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三一章 热与冷

第一三一章 热与冷

1946年12月4日,驻伊拉克王国摩苏尔的共和国陆军第七机械化步兵师,在位于幼发拉底河西岸的伊拉克国家军事训练基地,正式与伊拉克王国第一步兵师展开联合军事演习,同日,主要驻扎于新疆境内的第二集团军也正式开拔。

作为共和国陆军五大重装集团军之一的第二军,第七机步师已经在伊拉克驻扎多时,而该集团军下编的第五装甲师、第六机步师、第八机步师以及军直属部队,都将悉数离开共和国西北地区。

根据亚洲民主国家联盟的防长会议决议,第二集团军部分兵力将进驻至哈萨克斯坦紧邻共和国新疆的南部地区,第二集团军军部及包括军直属炮兵师在内,将驻扎于共和国阿拉木图,而作为该集团军王牌的第五装甲师与第六机步师,则驻扎于交通极为方便的塔什干。

塔什干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四通八达的铁路和公路网确保两大师发挥其机动『性』高的特点,第五装甲师和第六机步师,往西北机动可前往里海以北的哈萨克斯坦西部边陲地区,再往西有一个极为有名的城市——斯大林格勒,而往南,这两支部队能够进入阿富汗、巴基斯坦,而往西则可沿中亚铁路进入伊朗、伊拉克等中东地区。

值得注意的是,第二集团军下辖的第八机步师将是最后一支进入哈萨克斯坦境内的部队,但该部队并不会驻扎于哈萨克斯坦南部地区,而是要深入到紧邻咸海的阿拉尔斯克,将作为共和国陆军最靠近苏德战场前线的一支部队。[]大国无疆131

兵马涌动,阴云聚集,风尘滚滚,战车轰鸣。

共和国陆军的超大动作是无法遮蔽的。通过高速公路和铁路进行机动的第二军各部,无疑像是一条条深入哈萨克斯坦境内的钢铁巨龙一般,所过之处,隆隆开进的各种装甲车辆足以吸引太多的眼球,尤其是当共和国陆军第五坦克师的重装备全部通过铁路,从乌鲁木齐出发经喀什开赴塔什干的一路上。覆盖了伪装衣的一辆辆主战坦克、自行火炮、火箭炮、步兵战车等等,形成了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让白雪皑皑的中亚“沸腾”起来。

当然,最让人兴奋的还是在伊拉克境内的中伊两国联合军事演习了,此次军事演习是共和国陆军首次和其他国家的部队成师建制的整体对抗,第七机步师大部分的先进装备都首次向盟友『露』出了真实面目,这可让前来观礼的波斯湾八国国防部长们惊讶得忘乎所以。

演习在上午7点正式开始。第七机步师除了隐藏了自己的防空导弹营之外,其余各部全数登场亮相,坦克团、机步团、炮兵团等全部上场,在和伊拉克王国第一步兵师展开对抗之前,第七机步师率先开始的是展示战场机动与打击能力。

沙漠卷起滚滚烟尘,在莽莽沙海上驰骋开来的主战坦克履带掀起炙热的细沙。高速转动的炮塔迅速瞄准2000米之外的靶标,在车长的一声令下,稳定尾翼脱壳弹瞬间离开了炮口,一缕青烟紧跟着从炮口冒出。微微一沉的坦克很快恢复再次击发状态,而两千米开外的钢制靶标已经轰然倒塌。

数十辆奔腾起来的坦克掀起了如同沙尘暴似的尘浪,沙漠灰涂装的主战坦克一往无前的急速驰骋,行进间的开火最让观礼台上的观众们震撼,难以想象,几十辆排成三排齐齐推进的坦克群,犹如一辆一般整齐划一的同时高速旋转炮塔,步调一致的将炮口瞄向右侧。轰然之间,数十枚杀伤榴弹脱膛而出。在两千多米外的沙地上炸起漫天细沙和阵阵硝烟。

紧跟着,震撼的还在后头。第七机步师的炮兵团开始发威了,大口径的自行火炮在高速机动中“突接命令”之后,迅速转入了炮击准备状态,进入阵地后排成一排的自行火炮很快就巍然壮观的高昂炮管,在无线电波的飞逝间,协同炮击的自行火炮很快就开始凶猛开火,『射』击速度之快,让观礼台上的观众们都觉得都快赶上单发『射』击的手枪了。

各种各样的『射』击表演之后,两个师的直接对抗这才开始,没有配备实弹的第七机步师依靠装甲机动与活力强的特点,自然模仿进攻伊拉克本土的“德军装甲部队”,自演习导调组三发绿『色』信号弹之后,第七机步师的直属炮兵团率先对伊拉克第一步兵师的阵地展开火力准备,阵地虽然是假的,但猛烈的炮火却是真的,疾风暴雨式的炮弹雨和火箭弹雨几乎像是铁扫帚一般,反反复复的将伊军“阵地”蹂躏了几次之后,炮火开始延伸之间,反地雷火箭弹闪亮登场,迅速清除掉伊军布下的地雷阵,打开了几条通道之后,不可避免的,第七机步师的坦克团便与一个步兵团一道,组成滚滚的钢铁洪流,向伊军防守阵地扑去。

铁甲洪流气吞万里如虎,第七机步师用着极为老套的战术套路,依然将伊军打得毫无反手之力,在强势突破之后,穿『插』分割之下,一个整编的伊军步兵师很快就被“消灭”得干干净净,而整个过程中,第七机步师并未利用自身信息技术装备的优势,完全模仿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常规装甲部队的进攻模式,便让伊军尝到了厉害。

耗费不大的对抗之后,已经是当天的傍晚时分,雪藏了太多实力的第七机步师依然非常友好的和伊拉克第一步兵师之间举行了联谊会,偌大的演习场已经没有了滔天的战火硝烟,大部分重装备都整齐停放的两军开始互相参观对方的装备并交流演习心得,当然,主要是伊拉克的官兵们围绕着第七机步师的各种大杀器问这问那。

没有披挂反应式装甲、拆掉了红外夜视仪等,从外表上看,共和国陆军装备的主战坦克其实和伊军的没什么两样,但第七机步师坦克兵们,还是很友好的拒绝了伊军官兵想要看看坦克内部的想法,有太多信息化技术装备的坦克毕竟和伊拉克的不同,估计真要是让他们看了。估计光是一个车载火控系统就得解释半天。

当然,战争是不分白昼的,在12月4日晚上,两军官兵还一起合练和夜间『射』击,各种枪弹炮弹敞开打之下,从晚上八点至九点之间。飞窜的子弹、拉长的曳光弹、爆炸开来的炮弹等等,都让演习场分外热闹。

次日的演习便不再是对抗了。在头一天的演习中谁都看得出双方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共和国陆军第七机步师玩儿似的就把伊军一个步兵师给收拾得干干净净,让伊拉克国防部长一再惊呼幸运,真要是靠伊拉克自己的军事力量来抗住德军可能到来的进攻,那基本相当于以卵击石。

于是乎。第二天的演习才可谓是真的“联合”,缺乏装甲力量的伊拉克陆军第一步兵师,在与第七机步师展开配合之后,首先开始的便是进攻演习,第一次进行配合的双方明显会因为缺乏配合默契,所以第七机步师坦克团在为伊军做进攻先导之中。并未放缓进攻速度,而是派出了联络官和电台,直接在伊军进攻部队的装甲指挥车上展开实时联络,让开路先锋的第七机步师坦克不至于和伊军紧跟进攻的步兵们脱节开来。

之后。双方还演练了联合通讯与指挥、联合巡逻等课题,在下午16点之后,第七机步师大部分官兵还参观了伊军第一步兵师防空团,大量装备从共和国原装进口防空火炮的该团非常利索的对四架靶机进行了拦截作战,双联装的25毫米机炮、37毫米机炮是该团的主要装备,另外少部分的57毫米高炮也表现不俗,凶猛的防空火力彰显了伊军部队战场区域防空的作战实力。

当然,第七机步师的防空营并未参与演习。否则伊军就绝不会高兴起来,也正因如此。在演习开始阶段脸面无光的伊军,终于在演习结束之前秀了一把。让这一次军事演习不是单纯的中方为主,而事实上,此次政治意义大于军事价值的中伊联合军演,对于双方部队的联合作战能力锻炼价值并无太大,但对于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德国驻军而言,对于远在欧洲的纳粹德国大本营而言,威慑的意义才是最大的收获。

不可避免的,希特勒生气了,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中国人所作所为而大发雷霆的他,在狼『穴』里几乎被气得病倒。

苏德战争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虽然莫斯科城内城外已经冰雪封冻,苏联的大部分国土上早已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可不久之前才让意大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盟军的部队加入苏德战争的他,原本以为很快就能彻底压死苏联这头疲惫的北极熊,可如今看来,北极熊不会倒下,因为北极熊背后还站在一条东方巨龙。

“既生瑜,何生亮?”[]大国无疆131

希特勒不止一次感叹为何时运不齐,在德意志民族想要洗刷掉历史冤屈成为世界第一的道路上,中华民族却处处要『插』上一脚,希特勒并不感激在德国崛起过程**和国给予的各种帮助,在他看来,一次又一次中德技术贸易不过都是利益使然,就如现在一样,苏联对于共和国更为重要了,苏联就能得到共和国大量的军事援助甚至是大笔的战争贷款。

咖啡已经冷了,希特勒依然木然的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这间修葺在狼『穴』地表上的小木屋是希特勒的最爱,他喜欢在这里独自思考,而这一次也不例外,在德国国防军事情报局局长冯?卡尔藤布隆刚刚做完报告,他就骂了一句“该死的”,便抑制住了内心的怒火,将自己关在了小木屋里,静静的思考。

12月初的狼『穴』已经很冷了,森林里随处可见皑皑白雪堆砌在枝头,把树枝压弯了腰,透过窗户,希特勒有些空洞的双眼瞥着那树枝缝隙间『露』出的湛蓝天空,连呼吸的空气都是冰冷的,希特勒裹紧了大衣,端起冰冷的咖啡杯,正欲喝上一口,但很快又搁下。

指头轻敲,红木桌发出沉闷的声响。希特勒很焦虑的时候才会做出如此举动,内心的担心在独自一人的时候便能展『露』无遗,而守在木屋之外的党卫军士兵紧握手中的自动步枪岿然不动,连续抽了两支烟的卡尔藤布隆也不知道元首什么时候出来,只能依靠在冰冷的奔驰轿车车门,焦急而又悲戚的等待着。

“元首呢?”

德军参谋部部长阿尔弗雷德?约德尔走过来问道。顺着卡尔藤布隆的视线瞥见了那间木屋,心中便明白了。环顾了四周之后,确认周围都没什么人,这才压低声音道:“刚刚替你接了个电话,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已经离开诺福克基地!”

“该死的!”卡尔藤布隆嘟囔了一句,将才抽上一口的香烟扔在了脚下的雪地上。狠狠的用脚才踩上了几下,这才深呼吸一口气道:“先是英国海军本土舰队神奇般的复活了,把太平洋地区搅了个天翻地覆,紧跟着中国人也登台唱戏,在中东弄得不安宁,还顺带着在哈萨克斯坦锣鼓喧天。大有出兵帮助苏联的架势,而现在,正如你刚才所说,美国人也不安分了!”

“也不能这样说。我们和英美本来就是敌人,英国人在太平洋上狠狠教训了一把日本,美国自然也按耐不住企图证明自己在大西洋上也能有所作为!”

约德尔倒是很看得开,英国海军取得了惊人战绩,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不冒头才让他奇怪,而现在,美国人出击了,他倒是觉得这属于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愿吧!”

卡尔藤布隆笑了笑。从大衣里拿出了一个盒子,笑眯眯的打开后。竟然是一排雪茄,这可让约德尔会心一笑。不客气的拿起一支,很自然的放在了鼻尖闻了闻,味道很纯正,古巴极品货。

天气很冷,俩人很快就相继钻进了奔驰车内,在后座上美美的品味起雪茄来,希特勒不在状态,会议根本没法召开,所以俩人倒也乐得清闲。

吞云吐雾后,卡尔藤布隆这才开口说话:“事实上,我们都很清楚,中国人似乎要有所动作了,这两天他们派出了一支陆军王牌集团军进入哈萨克斯坦境内,这样的举动还是前所未有的,不管这支部队作战能力如何,但起码让我们知道共和国的态度,他们越发激进了!”

约德尔本不想谈及这个问题,神秘的共和国有着难以捉『摸』的战争实力,这些天来他一直专心致志的研究德国各方搜集而来的中印婆罗洲军事冲突的相关资料,他企图从中找寻到一些证据来支撑自己的设想,他认为共和国的军事力量很强大,可到底有多强大,他并不清楚,却很想知道。

人,总是会对未知的事物产生莫名的好奇感和恐惧感,不光是约德尔,德军内部很多高级将领都是如此,甚至包括希特勒,德国仅仅凭借中德技术贸易的收获便能驰骋整个欧洲,而且打得美英苏毫无反手之力,那么一向有“留一手”习惯的中国人,会不会有德国无法企及甚至无法想象得到的恐怖实力呢?

约德尔很担心,而卡尔藤布隆则很无力,针对共和国的情报工作一向极为困难,欧美人种和亚洲人种本来就差异『性』极大,金发碧眼的欧美人和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一眼就能看出区别,而日本人也不省心,他们提供给德国的情报资料很少,总让卡尔藤布隆感觉像是雾里看花终隔一层。

“不管如何,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做好和共和国交战的准备!”约德尔猛抽了一口雪茄,有些呛的回应道。

卡尔藤布隆眼皮猛跳了两下,心脏也不禁缩了缩,加速起来的心跳让他感觉很刺激也很忐忑,和曾今的“老师”为敌,战争结果不管如何,光是这口号就让人心『潮』澎湃,到底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还是“姜还是老的辣”,作为情报局局长的卡尔藤布隆都不清楚。

“其实……”约德尔顿了顿,皱着眉头,看着燃烧中的雪茄,笑道:“其实我认为现在严防警惕中国人还太早了,你想一想,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赢得的马尼亚纳海战,并未成为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而真正关键的,却是很快就会在我国海军和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之间的海战,你可以想象,如果我们战败,那么……”

多余的话,约德尔不用去多说,卡尔藤布隆就很清楚了,强大工业发源地就在美国的共和国,肯定比德国还要早便知晓了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出海挑战德国海军的事情,所以卡尔藤布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共和国肯定会继续持观望态度一段时间,至少也要等待太平洋或者大西洋上发生一些事情出来,让共和国看清世界大战发展方向再行决定,而真的是这样吗?卡尔藤布隆看不懂,车窗外飘飘洒洒落下的雪花,也不会告诉他答案。

aoye

aoye[]大国无疆131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