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五九章 痞子将军

第一五九章 痞子将军

第一五九章痞子将军

“恩,那好,咱们就这么愉快的说定了,行,龙虾是吧,只要这事儿成了,蒋司令你可得小心满餐桌的龙虾吃得你发腻……那好,就这样,回头见!”宋成豪满脸笑容的挂掉电话,喜滋滋的叹道:“搞定!”

“喂喂喂,我说老宋,你真当自己是卖龙虾的?就没考虑过请我吃一顿!”唐仁辉杵在一旁叫唤道喜上眉梢的宋成豪。

“那是那是,如果不是您亲自拨这个电话,蒋司令他肯定还不会卖这个面子,回头我一定得好好谢谢您老,龙虾是吧,咱们海军第三舰队要多少就有多少,没听说咱樟宜基地外就有一家水产批发市场吗?”

宋成豪的话让唐仁辉果真无语了,原来在南亚战区司令部吃到的龙虾,是这混小子直接从水产市场买来的,看这架势,估计还得蒙一次空军司令蒋阳英,一打一打的买还是批发价,却能换来这么多好处,龙虾呀龙虾,你的分量不轻啊!唐仁辉懊恼的摇了摇头,冲蒙武易挥了挥手离开了基地。[]大国无疆159

基地外,一身工作服装束的宋成豪找到了一辆悍马,随同的副官紧跟一旁,而踱步走出来的唐仁辉一看这架势就全懂了,走过来从头到脚瞄了宋成豪一圈儿,这才点头说道:“你小子果真是个人精,靠我这张老脸赚大发了,立马就闪人,你这是打算直接回新加坡了?”

“不!”宋成豪赶紧摇了摇头,不好意思的笑道:“承蒙唐部长帮忙,这才侥幸过关,我这得赶紧赶往湛江一趟,让秦司令同意放行,今晚就得开始正式实施禁航令,保不齐很快就会有大动作,所以我得赶紧闪人,否则空军肯定只会给我留下残羹剩饭!”

“这倒也是!”

唐仁辉倒不是一个强人所难的国防部长,海军第三舰队时运不齐,第三舰载机联队不能“游手好闲”的干等着,所以他出面给空军司令蒋阳英上将打了电话,又让宋成豪这张嘴来亲自游说,总算让空军同意了让海军第三舰载机联队到里海打酱油,可海军航空兵会是打酱油的角『色』吗?看一看积极得有些过分的宋成豪,唐仁辉就已经为蒋阳英捏一把汗,有了这厮在,保不齐空军才成了喝残羹剩饭的主。

“既然来了,我也得在军工重省广西考察一段时间,也就不送你了,要是要坐飞机到湛江去,港口那边就有一架‘大笨鸟’偏转翼运输机,这飞机能和直升机没什么两样一般垂直起降,还能像螺旋桨式固定翼飞机高速平飞,你要是走得急,就坐飞机回去,我另外找飞机飞柳州!”

唐仁辉可是力挺宋成豪了,连从南亚战区司令部借来的飞机都肯转给宋成豪,这不得不让宋成豪感激。“心意我领了,不过咱好歹还是一舰队司令,海军航空兵可是专门配置有专机出行的,我的飞机此刻就停在十公里外的海军航空兵机场内,要是部长不着急,咱先飞湛江,然后坐的专机转去柳州?”

“去你大爷的,难道就你们海军航空兵有钱?”唐仁辉脏话来不及说出口,宋成豪已经钻进了悍马里,哈哈笑着冲唐仁辉挥手间,挺有配合默契的悍马司机已经猛然启动嗖的一下就飚了出去,速度之快,很是让唐仁辉感到不可思议,只能仰天感叹——“这混小子,跑得比兔子还快!”

而另一边,悍马冲刺速度果真了得,宋成豪还没来得及调整一下坐姿,车速已经飙升至八十码,在宽阔的公路上,引擎咆哮的悍马活像是兴奋起来的非洲雄狮,不一会儿便杀到了机场门口,吱吱作响的急刹声当即就让武装岗哨知道是谁来了,海军三大舰队司令中,就只有宋成豪到哪儿都是声势动人,就这能狂飙突进的悍马,还真没谁敢拦,可必要的检查当然还得有,验过三人身份后,栏杆就高高抬起,果真无意外,悍马车又疯狂咆哮起来,眨眼功夫已经在机场跑道一侧的辅道上策马狂奔起来,速度之快难以想象。

悍马很快就杀到了飞机机库,还没到机场就通过车载无线电台发来命令的宋成豪很快就坐进了专机机舱内,而随着地勤牵引车的缓缓而动,早就反复检查后停在机库里随时准备出动的双发喷气式公务机很快就被牵引送到了跑道一端,在飞行控制塔台的管制调度下,这架海军第三舰队司令的军用专机很快就获得了起飞许可,咆哮开来的双涡轮风扇引擎很快就将飞机送入了天空,转了一圈儿后便直飞湛江而去。

宋成豪还真的很有好运气,刚刚飞抵湛江便听说两位大佬正在去食堂的路上,于是乎再一次借来一辆悍马,在南亚战区司令部里策马狂奔起来,架势十足的从机场一路直奔到食堂,秦铭和葛洪俩人这才刚刚坐下拿起筷子,多远就传来的悍马轰鸣声,以及最后在食堂门口极为刺耳的急刹声,都让俩人相视苦笑,2月24日还真不是个好日子,午饭晚饭都有人不请自来。

一身船厂工作服装束的宋成豪身旁紧跟一个上尉军衔的副官,这样的拉风造型还很是少见,不过食堂里的其他军官哪儿能坐在板凳上无动于衷,看到赫赫有名的“宋癞子”昂首挺胸的走进食堂,岂能不起身敬礼。

宋成豪倒是真会享受,毫不在意自己身上这套油污点点的船厂工作服,微笑着向众人回敬军礼后,这才一本正经的走到秦铭跟前,刷的一下立正敬礼,虽然从军衔上讲,俩人都是中将算是平级,可好歹秦铭作为南亚战区司令部,从职位上讲就是一方大员,刚刚宋成豪友好回敬的军官们,就得算是阎王一旁的小鬼,正所谓阎王好惹小鬼难缠,所以宋成豪是不敢开罪这些普通军官,但在秦铭面前,那有时候还是得装『逼』的。

“少给我来这套!”秦铭指着宋成豪的一身打扮,憋笑着道:“你这是要唱哪出戏啊?我可没听说过宋癞子还会演戏!”

“我这不是军情如火嘛!”

宋成豪从来都认为,战列舰的装甲厚度和自己的脸皮儿强度呈现正比,所以只要不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是从来不会爱面子的,面子值几个钱,向副官挥了挥手,这才大喇喇的坐下,拿起筷子就先动嘴了,而且夹的还是秦铭最喜欢的回锅肉。

秦铭俩人算是服了,纵使戎马生涯一辈子,还真没见过比宋成豪还要搞怪的活宝,秦铭拿上司务长送来的新筷子,三个人啥也不说很快就大快朵颐起来,其实秦铭和葛洪俩人晚饭没点几个菜,但看到宋成豪都能狼吞虎咽全无将军形象,他们哪儿能服软,愣是连吃三大碗米饭,打了异常响亮的饱嗝,这才败下阵来,而赫赫有名的宋癞子已经吃了四碗米饭,又让司务长送来一盘饭后甜点,扫『荡』一空后这才满足的『摸』了『摸』肚子,打了一个响嗝。

“可怜的娃呀,第三舰队该不会开不起锅了吧,怎么把你一个堂堂中将司令给饿成了这幅德行,回头我一定给陈司令报告一番,饿死白眼儿狼也不能饿死咱们老宋不是……”

“饿死白眼儿狼?”

宋成豪肚子撑饱了,但心思还是活泛得很,参谋长葛洪少将的这话说得有些不对劲儿,侧头一看把玩牙签的秦铭冷冰冰的表情,宋成豪立马就明白了,当即一个激灵,坐正了坐姿。[]大国无疆159

“看来两位已经知道了,我也就不瞒两位了,之前我说什么要让‘尊严’号提前服役,其实是耍了个花枪,就是要让二位届时能在唐部长面前美言几句,为我们第三舰队说说情,现在看来,咱的舰载机联队能顺利『插』手里海之事,有两位不可磨灭的功劳,为了表示我的敬意,我回头请两位饱餐一顿龙虾大餐!”

“还吃龙虾?”秦铭冷冷一哼,啪的一下折断了牙签,仍在桌上便径直走开。

“难道,龙虾的事儿,老唐也给二位说了?”宋成豪小心翼翼的试探无动于衷的葛洪。

葛洪倒是清楚秦铭的脾气,生气是假,唱黑脸才是真,看来自己是得好好唱红脸,所以摆出一副老学究的表情,意味深长的说道:“不是老唐打你的小报告,是空军司令亲自打来电话,说是要海军第三舰载机联队帮忙,我们仔细一想才回过神来,原来你之前的动作都是虚招,更何况蒋司令还在电话里笑称,你知道了消息肯定会感激得请他吃龙虾大餐,我们当即什么都明白了!”

“『奶』『奶』个熊,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我这就去跟秦司令赔不是!”宋成豪当即站起身来作势离去,却被葛洪一把就给拽住。

“你现在去,非得被骂得狗血淋头不可,南亚战区现在的确是没什么事,可你曾想过没有,小日本和盟军在南太平洋上还能继续鏖战多久?变数迟早会生,一旦南太平洋战事有变,作为南亚战区司令部下属重要作战力量组成的第三舰队,岂还能作壁上观不收渔翁之利?”

葛洪的话不无道理,说得都是大实话,所以宋成豪满是赞同的点头同意,让葛洪继续说道:“其实在得知‘世民’号航母推迟服役、‘尊严’号又不能提前成军之后,我们就已经考虑到第三舰队的难处,秦司令还亲自给中亚战区司令薛将军打了电话,薛殿川中将已经答应以他的名义和权力调第三舰载机联队一部参与到里海禁航令执行中来,这也是实情需要,可谁曾想到,你小子太过于聪明,耍什么花招,弄得现在满世界都知道你小子是卖龙虾的了!”

葛洪这么一说,宋成豪当即全明白了,难怪之前给蒋阳英上将打电话,对方答应得干脆爽快,原来中亚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早就为自己进言了,保不齐南亚战区司令部、国防部部长唐仁辉等都知道,可就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可怜的是,自己还聪明反被聪明误,到处送龙虾。

“那现在该怎么办?”

宋成豪似乎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来向南亚战区司令秦铭告罪了,再怎么说现在第三舰队还都归于南亚战区管辖,得罪了秦铭中将,他怎么有脸见海军司令陈绍宽啊,非得被骂死不可!

“现在还能怎么办?”葛洪倒是装高调了,摆出了一副我不知道的样子,急得宋成豪是抓耳挠腮,看够了这才笑道:“其实你什么也都不用做,因为无论怎样,第三舰队始终都是南亚战区下辖部队中最为重要的一支作战力量,你只需要在战场上表现优异就行了,拿出漂亮的胜利,让中亚战区的好好看看,没有咱们南亚战区借来的部队,他们能赢得更漂亮吗?”

“真的就这么简单?”一向智商很高的宋成豪还是有些不相信。

看着宋成豪的样子,葛洪站起身来,伸出手来『摸』了『摸』宋成豪船厂工作服胸前的那些油污,笑了笑抬脚离去,走出了几步后才转过头来说道:“相信我,把德国佬揍得哭爹喊娘,秦司令会比吃一百只龙虾还要高兴,另外,你这身工作服的油污,怕不是在维修现场沾上的吧,道具准备得也真够假!”

“是吗?”

宋成豪埋头一看,审视了一番自己的精心大作,咋一看还真像是一个在航母维修现场忙得一身脏所致,可认真一看,油污被刻意涂抹的痕迹还是有的,开什么玩笑,宋成豪根本就没有被允许进入“世民”号航母维修现场,不制作一套道具服,哪儿能骗得了自以为聪明过人的唐仁辉上将,不过宋成豪仔细一想前前后后,却猛然发现自己才是真正的戏子,其他人早就在漠然的看着自己的表演,在心里笑翻了天,而自个儿却还浑不知情以为就自己算计成功。

“草,算来算去演来演去,怎么我才是最囧的?”

宋成豪有些气恼的扯了一下这身道具服,白白净净的一身工作服借来以后经过仔细的粉饰,却还是没有劳动人民辛勤劳动之后所留下痕迹真切,骗不了人。无奈,宋成豪找不到人,只能一把拽过自己的副官问道:“你小子老实交代,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不是演技很糟糕?”

“司令,我早就说了您完全不用这样,是您非得要大费周章的表演一番,否则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副官倒是有啥说啥,这下更是宋成豪倍感毫无颜面了,全无走进餐厅的昂首挺胸,只剩下了快步闪人,连司令部都不去了,出了食堂坐上悍马便下令直接回机场,不久之后便在飞回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的专机上沐浴更衣,换上了一套簇新的中将常服,结束了在国内的这些个蹩脚表演。

纵使新加坡时间比北京时间晚一个小时,但经过长途飞行后的专机依然还是在开启了夜间照明大灯的机场内降落,繁华的新加坡早就开始了一天中最灯火璀璨夜生活,在与外界相隔绝的军事基地外,忙了一天的人已经开始夜生活中的消遣,撩人的夜『色』光芒让这座繁华的东南亚城市之国显得格外『迷』人,可在钢混墙铁丝网饿另一侧,共和国海军樟宜基地已经变得安静了,由于大部分舰艇都回到国内的船厂接受例行维修,基地内的官兵并不多,偌大一个军事基地显得分外安静。

自己司令部的悍马军车还是要爱惜着用,从机场到司令部大楼,宋成豪没有让司机开得特别快,在自己的地盘是不值得撒野狂奔的,而且白天的种种事迹证明,宋成豪被众人暗算了一把,像是一个蹩脚的演员一样,在众人面前上演了一出出烂戏,逗笑了看官也伤害了自己,好在不管怎样,时间都会让一些成为过去,明儿又是新的一天。

整理好心情,心理素质挺不错的宋成豪已经恢复到了常态,在副官的陪同下腰板挺直的走进司令部大楼,楼前的夜间岗哨倒是一如既往的挺身昂头致敬,而走进大楼大厅后,过往的夜间值班军官看见司令回来,也都立正敬礼,一路下来,充满敬意的军礼享受了不少,这倒很快让宋成豪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很快就重新焕发了空前活力与澎湃激情,毕竟军人生来就应该是行军打仗而不是表演的。[]大国无疆159

“回去休息吧,跟了我走了这么一大圈儿,也丢死个人了!”

说退自己的副官,宋成豪敲开了舰队作战参谋长唐洪的办公室门,不用猜也知道唐洪还在挑灯夜战忙得都忘了说请进,宋成豪倒是不客气,径直走到办公桌前,俯身一看『液』晶显示屏,这才让聚精会神研究方案的唐洪给反应过来。

“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什么时候回来的?”

唐洪开口就是俩问题,但宋成豪却没有回答的心思,指了指显示屏上的东西,说道:“我说你小子大半夜的还盯着屏幕看个啥,原来是在研究作战方案,这么晚都不回去陪老婆,还真是难为你了!”

“这时候我哪儿能睡得着啊,你看看墙上的挂钟,算一算,还有三个小时就到禁航令正式实施之时了,我守在这里,就是要看看空军今晚有木有什么行动,德国佬到底是不是一锅菜,让空军可以随便摘!”

唐洪倒是说得干脆简单,其实他的样子早就出卖了他,和宋成豪一样,他也不是个演技好的军人,宋成豪掏出两支烟来,一屁股坐在唐洪的办公桌上,一人一支抽上后,这才说道:“等个屁啊,看你的鸟样,我就知道你小子正研究如何让咱们的航空兵联队去捞一票大的,怎么样,研究出个好方案了吗?”

唐洪摇了摇头,禁航令虽然针对整个里海海空域,可二月末的恶劣天气根本就不太适合德国佬利用里海搞运输,更何况“2.23”空难刚刚发生,德国空军肯定会畏手畏脚的不敢贸然进入里海上空,所以真要是按部就班的来,肯定没什么好戏可看,空军就算今晚大举出动一批战机虎视眈眈的巡弋在里海上空,除了浪费纳税人上百万的油料费,一根『毛』恐怕也打不着,海军航空兵过去,只要德国人装缩头乌龟,也只能干瞪眼。

“闲了这么久,都快淡出个鸟来,照我看啊,放眼整个里海周边500公里范围,我除了对德国南方集团军群司令部感兴趣,其他的还真提不起兴致,要是真打,我更愿意不做则罢,要做咱们就的做一票大的,直接把***军群司令部给连锅端,看把纳粹德国最高统帅部那群瘪三能吓得『尿』裤子不!”

“你要是真这么干,我敢保证,希特勒肯定会被吓得卧床不起!”唐洪也跟着乐得大笑,第三舰队的两大活宝还真是流氓碰见了地痞,果真是一家亲啊!

笑了好一阵,俩人这才止住了笑声,想起白天得与失的宋成豪这才正经的问道:“对了,中亚战区司令部的调令来了没有,我可是费了很大功夫才争取到的机会,嘴皮子都快磨破了!”

“到了,薛殿川中将亲自发来了调令,让我们在3月1日零点之前,务必要派驻至少一个f-12‘雄鹰’战斗机中队进驻到哈萨克斯坦海军阿克套航空兵基地,算算时间,再有四个小时,哈萨克斯坦方面就能为咱们腾空这么一个基地!”

“3月1日零点才截止?狗屁,薛将军是知道的,咱是什么德行,一刻的等不了!”

宋成豪说着,将键盘搬到了自己面前,嘴上叼着烟,右手『操』作着鼠标,活像是一个三更半夜还在玩电脑游戏的宅男,不过他玩的可不是游戏,而是打开了军情局情报数据库的链接网站,用键盘输入了一连命令和识别代码后,终于进入到了检索目录,敲入了‘阿克套航空兵基地’一行字,所有与之相关的情报资料很快就呈现出来。

哈萨克斯坦的阿克套地区像是一个内凹进里海的超大半岛地区,所以在阿克套驻防的哈萨克斯坦海军航空兵和空军力量,很大程度能够威胁到里海西海岸的德占区,威胁范围覆盖了斯大林格勒和巴库油田,而且哈萨克斯坦海军借出的基地条件非常不错,哈萨克斯坦海军这么做,讨好共和国海军意思也太过于明显了,不过俩人很似乎喜欢,都喜上眉梢了。

“娘的,还等到什么3月1日,通知下去,第314战斗机中队作为先遣中队,连同地勤等其他要素,务必在2月26日零点之前部署到位,预警机和攻击机部队随后开进,那个新增编的反潜机中队也跟着去!”

“用得着这么多吗?咱们还得留一部分兵力在新加坡和阿巴斯才是,另外‘尊严’号上面还得随时保持一部分舰载兵力熟悉舰艇!”

“屁话!”宋成豪将烟头摁熄在烟灰缸里,跳下办公桌,整了整崭新的中将常服,正了正军帽这才说道:“和德国佬打架,不仅仅看谁装备更好、战术更妙,还得看谁人数更多,既然是要打群架,咱们也得拿出点儿阵势,否则,空军还真当咱们是打酱油的!”

“那倒也是,咱们第三舰载机联队都成了打酱油的,那这仗可就真没啥意思!”说着,唐洪便毫不客气的拿起电话下达命令了。

海军航空兵第三舰载机联队第四战斗机中队又名314中队,作为“世民”号航母战斗群中王牌空战战斗机中队的该部,曾在中印婆罗洲军事冲突中大放异彩,尤其是在和印尼空军驻文莱以西的空军战斗机团空战博弈中,该中队表现不错,以百分之百的导弹命中率荣获击落52架敌机的战绩,后来又在对婆罗洲进行全面海空封锁期间,该中队多次战备巡逻任务都圆满完成,在冲突结束之后获得了海军部的表彰,授予集体二等功一次。

而如今,“世民”号航母还在防城港的船台上趴着,而作为第一批在十万吨级超级核动力航空母舰“尊严”号上进行起降和适应『性』训练的该中队,只得转驻到伊朗阿巴斯海军基地,阿巴斯海军基地可谓是该中队的腹福地所在。

在这里,他们经常和空军基地内驻扎的空军战斗机中队直接搞对抗,时常都是大获全胜,而且在1945年三月份,该中队还为从爱尔兰辗转承运三万件回国的中华文物战略运输机群提供护航任务,能在文物的回家之旅上烙下光荣护航这么浓墨重彩的一笔,一直被该中队视为不可忘却的中队骄傲。

然而最近时局陡然转,在很久之前共和国海军为自己的下一代主力舰载机型进行了对比“秃鹫”和“海鹰”两款多用途战斗攻击机进行了激烈的角逐,然而最终“海鹰”因为价格优势、隐身设计优势、全面综合高的优势等赢得了海军的订单,而空军却挑中了“秃鹫”,让这么一款空战能力不弱的重型双发多用途战斗攻击机成为了空军最新列装装备之一。

而首批列装j-12“秃鹫”战斗攻击机的空军中队,竟然就驻训到了阿巴斯,显然大有在海军第314中队身上找回面子的意思,以前列装单发轻型的空军j-10“猎隼”战斗机中队,往往完败于列装双发重型的f-12“雄鹰”舰载战斗机的海军第314中队,而空军列装双发重型制空的j-11“战隼”战斗机中队也往往难分伯仲。

j-12“秃鹫”战斗攻击机的横空问世,倒是顿时让空军信心满怀,听说大名鼎鼎的海军第314中队终于不再航母上溜达回到了陆地机场驻训,当即就派来了首个“秃鹫”中队,在首次对抗中,因为海航314中队根本没见过这么牛『逼』的多面手,以至于惨淡的败下阵来,而后的两次对抗,咬牙死拼这才弄得了一个三战一平一胜一负的战绩,可整个中队明显感觉到,j-12“秃鹫”战斗攻击机在近距离格斗上很难缠,在第二次对抗中,技术娴熟的空军飞行员竟然玩出了眼镜蛇的超级机动动作,这可让所有人都惊讶得能将一个鸡蛋塞进嘴巴。

于是乎,唐洪的电话直接打到阿巴斯海军基地的时候,第314中队全体人员还在挑灯夜战,苦苦思索号称海空霸主的f-12“雄鹰”战斗机,作为专用的海军航空母舰舰载战斗机,是舰队争夺制空权无往不利的利器,怎么在空军的j-12“秃鹫”战斗攻击机面前却抬不起头了呢?要知道,对方可不仅仅是具备空战能力,可是一个全面发展的多面手,据说换上一部分组件,甚至还能客串海军攻击机对海面目标实施空『射』反舰导弹打击。

由于讨论得很不是顺利,所以314中队队长傅彪火气不小,接过由基地转接过来到中队部的电话,拎起话筒便大声问道:“我是傅彪,你是谁?”口气间充满了火『药』味儿。

电话这头的唐洪一听,好小子,心想你314中队是牛『逼』,可老子是谁,是舰队参谋长,竟然敢和自己这么说话,而候在一旁的宋成豪却乐了,傅彪这小子就是藏不住那脾气,第314中队已经走出了好几位优秀军官,以前都被戏称是“拼命六郎”的唐果都已经成为了第三舰载机联队扩编第六战斗机中队的中队长,而这傅彪,却还乐于在中队长一职上呆着,也不想往联队长的职位上爬。

打个手势,宋成豪接过了唐洪手里的电话,提气吼道:“傅彪,你小子在搞什么,连舰队司令部来电都是这般口气,你小子吃炸『药』了啊?”

宋成豪的声音经过转变为电流信号之后,又经过设备调制为电波信号,经定位在赤道上空的海军专用地球同步通信中继卫星中继之后,传到阿巴斯海军基地中继站,最终变成声音响彻在傅彪耳朵口,没有出现人类可以察觉到的延时。

一听这声音,傅彪当场就没有了脾气,闹哄哄的战术讨论会议也戛然而止,正各抒己见争执不下的飞行员们都站起身来侧耳听听司令员怎么这么大声儿。

“司令,我这不是正开战术讨论会议嘛,你也知道空军的‘秃鹫’战斗攻击机确实不好对付,你要是再不给我们换装新型的‘海鹰’,咱们就只能靠老装备死撑着不是!”

“告诉你小子,现在不是开战术讨论会议的时候,我现在正式命令你,受空军邀请,航314中队将光荣的参加里海禁航令执行的队伍之中,具体情况一会儿参谋长给你交代,你小子就偷着乐吧!”

拿着电话的傅彪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白天才和空军对抗得有些灰头土脸的他们,怎么刚入夜就收到了空军的邀请?还真是奇了怪了!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