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一一章 空城一座

第一一一章 空城一座

当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世民……号航母战斗群,结束了对印尼空军坤甸机场的狂轰滥炸没多久,远在共和国湛江的南亚战区司令部就给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陆军部队发去了作战命令,攻占坤甸的行动正式于旧月20日中午拉开帷幕。

作为一个主要依托海洋贸易为经济支柱的国家,新加坡自然拥有绝佳的深水良港和各种港口设施,在得到正式出兵令之阿后,最先展开行动部署的自然是陆军第三集团军的第三空中突击旅,不过以装备直升机为主的他们根本无需借助海运,反倒是第九机械化步兵师需要借助海军运输舰船,渡过两百多公里的大海前往坤甸。

于是乎,第三空中突击旅一营营长峰谷平中校在接到命令后便笑了,他老早就笃定了迟早会出兵坤甸,却没想到海军第三舰队航母战斗机群如此迅猛。

昨天晚上还在和营里各级军官探讨出兵坤甸可能xing的峰谷平,第二天上午应旅部命令正对全营主要作战装备进行检查,以确保在应急反应中,不至于因为装备问题而造成部队无法出动,结果倒好,午饭才刚刚端上饭桌,他等待中的作战命令就来了,大喜过望之下连饭都不想吃了,拎起头盔便冲出了餐厅。

“龟儿子的,第三舰队还就是耿直,三再下就把战火烧到了坤甸,恩是整得可以哦!”[]大国无疆111

一路上峰谷平就像是娶了个漂亮媳fu一样,前脚刚刚踏进营部,嘴巴就念道出了一大通命令,其中一条便是全营半个小时后整装集合。

顾不上太多,峰谷平当即就一边啃着压缩饼干、喝着矿泉水,一边眼睛都不眨的看着所有与坤甸相关的情报资料,就连刚刚由第三舰队航母战斗群发布出来的对坤甸印尼空军机场战果评估资料,他都很认真的浏览起来,不能不说,海军航空兵忒残忍了。

“偶滴个神,这是啥子东西轰炸出来的哟?”抬头看了两眼正收拾各种装备的营部参谋们,峰谷平二话不说又狠狠咬了一口压缩饼干,差点没把牙给崩掉,不过战术笔记的轰炸之后所高空拍摄下来的轰炸效果评估图,还真是让峰谷平觉得解气。

整个轰炸现场可谓是一片狼藉,非常像是一个没有完工的小型水库一般,被各种工程机械给挖得坑坑洼洼的,而散布在这个“浅水库”库底的,还有很多很大的“水坑”峰谷平正眼一看就知道估计是轰炸引爆了地下弹『药』库所致,那硕大的弹坑像是大地张开的噬人大嘴一般,丝毫不见残肢断臂的踪影,倒是碳化的黑se痕迹很多。

现场很『乱』,看不到任何…个活物,就连周围轰炸现场周围的不少树木,在照片拍摄下来之时都还冒着青烟,四周的土地上更是一片黑se,大大小小的弹坑像是陨石撞击之后留下的一样满目疮痍,那些散布开来的各种零部件倒是还能依稀辨认出是飞机的残体,但已经找不到一个幸存者了。

海军航空兵很少在陆军面前崭lu头角,从中日台湾冲突到琉球群岛战争,海军和陆军之间很少有交集,更不用说海军航空兵舰载机联队给陆军展现他们的毁灭能耐,所以,这还是峰谷平第一次看海军航空兵的杰作,可这给峰谷平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了。

“都说舰载机飞行员是技术最为高超的,但现在看来,他们比空军的飞行员更为暴戾,简直就是来自地狱的杀手,专干斩尽杀绝还要毁尸灭迹的好事儿!”

关上电脑,峰谷平心中是一阵恶寒,这海军航空兵中的舰载机飞行员可都是精英,他们难道出发之时都给打了鸡血?〖兴〗奋得只顾着狠狠蹂躏,却忘了把敌人炸得一根『毛』都不剩下,死了也找不到半块尸体碎肉,还真不是一般化的血腥残忍。

“看来以后真要是呼叫海军航空兵提供火力支援,一定的注意把握好安全距离!”

咕噜噜喝完最后一口矿泉水,峰谷平示意通讯参谋将自己的电脑一同带走,这才站起身来打了饱嗝,抓起自己的武装腰带、戴上轻量化防护头盔,峰谷平大踏步的离开了即将“人去楼空”的营部。

作战命令是最好的〖兴〗奋剂,此时此刻的被临时征用而来的樟宜国际机场第二条尚未完工的跑道一旁,整个一营近三百名官兵全部都已经以各连为单位集结完毕,一个个都背负着各自的战术携行具,各种装备穿戴完毕之下,就等着出发的命令下达,他们就奔赴坤甸而去。

按照共和国新军事改制之后的空中突击步兵营,编制有三步兵连、

一支援保障排、一个多用途运输直升机排,外加营部与医护所,每一个步兵排下设三个步兵班外加排长、副排长、两名通讯兵共计40人,再加上编制稍大的支援保障排与直升机排,因而其实整个空突营战斗人员并不多,强调的却是体系化的作战。

峰谷平的这个空突营只有10架、

“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一次xing最多运送走一个连,外加一部分弹『药』物资,而剩下的其他作战单位还需要向坤甸机动,更何况“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在拥有两名飞行机员的情况下,最多运送14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但往往为了保护直升机同时也让直升机具备一定的自卫和活力支援能力,直升机上往往只搭乘一个步兵作战班的12名。士兵。而空余下来的载荷,会用手增加一名机枪手以及一台重机枪,外加几箱弹『药』而已。

高度机械化的共和国陆军,可并不希望自己的空中突击部队,步兵在机降离机之后需要依靠双tui来向敌人发起进攻或无装甲的防守,因而峰谷平的部队需要一部分空运力量来为本部空运武装悍马、轮式步兵战车、突击炮等重装备,而且考虑到战事的ji烈程度,还得运输不少的作战物委做到有备无患。

作战航程足够覆盖从新加坡到坤甸的“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在接到作战命令后就已经开始做好出击准备,而知道作为先遣部队难处的旅部也派出了一批“钢铁鸟”中型运输直升机前来充实空运力量,毕竟同样驻守在樟宜机场内的多用途运输直升机营缺乏重型装备吊运能力厂采用纵列式双旋翼结构的“钢铁鸟”集群飞行的最大特se,并不是那绵长的飞行编队,更不是那硕大得如同一辆飞异客车的笨重样子,而是那出奇大的噪音,远远的就能听到那双引擎和桨叶发出的飞行噪音,大老远的就能让峰谷平知道是他们赶来助阵了。

不用多说,瞅见了大批中型运输直升机赶来帮助运输重型装备的空突营三个步兵排首先开始登机,早就将各种物资和装备装上直升机的他们,并未等到营长峰谷平那粗哑的讲话,大手一挥间,所有人都麻利的登机当即就相继启动的一架架“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很快就发出了阵阵嗡鸣。

伴随着第一架“黑骑兵”机轮缓缓离地其余紧跟在后的口架直升机也缓缓的默契升空,在金灿灿的阳光沐浴下,飞速旋转的桨叶群几乎遮挡住了空气,绵绵不绝的轰鸣声让整个机场都陷入了嗡鸣声中,更为壮观的是第一架“黑骑兵”压低机头,侧身缓缓飞离之后,跟在后面的直升机也相继作出同一动作,这一刻峰谷平的视线里只剩下了像一字长蛇般离开的直升机机群。[]大国无疆111

紧跟在后的,是多用途运输直升机营,他们总共配备了38架直升机,自然很轻松就能派出6架“黑骑兵”运输直升机担负运输物资和吊运部分武器装备的的任务,总运能超过20吨的他们足以为先遣连送去够消耗一段时间的物资而当很快,峰谷平的营部和医护所,包括支援保障排的人员与装备,都快由刚刚抵达的“钢铁鸟”中型运输直升机机群转运。

一时之间,整个樟宜机场内都笼罩在了各型直升机起降忙碌身影一般,满载人员和娄备的一架架直升机嗡嗡嘶鸣着离开了机场在下午明媚的阳光照『射』下呼呼而去。

海上很平静,但也很繁忙,平静的是大海并不bo涛汹涌,繁忙的是往来于新加坡海峡的各类船只很多坐在直升机机舱内,俯视远处的茫茫大海海天一se很容易让人产生视觉混淆,不过那拖着长长白se浪迹的大型货运船只倒是很清晰可见,从烟囱里冒出的滚滚黑烟驱动着动辄数万吨甚至数十万吨的大型海运船只在海面上破浪前进,辽阔的海面上总能见到往来的船只,甚是热闹。

许平祺心情很好,在昆明很少有机会能看到如此美丽的景致,事实上上一次部队到新加坡来武力平定马来半岛的种族冲突,他也曾坐在直升机上看见过大海,但当时只不过是匆匆一瞥,而且直升机是飞往马来半岛,并未真正深入大海上空,看不到那辽阔的景致,算得上是一个不小的遗憾,好在此时此刻没有什么外界干扰,他能抱着透过防风镜美美的享受着海天景se。

直升机噪音很大,长时间的嗡嗡声足以让人感到莫名的烦躁,但此时此刻除了两名飞行员以外,就只剩下了“睡不着”的许平祺正欣赏景se来着,其他人都合上了双眼假寐了,虽然不是第一次经历实战,但上一次是〖镇〗压毫无军事训练的『乱』民,而这一次却是去和久经训练的印尼正规军对阵,更何况这些印尼猴子还师承共和国,和自己的影子作战是最为痛苦的,不过好在共和国并未教授猴子空中突击与反制战术。

直升机一路往东飞去,由于“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作战航程只有六百多公里,为了届时能够返回新加坡,直升机需要在中途进行一次加油补给,而这一次补给的地点很特殊,就在第三舰队旗舰“世民”号航空母舰上。

说实话,许平祺和很多士兵一样都很好奇,一向被视为机密的共和国海军主力舰艇中的佼佼者便是航空母舰,只闻其名不见其影,在陆军航空兵10架“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徐徐靠近航母之时许平祺睁大了眼睛看着那犹如一座海上移动城市的航空母舰,她是那样的庞大与气派。

为了做好临时“直升机航母”这一角se“世民”号航母飞行甲板上,只有中前部系留了一部分战斗机,其余大部分舰载机都转移到了机库内,长260米、宽33米的飞行甲板有足够大的面积来容纳这暂时停留加油的10架陆军航空兵的直升机,不过似乎从未在海上移动战舰上降落过,飞行技术很不错的陆航飞行员显得有些笨拙,不过好在身穿各se马甲的航母甲板勤务员都很认真挥舞着指挥棒,准确的引导着一架架直升机降落。

航母很大,当许平祺所乘坐的直升机机轮稳稳停在飞行甲板上之时,虽然并未允许离开直升机,但却没有人禁止他们四处观望,许平祺趁着直升机加油的时候,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了那系留了一架架f口“雄鹰”战斗机的舰艏飞行甲板,那么小的地方却能停下为数不少的战斗机,许平祺不得不为航空母舰的舰鼻素质称赞一番。

当然,他更感兴趣的是,满载各种弹『药』几十吨重的战机,如何在这狭小的航空母舰上起降,不过由于视线原因,他不能看到那降落区的一根根阻拦索,倒是很清晰的看到了蒸汽弹『射』器的往复车,以及很笔直的滑槽。

非常想亲眼见识一番航空母舰如何弹『射』起飞舰载机的他,不得不收回了目光,重新加满油料的“黑骑兵”直升机又一次升空了,不同于降落之时的稍显笨拙,这一次,陆航飞异员也在海军面前展示了一把飞行技能,机轮脱离了飞行甲板后,起飞的“黑骑兵”非常稳的保持着和航空母舰一同前进的飞行姿态,随即才徐徐升空,一个个漂亮的转弯后,齐刷刷的飞离了短暂停留的航空母舰。

许平祺很信任这些陆航飞行员,在以前的作战训练中,他曾亲眼看过第三空中突击旅的直升机飞行员,能够驾驶着满负荷的直升机稳稳的悬停在半山腰上,让搭乘的人员非常稳妥的通过绳子降落下午,尽管当时侧风很大,飞行员愣是让直升机岿然不动,至于悬停在树梢高度之类的,更是小菜一碟了。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要想在移动中的海上战舰上降落,的确是很有难度的,航空母舰由于飞行甲板面积很大到底难度小了不少,但要是想要在巡洋舰、驱逐舰乃至护卫舰舰尾的直升机起降场上降落,那难度可就大了不少,除了考虑到战舰航行之时不可避免的晃动之外,看上去就很狭小的降落场地也足以让飞行员拿出十二分的精神来认真对待。

不管如何,加满油的直升机机群可以顺利的飞向坤甸完成兵力投送,而不用担心油料不足了,而升入了高空之后,许平祺倒是很认真的看了那茫茫海面上一艘艘慢速前进的海军战舰,在云贵高原的第三空中突击旅平时作训生活可没有像海上这么乏味,看来看去,都是茫茫的大海,一望无垠,根本看不到边。

离开了航母战斗群,就意味着“黑骑兵”直升机机群越发靠近坤甸了,出发之前就听取了作战简报的许平祺可不想小看这些猴子,尽管坤甸华人很多,站在高处喊一嗓子的国骂,很多人都能听懂,可这并不代表能够顺利绞杀掉在坤甸的印尼驻军。

近了,越来也进了,机舱外已经看得见那绿如绵绵地毯的婆罗洲,一片广袤的绿se沃野映入眼帘之际,许平祺已经发出子备战命令,所有人都从“睡梦”中醒来,整理着各自的装具和武器,谁也不敢肯定那些印尼猴子是否早已经是严阵以待。

坤甸很热闹,至少当地华侨们是这样觉得的。

上午犹如神兵天降的共和国海军轰炸机群才疯狂蹂躏掉了一座印尼空军的军事基地,猛烈的爆炸让坤甸城内的所有人都一度误以为是发生地震或者火山喷发了,不过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印尼空军遭殃了,神神秘秘的军事禁区被一锅端掉,但可惜的是,不少华侨并未看到那高飞而来高飞而去的海军轰炸机机群,不少华侨还因此而误以为是共和国出动了在新加坡的轰炸机。

而现在,在很清晰可闻的直升机轰鸣声中,排成两列的“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机群巍然壮观的飞来,那些行驶在公路上的汽车也都停了下来,司机们纷纷将脑袋伸出了车窗,仰着脖子看着天空中那快速飞过的直升机机群,眼神好的已经看到了那红se的五角星,而当直升机机群飞过坤甸城郊的时候,很多华侨早已是登上了楼顶,热泪盈眶的挥舞着五星红旗,但高唱的国歌声,却淹没在了直升机的轰鸣声中。

经过漫长的飞行“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机群从新加坡起飞再经“世民”号航母短暂停留补给,终于飞抵了目的地,也就是几个小

时前才被共和国海军航空兵给蹂躏成了一片废墟的坤甸机场,很远就看到了那一片狼藉的陆航飞行员并未选择在那里降落,弹坑密布很不利于直升机降落,倒是距离机场之外两公里左右的一条水泥公路很适合降落。

分为两批先后降落下去的直升机很快就完成了兵力投送和物资卸载,涡轮轴引擎根本没有停下,呼呼直转的桨叶煽动着空气,吹拂得道路两旁的杂草弯了腰,卸载一空的直升机很快就飞离了临时降落场,一架架飞离了地面踏上了返航的旅程。[]大国无疆111

离机后便离开了公路,分散一片树林警戒开来的先遣连,并未像出发之时想象的那样遭遇到印尼军队,除了惊起了许多飞鸟之外,四周都很安静,潺潺流水的小河旁的一片片稻田里,秧苗很是青翠,远离河流的地方大多数都是浓密的树林,亦或者就是杂草丛生的荒地,不见一个人影。

“『奶』『奶』个熊,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许平祺放下了望远镜,不再观察四周的情况,诡异,实在是诡异得太过于安静了。

“二连已经出发,三连和营部也将尽快赶来!”许平祺念念有此间,看了看一旁的通讯兵,已经顺利接通了营部,便拿起了话筒报告道:“猎人01报告,我已抵达预定位置,未发现任何敌情,重复,未发现任何敌情,请指示!”

空军派出的大型预警机非常准确实时的转发了许平祺的报告信息,在新加坡樟宜机场内还在等候出发的峰谷平撂下了话筒,不禁有些苦恼的mo了mo脑袋,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印尼猴子真的被海军航空兵一锅端了?

“有没有关于印尼在坤甸驻军情况的情报?”有些急切的峰谷平当即问道参谋长,但得到的却是一个摇头答复。

婆罗洲地广人稀,共和国针对婆罗洲展开军事行动的速度实在快了些,军情局还并未系统的针对婆罗洲展开情报搜集工纤,战争便爆发了,结果就是情报很不足,尤其是现在,一线作战部队竟然连目标城市是否有印尼驻军都不清楚,更不用说什么部队编制如何、装备优务等。

“军情局到底是干什么吃的,我就知道铁娘子那个瓜婆娘一天到晚没干好事儿,这都快开打了,都还没有具体的情报送来,真他娘的『操』蛋!!”

气得跳脚的峰谷平就差将步话机给砸烂了,一向威风凛凛的军情局可是号称无所不能,但现在却怂了,连对方什么底细都不清楚,还怎么打仗?

“猎人01,原地驻防,保持戒备,接应后续部队安全抵达!”关键时候,还是营参谋给那边等待指示命令中的许平祺发布了命令,不能让部队枯等。

原本打算痛快打上一仗的峰谷平别提心里多窝火了,先遣部队都已经顺利抵达前沿了,结果连敌人一根『毛』都没有看到,难道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驻坤甸?越想越窝火的峰谷平当即就登上了一架直升机,直奔五十公里外的旅部而去,他要亲自找旅长请教请教,这仗该怎么打?和看不见的空气打仗,他还真是不会。

而此时此刻,第三空中突击旅旅部里也是一片忙碌,军情局安『插』进入坤甸的特工发回的报告不痛不痒,除了百十个〖警〗察之外,坤甸城内没有任何武装力量驻扎,而坤甸周围广袤的土地与森林里,到底有没有藏匿印尼军队,这军情局调集而来的卫星、空军派出的各种侦察机等,都没有确切的〖答〗案。

浓雾、密林,给空中侦查带来了很大的难度,而仅仅通过情报人员人工搜集情报,很难通过走访询问清楚印尼是否派出过大批地面部队在坤甸周围活动。

过于先进遭遇到了一片原始,对方根本就不通过什么无线电来频繁联系,军情局也自然无法通过电报破绎来了解印尼在婆罗洲军队的动向,而频繁的空中侦查乃至太空侦查,也都得不到高价值的情报,否则,也不可能会造成海军航空兵执行侦察任务的战斗机差点被击落。

敌人虽弱,但情报不足,这无疑给进军坤甸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收到命令的许平祺当即就进行了部队驻防部署调整,派出了四个班对周围地区展开侦查mo排,尤其是那些密林,依然无所发现后,便按照最新的命令指示,利用各种工具乃至爆破的方式,将一片生长在平缓土地上的树林给铲除掉,开辟出了一个很大的空地出来,以利于后续飞抵的直升机降落下来。

随着大量装备的运抵现场,空前武装起来的先遣连也让许平祺悬吊不安的内心安分下来不少,不知敌人动向之下,只有更加高度的武装自己、严防警惕才能杜绝意外发生,而且似乎为了能够更好应对突发事件,空军派出了一批战斗机,挂载了大型副油箱在上空巡逻,随时都能给地面提供一定的火力支援,这更加让许平祺安心了不少。

坐上了刚刚由“钢铁鸟”中型运输直升机吊运而来的一辆武装悍马,再次通过通讯终端和营部取得联系的许平祺,终于得到了一个向坤甸搜索前进的命令,后续抵达的二连将暂时接替一连驻守临时直升机机场。

许平祺看着显示屏上的影像,尖刀班的武装悍马已经上路了,正沿着公路向坤甸城前进,高清晰摄像机将实时拍摄的视频发送回来。

“『奶』『奶』个熊,难道猴子也学诸葛亮,给老子唱了一出空城计?”“连长,照我说,说不定印尼根本没有在坤甸驻军,他们号称精锐的第一山地步兵师,或许根本就没有布防在这里!”

『操』作着各种侦查设备的士官谨慎的发表了一下自己的意见,因为从刚刚放飞的小型无人侦察机,所发送回来的周围视频来看,根本没有军队布防的迹象。

“这倒是一个想法,坤甸的华人华侨很多,印尼国防军陆军第一山地步兵师,可是被他们自诩头号精锐的部队,应该不会布防在这么一个极容易泄lu情报的城市吧!”许平祺心里安慰着自己,不过眼睛却依然没有离开那一台台显示屏,总感觉印尼猴子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了这座华人为主的城市,他们一定会做些什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