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二六章 削掉鬼子

第一二六章 削掉鬼子

当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司令文森特所率领的第二战斗部。已经向关岛派出第一

o轰炸机群的时候,而在关岛东南方向400公里之外的第一战斗群临时总指挥官爱德华多,却依然没有收到侦察机发现敌舰队的消息。[.aoye]

第一战斗群所有舰艇无不处于关岛〖日〗本海军航空兵和空军的轰炸半径之内,可以说随时都可能暴lu行踪,进而引来无数的麻烦,虽然对于舰队的防空能力相当自信,可爱德华多还没有用舰队的安危,去换来击落几架高空轰炸机的兴趣,因为这太不值得。

时间在流逝,分分秒秒都极为珍贵。

成扇形展开侦察任务的飞机已经出发了一个小时,按照每小时300[]大国无疆126

节的飞行速度计算,相当于已经可以确认,在舰队以东半径300海里的较大扇形海域范围内,没有敌舰队的身影,那么如果在四十五分钟之后,才发现敌舰队行踪,那么第一战斗群的航母舰载机也无法发起进攻,只因为500海里已经是舰载各型战机的极限作战半径。

没几分钟,爱德华多就已经看了好几次航海钟,以前总有时间过得很快的感觉,可现在他才发现时间很缓慢,却一分一秒流失,再也捞不会来,几次扫过通讯参谋的战位,却发现没有任何消息,侦察机依然毫无所获,依然在按照固定侦查线路喜行。

当然,不是侦察机飞行员们偷懒不努力,驾驶着侦查机代号为09

的双座远程侦察机的杰拉里斯和弗莱明俩人,就觉得自己够努力了,俩人已经分别观察了半个小时眼睛都有些发酸了,望远镜里却依然没有收获。

“该死的小〖日〗本鬼子,难道他们都变成了鱼,全都潜水了?”

弗莱明放下望远镜,『揉』了『揉』快流淌泪hua的双眼,这茫茫大海,想要发现一支散布面积很宽大的舰队踪迹并不难,难就难在根本没有,却依然要认真观察这可要老命了,累得弗莱明感觉自己快要失明了一般。

前座的杰拉里斯也不好说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了眼『药』水,递给了骂骂咧咧的弗莱明,摊上这么一个危险而又困难的任务除了甘愿倒霉还能有什么呢?

侦察机飞行得很稳,在1200米高度飞行并没有什么难度可言,飞行技术很不错的杰拉里斯,曾在共和国海军航空兵第三学院接受飞行驾驶技术培训,都还获得过教官的表扬,或许是为了闲来无趣之下卖弄一下自己的技术,杰拉里斯拉杆跃升,侦察机灵活的升入了三千米高空朵朵白云很快就成了飞机下方的漂浮物,纯洁、干净。

弗莱明刚刚睁开滴了眼『药』水儿的眼睛,就俯瞰到了多多祥云,当即质问道:“嘿,老兄搞什么啊?飞这么高,能发现鬼子吗?”

杰拉里斯一笑,道:“没听说过一句〖中〗国话吗?“站得高,看得远”与其在低空mo鱼,咱们还不如跃入高空看得更远得了!”

说完杰拉里斯拿过望远镜,保持侦察机平稳飞行的姿态,用望远镜飞速的瞄过那些云层缝隙间能够看到的大海海面,他刚刚那么说上一嘴其实是为了掩饰内心的焦虑,一种不安的思绪影响到了他的大脑总感觉自己会撞上〖日〗本海军第二舰队,不由自主的就想飞到云层上空,免得第一时间就给暴lu了。

杰拉里斯的感觉是对的,他那科学难蜒解释的第六感虽然并不怎么灵验,但在危险气息的作用下,他选择了相信直觉,因而飞入了高空躲进云层里,而恰恰是这么做,他刚好与同样执行低空侦查任务的日军侦察彬昔过了,否则双方肯定会直接遭遇。

运气不错的杰拉里斯并不知道刚刚自己的屁股下方云层下,刚好飞过一架日军的侦察机,他继续驾驶着侦察机沿着固定的侦查航线飞行着,偶尔透过云层缝隙观察一下海面情况,不过实在熬不过后座的弗莱明斥责,弗莱明甚至开始怀疑杰拉里斯是不是怕死这个问题,不得已之下,杰拉里斯只好飞回海面上空。

悲剧,往往是来自不经意的小动作,而惊喜也常常源自于偶然。

杰拉里斯驾驶的侦察机刚刚飞出云层,后座的弗莱明就粗犷的喊了起来,转头一看,我的个乖乖,原来一支规模宏大的舰队正在侦察机左侧前方高速航行着,远远看去,〖日〗本海军的航空母舰体型修长,飞行甲板看上去也很细长,不过不用多看,惊呼之余的弗莱明当即想到发电报,哆哆嗦嗦的打开电报机滴滴地的发送熟记于心的“发现敌舰”电码,却脑袋一团浆糊的忘了如何确认敌舰位置,拿着海图手忙脚『乱』。

“报告了吗?”

焦急的杰拉里斯看到了〖日〗本海军那艘航空母舰刚刚起飞的一架战斗机,这说明敌人已经发现了他们,恐怕这时候敌舰队的护航战斗机正急忙赶来拦截,危险已经越发『逼』近。

“正在发,正在发……”

急得满头大汗的弗莱明一次次的摁着发报机,滴滴地的将敌舰位置发送出去,可还没等他完成所有工作,天空中就传来了令人反感的尖叫声,涂着膏『药』旗的两架战斗机正如狼似虎的从高空直扑而下,惊恐的弗莱明甚至看到了小〖日〗本飞行员那丑恶的嘴脸,当然也看到了战斗机两侧机翼的机枪啧『射』出来的罪恶火舌。[]大国无疆126

惊呆了的弗莱明几乎是机械xing的将最后的电文发送出去,他内心深处闪过一丝念头,这该不会是要死了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那架外形看上去和英国海军本土舰队舰载战斗机类似的日军战斗机,这才意识到共和国销往传统活塞式螺旋桨飞机,都是各国空中力量的重要武备来源,要么直接原装进口,要么也都是稍加改进,因而各国的战机看上去都很酷似。

弗莱明还在内心深处感叹的时候,反应更快的杰拉里斯已经清楚的感受到了空气中『射』来的一枚枚大口径航空机枪子弹掸头摩擦空气后,钻进大海的声音,海面上被溅起的朵朵小浪hua也都很清楚的表明,这些『射』失的子弹都葬身大海,没有钻进侦查机的机身,他们是幸运的。

遭遇敌机高空俯冲攻击,是应该爬升还是保持高度急转,杰拉里斯没有过多的思考时间,几乎是长期训练的反应式动作,他就做出了高速急转的动作,而不是贸贸然的拉升企图奔逃,果真,侧转速度很快,并且在低空保持高速逃逸姿态的侦察机,果真让日军两架距离太远就开火『射』击的战斗机飞行员咬牙切齿不已,纷纷改出俯冲姿态,尾追活动得像是泥鳅一样滑溜的英军侦察机。

没有颤抖,只有纠缠,杰拉里斯在用自己精湛的飞行技术来弥补侦察机与战斗机之间的技术先天差距,在爬升率、飞行速度、加速xing能等等方面都不及对手之下,杰拉里斯能够依仗的也就只有技术动作的敏捷,他也知道,迟早会有被击落的一刻到来,被玩弄得气愤难当的两名日军飞行员很快就会从愤怒中解脱出来,稍加合作就能轻松干掉自己,因而杰拉里斯一边通知弗莱明做好跳伞逃生的准备,即毁灭电报机和密码本,而一边自己拼死机动,争取将跳伞位置更加靠近于舰队,也好在海战结束之后,更早得到舰队的救援。

事实没有出乎杰拉里斯的意料,五分钟之后,他的侦察机屁股上就着火了,尾舵失去控制的侦察机机尾部冒出滚滚浓烟,摇摇晃晃的向大海扎去,早就准备好了降落伞的俩人,分别打开了座舱,弗莱明先跳、杰拉里斯后跳,离开了已经无法控制的侦察机,在空中绽放出了两朵白hua,晃晃悠悠的向海面上落去。

悲剧很快就到来了,被玩弄的气愤难当的日军两名战斗机飞行员,变态的脑子里压根儿就没有日内瓦公约,竟驾驶着战斗机直冲而来,用剩余不多的子弹,狠狠的『射』向了已经弃机逃生的弗莱明俩人,不久之前还奔说有笑的俩人,当即如同降落伞一样,被大口径的航空机枪子弹给打出了一个个大窟窿,1刀毫米口径的子弹杀伤力何其惊人,当即就让俩人在半空中变成了截状,成为了〖日〗本海军第二舰队成立以来的首批战果。

而悲剧发生之时,早已经收到了09号侦察机报告的爱德华多,早就摁耐不住内心的战意下达了攻击命令,早就准备妥当的第一

o轰炸机群当即开始起飞飞行速度慢的鱼雷攻击机,紧跟着是速度稍慢的俯冲式轰炸机,排在最后起飞的,自然是飞行速度最快的护航战斗机,第一

o轰炸机群很快就组成了浩浩dangdang的机群,向着弗莱明报告的敌舰队位置飞去。

并不打算让〖日〗本海军第二舰队好过的爱德华多,当第一

o轰炸机群飞离了占分钟后,便已经让所有回收回来的巡逻战斗机,全部都回到航空母舰重新加满燃油,并挂上了大型副油箱,整个过程,飞行员都并未离开驾驶座舱,地勤为他们送去了矿泉水和高能巧克力补充水分和体能,完成燃油补充之后,他们又离开了航母。

同时,爱德华多已经不再去顾虑到会遭受来自关岛〖日〗本海空航空兵的轰炸威胁了,他唯一想要啃掉的,自然是日军的舰队,所以第二

o轰炸机群也在准备之中,他需要半个小时之后,第二

o轰炸机群就全部离开航母,届时战斗群再进入防空作战状态。

从派出第一

o轰炸机群,到进入防空作战状态,爱德华多只给战斗群官兵们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因为他并不知道日军是否也已经发现了自己,如果双方是在同一时间发现对方,并迅速派出了第一

o轰炸机群,那么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刚好够日军的轰炸机群抵达目前战斗群所在的海域正式开始轰炸。

爱德华多并非是疯了,他做出这样的决定主要依仗便是他相信英国海军本土舰队战舰所配备的对空搜索雷达,安装在巡洋舰上的大功率远程对空搜索雷达能够有效探测到200海里范围类的空中目标,虽然爱德华多给这个数据打了一个七折,那至少也有150海里左右的预警距离,因而他让一艘巡洋舰前出执行防空预警任务,为舰队提供至少半个小

时的防空时间,当然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要让所有升空的巡逻战斗机都加挂副油箱了,因为他需要在这半个小时的防空时间里,巡逻战斗机能够毋需担忧油料的尽情空战,尽量击落对方能够给自己造成威胁的俯冲式轰炸机和鱼雷攻击机。

爱德华多在赌,他也是不得不赌,好在他运气不错,遇到了一个相比于航空作战,却更对潜艇作战更感兴趣的对手。

最先发现侦察机的并非是日军战舰的雷达,令人气愤的是,那架英军侦察机跃出云层后,日军顶在最前面的反潜驱逐舰桅杆膘望员发现了这架飞机,而由始至终号称对空能够有效探测上百海里的〖日〗本国产对空搜索雷达却始终是一无所获。

顾不得咒骂无能的国产雷达和军工企业,巡逻的〖日〗本海军舰载战斗机很快就赶来截住了那架英军侦察机,可更加令人气愤的事情发生了,两架战斗机竟然隔着老远距离就开火,仿佛是要给予对方警告,而不是要击落对方一样,充分暴lu了〖日〗本海军第二舰队号称“新兵营”的名号不假,菜鸟般的两名飞行员用时五分钟才击落了那架明显飞行xing能弱手战斗机的侦察机。[]大国无疆126

整个过程令观战的高木武雄惊讶得几乎摔碎了眼镜而让他心忧的是,无线电监测结果显示,那架英军侦察机已经发出了电报,这也就说明已经没有多少燃油的舰队暴lu了,可高木武雄到现在为止却并未收到本方侦察机的侦查报告,敌暗我明的形势是现代航母作战的矢忌。

不得已之下,高木武雄当即命令航空参谋调集侦查力量,重点侦查舰队以西方舟,至于其他几个方向的侦察机,也要格外注意鬼才知道那架英军侦察机是不是真的打西方而来。

令人吃惊的是,喜爱潜艇作战的高木武雄并未像潜艇被敌发现那样,第一时间选择逃匿或者反击,他也的确想过反击可没有对方具体位置,难道让轰炸机群漫无目的的飞去炸鱼玩儿?谨记着潜艇攻击对方之时一定要明确目标、锁定目标,再实施攻击的高木武雄选择了等候,他一边命令舰队准备第一

o轰炸机群,一边在焦急的等到侦察机的发现,并无半点进入防空作战的意思。

不能不说,运气这个因素是连上帝都无法控制的,就当高木武雄正为了英军舰队位置而犯愁的时候,之前按照高木武雄四面八方都安排侦查命令而出发向西的一架日军侦察机,竟然与出发不久的英国海军本土舰队第一

o轰炸机群不期而遇,担负前进护航任务的英军护航战斗机,也并非干净利索的干掉这架日军侦察机,导致对方依然发送了电报,不过却并未发送完整。

没有受到出师不利情绪影响的英军第一

o轰炸机群,急速向日军舰队扑来,而收到了半截电报的〖日〗本海军第二舰队也迅速做出了反应,高木武雄思考了五分钟后,毅然决然的下达了第一

o轰炸机群向侦察机所遭袭方向搜索攻击的命令,虽然不能肯定敌舰队的位置,但高木武雄坚信,他们就在那个方向。

五分钟的思考时间,对于整体时速300节的轰炸机群而言,已经足够飞出30海里的距离,这几乎相当于是〖日〗本海军最快战舰加速航行一个小时的航程,但对于慢慢吞吞还打算节约燃油以便抵达关岛的〖日〗本海军第二舰队而言,五分钟的时间,他们能驶出3海里都不错了。

效率的高低,往往是新兵和老兵的明显区别特征,昔日偷袭珍珠港的大部分海军老兵,都被抽调到了不断扩编的第一舰队,亦或者是回到本土参与教学工作,结果造成第二舰队的官兵作战素质不高,还并未经过实战的历练,又长期受到〖日〗本吝啬燃油而训练强度不高的影响,其结果就是〖日〗本海军第一

o轰炸机群,hua费了45分钟才离开了舰队上空,编队向西飞去。

50分钟的耽搁几乎是要命的,看到完成编队的第一

o轰炸机群向西飞去之后还犹豫着是否组织第二

o的高木武雄,还真自己是一艘藏在水里的潜艇,『射』了第一轮的鱼雷,还想赶紧装填之后再『射』一轮,在参谋的时间提醒下,才赶紧意识到时间紧迫,已经没有时间组织第二

o轰炸机群了。

高木武雄命令舰队进入防空作战状态的时候,英国海军本土舰队第一战斗群派出第一

o轰炸机群前进护航的战斗机,已经发现了并未逃逸的日军舰队并迅速和赶来的日军巡逻战斗机纠缠起来,而此时此刻,不久之前才完成舰载机起飞工作的日军四艘大小航母,才刚刚结束脱离舰队编队加速迎风航行的状态,转为向舰队核心靠近。

海面上两大两小的日军航母像是看到了老虎的肥猪一样拼命的加速向舰队中心靠近,而其他日军防空战舰也已经意识到了危险靠近,隐隐的扩大了防空编队范围,且两艘速度不错的驱逐舰还胆子ting大的主动迎了上来,试图要在堵住英军轰炸机群的进入航道。

在护航战斗机后方几海里位置飞行的英军俯冲式轰炸机和鱼雷攻击机,很快就通过无线电知道了前方的空战ji烈难当,也自然清楚日军的战舰就在不远处的海面上,当即就加快速度『逼』上前来绕过了两艘小

小的驱逐舰,根本不顾那驱逐舰上中小口径防空火炮稀疏的火力,在领队的指挥调度下,当即就分成了几个

o次和攻击组。

4架俯冲式轰炸机结合4架鱼雷攻击机的四个攻击组合,当即就在高空和中低空向日军的两大两小的四艘航母扑去还没有进入〖日〗本海军战舰防空核心的航母,像是衣服穿得极为暴lu的美女一样,近乎赤luo的岔开了双tui,等待着英军狠狠的用炸弹和鱼雷蹂躏,这还用得着客气?

日军的反应也不可谓不快,高空之上的英军俯冲式轰炸机很快就遭遇到了日军各艘战舰防空高炮的火力拦截,嗵嗵嗵不断开火的各型高炮,威力最大的莫过于120毫米口径的高炮,在近炸引信的作用下大口径炮弹不断在高空之上炸裂开来,形成一道道弹片幕。

相继开火的日军大小战舰连同航空母舰自己所载火炮都在竭力开火,却很少有火炮顾及到那些几乎贴着海面掠进的英军鱼雷攻击机,而这些飞行员心里也不得不感ji不已,在共和国受训的他们,以前还多番质疑鱼雷攻击机低空渗透与俯冲式轰炸机高空突入的协同攻击组合效果,现在他们知道了,原来面对高空和低空的同时威胁,敌人大多数时候都会顾此失彼手忙脚『乱』。

果真,承受了太多密集火力的俯冲式轰炸机,还并未进入战舰上空便损失惨重,而飞行高度几乎和日军战舰水线高度相当的鱼雷攻击机却并未出现一架伤亡,因而进入最后攻击之时,四个攻击组合中,旧架鱼雷攻击机尚在,而俯冲式轰炸机却少了一半,而且进入高速俯冲投弹的他们,只有练才在理想的投弹高度完成投弹,其他的,似乎太过于紧张,高度太高就把炸弹给扔了,并且旋即拉起飞机企图逃逸,结果很快就在飞机上升过程中被日军防空炮火咬住,顷刻间便化为了火球。

真正具备威胁的,当然是完成扇形投弹的鱼雷,每一艘日军航母都分到了4枚重磅航空鱼雷,这些鱼雷在投放之时,就已经被久经训练的英军飞行员投放得很有艺术感,因为它们都像是四支同时离弦之箭一般,覆盖两个航母的身长,呈一个小扇形在海面上高速穿行,在浅水位置航行的它们很容易看清,尤其是长长的尾迹更是让日军四艘的航母舰长面se土灰,当即就不管飞行甲板之上的人员死活,做出急速转弯的动作,企图让航行中的战舰舰艏或舰尾朝向这些袭来的鱼雷,以减小受攻击概率。

结果可想而知,航母飞行甲板上的人员和舰载机,在巨大的惯xing作用下被狠狠的甩了出去,几个还在炮位上高速往返奔跑搬运炮弹的,连人带炮弹被甩离了航母落入大海,连妈都喊出出来,就被大幅转弯的航母给『逼』进了滚滚海水中消失不见,倒霉的则还在海面上扑腾着逃命,就被螺旋桨吸入给绞碎为肉末。

重磅航空鱼雷的威力极其之大,一吨多重的它们哪怕是命中一枚,也会让战舰给lu出一个大窟窿,事实也果真如此,两艘体格实在太大的日军大型航空母舰都给被命中了两枚,一艘的舰艏被当场炸飞,屁股被炸得没有了菊hua,而另一艘航母则更为悲剧,直接在舯部左右两侧二十米,被炸出了两个直径超过十米的大窟窿,汹涌的海水拼命的涌进航母舱内,上千名船员很快就感受到了航母急剧倾斜的快感。

当然,jiao小…灵活的小型航母,也并非是幸运的,更小的吨位意味着它们奚加承受不起痛击,直接命中了舯部的一艘护航航母,比一艘巡洋舰都还要脆弱的当即断成了两截,为〖日〗本海军船舶质量惊呼难以思议的其他战舰船员,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枚重磅航空鱼雷就让一艘轻型护航航母给拦腰断成两截,到底是〖中〗国人制造的鱼雷质量太好,还是〖日〗本人自己的战舰太菜,谁都没有时间去思量,因为其他英军轰炸机群正如蝗虫一般从高空或海面扑来。

防空作战是最让人煎熬的,好在被两枚鱼雷同时爆炸引起的强烈震动间,高木武雄就在卫兵的紧紧搂抱下,依然装在了墙壁上昏厥了过去,而紧搂他的卫兵已经失去了呼吸,被叫醒过来的高木武雄过了好几分钟才回过神来,可等他清忙醒之时,却看到自己所在的航母飞行甲板上正忙得不可开交,两个巨大的窟窿造成了航母一侧进水过多,同时引发了各种管道的破损,大火燃烧的相当旺盛,穿着石棉防火服的损管人员,带着高压水泵冲进火场,很快就被高温蒸汽和超高温给吞噬掉。

不得已之下,舰长下令关闭多个水密门,并向另一侧注水以暂时恢复平衡,当然也加强了损管力量,加速扑灭火势,负责为航母提供防空保护的一艘重巡洋舰也是满目疮痍,不过作为航母战斗群,重要地位更高的显然是航母,所以这艘重巡洋舰舰长下令将靠近航母,并将输电电缆接入到航母上,以确保抽水机能够全力工作,同时巡洋舰上也不断抽取海水,形成两条巨大的水龙,压制住航母两个巨大窟窿里的滚滚火势,但黑se的浓烟依然在呼呼直冒。

离开航母,转移到更为安全的战列舰上去,高木武雄没有反抗的余地,这是〖日〗本海军联合舰队覆灭于中日东海海战后,〖日〗本海军拿出的一条铁律,这也是为了保护好这些高级指挥人才,稍一失败就要和战舰一同沉没,不仅船没了,连复仇之时宝贵的人才都没了,因而〖日〗本海军内部严令禁止任何人员和战舰殉葬,高级将领和军官更是在战舰较为危险之时,就得提前撤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