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二四章 改变命运之战?

第一二四章 改变命运之战?

第一二四章改变命运之战?

犹如散落在太平洋上一串珍珠的关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以来,却在魅力十足的自然风光间,增添了一抹抹死亡的肃杀景致。

作为夏威夷与菲律宾之间的重要中转站,同时也是紧扼西太平洋海空要冲,关岛是日本重点打造的太平洋大型军事基地群所在地,自日军占领这个总面积541平方公里的岛屿以来,日军就不惜成本的修建机场、港口、仓库、兵营等等,经过大肆扩建的阿普拉港口足以容纳80余艘军舰。

而岛上的日本空军大型航空兵基地,还驻扎着目前日本空军三支战略轰炸机联队之一,该联队拥有95架仿照共和国h-4战略轰炸机而来的43式重型轰炸机,该型轰炸机最大轰炸半径达5300公里,足以覆盖共和国长江三角洲地区,因而关岛一直以来都是共和国的眼中钉、『肉』中刺,像是一颗毒瘤一般『欲』除之而后快。

然而,重兵囤积于关岛的日军,目前还并未进入共和国军事打击的目标范畴,在共和国尚未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却已经有一个非常好的打手出现了,它就是大英帝国海军本土舰队。[]大国无疆124

日本海军阿普拉大型军港与阿加尼亚航空站,外加日本空军的安德森战略航空兵基地,这三个目标都是英国海军本土舰队的首要打击目标,完成对这三个目标的打击,能够很大程度的缓解盟军的太平洋战争颓势,同时也符合舰队司令文森特要为英国海军扬威的想法。

干翻关岛日军,无疑是英国海军最好的复出广告,然而当前的形势却并非一片大好。

舰队保持着高速南下之势,已经在海图桌前伫立三个小时的文森特,想了很久很久,其他参谋们也在绞尽脑汁如何应对当前的形势,日本海军第二舰队不请自来,让舰队轰炸关岛的计划出现了变数,一场或将改变太平洋战争形势的海战已经无法避免,那么,又该如何来应对呢?

文森特头疼,其他高级参谋也感觉情况很棘手,战争从没有要彩排,更加没有导演、没有剧本,随时都是现场直播,文森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平时学习成绩很好的学生,却要参加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一场考试一样,既紧张,又兴奋,忐忑之下,连一向熟练擅长的题目都不会做了。

“中国人常言,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而如今,我们两样都要!”

文森特下定了决心,双手撑在海图桌前,有些忧虑的看着那代表日本空军安德森战略航空兵基地的小旗,以及那一面代表日本海军阿加尼亚航空站的小旗,这两个基地驻扎的战斗机、轰炸机等,都对靠近关岛的英国海军舰队有致命威胁,因而文森特需要考虑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让日本海空军的飞机不能起飞就被炸趴窝在机场里。

当然,同样正高速『逼』近关岛的日本海军第二舰队,是英国海军本土舰队最大的威胁所在,根据共和国海军提供的情报,该舰队拥有两艘大型航空母舰、两艘护航航母外加一艘战列舰,另外还有两艘巡洋舰、六艘驱逐舰,由于该舰队是例行前往夏威夷驻防,所以并未有补给船只随行。

情报很有限,至少共和国海军部情报局,并未将情报分析中心的所有结果都发送给文森特手里,一个小时前,定位在太平洋上空的电子侦察卫星,就截获了一封日本海军第二舰队旗舰“新龙”号航空母舰发出的电报,经过一番努力后,该电报内容被完全破解出来,其内容很简单,那就是让关岛加强周边海空域警戒,同时为该舰队准备足够的油料补给。

日本占领着远离其本土的夏威夷,并不产出任何石油,数万驻军部队以及大量的夏威夷原住民都成了日本的后勤负担,日军除了发动大量美国人修建防御工事之外,还组织农耕作业满足粮食需求,可大部分物资包括建设材料都得从日本本土运入,驻防的军队,包括例行前去巡弋的日本海军舰艇,所消耗的每一滴油料,都极为珍贵。

由此一来,日本海军第二舰队离开夏威夷的珍珠港,原本使命只是奔赴菲律宾海域,弥补日本海军第一舰队深入澳大利亚东部海域之后的防务空缺,因而该舰队的大部分舰艇都并未装满燃油出港,而是准备赶到不缺石油的关岛“喝饱”,但谁也没想到,还距离关岛尚远,日本海军运输船队就遇袭了,而且还是作为『交』战国之一的英国海军本土舰队,这可让心高气傲的日本人受不了了,乌压压的就加速狂奔,原本就不多的燃油,眼看着就要到底儿了。

于是乎,这封攸关日本海军第二舰队通讯机密的电报,共和国并未透『露』给英国方面,让英国人知道了共和国能够轻松破译日本核心密电,那后果显然比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全军覆没都还要严重。

因此,文森特在绞尽脑汁思考作战计划的时候,并不清楚他所要遭遇的日军舰队,是一支快跑不动的舰队,只要在围绕切断日本海军第二舰队补给问题上做文章,显然成功率相当不错,但共和国并未想让他知道中国人在破译密电上的超能力,他也就只有老老实实的在海图桌前挠头抓耳。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每一秒的流逝,都代表着舰队越发靠近危险的关岛,这就像是给自己『弄』了一个倒计时一般,让文森特越看航海钟,越觉得头疼难当。

“现在最棘手的首要问题就是正赶来的日本海军第二舰队,到底是否包含了所有的在编舰艇,四艘航母、一艘战列舰、两艘巡洋舰、六艘驱逐舰是否全部来了,而第二个问题就是目前敌舰队的位置,换而言之,我们突袭关岛之时,它们是否能对我方构成威胁,至于第三个问题,那就是和第二个问题恰好相反,要是我们空袭关岛之后,敌舰队刚好拍马赶到,那么我们就堪了……”

人的烦恼,往往因为有太多的顾虑,考虑到这个、顾虑着那个,结果往往造成整个人的思维都陷入了空前的『混』『乱』,连正常的抉择都显得格外的艰难,如今的文森特恰好这般,『花』费了无数人力和财力重新打造出来的舰队,是他手里唯一的一张牌,也是唯一的一张底牌,他很想赢得酣畅淋漓,却又输不起。

想了很久,总放不下包袱,所幸不想,文森特离开了闹哄哄的海图室,刚来到指挥舰桥,里面的参谋们吵得更是热闹,烦躁之下,他干脆什么也不愿意去想,径直走过通道,来到了走廊上,握着那冰冷的栏杆,眺望远方黑沉沉的海天一线。

风,很冷,虽然舰队正向赤道高速『挺』进,但并不代表越靠近赤道就越热乎,相反,战舰的高速航行带来了猎猎海风,温润而又咸湿,让脸颊都感觉到有些生疼,不过看到那不远处的战列舰舰艏劈开『浪』涛,『激』起微微泛白『浪』『花』的英姿,文森特笑了,海军,顾名思义,就是征服大海的军队,如果连这点儿风『浪』都折腾不起,那么舰队又真的能走多远?

掏出心爱的雪茄,文森特并未转过身去,用后背当着那疾风好让防风火机点着雪茄,他仅仅是将雪茄放在了鼻口,猛地一吸,享受着那纯正的味道,虽然是古巴雪茄,可总能让他想起英伦,想起自己曾今的家乡。

品味,也是一种享受,躁动的内心没过多久便渐渐平复下来,回到岗位的文森特很快就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没有任何的迟疑与彷徨,舰队很快就一分为二,原本有4艘航母、8艘战列舰以及16艘巡洋舰的超大航母战斗群,再一次平均分配为了两个。[]大国无疆124

舰队司令的命令哪怕是错的,也必须执行,文森特的战役意图很快就在众多的参谋共同努力下,在八个小时的时间里,就演变成了一份份具体的计划书,而临近天明之前,舰队的航空参谋们,已经拿出了一份相当漂亮的关岛轰炸计划书。

当东方的海平面被朝阳染出一片红晕,劈『波』斩『浪』一路前行的一艘艘战舰,也稍稍在晨曦中『露』出了狰容,带着黑夜的『阴』影,在壮美的朝阳沐浴下,一分为二的英国海军本土舰队两支航母战斗群分离了,文森特静默伫立舷窗前,半眯着眼打量着那一轮红日,心里微微感叹道——天气不错啊!

的确,11月10日的关岛西北900公里海域,的确迎来了一片『艳』阳天,可在关岛以东方向1200公里外的天气却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1892年出生的高木武雄今年才54岁,他可是日本海兵学院第39期毕业的高材生,和他同期毕业的、如今身居日本海军要职的同学中,名气最大的当然是阿部弘毅,而他与这些同学的差距也并不大,再怎么说也是日本海军三大舰队司令之一,统帅一支庞大的航母战斗群巡弋大海,自然是潇洒难当。

可如今的恶劣天气和极端海况,却让他有些怀念过去的时光,在中日东海海战之前,高木武雄还是日本海军大学校长,最擅长的领域却是潜艇,可后来时势造英雄,昔日不可一世的日本海军联合舰队被其貌不扬的共和国海军特『混』舰队给揍趴下,大批海军菁英魂归大海,身为海军大学校长的他也不得不老将出马,带着重建联合舰队的使命感,走过了两年多的艰难岁月。

在日本海军重建的艰苦岁月里,走出校园的高木武雄也不再局限于潜艇作战,他的视野开始开阔起来,他还曾撰写过“战列舰无用论”和“海军的空军化”两篇文章,极大的影响了后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重建历程,航空母舰成为了日本海军极力打造的主力舰艇,而战列舰却俨然有退出日本海军装备序列的势头。

可是现在,恶劣的海况让满载排水量超过四万吨的大型航空母舰都像是坐上了过山车一般,左右前后的晃动间,舰艏起起伏伏的穿行在海『浪』间,『激』起数十米高的海『浪』,海水哗啦啦的倾倒在甲板上,随着舰艏的抬起,这些海水又跟着流下甲板,活着顺着飞行甲板往下淌。

两百多米长、三十多米宽的大型航空母舰都让高木武雄感觉到难受,就更加难以想象那些更为“娇小”的战舰上,会是何等的让人头晕目眩,但暴雨天气却像是没完没了一样,瓢泼大雨夹杂着惊雷闪电,不止一次让高木武雄认为航海钟肯定出错了,这哪儿是白天,分明就还是一片黑夜。

不同的天气,给双方带来了战争影响自然是不同的,一分为二之后的英国海军本土舰队第二战斗群,就在文森特的亲自率领下加速南下,一改之前的20节经济航速,将航速提高到了26节,像是猛虎下山一般猛扑关岛而去。

当然,由于越发靠近关岛,文森特并未忘记安排战斗机升空警戒,同时还按照既定作战计划,让两支航母战斗群都保持严格的无线电静默,而一路狂奔间,舰队也并未忘记每间隔一定时间就进行一次之字转向,在高速航行之下无法有效监测沿途是否有日本海军潜艇的条件下,也只能通过这种手段,避免被日军海军潜艇突然袭击。

战争在赛跑,日本海军第二舰队受困于恶劣天气,一直挣扎了足足三个小时才驶出雷暴区,结果很不幸,两艘护航航母的部分木质飞行甲板被吹没了,要想用随舰携带的甲板进行修复,至少也得四五个小时才能重新敷设完毕,而更为糟糕的是,两艘大型航空母舰由于横摆摇晃距离,机库内密密麻麻停放的舰载机之间,竟然有部分舰载机因为固定问题而发生了滑移,结果相互之间发生了碰撞,造成了部分机翼受损,需要进行修复才能确保飞行安全。

气得跳脚的高木武雄几乎当场就要枪毙了气象参谋,这狗屁的雷暴天气如此之厉害,竟然没有预报准确,以至于给舰队各艘战舰都多多少少带来了麻烦,相比于战舰和舰载机的不同程度受损,他最恼火的一点是,由于第一舰队才是日本海军的当家老大,第二舰队中有不少都是新兵蛋子,结果恶劣海况下的航行,直接让这些新兵蛋子吐了了畅快,甚至出现了十几个严重病患,都快把胃给吐出来,还能有什么战斗力?

四个多小时,日本海军第二舰队与关岛之间的距离,仅仅被拉近了100余公里,依然还有一千多公里的航程,可高木武雄拿到后勤参谋的报告后,却又差点大发雷霆了,原本以为离开补给困难的夏威夷,前来后勤充足的关岛,压根儿就不需要装运太多的油料,结果路途过半后才突然收到战争警报,没有燃油的战舰还能叫军舰?

油料已经不多,储油量大的航空母舰还好说,毕竟满载燃油的情况下可以续航12000海里,虽然离开珍珠港并非满油,但区区四千公里的航程,也并不足以让储油消耗一空,可驱逐舰这类小舰艇就遭不住了,它们哪儿有太大的储油肚量,就算笔直着对准关岛航行而去,也得在距离关岛两百多公里左右彻底停航。

要想马儿跑,就得给马儿吃草,高木武雄这下算是彻底领略到了中国古人的思想是多么的『精』辟,早知如此,他就应该带着那两艘油船一同出发,少说现在风平『浪』静了,也能让全舰队缺油的舰艇完成一次海上补给不是,不过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高木武雄当即就命令通信参谋草拟一封措辞强硬的电报,让关岛以最快的速度派出至少两艘油船火速赶来,要不然,他的战舰可真成了海上的巨型舢板,靠风力推动都不行了。

电报很快就发出了,这已经是高木武雄第二封催促补给的电报,第二舰队的资格明显要比关岛的驻军司令部硬朗,偌大一个南太平洋,没有了第一舰队,还得靠第二舰队来罩着,所以关岛驻军司令部自然不敢怠慢,一方面回电第二舰队。

另一方面联系已经离开马尼拉港口的油轮目前为止,并且驻军司令部措辞极为强硬,声称一旦因为他们的原因,造成了向第二舰队额外供油的关岛,有二十四小时以上处于油料储备红『色』警戒线以下,那么这个责任自然需要这几艘油轮的舰长来承担。

一个极为重要的军事基地随时都需要保证拥有一定的物资储备,燃油是海军最为重要、不可或缺的储备物资,而由于之前第一舰队要南下参战,关岛就已经动用了一部分燃油储备运往莫尔兹比港以备不测,所以燃油储备并不太多,如今第二舰队又心急火燎的催促之下,肯定又要运走不少,这样一来基地燃油仓库建设二期工程还并未完工之下,可就极大难为了关岛的日军驻军司令部了,因而无论如何,它们自然希望补充而来的油轮能够尽量快些。

好心,却往往是坏事儿的开始。

日本关岛驻军司令部那一封措辞强硬的催促电报,为了方便和尚未使用最新密码本的油轮沟通,用的是本应该不用的老密码本,这套密码本,是日本联合舰队偷袭珍珠港之时所用的那一套,被视此事为奇耻大辱的美国,早就已经集结大批人才『精』英破译了这套密码,英国方面作为重要盟友,也分享到了这一成果。

于是乎,看似毫无用处的日本海军老旧密电系统,结果却发挥了相当之大的作用,它不仅仅让那几艘从马尼拉紧急运输油料奔赴关岛的油轮舰长们冷汗直流,还让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司令文森特开怀大笑起来了。

“狗娘养的小日本,竟然没有带够燃油就往关岛跑,难道就不怕半路全部抛锚吗?”[]大国无疆124

文森特苍老的脸颊都因为开怀的笑容显得稍稍年轻了一些,密密的皱纹沟壑汇成了一张特殊的笑脸,把之前的郁闷都释然而去。

不用文森特吩咐什么,早就不是雏儿的参谋们自然知道该如何利用这个突然而来的利好消息,共和国为之提供的情报显示,日本在关岛上部署的远程巡逻机本来就不多,如果按照日本人『精』打细算的作风,他们肯定会主动放弃对其第二舰队和运输油轮前来方向的远程搜索任务,而且英国海军本土舰队肯定不会从南太平洋和北太平洋方向赶来,因而他们只需加强对东方的巡逻力度。

很快,英国海军本土舰队第二战斗群的巡逻战斗机就重点部署在了舰队的东南方向,并且主动将巡逻半径压缩了五十公里以确保巡逻战斗机能够有更多的油料用于巡逻,同时,战斗群进一步提高了航速,而并非是加速向关岛『挺』进,却是准备切入到从马尼拉出发的日军油轮驶往关岛的航道。

而在另一边,同样截获了日本关岛关岛驻军司令部电报的第一战斗群,也猛然意识到他们的敌人竟然是一支快要没油的舰队,这和一支没有子弹的步枪有啥区别,不用和第二战斗群商议,担负第一战斗群临时最高指挥官的舰队副司令爱德华多就下令舰队加速航行,同时注重舰队以南方向的防空部署。

世界上并不存在最遥远的距离,因为就算成百上千公里的距离,只要奋力航行,依然会渐渐缩近,而始作俑者,除了战舰自身的动力之外,时间也是一个宝贵的助力。

11月10日下午14点,已经出现在了关岛西北方向650公里左右海域的英国海军本土舰队第二战斗群,并未被日本驻关岛的远程侦察机所发现,甚至一路上文森特都很注意让各舰警惕日军潜艇,并非担心被攻击,而是担心被发现后暴『露』行踪,好在日本人的潜艇一向不受重视,而且数量根本不多,部署在关岛的日本潜艇也不知道到哪儿去晒太阳了,让文森特率领的航母战斗群轻轻松松就出现在了预定攻击出发海域。

同样,爱德华多的第一战斗群也几乎同时抵达了拦截日本海军第二舰队的预定海域,该海域位于关岛东南方向400公里之外,几乎处于关岛日本海军阿加尼亚航空站部署的岸基俯冲式轰炸机以及鱼雷攻击机的攻击范围之内,自然而然也早已杵在了日本空军战略轰炸机第三联队那43式重型轰炸机的打击范围内,可日军并不知道这一点,就连高木武雄所率的第二舰队,也并不知道死神已经在半路上恭候着。

不得不说,高木武雄接触潜艇作战的时间太长了一些,他的脑子里根深蒂固的思想,就和德国海军的邓尼茨差不多,不管外界如何如何,但内心深处,都还是多多少少有潜艇制胜论的信念存在,因而在航空母舰作战方面,他就显得有些拘谨,总害怕出现小错误造成贻笑大方的恶劣后果,因而在舰队的侦查部署安排方面,事必躬亲的他,竟然还在按照呆板的战术,向四面八方都派出了侦察机,而并非是推测敌情之后,重点侦查某一个方向,以增大先敌发现的概率。

航空母舰的出现以及大规模的运用,早已颠覆了传统的海战战术思想,在高木武雄大大咧咧的四面开『花』般的胡『乱』搜索之时,爱德华多安排的侦查就显得格外有分寸,因为他已经知道它将所面对的这支敌舰舰队,或许是人类战争史中,空前绝后的一支舰队,竟然没有带足油料就敢奔赴远洋,还不得不说倭国矮子总能有一些异想天开的古怪想法。

所以,爱德华多的思路很简单,那就是没有太多油料的日本海军第二舰队,肯定会走最短的航线直奔关岛而来,因而他的侦查部署中,安排的12架侦察机,全部都呈扇形向东方飞去,将搜索范围拉得很大,毕竟他并不清楚敌舰队到底何时离开的珍珠港,路上是否有什么耽搁。

而在另一边,已经几乎达到了航母舰载机极限攻击半径位置的第二战斗群上,让全舰队更改航向直奔关岛而去的文森特,已经『激』情满怀的向两艘航空母舰的航空参谋下达了实施轰炸关岛计划的命令,随着命令的下达,两艘航母上已经忙碌开来。

一枚枚抹去黄油,能清楚看到“中国制造”标记的航空炸弹、航空穿甲弹等等,都开始挂在第一『波』轰炸机群的机腹或机翼之下,很有情趣的这些英国海军地勤,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各种布条,上面写着对日本军人的各种粗鄙问候,也都系在了炸弹上面,就差在炸弹上面画出一个个矮脚猴子图样出来。

就算是挂上了各种炸弹、穿甲弹,战斗机、俯冲式轰炸机、鱼雷攻击机等,也不过是传统的活塞式螺旋桨飞机,本身机体重量就不大,加挂弹『药』之后也不太重,根本不需要向共和国海军航空母舰上的喷气式舰载机那样,动辄二三十吨的满载负荷,需要蒸汽弹『射』器的帮助才能顺利升空,而毋需文森特指挥下的英国海军本土舰队第二航母战斗群,两艘航空母舰很快就转为逆风加速航行,在飞行甲板后端排列成一排一排的第一『波』轰炸机群,排在最前面的、也是飞行速度最慢的鱼雷攻击机,首先在甲板起降引导员的绿『色』旗帜指示下,螺旋桨巨大的轰鸣声中,一架架飞离了飞行甲板升空天空。

“第一『波』轰炸机群出发后十五分钟,巡逻战斗机回到航母补充油料,待第二『波』立刻出发后,所有防空战斗机升空巡逻,随即所有战舰立刻进入防空作战状态……”文森特蠕动的嘴角清晰的吐出一个个单词,但他的目光却一直炯炯的注视着东方,那里的战斗,才是真正的战场。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