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零八章 全力以赴?

第一零八章 全力以赴?

斯加坡本是一座繁华的濒海之国,海洋贸易给这个年轻而又朝气篷勃的华人国家带来了富足与希望,然而旧月中旬这段时间里,繁华如多的城市变得有些肃杀,就连咸湿的空气中,都仿佛增添了一种不安定的因素,名曰战争。

作战计划…已经下发,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一营营长峰谷平中校的营部里灯火辉煌,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新加坡的第三空中突击旅可谓是“老熟人”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能够独立,也全都拜该旅所赐,因而新加坡对于这么一支部队并不陌生,也毫不畏惧,反倒透出一种亲切。

第三空中突击旅一营依然主要驻扎在樟宜国际机场内,人们似乎已经很熟悉这支远远看上去,除了直升机还是直升机的特殊部队,当然,在这个令人窒息的战争时节,没有多少人愿意到军事禁区周围溜达,一个不小心被当成间谍处置,死翘翘了都不知为何。

机场很安静,尽管新加坡往返共和国国内的民航客运并未停止,客流甚至还有些回升,每天上午和下午都有两个架次的民航客机起降,而且新加坡考虑到未来和共和国经贸关系的深入发展,民航客运会得到长足的进步,因而还在扩建第二条飞行跑道和航站楼等,只不过因为第三空中突击旅这支部队的到来,机场的扩建不得不暂时搁置下来,已经初具成型的第二条跑道,也就不可避免的成为了一条直升机起降跑道。

足够的场地和空域,已经够让峰谷平的部队进驻了,除此之外,耿茂亮的多用途运输直升机营也进驻于此,而第三空突旅其他部队则驻扎在樟宜西北50公里外的马来西亚土乃,在战争爆发前国防部就派遣了基建部队进入马来西亚为参战部队修建一系列军事基地,其中一个大型陆军航空兵基地就修建在了土乃附近,正好那里有共和国一家民营机场建设公司正帮助马来西亚修建土乃国际机场,因而这座航空兵基地在军民合作的努力下完工得很快,而且规模也比原计划的要大,多修建了一条两千米长的野战跑道,以供必要之时战术运输机起降。[]大国无疆108

第三空中突击旅的旅部也自然而然设在了更大、更安全和更保密的土乃基地,不过五十公里的距离根本不会影响到旅长郭绍坤少将灵活指挥自己的部队,而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个好战的旅长在,一营营长峰谷平才觉得自己的好日子就快来了。

“刚刚打听到了一个小道消息!”峰谷平『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呵呵笑了笑,环视了一下会议桌上的所有人,一个个都紧绷着脸像是见了地主老财似的。“放松放松,『奶』『奶』个熊,这是个好消息!”

“刚刚去和海军樟宜基地司令部的一个参谋喝了几杯,回来得晚了一些,根据他透lu的消息!”峰谷平笑了笑试图卖个关子,不过看到众人的眼神,只能接着说道:“瞧你们一个个的样,就知道你们猜不出来,老实给你们说,据这个参谋讲,第三舰队航母战斗群目前已经结束了在婆罗洲北部海域的部署!”

“第三舰队航母战斗群是什么?那可是整个东南亚唯一一支也是最强大的一支海战力量,拥有出se的对海、对空、对陆和电磁控制与打击能力,刚刚拿到的文莱战报也充分显示了这支航母战斗群和海军陆战队之间的默契配合,同时也表明了他们的出se战斗力。”说道这儿,不用峰谷平再多解释什么,他躬身双手扶在锅合金会议桌上,目光炯炯的看着所有人,一脸笑意的说道:“我始终相信,这支航母战斗群何时能够重新部署就位,什么时候就是咱们崭lu头角的时候!”“那营长,到底他们什么时候才能部署到位啊?”一连连长许平祺问道。

“你问我,你怎么不去问问旅参谋长白平,他肯定知道〖答〗案,不过老子一点儿都不知道!”把最信赖也是最喜爱的一连连长给骂了一嘴,峰谷平这心里就更高兴了,摇了摇头,道:“航母战斗群可不比咱们空中突击旅,虽然舰船航行速度不错,但毕竟是海上跑的,可不比咱们天上飞的,但一整晚的时间,足够航母战斗群机动好几百海里了吧,南海这个澡盆子也就这么大,估计凌晨就已经能够部署到位了”…

会场除了峰谷平以外,其他人顿时就无语了,这营长哆嗦了大半天,憋出来的却是一通屁话,真要是按照峰谷平所讲的那样,那岂不是明天就要参战了?

看到众人脸上憋着的笑意,峰谷平就气不打一处来,这道理谁都懂,可就是谁也不敢肯定,海军第三舰队航母战斗群就算是部署到位了,难道就证明陆军会立马参战,婆罗洲毕竟面积有限,在这种僧多肉少的局面之下,所有参战部队都盼着印尼猴子是不是多弄点儿兵力参战?可惜的是,猴子到现在就跟木头一般,毫无反应。

“不管怎么说,未雨绸缪也好,旱涝保收也罢,反正我觉得只要海军第三舰队航母战斗群,正式开始对婆罗洲西部和南部地区进行全面的海空禁航封锁,不管猴子是否存心扩大规模,那咱们还是会参战的,毕竟婆罗洲上不仅已经太平的文莱有猴子,其他地方也有!”

“那营长是指咱们会出兵坤甸山”“肯定是坤甸,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地方,还有足够多的猴子了!”

两个连长一唱一和,倒是让峰谷平找不到话说了,不过他冉心深处的确是笃定坤甸,这个地方很特殊,特殊到共和国非得拿下不可。

临近赤道的坤甸位于婆罗洲西部,从地图上看,几乎正好和马六甲海峡的东部出海口在一条直线上,不过这座曾今是兰芳共和国首都的城市并不濒海,水流量大、河面很宽的卡普阿斯河和兰达河交汇之处才是坤甸这座“水上城市”所在的地方。

由于河水充沛、城区内沟渠密布,这座可以让海轮逆水而上的港口城市一度是婆罗洲华人重要的聚集所在地,数十万人口中,将近四成都是华裔,不会任何马来语或印尼语的华人都能在那里生活下去,因为不管是普通话、『潮』州话还是客家话,都在广泛使用,而且坤甸与新加坡之间的空中距离只有600公里,峰谷平不止一次猜想过,共和国真要扶持兰芳共和国重新独立,坤甸显然是必须要拿下的,否则兰芳共和国到哪儿去找一个如此完美的首都?

事实往往并不是大多数人想象的那样,就如同真理很多时候都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一样,这一次,峰谷平猜对了。

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航母战斗群的确是连夜重新部署,南海并不大,航母战斗群有足够大的有效控制半径来牢牢锁住婆罗洲主要地区,因而这一次的机动,所奔赴的预定海域恰恰就是在新加坡与坤甸之间,距离重点军事夺取对象坤甸不足三百公里,足以让“世民”号航母所有固定翼舰载机毋需加挂副油箱就能拥有理想的续航力。

夜se并不黑,赤道上空的云层不会像其他地区的那样留恋蓝天,乌云很少,白天的蔚蓝天空到了夜间也是一片纯净。

航母战斗群上大多数官兵都已经入睡了,完成海上机动之后抵达了预定海域,值班舰员都按照既定的部署计划完娄着各种工作,在这枯燥的海上黑夜之下,寂寥的不仅仅只是空气,就连大海都显得格外的沉默,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宋成豪是在凌晨三点醒来的,昨天晚上八点过就ang休息的他,醒来之时顿觉浑身都是力量,精神抖擞很有干劲,总想要找些什么事儿来忙活一番,洗漱之后便脚步不停的赶往了指挥剑桥,一干值班参谋都并不是很忙,部署到位的航母战斗群首先要完成的不过是“净空、净海”

任务,简而言之就是确认战斗群所部署海域的海空安全xing,当然次日的战备巡逻计划也在完善之中。

早起的宋成豪和每一个参谋都打了招呼,众人也并不觉得司令起得如此之早就何奇怪,事实上宋成豪可不是一个恋chuang的将军,一觉醒来甭管时间早晚,他都喜欢尽早投入工作之中,这一次也不例外,他首先让情报参谋把所有的最新情报资料都送到已经几乎成了摆设的海图桌上,找来一张椅子安静的坐下,飞速的看着手中的资料。[]大国无疆108

资料并不多,让宋成豪感兴趣的,也就是共和国海军陆战队第三师一部已经掌控了文莱的局势,文莱国际机场经过修复后也已经重新开放,不过在禁航令的影响下,文莱与外界的民用航空联系依然要暂时处于关闭状态,因而这座机场已经暂时被共和国空军“抢夺”而去,根据共和国空军的战情通报,他们最多驻扎一个战斗机团至该机场,或许只驻扎一个战斗机中队和一些电子侦查之类的支援xing飞机也不一定,关键是要视婆罗洲的形势危急与否而定。

文莱的问题是解决了,而接下来按道理而言,共和国是时候全盘接收整个婆罗洲了,然而却不知为何,南亚司令部至今没有批准陆战队的作战计划,难道是要让陆军和空军有所表现,而故意压制海军?宋成豪并不赞成这个猜想,他更觉得南亚司令部是在等待,等待一个印尼主动扩大战争规模的时机,让共和国也能“合情合理”的扩大规模,而并非是共和国主动扩大。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既要当婊子,又要立贞节牌坊,的政治吧!”宋成豪笑了笑,军事本来就是政治的延续,既然共和国需要在政治上拥有无懈可击的理由,那么军事就不能逾越红线的擅做主张。

除却这么一个战情通报,其他方面的消息并不多,军情局的侦查卫星尽管已经很多,而且都很投入,但所获得请报价值并不高,从某种角度来讲,甚至有些浪费,还不如通过潜伏在印尼国内的情报特工刺探到的情报价值高。

印尼目前是有增兵的迹象,但气势却明显不高,照宋成豪看来,估计是苏米特罗这厮还没有从如此之快就丢掉文莱的剧痛中苏醒过来,毕竟共和国海军的行动实在太快了,轰炸之后的大规模直升机登陆,再后来就是城市作战与遮断轰炸,紧跟着便灭掉了他一个耗费巨大筹建起来的空军合编团,一个精锐步兵团外加一个宴军合编团,七八千人眨眨眼间就分飞湮灭,这搁在任何当代军事家眼里,不了解共和国海军军事实力的,肯定都会误以为这不过是一个噩梦罢了。

究竟是噩梦,还是现实?苏米特罗还需要时间来调整和适应,但宋成豪可不觉得印尼这么迟迟不反应是一件好事儿,他更加愿意承受来自整个印尼狂风暴雨般的反击,而不是像如今这般,像是给了傻子一耳光,却依然看到傻子木讷的样子样子一般,根本没法全力以赴的开打。

“说到底,还是对手实在太菜!”

耳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不用回头,宋成豪就知道是唐洪来了,

每次睡觉都比自己迟的唐洪很勤奋,照他的架势,大有试母在某一天成为一支舰队司令的劲头,在宋成豪看来这是一件好事儿,因为他自己也想着有一天能成为共和国海军的司令,完成一生的终极娄想。

“怎么?有什么特殊消息吗?”唐洪整了整衬衫,他是一个很注重仪表的军人,衬衫总是一尘不染军装永远线条分明。

“没啥特殊的事儿,就是咱们海军的陆战队被南亚司令部禁足在了文莱,不让继续进攻了!”宋成豪笑了笑,将资料搁在了唐洪面前。

“估计又是政治家的把戏罢了,咱们还是老老实实的执行禁航令,其他的,让政客去头疼!”唐洪倒是很看得开,资料也不看了,倒是很快走到了航海钟前,核对了一下自己手表的时间,又查看了一番航海日志和计划,满意的巡视一圈后才坐定下来。

时间过得很快,交换了一番如何更好完成禁航令下的战备巡逻的俩人,很快就和完成交接班的夜间值班参谋们前往了航母上的餐厅,军官餐厅内已经准备好了各种美食,完成值班的大部分舰员都喜欢在餐厅内小坐一会儿,毕竟除了电影院之外,全舰就只有餐厅内安装有电视机,虽然不能直接收看国内的电视节目,但这段时间餐厅内正连播一部国内已经热播很久的电视剧。

宋成豪一向不喜欢看武侠片,武功这东西说起来很玄乎,人到底能不能飞檐走壁?到底有没有内功这一说法?餐厅内很多人都在热烈的讨论,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谈着感兴趣的话题,这不能不说可以给海上枯燥的生活带来一些乐趣,但让宋成豪来说,那就一句话“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再好的轻功也飞不过防空导弹,再强大的金钟罩也挡住不大口径穿甲弹。

吃完早餐,宋成豪俩人并不像那些夜间值班的舰员那样回去睡觉休息,而是来到了航海舰桥,黎明的曙光已经点燃了海平线,红彤彤的东方海天之间像是沸腾了一般,嫣红如血,而近处的大海依然灰的,航空母舰飞行甲板上已经聚集了许多的各se马甲,飞行甲板上的勤务工作人员又一次在舰艏排成了两行,一步步的慢慢走向舰尾,一路上非常认真和仔细的检查着甲板上有无垃圾,螺丝钉之类的小东西还真是找到不少。

呈一定角度自上而下倾斜的舷窗很干净,让站在窗前的宋成豪能清晰的俯视整个飞行甲板的情况,而新一天的太阳正冉冉升起,金se的光芒dang漾着平静的海面,向东望去,可见一条清晰发亮的金光大道,那红彤彤的太阳正徐徐上升。

忙了,甲板上开始一片忙碌起来了,一架远远看上去就知道加挂了光电侦查吊舱、两具副油箱以及翼尖格斗导弹的f口“雄鹰”战斗机已经由升降机送上了飞行甲板,飞行员和勤务交接之后,在弹『射』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有条不紊的完成着弹『射』起飞前的各种准备工作。

这是新一天的第一次弹『射』,飞行员和弹『射』工作人员都很小心和仔细,要给新一天的战备巡逻开一个好头,果真,蒸汽弹『射』器不负众望,非常顺畅的就让笨重的战斗机给弹『射』起飞了出去,离开甲板后稍稍一沉的战斗机很快就被飞行员拉升起来,在上升之中,翼尖拉出了两道漂亮的烟圈儿,伴随着战斗机呼啸升空的轴线旋转,交织在了一起很是看好。

朝阳壮美,起飞之后的战斗机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海空之中,只有那雷达显示屏上才能看到那闪烁的亮点正按照着预定的航线直飞而去,这架战斗机将奔赴婆罗洲上空执行侦察任务,其中还包括给坤甸重要目标进行航空拍照。

收回目光的宋成豪眯着眼看了看蔚篮的大海,心情很是舒畅。

ps:这两天遭遇毕业答辩前繁复的准备工作,被指导老师折腾得事情很多,实在对不住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