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二三章 不是小事儿

第一二三章 不是小事儿

第一二三章不是小事儿

“打了,打了,终于打起来了!”

闻名菲律宾的超大走『私』商左阳徵在自己的书房内像是个小孩一样叫腾起来,『激』动的样子不比当初他第一次走『私』成功之时差了分毫。

“急什么急,坐下再说!”代岳瞥了一眼书房『门』,示意『激』动的左阳徵将『门』关上说话。

满是『激』动之情的左阳徵一把就将房『门』轰然关上,快步走上前来说道:“刚刚,就在刚刚,我收到了日本驻菲律宾司令部大阪真知中将的征召令,我当即就打听了一下,果然不出所料,小日本宁肯迟些将铬矿转让给我,也要暂时征用我的货船,原来是他们的船队遇袭了!”[]大国无疆123

“船队遇袭?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心里明白却装着糊涂的代岳让左阳徵坐下来继续。

“别的不说,就小日本的驻军司令部,我还是能够打听到很多事的,大阪真知身边的情报官就曾多次出售情报给我,这一次也不例外!”左阳徵憨厚的笑了笑,才接着道:“这个情报官也没把这事儿当成什么机密,就坦然的告诉我,11月9日凌晨4点许,日本海军后勤运输第三大队下编的12艘海轮外加三艘护航驱逐舰,在琉球群岛以东约80海里海域遇袭。”

“结果你猜怎样?那名情报官亲口承认,这满载各种弹『药』、油料和武器装备的船队,以及那三艘驱逐舰,全部都被干掉了,这下在澳大利亚疯狂进攻的小日本陆军第一和第二集团军可就有得哭了!”

左阳徵开心的笑了起来,而坐在对面的代岳却毫无笑意,但心里却是暗自高兴,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在共和国的庇护下可谓是养『精』蓄锐多时,磨了那么久的利剑,如果连一支小小的运输船队都不能干掉,那么他们反攻回欧洲的梦想,也只能是空谈罢了。

“那你知不知道是谁偷袭了小日本的船队?小日本对此又有何反应呢?”

“这个,这个……”左阳徵『摸』了『摸』脑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当时心里就光顾着高兴,也没怎么问这两个问题,不过我离开之前依稀听到大阪真知这老鬼子,竟然骂了一句该死的英国佬,我估『摸』着,应该是英国人干的吧!”

“而至于小日本对此有何反应,我认为日本的海运运力还是很不错的,损失了12艘海轮和3艘驱逐舰并不能让它伤筋动骨,日本国内的造船企业不都处于加班加点建造民用和军用舰船,这点儿损失只能算是『毛』『毛』雨!”

左阳徵将第二个问题敷衍过去,代岳也是很清楚这一点,让一个非专业的情报人员回答这个问题,的确有些为难,不过刚刚左阳徵进『门』之时说的话,倒是让代岳想到了什么。

“不错,真不错!”代岳竖起了大拇指,表扬了一番左阳徵,随后才正『色』说道:“你这里的居住条件的确不错,不过我不能久待了,你立刻就按照小日本驻军司令部的安排,准备一批海轮加入到他们的临时运输船队中去,不管小日本要运些什么,这一趟我也要随行去看看!”

“这?”左阳徵有些惊讶,忙道:“这可使不得,刚刚不都说了吗,小日本的弹『药』运输船队遇袭,***前线部队不久之后肯定会弹『药』吃紧,而且它们还忙着开辟第二战场,所以在新几内亚莫尔兹比港的弹『药』储备就必须丰富,我估『摸』着我的船,肯定会担负从马尼拉转运弹『药』赴莫尔兹比港的任务,这一路上可并不太平啊!”

左阳徵说的是大实话,菲律宾当初就是日本作为大洋洲战役的一个跳板,当然也是一个巨大的后勤基地,光是马尼拉港口以东就有一片近二十平方公里的军事禁区,耗费了无数菲律宾人的廉价劳动力和大量的钢筋水泥,小日本才得以建成了一溜儿的各种大型仓库和油料库,整整一个步兵旅团驻扎于仓库区,各类防空设备也是齐全。

囤积在马尼拉的大量物资,也就是日军的大洋洲战役战略储备,从大洋洲战役爆发至今,日军的海洋运输线都一直顺畅,所以仓库区内的各大仓库早已囤积了大量武器装备和弹『药』以及其他各类物资,而庞大的运能,则一直用于满足前线部队作战需要,当然在莫尔兹比港,日军也打造了一个大型前沿物资囤积基地,大部分的冗余运力,也都是满足这个基地的仓库堆积需求。

日军之所以胆敢再增加一个集团军,就是考虑到日军的后勤海运运输能力不错,在满足了两个集团军作战需要的基础上,还能用于满足一个新建大型仓库群的物资囤积需求,因而在这样的利好条件下,日本陆军第三集团军才有底气开辟第二战场。

如今,小日本小小的悲剧了一把,12艘大型海轮运输的十余万吨物资全部都成了海洋垃圾,哪怕是临时组织一支运输船队从日本本土再次出发,赶到澳大利亚前线也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莫尔兹比港的仓库群是前线部队的最大依赖,日本陆军第三集团军开辟第二战场之势已经不可逆,那么势必需要从马尼拉紧急运输一批物资。

专做海运生意的左阳徵自然很清楚这一点,几十万人的物资消耗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左阳徵推断,被袭的这支船队从日本东京出发,赶赴马尼拉后稍作补给和休整,就会奔赴莫尔兹比港,这个运输周期,刚刚好是莫尔兹比港的日军物资储备降低到警戒水平之时,换而言之,这支船队已经不能抵达莫尔兹比港,随着日本陆军三个集团军以及日本空军大量部队的持续高消耗,小日本前线部队势必会因没弹没油而停止进攻,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小日本考虑得周全,他们在马尼拉还设立了一个战略储备仓库群,这里囤积的物资足够前线部队消耗两个月之久,所以日军自然宁肯让马尼拉这边的储备量少一些,也能让莫尔兹比港的仓库空空如也,毕竟届时组织一支超大的船队,重新让马尼拉的战略储备仓库满仓即可,反正马尼拉附近又不会打仗。

小日本的算盘打得是哗哗响,岛国本来就资源贫乏,好不容易掠夺而来的资源又要送回本土生产制造,接着还要海运到前线来用于战争,这一来一去之间自然需要庞大的海运能力,可时间『花』费亦不少,一旦海运环节出现了问题而停摆,那么整个战争节奏都会被打『乱』,小日本自然清楚这一点,因而左阳徵很担心那些英国人会再次破坏小日本的海洋运输线,代岳这么一去,也就有生命危险了。

左阳徵的关心,不管是否出于真心,还是出于自己是他的财神,代岳都感觉很欣慰,开怀的笑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你刚刚不也说了吗,小日本的船队遇袭可是在琉球群岛以东海域,因而推测那支英国海军的舰队少说也距离马尼拉这里1500公里左右,我坐你的船从马尼拉向东出发至莫尔兹比港,就算英国海军的战舰跑得再快,也难以追得上不是!”

“这倒也是,小日本在关岛的海空基地可是很勤快的,关岛周围几百海里范围之内的海情都能掌握个大概,英国人再牛也不敢贸然直奔莫尔兹比港,毕竟这菲律宾海可并不太平!”[]大国无疆123

“不太平?这话是什么意思?”代岳像是抓住了什么,神『色』不免有些『激』动。

“也不是什么事儿,就是港口里正有两艘日本海军的油轮正装载重油和航空煤油,我的船员就顺道打听了一下,原来这两艘比我的矿石运输船还优先安排出港的油轮是要去关岛的,关岛上的小日本都吃喝燃油吗?我当时还纳闷来着!”

代岳这下算是服了,这么重要的一个情报竟然被左阳徵当成一个小事儿来看待,看来是时候让自己的这个最贵线人学会点儿什么,下定决心后,代岳便打开了自己的密码行李箱,找出了一个类似于后世手提电话的东西,『交』到了左阳徵手中。

“这是一个远距离的通话器,你也可以把它当成移动电话来看,使用方法很简单,绿『色』的按钮代表通话或录音开始,而红『色』的则代表通话或录音结束!”代岳指了指那两个颜『色』鲜『艳』的按键说道。

“那这是什么?”左阳徵『摸』了『摸』通话器的顶端一个黑『色』的小突起。

“把它拉拽出来,它就是天线,就像是收音机的那种伸缩式天线,是增大通话距离所用的,至于另外四个黑『色』按键,它们从左到右分别代表着紧急跳频、自动加密、反追踪和自毁,自毁按键不能『乱』按,一按,这个电话就会自动引爆内部的小当量炸『药』,将内部的元器件全部毁坏,当然不会伤及使用者,可一旦摁下,就是神仙在世,也修不好了!”

左阳徵暗自点头,这东西还真是先进,要说话,摁下绿『色』键就可以说,切断电话就摁下红『色』键,而要是被无线电追踪定位,摁下紧急跳频即可,而要是担心通话内容被监听,则摁下自动加密键,当然,他并不希望有朝一日会去摁下自毁键,万一内部的炸『药』装多了,不仅把内部元器件给炸没了,也把自己的手给炸没了,这才悲剧。

“你每天的任务,就是将任何有关日军的消息,甭管是从日军内部打探而来的,还是旁敲侧击打听到的,只要是和日军有关,你就寻个没人的地儿,摁下绿『色』键直接讲述就行,完事儿之后摁下红『色』键,当看到天线顶端的红『色』指示灯变为了绿『色』,就可以缩回天线,关机离开了!”

“我说的话,它能录下来直接传送给你?”左阳徵不可思议的看着手里的机器,块头像是半块板砖,『抽』出一条很长的天线,样子还是很拉风的。

“你说的话,会及时的转入到我的相同机器内存储起来,而要是我恰好在,那么我们之间可以用它来直接对话,就算是在行驶的汽车内也可以,但前提条件必须是在开阔地,不能有信号遮挡!”

左阳徵点了点头,指了指办公桌上的那有线电话,这才说道:“这也就相当于是一个移动的电话吧,还真是不错!”

“单个造价五千元,当然『性』能不错!”代岳看了一眼左阳徵,领悟能力还算是不错,这才『交』代了最后一句:“这移动电话的使用已经教给你了,记得要保护好这电话,不能让它落入了外人手里,每次通话之时,记得检查后面的电源指示灯,如果是黄『色』,就要更换两节干电池,不要因为电力原因而影响了你汇报情报,也不要告诉我,你买不起干电池!”

“这怎么可能?赶明儿我就在书房里准备一箱干电池,保证通话不断电!”左阳徵很是爱惜的抚『摸』着漆黑的机体,军情局的家伙还真是做工不错,连盖子『摸』起来都是那么的富有金属质感,相信抗震和抗摔能力非常之强。

“至于通讯距离,哪怕我到了北京,我也一样可以和你通话!”

代岳就差给左阳徵说,这东西是军情局内很普遍使用的卫星电话,但估计卫星这事儿也难和左阳徵解释清楚,干脆就命名为移动电话,而左阳徵也除了震惊之外,也并不追问为什么能通话如此之远的白痴问题,反倒是在内心深处浮现了一个念头,要是这种可以无线的移动电话能够大规模民用,自己的生意肯定会比今天更火爆,但念头毕竟是念头,他还没有把军情局的东西当成自家的习惯,谁知道这电话里没有安装定时炸弹,自己一旦犯错,轰的一下也就彻底死翘翘了。

两人也不多说,当场就试了一下,只不过由于条件所限,左阳徵不得不去了别墅的左侧最边沿的一间客房,带着忐忑与兴奋的特殊感觉,老老实实的将天线拔长,摁下绿『色』按键后,天线顶端的指示灯果然变成了红『色』,高兴得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干咳了两声后,电话里传出了代岳同样干咳的两声,这可让左阳徵感觉到神奇不可言状了,摁下红『色』按键后,待天线顶端红『色』变为绿『色』,这才小心翼翼将天线压缩回电话机体内,打开房『门』,双手捧着电话,满脸堆笑的小跑回到书房。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终于过了兴奋劲儿的左阳徵便带着已经换上了一身船员服的代岳,乘坐奔驰轿车离开了别墅直奔港口而去,之前还准备装运铬矿回国的货轮,如今都正有条不紊的装运着集装箱,中日经济合作,也让日本学会了这种实现快速物流的利器,一箱箱装满了各种物资的集装箱正通过装卸桥放进货舱内,而散装货轮则相对比较原始,数以百计的菲律宾苦力正肩背手抬的将各种物资运上船。

一身船员服并拎个蛇皮口袋的代岳出现并未引起震动,负责检查的日军士兵只是问了一句左阳徵,得知代岳是左阳徵刚刚高薪请来的机修师,专『门』为了吨位最大的海轮能够圆满跑完全程所聘,毕竟这是他的船队第一次奔赴南太平洋的莫尔兹比港,找几个技术能手“保驾护航”也是情理之中。

日本人装运物资的效率和他们在『床』上的效率一样,用时很短,不到三个小时,数万吨的物资就在大量的装卸吊桥和无数菲律宾苦力共同作用下,装运在了左阳徵的4艘大型海轮,以及日本海军的9艘海轮上,除此之外,一同离港的还有三艘油轮,而换了一身行头,还在左阳徵特意嘱咐下,在吨位最大的“左航03”货轮上,拥有了一个独立的房间的代岳,也辞别了左阳徵跟随船队一路东去。

船队离开港口之后不久,装模作样去动力舱看了一圈儿的代岳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得不说,刚刚去做样子的代岳,让其他船员都好生稀奇,这艘『花』了左阳徵不少银子从广州造船厂买来的巨轮,这可才下水航行不到一年时间,各方面的『性』能都还优秀得很,怎么突然冒出一个机修师来专『门』照看从不出问题的轮机组。

不过代代岳倒是以“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来打消所有人的顾虑,临时招募船员已经不是稀奇事,但像代岳这么负责的还真不多见,因为其他人都是出了问题才会去解决,其余时候都会睡大觉,或者吆喝着打牌玩乐。

回到房间,代岳很快就将蛇皮口袋打开,取出了包裹在内的一个小型密码箱,解码之后打开箱子,里面有各种间谍工具,不过他只拿了掌上电脑,用手写笔将刚刚从左阳徵获悉的关岛急需大量油料补给的情报编写完毕之后,便将掌上电脑接上了一个小型的卫星天线,很快就将信息发送了出去,军情局的中继卫星会迅速将情报转发回国,整个过程最易暴『露』的发送环节也不过耗时5秒,就算被人无线电追踪,如此之短的时间也无法定位。[]大国无疆123

发送完情报后,代岳便收拾了现场,而他所发送的消息,一分钟不到,就已经呈现在了军情局位于北京的情报汇总中心,这个高度机密的情报中心设在远离北京城的八达岭山区附近,宽大的控制中心内,巨大的led显示屏上,不断的刷新着各种实时讯息,有的是文字、有的是『波』谱,也有的是视频,而在场地内,一排排『液』晶显示器闪烁着光芒,正襟危坐的情报人员正在各自的战位上按部就班的工作着,数以千计的情报人员发送回来的情报,都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分出类别、划分等级并且还得分发至各个部『门』。

代岳发回的情报被中央情报自动分拣系统,判别为了二级甲类情报,情报信息很快入库归档,同时根据之前海军司令各部的要求,该情报很快就被查阅的情报官,弹指间输入的一行命令,就被飞快的发送至了海军部的情报分析中心,接着情报官则将这条情报转入到了细化的类别之中。

海军部情报分析中心非常满意这条情报,前不久日本海军第二舰队在例行抵达夏威夷珍珠港执行战备巡逻之后不久,便离奇的离港返航,军情局并未给出具体的原因,而这支日本舰队的去向是否与日军扩大澳大利亚战争规模有关,海军部情报分析中心一直未能解决该问题。

现在好了,关岛作为日本海军南下的一个重要枢纽所在,经过日本海军工程部队的修建,该岛已经变成了日本海军在南太平洋地区最大的前沿基地,是支撑日本海军作战舰艇长期在南太平洋地区部署的重要之城所在,它急于补充一批吨位不小的燃油,肯定是因为有一个不弱于第一舰队的耗油大户要到关岛,这个油耗子还能有谁?自然是日本海军第二舰队。

如此一来,干掉了一支日本海军运输船队后还在继续南下,试图要给日本制造大麻烦的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势必有可能遭遇到日本海军第二舰队,指不定,在得知了船队是被英国海军给偷袭的日本人,前往关岛是假,在关岛附近海域收拾英国人才是真的,否则怎可能急切需求一批油料补充关岛油料库,那肯定是因为他们酣畅淋漓的海战之后,会消耗掉关岛不少的油料储备,等从马尼拉出发的油轮慢条斯理的赶到关岛,他们也刚好补给完毕,踏上返回日本本土休整的航程。

日本海军第一舰队已经在澳大利亚以东,正护送日本陆军第三集团军开辟第二战场来着,自然没有办法赶到菲律宾海收拾英国人,所以第二舰队便急忙赶来绞杀,这样一个推断很快就让海军部情报分析中心的分析员,产生了一种错觉,那就是日本人似乎知道英国海军本土舰队会离开东海进入太平洋一样,难道真是真是这样吗?

很显然,这个错觉是虚无且毫无依据的,分析员调用了军情局提供的情报数据库信息,查阅了日本海军第二舰队在更换最新密码本之前就被破解的一些电报内容,发现该舰队之所以离开夏威夷赶赴菲律宾海,是为了弥补第一舰队深入澳大利亚周边海域之后,整个南太平洋辽阔海域的空当,换而言之,它们不是为了英国人而来,是为了警惕共和国海军第二舰队,途中听闻运输船队被英国海军本土舰队遇袭,这才临时起意要以关岛为后勤依托,消灭掉英国海军本土舰队。

分析结果和相关情报资料,很快就被分析中心递『交』了上去,经审批之后,在无线电『波』的承载下,这些攸关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太平洋战争前途的讯息,很快发送到了正迎风破『浪』高速南下的旗舰“复仇”号航空母舰,经电译之后,文森特拿到了让他既欣慰也担心的情报。

欣慰,是文森特觉得共和国收了英国这么多钱,也并未过河拆桥所致,而担心,则是对目前舰队的状态担忧,之前宰掉一只小小的运输船队不过是小试牛刀,而如今即将遭遇到的,算得上是久经战阵的日本海军第二舰队,可仔细一想,文森特便释然了。

日本海军联合舰队曾在中日东海海战一蹶不振,后来经过两年时间的苟延残喘,才恢复了一定实力,后来很快又亟不可待的偷袭了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算来算去,他们自打中国人揍得体无完肤以来,也从未经历过一场海战。

反观自己的舰队,文森特还是很有信心的,大英帝国海军的强大传统,是建立在强大的教育基础之上,现在的舰队官兵中,其中不乏英德大西洋海战的幸存者,他们有血与火的经验,连更为强大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都没有惧怕,还在小日本面前胆怯?

更为重要的是,文森特相信自己的水兵们并未在共和国的海军院校里『浪』费光『阴』,他们在几个月的海上历练中也并无成长,在老兵的带领下,满怀复国壮志的他们,应该以大无畏的勇气来击败日本鬼子,否则,拿什么来击败比小日本强大了不少的德国人?

暂时将日本海军第二舰队正杀气腾腾磨刀霍霍的消息压住,文森特一脸正常的来到了“复仇”号航空母舰的海图室,正完成着各种制绘图作业的参谋们,并未对司令的突然到来惊讶,文森特也并未打扰参谋们的作图,无线电定位、陆标定位、天文定位、水文气象等信息,都能很清晰的看到。

目前英国海军本土舰队正浩浩『荡』『荡』的南下,距离位于舰队东南方向的关岛,尚且还有1800公里,考虑到岛上日本海军航空兵远程巡逻机的800至1200公里最大侦查范围内,舰队至少还能毋需任何担忧的航行600公里,而之后,舰队就将进入真正意义的战区,如何在给日军带去致命打击的同时,还能干掉日本海军第二舰队,这个问题让文森特沉思起来。

的确,以偷袭的方式干掉一只小小的日本海军运输船队,这根本没有达到文森特的期望,『花』费了高昂代价才完成重建的本土舰队,也不应该仅有如此之低的作用,他需要舰队完成一场震惊世界的海战,需要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给英国海军本土舰队正名、扬威,向全世界宣布,大英帝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又重新复活了,他们要用胜利来洗刷屈辱,用战绩来堆砌荣誉。

一天时间,舰队以20节的经济巡航速度,也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进入驻关岛的日本海军航空兵监视范围,所以文森特需要带领参谋们,在这一天内,制定出一个细致而又周全的作战计划,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儿。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