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十章 暂无答案

第六十章 暂无答案

总理事、总监:

见信好!当纽约的夜幕降临,黑夜慢慢覆盖整个大地的时候,或许国内的太阳已经高高挂起。繁华如梦的纽约然夜虽已深,我却始终无心入眠。

集团的运营情况良好,关于细节的问题在我的正式报告写得比较全面,这封信算是我和两位挚友之间的谈心信件吧!最近亚美身上发生了许多的事情,除了正式报告之外,我很有必要谈谈自己的看法,在此之前我希望能谈谈我自己对当前美利坚的最新认识。

我不可否认的是美利坚的轻重工业规模的确很宏大,实力也相当强劲,包括他们的农牧业。但这一切都是有一定自然优势所致,除却了这些优势他们或许什么都不是。

我无法否认的一点就是美利坚合众国的自然条件十分优越,这么些年来我感受了数个美国的春夏秋冬,也去过很多地方。气候温和、降水丰富,东部的气候一直温暖湿润,地形平坦广阔、土壤更是深厚肥沃,加上充沛的河流水源供应,比如说他们的五大湖流域,所以他们有非常好的农牧业基础,继而有了更好的发展基础。[]大国无疆60

渐渐往西部看,气候虽然逐渐变得温热少雨,沙漠和草原开始代替了肥沃的良田,地势也愈加高峻当然土壤也变得贫瘠,畜牧业却开始占据主要位置。而且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那就是美利坚的人口比较稀少,再贫瘠的土地也不会有太大的负面影响。

东北部的五大湖与纵贯中部的密西西比河构成庞大的内河航运系统,经圣劳伦斯河与大西洋相通,且与稠密的公路和铁路相连接,交通已经发展得比较发达,当然它三面临海有相当多的优良不冻海港,既可享有海上交通和捕捞之利,又可加强与其它地区、国家之间的经济贸易互相往来,利于经济的发展。

且丰富的自然资源,阿巴拉契亚北部和密西西比河中游东部有大量煤蕴藏、五大湖以西盛产优质铁矿、墨西哥湾西北是主要油田、西部多有『色』金属,这些自然资源优势为他们的工业发展提供了相当的便利。

于是乎,雄厚的农牧业基础、便利的水陆交通、富饶的自然资源,让美利坚的工业发达的确有厚实的本钱。但社会的主体是人,工业发达经济实力雄厚肯定是与人的因素无法摆脱干系的。

当初的大量外来移民现在早已落根美国,英国人、爱尔兰人、德意志人、法国人、荷兰人、瑞典人、犹太人等等,他们作为较大群体,控制着大部分更好的社会资源,早已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扎根下来生息勃勃,而来自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移民,由于本身就是被奴役的对象,即便到了现在美国社会依然是白人占据绝大多数,因此他们所处的社会地位是相当低下的。但反而是这样不均衡的社会,铸造了人『性』的贪欲和创造『性』,不但没有影响社会的发展,反而让社会更具残酷『性』后加快了他们的发展,从美利坚土地拓展的速度就可见一般。

北部工商业发达,造船工业兴盛,渔业、纺织、钢铁、木材加工等行业实力雄厚;富饶的中部,成了全美最主要的产粮区,富饶的土地可以产出所有美国人的粮食身甚至还有剩余;即便其他地方不如这两大区的优势明显,但也并不怎么差。

东北部俨然已经是世界工业最发达地区之一,从波士顿到纽约,从费城、巴尔的摩再到华盛顿一线,以及五大湖南岸地区,林立的钢铁冶炼、机械加工、电力能源、化学化工等等,这些都是大范围的说唱,具体下来其实也就是几个财团各自势力的庞大,这也是美国工业强大的一大特『色』,当然这也是我所要讲述的重点。

回顾我亚美的崛起历程,不能不说我们和一些财团之间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没有他们的“扶持”或许根本就没有亚美如此一帆风顺的成长起来,汽车制造业的确是美国众多托拉斯行业中的一个巨大空白之处,亚美能抓住机会崛起于该行业,成为美利坚又一个托拉斯巨头。

除了感叹『主席』和总监的眼光独到和能力出『色』之外,还得感谢我们的对手,不成气候的福特与通用是我们在这一行业的两个对手,在强者为王的美利坚,“尊重”是属于强者之间互相恭维的词汇,“怜悯”无需存在,当然这话可能说得有点重,但在美国淬炼的这些年足以让我认识到社会的残酷『性』,丛林法则是生存下去的唯一依靠。

花旗银行或许是我们集团走向成功的一大助力之源,当初处于关键时期的我们借助了这个财团的关键贷款继而走过了关键时期,这一财团虽然不是所有财团中最大的、最有实力的,但是最值得我们互利合作的,当然这只是我的意见。

花旗银行的前身是创立于1812年的纽约花旗银行,该行是华尔街最老的银行之一,当然也是借贷给我们关键贷款的银行。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斯蒂尔曼和洛克菲勒两大家族渐渐控制了这个银行,它开始作为标准石油系统资金调度中心,并因此获得迅速发展,向一个汽车行业新秀借贷出一笔的贷款,或许试探的意味比较浓厚,当然不能不说花旗背后的人看到了汽车行业的一定未来。当然不能否认,这一试探的结果,让我们双方有了一个非常良好的交往平台和友谊基础。

细细回味过往的历史,最先与我们接触的大财团也就是美国当前排行第二的洛克菲勒财团,如果算上他控制下的花旗与我们的美好接触,那他们算是第一个和我们密切交往的财团了。

洛克菲勒财团,是以洛克菲勒家族的石油垄断为基础,通过不断控制金融机构,早已把势力范围伸向国民经济各大部门的一个美国最大的垄断集团。克利夫兰的一家炼油厂是该家族起步的基础,而后渐渐庞大起来的俄亥俄标淮石油公司,很快就垄断了美国的石油工业,并以其获得的巨额利润,不满足于现状的他们不断投资于金融业和制造业,经济实力发展迅猛,当然贷款给我们那一笔只能算是对制造业中新成员的一个试探。

不可否认的是这一财团的实力的确雄厚,他们在『政府』身上无孔不入牢牢掌握着不少的关键部门,对于亚美集团的崛起他们是举双手欢迎的,因为他们毕竟是卖石油的,当美国人几乎有多少个钱包就有多少辆汽车的时候,笑得最欢的或许不是我们,而是洛克菲勒,一个掌握着数十亿美金资产的大人物。当然我们之间的合作还仅限于特种汽车和原油的买卖、资金的调动,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已经透『露』出更深入合作的意向。

十分有幸能够和鼎鼎大名的摩根财团搭上关系,虽然到目前为止他们仅仅是与我们保持一定的经贸关系而已。美国最大的财团是于19世纪末形成的,统治美国经济的垄断资本财团是该财团的最高荣耀,当然也是现在的事实。

创始人j。p。摩根借助其父资财的基础上,年与人合伙创办德雷克塞尔—摩根公司,从事投资与信贷等银行业务。合伙人逝世后由其独资经营,不久便改名为j.p。摩根公司,并以该公司为大本营,向金融事业和经济各部门,诸如钢铁、铁路以及公用事业等不断扩张势力,开始形成垄断财团。

在华尔街人们都称摩根士“银行家的银行家”,统治着十余个金融机构,资产总额以数十亿美元之巨以及强大的实力而称雄于美国金融界,当然他们包括洛克菲勒自然是报告所提黑手之一,强大的幕后势力。

我所能认识的财团之中,还有一个我们的小仇人波士顿财团。这一财团可以说是美国最老的垄断财团,所以才与我们结有一定的“私仇”。它是由19世纪经营奴隶贸易而致富的波士顿地区的洛威尔、劳伦斯、亚当斯以及洛奇等家族,同新兴的肯尼迪家族联合组成的。

当时,这几个家族把从海外殖民掠夺中积累起来的巨额资金投资于商业银行、保险事业和投资公司,并依靠这些金融机构提供资金,经营纺织、制革、制鞋、服装、食品以及化工等轻纺工业。由于轻纺工业发展迅速,至20世纪初,波士顿这几家世代互相通婚的家族,便以波士顿第一国民银行为核心,便形成了波士顿财团。[]大国无疆60

亚美集团以重工业制造为主,尤其是各型汽车,但还有一个服饰公司是集团一部分。我们的服饰公司也是以纺织、制革、制鞋为主,配合国内的庞大“后援”自然是实力雄厚,严重威胁了波士顿财团的传统强势行业之轻纺织工业,但这行业并不是他们的全部,也幸好我们走的是高端路线并不与之冲突,反而双方产生了不少的纺织品贸易往来,但总体而言关系还是平淡。

波士顿财团的第一国民银行创立于1859年,1903年与马萨诸塞银行合并后仍称波士顿第一国民银行。它是美国最早的一家跨国银行,实力颇为雄厚加上他所控制的保险业和工矿业,造就了一个实力不俗的财团,当然或许也是因为他涉足于银行业,所以这一财团也是幕后之人的一大角『色』。

波士顿财团的银行业实力再怎么雄厚其实也比不上摩根,当然也不能和老道的梅隆财团相抗衡。梅隆财团是美国著名财团之一,是以梅隆家族为中心,以金融起家的大垄断资本集团。

梅隆财团的创始人t。梅隆于1869年创办托马斯.梅隆父子银行,凭借高超的技巧和判断力该银行发展迅速。1902年改名为梅隆国民银行后更是成为梅隆财团赖以起家的金融支柱。他们以此为起点,逐步与工业资本融合,财团逐步形成。梅隆财团所控制的金融机构,除梅隆国民银行外,还有匹兹堡国民银行和通用再保险公司。长期来,梅隆财团通过这些金融机构控制了匹兹堡地区的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

梅隆财团之所以实力不俗,自然还有其他的支柱行业,比如他们所控制的工矿企业,资格最老实力最大的就数美国铝公司。

美国铝公司的前身是匹兹堡冶炼公司,1890年就为梅隆父子银行所控制。时至今日美国铝公司一直垄断着美国铝的生产,也是我们集团的一大铝材供应商,当然我们自己有了铝业公司以后,需要斟酌考虑如何处理双方将来的关系。当然这公司是梅隆财团的工业支柱之一,但并不是全部,他们和洛克菲勒等财团一道控制了不少其他行业,比如匹兹堡的传统钢铁业。

克利夫兰财团和芝加哥财团或许是幕后实力最弱的两个财团,但也不容我们忽视。

克利夫兰财团以所在地克利夫兰而得名,19世纪后半叶克利夫兰地区的几家相互密切联系的富豪家族,马瑟、汉纳、汉弗莱、伊顿等家族,利用当地丰富的煤铁资源,创办钢铁工业,获得巨额利润后同其他的财团一样不甘于现状,继而又投资于其他行业,银行、橡胶、铁路运输等各大方面发展。

所以克利夫兰财团的经济实力以钢铁、橡胶、铁路运输等部门为主,在美国基本工业中有一定的地位,但实力弱小的它必须依靠其他财团的扶持,尤其是摩根财团的不懈帮助。而芝加哥财团是属于是美国中西部地区的财团,20世纪初期由当地的富豪家族麦考密克家族、伍德家族及新兴的克朗家族组成,以芝加哥地区为活动中心而得名。

之前已经说过,美国的中部地区自然条件非常好,尤其是芝加哥地区气候适宜、雨量充足、土地肥沃,非常宜于发展农牧业,一直以来就是美国重要的粮食区和牲畜区。随之而来的肉类加工和农业机械工业必然蓬勃发展,这也就就使得芝加哥地区成为了仅次于纽约的工商业中心和金融中心,富豪家族们结合在一起继而形成了庞大的垄断财团。实力雄厚的他们自然也有着财团富有的共『性』,野心十足同时自然进取心特强,银行业、保险业都有所涉足,当然和其他相比起而言实力还是有所欠缺,和克利夫兰财团一样需要有所依靠,他们的选择就是洛克菲勒财团。

在此之外还有更多独立势力,基安尼尼的美洲银行、旧金山和洛杉矶两大富豪群,这些人和团体几乎控制了整个美国的金融、工业、运输、能源、农牧等等行业,庞大的实力背后自然有着数不清的手段,前台还有扳不倒的政治团体。我们可以认可他们现在因得天独厚的优势而具有的强大,但我们并不能认同他们这样的做法。

很早之前这群人因利益而互相捆绑起来最终结为一体,共同酿造了欧洲大陆血战绵绵的纯美佳酿,但他们中的一些人却承受不起长线投资的苦苦等待,尤其是美利坚大兵们的欧战场场失败,无法掩盖的失败必然会带给『政府』无穷尽的压力,巨大的伤亡和代价如同烈火一般,光是用纸是包不住的,他们所控制的『政府』压力必然会慢慢渗透他们自己身上来,一场规模较小的战役结束,至也是数万人的伤亡、数千万美金的直接开销,势力再怎么雄厚的财团集体也禁不起太久的折腾。

于是,终于有人开始等候不住了,迫切的怂恿『政府』,让远征军独立发动一场更大规模的战役以期待获得较好的一个结果,或者直接打出一场决定『性』战役出来,即便代价再高也值得,由此便可以将将之前连连失败所引发的巨大压力彻底清洗掉。

然而“期望越高,失望越大”,潘兴将军的士兵们奋勇作战的圣米耶勒战役,一度被认为必将是美利坚给予德意志帝国最沉重打击的一场大规模战役,但被普遍认为早已是强弩之末的德意志军队,竟然在疯狂的进攻下还是岿然不动,伏尸遍野、流血称河,德意志军队的堑壕依旧,防线稳固如同磐石。

这下除了让他们再次大为震惊之外,他们必须反思所有的过程和细节,失败是最容易让人癫狂的,但也是最易让人释放过剩的漏*点回归冷静的,尤其那些早已聪明成精的商人们,他们更知道总结失败收获经验。

他们不相信德意志帝国为首的同盟国经过了如此多的折磨竟然还能不倒?他们不相信美利坚的远征军竟然会如此的战力低下?他们不相信这一切的一切?恐惧开始从每一个幕后之人身上升起,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投机如果失败,必然会让整个幕后之人包括整个美国一蹶不振,到时候愤怒的美国民众即便把他们撕成了碎片也不能解决心头之怨、战争之痛。所以他们找来找去找到了我们,一直以来和众多财团关系不温不火的亚美集团。

不久之前我再一次被邀请到了一个神秘的庄园,在那里我们又一次和众多大佬济济一堂,威尔逊的首席金融顾问沃伯格、摩根和他的律师弗兰克以及高级合伙人托马斯;莱蒙、战时工业委员会『主席』的巴鲁,杜勒斯兄弟、洛克菲勒等等,众多白人之中第一次有了我这黄『色』皮肤黑『色』头发的人种出现让不少人都大感不爽,但第二次的到来我明显受到的待遇好得多了。坐的再也不是硬质板凳喝的不再是咖啡而是正宗中国茶……

艾德蒙;罗斯切尔德男爵竟然也在我的第二次中出现,他非常热情的接待了我包括我的司机三人,这让我有点感动但我肯定是不能答应他们的请求,一个让亚美集团整体上市的诱人请求,我无从判定他们有何阴谋,但我深知“无所不能”的他们自然已经知道了一些亚美的事情,甚至更多。

洛克菲勒和国内某些势力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千丝万缕剪不断的,其他一些财团自然也有各种手段探知所有的一切,甚至做出更多事情出来。他们想要将亚美拉入他们的一体化中,彼此交叉控股利益互绑,当然进去了还会有更多的好结果。但不进那个圈子,凭借他们的势力,亚美就不用在美国继续呆下去了,甚至必将失去整个欧洲,乃至更多。

美国钢铁大王卡内基曾说过:“当我知道洛克菲勒要闯进钢铁行业的时候,我就知道如果我不够睿智,那一场厮杀在所难免,对于双方而言都没有好处。芝加哥、克利夫兰,在任何地方……”。

后来卡内基选择于洛克菲勒合作,事实上他是第一个将流水线生产制度应用到大型企业中的人,一个能将钢铁每吨价格从100美元降至12美元的伟人,但他最著名的话就是:“和比自己强的人合作,而不是与他们战斗”,事实上我一直认为他是世界上最善于理『性』思考的人之一,合作与自利两者之间他的取舍非常恰当。之于我们而言,我也同样认为合作必将会是最好的结果,善于利用比自己强的人也不妨是一种可取之方。

在我看来,同盟国的失败已经成了必然,我们也已经和他们失去了贸易渠道很久了,对于他们的“正义之战”,作为贸易伙伴的我们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是时候改为自己的未来想想,毕竟我们的国家还水深火热……[]大国无疆60

最后,祝愿总监的桃花好事早成,也希望我们的自治区蓬勃发展,复兴事业扎实进步。之于信中所言之事,桂生(唐贵银的字)静候指示!

………

看完这封笔画写得有点不同于过去的信,张宇知道这唐贵银一直在苦苦练习各国语言还有各种文字,难得还有心学习祖国的语言,简体比较容易学,让他这么一个习惯了繁体字的人贸然改变,还是有些难度,不过字还是写得非常的工整,看得出他非常用心。

但信的末尾竟然用上“静候”二字,可见这小老头也变坏了不少。人家的大兵是每天排队到上帝那儿报道,野心家也是每天过着七上八下的担忧生活,他还能用出“静候”二字,能力和心理素质增长可想而知,就这二字张宇一下就明白了为什么大哥能把一个偌大的集团交给他处理了,还真是成了“光脚不怕穿鞋的”。

“亚美本来就是一无所有白手起家,到了现在重要的都在国内,美国那边再怎么折腾也没什么大不了…”张宇心里想着唐贵银写信和处理各种事务时候的想法,或许正是有了这种底气和张雨生的鼎力支持,这丫的胆子和作为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当然对于信件内所提的内容,张宇也不敢轻下结论,这件事情还得商量商量才行,不过再怎么商量张宇也提不出什么好点子,知道怎么对付的人早已去了美国亲自处理,政治经济之类的东西用不着张宇担心这个忧患那个。

不过,李四光他们已经看完工地现场回来了,车喇叭按得老响,张宇赶紧把文件资料一一装好,然后涂胶密封放进文件包里,接着才打开车门笑呵呵的迎出去。毕竟归来的俩人都是人才,谁不喜欢?

:昨晚更新少了抱歉,今小子提前更新上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