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二二章 粉墨登场

第一二二章 粉墨登场

第一二二章粉墨登场

11月8日夜,当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港口还一片繁忙之际,在东海巡弋的大英帝国海军本土舰队,终于接到了来自加拿大渥太华的命令,丘吉尔电令舰队司令文森特——“南下,消灭日本海军”。

没有“十年磨一剑”那般辛苦,却有着比卧薪尝胆还要艰辛的奋斗,『花』费了极为高昂代价才让共和国为其打造出一艘艘战舰的这支舰队,自所有战舰正式服役之际,一万余名有着大英帝国海军数百年骄傲与尊严的将士,就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杀回欧洲,一雪前耻。

时间,并未消除掉任何痛楚,相反,它让伤口慢慢愈合,最后结茧成疤,让昔日的耻辱时时刻刻的闪现在英国海军面前,让他们痛苦难当,只能随时随地牢记使命、刻苦训练。

的确,从7月至11月,在舰队司令文森特的苛刻要求下,舰队在共和国的东海、黄海等安全海域,疯狂而又刻苦的演练各种战术,从一开始的生疏到如今的熟练,这是建立在消耗了数十万吨各类燃油,以及打掉上万发炮弹、摔掉十几架舰载机且有数人在演练中丧生的结果,上千万的军费消耗,铸就了如今这支舰队的强大,在接到命令后,文森特就命令舰队按照既定南下航线,加速%%。[]大国无疆122

夜并不黑,站在四艘主力航空母舰之一的旗舰“复仇”号指挥舰桥里,心『潮』澎湃的文森特不止一次的用望远镜透过黑夜,观察那正劈『波』斩『浪』高速航行的战舰,这些宝贵的战舰都是中国工程师们的杰作、是中国船舶企业的『精』品、更是无数中国工人的劳动成果,大英帝国本土沦陷,想要重建一支强大的海军舰队,就只有依仗有“世界军火商”之称的共和国,没有共和国的支持,文森特很难想象自己现在是否有胆量和底气去绞杀小日本的海军舰队。

一直以来,文森特都很想和共和国海军取得联系,希望中英双方能够进行『交』流和对抗,以便达到共同提高的目的,当然文森特并不指望已经是海军强国的共和国海军能获益多少,但至少通过对抗,能让自己的这些新兵蛋子真正成长起来。

可惜的是,共和国海军一直笑拒文森特的邀请,一开始文森特还以为是对方看不起自己的这支舰队,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没有必要也没有那个空闲时间搞中英海军对抗,三大舰队都有自己的使命和任务,印度洋与中国南海、太平洋、东海以及日本海,共和国海军的三大舰队有忙不完的事情,哪儿有空陪文森特训练部队,更何况没有报酬可言。

透过夜『色』『蒙』『蒙』,在碧海『浪』涛之上奋力前进的战舰让文森特收回了思绪,不管中国人看不看得起自己,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只要解决了小日本,中国人势必会对自己的这支舰队刮目相看。

铿锵有力的报告声让文森特不得不放下了望远镜,一名参谋将蓝『色』的文件夹递了过来,眯%%速浏览的文森特颔首点了点头,参谋当即就接过望远镜快步离开。

文件是文森特很久之前就考虑过的,大英帝国海军本土舰队,哪怕是一根螺丝钉、一条『毛』毯,都是依靠共和国强大的工业实力制造的,包括他身上的元帅服,都不是英国自己国产的,所以文森特就要求舰队要有一个确切的开支计划,如今这份计划就正放在文森特眼前,上面清楚的罗列着这支舰队自打重建之日开始的各项开支,甚至连舰队官兵在共和国各大海军院校接受培训的学费以及生活费都罗列清楚,洋洋洒洒几十页,抛开零头不算,总计耗费了64亿元。

“所有战舰全套建造费用是31.5亿元,后来更新升级各类电子通讯设备『花』掉了5亿元,租借港口、购买各类生活消耗物资、培训费用等等!”

心里默默算账的文森特将大宗款项累加起来,确认了报告的真实『性』,毕竟超过一千万的单笔开支,需要文森特亲自签字才能上报至流亡在加拿大的大英帝国战争内阁请求拨款,而上万名官兵在共和国生活、学习以及训练,任何一笔开支都是极为庞大的,因而大多数账目文森特都非常有印象,并无任何纰漏。

六十多亿才打造出来的一支舰队,文森特不得不小小的『肉』痛了一把,如今大英帝国可是流亡海外,没有本土作为支撑,宝贵的资金基本都源自于昔日国库的黄金储备,南非、印度等殖民地倒也能够补充一些,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只有打回英伦本土,才能结束这被“坑”的日子。

搁下文件夹,文森特不得不嘘唏不已,短短两年多的时间,舰队从无到有便耗费了六十多个亿,这不能不证明海军是极其烧钱的军种,像一艘战列舰出海训练一次,就需要装载数千吨的重油,连同各种演习弹『药』、食品、『药』物等等,训练开支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令人咋舌的是,舰队不止拥有一艘战列舰,足足八艘,而且还有更为耗油的四艘航母,外加16艘大型巡洋舰,以及其他各类舰艇,一个个都是油老虎,一次『性』购买的50万吨燃油,用不了多少时间就消耗一空,因而『花』费掉几十个亿,也实属正常。

当然,文森特并不了解共和国海军的开支,如果让他知道共和国一艘中华级导弹巡洋舰光是造价就高达一个多亿,核动力航空母舰更是造价二十多亿,那恐怕文森特就不会如此吝啬的感叹代价高昂,区区六十多个亿,搁在共和国海军司令陈绍宽上将眼里,也不过是三大舰队三两个月的开支罢了,毕竟仅仅是喷气式舰载战机可比螺旋桨式舰载机更为耗油。

而如今,不管文森特如何为大英帝国的财政预算『肉』疼,舰队的大部分舰艇都南下了,只有少部分潜艇和补给船还留在租借而来的港口,文森特希望能毕其功于一役,在南太平洋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彻底扭转盟军在太平洋战区的劣势,因而4艘航母、8艘战列舰以及16艘巡洋舰,他都带齐了,非得要和小日本一较高低不可。

战舰乘风破『浪』高速『挺』进,在东海海域内,舰队毋需考虑任何危险,毕竟有台湾和琉球群岛构成的岛链在,东海就相当于是共和国的内海,有强大的第二舰队在,日本海军战舰从不敢在东海撒野,毕竟中日东海海战的『阴』影至今都还挥之不去,怎么可能到东海来主动挑衅?

好日子总是很短暂,气势磅礴、规模宏大的本土舰队驶离了琉球群岛以东50海里之后,便开始警戒起来,虽然共和国海军不愿意和英国海军纠缠,但并不代表共和国希望用自己制造的战舰武装起来的这支英国海军舰队,在自家『门』口就被小日本干掉。

因而海军第二舰队无偿为文森特提供了一份情报,情报显示舰队再往东航行30海里,就将进入日本往返菲律宾的最繁忙运输航线,日本海军的战舰南下北上,以及运输各种物资或原料的日本货船,也都往返于这条航线之上。

果真,将舰队一分为二,变成两个各自拥有两艘航母的战斗群的舰队前哨战舰,很快就发回了情报,称雷达发现在东北60海里之外发现了一支规模不小的船队,航速并不快,应该是从日本本土为澳大利亚参战的日本陆军部队运输弹『药』物资补给的大型船队。

夜黑风高杀人天,文森特拿着电报单的手都有些颤抖,这可是反攻欧洲之路的第一仗,虽然遭遇的是一支没有多少防护力量的日本海运船队,但蚊子虽小,可毕竟是一块『肉』,好久没有开荤腥的大英帝国海军,也是时候找回昔日的威严了。

“传令,第一战斗群迅速接近迎敌,抢占有利位置,炮击敌船队!”

文森特抑制住内心的『激』动之情,铿锵有力的向通讯兵下达了作战命令,速记下来的通讯兵也很是『激』动,速记完后当即啪的一下立正敬礼,拿上记录本便直奔通讯中心而去,『花』费巨资装配的先进中国制造短『波』电台,很快就将这一命令发布到了第一战斗群,没过多久,两艘战列舰和四艘巡洋舰便脱离了第一战斗群的编制,改道东北直扑那群日本运输船队而去。[]大国无疆122

死亡之神已经『露』出了狰狞的獠牙,拿出了锋利的镰刀准备收割鲜活的生命,而在被发现的日本海军后勤运输第三大队下编的12艘海轮上,除了值班的船员之外,大部分船员都在狭窄的船员室内熟睡,大半夜的,只有疯子才会跑到甲板上数星星。

12艘海轮,无一例外都是开战前中日经济合作的产物,它们的船体和主要模块虽然都是日本自己制造,但动力系统、供电系统、控制系统以及推进系统,都是共和国原装进口的,至今日本的船舶工业虽然能够仿制,可在有效使用时长和稳定『性』方面,自然不能相比,因而对于这样一艘艘『性』能正佳的万吨海轮,值班人员也是乐得清闲,除了输了钱的大副正看着各种仪表之外,其余几个都在航海室内打着扑克。

海上的日子是很枯燥的,如果没有消遣手段,人都会被『逼』疯,所以这十几个船员如今都围在一张桌前,玩着不久之前才在船员间兴盛起来的新扑克游戏——炸金『花』,每个人三张扑克,三个头是最大的,其次是同『花』顺、同『花』和对子,由于一副扑克可以供十几个人一起玩,所以这种最低赌注很少,但获益倍率很大的游戏,很受船员们喜爱,十几个人正闹得不可开『交』。

“哈哈,这下该你们输掉『裤』子了!”

机修工坂田小次大声的笑了出来,今晚的手气很不错,手里拿了三张k,自然是打遍全场无敌手,而且赢了之后,所有人都还得给“喜钱”,毕竟不同顺序发出的三张牌,凑成三张k,概率很低,能拿到这样的大牌,可不是人人都有的好运气。

坂田小次系喜上眉梢的收罗着桌上的日元,面值有大有小,但笼在一起也是很大一笔,每一个玩家也都拿出了喜钱,这可是今晚最大的一副牌,众人眼里都有嫉妒和羡慕,看这架势,谁都希望下一把自己也能拿到这样的好牌。

海上一片黑茫,排成两列的12艘万吨级海轮,其中有6艘都是运输的弹『药』,小至步枪手枪的子弹,大至各种口径的炮弹、火箭弹、航空炸弹,而其余六艘中,有四艘是油轮,其中两艘是给日本空军运输的航空煤油,而另外两艘则是为日本陆军运输的柴油与汽油,剩下两艘中是各种战车和飞机的零配件,以及一部分供应给高级军官将领的食物,当然不可或缺还有很多的邮包,这些都是日本国内的『女』人们,写给在前线拼杀的男人的家信或者寄送的物品。

各艘海轮里都很热闹,船只『性』能的优秀,大大解放了船员的工作量,各艘海轮的值班船员,要么聚在一起打牌吹牛,要么就在一起分享各种黄『色』书刊,当然还有一部分闲来蛋疼的船员,就把收音机给打开,听着那或有或无的夜间广播,也只有为这只船队担负护航任务的日本海军三艘驱逐舰上像样一些,不值班的船员都老老实实的休息,而值班的,自然都是认真履行工作安排,尤其是那些雷达兵。

日本在大洋洲阿打得火热,但海上运输线却不得不紧靠琉球群岛而行,这对于日本人而言,始终都认为这一段海路是最为危险的,因为他们不知道共和国是否会在关键时候杀出来绞杀他们的海上补给线,好在战争爆发至今,这条航线依然安然无恙,共和国海军对繁忙的海上运输,压根儿就不闻不问,毕竟最靠近琉球群岛的航道,也距离琉球群岛足足有75海里,日本人的船只舰艇都是在绝对的公海海域航行。

警惕是应该的,对于在驱逐舰上服役的雷达兵高树井而言,他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在值班期间,认认真真的看着雷达显示屏幕,任何异常的目标出现都及时的报告,可服役至今,他没少被这条命令祸害过,原因无他,日本自己国产的舰载雷达『性』能远远不如从共和国进口的,可在军事制裁到来之前购买的那些先进雷达,都用来装备在大型主力舰艇,谁会愿意将高昂的先进设备装配在数量繁多的驱逐舰?

高树井后来学聪明了,很多时候都会将海『浪』当成敌舰的日本国产舰载雷达,他都会直接略过,而且由于驱逐舰的承载能力有限,能够装载的雷达体积又不能太大、重量不能太高,因而浓缩浓缩之下,探测距离也就短了不少,只有可怜的30海里有效探测距离,并且还得考虑恶劣海况之下,雷达自身出现故障的特殊情况,因而高树井给自己定的界限是25海里,不到这个距离的异常目标,绝不上报,鬼才知道那是不是一个『浪』头在作怪。

这一次,雷达又在作怪了,高树井气恼之下,一脚就踹在了老是出『毛』病的控制台,果真,显示屏上的反『射』信号点又消失了,高树井非常满意自己的脚法,什么狗屁技术维护,全他娘的是扯淡,还不如自己一脚来得实惠,烂机子就是要多蹂躏蹂躏。

可没过多久,雷达又出『毛』病了,又想起身开踹的高树井这下冷静了一番,『揉』了『揉』酸胀的眼睛,再仔细看了看,这次没有错,雷达反『射』信号如此强烈,肯定是船只而不是海『浪』或者鲨鱼,高树井当即就大喊了一声报告,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叫喊,把正靠在椅背上犯『迷』糊的值班军官给吓了一哆嗦,脸『色』不好的盯了高树井一眼,走过来看了看雷达显示屏,眉头皱了皱,这才起身离开去查看航海日志和最近的运输计划表。

结果很令高树井吃惊,值班军官告知最近一批从马尼拉返航日本的船队,根据推算,至少也还得在船队的上百海里之外,而如今怎么突然出现在了二十四海里左右的正对面,难道他们提前返航了?或者,他们根本就不是日本的船只。

发现不明身份的船只并不是件稀奇事儿,作为日本近邻的共和国可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海运强国,说不定这这些船只就是共和国的远洋渔船,亦或者是到拉丁美洲去的海轮也不一定,因而值班军官并未在第一时间发出警报,而是将情报上报给了舰长,舰长睡大觉去了,获悉情况的值班参谋,则让通讯兵发出问询,求证对方的身份。

可怜的孩子,竟然还不知道对方是英国海军的六艘大吨位战舰,而且随着双方距离的靠近,两艘战列舰和四艘巡洋舰都已经进入了作战状态,在枪炮长的指挥下,各个炮班已经就位,一发发穿甲弹、高爆弹都已经搬运完毕,大口径主炮已经装填了穿甲弹和发『射』装『药』,就等着对海搜索雷达和火控雷达得出确切的『射』击数据,再借助电子式计算机的运算能力,为各个炮位提供远比人员观测所得数据更为『精』确的『射』击数据。

距离在时间的作用下不断被压缩,面对日本海军护航驱逐舰的问询,英国海军的电讯员有些哭笑不得,他的中文可不太好,不能像共和国船员那样,面对小日本海军的闻讯,怒吼几嗓子,骂得对方体无完肤,所以三五几句话之后,电讯员就不再和日本海军唠嗑了,因为排成炮击阵线绝对主力两艘战列舰,都已经做好了『射』击准备。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轰声,大英帝国海军的两艘泰山级战列舰发出了战争的怒吼,三座三联装的400毫米主炮,未经任何校『射』,便在20海里的位置上拉开了『射』击序幕,根据先进的雷达探测数据,两艘战列舰根本不需要让船员拿着观瞄镜,在夜间观测条件不佳的情况下寻找目标并解算数据。

腾起的橘红『色』火焰和爆红气『浪』,不仅映红了海面,还同时让四万多吨的战列舰猛然后坐,在炮口『射』击的下方,气『浪』将海水都压出了一个个碗状凹坑,脱膛而出的穿甲弹早已将音速藐视,穿透空气划出了一道道漂亮弧线,狠狠的砸在了信号特征最为强烈的三艘海轮。

九枚大口径的穿甲弹岂能是民用船舶能够承受的?虽然是共和国原装进口『性』能优秀,可并不代表民用货运船只也有强大的抗击打能力,尤其是对大口径穿甲弹上,压根儿就没有水线和水平装甲防护概念的民用船舶,当即就被命中的穿甲弹给一口气扎进了最深处,结结实实的在内部猛烈爆炸开来,超强的冲击『波』直接扯裂了舰体内部脆弱的钢板,在巨大的火球从窟窿里冒出来之际,上万吨的海轮就如同一头撞在了超大礁石上一样,把“脊椎”都给折断了。

凶猛的爆炸直接打破了海上的宁静,还在数钱的机修工坂田小次这下永远都不会干维护轮机的脏累活了,因为就在刚刚英国海军第一轮齐『射』中,一枚穿甲弹就突破了各层甲板,扎进了动力舱,猛烈的爆炸直接让昂贵的燃气轮机组全部报废,泄『露』出来的重油当即引起了滔天大火,而他自己,也被猛烈的震动掀飞了,当即就晕了过去,而被重击的这艘万吨海轮,也像是搁在了火山口一样,被迸『射』开来的火焰包裹了大部分的躯体,装运的大量武器弹『药』助涨了爆炸的规模和气势,让周围十几平方海里都足以看到这团超大的耀眼火球,那震耳『欲』聋的接连爆炸比火山爆发都还要气势十足。

单方面的蹂躏是绝对的,抢占了先机且拥有绝对武备优势的两艘战列舰和四艘巡洋舰,像是大象踩蚂蚁似的,轻轻松松就将这12艘海轮外加3艘驱逐舰给轻松干掉,对方由始至终都未能伤及英国海军战舰分毫,反倒是很快就肢解开来滚滚沉入茫茫大海,让收到战报的文森特气得直骂娘,一再惋惜自己昂贵的大口径穿甲弹,他可不想还没有和日本海军正面较量,自己的战列舰主炮就因为身管寿命原因需要更换。[]大国无疆122

当然,这并非是一场毫无意义的海战,因为它已经代表着文森特的舰队正式拉开了太平洋海战的序幕,能否扭转盟军在太平洋的颓势,也就看这支舰队的作为,而从开『门』红的战果来看,文森特还是觉得不错。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