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一九章 新局

第一一九章 新局

1946年10月29日,印度尼西亚正式富布结束对加里曼丹岛的委任统治,并正式更改官方称谓为婆罗洲,在外交通告中,印尼还表示,尊重婆罗洲各族人民大选结果,愿与多方一道共同维护东南亚的和平与稳定。

同日“联合友谊1946”多国海上军事演习正式宣告结束,而由马来西亚、新加坡、共和国等三国共同组成的维和部队联合指挥司令部,正式在新加坡挂牌成立,由共和国陆军第三集团军第九机械化步兵师师长尤明亮少将任司令、新加坡三军副参谋长陈果和马来西亚陆军少将拉西左为副司令。

维和部队主力主要是共和国第九机步师,该师将主要驻扎在坤甸至马辰一线地区,即主要担负婆罗洲西部华人聚集地区的维和任务,而新加坡陆军第一步兵旅,则进驻到了文莱附近,马来西亚陆军第三摩步旅在担负文莱北部地区以及东部地区的维和任务。

除了地面维和部队之外,原驻扎于文莱国际机场的共和国空军部队也已经陆续撤离,但依然留下了一个战斗机大队外加一个一部分支援飞机,转移进驻到了设施日臻完善的坤甸野战航空兵基地,而在重要港口城市马辰,一个新的军用机场也已经开始修建,届时它将容纳至少一个战斗机中队,确保共和国空军能有效控制并确保维和地区的空域安全。

当然,作为东南亚第一海军力量的共和国第三舰队,则依然派出了一部分巡逻舰艇,和新加坡、马来西亚的海军一起,组成了一支海上维和警卫队,担负起婆罗洲西部以及南部海域的巡逻戒备任务。[]大国无疆119

10月30日,就在各支部队还在陆续奔赴驻地的时候,在婆罗洲〖民〗主大选促进委员会的领导下,除却文莱国以外,婆罗洲各大地区都开始进行了大选的预热,在城镇和人口聚集较多的乡村,都设立了投票点,宣传工作自然也铺天盖地的展开,超过18周岁的男xing和女xing,都有权利和资格参与投票。

亚洲〖民〗主国家联盟在10月份最大的一件事儿终于落下帷幕,然而闹心的世界局势却并未因此受到丝毫影响。

11月2日,在共和国首都国防部,以〖中〗央军委名义召开的国家安全战略会议正式拉开了帷幕,面对日益凶恶的世界局势,共和国需要全面而又灵活的应对。

会议将于上午九点整正式召开,提前一个小时就赶到了会场的张宇自然被安排在了休息室等候,这场会议他仅仅有一个开场发言的任务,其余时候都将交给更为专业的军人和专家来共同探讨,而就当他看完秘书拟定的发言稿后不久,联席会议参谋长庄佳明上将就敲门而入了。

“怎么?吵翻天了吗?”张宇看到庄佳明那不太好的脸se问道,当然不忘示意秘书退下。

“差不多,我真担心这国防部大楼工程质量是否过关,否则天hua板铁定要被掀翻!”庄佳明坐下,端起一杯热茶也不管是否名贵,像是喝白开水一样咕噜噜喝得只剩茶叶,这才畅快了长吁了一声。

张宇也只能笑而不语了,国家安全会议绝对是级期艮高的,而加入了一个战略二字后,就显得不同了,前者召开之际,往往已经是国家面临重大安全威胁,而后者,却不过是一种战略上的考虑,军人、官员、学者等等,各自都有迥异的意见,就算是上大街一拽一大把的普通公民,估计也能围绕着当前共和国的未来战略,说出一个个不同的意见来。

战略,是一种前瞻xing的考虑,也当然是一种未雨绸缪的表现,在这『乱』世之秋,共和国明哲保身已经不再显得包含深意,反倒显得迂腐和懦弱,一个进取、向上且敢于担负国际责任的大国,才是共和国应该做到的,而不是偏安一隅,祈祷着战火不要烧到自己身上。

两人各有心事,也都不说话,几杯茶水下肚,张宇这才正式问道参谋长庄佳明上将:“就你个人而言,如果让你发表一下意见,你认为共和国当前的国家安全战略形势是怎样的?”“个人而言?”庄佳明不可思议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然后咧嘴一笑,相当干脆说道:“要是仅仅在我个人角度,那么我认为我国当前国际周边局势,已经相当危险。”

听到这么一个回答,张宇不禁眉头一皱,这可是联席会议参谋长,堂堂共和国上将的话,自己是该信呢?还是信呢?

看到张宇那疑huo的表情,庄佳明心里便吃稳了七分,正襟危坐的说道:“或许,在很多人眼里,共和国当前的国际形势是一片大好,因为不久之前我国才完美平定了东南亚唯一的不稳定因素婆罗洲,可这并不代表东南亚已经是我国绝对的势力范围,它还包含有英属缅甸、

法属越南,以及〖日〗本占领的菲律宾,甚至包括很不甘心的印尼,都是一个个不稳定的因素,婆罗洲事件只会更大程度的刺ji他们的神经。”“当然,除却东南亚之外,南亚印度洋地区也存在不稳定因素!”庄撞明端起茶杯,浅酌一口润了润喉。”印度是个大麻烦,阿富汗、巴基斯坦都是火『药』桶!”这话可让张宇感同身受了,诚然,解决婆罗洲问题,是为了进一步巩固共和国在东南亚的绝对霸主地位,同时也是进一步分化各种抵抗势力,而从庄佳明的分析看来,共和国武力『插』手当地民族解放事业的所作所为,大有被其他周边国家民族期盼之势,哪一个民族想要独立,都来寻求共和国的帮助,那么共和国娄了什么了?打手?

当然,南亚印度洋地区的阿富汗的确是个不错的地方。

作为一个亚洲中部的内陆国家,它算得上是亚欧大陆的腹地所在,单从世界地图上看就足以发现阿富汗乃是连接欧亚大陆和中东的要冲,更是大国势力东进西出、南下北上的要地,虽然境内多山且平均海拔较高,整个国家目前还处于落后的农牧经济时代,但它依然维持着独立,并且政治上亲近英国,可大部分民众都希望向邻国〖中〗国集近。

同样,除了极为重要的地理位置吸引共和国之外,它最大的一大优点就在于资源矿产蕴藏量大石油、天然气、煤炭、络矿、铁矿、铜矿等等都蕴藏量极大,尤其是阿富汗喀布尔南部的埃纳克铜矿,整整有七亿吨的铜矿矿石,已经算的上是世界第三大铜矿带,能够为共和国带来上千万吨的铜。

而除此之外阿富汗还有储量惊人的铁矿、枯矿、黄金以及锂矿作为高xing能电池关键原料的金属锂,可以说是信息时代里的关键xing资源,没有金属锂,也就没有记本电脑等等,单从这一点,已经霸占了电气化工业时代领先地位的共和国,想要在信息工业时代占据绝对霸主地位,岂能不掌控锂矿资源?

和阿富汗情况相似的就是巴基斯坦早在1940年,穆罕穆德阿里,

真纳领导下的穆斯林联盟,就在拉合尔召开了联盟会议,正式通过了巴基斯坦脱离英属印度而独立的决议,但这项决议并未被英国国会所通过后来正要讨论这个议题之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却爆发了,英国被德国揍得抱头鼠窜,哪儿还有功夫去管巴基斯坦和平独立的事儿,因而巴基斯坦目前虽然独立,但还并未被各国承认共和国也并未和它正式建交,可拥有印度洋出海口的巴基斯坦地理位置同样重要,且在石油、天然气、铁、铜等等资源上,一样和阿富汗蕴藏丰富。

共和固已经在bo斯湾拥有不错影响力bo斯湾八大国也都紧跟共和国走,加入一个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又何尝不行?但如此一来共和国就势必要与英美的利益相冲突,而更为辣手的事,一直对阿富汗不闻不问的共和国似乎让阿富汗的政客们寒了心,因而纳粹德国大有入主阿富汗的架势,这样一来,那岂不是等同于共和国的后院失火?危险乎,危险矣。[]大国无疆119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地方危险?”“南亚之外,最为危险的自然是目前的苏联,以及日札”庄佳明并不像是开玩笑的认真说道:“军情局近些日子以来,已经不断加强对苏德战争、美日战争的情报搜集工作,或许就在我们谈话的这个时候,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就已经攻入莫斯科,ji烈的城市巷战已经开始。”张宇自然明白,虽然这个时节的莫斯科很寒冷,可久攻不下莫斯科,德国士兵们高涨的斗志都将随风飘散,结局自然是是一片冰冷,所以眼见莫斯科就在眼前,纳粹德国哪怕是拼得吐血三升,也肯定要疯狂一把,拿下莫斯科,政治军事意义都将是难以估量的。

“不过,令人吃惊的是,斯大林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动用朱可夫的战略预备部队,我是不得不佩服他的耐xing!”“〖主〗席,这就是你的错了!”庄佳明指了指冒着烟雾的茶杯,说道:“斯大林就好比这一杯热开水,再好的耐xing也会被时间所冲淡,他之所以还能等待,那是因为他在等待一个时机,或者说是一个天气!”“不久之前我也曾暗自佩服斯大林的勇气,不过后来在家里闲来无事打开电视随意浏览节目,却刚好看到一则天气预报,我也就明白了,后来军情局的报告也证实,苏联集中了大批的气象专家研究十一月的天气剧变概率,为此,军情局还向国家气象局请求了帮助,结果十余名国内顶尖气象学家结合气象卫星侦查结果,得出了惊人的结论一东欧天气即将剧变!”

“或许,德国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退无可退之下,只能硬着头皮进攻1”张宇突然想起了什么,另一个时空的苏德战争也是因为天气,难道历史真的要重演?想到这里,不禁笑了笑,看得庄佳明心里直发『毛』。

“〖主〗席认为苏联必胜?”庄佳明试探的问道。

“不苏德战争没有胜利者,因为胜利的果实,会被我们吞进肚子里,而不是老『毛』子和小胡子!”张宇相当自信的回答道。“不过,我倒想听听你关于〖日〗本仍然危险的意见,这东瀛小矮子,还能让军队噤若寒蝉?…,

“这是谁说的?这怎么可能?”庄佳明相当ji动,〖中〗国军人害怕小

〖日〗本鬼子?这只能是个笑话。

“我之所以说〖日〗本是一个不稳定因素,那是因为他们目前在东亚地区和东南亚已经掌握了一定的主动权,鬼子一向都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谁又能肯定他们不会『乱』咬人?”张宇沉默了,因为刚刚秘书敲了敲门,看样子会议要正式开始了俩人也不再谈话庄佳明先行站起身来直奔休息室独立的卫生间而去,刚犁喝了太多茶水,张宇又问个不停,自然不能去解决,这会儿还真是有些憋不住了,而张宇则把演讲稿放进了粉碎机,十秒钟不到就被粉碎成了碎末,这才整理衣冠前往会场。

偌大一个会议厅内已经相当热闹站在〖主〗席台上看下去,大部分人都身着军装,而没有穿军装的也是身着中山服白发苍苍的学者,一个个都在ji烈的讨论着,丝毫不见他们年事已高更像是被问题ji发得年轻了十岁一样,ji动得不得了。

九点整,共和国国家安全战略会议正式召开,时任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的张宇致辞之后,会议就交到了庄佳明上将手里,并不太懂军事战略的张宇倒像是一个小学生一般拿出了笔记本,相当安静的听着各方代表陈述自己一方的意见和看法,而随着会议的深入,〖自〗由讨论之时整个可以容纳一百五十人的会议厅,却像是上万人讨价还价的菜市场一样喧闹。

会议并未向任何外界媒体公布任何结果而外界也根本不知道共和国在十一月初召开了这么一个会议,因为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纳粹德国的身上,在11月1日当天就宣布了正式攻入莫斯科的德国,又在11

月2日发表豪言壮志,声称一个月之内必定拿下整个莫斯科,可世事总是难以预料,在莫斯科当地时间11月2日夜间,攻入城内的德军不到一个步兵师的兵力,就被十倍于他们的苏联红军给不计伤亡的赶出莫斯科城区。

而整个11月2日的夜间,莫斯科西部城区三公里范围内,都是苏联红军和德国陆军ji烈交战的地域,由于天气原因,双方都无法动用空军参战,而且受到苏联开战前大肆破坏地形地貌并且修建各种反坦克工事,造成了苏德双方都无法动用装甲部队。

于是于,双方的步兵交织在了一起疯狂厮杀,照明弹、曳光弹、手榴弹等等的光芒,整整燃放了一夜,更为恐怖的是寒冷的天气,让尸体很快冻得僵硬,猛烈的炮火一遍一遍的清洗过后,到处都是血红se的冰渣和冻硬的碎肉,整个战场先是被的人肉铺洒了一层似的。

而11月3日的交战则更显凶猛了,向德固南方和北方集团军群学习城丰作战战术的德国〖中〗央集团军群,也开始不计弹『药』成本的采用野蛮推进战术,一改以往“炮兵轰,步兵冲”的战术,在交战区域集中相当一部分火炮,为进攻部队提供遮断xing轰炸和直接火力支援,通过密集而又精准的炮火,让以装甲部队为先导的进攻部队,亦步亦趋的向莫斯科城区徐徐ting进,一路上见人杀人、见楼就炸,和猛扑的苏联红军,疯狂的在大街小巷厮杀的难解难分。

而除却苏德战场上的火爆,在南中球气候舒爽的澳大利亚,除却已经参战的〖日〗本陆军第一集团军,再有了重装的第二集团军之后,攻势已经相当不错,而最大的制肘也就是物资补给补偿,尤其是在深入澳大利亚内陆地区后,后勤补给线总是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屡绞不尽的游击部队总爱破坏日军的后勤补给线,让前线进攻的〖日〗本陆军唯一一支的重装集团军第二军无法发起大纵深的攻势。

而十月下旬,正当共和国在东南亚围绕婆罗洲一事闹得生猛之时,〖日〗本国内就派出了完成组建且经过较长时间磨合的第三集团军,而这个集团军包含了三个步兵师团、一个炮兵师团外加一个战车师团,外加一系列的军直属部队,总兵力超过了八万人,经过繁重的跨洋运输,该部在11月4日正式离开了暂驻地新几内亚岛的莫尔兹比港,在〖日〗本海军第一舰队的掩护下,向澳大利亚东部重要港口城市布里斯班ting进,准备开辟澳大利亚攻势作战的第二战场,彻底断绝掉澳大利亚获得美国本土空运和海运补给的路线。

澳大利亚的战争态势,似乎要从以往的对峙状态,出现极大的转变,以往不断通过海洋运输和跨洲际运输获得补给的麦克阿瑟,手里不乏和日军对峙的王牌,不过以往他的战略是以空间换取时间,即让〖日〗本不断深入广袤的澳大利亚本土内陆,拉长〖日〗本陆军参战各部的补给线,可如今看来,〖日〗本想要开辟第二战场,麦克阿瑟的既定战略就不得不做出改变了,数十万美国陆空军不可避免的要和小〖日〗本硬碰硬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