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一二章哪里逃?

第一一二章哪里逃?

第一一二章哪里逃?

“除掉在文莱被歼灭的一个步兵团,至少还剩下六七千人的部队,包括两个步兵团、一个师属炮兵团等等,如此之多的部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全部消失了”

旅指挥部里,第三空中突击旅旅长郭绍坤少将刚刚关闭和南亚战区司令部的视频连接,便向一旁的作战参谋长白平抱怨道。

“这事儿说来也蹊跷,文莱那边战争刚收尾,我们立马就在坤甸展开行动,从时间上来讲,印尼根本没有多少的反应时间!”白平扬起了脖子,呼了一口气后说道:“这样看来就只有两种可能,其一,这六七千人的印尼部队全部土遁消失了,其二便是他们自知在正面战场上绝对无法抵挡我军攻势,因而转入了山林之中试图以游击方式顽抗!”

“这个观点我赞同”郭绍坤铁青着脸站起来,看了看海峡对岸的方向说道:“这猴子本来就很会上树,指不定真是躲进了深山老林里准备打游击了”[]大国无疆112

“这也是我们最担心的一点”

俩人对视一眼,都明白了各自心里的想法,这共和国陆海空三军联合之下,印尼是绝不可能在正面战场上抗衡的,摆开架势来对战,印尼会很快被炸得『毛』都不剩一根,上午海军航空兵舰载机部队对坤甸的印尼空军秘密基地展开毁灭『性』轰炸,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不管如何,一营已经全面进驻坤甸了,野战直升机机场都已经修建起来,就算猴子躲进了深山老林与咱们捉猫猫,咱们也就没有撤兵的道理,反而应该更加主动,更加积极,毕竟海军和空军对婆罗洲实行严格的禁航令,这些游击队伍是得不到印尼本土人员和物资补给的,『弄』死一个就少一个,『弄』死两个就少了一双”

郭绍坤刚说完,桌上的战术笔记本电脑就发出了滴滴声,一瞄才看到原来是军情局傅建鹏少将发来的视频连线请求,赶紧用鼠标点击允可后,显示屏上出现了傅建鹏少将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弄』得郭绍坤原本准备的一肚子火气,也没法发了。

“郭将军,坤甸驻军神秘消失一事,的确是我们情报准备不足,不过现在已经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在坤甸驻扎的印尼陆军第一山地步兵师二团,连夜就已经向婆罗洲中部山区逃匿,而同样,原本驻扎在婆罗洲东南的步兵三团也转移了,坤甸已经是一座空城”

“空城?那他们的师部和师直属部队呢?”郭绍坤急切地问道。

“这个你得去问问海军第三舰队司令宋成豪将军上午都干了些什么,他把印尼空军苦心经营的大型航空兵基地给炸成了一片废墟,具体的惨样如何,你大可以让前线部队给你发一个视频回来,用地狱来形容才更为贴切”

傅建鹏已经从上午的焦头烂额回归了淡定状态,本来婆罗洲就非常贫瘠落后,『交』通、教育、通讯等等都相当于处于原始状态一般,只有经济发展稍好的地区,如文莱和坤甸,才能依稀的看到水泥公路,就连现代化的建筑都少得可怜。

针对一个蔽塞得如同原始荒岛的地区展开情报渗透,军情局虽然下了苦功夫,但效果自然是一般,长期聚居在一起的婆罗洲本地人很少主动亲近外人,更不用提主动言及一些攸关『性』命的情报,而就算是坤甸当地的华人,其实很多时候都对重建兰芳共和国这一问题麻木了,几十年的『春』秋『交』替,足以淡化很多事情,因而军情局展开情报工作困难,也不是傅建鹏能够左右的。

当然,坤甸驻军神秘消失一事,在陆军作战部队都快展开进驻部署之前都没有搞清原因,这的确是军情局的失职,而真要算起失职,那个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印尼空军基地,则是最好的失职明证,将近上万人的部队驻扎在那里,军情局都未能识破,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耻辱了。

军情局很恼火,傅建鹏在给郭绍坤视频对话之前,他已经和总部的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中将聊了一阵,铁娘子没有暴跳如雷的责备傅建鹏没有做好婆罗洲的情报工作,这反倒让傅建鹏心里很不踏实,浑身都是冷汗、满腹都是惭愧,仔细琢磨和反思之下,才意识到长期的情报工作重点不应该仅仅放在文莱,对于婆罗洲其他地区的忽视,才是造成如今尴尬的一大主因。

痛定思痛,傅建鹏亲自给郭绍坤赔罪,这也让郭绍坤无话可说,更何况大家都不在一个体系之内,就算第三空中突击旅得不到军情局半点帮助,南亚战区司令部命令一到,还不是一样要冒着各种风险直扑坤甸而去。

寒暄几句,傅建鹏传给了郭绍坤一个文档后便关闭了视频聊天窗口,而郭绍坤则当即点击打开了文档,入目一看,原来是一份有关坤甸的情报汇总报告。

“亡羊补牢?”

郭绍坤咧了咧嘴,飞快的浏览完整个报告,还真别说,军情局这次认栽是有道理的,有关坤甸的情报着实太少了,还不如当初解决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之时的丰富。

而站在一旁的白平,并不对傅建鹏的举动有任何反应,反而是看了几眼情报资料后,便嘟囔了一句:“我倒是很关心,印尼这个号称『精』锐的山地步兵师师部以及直属部队去哪儿了?真被海军航空兵那一通轰炸给全锅端掉了?”

对此,郭绍坤没有回应,而是当即让通信兵给一营下达了彻查坤甸神秘机场的命令,随后便放过这个问题,倒是去查看了一番刚刚一营报告上来的现存物资情况,通过直升机机群蛙跳式机动到坤甸的这个空中突击步兵营,照目前看来,真要是进山清剿印尼残部还存在很大的兵力不足,就连物资也不足以发动持续有效的山地攻势作战。

而在另一边,下午两点,全营人员和装备全数抵达了坤甸,并且就把营部设在了坤甸机场以西的峰谷平,正有些踌躇满志的在营部徘徊踱步,便拿到了通讯兵递来的最新命令。

“格老子滴,我怎么就没想到那些猴子除了会上树,还会像耗子一样遁地呢?”[]大国无疆112

感叹一声,峰谷平戴好头盔便走出了营部所在的大型野战指挥帐篷,临行前已经下令支援保障排安排人员搜索坤甸机场废墟。

面积不小的这座印尼空军秘密航空兵基地,如今已经像是被几颗密集触地的陨石给啃了一样,最大的弹坑足足深达三十米,地下水已经将它变成了一个积水不少的水坑,远远看去,水质还不错,清澈透亮,但没人去试试味道如何。

负责侦查的是支援保障排编制下的特种班,拥有两辆综合检测车的他们,原本是负责给部队提供驻地周边环境尤其是水质检查的,换而言之,部队行军打仗,他们主要工作便是卫生防疫,必要之时,还能发挥三防功能。

无人侦察机首先起飞,很小巧的轻型无人侦察直升机携带着高清晰摄像头,在『操』作员的稳稳遥控下,慢慢的飞入了一片废墟的机场上空,徐徐『逼』近那些一个个大坑,被高爆航空炸弹、穿甲弹炸掉了机场表面土层和防护水泥层的地下建筑群,被毁灭的真正元凶便是那两颗云爆弹,超高的温度和超强的爆炸冲击『波』几乎像是把所有能够燃烧的都急速毁灭掉。

因而小型无人侦查直升机所拍摄到的画面中,不乏墙体上那一个个“黑印”,这是人体在突遭高温之时急速碳化留下的痕迹,人体就像是突然迸裂开来的无数个碳分子一样,四散开来,犹如泼墨般的在周围墙体上留下了人体的影印,看起来倒像是一张张生动却简朴的壁画。

爆炸最为猛烈的地区集中在机场的东南侧,最大的几个弹坑彼此相连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超大的人工湖泊一般,不过目前还存水不多,直升机飞入上空之后,还能依稀看到那些残破的地下管道,不少通信电缆都『蒙』皮都已经不见了,『露』出了氧化后的黑『色』金属。

随后出发的是履带式的小型无人排爆车,战场上用于排爆的它们,如今最大的作用就是发挥其全地形机动的能力,充当搜索人员的侦查先锋在前面开路,将发生意外的概率降到最低。

细致的清查工作持续了很久,再好的机器也不能完全替代人的作用,因而在确认已经没有任何幸存者且没有重大安全隐患后,穿戴白『色』防化服的『肉』特种班出发了,他们慢慢的一步步的前进,仔细的利用手中的侦测设备,如生命探测器、超声『波』检测仪等。

“格老子滴,海军航空兵留下的烂摊子,却要让我的人来收拾”

远远观望的峰谷平没多久就失去了兴趣,这已经连焦土都算是不上的地方估计好几年都没法长出草来,在超高温作用下,很多泥土都被烤焦了,估计生命力最强悍的杂草也难以适应如此恶劣的环境。

不过很快,一个小时之后正在营部查看一连官兵进入坤甸城被热烈欢迎盛况的峰谷平,就拿到了一份检查报告,经过细致的勘测和检查,整个航空兵基地规模很大,基本能够预感到的是,该航空兵基地至少驻扎有近百架各种飞机,同时从各种已经高度毁坏的设施设备来看,该基地地表和地下建筑,都足以容纳将近一万人生活,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在轰炸中被引发殉爆的地下弹『药』库储量惊人。

当然,报告并不能得出峰谷平想要的结果,印尼山地步兵师师部是否在座航空兵基地里,在轰炸中被和基地一同遭到了毁灭,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个观点,当然,军情局方面给出的情报也显示,已经隐匿到山区的印尼部队中,并无师级部队所使用的大功率电台,但这并足以证明其师部已经遭到了毁灭『性』打击,或许,他们出于无线电静默,亦或者是电台出现了故障。

找不到山地步兵师的师部,峰谷平也不能说是大失所望,至少坤甸这座空城已经暂时处于共和国陆军掌控之中了,更何况根据最新旅部最新的情报通告,第九机械化步兵师的师属侦察营,将在夜间到来之前,乘坐空军的战略和战术运输机机群空降抵达坤甸,而开辟空降场的任务,自然落在了峰谷平的二连肩上。

当然,每一个军人的内心深处都有着渴望建功立业的热血渴望,峰谷平并不希望海空并进的第九机步师太早到来,因为出去第九机械化步兵师的侦察营,还将有一个机械化步兵团经海路运输到坤甸而来,他们拥有空中突击部队没有的重型装备,在火力方面肯定远远超过了空中突击部队,不过由于印尼残部逃匿而去的是山区,悍马、轮式轻型步兵战车等都只能望着密林干瞪眼,坦克、自行火炮自然更加只能望山兴叹。

如何对付一群藏匿在群山之中的猴子,峰谷平已经开始思索,而在另一边,开入坤甸城的一连似乎遇到了麻烦,人,太多的人。

行驶在最前面的两辆武装悍马上,已经不止一次鸣笛示意行人让道,但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华人,却始终让狭窄的公路显得越发拥挤不堪,以往还能通行两辆货车的公路,现在道路两旁的行人就差站到房顶了,而路上到处也是举着鲜『艳』国旗和鲜『花』的华侨。

“早知道,就该乘坐直升机的,至少降落在市政厅和警察局房顶,也比这样蜗牛般前进好得多”

许平祺透过车窗,看着那些『激』动的同胞,内心深处其实也是按耐不住『激』动澎湃,但现在明显还不是庆功的时候,他们需要去逮捕那些印尼政fu未响应亚洲民主国家联盟下达撤离令而撤离的政fu机构人员,可不是在这里享受同胞们的欢呼庆贺,更何况从头到尾,坤甸就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地面战争,他们连表现一把的就会都没有就直接进城了。

与坤甸这边的欢歌笑语不同,在文莱那边,已经全面接手文莱国际机场,并快速将其变成一个前沿航空兵基地的共和国空军,在获悉原驻扎在坤甸的印尼部队已经撤往山区,借助山高密林的自然优势来隐匿自己的行踪,试图游击抗争到底,这对于本来情报就不足的共和国部队而言,在山高密林深处去一个个清除掉印尼猴子,简直比在开阔地形开战困难万分。

战争拥有自己的法则,这些藏匿的印尼部队是必须要消灭的,而如何消灭依然是要建立在充分的情报基础之上,因而汲取了教训的军情局,不仅增调侦查卫星,还要求空军提供侦查协助,而此时此刻,空军在文莱国际机场的跑道上,就已经准备好了一架大型无人侦察机。

婆罗洲中部地区地形复杂且气候多变,大气中浓度过高的水汽和气溶胶粒子都对『激』光具有非常强的吸收和散『射』能力,这也就导致了『激』光制导武器很难发挥作用,而复杂气候条件,同样容易给战机的出勤带来影响,以往对付恶劣天气往往都是降低飞信高度,可婆罗洲中部地区山高林密,谁也不敢贸然要求战机降低飞行高度,『迷』茫浓雾之下,不仅让红外夜视等装备成为摆设,就连飞行员的视线也会受到影响。

可以预见的是,进入山区执行清剿作战的部队,非常有可能遭遇到各种恶劣气候,再加上山高林密『交』通困难,高度依仗机动『性』的部队很难发挥出应有的作战水平,因而南亚战区司令部并未急切的要求对印尼残部进行围追堵截和狂轰滥炸,而是要求在新加坡的第三集团军第三空中突击旅火速赶赴坤甸,而第九机械化步兵师已将派出一个机步团助战。[]大国无疆112

同样,海军第三舰队航母战斗群将持续在海上展开行动,拦截所有印尼方面靠近婆罗洲的船只和飞机,同时对陆地部队提供必要的空中火力支援,至于空军方面,在文莱的部队首先要完成的却是空中侦察任务,其次才是做好持续的高强度连续轰炸任务。

昔日为了航空旅客客流而繁忙的国际机场,如今成了空军各种战斗机、攻击机以及轰炸机等等转运的繁忙机场,不断起降的战略运输机直接从国内空运大批的特种弹『药』而来,进一步提升特种弹『药』的库存,而从共和国西南地区转移而来的一支战略轰炸机部队也在做执行常规轰炸任务的准备。

夜『色』降临,呼啸而起的大型无人侦察机飞速的离开了跑道,闪烁着航灯刺入了茫茫的苍穹,而在坤甸,直接空降而来的第九机械化步兵师师属侦察营也已经集结起来,他们和第三空中突击旅一营一样,都是轻量化的装备,因而空军的运输机直接将包括车辆在内的装备全部实施空降。

而为了方便空军“大力神”战术运输机起降,之前峰谷平下令整修出来的直升机机场也进一步扩大,利用空运而来的模块化钢制件,一条简易的野战跑道在当晚八点就完成了构建,让空运能力不错的“大力神”战术运输机能够快速从新加坡满载人员或装备飞抵坤甸后,完成卸载还能毋需加油的返回新加坡,不断为清剿山区之敌做好充分准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