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三二章 崛起之路

第一三二章 崛起之路

第一三二章崛起之路

“人类文明从蛮荒到农耕再到工业文明,不断向前发展间,孕育生命、支撑繁荣、承受战火的地球,不仅是人类和平与发展的温床,同样是大国竞争的疆场!”——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张雨生发言于国际红十字协会总部正式落户香港典礼。

1946年12月5日,共和国香港维多利亚港湾畔的世纪广场上人山人海,已经完工的一幢现代化高耸楼宇矗立于此,典礼台后是一弧状的旗台,飘扬于正中央的旗帜是国际红十字协会的鲜艳十字旗,而左右依次飘扬的便是各国国旗,但却没有纳粹的卍字旗和小日本的膏『药』旗。

大爱无疆,哪怕是正处于交战的轴心国和同盟国双方,也都愿意在国际红十字协会门前竖立起自己的国旗,对人道主义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自重。

1859年,国际红十字会创建人亨利?杜南途径意大利索尔弗利诺,目睹了法国、撒丁国联军与奥地利军队之间的血战,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战场深深触动了他,杜南一边组织当地居民抢救伤员、掩埋死者,一边心生意念,他要呼吁国际社会制定一个国际法律,对交战双方的战俘要实行人道主义,并保证伤员的中立化。[]大国无疆132

战争,应不分国籍、不分民族、不分信仰的全力抢救伤员以减少死亡,杜南的呼吁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回应,瑞士日内瓦公共福利会响应了杜南的呼吁后不久,1863年欧洲十六国代表在日内瓦召开会议,会议通过了《红十字协议》,而后因为选用瑞士国旗而来的红十字与穆斯林信仰冲突,穆斯林国家自行采用了红新月标志。

经过八十多年的风雨发展、坎坷前进,始终在国际舞台上发挥出积极作用的国际红十字协会因为战争的影响,不得不离开了欧洲来到了香港,从一开始的各方反对、讽刺到如今的赞同与支持,人们似乎在战争的惨烈中学会了思考、学会了理『性』,终于明白了一个事理,那就是正义的申张,同样需要强大的实力作为支撑。

国际联盟搬迁、红十字协会同样搬迁、国际法庭、国际劳工等等组织同样远离欧洲,之所以不得不做出这样的举动,不仅仅是因为纳粹的侵略完全忽略了这些国际组织,更是很大程度的讽刺着这些组织,就好比红十字协会号召中立对待战争中的难民和无辜平民,但纳粹却在大肆捕杀犹太人,并且在战争中残忍杀害受伤战俘、奴役使用健康战俘等,这不能不说让红十字协会脸上无光。

当然,众多国际组织迁移来到共和国,其寻求的重要支撑便是实力,共和国渴望在国际事务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有话语权的世纪大国,就需要得到这些组织授予的各种由头、借口,将原本不合理、不正义的,都变成合理的、正义的,这便是共和国的需求,而同样,国际组织想要继续生存并发展下去,就不得不依仗一个真正有实力的大国,而不是犹如丧家之犬一样栖居欧洲自生自灭。

暗地里是各取所需,但明面上,共和国绝对是支持以国际红十字协会为代表众多国际组织的第一大国,国务院总理张雨生亲临典礼现场并发表重要讲话,就足以表达共和国坚定支持的决心,而大规模集中屠杀犹太人的德国,以及在夏威夷犯下种族大清洗罪行的日本,则并不在邀请之列。

世纪广场很热闹,因为这里不久之后还将成立出一个崭新的国际组织——世界贸易组织,在世纪广场的另一侧,该组织的总部大楼一直处于紧张施工状态,在12月5日却是第一次停工,聚集在世纪广场里的观众、记者、官员等等,都翘首以待的看着典礼台上的张雨生。

12月的香港天气很好,从维多利亚港湾吹拂而来的海风轻刮脸颊,已经略显年迈的张雨生依然精神饱满,伫立台前,他微笑着和所有来宾致敬,并未展开演讲稿,而是将双手轻放桌面,神采奕奕的开始他生平中最为重要的一次演讲——

非常感谢国际红十字协会理事会秘书长德兰特先生的邀请,今天是国际红十字协会正式落户香港的好日子,我谨代表热爱国际和平与爱心事业的共和国『政府』及广大人民群众,向维护与传达人道主义、坚持公平中立对待战争难民、始终将维护人类社会和平使命置于第一位置的国际红十字协会致以崇高的敬意!

回顾国际红十字协会成立以来的83年里,国际红十字协会屡在战争和自然灾害中扮演重要角『色』,依稀记得我国发生海原大地震之时、日本发生关东大地震之时,国际红十字协会也都伸出了援助之手,这很让亚洲人民欣慰,而这也恰恰是亚洲人民始终不渝支持和平、热爱和平的原因之一。

然而,人类文明从蛮荒到农耕再到工业文明,不断向前发展间,孕育生命、支撑繁荣、承受战火的地球,不仅是人类和平与发展的温床,同样是大国竞争的疆场,在大国相互的竞争中,战争便不可避免的产生了。

历史始终在提醒着我们,忽视历史的人,在未来行程里只是一个缺乏思想准备的匆匆过客,而忽视历史的国家,面对世界变局将不会有成熟的选择,甚至有『迷』失方向的风险。

回首人类近代的四百余年历史,一路巡看交相兴替的大国演变,我们不难发现每一个大国传奇的诞生都是一部值得学习和借鉴的书籍,让我们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1492年10月12日,强劲丰满的大西洋信风将哥伦布的船队送上了新大陆,人类终于认知到自己所生存的地球真实面目,而也正是从那时候起,欧洲的航海家们,用新航线连接起一个完整的“世界”,他们用满腔的激情划破了历史的禁锢,驾驶着满载货物和武器的船只,在追求财富的雄心鼓『荡』下,拉开了世界大国纷至沓来的新旅程。

海洋,成了孕育世界大国的最佳摇篮,她首先照顾到的是葡萄牙的恩里克王子和西班牙的伊莎贝尔女王,通过海上的冒险,在经济利益的不断刺激下,大航海时代缔造了最为强大的海洋冒险国家,然而正视大英帝国的崛起,我们不难发现一个世界大国的成功,不仅仅是有单一因素的刺激作用,它还有一系列的支撑因素。

有人说,戏剧家莎士比亚的作品提升了英国的人文精神,科学家牛顿的力学定律开启了英国工业革命的大门,而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则为英国提供了一个新的经济秩序,他们为大英帝国的卓越贡献,恰如在法兰西思想与精神的圣地先贤祠里供奉的法国著名历史人物们一样,法国人用镌刻的语言表达着对这些大国之路上的功臣感谢之情。

文化的力量、教育的作用、思想的功能,在英法两国的大国经历中,我们可以洞悉清楚,而与之不同的是,在17世纪之时,面积大小只有我国两个半北京的荷兰,却凭借一系列现代金融和商业制度的创立,缔造出了一个称霸全球的商业帝国。

时至今日,我们纵览上海、深圳等等乃至纽约的证劵交易所,每一天所发生的交易行为,其实都是源自于两百多年前荷兰人的发明,他们成立了世界上最早的联合股份公司、世界上第一个股票交易所、世界上第一家现代银行,我们甚至不难发现如今的银行借贷信用体系,也是荷兰这个郁金香国度的发明创造。

垄断,经济上的绝对霸权铸就了荷兰的大国地位,因而在众多学者们的眼光里,荷兰是世界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大国,而紧随其后的是英国,因为英国人推行了自由贸易、建立了全球市场,他们基本确立了自由市场经济的模式,让面积不大的英伦成为“日不落”帝国。

而后,德国、美国、俄国、日本等等国家都纷纷学习英国的大国崛起模式,他们打开了发展的视野、主动向发达国家学习,但却都未能结合自身国情和时代的真正需求,做出最为正确的判断,于是乎,世界大国的传接出现了秩序混『乱』。[]大国无疆132

经济与工业实力的不相上下直接造成了军事实力的难分伯仲,为了获得广阔的市场和廉价的原材料,争先恐后妄图成为世界大国的发达国家们掀起了世界大战,这种自人类诞生以来从未有过的超大规模大战,仅仅是第一次,便造成了无数生灵涂地、社会财富被毁。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果无疑是值得商榷的,它并未对旧的国际秩序进行全新的划分,但它对人类社会的巨大破坏力是毋庸置疑的,在酝酿新的仇恨与杀戮同时,显而易见的是,共和国抓住了这一有利的时机发展壮大起来,成为了新的世界大国有力竞争者。

如今看来,历史的胸怀并不像我们所想象的那样慷慨大方,它总是让那些在第一时间适合它的规则,并拥有那个时期的核心竞争力的国家,来充当世界的主角,而并非是后来报道者。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属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延续,在上一次大战中并未彻底终结的大国情怀依然在影响着各国的判断,德国、意大利、日本,都渴望成为世界大国,他们继续选择极端的暴力手段——战争。

那时候,许多人不禁回望历史,1494年的两个海上强国葡萄牙和西班牙,在许多人尚未认知地球是个椭球形之时,便用一纸契约将地球一分为二,从那时候起大国的崛起开始伴随的不仅仅是殖民地的扩张与划分,更多的是掠夺与暴力。

从历史中,人们明白了今天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是怎么回事,原来大国争霸的情节并不会像影视作品那样精彩纷呈,但制造的麻烦却总是多于解决的问题,在侵略与杀戮之后,人们似乎只看到了无尽的荣耀,却未曾睹视遍地的鲜血。

诚然,打破与重建世界新格局的必由之路,绝不是通过谈判和妥协而获得,它充斥着血腥的战争和无尽的暴力。德意志民族、大和民族等放弃从容崛起的步伐,企图依靠战争来『政府』、压迫和奴役其他国家所发动的侵略,恰好验证了这一观点。

可我们再一次回顾历史,法国的拿破仑绝对是最好的反面教材,他的功败垂成和如今的轴心国一模一样,或许在日耳曼民族的思想里,他们总是用刁钻、严谨的学术精神来考问世界,难以说服之下,就试图用飞机、大炮来拷打世界,第一次世界大战如此,如今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更是如此。

从过去的历史中,我们已经认识到一点,那就是没有永远的霸权。因为,当我们还在为大英帝国“日不落”称号津津乐道的时候,却何曾想过大英帝国的全球霸权衰落,竟然是以德国入侵并占领其本土为结束标志,昔日风光被断璧残垣所替代,历史的前进脚步让德国的军事崛起逞威一时,却把大英帝国的光辉『逼』入死角。

同样是历史,在1885年,德国工程师卡尔本茨研发出世界上第一辆装有汽油机的三轮车之时,却未曾想到这已经足以改变历史,然而真正改变历史的力量却是在1909年6月20日正式于美国成立的亚美汽车公司,当该公司在1910年5月19日正式以1058美金高价卖出第一辆甲壳虫轿车开始,人类开始进入真正意义上的电气工业时代。

汽车的大规模生产、销售与使用,在改变人类社会的同时,也改变了半殖民半封建的神州大地,沉睡百年的东方巨龙在新的工业时代来临之下,牢牢抓住了发展的契机,不断在教育、科技、工业、交通等等领域开拓创新,奋力发展,引领了经济发展的主流、时代前进的步伐。

在锲而不舍发展壮大的同时,中国力量也开始改变世界,在过去固定思维中的大国崛起即为争夺帝国霸权地位之间,中国人开创了新的大国崛起思想,那就是争夺市场,只有繁荣发展的经济市场才会让众多的跨国公司获益,只有企业蓬勃发展,以社会就业为标志的各种问题才能得以解决,国家的崛起理应以经济实力的增长为先决条件,在这条路上,中国人一走就是三十六年。

以亚美集团为代表的众多跨国企业强大为鉴,我们不难发现一个只能生产简单农副产品的企业是小企业,而一个只能提供廉价劳动力和初级工业产品的国家也不能称之为强国,一个国家的强大与企业有了共同点,没有足够的创新能力与适应能力,就不能赢得可持续的健康发展,就不能走出一条大国之路,而恰恰教育便是最为重要的基石。

共和国还需发展教育,现如今看似庞大的一千七百余所高等院校依然不能满足共和国发展的旺盛人才需求,在未来三年时间里,我国将继续扩大高等教育系统规模、提高我国高素质人才比率,只有源源,不断的人才,方可确保中国走向世界大国之路坚实有力、沉稳向前。

当然,时代的脚步从不停歇,在共和国和平崛起的道路上,依然遍布荆棘坎坷,严峻而又复杂的国际形势就为发展壮大的我国提出了考验,在面对纷杂的国际事务之下,我国应如何应对,这不仅仅成了世界各国人民关注的焦点,而且还成为了我国发展的重心,毕竟在全球化的发展大『潮』之下,中国离不开世界,世界同样离不开中国。

全球贸易市场在三十多年的发展壮大过程中,已经将整个世界绑在了一起,越来越紧密,世界各国之间的互动、合作和依存关系开始增强,具有历史眼光和战略智慧的国家开始做出理『性』的判断,而军国主义盛行、暴力思想泛滥的国家依然侵略四方,企图依靠战争打破原有国际体系、依靠集团对抗来争夺霸权。

但不管世界大战如何,我们摒弃外部影响,沉着思考之下,不难发现和平与发展才是人类社会可持续的主题,世界本应该在和平的环境下共同发展、共同进步,一个新时代的世界大国应该具备强大的物质基础、拥有伟大的文化传统和智慧思想,在这急剧变革的时代里,在维护好自身利益的同时,能担负起对全世界全人类担负起领导责任,处理冲突、贫穷、疾病、灾害等等问题。

所以,在此,我想向包括正处于交战的国家和人民的全世界呼吁,停止战争、重回和平,全人类一同为建立永久和平共同繁荣的新世界而努力!!

……

张雨生的演讲是在空前热烈的掌声中结束的,在此之前或许很多人还都不清楚世界大战为何而来、大国为何衰亡、共和国为何而奋斗,张雨生的演讲则清晰的告诉世人,共和国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展现自己选择的大国之路,而在这国际红十字协会落户香港典礼之上的演讲,则在环境背景的附带影响下,形成了最为鲜明洪亮的崛起之音,泱泱中华要正式扬帆《》了。

湛蓝的天空偶尔飘过洁白的云彩,起伏的维多利亚海湾海水轻轻涌动,飘扬在国际红十字协会总部大楼外的各国国旗哗哗作响,这是生命的乐章还是和平的宿怨,围绕苏德战争难民长期滞留哈萨克斯坦生存艰难的问题处置讨论会议,正如火如荼的在这幢大楼里展开,它或将决定共和国是否为哈萨克斯坦提供援助,乃至武装介入早该停歇的世界大战。

*[]大国无疆13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