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五一章 要命的晚点

第一五一章 要命的晚点

第一五一章要命的晚点

“狂暴一号报告,我机已奉命完成巡检任务,请求返航!”

已经在9000米高空盘旋飞行一个小时的“狂暴一号”,在通过yj-03空中大型预警机得知了空战结果,并已有斯大林格勒地区无核装置的确切结果,因而作为共和国空军唯一现役装备的一架的核物理间谍调查飞机,“狂暴一号”显然是时候完成任务返航伊朗阿巴斯空军基地了。(百度搜索《》,观看本书最新更新)

“狂暴一号”从外表来看和共和国民用航空中航c05-2大型喷气式宽体客机没什么两样,事实上为了承载高敏感的x『射』线与r『射』线探测器、中子计数器、电磁脉冲探测器、可见光敏感辐『射』探测器等大量尖端设备来执行任务,要求运载飞机能够较高的飞行品质、足够的飞行航程、优秀的滞空『性』能和出『色』的搭载能力,中航c05-2型飞机便成了“狂暴一号”的母体。

经过大量的军事改装之后,一架和民航客机没什么两样的军用核物理间谍侦察机就此诞生了,其内部没有数百个航空座椅,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各样的现代化探测设备、控制设备以及通讯联络和防御设备,这也是共和国空军首次为“空军一号”之外的飞机加装主动防御设备,避免价格昂贵且担负战略使命的“狂暴一号”阴沟里翻船,被航炮、导弹之类的武器给无情击落,那可就糗大了。[]大国无疆151

总而言之,自首飞以来待遇和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那架“空军一号”不相上下的“狂暴一号”圆满结束了这次飞行任务,中亚战区司令部调它来一探斯大林格勒究竟,看看德军严密保护之下的东西是不是核装置,可事实证明,德国佬还没那个胆量或能力将原子弹弄到斯大林格勒来,正忙着转运劫掠而来的战争财富,实在是让紧急从伊朗阿巴斯空军基地狂奔而来的“狂暴一号”白忙活了一场。

“长官,司令部指示可以返航,空三师已经安排两架j-11重型制空战斗机赶赴01-33空域与我们汇合,护送我们直至进入伊朗王国领空,护航战机编号、任务识代码、通讯联络频道等3分钟后通过四号通讯数据链传送过来……”

个头和共和国空军大型空中指挥机和预警机一样的“狂暴一号”,其内部却不如预警机宽松,由于加装了许多高敏感的探测仪器和设备,这些设备无一例外都“体格健硕”,因而巨大的中航c05-2型机舱被它们这么一塞,留给机组人员的空间就并不大了,而且各种探测一旦开始工作,就需要消耗巨大的电力,飞机不得不启动发电机组增大电力供应能力,因而“狂暴一号”的工作环境可谓是相当“恶劣”,狭小、闷热、嘈杂等等,打报告都得扯着嗓子吼,除非关闭了这些探测仪器设备、发电机组、冷却机组等。

机组轮值上尉用手势回复了通讯士官的报告后,走到总控台前,示意系统『操』作员将各探测系统逐一完成检查后关闭,随着各种仪器设备的陆续停工,机舱内令人耳膜生疼的嗡嗡声逐渐变小,而大型设备工作起来所产生的热量散发也慢慢减少,这可让始终工作的空调冷却系统舒坦了,舱内的温度逐渐舒适下来。

关闭了各种探测仪器设备,“狂暴一号”机舱内的人员工作环境很快改善,就算是发电机组也被关闭,飞机自身的发电系统也能为剩余的系统提供工作电力,t恤衫湿透的上尉一一检查了已经关闭的各台设备,刚回到自己的值班岗位,面前的显示屏就出现了由机组数据终端控制员发来的解密数据信息,护航的两架战斗机信息已经一目了然,“狂暴一号”就要回家了。

“雷达告警系统、光电跟踪系统、主/被动电子战系统、导航系统……”

上尉飞快的查阅着各个系统当前的工作状态,在彻底飞离危险空域之前,每一个系统都可能是“保命的关键”,他不敢有丝毫马虎,而其他『操』作员也是认真检查着各自战位上的数据信息,严防警惕在进入护航空域之前出现意外,毕竟这一次飞行,“狂暴一号”飞行航线太靠近前苏联领空,就怕德国空军突然派出喷气式战斗机前来拦截,共和国空军可就这么一架宝贝疙瘩,损失了岂能得了?

能一口气以0.85马赫的巡航速度飞完8000海里(14815公里)的中航c05-2型飞机,是现如今全球销量最好也是口碑最好的洲际型飞机,在这种飞机基础之上进行改进而来的“狂暴一号”自然飞行品质越发出『色』,在此时此刻逐渐飞离德国空军势力范围之时,就算以0.85马赫的速度逃离,也能让所有的活塞式螺旋桨战斗机望尘莫及,而其自身还配置了雷达探测装置,一旦有速度更快且不明身份的喷气式飞机赶来拦截,也能够提前获悉并作出规避或求救的一系列举措。\\9 首发\\

负责驾驶这架庞然大物的正副飞行员都已经是有三千小时以上安全驾驶经验的老手,根据中亚战区司令部的指示,他们俩已经将飞行航线输入到中央电脑,由电脑执行新的飞行航线直至到01-33空域与隶属于空军第三战斗机师的两架j-11重型制空战斗机汇合,在这个较为重要的过程中,他们不能像民航飞行员那样喝喝咖啡或者交替睡觉,而是一丝不苟的看着各种仪器数据。

“还有12分钟飞抵01-33空域!”

副驾驶看完一遍航控数据后陈述了一句,这是例行的陈述,飞行黑匣子会实时记录下飞行员的对话和『操』作数据,当然也记录整个飞行过程的数据,一旦有事,黑匣子便是解析空难事故的关键『性』证据,说上这么一嘴,有益无害。

副驾驶的话音刚落,驾驶员就瞳孔放大的说道:“雷达有发现!”

会意的副驾驶当即就摁下了一个示警按钮,并通过耳麦说道:“航控组,雷达所发现目标身份是否识别?”

正副飞行员的反应不可谓不快,航控组的雷达监视员其实一直都盯着雷达显示屏,安装在“狂暴一号”的雷达虽然没有预警机的那么牛『逼』,但至少可以为飞机提供上百公里的有效预警,而刚刚“闯入”雷达探测范围的目标已经被识别出来,雷达监视员还未告知飞行组,倒是被飞行组给提醒了,飞行员的反应能力和速度着实让人惊讶。

“目标身份已经识别!”雷达监视员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双手在键盘上不断敲击,嘴上还不停的说道:“目标为伊朗王国皇家航空公司的yhhp0013航班,为中航c05-2型宽体洲际型客机,本次航班由伊朗首都德黑兰起飞经里海公共空域至哈萨克斯坦阿特劳中转后飞赴阿斯塔纳……自主防御系统已经解除该目标的威胁『性』!”

雷达监视员的报告不只是给飞行机组听的,他的汇报同样会被记录下来,所以他还报告了本次航班晚点的原因是因为正点起飞之前发现了设备故障,经检修和复查后已经晚点四个小时,也就是说这架满载467名旅客的客机应该在四个小时之前就通过这片空域,而雷达监视员报告完毕后,还顺带浏览了一下这架客机的飞行报备计划,旅客信息也在其中,旅客当中大部分都是往来伊朗王国和哈萨克斯坦之间的商人,中国籍旅客只有12人。

原来是一架误点的民航客机,虚惊一场的正副飞行员倒也松了一口气,随着时间的推移,刚刚所发现的那架客机果真略过了“狂暴一号”的一千米上空,由于“狂暴一号”的特殊『性』所以根本没有打开航灯和闪灯,反倒是伊朗王国皇家航空公司的yhhp0013航班飞行机组牢记飞行准则,在这净空很好的黑夜里,那闪烁的航灯让“狂暴一号”的飞行机组很远就看到了。

“几个小时前,我们冒充民航飞机经过里海空域并‘意外’的脱离了预定航线飞入了前苏联的领空,执行了军事侦查任务并顺利返航,而现在,真正的民航飞机来了,你说德国佬会不会放过了我们,却收拾掉刚刚那架货真价实的民航客机?”

“这难说,刚刚发生一场不小的空战,yj-03预警机已经把阿克套地区化为空中军事管制空域,yhhp0013航班肯定不会被允许飞越内凹进里海的阿克套陆地地区直飞阿特劳,其飞行航线肯定会被迫向里海上空延,势必会进入德军在格罗兹尼雷达预警之站的监视范围,可以想象,一旦这架航班太过于靠近里海沿岸的德军占领区,绝对会遭到德国空军应急起飞的战斗机拦截,保不准儿,德国佬还真不小心把yhhp0013航班给揍下来……”[]大国无疆151

看着雷达屏幕上那架向着阿克套地区飞去的伊朗民航客机,飞行经验老道的俩人忍不住交流起来,里海作为苏联、哈萨斯斯坦和伊朗王国的共用内陆海,距离各自陆地12海里的里海海域算是里海,除此之外的海域不分经济利益海域,而是三国共用,因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前,三个国家之间往来于里海上空的飞机,只要不靠近对方十二海里之内,可以说是随便飞。

然而,自打德军占领苏联南部地区即高加索地区和伏尔加河下游地区以来,这种惯例就改变了,似乎为了保护自身机密不被潜在对手通过航空侦察所洞悉,德国空军让里海上空的飞行条件变得恶劣了,往返于伊朗王国和哈萨克斯坦之间的航班顶多在里海南北中轴线附近飞行,稍稍靠西靠近了德占区,德国人就像是火烧屁股一样要出动战斗机实施驱离,虽然还并未发生过客机被击落的事故,但这种蛮横已经不是空『穴』来风。

“狂暴一号”作为共和国空军大笔黄金银子堆砌起来的“豪华军机”,其设施设备自然是很先进,它大摇大摆的能够沿着里海西部海岸线一路飞抵斯大林格勒几百公里外,然后又安然无恙的飞回里海准备返航伊朗阿巴斯基地,主观上是因为这架飞机有先进的电子干扰设备,这一路往返都让沿线的德军雷达变成了瞎子根本看不着。

而客观上,就算德军发现了“狂暴一号”并且出动飞机拦截,但“狂暴一号”外观上可是一架货真价实的民航客机,撒个谎说是导航设备出错飞离航线即可,德国空军不可能强行要求它转降到其指定的机场,因为整个里海周边的德军占领区域内,受战争的影响,原本能够容纳中航c05-2大型洲际喷气式宽体客机降落的机场,都被德军炸得瘫痪,德国空军自己的军用机场还够不着4e级别起降标准,所以德国人只能选择驱赶或者是打击。

但,自身就配置了雷达探测设备的“狂暴一号”会蠢到让德国空军战斗机『逼』上前来用航炮击落自己?这要是如此,肯定早就调转航向狂奔而逃,亦或者是呼叫支援,让空军第三战斗机师担负战备巡逻的战斗机前来为自己解困了,这也是为什么“狂暴一号”大胆深入敌境上空,在其侧方安全空域内,随时有几个“荷枪实弹”的保镖随时待命的原因,就是为了关键时候杀出来掩护“狂暴一号”撤退。

不管如何,“狂暴一号”显然是全身而退并且安然无恙,已经安全的和前来为返航旅程护航的两架j-11重型制空战斗机会同了,两架加挂了大型副油箱并在外部挂架上挂满了各种导弹的重型制空战斗机让所有机组成员都感觉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安全,至于那架伊朗王国皇家航空公司的yhhp0013航班,似乎没人去关心这架飞机的安危了。

倒霉的yhhp0013航班飞行机组也似乎知道最近挺倒霉,因飞机故障而导致的晚点四个小时不仅让航空公司在顾客面前得赔礼道歉送吃送喝,还让公司差点得罪了合作多年的伙伴,共和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伊朗分公司在得知yhhp0013航班飞机故障之后,火速派来了维修工程师和地勤保障设备,四个小时解决的却是伊朗方面地勤人员自身的一个失误,这可让之前信誓旦旦宣称飞机故障是因为生产方问题的伊朗方面脸上无光。

一想到飞机被发现因故障不能准点起飞,公司机务管理部经理接到电话后那给中航售后部气势汹汹打电话的样子,和之后飞机被检查出来是地勤人员维护错误而非飞机本身设计制造纰漏,进而给对方道歉的怂样,yhhp0013航班整个飞行乘务机组都觉得搞笑,而这一丝丝笑料,似乎不能冲淡飞机晚点给旅客们带来的不满情绪。

飞机起飞之后不久,在机场就用餐完毕的旅客们无一例外都选择了入睡休息,三级客舱里都是一片均匀的呼吸声,当然也有呼噜声,而由于这架飞机是属于伊朗王国这一信仰穆斯林的国家,所以是没有“空姐”这一概念的,从飞行员到机长再到乘务员,都是清一『色』的男『性』,而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除了机长正在认真巡视,正副飞行驾驶员正轮班盯着自动驾驶仪,身着空乘制服的乘务员都在犯困打瞌睡。

夜,很黑,寂寥的夜空中黑茫茫的,在一万米高空飞行的yhhp0013航班四发涡轮风扇发动机正不忙不『乱』的工作着,巨大的引擎呼啸声伴随着强大的气流产生着巨大的飞行噪音,航灯闪烁,像是会眨眼的星星正一眨一眨的泛发红『色』的光芒。

驾驶舱内,值班的驾驶员再一次确认各项数据无误之后,不禁扭动了一下酸痛的脖子,趁着这片刻的小憩时光,取出了保温杯扭开瓶盖后,浅酌了一口热气腾腾的咖啡,天气非常不错非常适合于长途飞行,飞机平稳得像是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的客车一般,驾驶员明显感觉手中保温杯里的咖啡都不没有因为不平稳的飞行而出现翻涌。

天气不错、咖啡更加不错,放下合上瓶盖的保温杯,驾驶员透过驾驶舱玻璃看了看天空,一开始还是黑茫茫的一片,不过当西下方的灰『色』云朵或隐或现的出现在视野里,这才让人感觉到此时此刻庞大的飞机正在一万米的高空飞行,人类千百年来的飞行梦想在中国人的缔造下成为现实,迄今为止已经在世界各地安全运营无数架次的数百架中航c05-2型洲际喷气式宽体客机,岂能凭空捏造有设计或制造纰漏的?对于那连喷气式客机驾驶都学不会的机务管理部经理所闹出的笑话,驾驶员只能报之一笑,算是在这无聊的时刻消遣一番。

正当驾驶员准备唤醒同伴完成最后一轮值班轮换,自己也好在飞机降落在阿特劳机场前休息一番之时,无线电台里传出了短促的一阵电流杂音,紧跟着便传来了标准的普通话音,犹如被电击了一般瞬间清醒过来的副驾驶,当即和驾驶员对望了一眼,来不及『揉』『揉』惺忪的睡眼,俩人都竖起耳朵听听来自于国际公共频率121.5兆赫传来的是什么事情。

“yhhp0013航班,这里是哈萨克斯坦空军阿克套空中管制雷达站,请报告你的剩余油料!”

突如其来的问询让俩人错愕了一下,yhhp0013航班晚点进入哈萨克斯坦的空域是伊朗王国皇家航空公司的过失,但晚点应该与油料剩余多少无关吧?俩人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甚至他们连中途飞越过共和国空军唯一一架的宝贝疙瘩“狂暴一号”都不知道,哪儿知道这般为何。

副驾驶的中文发音很不错,清了清嗓子后,用由共和国民航总局发起的国际航空协会规定语言即标准的普通话,回到道:“报告阿克套空管站,我机半荷载油离港,当前剩余油料十万公升!”

副驾驶报告了之后,对方沉寂了几秒,旋即又正告道:“yhhp0013航班,由于我站空管区域已临时军事封闭,你机储油丰富,请下降高度至9000米,沿00-41-52航线飞行。重复,请下降高度至9000米,沿00-41-52航线飞行……”

“草,这是为什么?”

副驾驶很是气愤的用手摁住送话口,一脸不可思议看了看驾驶员,俩人都不是第一次飞这趟航线,虽然这是第一次晚点进空,造成了之前报备的飞行计划不得不临时修改,可再怎么凭借伊哈两国友好关系,对方空管站也犯不着为难一架民航客机,可更改航线这事儿搁在以营利为目的的航空公司身上可就是大事儿了,先不说新的航线太靠近于德国空军的势力范围有多么的危险,单论因此增加的飞行成本以及飞行时长就必然给公司带来更大的压力,俩人相视一眼间,都明白对方的想法,一旦走新的航线,可以想象一觉醒来的旅客们发现自己所乘坐的飞机绕了一大圈儿,更加晚点的抵达阿特劳机场,再闹起来这还得了?

然而,民航毕竟是民航,对方既然已经说明白了是临时军事管制,更何况四个小时前yhhp0013航班准时进入该雷达站监管空域,显然就没有这么麻烦,如今晚点抵达,恰逢对方因某种军事活动而导致的空域管制封闭,只能说是倒霉,硬闯的事儿俩人肯定是干不出来的,只能回应立刻更改航线的同时,希望本次飞行的补贴不要被扣光才是。

漆黑的夜里,七十多米长、近七十米宽翼展、近二十米高的庞然大物微微倾斜了机身,那航灯依然闪耀、那涡扇引擎依然呼啸、那乘客们依然熟睡,但只有飞行机组知道,yhhp0013航班已经更改了航向,他们不得不绕走一大段航程才能飞抵阿特劳,期间是否会唤醒那些沉睡的德国空军防空部队,他们就不得而知了,两名飞行员也都没有了瞌睡,聚精会神的盯着自动驾驶仪和导航系统,生怕飞机偏航进入了德国佬的势力范围,可倒霉的yhhp0013航班似乎根本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