法驻军可共和国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文莱这么简单,整个婆罗洲都要,因而就希望苏米特罗能主动扩大战争规模,让这把熊熊的战争大火,能一把点绕着闷热『潮』湿且常常下面的世界第三大岛屿。

情况很不理想,虽然共和国海军陆战队已经随时做好战争扩大的准备,而在新加坡驻扎的共和国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第九机械化步兵师都是跃跃欲试,空军预备参战的各部也是在等待之中,可印度尼西亚却像是突然忘记了婆罗洲一样忘记了共和国一大早还狠揍他们。

“最坏的情况莫过于印尼在婆罗洲的驻军按兵不动了,陆战队届时离开文莱境内主动向婆罗洲其他地方的印尼驻军展开进攻,虽然于情于理都很合适,可在法律上来讲,人大可并未赋予我们主动扩大战争规模的权力!”

唐洪很不爽的看了看舷窗外的天气凌晨才下过一场暴雨上午放晴没多久,下午又是乌云密布大雨欲来了,十月份的婆罗洲还真是雨水不断。

“从开战以来,截获到的电报中,有没有苏米特罗与印尼军队之间的呢?”宋世豪心里浮起了一个问号,调阅了一下整个上午电子侦查卫星在战区太空之上锁定并追踪过的特殊无线电频率,这些频率都非共和国参战部队所用的,而针对这些特殊的通讯频率电子侦查卫星自动展开了侦听和破解,部分没有被及时破解的,也将数据记录并传送到了军情局位于上海的密码破解中心,利用那里的数台超级计算机展开破解计算,因而宋世豪所看到的也都是全部电绎完毕的内容,但并未确切的发送与接收单位。

情报显得有些凌『乱』,苏米特罗完全不可能以显而易见的称谓来向印尼军队下达命令,而苏米特罗会在战争期间用什么呼号来代表自己,又以何种方式来与前线部队沟通,这些都是涉及到印尼的核心国防机密军情局就算能力很强,也不会强悍到把印尼所有秘密都『摸』得一清二楚的地步,因而宋世豪不得不自己去猜想这些情报中,到底有没有苏米特罗发送给婆罗洲印尼驻军的。

“老宋不用看了,这些情报都没有价值你以为军情局不会对所截获电报展开分析吗?告诉你,每隔两个小时掠过战区上空的侦查卫星所拍摄的各种图片,都会被严格的分析,更不用提这些更为重要的通讯电报了!”

“你是说整个上午苏米特罗根本就没娄送过电报?”宋世豪有些头大的问道。

“要真是有,军情局肯定比咱们更先知晓,哪儿还用得着你堂堂第三舰队司令来分析情报,国内有无数个比你我更为专业的情报人才,哪儿能放过一丝一毫的端倪呢?”[]大国无疆106

唐洪摇了摇头,看了看有些失望样子的宋成禀,说实话,两人都很希望能借此机会让第三舰队大放异彩一把,在如今的国际形势之下,谁都知道共和国迟早有一天是要参战的,而太平洋和大西洋必然会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主战场,而让共和国海军第二和第三舰队拥有无限广阔的发展空间。

在显而易见的未来面前,谁都希望把握好机会,能以更好的状态和成绩来迎接崭新的未来,而不是以一个糟糕的战绩来迎接挑战,宋成豪两人相信,整个第三舰队全体官兵都有同样的想法,尤其是那些今年就要退役或转业的,肯定更希望能在〖真〗实的战争中斩获荣誉,让军旅生涯没有遗憾。

两人都不再说话,遇到这样的情况,就好比一个精心准备勤学苦练的拳击手,好不容易等到了痛击敌人的机会,却发现刚刚才打出去一拳,就打掉了对手的门牙,让以前总是能侃侃而谈很有口舌之利的对手再也不和自己正面交锋,这空有大把力气和战斗热情,也没法发挥,总让人感觉很失落也很恼火。

香烟是最好的消遣剂,在这全舰再一次被暴雨洗礼的时候,海天之间都成了灰门g门g的一片,哗哗而下的暴雨清洗着一艘艘战舰,也清洗了经过一上午频繁弹『射』战机和回收战机的航母飞行甲板,原本海上闷热的枯燥,也被大雨冲刷得宁静许多,当然各艘战舰上的通讯天线、雷达等依然忙碌着,它们不知疲倦的转动着,保持着锐利的“眼神”和通达的“双耳”监视着这片海空,传送着各种数据。

滴滴的警示声拉回了宋成豪两人的思绪,航母情报中心很少用这样的提示声来提醒指挥舰桥内的司令和参谋们,将烟头掐灭后,宋世豪当即就精神百倍的打开了刚刚收到的情报,转眼间就『露』出了笑意完全没有刚刚的颓丧样子。

“什么事儿值得你这么高兴?”唐洪问了一句,赶紧看了看情报内容,当即也『露』出了笑意,在这个时候,想要什么就来什么自然最让人感觉舒心高兴了。

“暴雨天气还有多久才能结束?”宋成豪『摸』了『摸』自己的ku兜这才意识到刚刚最后两支烟都被俩人给瓜分了。

“根据最新的气象资料显示,不到15分钟就能结束,随即天气就将放晴,气温还很有可能大幅飙升!”“那我们就在30分钟后开始派出轰炸机群,一边端掉老巢,一边在文莱领空之上干掉对手……”两人很快你一句我一句的简单商议了一番,随即就让各系参谋协同细化打击行动,更为专业的几十名参谋很快就完成子一套作战计划的拟定,当打印出来的计划1书签上了唐洪和宋成豪的名字后,第一架参战的f-12“雄鹰”战斗机已经在机库内结束例行维护,开始加油挂华了。

暴雨天气果真来得快去得也快,没等多久,太阳的光芒就从云层的缝隙中迸『射』了出来,金光闪耀的照『射』在茫茫海面上,被暴雨浇湿的空气也显得格外的清新,迎风前进的“世民”号航空母舰上,尽管飞行甲板还有些湿漉漉的,但四部升降机已经忙活开来,接替工作的一架预警机首先被弹『射』起飞,紧跟着武器挂点上空前满载的f-12“雄鹰”战斗机和g-1a“虎鲸”攻击机中,首先被弹『射』起飞的自然是挂满了反跑道子母弹、火箭弹、集束炸弹、激光制导炸弹等等武器的攻击机。

大部分都是要参与空战的f-12“雄鹰、,战斗机,除却了副油箱之外,每一架战斗机都都挂载了6枚中程空空导弹以肛枚近距离格斗导弹,这可让参战的飞行员们都感觉到莫名的〖兴〗奋,最激动的,莫过于之前还去给预警机充当“保镖”的何立民与谢存机组。

“『奶』『奶』个熊,这次终于要发达了,发达了啊!”何立民相当〖兴〗奋的抚『摸』了一下稳稳挂在挂架上的一枚枚导弹,这随便一枚就是好几十万,比任何身材妖娆的模特都更让何立民有一种〖兴〗奋的感觉,而紧跟在后检查武器挂载情况和战斗机『性』能的谢存则要稳定得多,看到满载的战斗机如此英武的样子,他内心深处更多的担忧是,这战斗机一旦弹『射』起飞出去,不知道又有多少纳税人的血汗钱要没了。

弹『射』起飞很顺利,已经不是第一次的何立民俩非常顺利的就完成了起飞,并很快在预警机制定的空域等待其他战斗机的汇合,随后参与空战的16架f-12“雄鹰”战牛机就完成了空中编队,并根据预警机的指示,关闭了无线电通讯,保持严格无线电静默的情况下,飞赴预定的埋伏空域,静候胆敢空袭文莱的印尼空军到来。

而另一边,比飞行速度快的战斗机机群更显弹『射』起飞的攻击机和电子战机,也已经在预警机的指示下向印尼空军所驻扎的美里和鲁东直扑而去,超低空掠海突破过程中,飞得最前沿也是飞行速度最快的莫过于加挂了电子干扰吊舱的两架f口“雄鹰”战斗机,他们紧跟在电子战机的后面,随时要扩大电子干扰的覆盖频率和影响范围,并伺机利用重型反辐『射』导弹干掉印尼空军的雷达,甭管这些雷达到底是机动式的,还是固定不动的。

主耍驻扎在美里的耳尼空军驻婆罗洲合编团的确是在13点07分,正式收到了作战命令,命令是由印度尼西亚国家〖主〗席苏米特罗下达的。

事实上,苏米特罗并未像宋成豪和唐洪所想象的那样认怂,狼狈逃回雅加达之后的他,第一时间召开了国家安全紧急会议,由于很早之前印尼就通过了反分裂法,制定了各种计划1来保全加里曼丹岛(婆罗洲),甚至还不惜因此而与共和国一战。

国家安全紧急会议不过是一个过场,苏米特罗通过这一次紧急会议得到的最大好处莫过于他得到了开战的权力,同时『政府』也正式下达了紧急战争动员令,大量的战争资源都能快速转化为战斗力为苏米特罗所用,而搞定了繁复手续之后的苏米特罗,也很清楚文莱的“沦陷”是必然的,因而在经过军事会议的热烈讨论之后,他决定暂时不让驻扎在坤甸的印尼陆军第一山地师主力部队北上支援,而是先动用驻扎在美里的空军部队。

试探共和国战争底线也好,给予文莱教训也罢,反正苏米特罗给驻扎于美里的合编团下达作战命令后不到半个小时,算得上是印尼空军中翘楚的这支部队也很快就完成了战斗转换,首先恢复的就是空中战备巡逻,紧急升空的战斗机也都是加挂了大型副油箱实弹巡逻,紧跟着净空以后的他们就严格加强了空中管制和空情预警。

轰炸文莱,要是没有共和国海军的干扰,对于印尼空军这个合编团而言简直就是信手拈来小菜一碟,可共和国海军在战争爆发一开始就体现出来的强大攻击力和神秘『性』,不得不让印尼这支合编团的指挥官小

心谨慎起来,印尼海陆空三军大部分军官都师承共和国,在共和国的确学到了不少东西,可〖中〗国人一向有“老师傅留一手”的传统,作为徒弟的印尼更何况还不得不深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影响,因而不用多想,共和国肯定对印尼有所保留。

谨慎是必须的,可过于谨慎就显得有些罪过了。

下午14点08分,为了确定文莱城内的具体情况,担负战备巡逻的印尼空军战斗机飞入了城区试图侦查,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刚刚飞入文莱城不久,就被突然升空的几枚火箭弹,俩人给瓜分了。

“根据最新的气象资料显示,不到15分钟就能结束,随即天气就将放晴,气温还很有可能大幅飙升!”“那我们就在30分钟后开始派出轰炸机群,一边端掉老巢,一边在文莱领空之上干掉对手……”两人很快你一句我一句的简单商议了一番,随即就让各系参谋协同细化打击行动,更为专业的几十名参谋很快就完成子一套作战计划的拟定,当打印出来的计划1书签上了唐洪和宋成豪的名字后,第一架参战的f-12“雄鹰”战斗机已经在机库内结束例行维护,开始加油挂华了。[]大国无疆106

暴雨天气果真来得快去得也快,没等多久,太阳的光芒就从云层的缝隙中迸『射』了出来,金光闪耀的照『射』在茫茫海面上,被暴雨浇湿的空气也显得格外的清新,迎风前进的“世民”号航空母舰上,尽管飞行甲板还有些湿漉漉的,但四部升降机已经忙活开来,接替工作的一架预警机首先被弹『射』起飞,紧跟着武器挂点上空前满载的f-12“雄鹰”战斗机和g-1a“虎鲸”攻击机中,首先被弹『射』起飞的自然是挂满了反跑道子母弹、火箭弹、集束炸弹、激光制导炸弹等等武器的攻击机。

大部分都是要参与空战的f-12“雄鹰、,战斗机,除却了副油箱之外,每一架战斗机都都挂载了6枚中程空空导弹以肛枚近距离格斗导弹,这可让参战的飞行员们都感觉到莫名的〖兴〗奋,最激动的,莫过于之前还去给预警机充当“保镖”的何立民与谢存机组。

“『奶』『奶』个熊,这次终于要发达了,发达了啊!”何立民相当〖兴〗奋的抚『摸』了一下稳稳挂在挂架上的一枚枚导弹,这随便一枚就是好几十万,比任何身材妖娆的模特都更让何立民有一种〖兴〗奋的感觉,而紧跟在后检查武器挂载情况和战斗机『性』能的谢存则要稳定得多,看到满载的战斗机如此英武的样子,他内心深处更多的担忧是,这战斗机一旦弹『射』起飞出去,不知道又有多少纳税人的血汗钱要没了。

弹『射』起飞很顺利,已经不是第一次的何立民俩非常顺利的就完成了起飞,并很快在预警机制定的空域等待其他战斗机的汇合,随后参与空战的16架f-12“雄鹰”战牛机就完成了空中编队,并根据预警机的指示,关闭了无线电通讯,保持严格无线电静默的情况下,飞赴预定的埋伏空域,静候胆敢空袭文莱的印尼空军到来。

而另一边,比飞行速度快的战斗机机群更显弹『射』起飞的攻击机和电子战机,也已经在预警机的指示下向印尼空军所驻扎的美里和鲁东直扑而去,超低空掠海突破过程中,飞得最前沿也是飞行速度最快的莫过于加挂了电子干扰吊舱的两架f-12“雄鹰”战斗机,他们紧跟在电子战机的后面,随时要扩大电子干扰的覆盖频率和影响范围,并伺机利用重型反辐『射』导弹干掉印尼空军的雷达,甭管这些雷达到底是机动式的,还是固定不动的。

主要驻扎在美里的耳尼空军驻婆罗洲合编团的确是在13点07分,正式收到了作战命令,命令是由印度尼西亚国家〖主〗席苏米特罗下达的。

事实上,苏米特罗并未像宋成豪和唐洪所想象的那样认怂,狼狈逃回雅加达之后的他,第一时间召开了国家安全紧急会议,由于很早之前印尼就通过了反分裂法,制定了各种计划1来保全加里曼丹岛(婆罗洲),甚至还不惜因此而与共和国一战。

国家安全紧急会议不过是一个过场,苏米特罗通过这一次紧急会议得到的最大好处莫过于他得到了开战的权力,同时『政府』也正式下达了紧急战争动员令,大量的战争资源都能快速转化为战斗力为苏米特罗所用,而搞定了繁复手续之后的苏米特罗,也很清楚文莱的“沦陷”是必然的,因而在经过军事会议的热烈讨论之后,他决定暂时不让驻扎在坤甸的印尼陆军第一山地师主力部队北上支援,而是先动用驻扎在美里的空军部队。

试探共和国战争底线也好,给予文莱教训也罢,反正苏米特罗给驻扎于美里的合编团下达作战命令后不到半个小时,算得上是印尼空军中翘楚的这支部队也很快就完成了战斗转换,首先恢复的就是空中战备巡逻,紧急升空的战斗机也都是加挂了大型副油箱实弹巡逻,紧跟着净空以后的他们就严格加强了空中管制和空情预警。

轰炸文莱,要是没有共和国海军的干扰,对于印尼空军这个合编团而言简直就是信手拈来小菜一碟,可共和国海军在战争爆发一开始就体现出来的强大攻击力和神秘『性』,不得不让印尼这支合编团的指挥官小

心谨慎起来,印尼海陆空三军大部分军官都师承共和国,在共和国的确学到了不少东西,可〖中〗国人一向有“老师傅留一手”的传统,作为徒弟的印尼更何况还不得不深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影响,因而不用多想,共和国肯定对印尼有所保留。

谨慎是必须的,可过于谨慎就显得有些罪过了。

下午14点08分,为了确定文莱城内的具体情况,担负战备巡逻的印尼空军战斗机飞入了城区试图侦查,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刚刚飞入文莱城不久,就被突然升空的几枚火箭弹,的确。从印尼空军飞行员的角度来思考和判别那此突然升空起来且带着长长尾焰与烟柱的就是火箭弹,可就是这些看似平常的火箭弹,却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迎头痛击了他们的座粤,一架架锅合金的传统活塞式螺旋桨战斗机哪儿经受得起如此重击当即就领空爆炸化为了一团零件飞溅的火球。

还没有展开空战就失去了几架战斗机,这可让合编团的指挥官气得吐血当即就让整装待发的轰炸机群密集起飞之后,他便下令加强机场周边防御,并命令一个战斗机大队的三十多架战斗机悉数起飞,前出至北部120公里之外的海上空域,严防警惕行踪难以掌握的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航母战斗群发起进攻,虽然他从未见过第三舰队航母战斗群长什么样子,连舰载机是什么型号的都不知道。

情报的匮乏再加上技术上的绝对差距,带来的便是致命的打娄轰炸机群刚刚离去之后,担负防空任务的战斗机还都在紧张的排队升空,共和国海军第三舰载联队的轰炸机群就已经『露』出了獠牙,电子战机释放了强大的电磁干扰,当即就让两百公里范围之内的所有电子仪器受到了影响,特别剔除了共和国海军参战各部使用频率的电磁干扰,几乎藐视了印尼空军防空部队的调频手段,在短暂的电磁交锋不到一分钟,锁定了雷达和主要通讯仪器位置的电子战机就发『射』了反辐『射』导弹,作为补充的两架战斗机也爽快助阵,麻利的发『射』了一枚枚昂贵的导弹。

呼啸而来的导弹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精准的命中了印尼空军布置在鲁东以西5公里外的大型雷达站,而同样被重点照顾的三座机场指挥塔台也遭受了攻击,精确的导弹相当勇猛的发挥了作用,在第一时间就让这个印尼空军合编团陷入了莫名饿慌『乱』中。

双喜临门常常难有,但祸事连连却是时常发生。

接踵而至的轰炸机群很快就开始了最为邪恶的表演,超低空突入机场上空的攻击机率先释放了集束炸弹或低阻抗炸弹,如同下饺子般的炸弹猛然落地间,顿时掀起了一簇簇猛烈爆炸的焰火,飞溅的火星和腾空的火焰,伴随着升腾开来的硝烟,很快就让还在排队等待起飞的印尼空军一架架战斗机化为了垃圾,满载了大口径机枪子弹又加满了油料,且带着大型副油箱的战斗机,犹如一颗颗被引爆的高爆炸弹一般,助涨了爆炸的猛烈,让机场陷入了滚滚火海。

轰炸最为猛烈的还是属于美里的两座机场,由于要驻扎轰炸机,所以其中的一座机场的跑道是高标准的水泥跑道,足以起降共和国空军大型战略运输机的跑道,如果在平时,肯定很方便各种传统活塞式螺旋桨飞机的起降,可如今,在反跑道子母弹的攻击下,远远看上去,机场跑道之上就像是被平均扔下了密密麻麻数百颗手榴弹似的,气势磅礴的爆炸间,爆炸范围中的一切东西,无论是活物还是死物,都被炸得分飞湮灭。

超低空掠过机场上空的喷气式战斗机升擎发出的巨大咆哮声,没过多久就卷土重来,只不过这一次这些担负轰炸任务的f-12“雄鹰”战斗机和g1a“虎鲸”攻击机都不再像刚刚的第一波那样,一上来就以最凶猛的方式来阻止地面的敌机起飞,并重在消灭掉对方的防空力量。

如今经过最猛一轮轰炸之后的三座机场,都成了“一丝不挂”一般,1小半径转弯回来的攻击机很快就开始利用火箭弹开始重点打击机场中还傲然矗立的固定建筑,呼啸而过的火箭弹很快引爆了机场的弹『药』库、油料库等等目标。

疯狂的蹂躏并未持续多久,喷气式战斗机最大的好处就在于武器挂载能力强,可携带多种打击弹『药』,可缺点也是明显的,飞行员没有多少舒服享受攻击的时间,哗啦啦间,数吨弹『药』就消耗一空,再怎么昂贵的炸弹,也都和目标一起化为了爆炸火焰和气浪,连六百多枚机炮炮弹都打光的攻击机和战斗机,也就只能返航了。

潇洒而来,匆匆而去,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对于这支数千人的印尼空军合编团而言,就像是经历了几个小时一样,猛烈的爆炸只有一次比一次猛烈的,耗费无数人力、财力和物力修建出来机场、装备起来的部队,就在这短短几分钟时间里化为了乌有,少数几个轰炸的幸存者也都茫然失措的看着这滚滚火海,上帝和安拉哪怕是西方佛祖来了,都无法让他们相信这一起是真的。

而在另一边,起飞之后就直扑文莱城而去的印尼空军轰炸机群也遭遇到了令人费解的遭遇,才飞行了不到十分钟的他们,就因为飞行距离实在太短,几乎就能看到文莱城了,但茫茫天空之上,却突然飞来了一群不速之客,飞行速度之快,快得令护航的战斗机飞行员都看不清那是些什么,就猛然感觉到飞机在爆炸,一架架凌空爆炸,化为了巨大的火球,纷纷扬扬的散落各种碎片和垃圾,最为倒霉的就是那些满载炸弹显得飞行极为笨重的轰炸机飞行机组,他们到死都不知道,他们是被谁、

被什么给凌空干掉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