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零九章 吓了一跳

第一零九章 吓了一跳

碧海篮天之上,浮云朵朵,洁白得像是刚摘下的棉hua,’纯洁而又柔软。

滴泡形座舱内,埋头检查了显示屏上各项数据的武器系统官谢存,忙完了细致的检查后,抬起头来舒展了一下脖子,看了看湛蓝的天空和那一朵朵软绵绵的白云,心情巍然大好,飞行的感觉也就是享受着蓝天之上的〖自〗由,带给人的,永远是那种不羁的自我。[搜索最新更新尽在.aoye]

朝阳很美,透过飞入云层之上的战斗机座舱玻璃,谢存打量了一下东方那炫目的朝阳,它永远是那么的豪情万丈,金se的光芒将那白云渲染得更为剔透,更像是一朵朵棉hua糖了,特想咬上一口。

“嘿,老何,你不觉得每次升空碰到这种好天气,都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吗?”谢存笑着问道。

“的确,好天气加上好任务,的确能让我有个好心橡”将飞机调整到自动驾驶模式后的飞行员何立比也观摩了一下美丽的景致,真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大国无疆109

两人也并不说话了,比十辆亚美幻影轿车还要昂贵的f-12“雄鹰”战斗机正处于自动驾驶状态,而机载的各个电子系统也在正常工作,两人只需要不时的查看一下各自综合显示面板上的数据是否异常即可,其余时候,闭着眼假寐都可以,但俩人都没去休息,而是看看蔚蓝的天空、远望一下那深沉的大海,偶尔扫过两眼显示屏。

从“世民”号航空母舰起飞之后,按照预定的侦查路线,他们要首先侦查的也是重点侦查的,就是前兰芳共和国的首都如今也是婆罗洲西部最为重要的海港城市坤甸,不到三百公里的距离,对于经济巡航速度每小时750公里的f-12“雄鹰”战斗机而言,也就是二十分钟左右的小事儿,因而谢存两人没舒坦多久,就从闲适转为了谨慎。

根据情报,坤甸这一座重要的城市是有驻军的,虽然目前并不清楚印尼空军到底在印尼部署了多少兵力,拥有怎样的防空作战能力而且就算对方密密麻麻部署了许多的防空战斗机,对于速度、爬升率、升限等等都不是一个等级的双方,作为喷气式战斗机的“雄鹰”也是安全的,但何立民俩人并无任何大意之心,在战斗机接近海岸线30公里之外就按照要求下降了飞行高度。

海浪起伏初升的阳光静谧的洒在温和的大海上呼啸掠过海面上空的战斗机惊起了一阵骇浪,小心翼翼驾驶着战斗机的何立民并不紧张,事实上这种超低空飞行往往更加能让飞行员感到〖兴〗奋,而不是在高空之上任凭自动驾驶仪来替代自己飞行。

战斗机速度很快,远比任何一辆顶级跑车都还要迅猛的向前掠进,根据空军预警机提供的共享情报,目前部署在坤甸境内的印尼空军防空雷达是早期型的落后预警雷达,〖中〗国防务出口公司早在两年前就不再对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出口如此落后的雷达却不知道印尼还依然使用着如此“古董”般的雷达来拱卫一座重要的城市。

飞越了大海,平缓而不见任何起伏的平原终于进入了眼帘,窜入岛屿上空的战斗机上,谢存放眼望去感觉下面都是绿油油的稻田,呼啸而过的战斗机还引起了地面的一些农人抬头观望但他们能看到的,只能是一个影子,剩下的便是那有些震耳yu聋的嗡鸣声了。

“进入任务区,准备开启侦查吊舱!”谢存有些机械式的报告道,并噼里啪啦的在综合显示屏上开始写入各种命令。

飞机下面,两条大河交汇而成的滚滚河水正不断向西流动最终注入爪哇海里一片片稻田飞逝而过,而驾驶座舱内早已是一片忙碌,飞行员何立民严防警惕着,他时刻都要注意到有无敌机升空拦截同时电子侦查系统目前截获的各种异常信号数据是否顺利载入,这可关系到此次侦查任务圆满与否。

“双

o段雷达辐『射』仪已经启动高清晰照相机准备完毕,数字战术硬盘记录系统准备完毕!”谢存继续报告了自己的工作进展,完事儿之后还加上一句:“也不知道这新型相机的光学芯片所谓的前向移动补偿技术,能不能消除掉战斗机移动之时产生的图像模糊问题,而且它真具有频谱识别能力吗?”何立民才懒得回答谢存这如此专业的问题,侦查吊舱真要是不管用,造成了任务的失败,真要是追究责任,也不会落在何立民的身上,他要做的就是飞好这个航次,别因为自己的飞行驾驶而造成了任务失败。

被一条大江一分为二的坤甸是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水上城市,虽然大多数房屋都建筑在水中,但以华人为主的这座城市依然保持了传统的东方建筑特se,用密集的沟渠引流河水,形成了颇具原滋原味的江南水乡古镇特se建筑群。

突如其来的战斗机并未继续莽撞的以低空的飞行姿态掠过城市上空,何立民将战斗机拉升到了三千米左右的高度,以极快的速度掠过了城市上空,而早已启动的侦查吊舱也适时的启动了照相侦查,连续的拍摄了几张之后便关闭了,而谢存俩人期盼已久的防空力量也并未出现,仿佛这座淳朴的城市根本没有军事防御一般。

“娘的,难道是咱们来得太早,猴子还没雷达开机啊?”谢存有些不爽的看了看座舱外的乡土风景,如若不是头脑清晰,他还一定会当这座城市是〖中〗国境内的一座县级别的小城市,四五十万人的规模并不算大。

“这我怎么知道?要不再飞一圈儿?”何立民也很是失望,都说这次飞行侦查一大半任务是依靠他们这架战斗机的渗入侦查,进而试探出印尼在坤甸附近的防空部署情况,尤其是在婆罗洲以北海域的七八千米高空上,还有一架空军的大型预警机恭候着就等着搜集印尼的各种电子设备活动特征。

俩人刚一交谈完,谢存面前的综合显示面板上就跳出了一则警告信息,有数据库无法查询到频率特征的雷达正锁定着这架战斗机,大喜过望的谢存赶紧启动电子对抗系统,对这一突然出现的雷达进行频率的跟踪和试干扰,对方的信号特征很明显,也很强烈。

“鱼儿上钩了!”谢存喊了一声,提醒前面的飞行员何立民。

不用多说。知道已经到了任务最为关键时刻的何立民很不自主的就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面罩是否戴好这才启动了机载火控雷达对这一雷达信号进行跟踪捕捉,尝试查找到对方的具体位置,并且很快就有了结果。

“雷达显示,在08-09区域出现了异常频繁的活动信号,要不过去看看?”谢存提醒道何立民。

没有回答何立民直接用具体的动作做出了回应矫健的战斗机当即在高空完成了一个漂亮的转弯直扑目标而去,而知道哪里或许就有“大鱼”存在的谢存,也再一次提高了警惕,当然并未忘记启动侦查吊舱,如此昂贵的侦察任务,怎么不留影几张呢?[]大国无疆109

谢存的判断没有错,战斗机的机载相控阵雷达也并未出现纰漏,印尼空军的预警雷达的确发现了这架飞行速度极快的不明飞机虽然发现的时间较晚,但并不影响他们及时启动防空预警机制,在坤甸以东占公里的一座机场很快就准备起飞战斗机进行拦截,当然他们肯定是要报告上级的,因而无线电活动当即就变得异常频繁起来。

尽管活塞式螺旋桨战斗机对起降的机场跑道要求不高但加油挂弹等工作也是需要的,面就在这短暂的准备时间里,速度已经提高到了每小时一千公里的f-12“雄鹰”战斗机已经飞快的窜入了机场的上宴。

准确启动侦查照相的吊舱按部就班的照相、记录着,看到拍摄下来照片的谢存却脸se大变了,当即就喊道:“草,是猴子的空军机场他们正准备起飞战斗机拦截咱们!”

话音刚落,滴滴地的刺耳报警声就响彻了座舱内,定睛一看显示屏上,谢存再次报告道:“1小心自动防空火炮火控雷达已经锁定我们!”

果真,谈存的话音刚落早就掀掉了伪装lu出了狰狞各型防空火炮身躯的印尼空军机场防空高炮阵地上,首先启动并投入战斗的,自然是那些曾今高价购买而来的120毫米自动化防空高炮,四联装的25毫米高『射』火炮也很快吐lu出了猩红的火舌。

砰砰作响的地面高『射』火炮阵地很快就喷『射』出了蝗虫般的炮弹,近扎引信的炮弹一枚枚的在天空中炸裂开来,形成了一朵朵巍然壮观的小蘑菇云,除了在模拟机上练习,还从未遇到过这种局面的何立民两人当即就有些迟钝,不过训练有素的两人还是立马做出了反应。

飞行员何立民当即就做出了相当漂亮的滚转,躲避地面『射』来的密集炮火,趁着飞行速度极快的战斗机稍稍脱离小口径地面高炮『射』击范围后,当即瞬间改为平飞,并打开了加力燃烧室,两具大功率喷气式涡轮风扇发动机的尾喷管当即就喷『射』出了更为耀眼的火焰,猛地一下就让战斗机加速狂奔起来,几乎以地面之人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消失在了天空。

而几乎与此同时,武器系统官谢存就启动了强电子干扰,并且释放了箔条来干扰地面防空火炮火控雷达的准确探测,当然他并未忘记及时报告战斗机遭遇地面炮火袭击,无线电

o以光速将这一遭袭事件报告了回去。

整个火力遭遇的过程极为短暂,飞行速度远远快于活塞式螺旋桨战斗机的f一12“雄鹰”战斗机,以极快的速度飞入了地面火炮的打击范围,而全自动的地面火炮也很迅速的做出了反应,并在第一时间向火控雷达锁定的目标发『射』炮弹,但速度还是慢了,如果是导弹,相信一定能够准确抓住那太过于胆大的战斗机。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收到侦查战斗机遭遇地面火炮袭击的,是战备巡逻在高空的空军大型预警机被谢存那显得有些焦急声音吓了一跳的信号官,咯噔一下还以为这是海军航空兵飞行员的笑话,开什么玩笑?喷气式战斗机执行航空侦察任务难道被击落了?不过他不敢大意,当即就将谢存报告的遭袭位置标注在了雷达显示屏上,并通过联合战术共享数据链,将这一信息发布了出去。

而同样收到了遇袭报告的“世民”号航空母舰内,本联队的战斗机遭遇地面炮火袭击这事儿还真是头一遭,自打共和国海军大力发展信息化以来,就算是在中日东海海战也没见得有哪一架战斗机或者攻击机被敌防空炮火洗礼的,因而情报中心内,这一遇袭报告很快就被上报到了指挥舰桥,获悉消息的舰队司令宋成豪当即就觉得有些讶然。

“怎么可能?军情局怎么不知道那里有一座印尼空军机场,而且还部署了大量防空火力?这军情局是干什么吃的?”宋成豪摘掉了军帽叉腰站在指挥信息综合显示控制台前。

“雄鹰山报告已经脱离了危险正在返航途中!”看到了最新一则战情的唐洪,认真的念道:“飞行员报告战斗机左侧发动机被爆炸炮弹弹片所伤,冒出了黑烟之后,为了确保飞行安全,他已经将左侧发动机关闭,目前燃料足够,右侧发动机正常,正脱离敌拦截战斗机全速返航!”

“要不起飞战斗机去支援一下?”唐洪并不是开玩笑的问道,虽然这个问题很白。

点了点头,宋成豪就不再多言了,这危机危机,往往总是在危险身后伴随着机会的到来执行空中侦察的战斗机因为情报有限的原因而差点遇险,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坏事儿,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也能变成好事儿。

“第一战斗机中队务必在10分钟之内升空迎敌,第一攻击机中队做好轰炸坤甸的准备,舰队在15分钟后转入防空状态……”

一连串的命令很快下达下去,之前还有些清闲的“世民”号航空母舰上顿时就显得热闹非凡起来本来就在在四个弹『射』器上随时等候出击的四架f-12“雄鹰”战斗机,在命令下达后,当即就开始进入有条不紊的弹『射』,伴随着震耳yu聋的轰鸣声升起的扰流板承受着战斗机尾喷管喷『射』出来的高温气流,一架架战斗机相继被弹『射』出去。

率先被弹『射』出去的四架战斗机很快就与空军大型预警机取得了联系,打开加力燃烧室便纷纷在中空狂奔起来,区区两百公里的距离,很快就成为了过去,抵达预定接应位置之后的他们,展开了攻击队形,一字排开之间,由预警机发送而来的目标火控数据很快就载入了空对空导弹之内,长期以来的默契训练和配合。让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摁下了发『射』按扭。

伴随着四枚导弹脱离挂架之后喷出的耀眼焰火,飞逝而去的四枚空对空导弹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飞行员的视线里,在火控雷达显示屏上,则清晰的显示着他们的飞行轨迹是多么的笔直。

而在另一边,逃离了地面火炮追袭之后的何立民俩人,发现了左侧发动机出现故障后便及时报告了母舰,并得到了离开返回航母的命令,不过这样一来,这架只剩下一个发动机的战斗机就显得有些孤单了,刚,刚尽顾着逃离密集的炮弹雨,战斗机都已经窜入了婆罗洲泽岛内上空,所以完成转向之后,已经加满油挂好弹的印尼空军两架战斗机就已经升空了。

只剩下一台发动机的何立民不敢大意,利用自卫近距离导弹,在第一时间将两架试图『逼』近自己展开格斗空战的敌机击落,在全世界的眼里,共和国出口给全世界的活塞式螺旋桨战斗机已经是巅峰之作,飞行速度已经到了螺旋桨战斗机中的最高极限,可在喷气式战斗机面前,尽管f-12“雄鹰”只剩下了一台发动机,但这并不影响它利用导弹进行空战。[]大国无疆109

取得了两个击落战绩后,何立民在谢存的提醒下才意识到没有抛掉副油箱,这一切的一切都来得太快,太过于凶猛,让从未经历过这般战斗的他显得有必慌『乱』,不过好在有人提醒,何立民当即跑掉了副油箱后,利用仅存的一台发动机向航空母舰返航而来,尽管这样,飞行速度也比后续升空试图拦截这架怪异飞机的印尼空军战斗机飞得快。

飞在最前面的何立民俩人是不止一次想要调头过去,利用机炮消灭掉那六个跟班,毕竟双方飞行速度存在差距,随着时间的推移距离只会越拉越大,这对于刚刚才取得两个击落战绩的何立民而言实在充满了youhuo,不过预警机去阻止了他的想法,因为“世民”号航母已经派出了接应战斗机前来保护,不到十分钟就能赶到接应空域。

事实果真如同预警机指示的那样,飞速而来的海军第三舰载机联队第一战斗机队的四架战斗机,远远的就利用预警机提供的火控数据,发『射』了空空导弹直扑追击何立民所驾驶这架f-12“雄鹰”战斗机而来的那六架印尼空军战斗机。

“『奶』『奶』个熊,这次这亏大发了!”

看着刚刚飞逝而过的八枚导弹,何立民就差一拳砸在显示屏上,而后座的谢存也不太高兴,这好不容易虎入羊窝,却发现没有带上牙齿,而且还差点瘸了一条tui,倒霉透顶了。

飞行速度是以马赫为单位的导弹并未让两人失望,很快就在显示屏上出现了绚丽的亮点,那六架印尼空军的活塞式螺旋桨战斗机尽管已经算是螺旋桨战斗机中的优秀,但飞行员的肉眼哪儿能和雷达相比,突然出现的导弹二话不说便迎头爆炸,当即就让他们和他们所钟爱的战斗机一同化为了火球,而多出的两枚导弹也助涨了爆炸的气势,碧海蓝天之上就这么突然的绽放开来了一簇簇美丽的烟hua。

而怀着无比沉痛心情回到航母战斗群上空空域的何立民俩人,很快就被母舰给召回,单发发动机并不影响战斗机顺利降落在甲板上,在挂钩勾住拦阻索之前,飞行员何立民都开大了油门,直到明显感到战斗机已经被拽住了,这才松开了油门,整个紧张而又刺ji的侦查任务这才算是告一段落。

倒车、跟随前进,何立民熟练的按照身着绿se马甲的勤务员指引,徐徐的来到了整备区,而这个时候,甲板前端正一片热闹,最后一

o弹『射』起飞的攻击机,远远的看上去就是“荷枪实弹”般威风凛凛,挂架下挂满了各种炸弹,眼神很好的何立民竟然有些不相信自己眼睛的看到了一种特殊的炸弹,不过还没等他看清楚,那架攻击机就被猛地一下弹『射』了出去。

“不就是咱们挨了几枚炮弹吗?犯得着如此气急如火的去将猴子老窝连根端掉?”

飞行座舱徐徐枰开,摘下呼吸面罩的谢存又像什么事儿都没有的说道,尽管他已经让汗水给弄得浑身湿透。

“有仇当场就报,这可是咱们海军航空兵光荣的传编”何立民冲着那些直扑坤甸而去的轰炸机群方向比出了一个大拇指,但很快就叹气道:“可怜的是我的座驾,换个发动机得多费事儿啊!”

交谈间,舷梯已经架好,几个机师已经在围着那个布满了各种弹孔的左侧发动机进行检查,而战斗机机体其他部分倒也能找到一些炮弹破片划过的痕迹,当然最触目惊心的,还是左侧发动机进气口一侧,密密麻麻有不少的弹片扎在了上面。

“没事儿,六个小时之后就可以接收换装了新发动机的战斗机!”

大步走向航空作战中心路上,谢存安慰着飞行员何立民,俩人都对这架战斗机很是熟悉了,当初第一次参加实战,也就是在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之际执行夜间轰炸任务,他们驾驶的就是这架战斗机,感情很深,难以割舍。

“我不担心战斗机,我倒是担心咱们应该怎么解释,为何会突遭炮火袭击!”何立民拎着飞行头盔,抹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长吁短叹道:“估计更难交差的是军情局,那片看上去像是高尔夫球场的绿地,怎么瞬间就成了一座机场了,而且还有那么多的高『射』火炮!”

不用多说,毕竟任务并未失败,突如其来的炮火打击也是何立民两人能够预料的,事实上他们带回来的侦查吊舱以及弹『射』座椅的数据硬盘,都已经出se的完成了任务,带回了价值很高的数据信息,因而舰队航空参谋也是例行公事般的询问了一下何立民两人之后,便让俩人回去好好休息,接下来更换了发动机的战斗机还将伴随着他们参加任务。

当然,何立民俩人都没有离去,而是选择留在了航空作战中心,因为他们想要看一看,差点让他们成为共和国海军航空兵第一个被击落飞行机组的印尼空军机场,到底会被炸成什么样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