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四九章 首轮交手

第一四九章 首轮交手

第一四九章首轮交手

“军情局也已经确认,那不是原子弹,而是纳粹德军正大规模转移战争掠夺所得,如此大动干戈,是因为劫掠所获实在多了些!”胡广指了指显示屏上无人机拍摄下来的遥感图片,说道:“图像分析结果表明,德军动用了许多大型起吊设备来装运各种财富,看这架势,黄金没有个上千吨,是不会有如此规模的!”

“上千吨黄金?有这么多吗?”薛殿川有些质疑的反问道。百度搜进入索《》快速进入本站

“你还别不信,当初苏联可是最后一个废除金本位这一货币制度的国家,更何况苏联还是世界重要产金国之一,作为苏联南部、高加索地区最重要的工业城市,斯大林格勒有一个重量级的金库也就不足为奇,只可惜的是,苏联人没有来得及转移这批黄金,斯大林格勒就被团团围住,不得已之下,苏联人只能欲盖弥彰,试图把金库炸塌掩埋这些财富,可谁曾想到最终还是被德国人找了出来……”

薛殿川看着胡广说话的神『色』,感觉这厮好像是一个丢了大生意的商人似的,估计这厮心里肯定还在想,真要是苏联人把这些财富转移走了,估计现在也不会欠下共和国上千亿国债来购买战争物资吧,如此之多的黄金白银,少说也能让苏联支撑战争一段时间,当然,也能让共和国大赚一笔,只可惜……[]大国无疆149

“可惜了,实在太可惜了!”胡广哀声叹气不已。

“可惜?有什么可惜的!”

薛殿川干咳了一声,用鼠标关掉显示屏当前显示的图像后,双击点开了保密硬盘里新建文件夹里的一个文档,出现密码输入提示窗口,埋头在键盘上输入了一行命令,等了三秒钟文档这才得以打开,而在文档打开后,当即就在右下角显示了一个倒计时窗口,这个文档的安全阅读时间只有30分钟,时间一过它就会自行删除,无论用什么搜索软件和恢复软件都找不回来了。

俩人也不再多言,都聚精会神的看着这个生命力有限的文档,半个小时的时间很充裕,不到两万字的文档也用不着那么长的时间,所以几乎同时看完的俩人竟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的天,制定这个计划的一定是个疯子!”胡广率先说了一嘴,因为这计划实在太逆天了。

薛殿川不敢相信,拨动鼠标再一次快速浏览了一遍后,这才『摸』了『摸』下巴,还真别说,这计划果然够大胆,只怕批准这个计划的人也胆子超大。

“我觉得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你觉得可行不?”薛殿川将文件夹主动关掉,果真在点击“x”后文件夹就自行毁灭掉了,新建文件夹里『毛』都不剩下,回收站里也没有踪影。

“我觉得?”

胡广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这事儿可不简单,它相当的复杂,所以胡广双手『插』进裤兜,皱起眉头苦思冥想起来,在原地转圈是一圈儿又一圈儿,良久之后这才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而正当俩人准备商量一下这个计划的细节部分,交换一下在一些细节问题上的各自看法之时,指挥大厅里突然响起了刺耳的作战警报声,战区司令部自投入使用来还从未响过的作战警报,当即让俩人惊愕了一秒,脑子里瞬间转过许多念头,什么设备故障、系统『操』纵员失误之类的原因一闪而过,可警报声依然大作,俩人也顾不得什么疯子计划了,迅疾起身直奔大厅而来。

“怎么回事?”身为中亚战区作战参谋长的胡广少将第一个“冲”抵指挥系统管控台前,声音分外洪亮的问道。

“报告,yj-03在例行空中战备预警巡逻中发现德军非法入侵,按照作战条令调两颊战斗机前去拦截,双方目前或将在里海上空发生空战……”

头戴耳机神『色』高度严谨认真的上尉噼里啪啦的在键盘上猛敲,战区级y4qjz系统中权限至最高的指挥控制系统迅速工作,将之前收到的各种实时数据从数据库系统调出,甚至包括代号yj-03的预警机空中管制员给两架战斗机下达的命令录音,而最为直观的,当然是情报分系统呈现的双方态势图,担负空中战备预警巡逻第三战斗机师所派预警机及其护航战斗机,沿着固定航线向阿特劳地区飞去,而德国空军的战斗机似乎成了里海的空中警察,其飞行航线已经延伸到了哈萨克斯坦上空。

“不就是千百吨黄金,用得着这么疯疯癫癫?”

胡广心里暗忖,他猜这些德国空军战斗机和那些守在斯大林格勒火车站的地面部队一样,都是为了保护那些战争掠夺财富的安全而升空战备巡逻的,可他却是无法想象,德国人竟然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入哈萨克斯坦的领空,这等同于什么,相当于是藐视共和国空军的存在,难关一向脾气火爆的第三战斗机师试图武力驱逐了。

“参谋长,是否授权开火?”

上尉摘掉耳机,相当正式的闻讯到,yj-03预警机虽然有权调派战斗机执行作战条令之内的战术动作,可由于中亚战区司令部之前的严令,所以开火权并未下达,yj-03预警机刚刚通过联合战术通讯数据链发来了授权请求。

“怎么?第三师果真惹事儿了?”正当胡广思忖间,薛殿川迎了上来,半眯着眼看了看超大『液』晶显示屏上的各种信息后,向上尉点了点头,算是代胡广给下了命令。

“真打?”胡广有些不解的睁大了双眼问道。[]大国无疆149

“格老子滴,都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不往死里揍,老子就不姓薛!”

薛殿川的话让上尉很受鼓舞,而其他战位上的值班人员也都听到了这席话,一秒钟不到,他们便开始奋力工作起来,刚刚坐下的上尉直接打开了耳麦,以口述方式向yj-03下达了自卫开火授权令,而几乎与此同时,一个文案将刚刚打印出来的yj-03预警机开火授权请求以及薛殿川司令下达的命令打印了出来,送到薛殿川面前,后者大笔一挥便签下了大名。

看到薛殿川的豪迈的动作,胡广一把就将薛殿川拉到了一旁,厉声的问道:“你就不怕惹发中德两国的大战?”

“怕?我怎么不怕,我就怕德国佬的苍蝇飞机飞到了咱们国家的领空都还不能弄下来,再说了,这是德国佬自己不老实,窜到了咱们友好睦邻领空,这不是自找苦吃不是?”薛殿川说着,看了看周围,正经说道:“帮助友好睦邻捍卫主权统一,这也是中哈军事互助军事协议允可的,就算引发了两国大战,那吃亏的也不见得是咱们,指不定,庄部长还得请我喝酒!”

俩人说话的同时,在八千米高空保持巡航状态的yj-03预警机上,转动的“大圆盘”下的宽大机舱内,除了正驾驶飞机的正副飞行员之外,15名预警机战斗勤务组正在执勤军官的统一指挥协调下,在各自的战位上紧张有序的工作着。

作为一种集指挥、控制、通信、情报等多功能为一体的全天侯远程大型空中预警机,其电子设备的自动化率相当之高,14台不同功用的显控设备正高速工作运转,刚刚接到战区授权命令的联合战术通讯数据链迅速反应。

看到授权允可的通讯终端『操』作员迅速将两架已经派出的战斗机“战备警戒状态”转为了“战斗警戒状态”,并迅速通过保密通讯频道向两名飞行员口述了战区司令部的授权令,紧跟不久,师部就传来了战斗机中央火控系统的密电码和武器系统的密码,飞行员在利用战术数据链获取之后,迅速解除了战斗机的“武力禁止”状态,从航炮到中距离空空导弹,都迅速在其中央显示屏武器系统单元中呈现出绿『色』可用状态。

接下来的工作就显得有些公式化了,yj-03预警机首先与预判交战空域附近的地面雷达站取得了战术通讯联系,实现空地一体的周密监视之后,牢牢锁定“入侵”的德国空军四架喷气式亚音速格斗战斗机之后,对比分析出他们准确的飞行速度、航向、高度等信息,而同时测出的还有德军飞机之间的通讯频道,接着yj-03预警机只需要做的便很简单了,那就是利用无源干扰设备对其进行无线电干扰,要是第三师派出有电子战机,就能对其进行强烈的电磁压制,其压制效果可以达到无论对方怎么调频都无法正常通讯的地步,只能选择关机处理。

yj-03预警机释放的无线电干扰距离有限,而德军战斗机的通讯电台也显然还不具备快速调频规避干扰的地步,所以没多久他们就恼火的发现耳机里充满了滋滋滋的电流杂音,就仿佛是战斗机飞入了一片磁铁矿上空受到了强烈的电磁干扰似的,不得已之下,他们跳了几个频道后依然如此,只能选择关闭电台,按照既定的巡逻航线继续飞下去。

而在另一边,共和国空军的两架j-10“猎隼”战斗机已经接受了数据信息,抛掉了机腹中心线位置下油料剩余不多的1400升副油箱,并默契的催大油门,两架之前还保持经济巡航速度慢悠悠飞行的战斗机立马成了“脱缰之马”,在浩瀚的碧空之上狂奔起来,沉闷的喷气式战斗机呼啸而过的声音,等了许久才传到地面,而只有亮点般渺小的两架战斗机已经飞出了很远很远。

yj-03预警机对空中目标的预警距离达到了数百千米,因而在其发现纳粹德国空军飞机入侵哈萨克斯坦领空并发出战斗预警、派出战斗机前去拦截,随即完成战斗授权获取的整个过程都很快,几分钟之内,德军的亚音速喷气式战斗机也飞不出太远的距离,而对于共和国空军的j-10“猎隼”战斗机,就算以超过一千公里的超高速赶去拦截,几百公里的距离对于双方而言,也至少需要十来分钟的时间。

十来分钟的时间并不算长,而在高速飞行十分钟后就通过甚高频电台获得预警机最新命令的两架战斗机,两名飞行员也都放弃了以国际公共频率向对方发出劝离警告的打算,对方都已经侵入哈萨克斯坦近百公里,直接开火击落已经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多普勒脉冲雷达启动,捕获目标数据并载入中央火控计算机进行高速解算,数据载入中距离空对空导弹……两名飞行员丝毫没有传统格斗空战的紧张感,而像是玩电子游戏一般,将各种数据信息载入到了导弹以后,待导弹解除了发『射』待命状态,进入随时可发『射』状态后,便齐齐摁下了红『色』按钮,两架j-10“猎隼”战斗机相当一致的各自扔出了两枚中距离空对空导弹。

四枚弹长3.65米、弹径178毫米且翼展展开后达533毫米的中距离空对空导弹,由于自身质量就高达152公斤,脱离武器发『射』挂架后倒是在重力作用下坠落了一定距离,尾部的整体式冲压组合火箭发动机迅疾点火,高速喷『射』出来的气流推动导弹迅猛加速起来,具有发『射』后不管的这种导弹,几乎是一眨眼之间就将已经拉高作势返回的两架战斗机抛在了身后,依靠之前载入的数据信息进行指令惯『性』制导精确飞行,不断加速之下,很快就达到了令人咋舌的四倍于音速。

高速『逼』近目标群的四枚导弹相当默契的几乎同时进入了末端状态,不再依靠之前发『射』母机依靠火控雷达搜索并载入的数据,而是启动了自己的大功率主动雷达导引头,雷达波束开始扫描各自的目标并在计算机的帮助下迅速解算目标数据让控制组件迅速调整自身飞行姿态和轨迹,当预判到与目标间距已经缩小至最小的那一刹那,23公斤的杀伤战斗部当即猛烈爆炸开来,战斗部释放的爆炸能让装载的各种杀伤破片急速四溅开来,形成了一团死亡之球,紧紧的将德军的四架亚音速喷气式战斗机包裹起来。

巨大的火球伴随着猛烈的爆炸,四架身价不菲的纳粹德国空军喷气式亚音速战斗机,在飞行员还并不清楚是谁攻击的自己、用什么武器攻击的之时,来不及发出遇袭报告,便和战机一起血染碧空,化为了各种各样的碎片纷纷扬扬的散落在了哈萨克斯坦的土地上。

远在上千公里之外的共和国中亚战区司令部地下指挥大厅内,当超大宽屏显示屏上呈现出yj-03预警机发送而来的实时交战模拟态势图,显示出四枚导弹准确干掉那四个雷达反『射』点后,要一力承担主动开火所带来巨大压力的薛殿川,狠狠的挥舞了一下拳头,并低声叫道——“漂亮,四发全中!”

看到这一幕,参谋长胡广倒是没说什么,眼睛瞥了一下指挥控制系统上最新呈现出来的一条信息,空军在阿克套的预警雷达站发回了更为细致的数据信息,而那两架双发双中的j-10“猎隼”战斗机倒是还在里海以东地区保持巡逻状态,yj-03预警机并未及时召回这两架战斗机,因为刚刚第三战斗机师派出了足足一个中队的战斗机升空,大有要狠狠教训一番德国佬的意思。

“老薛,来看看!”

胡广的一声呼喊,把薛殿川的兴奋劲儿给扫没了,这可是中亚战区司令部成立以来的首次空战,也是第一次实战,一个开门红的小胜利,还是值得庆贺的,听到呼喊后,薛殿川收起了笑容,扫了一眼那些欢呼雀跃的官兵后,一个个也都顿时恢复了正常,坐回各自的战位继续工作。

快步走到指挥控制系统显控台前,薛殿川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足足看了三遍,呼吸越发的急促,也不顾胡广说什么,当即就拿起了显控台上安装的电话话筒,噼里啪啦的摁下几个号码后,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声音。

“老赵,你要搞什么飞机?”[]大国无疆149

薛殿川当头就开骂,空军第三战斗机师可是在整个空军内部都是“素有恶名”的,犹如一群野狼的这个战斗机不乏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好手,所以每每空军的军演或者跨军种的联合军演,这个师的参演飞机总能玩出不同的花样,而在整个师的实战功劳簿中,清晰可见各种的屠杀案例,中日台湾冲突、中日朝鲜半岛战争等等,该师就曾多次发生反复轰炸围剿敌军的事迹,曾创造过连番出击战斗机,竟把一支日军独立混成旅团炸得『毛』都不剩一根的惊人案例,让轰炸机部队的官兵们着实汗颜了一把。

所以,薛殿川是对这个敢打硬仗的战斗机师又爱又怕,喜爱是因为希望有这么一支作风强硬且不失韧『性』的部队来坐镇西北地区,也好在关键时候杀杀纳粹德国空军的锐气,甚至是硬碰硬的干掉对方,而害怕的就是第三战斗机师『乱』来,炸得日军一个独立混成步兵旅团全军覆没的战绩,可是这支部队违抗命令干出来的大事,薛殿川才不希望自己驾驭不住这匹烈马。

然而,担心是没用的,薛殿川刚刚还在为这个师首战小胜而高兴,高兴劲儿还没过,这不安分的第三战斗机师果真要『乱』来了,他们竟然发来了一个求战令,希望战区司令部授权他们对德国空军进行一次报复,不说炸掉对方机场,少说也得去德国的占领区上空武装溜达一圈儿。

“早就说过了,宁肯把第四师召开,也别把这头恶狼给唤来,现在倒好,真要是我们同意,第三战斗机师非得大闹东欧不可!”

胡广当初就曾劝过薛殿川,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第三战斗机师可是空军编制里最灿烂的一朵奇葩,师长赵殃少将还真是“名符其实”的“遭殃”,谁要是惹到了这支部队,那可真的是遭了殃,因为赵殃这厮都是个横货,都已经是一个堂堂空军战斗机师少将师长,都还脾气很火爆。

曾因为有人戏称空军战斗机飞行员不如海军航空兵战斗机飞行员,结果这厮堂堂少将就怒发冲冠的要亲自驾驶双发重型制空的j-11“战隼”战斗机,欲和海军航空兵驾驶f-12“雄鹰”战斗机的王牌飞行员一较高低,结果自然是没有比拼得成,但第三战斗机师果然没有在流言面前装怂,在不久之后的海空军航空兵比武竞技中,这个战斗机师的一个中队和海军航空兵的一个舰载战斗机中队对抗,愣是没有弱于下风,着实为空军争了一口气。

从那时候起,赵殃就有了一个绰号,叫做“赵愣子”,当然也有很多人称他是“败家子”,因为第三战斗机师几乎云集了整个空军所有“难以管教”的战斗机飞行员,这些飞行员最大的特点就是爱特技飞行,超高难度的飞行动作在平时的训练中简直是家常便饭,因而这个战斗机师在屡屡蝉联空军最佳格斗部队称号的同时,也连续获得“摔机最多”的头衔,每年空军的战斗机训练损失额,大部分都被这个师占去,可奇怪的是训练伤亡名单中,这个师倒是很少出现。

胡广不可否认,薛殿川将这样一个像是一群野狼、恶狼的空军部队拉入中亚战区司令部麾下,显然是为了和德国空军有一个较量的好手,第三战斗机师也肯定有能力狠狠教训得德国佬连北都找不到,但现在看来,麻烦了!

薛殿川有些生气的将电话撂下,气得是双手叉腰,第三战斗机师虽然有些桀骜不驯,可自打朝鲜半岛战争以后,他们就没再干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在规则之内表现得更为另类罢了,就现在的求战令,也并不出格,可这事儿的做法可真够火爆,第三战斗机师要真是要到德国佬头顶上武装游行示威一把,保不齐真引发两国大战了。

想了将近一分钟,薛殿川又把话筒拿了起来,手指停在按键上空几秒,这才下定了决心利索的按下了几个键,胡广知道,这号码可是直通国家军委『主席』办公室的,心脏不经意间加速了搏动起来。

ps:毕业离校,艰辛寻找工作,最近更新不稳定实在抱歉了,好在终于捞到了一个,今明两天就入住并报道见习,希望早日工作稳定下来,让更新也稳定下来,衷心感谢所有支持小子和大国的人,谢谢你们

*j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