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四八章 这不是小事儿

第一四八章 这不是小事儿

第一四八章这不是小事儿

根据《伊苏里海条约》,里海不是海而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咸水湖,因而在这内陆湖里只有悬挂苏联和伊朗国旗的船只才能自由航向,而在1940年,该条约加入了一个新的国家——哈萨克斯坦,从那时候起,里海便不再是伊朗王国和苏联两个国家的“澡盆子”,它成为了三个国家共同的财产。

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纳粹德国依靠侵略不断蚕食苏联国土,在其兵锋直指整个苏联之时,苏联的里海沿岸地区已经被德军占领,而德军却根本不顾当初三国签下的协约,悍然建立了一支里海巡逻队,装备了小型护卫舰、巡逻炮艇等军事舰船后,里海北部地区就再无安宁。

1月份的里海北部地区是最为寒冷的,大部分海水都将结冰封冻起来,到了二月上旬,整个里海北部海域基本已经无法航行船只了,在此之前德军利用征集而来的各种船只从高加索地区巴库油田开采区,将开采出来的原油利用海运运抵伏尔加河注入里海畔的阿斯特拉罕港,再经由输油管道送抵斯大林格勒提炼出来,冶炼出来的油料很大程度的满足了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的燃油消耗需求,可里海封冻了,没有了海运原油怎么运输呢?

从巴库到阿斯特拉罕的沿里海铁路,苏联在战前是有修建的,不过这条铁路还未能全线贯通,苏德战争就爆发了,因为铁路是攸关生死的石油运输命脉,所以苏联南方军区还曾调集了两支铁道师拼命抢修尚未完工的路段,可天算不如人算,德军南方集团军群最终杀入了高加索地区,而后不久隆美尔的非洲军团也在解决完北非的战事之后,进入巴库地区。[]大国无疆148

不得已之下,原本负责修建铁路的两个铁道师,很快就成了主动破坏铁路的部队,他们将已经修好的路基、轨道等全部清除,铁路贯穿高加索余脉地区一座座山体的隧洞也被悉数炸毁,一座普通的铁路桥都没有剩下,全部弄得稀巴烂之后,德军接手准备重修这条铁路,自然可谓是困难重重,虽然征集了几十万苏联人民来修复铁路,可进度依然缓慢,似乎每一米的竣工,都得建立在几十乃至上百条苏联人民的生命之上。

铁路并未全线贯通、海运又遭遇冰冻,德军只能征用大量的汽车来运输油料,用一节节油罐车皮沿巴库到哈奇卡拉的铁路线运抵之后,便只能用汽车将原油送往几百公里外的阿斯特拉罕,亦或者是用铁路送至罗斯托夫,可这条铁路线由于穿行在高加索山脉地区,原始森林相伴铁路两侧,藏匿了很多的苏联红军游击部队,时常发生德军军列被炸毁事件。

德军不放心宝贵的燃油被毁,所以只能舍近求远,用一辆辆汽车来运输油料,不过好在从哈奇卡拉到阿斯特拉罕的公路由于临近里海,视野开阔、地形平坦,经过德军的反复清剿后,苏军游击部队根本没法生存下去,所以倒是让德军的汽车运输队相当大胆的自由穿梭在这条公路上,不断的将原油送往阿斯特拉罕,最终转化为一滴滴罪责的燃料,驱使着德意志战车疯狂侵略。

2月16日,对于德国南方集团军群而言,他们迎来了一个很好的消息。

1942年共和国铁道部曾连同哈萨克斯坦和苏联,商议修建一条欧亚铁路连大动脉接欧亚大陆,这条铁路从共和国长江下游最繁荣城市上海出发后,经南京、合肥、信阳、南阳后穿秦岭进入西安,这一段铁路为新建铁路段,而从西安至乌鲁木齐为复线电气化改造段,从乌鲁木齐西出至阿拉木图后,铁路就进入哈萨克斯坦境内,经撒马尔罕、查尔朱之后,转向西北方向至阿特劳后,往北横跨伏尔加河连接苏联的阿斯特拉罕、斯大林格勒,从斯大林格勒经顿涅茨克之后抵基辅,与荷兰鹿特丹经德国柏林、波兰华沙至基辅的铁路相连,构成亚洲上海直至欧洲鹿特丹的欧亚铁路运输线。

动作很快的共和国在三年时间里就将本国境内的铁路段完工,而且还帮助了哈萨克斯坦修建了横穿卡拉库姆沙漠的铁路段,但苏联的建设进度是最慢的,基辅到斯大林格勒的这段铁路用了四年时间都并未正式通车,反倒是荷兰鹿特丹经德国汉诺威与柏林相连后经波兰华沙到基辅的铁路,在希特勒的支持下完工的很快。

不言而喻,好消息显然是基辅至斯大林格勒的铁路线正式通车了,这条隶属于新欧亚铁路大动脉的重要区间段,是亚欧之间加强联系、繁荣铁路沿线的运输大动脉,却没想到最终成就了德国人的侵略事业,这下德国在荷兰境内生产制造的军工产品,便能以铁路直接运抵斯大林格勒,一向困扰德国南方集团军群的后勤补给问题不日就将彻底解决,因为德国国内在提前获悉铁路即将贯通的消息后,便组织了一批军列,为南方集团军群送来一批食品加工设备、石油冶炼设备等等,大有让南方集团军群自力更生,利用苏联南方地区丰富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实现自给自足的意思。

不管德军南方集团军群是否反感德国最高统帅部的做法,这些重要的生产设备落户斯大林格勒后都将极大促进城市生产力的恢复,德军也不至于需要一套军装都得从本土运来、一滴燃油都得从巴库运来。

德国人的动作很快,在2月17日夜,运往斯大林格勒的大量生产设备和技术人员的军列,就顺利抵达德国苏德战争重要后勤中转点华沙了,华沙是德国本土及其众多盟国所生产制造军事物资重要的转运点,正在莫斯科血拼的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的大量货运专列就在这里装卸物资,随后便直扑莫斯科前线,而在此之前,德国南方集团军群所需物资,还曾通过罗马尼亚海港康斯坦察,经黑海、亚速海和伏尔加河后运抵斯大林格勒,运能虽然不错,可周期太长。

而如今基辅至斯大林格勒的铁路贯通了,德国南方集团军群的军列顶多在华沙火车站添加燃料,便不会占用德国中央集团军群的铁路线,便直往东南方向狂奔即可,依靠中德第一次军事技术贸易合作就能实现自主国产的德国重型柴油大功率牵引车,牵引着沉重的一节节车皮直奔斯大林格勒而来,每趟列车之间仅间隔十分钟。

作为新欧亚铁路动脉区间段之一,华沙经基辅至斯大林格勒这段铁路的修建标准很高,工程承包商当初都是直接从共和国引进先进的施工机械,从重型铺轨机到打桩机,就连推土机都是清一『色』的中国制造,所以这条铁路线所用的也自然是承载能力强的重轨,在加上铁路为双线,还预留了电气化改造的空间,所以路况可谓是相当之好,每小时80公里的时速简直不在话下,而如果是电气化机车牵引,那么跑出120乃至更高的时速都有可能,即便如此,也很让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后勤部门喜极而泣了。

战争果真是好东西,军列在德军占领区内如果没有遭遇游击部队干扰,那么就是一路畅行无阻,首趟运载石油冶炼设备的军列,只用了27个小时就跑完了1800余公里的路程,以至于这趟军列进入斯大林格勒火车站的时候,同样走一条线不过是从基辅出发,给斯大林格勒送来电机设备的一列由老式蒸汽火车头牵引的列车,同时出发都只得靠边临时停靠,给这趟快速军列让车,当几千吨重的设备被掀去了篷布后,德军后勤官们才从惊喜中缓过神来。

运输效率的提高如同一针兴奋剂似的,让德军顿时对苏德战争的胜利感到信心百倍,从华沙到斯大林格勒这条双线铁路也当即被寄托了最大希望,德国武器装备部部长施佩尔在首趟军列抵达后不到十分钟,就给德国南方集团军群发来了电令,让他们把这趟列车装满“土特产”尽快返回德国本土。

“土特产”,不能从字面上来理解它所隐含的深意,德军进攻苏联如此之久,尽管在战前斯大林一再下令要坚壁清野,可这仅仅是针对于广阔的农村、乡镇,对于人口众多的大城市,斯大林的政策是铁血坚守,基辅如此、列宁格勒如此、斯大林格勒更是如此,所以囤积了大量财富的城市一旦被德军攻陷,黄金、珠宝、稀有金属、文物等等都难以计数,这些“土特产”也自然成为德军“以战养战”的财力来源,德国北方和中央集团军群都已经上交,南方集团军群由于后勤补给线过于漫长,所以一直就并未转运回德国。

不能不说,斯大林格勒这座伏尔加河下游的重要工业城市,社会财富还是很多的,再加上战前苏联大肆“坚壁清野”的从城市周边地区集中财富于此,这还真是便宜了德军,囤积在斯大林格勒城内劳动人民银行地下金库的黄金、白银等塞满了整个金库,而在前苏联斯大林格勒市物资储备局的仓库里,德军还搜刮到了大量的各种稀有金属,而且该局原先偌大一个职工体育运动场,竟然用来堆砌共和国长期高价进口的稀土,堆积得像是一座山的稀土矿分量不轻。

2月22日,德军南方集团军群在斯大林格勒地区部署的部队进入到了高度战备状态,原因无他,经过漫长战斗所得来的大量战争缴获即将装运回国,首先装运的是一箱箱的黄金和白银,然后才是封存保管妥当的文物、艺术作品等,之后才轮到各种稀有金属,稀土由于太多,更何况共和国对德国实行了严厉的经济制裁,却并未切断德国对共和国的贸易,稀土这东西找个走私商拉到哈萨克斯坦境内就能为德军换回不小的一笔财富,何必要千里迢迢运回德国境内,然后又不辞辛苦的海运运回中国。

并不清楚这一切的共和国军事情报局却紧张了,斯大林格勒地区可驻扎有古德里安的装甲群,十余万的兵力囤积在这一热点地区,而且2月20日中哈联合军事演习才刚刚落下帷幕,参演部队还处于休整状态,德军难道是率先发难?

并不知道是德军秘密转运战争所掠夺财富而进入战备的军情局,很快就向中亚战区司令部通报了这一情况,而且根据电子侦查卫星所检测到了结果表明,德军正密集的进行无线电通讯,光学和红外等侦查卫星并无发现德军出现地面部队大规模调集迹象,但在哈萨克斯坦边境地区战备的共和国空军雷达站却报告德国空军加大了空中巡逻力度,佐证了军情局的报告。

无论是否为虚惊,中亚战区司令部很快就下达了三级战备命令,三级战备命令是在局势紧张之下已经有直接的军事威胁,部队需要进行战备动员了。[]大国无疆148

战备命令下达之后,刚刚结束冬季联合军演,算是适应严寒地区作战的第六集团军,作为共和国五大重装集团军亦称为“五虎之一”的该集团军,很快就根据战区司令部战备命令,加强战备值班和通信保障,作为该集团军王牌的第21机步师成为首支战备值班部队,该师确保随时能随时执行作战任务,除此之外,其他部队则加班加点检修参加了演习之后的各种车辆和装备,确保所有作战装备和器材能随战随用。

除了第六集团军之外,最先进入哈萨克斯坦的第二集团军才是真正的如临大敌一般,驻扎于交通极为方便的塔什干的第五装甲师与第六机步师,成为该集团军的战备值班部队,他们奉命做好随时北上支援第八机步师,第二军直属的炮兵师、第二空中突击旅等也开始检修装备、补充弹『药』和器材,做好随时和第六集团军一起顶住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入侵的准备。

空军方面也是应急而动,之前他们还因为中亚地区冬季恶劣气候影响,无法大规模的完成部队转移,原驻扎于山西大同的第二轰炸机师,直到2月6日才完成向喀什、阿克苏、乌鲁木齐三大航空基地的转场工作,在重庆大足驻扎的第三战斗机师倒是手脚麻利,在1月末就率先向阿拉木图部署了一个战斗团,而第一攻击机师也不甘示弱,在2月初就进场阿拉木图,到春节前夕,空军这三个师就已经全部就位。

中亚战区司令部的命令到来如同一通响锣,顿时把还把还有不少新春佳节喜乐气氛的各大空军机场震醒,二月的寒风还呼呼吹刮,紧邻阿拉木图团结大水库的航空兵基地内已经是一片繁忙,三级战备虽然并无要求战斗机保持二十小时不间断升空巡逻警戒,但驻扎在该基地的空军第三战斗机师二团第一战斗机大队,却依然按照师部命令,清理了跑道上积雪之后,放飞了两架加挂了大型副油箱、携带了中距离空对空导弹和格斗导弹的j-10“猎隼”战斗机,在乌鲁木齐的师属预警机中队,已经起飞了一架空中预警机,这两架战斗机需要为这架预警机充当“空中保镖”。

下达三级战备命令,这也是中亚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没有预料到的,共和国是曾打算先对德国下手,可还真没想过德国人会如此不老实,还没有彻底收拾掉老『毛』子,就想到要教训东方巨龙,东方巨龙岂能是德意志战车能够挑衅的?薛殿川冷哼一声,掏出了兜里的香烟抽起来,一双锐利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显示屏上不断刷新的各种信息,各支部队陆续发回了战备报告,最让薛殿川满意的是空军第三战斗机师,战备命令才下达半个小时,他们就起飞了空中预警机和护航战斗机执行空中预警和巡逻任务,首先确保不会遭到德国空军的突然空袭,这一点,对于预防德军发起闪电式攻击很重要。

“难道德国人是冬眠久了,放松一下而已?”

看了很久军情局发来的情报资料,胡广和战区司令部的一帮参谋都感觉一头雾水,不知道军情局发出的战争预警消息是否符合实情。

“怎么?难道军情局说谎不成?”

薛殿川转过椅子,看着双手撑在大型指挥信息控制台边沿的胡广,而像是一张长桌的控制台正中央也就是一个很大很大的触控式显示屏,当前显示的是十五分钟前军情局送来的一张红外遥感图片,在斯大林格勒火车站附近,德军聚集了大量的兵力和装备,红外特征最为明显的,当然是那些已经启动引擎的装甲车辆,薛殿川虽然不是图像识别专家,可这一点他自然看得出来。

“难道德军要撤兵?”

一个参谋突然提醒一句,不过众人很快摇头,从遥感图片分析来看,这德军摆出的可是铁桶般的防御阵,哪儿像是重装部队即将装运火车实施大规模机动转移的样子。

“他们一定是为了保护什么,依我看,难道是他们的集团军群司令冯?龙德施泰特元帅突然病故,所以要严密封锁消息并且尽快将遗体运回国内?风雪这么大,飞机是没法起飞了,自然只能通过铁路运输!”

又一个参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不过这个看法倒是让薛殿川眼前一亮,冯?龙德施泰特这老头子被冻死病死的可能『性』极低,而且如此大规模的进入战备,也不像是一次演练,更像是为了保护什么。

“狗娘养的,倒是是什么宝贝值得如此大动干戈!”薛殿川『摸』了『摸』自己的下颚,纠结的思考起来,想来想去,却突然想到了一个恐怖的可能,一把拽过胡广,俩人来到一旁,薛殿川神『色』凝重的说道:“老胡,我就说今天刚起床眼皮就跳铁定不是什么好事儿,我估『摸』着,德国人怕是运来了那个东西,『奶』『奶』个熊,真要是在哈萨克斯坦炸上了一颗,那可就真的悲剧了!”

薛殿川是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最坏的方面,联想到之前德军奋力抢修华沙至斯大林格勒的铁路,接着就是疯狂的运输,频繁的运输背后,难道真的是因为德国南方集团军群紧缺太多物资?薛殿川更加愿意相信,德军安排密集运输的背后是为了隐藏什么,欲盖弥彰的想要趁机将还无法缩小的核弹送至前线来。

所以,薛殿川无法说服自己不相信德国南方集团军群有了一枚核弹之后还会惧怕谁,有了核武器这种终极杀器,德国南方集团军群又有了便利的铁路运输补给线,想来向哈萨克斯坦动刀都有可能了,毕竟干掉了一直持续不断向苏联供血的哈萨克斯坦,能很好的影响莫斯科战役的走向,就算实在打不赢,扔出一颗核弹就直接ko对手了。

作为少将参谋长,胡广的心理素质是过硬的,就算有证据表明有这么一种可能,否则德军不会如此隆重,可他更愿意相信,德国佬显然还不会在核试验成功之前,在实战中试爆原子弹,万一炸不响,不仅惹怒了共和国要遭到最强大的反击,还反而因为不具备核战实力而备受欺凌,可一旦在北非成功炸响了就不一样,这就代表德军的原子弹虽然还很大,可已经能够担当毁灭武器了,共和国向德国发起进攻就不得不忌惮。

“我坚信有这么一种可能!”薛殿川看了看胡广的神『色』,说道:“你想想,德国的工业实力完全可以同时制造四枚乃至更多的原子弹,权当他们只有四枚,那么一枚已经运往北非准备进行试爆,而另外三枚,本土肯定要留一枚,科研也好、战备也罢,而另外两枚,极有可能运到莫斯科和斯大林格勒!”

“你的意思是,一旦北非的那颗爆炸成功,也就代表着这剩余的三枚也能爆炸,德国北方和中央集团军群在莫斯科、南方集团军群在斯大林格勒,手里的一枚原子弹变成了最强大的法宝,一旦……”

胡广不敢说下去了,越说越激动,声音也就愈大,好在参谋们都知道要避嫌,所以都走得干净,倒是没人听清胡广俩人的对话半点,而即便如此,俩人也没有说下去的心思了。

“我立刻联系军情局,让他们尽快拿到最新的情报!”

胡广抓起电话就要开拨,不过薛殿川倒是手快,一把就将话筒摁下,说道:“没必要,既然军情局敢于发出战争预警,就显然他们已经在努力彻查了,真要是有什么进展,未必军情局还不会第一时间告知我们吗?”[]大国无疆148

薛殿川咬了咬嘴唇,仿佛下定了很强的决心一般,将话筒搁在耳畔,摁下了几个号码后,给空军司令蒋阳英打去了电话,空军早在1946年5月份,就已经安排了一架核物理特种侦查飞机进驻伊朗王国阿巴斯空军基地,这架飞机一直等着侦查纳粹德国核试验相关状况,如今德国的首次核试验装置已经结束了地中海海运,运抵了阿尔及利亚的阿尔及尔港,就等着经过检测后转运至沙漠深处的试验场。

在期间,这架核物理特种侦察机就对纳粹德国的核试验装置进行了远距离的遥测,德国方面并未对这枚核装置做好周全的保护,一些辐『射』特征很轻松就被这架飞机探测清楚,只可惜由于信息量太少,而且探测距离不够,目前仅仅能确定这核试验装置为原子弹无疑,可具体的成分、起爆方式、爆炸当量等等依然不清楚。

就算这样,也足够让薛殿川想到借调这架飞机来对斯大林格勒火车站内进行窥测,看看德军重重保护之下的东西,到底是不是同样类型大小的核弹,而电话那头的空军司令蒋阳英倒是答应得很干脆,还表示驻扎在阿巴斯空军基地原定起飞的一架无人侦察机,将会立马更改侦查计划,前往斯大林格勒侦查一番,半个小时之内,阿巴斯空军基地就可以放飞核物理特种侦查机,不过离开伊朗王国领空进入里海上空后,中亚战区司令部需要安排战斗机为之护航。

撂下电话,薛殿川中气十足的说道:“我老子还就不信了,就算是德国人运来了上帝,老子也得瞧瞧这厮长什么模样!”

“蒋司令答应借飞机了?”

胡广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不过也知道这是白问,蒋司令已经慷慨的“借来”了三个航空师给中亚战区司令部用,难道还吝啬一架核物理特种侦察机?

“立刻命令空军作战参谋处拟定护航计划,第三战斗机师不是挺积极吗,让他们以最强大的阵容护航,正好让他们护航这架宝贝侦察机出出风头!”薛殿川想了想,还是加上了一句命令:“解封b号作战计划吧,顺便给下面所有部队敲个警钟,三防问题谁敢犯老子就撤了谁!”

说实话,胡广还真没见过一向儒雅的薛殿川这么狠过,看来还真是被德国人的“核”给骇了一跳,而这毕竟还是小事,该如何让第三战斗机师大出风头呢?胡广有些犯愁了,保不齐一向不畏强敌脾气火爆的第三战斗机师还真会和德国空军干起来,德国佬不是号称欧洲第一吗?那就让共和国空军第三战斗机师来先领略领略欧洲第一的风采。

胡广打定了主意,随即赶去协同各部门制定并完善计划,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