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四七章 后勤之问

第一四七章 后勤之问

第一四七章后勤之问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胡广大步流星的走进办公室,摘下大檐帽猛灌了两口温开水。百度搜进入索《》快速进入本站

“那先听好消息!”薛殿川接过茶杯,笑呵呵的静候好消息。

“好消息是,两个小时前,海军‘中华’号导弹巡洋舰发『射』了两枚钢盾-3型防空导弹,将纳粹德国发『射』的首枚战略导弹于大气层外成功拦截,而后根据军情局对德国境内无线电通讯的监测监听发现,德方目前还认为是实验失败,归结于是弹头隔热防护材料不过关,并不知道是我军对其导弹实施了拦截作战!”

好消息果然够好,德国威胁共和国本土最大的利器就是其战略运载火箭,在配备核弹头的情况下,共和国自当忌惮,而如今拦截作战成功,这也就相当于消除掉了隐患。[]大国无疆147

“那坏消息呢?”薛殿川搁下钢笔问道。

“兔子出洞了!”

胡广说着,来到薛殿川的电脑前,在键盘上敲击了几句命令后,『液』晶显示屏上出现了一段无人侦察机拍摄下来的画面,超低空掠过里海上空飞抵阿克套地区的德军远程侦察机,在试图窥探中哈联合军演之时,被第六集团军的防空导弹旅发现,车载区域防空导弹发『射』车当即发『射』一枚导弹将其击落,因而无人机拍摄下来的是德军侦察机的残骸。

“看这架势,德国人是不是要先下手为强啊?”

薛殿川头皮有些发麻,德军侦察机的残骸并非是面目全非,由于发『射』的防空导弹末端攻击之时采用的是红外制导,这架德军侦察机是安装了两台涡轮风扇发动机的新型侦察机,发起尾随攻击的导弹炸掉了半边机翼,而飞机也并未凌空爆炸,失去了控制的飞机最终坠地,摔得有些狼狈,而机组成员倒是全数安全跳伞并被全部抓获。

“第六军已经组织技术人员对飞机残骸进行复原,而缴获的德军航空侦察摄像摄影设备也已经进行拆解分析……”胡广依靠在椅背上,介绍着有关情况。

俩人正说着,办公室门就传来了敲击声,应声而入的是中亚战区后勤运输部的温双少将,不用提醒,薛殿川也已经起身准备离去,根据安排,今天他们要去视察,而参谋长胡广也当即关掉了电脑,司令不在,那他就需要在指挥大厅内值班。

为期不到一周的中印婆罗洲军事冲突,共和国各参战部队除却部队作战装备、油料、器材等,所耗几十万吨作战消耗物资,大部分都是由集装箱运输的,集装箱运输所带来的便利让军事后勤部队越发看重这一运输载体,除却直属于参谋长联席会议的陆军运输司令部、空军空运司令部和海军海运司令部之外,战区司令部皆配置了一个后勤运输部,负责统一指挥、管辖战区后勤补给事宜并协调后勤运输任务。

中亚战区基本是陆地,所能依托的运输无非是公路、铁路和航空,南亚战区司令部成功组织的中印婆罗洲军事冲突很具有代表『性』和借鉴『性』,在冲突期间,军用、民用的集装箱都通过海运或空运方式从共和国本土多个海运港口、机场,运抵新加坡完成装卸,集装箱运输为物资装卸和运输带来的高效率,实现了后勤运输“门到门”的服务。

所以根据南亚战区司令部后勤运输组织的经验,中亚战区司令部也仿效做法,在乌鲁木齐、阿拉木图建立了两个战区物资分拣装运中心,战区部队所需要的各类物资由国内各大厂家生产制造之后,皆运抵着两个中心,铁路和公路的直接运往阿拉木图,而空运的物资则运抵乌鲁木齐,依照物资类别和物资需求部队番号进行装箱之后,这些集装箱便像是贴上了邮政地址的邮政包裹一般,直接利用最快最省方式运抵部队。

这样的统一获取、统一分配物流方式自然要求战区内配置大量的集装箱装卸机械设备,以国防部基建工程部队不久之前才完成征地扩建的阿拉木图军用火车站为例,该火车站能同时接纳多趟军列装卸集装箱,配置大量的龙门吊桥、汽车起重机、重型叉车等,而作为接收单位的野战部队也配置了装卸机械,如野战越野叉车。

在温双少将的陪同下,薛殿川来到了中亚战区阿拉木图物资分拣中心,高度自动化的这个分拣中心并没有出现人山人海的状况,一箱箱的集装箱堆砌得像是一座座小山似的,贴有激光标识码的集装箱送进送出都被直接读条,分拣中心内的计算机就能清晰掌控中心内各类物资的库存情况、物资来源、物资分配去向等等。

一行人等来到分拣中心正好遇到第六军第六空中突击旅索取物资,该空中突击旅不久之前才机动至哈萨克斯坦境内,没有固定的航空兵基地作为依托,目前还驻扎在哈萨克斯坦军方的一个野外驻训场内,直升机和人员都需要消耗物资,而油料又占据绝大多数,所以分拣中心停车场内,放眼望去停放了许多的油罐运输重卡,分拣中心配建了大型油库,中石油公司每天都有油料车向此运输油料,所以油料库有足够的燃油可供消耗。

从进入分拣中心到油料车队离开,第六空突旅的油料车队并未在手续办理方面耽误太多时间,车队队长将后勤补给识别卡在扫描器上一刷,挡在车队前的栏杆便自动撤去,车队随即便驶入了油料加注区,直接由计算机控制的一条条高压油泵悉数与油罐车相接之后,输入车辆数、单车运载量等信息之后,自动油料填充便随即开始,几十辆油料车很快就完成了油料装运,再一次刷卡之后,车队便离开了,而在分拣中心的数据库里,关于第六空突旅所耗物资清单中,变新增了刚刚拉走的那批油料,时间、标号、吨位等等。

“目前处于演习期间,参演各部相对分散,未来分拣中心将不再承担师旅一级的物资配给任务,将工作重心放在物资接收与分配上……”

看完油料补给区,一行人随后来到了危险品分配区,这里接收和分装的不是吃喝的生活物资,而是动辄威力无穷的高爆炸『药』、手榴弹、枪炮弹、火箭弹、导弹等等,只见两条铁道线贯穿该分配区,直接由军列运抵分配厂房内的各种危险品集装箱,将被小心翼翼的进行吊装转运,有的会被直接装运上半挂车直接送往一线部队,也有的要被分类标识清楚之后,送往战区物资储备中心进行分类储存。

“到目前为止,我战区后勤运输部已经配用1.5万个军用集装箱、租赁7800个民用集装箱,这些通用集装箱能够自由通过铁路、航空、公路等各种方式间的快速转换,而当前危险品集装箱、食品冷冻集装箱等预计还需5000左右,一旦战事爆发,我战区需要至少4万个集装箱!”

温双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共和国多年以来的军事后勤运输经验教训所得,有些教训甚至还是用鲜血乃至生命的代价换来的,比如物资统一分拣、集中分配、分类储备,这都是朝鲜半岛战争所考验出来的教训所得,针对危险品的运输,采用危险品专用集装箱也是付出了代价后才正式提出的,朝鲜半岛战争期间,由于各部物资消耗巨大,枪弹『药』和炸『药』等都用普通民用集装箱装在重型军用越野卡车上实施快速机动补给,由于没有警告装置和锁固装置,不仅运输的士兵不知道,就连装卸物资的也不知道,还以为是装运的普通食物,结果没有轻拿轻放,碰撞间就发生了猛烈爆炸,不仅造成了物资损失,还造成了人员伤亡。

经过教训之后,在中印婆罗洲军事冲突之前的大规模物资囤积和转运过程中,就没有再出现一例运输事故,集装箱在新加坡樟宜机场或港口装卸完后,南亚战区司令部已经在集装箱外部贴上了所运物品情况、清单、运输商集装箱船的号码、激光识别标志、部队在后勤系统中的运输标号,在港口负责接收的军事人员,只需要用扫描器对各类条码进行扫描就能知道这些信息,灵活指挥装卸设备进行正确调运,不至于将装满炸『药』的集装箱当成是装满了压缩饼干食品的处理。[]大国无疆147

“以前,我军在运物资的可视『性』与对物资跟踪存在问题,我们无法有效的物资跟踪系统,没有集中的自动控制中心处理来自各方面的数据,物资运输需要生产部门、运输部门、接收单位层层上报才能模糊获得信息,而现在,利用后勤信息综合管理系统,我们甚至能够清楚掌握到一箱普通的子弹从出厂到分发至使用部队的所有过程明细,包括这箱子弹是什么时候出厂验收、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运入战区分拣中心、什么时候以何种载体运抵使用部队等等。”

温双说道这里,拍了拍贴在集装箱一侧的激光标识条码,说道:“计算机技术尤其是数据存储技术的进步,给我们后勤运输带来了极大的便利,这样张小小的条码,就能承载很多的数据信息,尤其是军队后勤标号系统的使用,则是建立在这小小的条码身上”

“打个比方,假如运输这个集装箱的军列突遭事故在半路上停了下来,那么负责押运的部队将事故报告之后,再将扫描器对准条码一扫,就能很快让我们的后勤信息综合管理系统知道,某某部队在某某截止时间之前需要的物资不能按期抵达,那么我们一方面可以及时调配其他物资,另一方面也能及时调派新的运输工具前去接收滞留物资,另外交通保障管理系统也将调配最近的工程部队抢修道路或车辆,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后勤畅通、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补给!”

俩人一问一答间,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分拣中心的运载汽车停车场内,这里是中亚战区阿拉木图物资分拣中心最大的一个停车场,但停车场内却并非是清一『色』的军事车辆,对于高技术信息化的军队而言,激光制导炸弹的重要『性』并不高出汽车太多,汽车这种运输工具依然是共和国这么一个汽车大国军事力量的重要运输依仗所在。

无论是铁路、航空还是海运,大批量的各种散装物资、整装物资、集装箱等动辄都会在港口、火车站、机场里堆砌如山,物资只有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作战部队手里才会发挥功效,滞留的囤积在一起反倒会具备巨大的威胁,而能如同“蚂蚁搬家”一般及时有效转运物资的也只有汽车,先进的汽车技术已经使得军用越野卡车在极为苛刻的自然条件下行驶,人类主要的陆地作战地域似乎已经没有汽车行驶不到的地方。

在这么一个背景下,共和国在一边追求高技术作战的同时,也并未忘记机动力重要实现平台的汽车,更何况中亚地区离开了铁路和高速公路之后,许多地区的基础交通还并不完善,一旦战事在苏联境内进行,那么被苏德双方毁灭殆尽的交通网根本难以利用,所以中亚战区为后勤准备的车辆,大部分都是高『性』能的越野机动车辆。

“无论是重装部队还是轻装部队,依靠铁路实施战区机动之后,可以依仗自身车辆进行战场机动,但后勤运输任务却要落在汽车部队身上,集装箱拖车、燃料运输车、载货半挂车等等就不可或缺,而发生了比如要将受损的主战坦克、自行火炮等运输到后方进行维修的事情,就需要重型装备运输车进行战地转运!”

“目前,战区后勤运输部准备了580辆重型装备运输车、550辆半挂车、640辆集装箱运输车、770辆载货半挂车,而民营物流企业则负责向我军提供油罐车、集装箱运输车、平板拖车、客车等车辆,朝鲜半岛战争期间,我军就成功尝试将军事物资运输任务转包给民营物流企业承担,如今战区后方的运输任务也将打包转交民营企业负责,但考虑到苏联境内基础交通已经被破坏殆尽,从四轮驱动的悍马越野车到八乘以八军用越野卡车,还将陆续增加配额,毕竟前线后勤运输,还需要前线部队自行负责,机动能力强、防护力不错的军用车辆仍需储备一部分以备不时只需!”

“敢情你叫我来,就是哭穷来着?”

薛殿川看了半天,分拣中心工作有条不紊效率不错,真要是战争爆发,这样的分拣中心起码还得增建两座,但耳畔始终回『荡』的就是温双的哭穷声,这厮怎么啥也缺。

“这哪儿能叫哭穷呢,这是实际情况来着!”温双说着,指了指分拣中心以南的一片空地上正忙活开来的一队工程兵,说道:“中亚地区无论是气候还是地形,乃至人文风情都和我们以往所遭遇的不同,战争越往西进,我们的后勤补给线就会越拖越长,后勤运输问题,将不再是单一而是系统化的,正如他们所演练的那样,万一一座重要的桥梁突遭德国空军轰炸或特种部队破坏,他们就必须要及时抢修,这同样是需要演练和准备的。”

顺着温双手指的方向,薛殿川看了看正在演练道路遭遇攻击之后出现巨大坑洞并布满反人员地雷的工程兵们,排雷之前的现场封锁与保护、警戒与侦查都完成得很快,工兵迅速起飞小型无人侦察机侦查被炸地段的情况,尤其是那些散布开来的反人员地雷的情况,随后不久,安装了扫雷滚的一辆履带式重型扫雷推车缓缓而动,清理出了一条通道之后,工兵迅速进场清理地雷,同时挖掘机就地挖掘泥土之后装进装卸卡车,装卸卡车迅速将泥土翻到进入被炸开的弹坑里,连续作业后不久,压路机便轰隆隆的碾压而过,平整之后的道路很快就被覆盖了各种碎石,以确保在泥泞条件下,道路依然具备较好的同行能力。

紧跟而后的演练是针对铁路被毁的,重型铺轨车、吊车、焊接切割综合作业车等有序而动,很快就将被毁坏的铁路修复,至于演练场地内的其他科目,无非就是针对高速公路路面被毁、机场跑道被炸、桥梁损毁等等,抢救伤员、防化灭火、车辆抢修等等作业看得薛殿川都有些眼花缭『乱』,一个个课题科目毫无规律和预防之下就到来,考验的就是他们的应急反应能力。

“照你这么说,那岂不是咱们还得储备一些工程机械车辆和设备咯?”薛殿川笑了笑问道。

“不止这些,最好,战区内应该建立飞机、汽车、枪械、火炮等等装备的大修修理单位,我们不可能忍受一辆主战坦克受损之后需要大修,需要运回本土才能被修理!”

温双这话倒是提醒了薛殿川,一直以来共和国大量的军事武器装备的设计研发、生产制造、部队使用、后勤保养等等都是机密,而随着共和国要参加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战争,保密装备最终是无法保密的,如何让这些平时精贵的装备,能够以更为廉价的方式使用,显然就是后勤的问题。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岂是笑话?”薛殿川扬了扬脖子,看着二月下旬的天空是多么的难懂,朦胧而又深邃。

*j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