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一三章 赌一把

第一一三章 赌一把

湛江,南亚战区司令部。

指挥中心内一片繁忙,透过巨大的钢化玻璃幕墙,会议室可以俯瞰整个信息汇总区,众多高级技术士官或军官『操』作的电脑『液』晶显示器,显示着各种数据信息,不少显示屏上显示的则是前线部队的各种视频,而在正前方的超大『液』晶玻璃幕墙上,除了显示着一个标准北京时间之外,多块区域都呈现的是不同的影像。

会议室里,各种汇总而来的情报信息都在不断的翻涌,连续抽了好几支烟的战区司令秦铭中将始终皱着眉头,而坐在一旁的参谋长葛洪少将,也是有些愁眉不展。

半响之后,俩人面前的烟灰缸都差不多要堆满烟头了,显示屏上出现了一条新的信息,葛洪才率先将未抽完的烟摁熄在了烟灰缸里。

“空军第112侦察机中队发来了最新情报!”[]大国无疆113

提醒一句,葛洪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刚刚发送到信息汇总区的情报立马就送到了他的电脑上,使用一个专用软件打开了之后,认真的看了起来。

情报是汇总而来的,该侦察机中队从傍晚开始就出动了各型侦察机前后共计8个架次,几乎对坤甸周边80公里范围内展开了超密集侦查,而事实上“失踪”并不太久的印尼陆军第一山地步兵师步兵二团,以及无法肯定是否已经随着坤甸机场一同消失的师部,在12个小时之内,是绝对不可能在山峦起伏、密林丛生的婆罗洲走出80公里的。

侦查范围拉得很大,为的自然是能够最大程度定位这支失踪的部队,不过葛洪认真的看了一下侦查的分析结果依然不怎么理想。

“怎么样?”秦铭站在葛洪身后问道。

摇了摇头,葛洪伸了伸懒腰,叹道:“还是不行,地形太过于复杂,就像当地人所说的那样,三十余米高的原始森林树木足以遮天蔽日,几千人往里一钻,也根本看不出什么来,尤其是夜间高空侦察光电、红外、合成孔径雷达等等都没有太大的意义,『潮』湿的空气、浓密的树林足以起到很好的遮蔽效果。”

“这恐怕是咱们建军以来遭遇到的最为棘手的战事吧1”秦铭笑了笑,躬身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特意看了看空军第11雄察机中队给出的第一手资料,甚至连无人机驾驶员的抱怨记录都看了还真别说恶劣的地形与气候给高科技武器的使用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如果单纯的安排地面部队进山搜责,那不用多说,一旦和预先埋伏好的印尼部队遭遇,我军会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而如果安排地面搜索与空中轰炸相互结合的方式展开作战,针对动辄二三十米高的密林展开轰炸,效果肯定差得离谱……”

不能不说,秦铭很不喜欢这种作战方式本来已经信息化的共和国部队,对阵印尼而言是真正意义上的不对称,而如今猴子逃进了深山老林里,让共和国先进的武器装备都无法正常发挥作用,这就好比钢铁的拳头打到了空气上一样,比打在棉hua上更难让人接受。

“我们必须改变这种思想!”葛洪直接关闭了电脑,双手抱在xiong前,想了想后说道:“还记得不?两个小时前,军情局送来了一份农业大学关于婆罗洲植被生长的研究报告,撰写该报告的研究学者曾陪同《走进婆罗洲》摄制组进入过莽莽密林深山实地考察。”

秦铭也是看过这份报告的葛洪的话让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坐回自己的位置,他赶紧重新查阅了一番这份学术xing论文,一目十行的快速浏览之后又习惯xing的点起一支烟,慢慢在烟雾中思考着如何解决这个难题。

而另一边离开座位的葛洪走到了信息汇总区,调阅了空军联勤运输司令部的空运安排,而海军方面的运输计划早已是了然于xiong,翻看了一下婆罗洲的兵力部署和各方的情况后,等他回到会议室之时,枯坐多时的秦铭已经在狼吞虎咽般的解决一盒盒饭,从中午到现在,俩人除了抽烟,一杯水都没喝,看到秦铭的样子,葛洪就知道事情有解决办法了,所以也赶紧让勤务兵送来一盒盒饭,先解决肚子问题才是关键。

兵力正在调动、物资正在囤积,对于共和国参战各部而言,时间还很充裕,毕竟这才是婆罗洲战事爆发的第二天,如果在48个小时之内就彻底清除掉整个婆罗洲的印尼驻军,这反倒不会起到应有的练兵作用,而如今可好,一个新的战争命题出现了,它必将考验共和**队,让这一场战争变得更为丰满。

当然,在共和国密集的侦查下,印尼军队是绝不可能主动离开山林的,他们藏匿在人迹罕至的地区企图以逸待劳,而进入婆罗洲的共和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也并不急着展开地面行动,空军和海军航空兵也都在精心准备,可以说秦铭还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如何解决这个难题,当然一般情况下,战区司令部是不会给予前线部队具体战术部署的,他也相信此时此刻无论是第九机步师还是第三空突旅,亦或者是陆战第三师团和陆军第三集团军军部,都在着手思考解决之道。

剔牙后,秦铭没有再抽烟,而是看了看正着力解决鱼香肉丝盒饭的葛洪。拉开一张椅子坐下后,喝了一口果汁,道:“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是前线部队指挥官,应该如何来指挥这一仗。”“可事实上我们毋需安排具体的战术,我们只需要告诉一线部队,这场战争完全没有时间限制,直到印尼倒下之前,他们怎么做都行!”葛洪笑了笑,继续埋头吃饭。

解决婆罗洲并非是军事问题,共和国还有很多政治工作需要做比如说如今的坤甸,在秦铭和葛洪俩人还在讨论各自想法的时候,原坤甸市政厅已经改旗易帜了,在军情局的扶持下,由当地华人推举而出的一群很有威望的华人正式组成了兰芳共和国统筹委员会,而这个委员会中也自然包括坤甸城内其他种族的精神领袖们。

政治上的种种勾当军人自然是无心过问,但不可否认的是,以华人为主要构成的坤甸在该委员会的作用下变得非常稳定,估计此时此刻他们已经在亚洲〖民〗主国家联盟全民大选监督团的教导下,准备进行全民大选前的各种准备工作,即使现在婆罗洲至少还有七八千的印尼武装力量没有被彻底清剿。

“你知道刚刚我在想什么吗?”葛洪擦了擦嘴角,看了一眼端着饭盒离开会议室的勤务兵,转过头来看着秦铭说道:“我在想为什么印尼陆军残部的指挥官要指挥部队撤往山区?我分析了一下有两个原因,其一便是这个指挥官得到了印尼国内的指示,让他们退隐山林继续游击抗争,等待反攻之时的到来。”“原因之二便是这个指挥官并未得到印尼国内的指示,他那脑残的脑袋被驴踢了一脚,才会愚蠢的让自己的部的藏匿到深山老林里,殊不知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很难让人类正常生活下去,『潮』湿的空气、频繁的降雨、繁多的动植物以及没有任何物资补给我有理由相信,不用我们进山搜剿,只需要确保他们得不到任何补给,饿也要饿死他们!”葛洪的话倒是让秦铭觉得不错,领首点头算是赞同后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和共和国联席会议参谋长庄佳明上将取得了视频连线,将各方面的情况报告了一下后,特意提及了自己和葛洪商谈出来的两个解决办法。

葛洪的解饿和围困战术很经济,但很耗时,要把这几千人全部饿死在原始森林里少说也一两个月,而秦铭的战术则更为快捷,他打算出动一批擅长丛林作战的特种部队进山侦查,结合第三集团军自己的侦察兵完成对印尼残部的搜索定位工作,然后利用空中机动优势借助直升机的运输便利,将部队机降至各个封锁要点,逐渐的将印尼残部分割包围起来逐步消灭,耗时更短,不过成本很高。

庄佳明并未发表什么意见,如何打仗已经不归他所管辖的范畴之内,一线作战部队自然知道该以何种战术来解决敌人,不过闲来无事的秦铭俩人所商谈出来的两个战术倒是很值得让前线部队研究一番。[]大国无疆113

视频连线结束之后,秦铭的高兴劲儿也没了,用庄佳明上将的话来讲,秦铭俩人要真是有闲心为婆罗洲的战事『操』心,还不如思考一番南亚战区司令部应该如何解决东南亚的其他问题,比如说菲律宾。

说到底,印尼不过是一个跳粱小丑,作为幕后的〖日〗本才是真正元凶,他们通过ji发中印之间的矛盾,已经让印尼空前靠近〖日〗本,如果共和国持续在婆罗洲问题上让印尼尴尬不已,那么印尼迟早会狗急跳墙,加入轴心国也说不一定,而这估计恰恰是轴心国组织想要的。

印尼是否加入轴心固?说实话,庄佳明也并不清楚,他只知道,这一次在婆罗洲和印尼较量,共和国并非是要刻意为难这么一个小国,而是要给它一个教训而已,猴子虽然该死,但也并非是毫无利用价值,而如何让婆罗洲问题这盆烈火,把猴子屁股给烤熟,那便是一个火候的问题。

“任何一个优秀的〖中〗国厨师,都应该懂得如何掌握火候!”庄佳明长吁了一口气,关上了电脑,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后,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大嗓门,不用猜也知道是国防部部长唐仁辉特有的。

比婆罗洲那边要快上一个小时的北京,已经是深夜十点了,唐仁辉已经是准备ang睡觉,这便接到了庄佳明的电话,两人就婆罗洲的战事问题交换了一番意见后,便几乎同时挂断了电话,倒是唐仁辉清闲,挂断电话后便舒舒服服的ang睡觉了,而庄佳明却还在书桌前加班工作,他又给同样正加班工作的军情局局长马丽华打了一通电话。

一向表现优秀的军情局这回可是丢脸了朝鲜半岛战争期间,他们前期的大量情报侦察工作为后来的军事打击顺利完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后来的其他战事和热点事件,军情局的表现也可谓是可圈可点,但就是这一次,面对一座落后得有些离谱的岛屿,军情局那一贯的高科技作风,却效果大减,以至于前线部队指挥官不止一次的抱怨数落军情局的不是。

“是军情局放跑了印尼步兵二团?”被这个问题惹得差点发火的马丽华正伏案工作,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才让她搁下了厚厚的文件。

没有聊上几分钟,马丽华和庄佳明就挂断了电话,情报工作的失误问题并未被庄佳明提及,而在电话中,庄佳明反倒是肯定了军情局这一段时间来的情报工作成绩,尤其是在德国核物理和远程火箭相关情报的侦查上,因而按照庄佳明的意思,这的确是让军情局投入了太多,因而在婆罗洲这么一个小地方出现丁点儿失误也是情有可原的。

当然,军情局真正的工作重点的确是在德国核问题上,一旦让德国掌握武器级的原子弹,这比印尼猴子反攻婆罗洲都还要影响恶劣,所以马丽华放下电话后,依然将工作重点放在德国而非印尼,猴子的事儿,她已经交给了傅建鹏少将全权负责。

如今的世界局势就像是两个火拼太长时间的黑帮,轴心国的确从一开始占据强势地位,可如今也遭遇到了极富有韧xing的同盟国强势抵抗,双方你来我往的互殴间,都已经耗费了很多的力气就快挥鼻不动拳头了,而这两个黑帮中的核心德国和美国,却都还有一定的潜力可用,德国试图给苏联致命一击,同时祭出自己核武器这个大杀器,而美国则是一手抓澳洲不放,另一手主抓反攻欧洲,疲惫的双方大有撕咬对方的打算,就算无法挥鼻拳头。

很明显,就快拥有核武器的德国更为危险,军情局的工作重点放在德国也并未有错,婆罗洲问题不过是浩淼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个小陪衬而已,许多国家都把这件事情看成是中印两国的一个地区xing冲突而已,印尼真想要击败共和国彻底将婆罗洲据为己有,除非他们获得强援。

强援没有,但帮手还是找得到的。

〖日〗本和印尼的关系暧昧已经不是一两天,强势而又强大的共和国始终抓着婆罗洲这么一个小问题为难印尼,这看似有些以强凌弱,但婆罗洲问题攸关共和国东南亚战略部署,因而蚊子虽小,但多少还算是一块肉,不吃也实在对不起自己。

可正式因为共和国的苦苦纠缠,让印尼相当恼火,他们自知自己就好比一个给大地主打工多年的长工,费尽心机、耗尽心血的用多年本钱来侵占了临近地主土地的一片荒地,本以为这片看似无主的土地不会被地主看上,但谁知道地主很看重后果很严重,于是乎,长工和地主便打起来了。

苏米特罗非常喜欢这个比喻,不得不承认,在强大的共和国面前,印尼只能算是一个小有积蓄的长工,而共和国则是世界首富般的豪强,长工虽然和东瀛矮子拉上了关系,但还是没法和地主硬抗,战争才爆发两天不到,长工就尝到了地主发火的厉害。

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国家安全会议散去之后,只有苏米特罗一个人继续枯坐在会场,他很恼火也很烦心,强大的共和国让他几乎没有反败为胜的可能,这真的很难让人接受。

“两天不到,就损失了一个空军师,号称精锐的第一山地步兵师也像是丧家之犬一样被撵入了原始森林……………”弹了弹烟灰,苏米特罗半眯着眼打量了墙壁上鼻张放大得很大很大的印尼全境图,可笑的是上面竟然还把婆罗洲以加里曼丹岛为命名,将其划分为印尼的主权岛屿,而且不知道是测绘局的失误,还是有人为了讨自己的欢心,地图上竟然把共和国的曾母暗沙都给划分了进来,还真是不知道“死”字儿是怎么写的。

后悔?谈不上,苏米特罗自打因为雅加达海军基地一事和共和国闹翻起,就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指不定现在的元首府周围,就隐藏着无数个想要一枪干掉自己的共和国特工,他和共和国之间的仇怨已经结下,除非一方挂掉,否则纠纷则永远存在。

因此,现在摆在苏米特罗面前的选择只有两个,第一便是主动结束对婆罗洲的委任统治,接受亚洲〖民〗主国家联盟的大选监督,如此一来则可以缓和和联盟成员国的关系,甚至和共和国重修旧好也是极有可能,然而,主动撤走所有外交机构的印尼,又岂能轻轻松松就承认失败而匍匐投降?

而另一个选择则是继续战斗下去,派出海军和空军,不惜一切的向婆罗洲增加筹码,战争的胜利并非是绝对的,就像刚刚会议上国防部所发表的意见一样,恶劣的气候和独特的地形条件,足以让高度机械化的共和国部队放弃已有的优势,和印尼回归到最为原始的丛林战,胜利的归属也就存在变数。

然而,共和国已经拿出了最为严厉的禁航令,禁止一切船只和飞机靠近婆罗洲,否则就将付诸武力,如此一来,只要印尼向婆罗洲增兵,这也就意味着一定会爆发海空大战,印尼能赢吗?

想着想着,苏米特罗忘记了烟头已经燃尽,烫的他一阵哆嗦,赶紧将烟头扔掉,『揉』搓烫的生疼的右手,但脸上却没有丝毫痛苦的样子,反倒lu出了赌徒才有的疯狂之样,他和整个印尼都需要赌一把。!。[]大国无疆113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