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六零章 海航出击

第一六零章 海航出击

第一六零章海航出击

“好了,如何战胜空军那难缠的‘秃鹫’战斗攻击机一事,我们以后再慢慢讨论,不过现在我们最为紧要的一件事,那就是奉舰队司令部命令,在2月26日零点之前全要素部署到哈萨克斯坦阿克套海军航空兵基地,而且据参谋长介绍,这个基地还条件非常不错哦!”

傅彪的话说倒是说得挺清楚,可飞行员们还是没怎么弄懂,看这样一情况傅彪换了张笑脸,道:“怎么?你们都没有听懂我的意思吗?那我再说简单一点——我们即将奔赴中亚战区,和空军一道执行里海禁航令,清楚吗?”

这下所有人都一清二楚了,都兴奋得立马轰然站起身来,齐齐唱到:“非常清楚!”

夜,还并不是很黑,至少在阿巴斯海军基地内,航空兵驻训区内俨然是一片灯火辉煌的景象,奉命要向里海地区转移的第314中队全体都忙碌起来,这也是海军航空兵一贯的传统,在海上航行的航空母舰上,虽然有较为完善的地勤维护体系,可毕竟航母容纳力有限且舰载机工作环境恶劣,这就对飞行员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他们也必须在战机保养中扮演一定的角『色』,或者说是分担一定的任务。[]大国无疆160

停放一架架f-12“雄鹰”舰载战斗机的机库灯火通明,在陆地基地内条件优渥的地方就在于,每一架战斗机都能有一个地勤维护班组来负责,要是在航空母舰上,那可得不到这样的高级待遇,当然也并不是什么“人多力量大”,专业分工明确的各维护班组成员都有各自的任务,有的负责检查战斗机的发动机系统,也有的负责检查航电系统,在检查开始之前,飞行员和武器系统官都会亲临现场,向维护班组告知最后一次飞行之时战斗机的状况,这都有利于战斗机的养护。

海军航空兵对自己的舰载战斗机精心呵护可谓是无微不至,这当然还是因为舰载航空兵一旦部署于航空母舰而且远离本土作战,舰载战斗机就必须利用有限规模的载机数量来满足整个作战活动的需求,因为一旦战事开打,很难及时补充到新的舰载战斗机,所以才分外珍惜每一架舰载战斗机,尽一切努力提高飞机的可靠『性』和完好率,是舰载战斗机群整体战斗力的保证。

恶劣的海上使用环境注定了舰载战斗机,要比陆基使用的战斗机有着更为苛刻的结构和产品设计与检验标准,正如刚才所讲的那般,舰载战斗机要尽量避免非正常消耗,所就算环境再怎么恶劣,那么舰载战斗机的寿命和可靠『性』都务必符合航母战斗群作战需求。

在航空母舰上部署,舰载战斗机往往会因为偶尔航母高速转弯形成的海水喷溅而沾湿机体,但大多数时候都生存在高湿度、高含盐度的气候环境中,尤其是在舰载机起飞与降落,都是在距离海面很近的低空,发动机会因此而吸入很多含盐量很高的腐蚀『性』气体,再加上机体结构中占重要组成部分的各种合金和复合材料也都对湿气敏感,机载航电设备与电缆、『液』压管路与连接结构等,都很容易遭受到腐蚀和破坏。

所以,在即将部署到中亚地区之前,第314中队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那就是里海低空的空气中含盐度要远高于印度洋、太平洋等流动『性』高的海域,因为里海是一个内陆咸海,强烈的日照和并不充沛的淡水补充,都会导致海水蒸发比较厉害,空气的腐蚀『性』就更加凶猛,就算如今转场过去正值冬天,里海大部分近陆海域都已经封冻之下,空气更多是冰冷,可一向在海上恶劣环境生存习惯了的海军舰载航空兵还是习惯于做好全面准备。

含盐湿气会对飞机内部结构与材料造成腐蚀,对电、气、『液』等导管接头带来危害,一旦接头松脱或者发生管路渗漏,都将会对飞行安全造成影响,所以在检查完成之后,根据腐蚀情况,技术人员往往会更换一些管路、电缆或者是『插』头,杜绝这些小小的隐患导致致命的航空事故,当然条件不错之时,他们还会用淡水进行一些冲洗,因而整个维护过程看起来,倒是很像在给战斗机“洗澡”一样。

部署在航空母舰之上,更为狭小的作业空间、更为快速的养护需求、更为苛刻的维护条件等等,都为舰载航空兵地勤提出了严峻的要求,他们必须有相比于陆地地勤人员更为扎实的技术和更为强大的心理素质,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所负责的那几架舰载战斗机什么时候会突然收到出击命令,而你却还在慢吞吞的检查飞机,所以在确保质量的前提下速度要尽量的快,而且在封闭式空间里连续高强度作业,这本身对人类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不过好在,现在第314中队并非部署在海上,而且他们的任务也并非急疾如火,地勤人员可以稍微放松一些,有条不紊慢慢检查,权当是在未来海上生活开始之前的一段休息调剂过程,而这也是为什么共和国舰载航空兵联队会采取轮换制的缘故,每时每刻都能确保有部队在航母上紧张战备训练也有部队在陆地上休整训练,毕竟人是肉做的,而非钢铁合金。

细致的检查工作持续了足足四个小时,当深夜11点30分到来之时,已经全面经过长途飞行前检修工作的12架f-12“雄鹰”几乎焕然一新,细致的地勤人员还将不少战斗机上的喷涂标识进行了重新的喷涂,尤其是代表击落战绩的红星,这不仅仅是双人飞行机组的骄傲,也是作为战斗机“保姆”的地勤人员自豪所在,所以精心打扮了一番之后,这12架重型舰载制空战斗机就更加泛发澎湃活力了。

明天还有长途转场飞行,飞行员们自然已经回去入睡了,海上的生活节奏非常之快而且对人的心理和身体承受能力要求都很高,所以舰载航空兵飞行员都必须有很好的作息规律和自我调节能力,充沛的睡眠、健康的饮食、足够的锻炼等都是必不可少的,否则他们怎么能够经受得住弹『射』起飞和降落之时那超出常人所能承受的高过载呢?

一盏盏照明灯终于关上,占据了基地不小面积的航空兵驻训区渐渐只剩下了重要区域的灯光还蔚然亮着,安静下来的驻训区内,偶尔才会有荷枪实弹巡逻的士兵门传开的整齐脚步声,而在远处的空军基地内,要为海航314中队转运物资设备和地勤人员的“巨无霸”战略运输机也都经过了检查,很快也都熄灯睡觉,等待明天的到来。

然而,在这2月24日的深夜时分,注定有很多人是无法入睡的,距离亚洲民主国家联盟颁布的里海禁航令正式实施时间越来越近,熟悉共和国空军的人已经把嗓子提到心口,中日台湾冲突、中日朝鲜半岛战争等等,共和国空军似乎都会相当准时的采取强大的突然行动,并非是不宣而战,而往往是对方刚刚获悉战争爆发,共和国空军疾风暴雨似的打击就已经到来,这一点很难让人反应过来,更何况小日本连续经历多次,就算不是人也并未吃一堑长一智,依然被共和国空军几乎瞬秒之间就狙杀干净,不过这一次,德国空军成了砧板上的肥肉。

负责高加索和伏尔加河下游地区空中防务,并为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提供战斗支援与空中保护的德国空军第四航空队,毫无疑问成为了24晚最提心吊胆的一方,因为在此之前双方就已经频频交手,至少除掉德国空军第四航空队第124战斗机联队冲动之下击落的那架伊朗民航客机之外,德国空军还未能取得一个击落战绩,反倒是被共和国空军轻描淡写的就击落了不少飞机,当然,这些飞机都是因为非法入侵哈萨克斯坦领空而被击落。

因而,在2月25日凌晨零点到来之前,德国空军方面还无法肯定共和国空军会不会借着所谓的禁航令而采取更为激进的措施,在此之前共和国空军仅仅派出了一架侦察机渗入德占区境内实施侦察,结果就把第四航空队震得鸡飞狗跳可谓是人仰马翻,忙中出错之下还把一架民航客机给击落入海,而如今有了货真价实的禁航令,共和国空军就只会在里海上空转悠?

最让德国空军揪心的是,到目前为止,共和国尚未通过任何外交途径为自己和两个兄弟伸张正义向德国人讨要公道,而是二话不说要将整个里海禁航,让德国外交人员想向对方表示歉意并愿意做出赔偿都没有途径可走,轴心国阵营之内的国家显然不能考虑,而放眼整个欧洲还独立的瑞士也不能考虑,瑞士曾作为一系列国际组织的核心所在国,共和国却要建立以他们为核心的新国际秩序,所以瑞士和共和国之间的关系也并不好。

而且,世人也都知道,瑞士是名义上的独立国家,其实背地里早就和纳粹德国媾和,在英德不列颠空战期间,瑞士就敞开了领空让纳粹德国空军通行的恶劣行径早就违背了它恪守中立的原则,所以共和国自然不愿意接受来自这么一个恬不知耻的小国所转交的意愿。

沟通是化解矛盾的最好途径,可如今麻烦的就在于整个世界,除掉轴心国和同盟国两大阵营之外,第三独立国家中个个都对共和国言听计从,『逼』得纳粹德国愣是找不到合适的中介代言人来向共和国、哈萨克斯坦和伊朗王国表示自己的迁移,至少在目前苏德战场一片胶着的形势之下,德国佬肯定不愿意另开战端,所以只得屈身示软,以非暴力的手段来化解掉中亚地区的紧张形势,最不济也得让战争爆发时间往后推迟,让轴心国方面有更长准备时间才是。

外交上的努力根本没有成效,除却了同盟国阵营和自身阵营的国家,第三独立国中很难找到一个愿意帮德国传话的对象,所以在“2.23黑『色』空难事件”发生之后的三四十个小时里,任凭纳粹德国外交人员如何努力,也没有哪一个第三独立国家愿意去触霉头,帮纳粹德国带话,万一被共和国判定为纳粹的同党,那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没办法,就算德意志第三帝国外交部部长约阿西姆?冯?里宾特洛甫亲自出马也无力回天,共和国方面根本就毫无反应,又气又恼的希特勒只能一边下令德国空军做好一切防范准备,一边下令统帅部加快完善各种预案,在这样一种情形之下,轴心国不得不做好了以共和国为首的一帮国家交恶的准备。[]大国无疆160

而更让人产生担忧情绪的是,在禁航令正式实施时刻到来之前的几个小时里,德国最高统帅部的大员们都纷纷坐不住了,德国空军总司令赫尔曼?戈林“空降”基辅突击检查,而德国陆军总司令沃尔特?冯?布劳希奇也出现在了中央集团军群司令部督促莫斯科战役进度,德国海军司令埃里希?雷德尔直飞英国伦敦监督新一轮的造舰计划实施情况,武器装备部部长阿尔贝特?施佩尔直飞非洲视察核武器实验准备情况……就连最高元首希特勒都坐上了专机直飞意大利首都罗马,似乎是时候和墨索里尼探讨一下如何应对共和国等国家参战以后的不利局面。

战争的阴云顷刻间就笼罩在了整个欧洲上空,共和国或将参战的不利消息让德国党卫军都不得不加强了戒备,在德**事占领的荷兰、法国、比利时、英国等等境内,随着强大的共和国即将加入同盟国并很快反攻欧洲的利好消息不胫而走,许多隐藏在各个角落的死硬分子们终于开始作祟起来,煽动民众的反抗情绪,给德国占领军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为了进一步稳定局势,在2月24日这相当关键的一天,德国不得不让许多西欧国家的占领军,强行对主要城市实施夜间宵禁和广播管制处理。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越是掩饰得越厉害,就越是暴『露』了纳粹德国怯敌情绪,号称打遍欧洲无敌手的德国有着“欧洲第一军事强国”的绝对荣誉头衔,却在同样号称亚洲巨龙的共和国面前如此紧张兮兮,这就更加让人觉得德国人肯定赢不了中国人,这可让曾今作为欧洲第一陆军强国国民的法国人找到了心理安慰,他们也似乎觉得洗刷耻辱的机会来了,这可让作为傀儡的贝当『政府』力有不逮疲于奔命。

时局不稳、人心动『荡』,欧洲的天空上浓云翻滚,而在斯大林格勒的德国空军第四航空队司令部里,亚历山大?勒尔的心也是异常沉重,该做的他都做了,可看着挂钟滴答滴答的走向那摄人心魄的零点,他越发觉得自己的心跳速度越来越快了,他不禁想,中印婆罗洲军事冲突中禁航令正式实施之际,以苏米特罗为首的印尼猴子们大概也是这么紧张兮兮吧!

时间的脚步不可逆转,当零点的钟声敲响之时,亚历山大?勒尔下意识的看了看办公桌上的电话,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响动,站起身来,快步打开房门走到走廊上,双手扶住栏杆,俯瞰下面大厅里一片忙碌的景象,倒和往常没什么两样,至少没有出现电话被打爆或者无法和外界沟通的疯狂景象,共和国空军似乎并未逾越禁航令的限制,未对回缩到了陆地上空的德国空军实施报复打击。

看了一阵,司令部依然紧张有序的忙碌着,之前由于共和国空军那架侦察机强大的电磁干扰能力,让第四航空队着实受够了无线电台无法使用的恼火,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和各大机场之间的联系都用有线电话来沟通,而根据当前的结果来看,似乎每一个第四航空队下辖的机场都很安全,中国人并未轰炸,而巡逻在天空的战斗机包括各个雷达站也都发回一切正常的报告。

“难道,禁航令真不是虚晃一枪?”亚历山大?勒尔习惯『性』的拍了一下栏杆,快步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拿起电话便让话务员为他接到基辅去,他要亲自向总司令戈林报告一下这诡异的状况。

以亚历山大?勒尔为首的德国空军第四航空队的担忧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共和国空军虽然给世界各军事强国的印象是酷爱在战争爆发阶段就以绝对压倒『性』的优势发起猛烈空袭,然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掌控制空权进而掌握住战争的主动权,不过这一次并非是这样。

首先,共和国还并未做好和轴心国交战的准备,因而共和国空军暂时根本无心升级空难事件的规模,禁航令的实施就好比是一个抢地盘的口号罢了,作为拥有合法杀人执照的军事武装团体,军队之间有时候也像是黑帮抢地盘一样,先扯着嗓子吼上一通涨涨士气,至于什么时围绕地盘的争夺而开打,这得看是否准备妥当。

作为中亚战区空中攻防主要力量空军第三战斗机师,在调至中亚战区之前是主要驻扎在重庆大足,巴蜀地区的宜人气候赋予了天府之国宜居的优渥条件,却也让第三战斗机师在太好的自然气候中被“娇生惯养”了,虽然他们有一个极富血『性』和进取『性』的师长赵殃少将,整个师也是嗷嗷叫,可巴蜀胜地的自然气候显然和中亚迥异,初到中亚战区的第三战斗机师还得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充分适应过来,尤其是巴蜀地区从未有过的严寒。

当然,第二轰炸机师、第一攻击机师,这两个师倒是第三战斗机师的良好补充,可就现在的事态,显然还轮不到这两个师大举出动的地步,因而在禁航令实施之际,又不至于让这声势雷人的禁航令失去应有的含金量,所以中亚战区司令部从海军航空兵中调来了一支作风强硬且战果累累的王牌部队——第三舰载机联队。

里海的特殊海域气候条件让空军部队有些难以适从,在极为恶劣的气候条件下他们的出勤率甚至都将受到影响,而海军舰载航空兵显然适应力更强,他们在海上部署早就习惯了各种极为极端的气候条件,更为主要的是,第三舰载机联队极富有作战经验,空中巡逻、前进轰炸、对海打击等等方面能力都毋庸置疑,尤为可贵的是,第三舰队非常爽快的就答应调来王牌中的王牌,将最为精锐的第314中队作为先遣部队率先开入最炙热的阿克套地区,这对空军而言,既是一个鞭策当然也是一个慰藉。

当然,不管如何,在禁航令实施的第一个半夜,共和国空军还是应该有所表示的,提前就做好充分准备的第三战斗机师,在这个半夜里连续出动了140余架次的战斗机和支援作战飞机,在里海北部、西部和南部海域实施了连续的战备巡逻,所有战备巡逻的战斗机都挂载了大型副油箱和各种空空导弹,做好了随时与德国空军交手的准备。

而德国空军方面倒也没有装成缩头乌龟,他们从凌晨零点到拂晓也保持了很高的出勤架次,将近两百多架次的战斗机确保德占区上空随时都能保持数十架的防御规模,严防警惕共和国空军突然闯入陆地上空对其地面和空中目标实施打击。

于是乎,在禁航令正式实施的数个小时之内,中德两国都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克制,德国人并未逾越红线进入里海上空,而共和国空军也没有仗势欺人强行闯入陌生空域,双方比拼着各自的战机出勤率和巡逻规模,而单靠一个师与整个德国空军第四航空队抗衡的共和国空军第三战斗机师,好在战斗机『性』能更好且拥有空中加油机等支援型飞机保障,所以倒是保持了连续的进攻态势,始终让德国空军地面雷达站的士兵们紧张兮兮的看着屏幕上那些不怀好意的目标。

六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共和国空军第三战斗机师就差不都出动了一半的战斗机参与空中示威活动,连续为如此之多的飞机提供保障也着实让第三师的保障体系经受了考验,而这种比拼意志和耐力,更比拼实力的对峙似乎还要继续,但作为受邀部队的共和国海军第三舰载机联队先遣队第314中队终于出动了。

当金『色』光芒突破地平线的限制照照亮东方地平线上空的时候,海航第314中队就已经忙碌起来了,嘹亮的起床号之后,洗漱完毕的24名飞行员已经在中队长傅彪的带领下开始了新一天的长跑训练,作为舰载航空兵,每一次的弹『射』起飞和硬『性』着陆都是对身心的严峻考验,没有强大的身心体魄显然是玩不起这样走钢丝般的致命游戏,因而在条件更好的陆地上,所有人都不再愿意在跑步机上累死累活,更加愿意沿着长长的飞行跑道来上一个回合,刚好达到七八千公里的体能锻炼要求。

而就在飞行员们在跑道上开始折腾自己的身体体能之时,基地食堂里已经准备好了飞行员们的营养早餐,而提前用完早餐的地勤人员则已经奔赴各自的岗位,他们需要为即将踏上远距离转场飞行的战斗机进行起飞前的最后一次检查,当然这一次检查最重要的内容似乎是更简单的加油和充电充氧工作。

新的一天已经到来,不远处的空军基地内也是一片忙碌,始终把海航314中队作为奋斗标杆的他们似乎为了给314中队送行,也在积极准备着新一天的飞行训练,空军的j-12“秃鹫”战斗攻击机是迄今为止唯一一种能够让海航314中队感到头疼的机型,而为了让他们不至于忘记有朝一日回到这里继续对抗比拼,空军方面竟然打算出动一批j-12“秃鹫”战斗攻击机为海航314中队送行。

晨练不仅仅只有跑步,还有必要的身体强化锻炼,最为重要的科目就是举重训练,这是为了锻炼飞行员在高负荷之下将血『液』留在胸部以上部位的能力,舰载战斗机弹『射』之时过载很大,极容易让飞行员出现短暂的黑视,而降落之时,高速飞行的战斗机被阻拦索狠狠拽住速度几乎瞬间降低为零,飞行员也容易出现短暂的昏『迷』,而高强度的空中对抗需要作出许多高过载的动作,飞行员必须随时保持清醒的头脑,才会避免因失误造成战机进入失速状态或者发生误『操』作而直接坠海。

一系列的锻炼之后便是放松休息,每当这个时候,如果是在航空母舰上,飞行员们都会选择与家人通讯,通过卫星中继转发信号,在海上的航空母舰不会因为飞行员们和家人打电话而导致位置暴『露』,所以放松心情最好的方式便是和家人聊聊家常,有女友的还能腻歪上近半个小时。

不过现在他们没有这么做,即将而来的长途飞行将会极大的考验他们的耐力和精神力,短暂的休息过后,飞行员们开始进餐,七分饱之后便聚集到了航空作战中心听取飞行计划简报,由于整个里海都实施了严格的禁航令,往来于中东地区和哈萨克斯坦之间的航班都得在严格的空中管制之下绕道飞行或者有护航的跨里海飞行,而海航第314中队则是要走最近最快的航线直飞哈萨克斯坦的阿克套,因而必定要穿越伊朗领空和部分里海上空。[]大国无疆160

伊朗方面自然不会干涉共和国海军航空兵的调动,只不过飞越里海上空的部分有一定的危险『性』,为了周全考虑,海航314中队将在进入里海上空之前和空军第三战斗机师取得联系,最好是在对方空中预警机的安排下飞往目的地,这样一来才会更安全也不至于给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会议结束之后,飞行员们便回到各自的宿舍收拾行李,f-12“雄鹰”舰载战斗机是双人座,需要飞行员和武器系统官默契配合才能发挥出最强大的战斗力,双人飞行机组往往是形影不离的默契组合,住宿也不例外,两人共住一间还算宽敞的公寓里。

经常要往返于航母和陆基基地之间的飞行员们行李并不多,私人物品往往一个鞋盒大小的箱子就能装完,大多数都会是些信件、相框等,收拾停当之后用封条封上,并贴上识别标签,这些行李直接放在房门外就可以了,有专人回来收拾好这一切并统一空运到新的驻地去再依照识别标签分发下来,几乎不可能出错。

即将开赴热点地区,虽然久经战阵但第314中队的飞行员们毕竟不是已经冷酷到了极点的杀人机器,他们照样有家庭有个人感情,所以在中队其他要素都开始陆续装载并向新驻地战略空运投送的时候,任凭空军的“巨无霸”战略运输机如何在跑道上咆哮开来,在宿舍里休憩的飞行员们依然各自做着私事儿,有些在和女友打电话,也有的在数落自己的孩子,也有的正蒙头大睡,下午就将长途远行,谁能知道会和德国佬发生些什么。

地勤永远是最辛苦的战机保姆,他们只有很少的时间来收拾个人物品,在集体午餐聚过之后,他们才有短暂的时间回到宿舍休息一下,而飞行员们则已经聚集在了一起商讨航线和一些沿途应该注意的问题,不多久,飞行员们便拿到了识别码、通讯频道等等信息,另外还有每一次飞行完之后都会上缴统一保存的启动钥匙。

下午两点,波斯湾地区的阳光依然灿烂,不过温度却没有那么烤人,全部换上飞行抗荷服的飞行员们头戴墨镜手拎头盔,排成整整齐齐的两列队伍齐步前进,走到各自的战机机库前,双人飞行机组便自动出列,一组接着一组,最后所有双人飞行机组都很快和地勤一道完成了战机起飞前的常规检查,确认无误这才签字登机。

随着头机傅彪的比出的大拇指手势,排成一排的12架f-12“雄鹰”战斗机内的24名飞行员和武器系统官都打出了大拇指手势,随后玻璃座舱整齐划一的缓缓合上,一架接着一架的被缓缓牵引离开机库,并很快在跑道上形成三机编队起飞模式。

起飞,第一个起飞的编队中,三架战斗机齐齐开启大功率涡轮增压喷气式引擎,在猛烈而又强劲的呼啸声中,率先起飞的三架f-12“雄鹰”战斗机很快升入了天空,并默契如一的同时收起了机轮,那机腹下挂载的两具超大型航空副油箱、中距离空空导弹、翼尖格斗导弹等都相当清晰,紧跟着是第二个编队,第三个……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