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五零章 找个好“演员”

第一五零章 找个好“演员”

第一五零章找个好“演员”

“恩,好的,我会注意,就这样,我立刻着手安排!”<最快更新**

“还能怎么说?”

薛殿川搁下话筒,双手又不自觉的叉腰,长长的深呼吸了一口气后,皱成川字形的眉头总算舒展开来,大步走回中控台前,调出了伏尔加河下游一线的态势图,认真的看了起来。[]大国无疆150

胡广吃味不准,走过前来俯身也瞧了瞧态势图,耐不住的『性』子让他只保持了不到一分钟,便扭头看着薛殿川,再次问道:“老伙计,『主席』到底是什么意见?”

“什么意见?”薛殿川冷哼了一声,伸了伸腰正经的说道:“情况很简单,上面觉得是时候开战了,可到现在还没有什么极具说服力的理由或借口来充当导火线。”

薛殿川拍了拍胡广的肩膀,笑了笑道:“德国人就像是冬眠一般,丝毫不给我们开战的借口,那我们要怎么办?”

多余的话薛殿川也不用多说了,这事儿看来还真不是那德国佬抢来的千八百吨黄金财物引起的,共和国为第二次世界大战运筹帷幄如此之久,早就憋不住德国人的桀骜不驯了,而照如今这架势……胡广是个聪明人,当然立马就懂得了其中深意。

“要不,我向林将军借点儿人?”胡广当然知道干这种事儿需要什么样的部队,共和国特种部队作为五大军种之一,每年拿不小的军费比例岂能是白养活的?

“这倒是个好主意,你立刻向林将军发去调令函,我需要一支极具血『性』的大队!”薛殿川顿了顿想了想,邪恶的笑道:“那,那就调狂龙大队来,这支特种作战大队浑身都是敌人的鲜血,很对我的胃口,他们来再合适不过了!”

胡广彻底服了,共和国特种部队中五大特种作战大队,也就数狂龙大队是最嗜杀的,让这个大队在全军“扬名立威”的战绩之一便是在中日朝鲜半岛战争期间,担负战前敌后渗透侦查任务的该大队下辖的一作战分队,在完成任务后需潜伏至战争爆发后撤离,可由于接头朝鲜特工意外暴『露』了分队行踪,结果导致整整一个满编的日军步兵中队围追绞杀。

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分队并未如同丧家之犬一样逃窜,反而将这个日军步兵中队带进枝繁叶茂的林区里,一天一夜时间里,这个日军中队的所有日本鬼子全都被格杀干净,完事儿之后这些鬼子的脑袋无一例外全部被割离了脖子,成了一具具无头尸,吓得战后前来收尸的朝鲜当地百姓误以为是恶魔所为。

一个分队干掉一个日军步兵中队的战绩看似并非多么了不起,更何况是经久训练的特种兵在丛林里对付一群属于日军乙级的极普通步兵中队,但真正的难度就在于这个分队前后根本没有开枪,换而言之,这个分队完全是通过设置各种人工陷阱以及手中的冷兵器完成的战斗,恐怕也只有极为冷酷嗜杀的一群特种兵才会有如此的“兴致”。

而如今,薛殿川指明要素有“恶名”的特种大队来消遣德国人,胡广还真担心这些兵王们兴致太高,玩出什么出格的事儿出来,但看看薛殿川那已经邪恶得难以形容的眼神,胡广也似乎有些赞同,反正德国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恶人也该被恶人磨了。

中亚战区司令部征调兵力并非是什么难事,两分钟之后,胡广就搞定了,接到电话的特种部队司令林学文高兴得不得了,满口答应24小时之内狂龙大队就能到位,如有必要,12小时也不成问题,积极『性』之高让胡广只能赶紧挂断电话,否则林学文指不定提出更短时间奔赴而来的希望。

“怎么?被吓着了吧!”薛殿川瞧了瞧胡广的脸『色』,笑道:“没事儿,谁都知道那群兵王一向积极得过分,咱们一纸调令如同打开了虎牢的闸门,憋了太久的这群怪物怎么不积极的嚎叫不已呢?”

“我真怀疑,要是『主席』下令直扑狼『穴』,林将军的那帮兵王们肯定也会兴奋得难以名状,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被造出来的,越惊险的任务却越是积极兴奋!”

胡广摇了摇头,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一帮参谋们已经就绪,既然找来了最好的演员,显然就得要一本很好的剧本,否则怎么演出一出好戏呢?更何况这一场戏,还得有足够的分量引爆中德两国之间的战争,所以不认真的筹划一下剧情显然是不行的,而这剧本俨然就是这一次特殊行动的“作战计划”罢了。(百度搜索《》,观看本书最新更新)

而即将粉墨登场的“主角们”,在中亚战区司令部已经开始拟定作战计划的时候,他们却还在几千公里开外的共和国云南省境内。

毗邻西南边境的一片山林人迹罕至,在这里,莽莽群山被争奇斗勇的树木所笼,密不透风的丛林深处,各种各样的虫子卯足了劲儿拼命鼓噪,像是在对闷热『潮』湿的丛林发出一阵阵抗议声,此起彼伏甚是热闹。

树木被砍伐一空且面积大概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的一片空地上,太阳竟像是着火的热气球一样悬挂在苍穹之上,嚣张的释放着灼热热量,炙烤着这群脚蹬丛林作战靴、下穿数码『迷』彩裤和身着绿『色』t恤衫的军人。

这群特殊的军人已经在烈日之下,保持标准的跨立姿势长达一个小时有余,汗水无声无息的从每一个人的额头上颗颗滴落,浸润进眼眶里惹出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但谁也不敢眨一下眼睛,任凭汗水模糊了双眼、浸润了衣衫。

队列的正前方,一个比较另类的上尉军官同样傲然挺立在烈日之下,刚毅的脸颊上同样布满了湿漉漉的汗水,暴『露』在阳光之下的麦黄『色』肌肤泛发着健康的油亮光泽,一种古铜『色』的韵味儿将这个身高一米七五的男子衬托得极具东方男子的气概,然而众人皆暴『露』于烈日下,但也只有他,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防紫外太阳镜,大有一副明星派头。[]大国无疆150

“怎么样?热吗?”

“不热!”

排成四行、每一行仅10人的队伍人数虽少,但发出的叫喊声却异常的齐整,并且充满了男人的力量。

“很好,很好!”

秦无锋推了推鼻梁上的太阳眼镜,看了看左手腕上的战术手表,满意的点了点头后,近乎喊一般的大声说道:“你们是第一次来这深山老林中的丛林猎人学校,这一个小时又二十三分钟的阳光浴算是我让大家对丛林有一个比较感『性』的认识,那就是『潮』湿、闷热和狂躁,然而从今天开始,你们却将在这里渡过相当有意义的2周时间,希望两周之后,只剩下一半的你们,还能像今天这样豪迈的回答我。”

现年已经27岁的秦无锋是狂龙大队作训参谋,晋升前是第一分队的上尉狙击手,如今已经是少校作训参谋,能从“一『毛』三”变成“二杠一”,这与他的军旅成长经历自然有莫大关系。

自十八岁参军入伍的三个月新兵集训结束之后,成绩优异的他就被第一集团军第三机械化步兵师给挑走,成了该师师属侦察营的一名普通侦察兵没多久,便参加了第一军特种大队的集训,后又参加特种部选拔赛,经过层层磨练和考验,最后进入了狂龙大队。

狂龙大队可是个好部队好地方,在这里他经受住了各种各样的苛刻训练和无数的实战考验,除了最擅长的高精度狙杀,在敌后渗透、交通工具驾驶、飞机机降与伞降、水下格斗、定向爆破、保密通讯等技能也都成绩斐然,或许就是因为他太“全能”了,作训参谋的职务自然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近日最大的任务,就是为狂龙大队吸收一批新兵,这些新兵中最让他满意的是第三集团军的一批菁英,第三军作为快速反应集团军之一,近期不断将部队轮番派往东南亚“历练”是公开的秘密,婆罗洲可是全世界最富挑战『性』的原始丛林大岛,能在那里扛住高强度训练的,自然到了秦无锋这里好受得多。

“你们都是原部队的佼佼者,无论在哪一方面,少说都是在一个团里称王称霸级别的,部队里的兄弟们都称你们是兵王,但是到了这儿,我得提醒你们!”

说着,秦国锋摘下了他心爱的太阳眼镜,别在了胸口前,迈开脚步走近队列,近乎大吼一般大声说道:“到了这儿,你他娘的是条龙也得给老子盘着,是头虎也得给老子猫着,谁要是敢在老子面前挑战权威,我会让他哭得很有节奏感!”

“所以,从今天起,你们连吃饭拉屎都听从老子的号令,别他娘的给老子提什么人权、什么尊严,既然想加入特种部队,想要证明你比其他人强,你就干死谁,但在老子面前,神马都是浮云!”

刚刚还是温文尔雅的秦国锋,转瞬之间就变成了凶神恶煞,高音喇叭式的喊话如同一声声炸雷般,响彻每一个人的耳朵,惊得一旁树林里的鸟儿都停止了鼓噪,纷纷窜出树梢逃似的飞离这片是非地域,叽叽喳喳的鸟叫声顿时凭空没了。

一通虎吼的效果果真不错,所有人都默不作声挺胸收腹头抬高的目视前方,眼神儿都比之前有神了许多。

“在训练开始之前我得正告你们,特战任务的成败与否除了情报准备、行动计划等方面之外,真正核心重要的是团队合作,个人的一个小小失误往往就会导致整个行动计划的失败,所以我不希望我的队伍中有喜欢‘千里走单骑’的二愣子,一个连起码合作都不会的,就不配当特种兵!”

“当然,决定你们是否能真正入选的先决条件,还是你们个人作战素质的高低,体能、智能、『射』击、格斗……”秦无锋说着说着就停了,因为他看到在不远处的绿『色』帐篷里,通讯兵正连续的向他挥手,像是有很急切的事儿。

“老实呆着,一会儿就回来狠削你们!”撂下一句话,秦无锋不敢耽搁的小步快跑离开,被吼得一愣一愣的选拔队员顿时就像是失去了束缚一般,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的不知道教官怎么如此急切的跑去,难道是……

“该不会是打起来了吧?”

“要我说,估计真是和德国佬干起来了!”

“怎么不是,我问你们,这儿谁是第二军、第六军、第十一军的?我刚刚还在纳闷儿呢,怎么这几个军的入选队员都没来,初赛的时候都还看到的他们,估计这会儿恐怕已经划归中亚战区司令部正和德国佬干起来了!”

一群人叽叽喳喳的时候,秦无锋也无心过问,步话机那头果真传来了不好的消息,狂龙大队上至大队队长下至军需,12小时之内必须集结待命,24小时之内就要奔赴到中亚战区司令部指定的阿拉木图航空兵基地里一级待命,如此急切的命令让秦无锋第一感觉就是真的要打起来了。

大队长亲自下达的命令,秦无锋自然无法耽搁,更何况好不容易等到的实战机会岂能错过,将通话器扔回给通讯兵后,撂下一句收拾行装并安排直升机的命令,秦无锋便再一次挂上了那习惯『性』的灿烂笑容,笑眯眯的走回了队伍。[]大国无疆150

瞅着素有“恶魔教官”之称的秦无锋正迈着小八字步惬意归来,所有参训队员顿时哑然伫立,屏住呼吸生怕成了眼中钉,但笑眯眯的秦无锋却像是没事儿一样,看看这个瞧瞧那个,脸上始终带着笑容,像是冬日的阳光一般,虽然暖『色』十足,可还是寒意阵阵。

“说啊,怎么不说了,隔着老远我都听到你们议论纷纷了,是不是特想知道我刚刚得知了什么消息吗?”秦无锋摘下太阳镜,半眯着眼打量了这些兵王们,半响都不说话,慎得所有人都汗流浃背后,这才道:“对你们而言是一个很好很好消息,因为我刚刚接到命令,十二小时之内我就要回昆明报道,而你们……”

秦无锋指了指所有人,笑道:“而你们也将很快‘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希望有机会咱们再聚在一起!”说完,秦无锋在所有人错愕间,已经潇洒的转身离去,战争即将到来,特种兵选拔已经没有什么意义,至少对于狂龙大队而言是这样的。

“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涡轮轴引擎嗡嗡作响,不断加速旋转起来的桨叶煽动的气流吹拂的丛林的杂草和周遭的树木弯了腰,在一片各种各样表情和眼神沐浴中,还并未展『露』“魔鬼教官”狠劲儿的秦无锋已经钻进了直升机机舱里,直升机也很快在众人的视线里逐渐升高加速飞离,直到直升机的嗡嗡声也被浩瀚的林海风涛给吞没。

和秦无锋一样的还有不少,狂龙大队被誉为共和国特种部队里的一朵奇葩,其他部队包括常规作战部队,都喜欢在恶劣气候条件下展开训练以淬炼部队在极端条件下的作战能力,尤其是在这深冬二月阳春到来之前,许多部队都要机动到严寒地区去适应、去训练,可今年由于国际形势和军情迥异,很多部队只能在各自的驻地待命,但狂龙大队不同,他们有自己的运输机,可以去共和国国内任何地方训练,甚至去波斯湾地区,但今年他们却来到了靠近英属缅甸的丛林深处训练,美其名曰要体会体会连续几个月酷热无雨的滇南地区反常气候。

如此一来,狂龙大队要在12小时之内完成集结待命,显然有许多的训练科目就不得不临时中断,好在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恰好已经回到云南驻训,出动一批直升机参与集结运输任务自然是小事儿一件,因而在傍晚到来之前,并非全副武装的狂龙大队便已经赶到了巫家坝机场。

武器装备由空军运输机运输、人员由民航包机运输,这一运输组合方式是共和国陆军的发明,坦克、步兵战车之类的重装备是无法用民航客机运输的,民航货机虽然勉强可以,但陆军从不勉强民航飞行机组,而空军的战略战术运输机却能胜任于此,而民航客机的最大能耐就是“多装人”,民航公司总是希望一个航次能有更多的旅客,在这样一种精神驱使之下诞生的民航客机,被征调而来军事运输,倒是很符合军事人员运输的需求,更快、更多、更稳。

普通着装的秦无锋等人连臂章都没有,像是一群普通现役部队的士兵一样在机场跑道一侧的绿化草坪上待命,直到被征召而来的西南航空公司的一架中航c05-2洲际型大型喷气式客机就位后,他们才起身整队,登上了将直奔阿拉木图而去的飞机。

为狂龙大队运输装备物资和部分特种弹『药』的两架空军战略运输机稍晚起飞,当最后一架“巨无霸”战略运输机的机轮脱离跑道之后不到两分钟,远在数千公里外的中亚战区司令部里,胡广就报告薛殿川——“‘演员’已经上路。”

ps:前段时间因为小子刚刚毕业参加工作需要时间稳定,所以请假暂停了更新,实在对不起各位兄弟,而经过一周的努力与适应,小子最终于昨天选择了离开,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此泡汤,回到家里赶出一章来以示对兄弟们的歉意,接下来的待业时间将努力找工作并和更新作品,也衷心祝愿今年毕业的所有兄弟都能找个好工作,谢谢支持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