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五二章 惹毛了

第一五二章 惹毛了

第一五二章惹『毛』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一向嗓门不大的胡广歇斯底里的喊了出来,这可让坐在一旁正聚精会神看文件的薛殿川被扎扎实实的吓了一跳,扭头过来,正好看着堂堂中亚战区少将作战参谋长的胡广啪的一下将电话给挂断,力气重大、声音之响亮可谓是头一遭。//《》《//

“什么情况?一个电话就让你吃了火『药』似的,哪个不长眼的部队惹着胡大参谋长了,你给我说,老子非得狠训一顿不可!”薛殿川笑呵呵的搁下文件,走到正呼吸不匀气得是满脸通红的胡广面前,拍了拍老伙计的肩膀以示安慰。

深呼吸,深呼吸,胡广让自己连续深呼吸了好几下,这才稍稍平复了一下气急难耐的心情,尽量以平和的语气说道:“放眼整个战区隶属部队,还找不出谁敢冒犯我的,这回啊……”[]大国无疆152

胡广稍稍一顿,看了看薛殿川认真谛听的模样,讪然道:“这次可是真出大事儿了,你一直谋划的大戏,有人提前上演了!”

“什么大戏?”薛殿川皱了皱眉头,愣了两秒这才反应过来,双眸一震,抓住胡广的肩膀,有些激动的说道:“你是说德国佬先扛不住了?”

“什么扛不住?德国人这次可是风光了!”胡广冷哼一声,道:“已经准备返航的yj-03预警机刚刚报告,因部分航线所过空域被临时军事管制,晚点四个小时的伊朗王国皇家航空公司yhhp0013航班被迫绕道而行,结果阿克套以西85海里之外的里海上空,被德国空军喷气式亚音速战斗机用航炮给击落。”

看着薛殿川讶然的表情,胡广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但还是坚持说道:“或许,咱们说话的这会儿,这架满载467名旅客的空中巨无霸客机大小残骸已经逐渐沉入黑海海底,幸存者正拼命的扑腾……”

“这不正是我们想要的吗?”

不可抑制的,薛殿川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这么一句话,可理智和人『性』很快就将这句话给消灭掉,薛殿川打心眼儿里承认,在刚刚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思索着如何导演出一出好戏,让中德之间的战争以德国的“故意挑衅”而开始,好让共和国拿到“师出有名”般的正义理由,为此他发动了数百名参谋专门负责拟定这方面的计划,甚至还不惜调来赫赫有名的狂龙特种大队当“演员”,可是现在,一场突如其来的空难意外,神马都是浮云了。

意外,十足的意外,至少这起事故对于薛殿川所统帅的整个共和国中亚战区司令部而言,是确确实实的突然,因为这起事件根本不是中亚战区司令部所策划的,也没有任何发生的预兆,更加没有什么部队参与其中,而令人一时难以接受的是,它的确发生了!

将军和士兵的最大区别,往往不是两者之间的单兵技战术有多么大的差距,而是将军能在关键的时候更具决断力。

作为中亚战区司令部中将司令的薛殿川,对于这么一起突然到来的“意外”加“惊喜”,并未迟钝太久,十几秒之后,他的脑海里浮现的只有三个急办之事,其一自然是立刻着手善后尤其是派出救援力量搜寻幸存者和黑匣子,其二立刻上报军委并着手准备应急处变,其三做好事态扩大的相应准备。

各部参谋很快就接到了薛殿川的直接命令,而随着各项命令的下达,中亚战区司令部装备的战区级y4qjz系统也顿时忙碌起来,尤其是通讯指挥中心,一条条命令瞬间就在无线电波的承载下飞速离去,数字光纤的通讯量也顿时暴增,第一个收到最新命令的,当然是素有“恶名”的赵殃少将所率的空军第三战斗机师,该师也是目前共和国空军中唯一一支部署在中亚热点地区全要素满编的甲级制空权争夺部队,应急反应能力毋庸置疑。

拂晓的黎明天『色』似乎也被飞窜的各种电波所扰,朦朦胧胧的灰茫『色』泽像是死亡的阴暗『色』泽让人透不过起来,几乎同一时间收到消息的除了共和国中亚战区司令部,还有哈萨克斯坦民用航空管理局、国防部以及伊朗王国最高武装委员会及其民用航空管理局等等,和共和国中亚战区司令部一样,这些部门都很快像是炸开了锅,但都知道共和国有一个中亚战区司令部在,倒还没显得过分得过分的慌『乱』,很快就彼此之间沟通联络起来,在中亚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紧急向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汇报后不到十五分钟,先后和哈萨克斯坦与伊朗国家领导人通热线电话交换意见的张宇,就向薛殿川下达了最新的指示。

有了批示自然好办事,从来不含糊的薛殿川在空难发生后第45分钟就下令着手与哈萨克斯坦方面建立联合处理小组,在伊朗方面代表尚未赶到之前,该小组将负责空难的善后工作,而令人称奇的是,这场改变人类历史的空难发生之后,中哈两国所成立的善后工作组竟然是清一『色』的军人,仅从这一点,就不难看出中、哈、伊三方对于此事决不罢休的强硬态度。

当地时间2月23日清晨7点15分,距离空难发生刚好整整一个小时,作为内陆国家哈萨克斯坦武装力量中最弱小一支的哈萨克斯坦海军航空兵,一架水上巡逻机率先抵达了坠机海域,而这架最先抵达现场的巡逻机也自然也临时客串起“现场解说员”的角『色』,用无线电台不断向其岸基指挥部报告现场的情况,而通信能力强大的中亚战区司令部自然毋需哈方转告也能实时“收听”到现场的情况报告。

高速巡航在九千米高度的yhhp0013航班客机,是标准的中航c05-2型,七十多米长、近七十米宽翼展、近二十米高的庞然大物,搁在天空中纯粹就是一座移动的金属怪兽,可毕竟是民用飞机,被德国空军喷气式亚音速战斗机的大口径航炮给咬上,杀伤力和破坏力惊人的大口径航炮炮弹足以洞穿机体产生致命『性』的结构破坏,而且从只剩下大量垃圾和漂浮油污的现场来看,也无法得出德军战机是否直接攻击了客机的四具涡轮风扇发动机进而导致的快速坠机,事故的原因还无法肯定。

客机被击落已经是事实,虽然暂时没有找到任何幸存者,也没有那么快的速度就找到黑匣子,但纳粹德国空军悍然出动军用战机,击落在里海公共空域里飞行的伊朗王国普通民航客机,已经构成了战争事实罪行,如果细化到467名乘客的国籍身份,那么德国人这一口气就向三个国家开火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搜寻遇难者遗体与幸存者的工作还并未展开,消息就已经不胫而走,或许也不用刻意封锁,在阿特劳机场和阿斯塔纳机场迟迟未能接到yhhp0013航班到港的人,就会为了亲人、朋友亦或者同事的去向而大闹起来,事实上在yhhp0013航班被击落之后不到五分钟,伊朗王国皇家航空公司就率先将其国内和国外的所有机构光彩彩灯全部熄灭,所有值班员工都戴上黑纱后,便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这一消息,同时公布的还有坠机前飞行机组的无线电呼救声,其中就包括了副驾驶阿特西贾在国际公共频率121.5兆赫上发出的要求德军战斗机停止『射』击的叫喊声。

飞行员第一时间报告遇袭情况、副驾驶第一时间在于国际公共频率向德军发出客机身份并要求立即停止攻击,这一过程都很短暂,所以录音内容并不多,但足以让所有人感受到正平稳飞行的客机,突然遭到纳粹德国空军喷气式战斗机航炮攻击之下的慌『乱』和紧张,飞行机组的做法是毋庸置疑的,他们为了保证客机的安全努力到了最后,但最终客机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击落了,四百多名旅客连同飞行机组乘务组都福祸不定。

愤怒,除了愤怒一词已经再也找不到什么词汇能够形容伊朗王国和哈萨克斯坦两个国家,那亿万守候在收音机、电视机前的听众观众情绪,事后一机构曾调查到,在伊朗王国国际广播电台公布于yhhp0013航班被纳粹德国空军无故击落后,第一分钟内大多数人都难以置信陷入错愕,为此不少街道道路上都发生了交通事故,满脑子都想着这是大清早的一个笑话而不是事实的司机们都忘了自己正驾驶汽车,于是乎,2月23日清晨的交通事故创下了历史新高。

而经过错愕之后,所有人都审视到了这已经是一个事实,媒体单位不可能开这么一个国际玩笑,相当于一国之领土的民航客机以及数百旅客,就被纳粹德国空军这么不知为何的干掉,这种事儿搁在谁身上都绝对无法接受,于是乎,愤怒的司机们除了疯狂的摁喇叭发泄情绪之外,所有人都想第一时间抓住几个德国佬,然后不用告诉他们为什么就直接活生生的将其撕裂成碎片,可他们找遍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却发现没有德国佬,就连纳粹的卐字旗都没有。[]大国无疆152

无可奈何,愤怒的民众不干了,他们不再上班上学纷纷走上街头涌向『政府』机构和军事单位,尤其是客机旅客人数最多的哈萨克斯坦境内,首都阿斯塔纳地区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就陷入了秩序混『乱』状态,倒不是有人要浑水『摸』鱼干出违法犯罪的事情,而是城市已经『乱』套了,汽车不顾红绿灯的纷纷驶向市『政府』、议院、军事单位等,就连公交车司机、地铁司机、民航客机飞行员等等都停工下来,整个城市到处都打着各种各样的横幅,其中“干死德国佬”、“复仇”、“求真相”等等话语最多,当然,还有不少聪明的人快速制作出大量纳粹的卍字旗,在大街上焚烧起来,身着制服的警察甚至都还在一旁帮忙浇汽油。

聚集在共和国驻阿斯塔纳总领事馆外的哈萨克斯坦国民倒是很安分,他们并未打出太多的标语,也没有焚烧特制旗帜什么的,总领事馆外双向六车道的友谊路平常从不堵车,可今天却在短短一小时之内聚集了数万前来静坐的市民,他们无声的表述着意愿,因为谁都知道共和国一直都是哈萨克斯坦的坚实后盾俗称老大,老大不发话,作为小弟的哈萨克斯坦『政府』和军方显然不会有什么动作,因而许多人都把复仇的希望寄托在强大的共和国身上。

国民的压力、舆论的压力、『政府』的压力,所有的压力很快很快就汇聚到了薛殿川一个人的身上,因为张宇事后给出的指示就是一句话——“中亚战区司令部全权处置”,可就是这么一句自由度很大的批示人,让此时此刻的薛殿川如同坐上了火山口一样难受,他可以想象只有十二人遇难的共和国国内因此事会掀起的波澜多大,他就更加可以理解哈萨克斯坦和伊朗两国人民和『政府』乃至军方的愤怒。

“『奶』『奶』个熊,不让德国佬付出点儿代价,肯定会没完没了啊!”

知道事儿难办的胡广长嘘一口气,看着屏幕上各种各样汇聚而来的消息和视频资料,大厅内超大的宽屏『液』晶显示屏上也正不断翻新中哈伊三国各地境内的游行示威活动,『政府』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显然他们无法消融,早就受够了法西斯德国凶残、暴戾的人们迫不及待的想要以牙还牙,向纳粹开战一类的标语数不胜数,可这些压力最终都落在了军人的肩上,军队可是意气用事的群体?

薛殿川吸着闷烟,香烟独有的味道弥漫到了胡广的鼻尖,烟草味儿中夹杂着忧虑的情绪,胡广理解薛殿川此时此刻的心情,所以他并不打算去打扰,事实上薛殿川作为一方大将,情绪低落的时候很少,持续时间更是短暂,而熟悉他的人也都知道,老薛每次郁闷的时候,都是有人要倒大霉的时候,所以胡广看着薛殿川那“愁眉苦脸“的样子,就已经猜测到了德国佬的下场会是怎样。

果真,薛殿川的烟头还剩下很长,这位共和国众多“好战派”将军中能力卓越的中将之一便恢复了状态,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更富刚毅果敢的开口说话了。

“立刻给我接通空三师,我要和赵殃谈谈!”

通讯参谋当即应命而动,在键盘上飞速敲击了一阵之后,一个视频窗口就出现在了薛殿川面前的电脑上,不用他动手,窗口里很快就出现了赵殃的样子,外面都闹翻了天,赵殃依然还是老样子,笑眯眯的,活像是一个手起刀落极为冷血的屠夫,看着肥猪都是那个笑眯眯的样子。

“别对我笑,我可不是你砧板上的肥肉!”薛殿川正了正坐姿,也让视频连线另一边的赵殃坐正军姿,这才正经的说道:“你小子不是一直想要表现机会吗?那好,现在机会来了,德国佬敢击落咱们友好兄弟国家的民航客机,还附带造成了三国国民都有死亡,事件影响极为恶劣,各国『政府』甚至不敢贸然走外交渠道向纳粹德国方面表现表现,直接就吼着要以牙还牙,所以……”

薛殿川的话还没说完,视频那头会意的赵殃当即嗖的一下起身立正敬礼,胸脯挺得高高的,样子别提多坚决,声音洪亮中气十足的吼道:“保证完成任务!”

还别说,薛殿川就喜欢赵殃这样直接爽快的样子,他也懒得啰嗦,扭头冲着胡广皱了皱眉,后者当即就将自己电脑上准备好的一个文档发送到了薛殿川的电脑上来,文件刚刚接收完毕,薛殿川便『操』作鼠标将文件包传送给了赵殃那边,办事儿别提多麻利的赵殃笑眯眯的接受了文件,那样子越看越像是一个已经挑中了大肥猪,就差手起刀落狠下屠刀的屠夫。

“具体怎么做,文件里很清楚,我只提两个要求,其一,2个小时之内彻底控制住事发海域的制空权,因为政治上,为了扩大事件影响力,我们需要安排新闻媒体到现场去采集素材,但愿你小子别疯起来就没了原则!”

“其二,6小时后,德国佬哪怕一支风筝、一块舢板,都不能出现在里海公共空域和海域,要是让我知道希特勒那狗娘养的破烂飞机还能在里海上空溜达,老子第一时间就撤了你!”

薛殿川很少向自己的部下下达这样的命令,而且还提出了具体的时间,这可让走近一旁的胡广感觉到一股很重很重的火『药』味儿,薛殿川这位外表斯文的儒将,看来也有吃火『药』的时候,不过更让胡广感到惊讶的是,视频连线那头的赵殃却是手舞足蹈,仿佛天上掉下了一个大馅饼,让饿极了的这厮碰巧给拾到。

“真的要让空三师为所欲为一把?”

胡广有些担心的指了指显示器上那赵殃疯癫的样子,这厮竟然忘记了关掉视频便有板有眼的调度指挥起来,声音之大之威猛,让人不得不联想到这厮是否有土匪特质,怎么一场好端端的战争,在他麾下就成了群狼共舞?

“你不是常说‘恶人自有恶人磨’吗?这一次我倒要看看,是德国佬更凶残,还是咱们中国人更强大!”

薛殿川的话音刚落,赵殃就在那头虎虎生威的给空军第三战斗机师参谋们叫喊了一句——“老子迟早非得亲手弄死戈林这头老『毛』驴,谁也别给老子抢,大爷的,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