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二一章 左阳徵的生意

第一二一章 左阳徵的生意

第一二一章左阳徵的生意

菲律宾,马尼拉。

11月8日的马尼拉北港显得很是热闹,为数不少的货轮都停泊在港口奋力的吞咽各种物资,数百名日军士兵驻守于此,高高的哨塔上架起了大口径重机枪、『插』上了膏『药』旗,一队队来回巡逻的日军士兵也都荷枪实弹,严防警惕着任何胆敢『骚』扰阻止港口正常装卸物资的不法分子。

亚洲天然良港之一的马尼拉湾长8.3公里,日军入侵之时毁掉的防坡提早已完成修葺,让内部始建于1834年的码头区依然可以分为南北两个停泊港,北港主要停泊五千吨及以下吨位的近海轮船,而南港则停泊大吨位的远洋海轮。

日军蛮横占据的马尼拉港已经成为其掠夺物资转运回国的重要枢纽所在,用大量廉价劳动力获得而来的橡胶、粮食、椰油、木材等等,包括铁矿、铬矿、锰矿、铜矿等,都从马尼拉港口装运回日本,满足其日益膨胀的工业生产与国民生活需求,可以说如今日本之所以能坚持大洋洲攻势作战,主要得益于有菲律宾这么一个殖民地源源不断的为它输入血『液』,比如物产丰富的吕宋中央平原,大部分粮食都被日军低价征购回国,有效缓解着日本国内的通膨状况。[]大国无疆121

当然,马尼拉已经修建了不少日军军工厂,它们的出现自然是为了大洋洲战事而来,集中在马尼拉附近的这些日军军工厂,担负着日军大洋洲战役前线几十万部队的粮食补给任务,当然由于吕宋岛拥有一定的石油产能,因而除了无数的罐头之外,马尼拉港还能为前线部队输送不少的各类燃油。

港口很繁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忙得多,这样稀奇古怪的热闹场景,只有当初日军在大洋洲战役中,迟迟不能拿下所罗『门』群岛,前线战事吃紧之下才会出现的繁忙场景,见此景象,许多人都只能在内心深处感叹——小日本又要打大仗了。

一声汽笛,拉回了左阳徵的思绪,共和国与日本之间虽然关系恶劣,但也仅仅局限于是共和国单方面的对日本实施了严格的经济和军事制裁,日本方面还没有那个能耐反击共和国,相反,日本国内军工生产派不上多大用场的铬矿、锰矿等,日本反倒希望能够出口到共和国换来外汇,多多少少也能算是点儿收入。

铬,是一种银白『色』的金属,质地坚硬且有良好的物理延展『性』,对于共和国而言是一种贫乏的矿产资源,在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的战略资源储备管理办法中,严谨『私』自开采铬矿,对擅自开采国家战略储备铬矿矿脉的予以重惩,而另一方面,海关总署却对铬矿的进口采取了零关税政策。

对于冶金工业极为重要的铬,主要是用来生产高强度、耐高温和耐氧化的铬铁合金,各种特种钢,如不锈钢、耐酸钢、特种轴承钢都需要该合金,它与钴、镍、钨等冶炼而来的特种合金,广泛用于航空、汽车、造船等重要制造业,对于共和国保密的信息化武器装备而言,铬是导弹不可或缺的材料之一。

而同样是银白『色』金属的锰,虽然共和国的锰矿资源储量不少,但却没有一个富锰矿,在高税率的作用下,开采成本极为高昂,因而共和国国内并无太多锰矿矿场,但这并不代表锰矿不重要,锰钢是应用极为广泛的一种工业和建筑原料,在军事中,高锰钢被广泛运用于装甲和穿甲弹弹头的制造。

特种金属的冶炼与生产,都需要极为高超的技术和先进的设备,中日经济合作的短短两三年时间里,日本并没有学会太多的工业技术,冶炼、化工等都相当基础,对于它们无法处理的铬矿和锰矿,自然希望出口到需求量极大的共和国换取人民币外汇,或者直接采取以物易物的方式,换来其他物资。

政治上,共和国已经对日本采取了严厉的经济与军事制裁,任何军事武器装备和技术都无法出口给日本,而工业机『床』、车辆船舶等民用商品同样不能,但这并不代表共和国对日本实施了冻结日方资产、禁止日本对华出口等。

于是乎,一种新兴的行业诞生了——走『私』。

自打日本占领菲律宾后不久,左阳徵就极富有远见的和日本驻军司令部达成了协议,他自己出船和船员,将日军劫掠而来堆放在港口的锰矿和铬矿赊购,待左阳徵运输矿石的船舶在共和国任何一个港口无关税的入港卸货之后,左阳徵得来的大笔款项,其中八成是日方所得,但日军不要这些人民币,他们每次都会列出一个购买清单,让左阳徵替替日军购买。

从一开始的普通机『床』到如今的电子元器件,左阳徵的生意可谓是一半是合法、一半是违法,运矿石回国,会受到海关的表扬且一分钱的关税都不用出,而『私』运大量物资出国,这一旦被海关抓住,可就是违法的买卖,更何况还是卖给日本人。

钱,很好赚,左阳徵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经过这么一倒腾,不包含房产和船只的价值,就已经赚了好几百万,在共和国工商银行户口里,都存了400万的定期储蓄,而家里密码柜里还放着一百多万的人民币现钞,以及价值几十万且应急用的黄金。

百万富翁对于共和国八亿人口而言,还算是一个很稀少的人群,千万富翁难找、亿万富翁难寻的共和国,身家数百万已经可以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但如今的左阳徵却大有一种无法脱身的束缚感,不因其他,就因为在1946年2月,也就是『春』节前的最后一次走『私』,他被共和国海南国民警卫队的巡逻护卫舰发现了,本以为自己就此锒铛入狱,却未曾想到在被临时关押进看守所之后不久,一个特别的人找到了他。

左阳徵清楚的记得,那人带来了厚厚一摞的资料,连左阳徵在马尼拉有几个小情『妇』、何时何地合欢过,这些资料都清清楚楚,原本以为无人可知的事儿竟然被对方全部掌控,左阳徵不得不“缴械投降”了,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他成了那个特殊人的傀儡,而不久之后他的生意越来越火了,一些从未见过的生面孔也成了自己的船员,而马尼拉至广州的这条走『私』航线,也被他彻底垄断。

阳光很灿烂,左阳徵心里却并不是个滋味儿。

这几个月来,他一直都提心吊胆的活着,生怕自己的事情暴『露』,那些残暴的日本鬼子杀害自己的家人,不过现在他不用担心了,经过一年多的合作,日军似乎已经完全信任了自己,不再强制要求左阳徵的家人一定要在马尼拉生活,过着随时被人监视的日子。

但是,令左阳徵不太高兴的是,日军最近的军购胃口越来越大了,他们甚至想要一台计算机,左阳徵估计这些小日本肯定是想『弄』一台回国拆解研究,又名电脑的计算机是何等高新技术产物,共和国至今都严厉禁止任何计算机及其技术出口,小日本鬼子却想要左阳徵搞到一台甚至更多的计算机,为此,日军竟然可以开出特别优渥的条件,那就是一条货轮的铬矿等同于一台计算机。

港口很忙,抓斗正将港口堆放成山的铬矿装运至货轮货舱里,想到这次回国竟然要『弄』一台甚至几台计算机给小日本,始终将自己当成个中国人的左阳徵气儿就不打一处来,当初的『交』换,日军最多就是希望得到一些其国内无法生产的物资,比如机『床』控制中重要的继电器、通讯电台中重要的晶体管等等,但这些都不会对共和国构成直接的威胁,他也就无所谓,但是现在,小日本却想要共和国最新的高科技产品,他说什么也觉得『胸』口发闷。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同意!”[]大国无疆121

左阳徵『揉』了『揉』太阳『穴』,不再看那人如蝼蚁的繁忙港口,坐回凉椅上,晒着太阳,想着特殊人会不会同意这桩买卖,以前倒卖的物资可都是共和国在国际市场上热卖,却不能卖给轴心国的,可这一次,日本人想要的是共和国暂不向国际市场贩卖的计算机,会被允可吗?

特殊人的能耐很强大,强大到可以保证左阳徵的船如果按照既定航线与时间行驶,就绝不会和共和国海洋监测船和巡逻军舰遭遇,而且就算不期而遇了,对方竟然也能当做没看见,这样的能耐不止一次让左阳徵怀疑,那个神秘的人背后一定代表着比海监部『门』更为强大的力量,算来算去,左阳徵也就只有想到一个神秘的部『门』——军情局。

心里不能肯定对方身份和来源的左阳徵,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最终会不会落下一个“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可悲结局,照这样的形势开来,对方似乎很看重自己,却有并不是找不到其他的代理人,或许,人家看中的,是自己的这身皮囊,借着这样的买卖,打探日军在菲律宾的虚实。

常看三国的左阳徵只能劝慰自己,而在另一边,被左阳徵称之为神秘人的代岳,放下了旅店的窗帘帘布,收拾好了自己的高倍望远镜,通过他的观察,左阳徵很老实,而日军很繁忙,看架势,日军真的是要有大动作。

军情局中尉情报官的代岳,是在年初和走『私』贩子左阳徵搭上线的,长期从菲律宾运回矿石、从共和国贩走各类元器件的左阳徵很早就已经被广州警方盯住,但因为左阳徵很多时候走『私』的却都是极为常见的元器件,有些不过是家用收音机或电视机的部件,根本没有涉及到国家机密,而代岳以军情局的身份介入后,警方就停止了对左阳徵的调查,毕竟对于共和国而言,左阳徵只不过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将可以出口的物资卖给了日本而已,虽然这违反了经济制裁令。

军情局的能耐自然是强大的,不仅警方停止了对左阳徵的调查,公安部还特别将左阳徵的资料封存,其资料备注上也出现了四个字——情报线人,一切的“违法”也都变得“合法”了,而在军情局的照看下,左阳徵的生意果真越做越大,如今已经成了日本求购共和国各类物资的总代理,日军以出口矿产资源的形式,为其国内换来了许多无法生产,或者技术上难以短时间突破的技术产品,满足了日军的军工生产需求。

强大的利益纽带,已经将左阳徵看似牢牢的系在了日军的身上,但左阳徵却一直都很清楚,他的荣辱得失,全部都被军情局掌控,在繁华如梦与锒铛入狱间,他只能选择绝对的服从,军情局成功在菲律宾安『插』特工、组建情报点等等,都有左阳徵的功劳。

收拾好东西,代岳一身商人打扮,坐上了马尼拉城内很常见的人力三轮车,在城区溜达了一圈儿之后,这才赶到了左阳徵的别墅,以前很容易辨识的日军特高科监视人员,如今也都一个不见了,三轮车稳稳的停在了别墅『门』前,代岳掏出了两日元给蹬车师傅,在城里绕了不少路,也值这个价钱。

人力车师傅非常高兴的蹬车离开了,临行前还乐呵呵的答应下午四点一定会准时来接代岳,不过代岳却报之一笑,提着行李箱,摁了别墅的『门』铃,不一会儿牵着一条狼狗的警卫就检查了代岳拿出的一张请帖,这是左阳徵特意为代岳誊写的,警卫当即利索的将大铁『门』打开。

别墅很大,入『门』后的路全都是用大小相差不大的鹅卵石铺砌而成,洋白『色』的别墅楼前,是一个面积不小的喷水池,里面养了不少金鱼,正欢乐的游『荡』,而在别墅的另一边,则是一个水质清澈透亮的游泳池,上一次来此的代岳还能看见左阳徵的小『女』儿,穿着『性』感的比基尼在那里晒日光浴,不过现在左阳徵的一家子都搬回了香港,过着殷实富足的好日子。

“走『私』贩子果然有财啊!”

坐在宽大的客厅里,各种家具都是从共和国运来的考究之品,就连那电话话筒也都是鎏金的,宽大的地毯也都是从『波』斯湾地区购买而来,唯一的菲佣仆人倒是很听话,不一会儿就给代岳端来了一杯冰镇鲜橙汁,并告知老爷(左阳徵)已经在回来的路上。

一杯橙汁还未饮尽,『门』口就传来了黑『色』奔驰轿车的滴滴喇叭声,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左阳徵看到了那辆熟悉的奔驰一级轿车,黑得泛光的奔驰漆面让左阳徵瞳孔一缩,不能不说左阳徵这厮『挺』会享受,衣着不仅要考究,就连座驾也『弄』得一尘不染,就跟崭新的似的,估『摸』着全马尼拉,除了菲律宾的总统奥斯米纳的亚美幻影,也就只有眼前的这辆奔驰能够闪耀代岳的双眼。

下车后的左阳徵和警卫耳语一番,再也不像往常那样,下车后让司机去将车入库,自己倒是在观景池前逗一会儿小鱼,赶紧对司机挥了挥手,像是年轻了十岁一样拔脚快行,眨眼间便推『门』而入,脸上已经是堆出了笑脸,大老远的就伸出手来要和代岳握手,这可是他的财神,也是他的死神。

“不知先生大驾光临,照顾不周,还需见谅啊!”左阳徵亲切的握着代岳的手,说不出的亲切劲儿。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去你书房吧!”

代岳缩回了手,他可没有断袖之癖,拎起行李箱,跟上亦步亦趋的左阳徵上二楼而去,在二楼右侧靠观景阳台的左阳徵书房,是整个别墅装修中,工程最为浩大的地方,不仅隔音效果绝佳,还有一个小型电梯直通地下室,左阳徵大部分的财物和资料都锁存在地下室的保险柜里,所以书房很隐蔽也很保密,左阳徵有事儿要报告代岳,而代岳也有事儿『交』代左阳徵,书房最好不过了。

沉重的书房大『门』刚一关上,还没将行李箱放下的代岳,就接到了左阳徵递来的清单,按照以往的惯例,日本驻菲律宾司令部会在左阳徵的货船装运矿石的同时,将本次换购的物资清单『交』给左阳徵,这一次也不例外,可清单上就只写了一个商品——“计算机”,数量栏上写着——“至少一台”,而在备注上,注明了一句话——“单台计算机等同于一船矿石,数量不限越多越好”。

“这还真有意思!”

代岳笑了笑,坐在沙发上,认真的琢磨了一下清单,尤其是那殷红的钢印——“大日本帝国驻菲律宾司令部”,以及一个『私』章——“大阪真知”,这厮也就是日军驻菲律宾的最高司令、中将军衔。

德国已经通过各种手段拿到了近百台计算机,日本方面怎么现在才动手,难道小日本鬼子现在才意识到计算机的重要『性』?代岳否定了这个想法,日本虽然工业实力、科技实力等等都落后于共和国,但并不代表他们的科研人员缺乏起码的战略眼光,电子式计算机的出现和运用,在军事上都起到了重要作用,更为先进的集成电路式电脑,不仅运算速率更快,而且有了键盘、显示器、鼠标、视窗『操』作系统、应用软件等各种特殊组成后,计算机已经能够在很多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没有琢磨出个由头的代岳也释然,自己也不过是一中尉情报官,所负责的任务以及范围都不大,也没有接触到更高权限资料的能力和必要,完成好自己的任务即可。[]大国无疆121

将订单还给了左阳徵,代岳笑了笑道:“计算机这事儿,既然日军需要,你也照样『弄』,不过数量上得考虑一番,日本人愿意以一船矿石来换一台计算机,这生意只有傻子才会愿意,除非他们极为渴望得到计算机!”

“那应该准备多少台合适呢?”不敢自作主张的左阳徵小声的问道。

“这次你的货船有多少,就给他换多少台,不过我强调一点,『交』换的计算机只能是家用型的,而且是整装,哪怕多出一片内存条,后果你也应该清楚!”

“这我清楚,相当清楚!”

左阳徵擦了擦冷汗,心里的石头这下算是落地了,如今的共和国国内已经大面积的开始使用计算机,各大超市卖场里,各种高低配置的电脑都有,据说往后还能用上什么『液』晶显示器,但对于此时此刻的左阳徵而言,既然日本人这么蠢,那么『弄』个最低配置的家用电脑又何妨呢?反正备注上并未著名电脑需要多好的配置,能用就行,还管他什么配置好坏?

“这次买卖铁定暴赚,不过说完你的好事儿,得说说你的任务!”

代岳说着,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台平板电脑,开机之后进行了指纹验证和多重密码识别,这才进入了『操』作界面,将一个加密的文件打开之后,这才将平板电脑递给了左阳徵。

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代岳如此高级设备的左阳徵没有半点稀奇,不过却依然是小心翼翼的将平板电脑捧在手里,认真的看着正自动翻页的文档,上面的内容他都要速记下来,因为这是他的任务,军情局让他赚钱,他也得替军情局做事儿,互取所需这才能源远流长。

看完了任务,左阳徵点了点头表示已经牢记于心,这才将平板电脑还给了代岳,而代岳则很快将加密文件进行了粉碎处理,完事儿后这才郑重其事的说道:“你我都很清楚,日本即将在澳大利亚开辟第二战场,他们的海军第一舰队将护送第三集团军离开莫尔兹比港南下,南太平洋海域将出现大片的真空,马尼拉港口装运日军物资的繁忙情景你也看到了,国内很不希望日本顺顺利利的开辟澳洲第二战场!”

代岳接过了左阳徵递来的雪茄,点燃后品上一口,接着说道:“你的任务就是拿到日军驻菲律宾司令部给大洋洲战役的后勤补给计划书,如果能搞到日本海军第二舰队的行程计划表,以及日军关岛部署情报,那就再好不过了!”

“要和小日本开战了?”左阳徵不可抑制的问了一句,看见代岳突变的脸『色』,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该问的真不能问。

“开不开战不是你我能管得了的,真有那闲心,就好好多捞几次,再往以后走,好机会可不多了!”

代岳意味深长的说,让坐在对面的左阳徵心里顿时是翻江倒海得厉害,拿雪茄的手都有些哆嗦了,确实是太『激』动了,而见此的代岳却是心里一笑,并不斥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