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三三章 阿特劳的麻烦

第一三三章 阿特劳的麻烦

第一三三章阿特劳的麻烦

哈萨克斯坦,阿特劳州。

十二月的寒风狠劲儿的吹拂着位于亚欧分界线上的哈萨克斯坦西南部大城阿特劳,紧邻苏联阿斯特拉罕州的这座城市,虽然大部分土地都是沙漠,但其资源蕴藏丰富,石油、天然气、硼酸岩、煤等都极为丰富,尤其是“乌拉尔河——恩巴河”这一带矿盐储量居世界前列,因而这座城市也是因矿物开采、石油化工、化学工业等繁荣起来的工业城市。

紧邻里海阿特劳工业发达、城市繁荣,一百余万市民理应享受富足生活带来的幸福,但自苏德战争爆发以后不久,他们的幸福的生活就开始充满变数,因为战争的阴云就在数百公里之外的苏联境内笼罩着、翻滚着。

12月10日,下了一夜的大雪终于停了,在晦涩的阳光还未渗入城市的钢筋水泥森林里,一条条街道旁的路灯依然投『射』着高压钠灯独有的橘黄『色』光芒,铲雪车早早就上街工作了,积压得足以淹没膝盖的大雪被铲雪车一点儿一点儿的清除,一辆辆市政运输卡车繁忙的将积雪运走,清理过后的街道『露』出了湿漉漉的水泥路面,在清洁工人们撒上工业盐后,新一天的城市交通恢复了。[]大国无疆133

清晨最早一班的早班公交缓缓行驶,顺着湿漉漉的街道依次停靠在站台前,忙着上早班的市民们手中还拿着各种各样的食物,上车投币之时还有不少身着工人服的乘客在吮吸着热牛『奶』,对于他们而言,上班与休息似乎都过于匆忙,忙得连早餐都只能在路上吃。

阿特劳市内最大的企业莫过于中哈合资兴建的里海联合石化,该企业是由中石化和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资源开发公司各占一半股份的超大企业,阿特劳所有的原油都将由该企业下设的各大冶炼厂提炼成柴油、汽油、航空煤油等等。

在苏德战争爆发前,这些成品油料大部分都会出口到苏联,一度在石化工业上缺乏技术实力和相当规模的苏联南部地区,守着石油蕴藏量丰富的高加索地区也得不到成品油,直到后来共和国和德国先后进入苏联国内市场后,这种局面才得以改善,不过阿特劳出口的成品油一直因品质不错,所以苏联也并未中止进口,而且进口量还在斯大林格勒沦陷之前达到了巅峰。

战争是最好的消费刺激,在苏德战争的战火未蔓延至苏哈边境前,阿特劳的石油制品一直都源源不断的出口到苏联,可自打德国人的卍字旗『插』在了昔日的苏联边境站之后,阿特劳的石油制品便不再向西出口了,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非常乐于购买阿特劳的各种石油制品,但受制于经济制裁条令,德国人的心愿一直未能如愿以偿,将斯大林格勒打得一片狼藉的德军,根本无法在短期内修复城市的各种工业设施设备恢复原油冶炼,就连高加索地区的油井也被苏军破坏干净,希特勒想要得到的石油补给依然相当困难。

阿特劳不向德军贩卖原油,而德军占领区内短时间也无法产出原油,希特勒的部队想要油料补充,就不得不依靠其本土的后勤补给线,这无疑是给德军造成了巨大的麻烦,可以想象,如果阿特劳的油料可以源源不断的供应给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以及隆美尔的非洲军团,那么莫斯科战役对于苏军而言肯定更为艰苦。

斯大林不止一次感叹道,感谢哈萨克斯坦的正义举措,否则阿特劳的石油足以成为压倒苏联在莫斯科战役部署的最后一根稻草,幸运的是,希特勒不能得到阿特劳的油料,他的军队哪怕需要一滴油,都得从德国本土或者其仆从国的石化工厂运入苏联境内,这严重削弱了他的后勤补给能力,将兵力、弹『药』、枪炮等运输量大大削减。

由此一来,阿特劳在苏联人民心中成了正义的城市,而德国人自然是将阿特劳恨之入骨,但中哈人民却都视而不见,里海联合石化公司每天的生产任务依然排得满满当当的,不能向苏联提供石油制品之后,并未影响到公司的生意,因为来自哈萨克斯坦国防部的石油战略储备订单,就足以让该公司忙上大半年,更何况从阿特劳往东北方向通往十月城的铁路大动脉和高速公路,都能直通到苏军的大后方,哈苏两国的战争物资贸易依然存在,只不过运输路程更远、周期更长罢了。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苏联在德国的进攻下一败再败,生灵涂地之下,作为苏联邻居的哈萨克斯坦自然也是严防警惕,在德国北方、中央和南方集团军群猛攻苏联之后不久,如坐针毡的哈萨克斯坦就开始行动起来了,他们开始加强武备、扩充兵力、储备物资、制定计划等等,其中对于国计民生影响最大的或许就是战略储备计划的正式实施了。

艰苦卓绝而又漫长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清楚的告诉哈萨克斯坦,只要惹上了战争,那么持久的消耗战将是必然的,而为了将来能够有效抵御可能出现的德军进攻,哈萨克斯坦不仅将自己最为强大的陆空军精锐进驻到了西南军区,还充分囤积各种战略物资,其中作为机械化战争时代最为重要的石油自然是首当其冲,盛产石油且能进行各种冶化生产的阿特劳便承担了这一任务,从阿特劳产出的大量石油制品都很快送入该军区下属的各个石油储备库囤积起来。

同样忙碌的,不只是阿特劳的石化工业,位于阿特劳城区内的哈萨克斯坦国防部下属的第17兵工厂也在日夜不停的生产着各种常规武器装备和弹『药』,一八式系列枪族中的自动步枪、班用机枪、高『射』机枪等,以及各种匹配的子弹,都是该兵工厂的主要产品。

苏联抵抗纳粹德军进攻的经验让哈萨克斯坦也学到了不少,坚壁清野、全民皆兵的抵抗模式最能遏制住德军装甲狂『潮』的凶猛冲击,居安思危之下的哈萨克人民,一直在准备着有朝一日,要用鲜血和生命来捍卫这座来之不易的工业城市。

阳光渐渐升高了,喧闹的城市倒是很快就安静了下来,阿特劳是一座典型的重工业城市,商业元素在这里很少,所以除了周末之外,每天的八点以后,城市最为热闹的地方不是商业街,而是各个工业区,轰鸣的加工设备、尖锐的指挥哨音,各种各样嘈杂的声响构成工业生产的火热之景。

而在城市的另一边却是另一番景象,难得没有安排早训的哈萨克斯坦空军第三航空师,所有官兵却都穿戴整齐,活塞式螺旋桨战斗机、喷气式战斗机等等也都擦拭的铮亮铮亮的,等待着重要访客的来临。

上午九时许,一架双发喷气式公务专机的飞临了机场上空,盘旋一周之后,这架专机对准了跑道稳稳的降落下来,当嗡嗡的涡轮风扇引擎声还在响彻机场之时,所有官兵都屏住了呼吸,缓缓来到停机坪的公务机已经打开了机舱舱门放下了舷梯,身着陆军冬装服的哈萨克斯坦国防部部长吉奥斯卡步伐稳健的走下了飞机。

作为边陲重城,阿特劳是整个哈萨克斯坦西南军区的核心城市所在,光是空军部队,阿特劳就驻扎了一个整编的航空师、一个防空炮兵师,而在南翼的阿克套和北翼的乌拉尔,这两个城市作为西南军区防卫在斯大林格勒一线纳粹德国驻军的支点,哈萨克斯坦空军也驻扎了两个航空师,另外在阿特劳以东的库利萨雷,还驻扎了一支轰炸机师。

国防部部长吉奥斯卡的到来,让在场所有官兵都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板,寒冷的天气并未让他们缩脖子,反倒是高昂着头颅挑衅这凌冽寒风,这反倒让他们忘记观察吉奥斯卡身后的那个人,半眯着眼徐步迈进的来人赫然是时任共和国国防部部长的唐仁辉上将,他跟随吉奥斯卡来到阿特劳也是即兴而为,共和国第二集团军都已经大部向哈萨克斯坦境内机动部署之际,他就已经到了阿斯塔纳。

没有说话、没有表扬,被许多哈萨克斯坦将领们喜称为“可爱老头”的吉奥斯卡,缓缓走过每一个阵列前,他的目光像是冬日里的暖阳一样扫过士兵们的脸颊,尤其是那些身着飞行员服的,更是感觉到国防部长眼神里那种浓浓的战意和关怀,强大如斯的德意志军队固然可怕,可没有勇气去面对那才叫丢脸。

跟随在吉奥斯卡身后的唐仁辉倒是面带微笑,和煦的笑容倒是让这些不知情的哈萨克斯坦第三航空师的官兵们感觉到茫然,但微笑是世界上最通用的语言,微笑的唐仁辉上将并未让他们感觉到不适,反倒是觉得很亲和,这个皮肤泛黄且略带古铜『色』、双眼炯炯有神的中国将军似乎很好相处。

视察了一圈儿,吉奥斯卡在第三航空师师长费拉米的引领下,视察了该师的各种装备,由于哈萨克斯坦和共和国关系好得如同穿一条裤子的兄弟,所以该师的大部分装备都是从共和国原装进口的,号称已经达到了螺旋桨战斗机巅峰『性』能j-4战斗机依然是该师的主要装备,三个战斗机团中,有两个团六个大队共计192架战斗机都是清一『色』的j-4,而且这三个团主力都分驻扎在阿特劳周边另外两个机场。[]大国无疆133

而整个航空师中,只有最为特殊的一个战斗机团,也就是正好驻扎在该航空基地的部队,才列装有安装了双发螺旋桨的j-4夜间作战型,赫然是以夜间防空作战为主一个团,倒是该团唯一的一个喷气式战斗机大队,那34架cf-03喷气式战斗机让唐仁辉眼前一亮,除此之外各团都装备了侦察机、通讯联络机等等常规支援型飞机。

航空基地很大,三个团都安排了自己的主力战机前来接受检阅,但看来看去,唐仁辉仍然觉得不够,趁着一个机会,凑近费拉米身旁问道为何没有看到该师的预警中队,唐仁辉可是清楚的记得,共和国在向哈萨克斯坦提供军事帮助之时,就为了帮助提升他们的航空师作战能力,特意出口了一批车载式大型对空搜索雷达,另外还出口了一批装载在运输机上的机载雷达,权当是简陋版的空中预警机,但也足以大大增强部队的预警探测和指挥能力。

不问不知道,一问才吓一跳,费拉米清楚的告诉唐仁辉,由于德国空军经常安排侦察机渗入哈萨克斯塔境内执行非法侦查任务,该中队已经保持一级作战待命多日,此时此刻,该中队下属的两架预警机都升空巡逻,而三台车载式对空搜索雷达,一台已经改装之后安装在了阿特劳西部的边境雷达站上充实防空预警探测能力,而另外两台则轮番上阵,保持二十四小时监视西部边境空域。

这下唐仁辉算是了解了,之前就曾觉得在跑道末端停放着两架j-4战斗机很奇怪,两个飞行员竟然穿戴整齐的站在战斗机旁敬礼致意,现在看来,原来他们是随时准备升空拦截德军的高空侦察机,但螺旋桨战斗机能拦截下德国空军的喷气式高空侦察机吗?唐仁辉没有问,因为他知道效率肯定不咋滴。

溜达了一圈儿下来,唐仁辉觉得该师的整体情况,和十年前的共和国空军没什么两样,可如今真要是比起来,早就实现喷气化、导弹化乃至信息化的共和国空军领先太多,可作为盟友的哈萨克斯坦空军如此寒酸,还要顶在最危险的地方,这的确是让唐仁辉觉得有些汗颜,早知如此,就应该向中央军委建议向忠臣可靠的盟国出口一批较为先进的武器装备,譬如朝鲜、哈萨克斯坦、新加坡、伊拉克和伊朗等这些要么和共和国关系密切由来已久,要么就是带有血缘关系的国家。

上午十点,第三航空师恢复了日常训练和战备巡逻,而关上门来探讨的哈萨克斯斯坦国防部部长吉奥斯卡、第三航空师师长费拉米、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唐仁辉,以及一干参谋副官们,则在第三航空师师部办公楼的一间会议室里举行了一个短会,唐仁辉及其副官作为看客,而主持会议的赫然是吉奥斯卡,他需要费拉米和第三航空师高级参谋们汇报一番部队的现状以及哈萨克斯坦西部领空的安全形势。

哈萨克斯坦空军内部的会议丝毫不对共和国国防部部长避嫌,这倒是充分证明了两国关系的密切程度,但枯坐一旁的唐仁辉却并不觉得舒服,到手的各种资料看得都很烦心,根据第三航空师的报告,自九月份以来,德国空军就多次安排各类侦察机深入哈萨克斯坦领空侦查,而有幸击落的德军侦察机中所发现的胶卷也显示,他们侦查的重点便是资源富足且各类工业齐全的阿特劳,被反复拍照的恰好是里海联合石化公司的厂区。

当然,最让唐仁辉感兴趣的是,在第三航空师提供的各种资料中,唐仁辉找到了一份最新有关于阿特劳市『政府』处理苏联战争难民的公告,作为当地驻军部队的第三航空师自然有必要得到这份公告,而这份公告清晰显示,自德军占领斯大林格勒以来,越境进入哈萨克斯坦的苏联战争难民开始减少,而迄今为止,滞留在阿特劳市以西五十公里外特别区域的苏联战争难民人数也已经超过了60万,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伏尔加河下游地区的苏联人民将会更多的逃离德军魔爪,冒险进入哈萨克斯坦寻求庇护。

无情的战争在带走无数生命和财富的同时,还捣毁了无数的幸福家园,虽然唐仁辉无法笃定生活在斯大林统治之下的苏联人民是否幸福,但能够肯定的是,德军的入侵给苏联人民的生产生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力,逃离家乡进入哈萨克斯坦的他们又该何去何从呢?

战争难民,自古以来就是最无助的弱势群体,贫穷、饥饿、疾病、犯罪、死亡等等随时多能降临在他们身上,而如今看来,这六十多万的苏联难民显然已经对阿特劳市构成了威胁,阿特劳市一开始还能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为为数不多的难民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可人数不断增多之下,都想寄生在阿特劳市的几十万战争难民,便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拖累和包袱,稍加处置不当,就将引发一系列的恶劣后果。

唐仁辉很认真的看了阿特劳市『政府』下发的公告,在这条公告中,阿特劳市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处理好这些难民问题,所以一改以往封堵的政策,试图以疏导的形式来缓解困局,根据阿特劳市的计划,这六十万的难民将分批次的遣送回苏联。

不过,出于人道主义考虑,阿特劳市决定每天组织两列客轮列车,运输5000名战争难民经阿特劳至十月城的铁路运输线,将他们运到哈萨克斯坦和苏联边境线,因为位于伏尔加河上游的萨马拉—乌法—奥尔斯卡地区,现还属于苏军牢牢掌控之中。

每天五千,要想将依然在持续增长的阿特劳地区难民全部输送至苏联的战争后方,根据阿特劳市『政府』的估算,或将需要四个月,而这四个月的时间里,数量众多的难民将消耗大量的食物、『药』物等,并且难民高度聚集在特定区域内,还将有可能产生瘟疫。

所以,阿特劳市『政府』在公告中再一次向全市军民通告了战争难民的聚集区域禁止前往,除此之外,则是『政府』发出的征集令,向愿意无偿提供食物、衣物等的市民公布了最新的募集点,而为了加快转运战争难民的速度,『政府』还向市民们征集志愿者和车辆,以便利用运力同样不错的阿特劳至十月城高速公路,向苏联后方转运难民。

“战争难民就像是牛皮糖,粘在谁的身上,都想赶紧摔掉!”

并不会对阿特劳市『政府』做法发表任何意见或看法的唐仁辉一笑置之,这事儿真要过问的组织或部门,应该是已经落户香港的国际红十字协会,而不是共和国国防部,军队就是产生杀戮制造战争难民的,怎么解决那便是『政府』或者相关公益组织的事。

会议倒是很短,短得唐仁辉一杯热茶都还没喝上第三口,会议室里大部分人都起身离开了,而唐仁辉也准备起身离开之时,却看到了副官的眼神示意,扭头一看才发现吉奥斯卡仿佛有事情要闭门谈一谈。

果真,整个会议室里只剩下吉奥斯卡和唐仁辉以及两人的副官后,吉奥斯卡相当直接的开口求援了。

“唐部长,刚刚您也听到了,我国的西部领空时常遭受德军的侵犯,我们有有效的预警机制和设备,但却无法对入侵德军飞机展开拦截作战,多次奉命升空拦截的战斗机飞行员都无法够着目标……”

很生硬也很老套,吉奥斯卡的普通话说得发音有些不准,但总体意思还是让唐仁辉理解清楚,这倒也让他领悟到了离开北京到阿斯塔纳之前,联席会议参谋长庄佳明送给他的一句话——“世界上最难满足的就是人的欲望”。

现在看来,唐仁辉觉得庄佳明说得不错,哈萨克斯坦先是要求共和国派兵进驻,兵力不多但只要让希特勒知道共和国会照应哈萨克斯坦即可,结果共和国照做了,陆军第二集团军大部兵力都已经陆续进驻到了哈萨克斯坦南部地区,其中第八机步师还驻扎在距离阿特劳以东几百公里外不远的阿拉尔斯克。

而如今,哈萨克斯坦有叫嚷领空不安全,难道要让共和国空军也进驻一部分兵力过来吗?可共和国空军部队的大规模转移和部署,显然不会会像地面部队机动那样声势十足,一向的神秘的共和国空军显然需要在进驻之后,闹出一些动静才能让希特勒知道,不仅是共和国陆军来了,连共和国空军也来了。[]大国无疆133

“老伙计,你的想法我非常清楚,是否安排空军兵力进驻阿特劳这一热点地区,这并不是我能做主的,但我会向军委转达您的意见和看法!”唐仁辉说着,话锋一转便道:“不过,在有效解决高空防御问题上,或许贵方可以考虑引进一批先进设备,譬如中国防务出口公司最新推出的‘萨姆’系列防空导弹!”

唐仁辉可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在这关键的时期,客串一把军火商还是很有必要的,否则还真有可能成就一句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