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二七章 胜利代价

第一二七章 胜利代价

.乘坐轮离开航母后的高木武雄样子相当狼狈,灰头土脸的看着四周的海面上,却发现英军已经停止了攻击,而海面上依然还完好无损的战舰几乎没有,倒是几个熟悉的战舰面孔不见了,一艘轻型护航航母不见了踪影,而另一艘正如同死狗一样,大半个屁股被炸没了,冒着滚滚浓烟趴在海面上一动不动,一艘驱逐舰正准备向它施放鱼雷,大概是实在没救了,与其让英国人击沉,还不如自己弄沉。.aoye更新

效率,高木武雄不得不佩服英国人的效率很高,仅仅一轮的攻击就让自己两艘大型航母暂时失去了起降舰载机的能力,而两艘护航航母更是第一时间向死神报道,同时舰队内的两艘巡洋舰和一艘战列舰都挂了彩,好在战列舰皮肉厚实挨揍能力不错,否则也会跟两艘巡洋舰一样轻伤不已。

而就在高木武雄忧虑之时,他派出的第一波轰炸机群早已被英国海军的前置防空战舰对空搜索雷达所发现,派出了第二波轰炸机群后就已经开始快速转入防空状态的英军战舰,还需要时间来做好防空作战准备,因而勇敢扑上去的英军巡逻战斗机就显得格外英勇了,他们抛掉了大型副油箱之后,便轻装上前,勇敢拦截日军的俯冲式轰炸机和鱼雷攻击机,根本不去和日军的护航战斗机纠缠。

事实证明这样的预警防空作战方式效果不错,日军的轰炸机群还并未进入英舰防空编队外围,就被击落了不少,而其后的防空作战已经与那些竭尽全力的巡逻战斗机无关了,英军战舰装配的120毫米自动化防空高炮率先开始喷『射』炮弹,在火控雷达和电子计算机的帮助下,在伺服电机与电『液』系统的完美配合中,自动化防空高炮稳稳的将炮口朝向最具威胁的机群方向,喷『射』而出动能十足的炮弹。

精确的炮弹化作了四『射』开来的无数弹片,带着致命的翻滚动能,这些炮弹碎片狠狠的将日军飞机绞出一个个窟窿,最倒霉的某过于那些挨了弹片的日军飞行员,在刹那间就身躯就失去了知觉,让失去了控制的飞机晃晃悠悠的落入大海。[]大国无疆127

与自动化的高炮那恐怖的高效率相比,人工手动的高炮也不错,各种撞入口径的高炮形成高低不同层次的弹幕笼罩日军来袭轰炸机群,猛烈而又迅猛的炮弹交织成了一道道光芒闪耀的火力,不一会儿就让日军的轰炸机群爆出了数个火球。

同样是高低配合共同进攻,受过严格针对『性』训练的英军可不会放过那些从低空偷偷溜进来的日军鱼雷攻击机,各艘战舰的25毫米速『射』机关炮和多联装米大口径重机枪,纷纷咬住这些不速之客,再有37毫米机关炮的助阵,很快就形成了联合绞杀的火力,让那些大口径高炮能够安安心心的对付高空突入的日军俯冲式轰炸机。

防空作战持续时间不长,也不敢太长,爱德华多还并未体会到航空母舰被重型航空穿甲弹贯穿甲板之后,猛烈在舰体内部爆炸的感觉,防空作战就结束了,日军的攻势被英军挡住了,在高兴之余,爱德华多不得不感谢设计建造这些战舰共和国,要不是足够精确和凶猛的防空火力,他的战斗群估计现在,至少也有好几艘船瘫痪在了海面上,但是现在仅仅是两艘在外围的驱逐舰,被无法突入舰队核心的日军飞行员报复『性』的攻击而击沉之外,主力舰艇都尚存,且舰队还能派出第三波轰炸机群持续作战。

与爱德华多的高兴不同,高木武雄已经yu哭无泪了,屁股还没有在战列舰的指挥舰桥里坐热,刚刚端到的冰镇凉茶还没用来镇住躁动的内心,通讯参谋就急急忙忙的赶来报告在外围担负警戒的驱逐舰发现大批敌机来袭,一向不正常的雷达终于正常起来,这真让高木武雄感觉不思议,当然容不得质疑,已经油料和弹『药』都剩余不多的战斗机也都扑去了,依然还在忙于整修战舰受损部位的各艘战舰,也都相继回到各自的防空作战阵位严阵以待。

情况很麻烦,高木武雄已经猜到,对方是连出重拳,左右开弓之下打得高木武雄直晕乎,不过他也很快就释然了,因为舰队转入防空作战状态后,各艘战舰就由各自的舰长负责,舰队的指挥体系已经暂时无用,唯一让高木武雄担忧的是,那艘修修飞行甲板还能起降舰载机的大型航母可千万别再给击中了。

带着担忧,高木武雄被转移到了战列舰多重防护之下的一个特殊舱室内,外面的战舰防空火炮炮位上已经空前忙碌起来,叫喊声、开炮声、弹壳坠地声、战舰机械噪音等等混淆在一起,让整个人的耳膜都急剧震dang起来,惨烈的防空作战无不如此。

英国海军本土舰队第一战斗群派来的第二波轰炸机群,从机群数量上已经没有第一波多,但有了第一波攻击奠定的效果,第二波进攻就显得从容不少,至少日军不少战舰已经在首轮攻击中多多少少负伤,许多炮位都已经不复存在,再加上日军汲取了教训,不再单方面的紧紧咬住高空飞行的俯冲式轰炸机,还分出了一部分火力来拦截低空突防的鱼雷攻击机,这就让原本需要分担大部分防空火力的俯冲式轰炸机明显感觉火力很稀疏。

老旧的进攻套路依然卓有成效,虽然首轮进攻结束后,日军战舰就完成了防空阵型编排,而且还因为两艘护航航母都相继战沉,少了两个保护目标,日军的防空战舰倒也能形成较为密集的一道道火力,可面对突防速度快、飞行姿态灵活的轰炸机群,这些人工手动『操』作的防空炮,明显要效率低下得多,往往打出了上百枚炮弹,却未取得一个战果。

十多分钟的紧张与忐忑,高木武雄像是丧家之犬一样躲在特别舱室里一动不动,静静聆听着外面那空前ji烈的高炮齐鸣声,当然偶尔传来被击落飞机呜呜坠海的尖叫声,他内心深处也是一阵兴奋,每击落一架敌机,也就代表舰队多一分安全。

英军第二波进攻的收获并不大,虽然连续安排了四个组攻击日军的两艘大型航母,3架俯冲式轰炸机和鱼雷攻击机挣扎通过日军各艘战舰密集的防空火力,付出了惨重代价后进入航母附近空域实施高空投弹和低空鱼雷施放的,已经没有几架飞机了,『射』出的鱼雷也都被日军技术精湛的航母舰长『操』舵之下灵活躲过,但尽管如此,两艘航母还是各挨了一枚航空穿甲弹,其中一艘冒起了滚滚浓烟,面另一艘则开始倾斜。

负责第二波攻击的英军领队认为日军航母已经必定沉没后,便不再集中兵力进攻那两艘奄奄一息就快沉入大海的航母,而是集中兵力企图拿下日军剩余的主力舰艇,个头巨大且作战中相当凶狠的日军战列舰早就成了英军的眼中钉肉中刺,而另外两艘防空作战相当积极的巡洋舰也自然不放过。

闹心的防空战显得格外紧张ji烈,高木武雄明显感觉到战列舰也开始加速起来,为了躲避高空急速俯冲下来的重磅航空穿甲弹,以及海面上扇形『射』来的鱼雷,舰长已经亲自『操』舵,在桅杆顶端僚望员的提醒下,以最短的时间判断航空穿甲弹落点和鱼雷攻击盲区,进而急速转向,数万吨重的战列舰像是受惊的巨鲨一般,在海上忽而左转、忽而急速右转,晃动厉害得高木武雄好几次都差点跌倒。

极为狼狈的一段时间过后,就当就当高木武雄认为舰队安全的时候,人间悲剧发生了,一枚重磅航空穿甲弹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相当精准的狠狠砸在了舰桥前方炮塔与舰艏之间的水线装甲带上,轻轻松松就撕裂了战列舰的水线装甲钢,连续砸穿了好几层甲板后,终于猛烈爆炸开来,刚完成急速转弯以便让舰尾对准鱼雷来袭方向的战列舰,像是迎头撞上了一块礁石一般,强烈的震动当即让所有人都坐上了飞机,高木武雄也不例外,撞得是七荤八素,就差把早饭给呕吐出来了。

终于,当高木武雄憋住了内心的呕吐感之后不久,英军的攻势终于结束了,英军的第二轮进攻所取得的战绩也比较辉煌,两艘重巡洋舰已经挨了重磅航空穿甲弹和鱼雷后不再动弹,像是死了一般趴在海上,不时从舰体内部传出一阵爆炸,滚滚浓烟几乎笼罩住了整个舰艇身影,偶尔几个弃舰逃生的船员倒是很灵巧的噗通落水,跟下饺子似的利索。

顾不得自己形象了,高木武雄当即就来到了战列舰一片狼藉的指挥舰桥,据是一架已经被击中冒着黑烟的英军鱼雷攻击机,从侧面直接撞上了舰岛,一吨多重的鱼雷连同攻击机内大量的燃油,伴随着巨大的撞击势能,变成了一枚当量巨大的炸弹,其爆炸结果就是,横扫了整个舰岛内部,虽然厚实的装甲承受住了猛烈的爆炸能,但冲击波和震动足以让所有人员丧生。

高木武雄能够找到的战列舰舰长,也只剩下了半边脑袋,在爆炸发生前还在努力控制方向舵的他,被一块横飞而来的碎片直接削掉了半边脑袋,红的鼻的流了一地,而呆在舰桥内的其他人员也都死样不同,最惨的莫过于几个最靠近爆炸点的,直接成了块碎肉,分都分不清哪些碎肉是属于一个人的。

唯一值得高兴的事,便是两艘被英军误认为失去攻击价值已经注定沉没的航母,其实只有一艘已经注定要抛弃了,但是另一艘虽然挨了一枚穿甲弹,可爆炸引起的大火却被及时有效的扑灭了,而且经过损管人员的努力,航母的舰载机起降能力竟然还有,但就是战舰航速已经起不来了。

不用多,高木武雄当即下令那艘航母内,还能加油挂华起飞的所有飞机,都追上刚刚返航的英军第二波轰炸机群,而在另一边,还在完成第一波轰炸机群回收工作的爱德华多所率航母战斗群里,他却在犹豫着是否派出第三波轰炸机群,根据第二波轰炸机群领队的报告,日军两艘航母已经铁定沉没,战列舰也身负重伤,两艘巡洋舰也将要战沉,其余舰艇也没什么价值。

为了对付可能仅存的一艘半残的战列舰,以及两艘的驱逐舰,还需要安排一个波次的轰炸吗?爱德华多犹豫起来了,他觉得战斗群已经在关岛日军航空兵轰炸范围内滞留太长时间了,如果不及时做出调整,很有可能会将来之不易的胜利变得暗淡无光,他需要保住胜利的果实。[]大国无疆127

很快,爱德华多就下令第一波轰炸机群飞机回收完毕之后,暂时搁置第三波轰炸机群的准备,全力准备战斗机的再次起飞,待第二波轰炸机群返航后,再行考虑是否安排补充轰炸,彻底覆灭日本海军第二舰队。

两个波次的轰炸就几乎取得了完美胜利的战绩,让所有人的兴奋极了,爱德华多内心深处也自然是极为痛快,日军虽然也对战斗群发起了一次攻势不错的进攻,但在舰队强大的防空火力和配合下,基本没有取得太大的战果,反倒是自己安排的进攻,才两轮就把日本给打得趴下,这不能也是大功一件,爱德华多的心情也自然好得很。

然而,福祸相依的道理不是不存在的,兴奋过头的英军前置防空警戒战舰,在对空搜索雷达发现了大批飞机从东方返航后,便兴奋的向全舰队通报了这一消息,功勋卓著的英雄们已经在返回途中,却忘记了在大批机群后方,还有一群尾随者,雷达兵并未报告这一情况,他判断那些飞机也是本方的,毕竟战斗机、俯冲式轰炸机和鱼雷攻击机速度都不一,分成几个编队返航也是情理之中,也就根本没有问询对方身份,所以在战斗群周围上空巡逻的战斗机也都并未去巡视。

运气极好的日军第二波轰炸机群,便是高木武雄让那艘还能起降舰载机的唯一一艘大型航母派出的,由于时间仓促并且遭受了两轮轰炸,航母损失不,存放的舰载机也损失ting大,凑合凑合之下,也就只是安排了二十架俯冲式轰炸机和鱼雷攻击机出来,一架护航战斗机都没有。

果真,返航的英军第二波轰炸机群飞机,受到了英军各艘战舰官兵们英雄式的欢呼,许多战位上的英军船员,都高兴得忘乎所以的大呼大叫,甚至有的摘掉了帽子对空挥舞,完全忘记了此时此刻自己应该坚守战位而不是忘乎所以。

整个英军战斗群都陷入了狂欢之中,这也是大胜之后的一种常情,英国人也是人,而不是神,他们相比于日军的战果辉煌,除了装备更优之外,战术安排更为合理罢了,胜利并非是注定的,不断在舰队周围空域盘旋飞行的英军参战舰载机,一边享受着胜利的狂欢,一边等待着降落航母命令到来。

而就在此时,涂着膏『药』旗的日军二十架飞机却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还没让英军防空观察哨反应过来,两艘英军航母上的早板勤务人员,都还以为这些不过是兴奋过头的英军飞行员,还通过无线电斥责他们竟敢争抢降落顺序,不过话还没出一般,他们的嘴巴就惊讶成了0形。

毫不客气的日军飞行员相当干脆直接,面对几乎是一动不动的两艘英军大型航母,这可比任何靶船都还要巨大的目标,从高空和低空直接突防进来的他们,非常利索的就投下了穿甲弹和鱼雷,而负责进攻战列舰这一海上巨大目标的,也顺利投下了炸弹或鱼雷,整个过程,英军的防空火炮都形同虚设,压根儿就没有开炮。

面对危险,最先做出反应的,还是战舰的舰长,一把抢过方向舵的控制权,紧张得心脏都快跳出来的他们,当即齐刷刷的做出了急转的动作,这可让刚刚准备降落的英军舰载机吃了大亏,连同那些还没有来得及送入机库的飞机一下子就被甩出了甲板坠入大海。

容不得任何思量,从四百米高空急速坠下的重磅航空穿甲弹,顶多给航母流出几秒钟的转向时间,而几秒钟能做什么,对于此时此刻最高航速也顶多30节的航母,也航行不出多少距离,而对于近距离施放的鱼雷而言,日本海军的鱼雷可是出了名的高航速,几十节的高航速远比航母快得多,很难靠速度躲避。

日军投下的四枚重磅航空穿甲弹和四枚鱼雷,都是看在航空母舰的海上霸主地位施与施的,对于另外一艘遭受攻击的英军战列舰,总共才二十架的日军飞机,也不过分出了两枚航空穿甲弹和两枚鱼雷实施攻击,但就效果而言,攻击覆盖范围更大且本身目标就更加明显的航母就悲剧得多,爱德华多所乘坐的航母就挨了三枚穿甲弹外加一枚鱼雷,猛烈的爆炸当即就让他感觉到这艘造价不菲的航母像是被弹离了水面一样。

三枚航空穿甲弹也不知道是日本人的化工水平有限,还是共和国造船企业为航母舰体内部的舱室设计起到了防护作用,反正三枚穿甲弹不过是在航母的中轴线上炸出了三个巨大的窟窿,并未引起战舰的整体断裂,龙骨依然坚固,倒是那一枚鱼雷破坏力惊人,直接把整个航母的舰尾端咬掉了,瞬间就失去了动力的航母很快就成了海上的一条死鱼动弹不得。

猛烈的大火很快就从三个窟窿里冒了出来,伴随着滔天浓烟,爱德华多美好的心情也随之沉入谷底,航母设计之初就考虑到的损管处理倒是及时启动了,自动灭火之类的装置对于这凶猛的大火而言,却依然像是挠痒痒一般,身穿防火服的损管很快就拖拉着高压水泵喷管,冲到火海附近压制火势。

而另外一艘航母,由于更靠近北面,让日军进攻的飞机不得不更为冒险,胆子ting大但依然对自己技术不太信任的日军飞行员,在比较高的高度和较远的距离,就投放了穿甲弹和鱼雷,结果自然是不太理想,只有一枚穿甲弹成功命中了航母前端的飞行甲板,而且这枚穿甲弹竟然没有爆炸,俨然是一枚哑弹,这可让爱德华多欣慰不已,也不敢视。

同样遭受了攻击的那艘战列舰可就强悍得多了,共和国泰山级战列舰的强大水线装甲防护让唯一命中的那一枚鱼雷根本没有取得太大的效果,砸穿的水线装甲防护钢吸收了鱼雷太多的动能,以至于这枚鱼雷根本没有再突破战列舰的防鱼雷隔层,爆炸的能量也被吸收了不少,远远看去,战列舰就像是被咬了一口似的,虽然有个不的窟窿,可根本没有进水,更不没冒出大火和浓烟,速度也依然不见,优秀的防护『性』能让爱德华多不得不惊呼物有所值。

不用多,既然胆敢趁机偷袭就没准备全身而退的日军二十架飞机,完成攻击之后,已经没有弹『药』可用,却想到了『自杀』『性』的发起撞击进攻,结果可想而知,已经反应过来的英军各艘战舰防空炮火,很快就将这些涂着膏『药』旗的飞机撕裂得粉碎,尤其是那些被自动化120毫米高炮炮弹直接命中的,凌空便化成了超大火球,飞行员连同飞机在内全都分飞湮灭。

消灭掉20架日军飞机的战绩,与自己一艘航母轻伤、一艘航母报废的战绩实在不值一提,爱德华多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大意失荆州和乐极生悲了,自责之下,要求普通船员先行撤离,自己倒是最后一个离开航母,最终,这艘挨了三枚重磅航空穿甲弹和一枚鱼雷,已经失去了动力,更失去了抢救价值的航母,被英军自己的一艘驱逐舰,连续用五枚鱼雷攻击航母左舷之后过了十分钟才翻覆而沉,共和国为英军打造的航母抗沉能力之强,再次让爱德华多唏嘘不已。

当然,与此同时,那一艘只是被就炸掉了前端飞行甲板的航母并未失去动力,在爱德华多的命令下,该航母尽量回收那些『性』能最佳的舰载机,在空中看了一场悲剧的英军第二波轰炸机飞行员们,其中一部分也不得不驾驶战机迫降在海面上。

几乎与此同时,爱德华多收到了第二战斗群的报告,关岛已经失去了威胁,可爱德华多也失去了一艘航母,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的爱德华多,当即命令仅存的那艘航母,尽快组织一批轰炸机群赶去消灭掉残存的日本海军第二舰队战舰,哪怕是一块的舢板,也不能让日本人拥有。

对付几艘已经无法快速逃逸,也没有足够的燃油可供逃逸的日本海军第二舰队残存战舰,自然是信手拈来,在傍晚到来之前,英国海军本土舰队第一航母战斗群第三波轰炸机群,完全依照指挥官爱德华多的命令,在将所有战舰击沉之后,还利用机载自卫机枪等,对在海面上挣扎的日军船员进行低空扫『射』,打得一颗子弹都不剩下后才返航。

946年11月10日,由大英帝国流亡『政府』出资、共和国全力打造的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围绕马尼亚纳群岛展开了海战,不仅成功空袭了曰本海军在南太平洋上最大的海军前沿基地关岛,还同时尽数击沉了日本海军第二舰队所有战舰,致使该舰队连同司令高木武雄中将在内所有船员全军覆没。

当然,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在收获击沉日军两艘大型航空母舰、两艘护航航母、一艘战列舰、两艘巡洋舰、六艘驱逐舰等13艘舰艇的巨大战果,外加毁灭掉日本精心打造的关岛超级军事基地的丰硕战绩同时,也付出了代价,除却被日军偷袭式击沉了一艘航空母舰之外,有一艘航母和一艘战列舰轻伤,两艘驱逐舰战沉,另有79架各型舰载机在轰炸关岛和进攻日军第二舰队的战斗中被击落,且有31架舰载机因海上迫降而废弃。[]大国无疆127

总的算来,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以损失110架各型舰载机、牺牲84名飞行员和314名船员,外加一艘航母与两艘驱逐舰战沉、一艘航母和一艘战列舰轻伤的代价,取得了击沉日本海军第二舰队13艘军舰、加上关岛在内共有近两万名日本海军和空军兵力的损失,从战役角度来讲,算得上是一次空前的胜利。

马尼亚纳之战,也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以来,盟军首次取得的辉煌胜利,而且还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进入最为艰难的岁月里,盟军苦苦难熬的时候取得的,仅仅从鼓舞士的角度来讲,这次胜利的到来,无疑是让正在莫斯科咬牙坚持的苏联人看到了希望,让正在澳洲顽强抗争的美军看到了希望,同时更让整个同盟国阵营看到了反击的到来。

月11日至14日,连续三天时间里,以美国为首的盟军阵营不分昼夜的连续报道了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所取得的骄人战绩,同盟国人民奔走相庆与轴心国人民惊讶不已成了最好的对比,当然政治上,同盟国在海战发生的第二天就紧急在加拿大魁北克召开了会议,海战胜利的意义极为重大,不仅毁掉了日本发起大洋洲攻势作战的最为重要的桥头堡一关岛,影响了日军在大洋洲的攻势,还进一步让日本牢牢控制的太平洋出现了缝隙,罗斯福总统和丘吉尔首相都一致认为,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完全可以作为一支重要力量,在太平洋控制权的争夺中,发挥更为积极和重大的作用。

一次意义重大的胜利,似乎打开了盟军反攻的大门,开启了胜利的希望之窗,可对于已经缺油少弹的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而言,他们却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政治博弈上的筹码,他们正往太平洋中部驶去,越发靠近美国、越发靠近家乡。

当大部分舰员都沉浸在战争胜利的喜悦中时,终于合兵一处的爱德华多和文森特俩,却闭门磋商起来,俩人都并不话,抽着闷烟,整个舰队司令的办公室里弥漫着雪茄的味道,那种胜利之后的焦虑,充斥着整个空气。

“偷袭关岛的难度并不大,胜利也并不值得高兴,我们只不过是替美国人报了仇而已,日本联合舰队昔日偷袭珍珠港,也应该想到他们会有同样的遭遇!”文森特猛抽了一口雪茄,吐出一口烟圈儿,晃了晃脑袋,笑道:“倒是干掉日本海军第二舰队的胜利可圈可点,如果能够在收尾的时候警惕『性』高一些,俨然就是一场完胜!”对此,爱德华多只能报以一笑,这事他已经写了一份报告,将所有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一艘航空母舰虽然来之不易很是昂贵,可毕竟还有价,但因此造成的兵员损失却是无价的,任何一个船员都是辛辛苦苦耗费了无数金钱和时间在共和国培养出来的,将来都是英国皇家海军反攻本土的脊粱所在,这很让文森特痛心,可也没办法,事情不该发生也已经发生了,没有后悔『药』可吃。

“根据共和国海军所提供的情报,我们所干掉的这支日军舰队,是日本海军三大舰队中最弱的一支,尽管如此,却还是让我们付出了不代价,那更为强大的日本海军第一和第三舰队呢?”文森特本不想谈及这个问题的。

“我也认为,舰队目前应该返回共和国休整一段时间,可以充分利用共和国的工业优势,补充我们消耗得差不多的物资,同时对各艘战舰进行一定的战后保养,而不是前往美国!”爱德华多郁闷的抽了一口烟,长叹道:“去美国,我估计是政治家们迫不及待想要拿下整个太平洋了吧,不过是一次的局部胜利,他们却把我们当成了救世主,这还了得?”文森特不想话,这不是他所能左右的,好在当初离开共和国之时,舰队带上了补给船,要不然,他还真担心舰队能否驶往美国,是否有足够的弹『药』应对突发事件!。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