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十三章 边际

第六十三章 边际

山峦起伏翠绿的树木层层密布,单车道的水泥公路沿着河边的滩涂蜿蜒而建,行车于公路之上,或穿行于深林之间密不透风,中午猛烈的阳光也未能刺透那份茂密,或行驶于崖边小道,一边是陡峭的山壁,一边是湍急的河谷,哗啦啦的河水翻腾着细浪,飞驰而过的汽车引起的阵阵清风缭『乱』了道路两旁的静谧,惊起枝头小鸟扑腾『乱』飞。

“还有半小时就到基地,司令需要发去电报提醒一下吗?”

“不用,王工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只要他不把这山间的小鸟当靶子打,什么都好说!”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张宇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美丽的大自然永远都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它巨大的包容『性』可以让人倾述所有的不快,驱走心里繁琐的杂念回归淳朴宁静。

单车道的公路一直蜿蜒前行没有半个岔口,车子又开了半个小时后终于看到了一个岔路口子。车子开上了岔路慢慢驶离了原来的那条公路,随着树林更加深密,司机不得不打开了大灯慢慢前进,不久之后正前方就出现路障,两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远远地就做出了停车的手势,路障后面有一名少尉看见了车牌赶紧跑步出来迎接重要人物的莅临。

“司令,王工他在一号武器试验场!听少尉说这些天的枪声已经慢慢变稀了,估计改进型号枪已经没有几个实验阶段了……”[]大国无疆63

张宇点点头算是回答于然后,俩人一前一后直奔一号实验场而去。依山坡而建的基地很多建筑都是低矮的两层楼房,无论是实验室还是住房,所有建筑物的墙壁都被涂成了黑绿相间颜『色』,当然这些建筑都是镶嵌于树林之中,蜿蜒的公路走了不到十分钟后,视野豁然开朗两个山坳之间的大块缓坡地油油的绿草如同地毯一样覆盖着大地,山坳口子里由近到远有一道接一道绵绵起伏的坎,简简单单便让这群山环绕之间有了一座天然的『射』击场,当然少不了各种靶子矗立于各道坎上。

“他们在那里!”提醒张宇后,于然指着小草原上显得很是突兀的一大堆黄沙旁,数位身着『迷』彩服的人正鼓捣着手里的枪械。

俩人是一阵小跑过去,还没走近便有人发现了俩人的来临。“司令,你怎么来了也不通知一声?我们正试枪呢!”看着张宇来了,王汉民笑呵呵地招呼张宇。

“就是想看看你这能人,能把这一八枪族改成什么样?怎么,不欢迎啊!”

说完,张宇接过一把才从黄沙堆里掏出来的一八自动步枪改进型,接过王汉民递过来的弹匣后,抖动了几下将不少黄沙抖了出来,然后将步枪指向安全方向『插』入弹匣,深拉枪机至底后释放枪机装弹入膛,做好立姿『射』击姿势后,当着众人的面儿就对着的靶子『射』击。三十发的弹匣容量,足够他打了很一小会儿的单发和点『射』才算告罄。

“这第一师反应这枪到了新疆大沙漠里,一不小心掺进了沙子后就很容易卡壳。我估『摸』着是导气箍、调节塞、活塞三者之间的配合间隙没弄合适。当然这第六师最近也反映出一些问题……”张宇刚『射』击体验完,这王汉民就开始汇报起工作了。当然这时候其他的人自然知趣地离开,包括王汉民的助手和于然。

一八式枪族是张宇和大哥两人,根据人民军的实际需要而做出的一款大胆的剽窃之举。整个枪族也就是以剽窃后世新中国的八一式步枪做出一小部分改进而已吗,所以才有了张雨生给取的这么一个滑稽的名字,“一八式”简直就是那个枪族名字的反念而已,当然这枪于一八年年初全部装备人民军部队,也算是对上了名号。

无论怎样,这一八枪族算是人民军也是整个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第一个班用枪族。后世的八一式是根据著名的a步枪和56步枪的综合改进型,也就相当于是56式并没有将a改造得很好,而八一式则完全继承了两者的优点,所以也就有了“世上最好的a改进型”的美名。

“刚才感觉了一把,也仔细看了下。改动的地方并不大也不多,但明显单发精度有点不如以前,但降低枪械复杂程度和精密度,有利于枪械的多地域全气候等条件的使用,精度差那么一点点儿也不算啥坏事儿,经历恶劣环境后还能打得响能消灭敌人,那对战士而言就是好枪!”说着,张宇枪口向下卸下了弹夹,拉开枪机退出上膛子弹后释放枪机,将枪还给了王汉民,自己拿着弹夹边往基地回走边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三十发的弹夹容量,部队官兵普遍都能接受!班用机枪的弹鼓,他们也说挺不错的!”王汉民摩挲着手里的步枪,看着张宇神神怪怪地把玩着弹夹,半眯着眼笑着说道。“这枪改进后还是用原来的子弹,咱们以前根据李恩菲尔德步枪改进的单发步枪,算是可以正式淘汰咯……”

“谁说要淘汰那枪了?”张宇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一脸坏笑没个正经的王汉民。“你不知道我刚才在看啥?这弹夹一个就是三十发的容量,士兵出去都是一人五个弹夹也就是150发,老兵倒能节约着用,但这新兵估计就是暗着扳机就不肯放手了,一个弹夹用不了多久就打完了,这对后勤得造成多大压力啊!”抱怨完,张宇又把玩起那个弹夹,而一旁的王汉民则笑不出来了,立马陷入了思索之中。

一八式枪族包括班用轻机枪和自动步枪,班用轻机枪早已让德国人在战场上提前肆虐去了,反应枪的效果非常不错,这才催生自动步枪的出现。

而后者中采用固定木质枪托,但西部各地气候差异很大,广西、云南等地高温多雨的季节非常常见,而甘肃、新疆等地却又干旱少雨,木质枪托实在不划算,所以这改进型就有一部分是折叠金属枪托,但还是称之为一八式,配给常驻多雨天气地区的部队使用。

该枪采用导气式自动原理;闭锁方式为枪机回转式。采用击锤回转式击发机,可以半自动单发和连发『射』击。另外膛口装有兼具降噪、消焰、制退防跳作用的固定枪榴弹发『射』具,还装有活动拆卸的刺刀,刺刀拆卸后可作匕首使用。

固定枪榴弹发『射』具可以发『射』40毫米枪榴弹系列,可发『射』『性』能成熟的破片杀伤枪榴弹、高爆枪榴弹、燃烧枪榴弹、发烟枪榴弹、照明枪榴弹,从而使单兵也具备了点面杀伤的能力,填补了300米内手榴弹与轻型迫击炮之间的火力空白。当然一八式出『色』的首发『射』击能力也是值得肯定的。另外自动步枪和轻机枪之间通用化程度高,配合起单枪的出『色』『性』能,为人民军的一枪多用、枪族系列化、弹『药』通用化的发展规划走出了最坚实的一步。

该枪使用的钢制的弹匣或弹鼓,单枪常备5个30发弹匣,机枪配备4个75发弹鼓,步枪、机枪供弹具完全互换通用。

“咱们当初军火外贸销售最畅的就是75发弹鼓,德国人喜欢,英国人法国人也喜欢。30发的他们就觉得不够爽,子弹太少了,不利于火力持续!但装卸弹夹弹鼓都很方便……”实在想不出什么了,王汉民打算支开话题,不想围绕着子弹消耗过快的问题上纠缠。

一八式枪族枪械都有空仓挂机机构,当弹匣内枪弹打光时,枪机自行停在后边,便于『射』手及时更换弹匣并装填上膛。当使用弹匣『射』击时,能起空仓挂机作用;当用弹鼓『射』击时,不起挂机作用,但机枪持续火力强、枪管升温高,因此轻机枪可利用战斗间隙时手动挂机,加速枪管冷却,以弥补不能快速更换枪管的缺陷。『射』击时,仅仅需向后拉一下枪机,即可装填上膛继续『射』击。

所以一八式轻机枪这种大杀器怎么能不让人喜欢,要用三角架支起的重机枪、两脚架支撑的通用机枪,两者火力虽然都很猛,对蜂拥而上的敌兵也很实用,一扫一大串,但就是没轻机枪那么简单方便,尤其是质量轻便于阵位转移,遇到通用机枪或者重机枪枪管过热哑火的时候,蜂拥而来的敌人照样能被几挺轻机枪给收拾了,还能端起来直接突突,所以它几乎可以说成了步兵们的机动火力重要支柱,更是关键时候保命的好东西。[]大国无疆63

“你说这子弹要是不用铜弹壳,不用这么大的口径,不用这么多的装『药』……你说这子弹定然能减下不少的质量和体积,单兵的弹『药』携带量自然能增添不少。目前这个世界已经走向了火力直上的时代,谁有更猛烈、更有效、更持续的火力打击,那谁就是王者!小口径步枪,势在必行。”

感叹完,张宇把弹夹还给了王汉民,当然没忘记回之一笑。“怎么?难道你不认同我刚才所说的,你认为小口径不行?”看到王汉民难以置信的表情,张宇皱着眉头很是吃惊的看着这位号称是天赋异禀的武器专家。

“我…”王汉民支支吾吾的过了好几秒,终于是想到了一个合适的说法解释心中的意思。“没经过实践检验,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口径一定可行!”说着,王汉民在遍地的弹壳中随便捡了一颗起来,金晃晃的弹壳就像黄金一样晃眼。“但我相信,这弹壳肯定不是必须得用铜做原料。”

“不管怎么说,战争打的是综合实力,好的武器就像是一个巨人的拳头一样,强有力的拳头可以有更好的攻击效果,但前提是这巨人有力挥舞拳头,无论多少次直至敌人倒下为止。”

张宇也捡起一个弹壳,样枪都要经历数万发的实验,即便今天没做寿命实验,这一地少说也有好几千枚“实验结果”。“铜可是一种宝贵的资源,我国的铜矿资源并不丰富。对了王工,你要是有兴趣可以试试小口径步枪的研制或者现役子弹替代品的研究,总之你得想办法把这军事装备的硬『性』成本降低下来。”

“是啊,咱们的部队素质要求高。平均计算,一个狙击手一年下来要耗费掉至少五千发子弹,一名普通的士兵也需要两千发左右……我们有六个正规师、三个预备师、一个教导旅,十余万人的部队一年光是『射』击训练的弹『药』消耗量就得以亿计,如果真要像列强一样展开声势浩大的堑壕对垒战,动辄就是数百万的军队交战,光是子弹的开销就够人费尽心神……”

看了看王汉民手里的自动步枪,张宇突然抑制不住发笑了,弄得一旁的王汉民很是纳闷。“司令,你这一会儿说弹『药』补给多困难多麻烦的,怎么这会儿笑了?”王汉民把那个笑字说得特别重。

“我不是抱怨弹『药』多困难,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又快又准的枪法不靠一箱箱弹『药』做本钱,怎么可能具备高超『射』击的技术?”张宇拿过王汉民手里的一八式,仔细观摩一阵后,点点头说道:“枪的确是好枪,它必将成为影响世界的一代名枪,但它又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可以实现自我,用坏了就是自毁前程……”

“所以……”

“所以我们需要部队列装一代,军工研发一代,专家设计一代。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要始终都要兼顾武器的先进『性』和实用『性』,不能让别人知道了我们的所有底牌。”张宇把一八式还给王汉民,微笑着说道:“相信我,小口径、无弹壳、多威力,一定是未来子弹的发展方向;轻便简洁化、多功能复合、注重人机功效,枪支发展或许会如此。不过无论如何,我们都值得一试!”

俩人有说有笑往回走,身后几名士兵开始用推车收集地上散落的弹壳,今天的实验明显得提前结束了,事实上一八式的改进工作包括一系列的实验其实早就应该结束了,一这些日子的实验都是为了进一步验证改进结果的正确『性』,就像张宇说的那样,或许是时候提出下一代的事情了,科技无穷尽军工也无边,只有不断的追求与探索才能始终强大。

离开基地已经是下午五点,上了南钦公路后又遇上车流高峰期,结果是张宇等人是紧赶慢赶才在晚上十点左右赶到了钦州市委招待所,之前张宇答应了周秦要和他喝上几杯,果然俩人是慢慢悠悠地喝了三个多小时的酒,然后才上床睡到觉就等着第二天直奔谢逸的婚礼现场,这期间俩人到底说了些什么,除了他俩没人知道,但不能否认的是,经过大事的洗礼、张宇的说教后周秦变得成熟许多。

早期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子被鸟吃。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的时候,张宇他们已经出发了,早早准备好的大红花往胸前一挂,车子不用任何布置,几人便风风火火出发了。

“听说那女方是南宁市有名的大家,开公司办企业那是财运滚滚。而这男方可就是一普通渔民家庭,遇上恶劣天气可就真成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收入和社会地位肯定是没法比的。总之,这谢逸小子不知是做了哪辈子的好事儿,竟能修得这般福分?”

“他这是赶上大时代了!”坐在张宇身旁的周秦摇头晃脑地应承着,按道理说当初在美国奋斗的人,回到国内后其实都已经算是功劳不小地位颇高,早就有成家立业的资格,却没有那个缘分。结果到现在官位更高、职权更大的人,往往都还是单身状态,比如他身旁的张宇,又看了几眼张宇后,他还是同意心里的观点,张口就说:“这种家庭地位差距要是放在过去,那是肯定成不了事儿的!不是吗?”

张宇没有回答,只是淡淡一笑后转头看着车窗外。“大事未成,何以有家?”想着远赴美国处理烦事的大哥张雨生,晃眼之间,十年的光阴已经悄然过去了,大事虽然做大了,但什么时候能成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原本以为就会按照当初设定下的路子一步一步走向成功,但官官相护事件的爆发却让他和大哥俩都认识到现实的残酷。

“前面的轿车车队也是去参加婚宴的?”

周秦的提醒声让一旁昏昏入睡中的张宇清醒了过来。『揉』『揉』眼睛后看着车窗外的那支慢行车队,长长的车队由12辆清一『色』的雅致轿车组成,其中十一辆都是清一『色』的墨黑,大方沉稳凸显庄重,而中间一辆就是玫瑰红的婚车了,“永结同心”和“百年好合”的字肯定会是看不到,但鲜艳的玫瑰和粘贴于车窗处的大红的喜字可是很显眼的。

“这每次出来,遇到结婚的不少。迎亲队伍还没出现过啥轿车车队,拖拉机、卡车、三轮车等等组成的迎亲车队倒是见了不少,用轿车组成迎亲车队,实在难得啊!”张宇指着那些排成长队慢慢缓行的婚车队,笑呵呵的又说道:“这一家子还真是有钱啊?要是弄成清一『色』的华睿,那可更煞了!”

“要我看啊!要是家家户户结婚都能弄上辆甲壳虫当当婚车也挺不错了,个别家庭再富裕,那也是个别的。贫富差距太大,只会酿成更多的不幸,绝没有什么好处可言!”说完,周秦收回目光,半眯着眼准备好好歇息了。

“官官相护的事情还没弄清楚,这又来了个贫富差距!照这样发展下去,岂不是以后真得出现什么官二代、富二代?我滴个天。”嘀咕完,张宇也转过头来不再看那声势浩大的车队,眯眼后感觉黑漆漆的世界里,根本找不到任何的边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