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六一章 鹰群出击

第一六一章 鹰群出击

第一六一章鹰群出击

1947年2月27日拂晓,提前部署至哈萨克斯坦海军航空兵阿克套基地的共和国海军航空兵第314舰载战斗机中队,经过一天多的休整与适应,在26日深夜接中亚战区司令部命令,该中队暂由空军第三战斗机师指挥辖制,而中队与第三师建立通讯联系不到十分钟,就接到了正式命令。

根据共和国空军第三战斗机师师长赵殃少将令,海航第314中队于27日8点整正式参加由该师举行的空中对抗演习,演习空域最西距离德国占领区不足10公里,换而言之,演习几乎是在德国空军鼻空下举行,如此大胆的“欢迎仪式”让第314中队不得不接招。

不同于波斯湾的气候干爽温度宜人,二月末的中亚温度依然较低而且由于基地靠近里海还常常寒风凛冽,初来乍到的第314中队全体官兵一开始还真是不怎么适应,但随着第三战斗机师师长亲自发来了“对抗演习”邀请令。

一个小小的海军舰载航空兵中队竟然能够引得如此规模盛大的欢迎仪式,虽然这样的欢迎有些疑似下马威,可如果说空三师是素有恶名,那么海航314中队也是臭名远扬,空三师要是不拿出点儿架势来威慑住海航314中队,显然那就不叫空三师了。[]大国无疆161

虽然不是实战来临,但一个高手的较量邀请足以让海航314中队全体人员都兴奋起来,26日夜接到命令后,中队长傅彪连夜就组织地勤要素对全中队12架f-12“雄鹰”战斗机进行了最后检查,凌晨四点许,空军一架“大力神”战术运输机为中队送来了急需的若干吊舱和弹『药』,演习的准备工作也就交给了地勤人员,傅彪等飞行员养足了精神就等狠狠教训一把“东道主”空三师。

与之针锋相对的是,号称共和国空军“野狼帮”的空军第三战斗机师训练模范大队的第一团的第一大队,听说昔日憾负的对手海航314中队竟然被中亚战区司令部调来了,而且还是作为海航第三舰载机联队先遣中队部署而来,本来调派海军航空兵进入中亚战区就引发了空军部队多方异议,一个小小的中亚战区司令部,已经有了一个战斗机师、一个轰炸机师和一个攻击机师团,战区司令部竟然还调海航进来,这是什么意思?

空军第三战斗机师师长赵殃曾满腹怨气的和空军司令蒋阳英上将通过电话,可蒋阳英告诉赵殃的是他之所以同意这么做首先考虑到的是鲶鱼效应,空军三个师部署在中亚战区内犹如一群高傲。

其次,第二轰炸机师和第一攻击机师,目前还并不具备执行任务的条件,并非是能力不够,而是因为缺乏这方面的经验和训练,海军航空兵是一支精英队伍,他们作战往往随着航母战斗群航行而发生时刻变化,所以他们适应能力和应变能力都是最强的,如果更大程度的激发两大主力师的作战潜能,显然就得靠这条鲶鱼来闹个天翻地覆。

当然,不管蒋阳英上将作何解释,反正在一根筋儿的赵殃看来,司令同意调入海航部队,明显就是对目前已经划归中亚战区司令部指挥的空军三大主力师的能力产生了怀疑,而且什么部队不调,却生生调来一支和空军“渊源颇深”的第三舰载机联队,谁都知道这能部署在航母战斗群的舰载机联队,俨然就是一个高度复合型的部队,能防空、能轰炸、能侦查,而且还能反潜,这简直比空军三大主力师的集成版本还要多出一个反潜功能,不吃掉这条鲶鱼,赵殃的面子哪儿放,空军第三战斗机师有何颜面?

群情激奋、摩拳擦掌,当赵殃亲自来到一团一大队的驻地之时,整个配置j-11双发重型制空战斗机的第三战斗机师训练模范大队上下早就憋着一口气,而由于空军在部队编制和武器配置方面的不同,该大队下编了三个中队共计九个小队,每一个小队包括三架j-11“战隼”战斗机,因而该大队的一个中队连同中队长的战机也只有10架战机,三个中队连同大队长和副大队长的就有32架战机了。

32vs12,空军第三战斗机师一团一大队的队长辽锋可谓是相当难办,如果派出一个中队,本方就只有10架j-11“战隼”战斗机出战,而对手就多出两架f-12“雄鹰”战斗机,以弱胜强显然是好事儿,这就更加有助于一雪前耻,可空军j-11“战隼”重型制空战斗机,与海军的f-12“雄鹰”舰载重型制空战斗机相比,『性』能上虽然不分伯仲,可毕竟是千挑万选后进入海军航空兵服役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大部分时间都得像是走钢丝一样在屁大点儿的航母飞行甲板上起降,能坚持下来的,光是心理素质就足以秒杀不少空军的飞行员了。

沉稳、冷静、大胆、团结,辽锋亲自就和海航314中队交过手,他对海军航空兵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评价只有四个词,可每一个词都是非常难得的素质体现,在短短两百余余米的飞行甲板上降落,从高空看下去那就只有火柴盒大小,不沉稳能泰然自若的降下去?

再则,海军航空兵时常部署在海外,而且多部署在后勤条件并不太好的常规动力航空母舰上,辽锋可是听说上面的维修保养条件并不咋滴,已经发生多起舰载战斗机弹『射』起飞升空之后不久,就出现发动机停车的空中故障,其他大小『毛』病更是数不胜数,要是搁在空军飞行员身上,又有几个能淡定下来,驾驶着只有一台发动机,指不定还有些许『毛』病的战斗机再降落回去?或者是超乎想象的冷静克制下来,在空中处理各种险情?

大胆这个词是辽锋最不想要给予的评价,可他却不得不说海航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技战术水平非常之高,他们不同于空军飞行员,在海上飞行,海天一『色』会给人带来视觉混淆,时间长了或许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贴近海面了,一个不小心飞机就扎进大海里,可他们不会,高超的飞行技术加上强大的心理素质,让他们超乎寻常的大胆。

辽锋亲自观战过海航314中队中排名并不靠前的一名飞行员,驾驶f-12“雄鹰”舰载重型制空战斗机竟像是一只轻盈的海鸥一样,以几乎贴近起伏的海浪高度飞行,辽锋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双发尾喷管喷出的高速高压气流在海面上形成的特殊航迹,从高空看下去,还真像是活见鬼了,仿若一条极速狂奔的冲锋艇正贴海飞行一样。

辽锋不得不对中印婆罗洲军事冲突的印尼雷达兵心生同情,从航空母舰上弹『射』起飞的这样一支机群,要真是几乎贴着海面向婆罗洲飞来,他们要真是能从雷达屏幕上看到什么,那才叫奇迹,要是空军自己来防御,起码辽锋清楚,地面雷达站在如此超低空突防面前基本是摆设,必须借助在空中巡逻的预警机来探测这些不速之客,而这恰恰又考量到了他们的又一个高素质——团结。

海上的生活是相当枯燥乏味的,高强度和高节奏的舰载机起降对于血肉之躯的飞行员而言,每一次都相当于是生与死的考验,毫厘之间的一个失误都将致命,所以舰载航空兵都很团结,一同分担压力、分享喜悦与失落,辽锋虽然不知道海航314中队这方面是否更加团结紧密,但他曾到海军第二舰队旗舰“炎黄”号上参观,恰逢两架舰载战斗机结束空中对抗返回航母准备排队降落。

按照海军作战条令,在两架舰载机皆『性』能完好的情况下,油料剩余多寡将是决定降落先后顺序的先决条件,不过那次辽锋看到的是,燃料剩余并不多的一架f-12“雄鹰”舰载重型制空战斗机先行降落下来,而不断在无线电里给予鼓励和激励的另外一架,降落之前已经出现了油料剩余告警,原因无他,先行降落的是一个新手,他虽然在航母上已经完成了多次起降,可却还未曾在经历高强度的空中对抗之后再来完成降落,更让辽锋感动的是,正式因为这名新手的怯战,他们所在的那个中队当天输掉了对抗,可他的同伴依然不离不弃的在一旁鼓励打气,任凭燃油所剩不多,也要让新手勇敢的降落下去。

辽锋见到了那个新手,年龄不大很年轻,当他驾驶的f-12“雄鹰”舰载重型制空战斗机几乎倾斜着机身“撞”向航母飞行甲板,并最终因尾勾勾住阻拦索而稳稳停下之后,当时正好站在飞行控制中心的辽锋,恰好通过玻璃窗看到了座舱内的飞行员满头大汗的长出了一口气,而他背后的武器系统官却一脸轻松,还笑着拍了拍新手的飞行头盔。

究竟要背负多大的压力才能在航母上生存下来?辽锋当时想了很多,当那架燃油所剩不多的f-12“雄鹰”舰载重型制空战斗机降落下来并被牵引至预设停机位之后,打开座舱爬下战机的飞行员和武器系统官并未第一时间向新手数落对抗中怯敌不前的事情,而是全中队围成一圈高呼胜利。

汗水和笑脸一样多,辽锋并不敢想象驾驶着相当先进舰载战斗机的飞行员飞完一趟下来浑身湿透是什么感觉,到底是座舱内的空调无效,还是因为飞行压力实在太大,反正辽锋没有想象过自己要是反复尝试着陆不成,会不会有同伴随时在一旁安慰鼓励,即使他的油料已经所剩不多。

团结,是战斗力形成的最为关键所在,辽锋正式看了海军航空兵的训练之后,返回部队才加强大队的团结训练,让整个中队拧成一股绳爆发出来的合力,其效果就是让这个大队成了空军第三战斗机师的模范大队,可海军呢?海军三大舰载机联队哪一个不是高度紧密团结在一起的综合『性』作战单位,他们在狭小的航空母舰上像是一个人一样灵活自如的施展开来,为共和国的海洋利益提供着最好的保护,而这一次,模范大队又要遭逢最强海军航空兵,说实话,师长赵殃少将口气不小的提出要大比分击败对手一雪前耻的时候,辽锋心里已经没什么底气。

辽锋承认,在空军11个战斗机师中,名字上是排行第三的第三战斗机师,其实是11个师中的翘楚,多年来的实战荣誉和演习战绩都让其他师望尘莫及,可辽锋总觉得这个师少了些什么,要论战绩,他们在台湾和朝鲜的战果总和,的确要比海航第三舰载机联队多了些,可就战略战役意义而言,两者之间没法比,仅仅海军第三舰载机联队一支部队,单枪匹马就把印尼猴子给镇住,弄个猴子愣是想破脑袋也没有找到好的办法突破禁航令向婆罗洲增援兵力和运输物资,如果换做是空军第三战斗机师,能行吗?[]大国无疆161

军人不少孬种,因为在许多人眼里,只要任务下达,军人总是会拍着胸脯坚决高声应道:“保证完成任务”,可任务毕竟有难有易,面对师长赵殃越过团长直接下达的任务,辽锋和团长都是有苦说不出,毅然还是要挺身敬礼坚决保证,可赵殃乘坐的直升机刚走,辽锋就被团长问道有没有信心。

信心是什么?团长不知道,至少空军内部正风传一个消息,那就是空军要借鉴海军航空兵的经验,将航空师团以下的“飞行团——大队——中队——小队”的建制模式,改成和海军一样的“飞行联队——中队——小队”模式,并且还将废除三机为一小队的传统,改用双机互为僚机的模式,因而小队这个编制几乎可以漠视,真正起到编制制度作用的将会是联队和中队两个编制。

一旦改变编制,空军当前的11个战斗机师、4个攻击机师、3个轰炸机师、2个战略轰炸机师、3个战略运输机师、5个战术运输机师、4个预警电子战师、2个合成师等等部队都将面临重大转型,虽然空军不会扩编或者缩编,但指挥体系的简化将意味着基层部队的竞争更加激烈,所以团长问辽锋有没有信心,显然是发自肺腑的一个暗示。

一直以来,空军和海军航空兵都仿佛是有仇一般,海军航空兵的战斗机要用f字母开头,空军就要用j字母开头,而在编制上也要另类,可这一次空军主动向海军航空兵靠近,显然不是蒋阳英司令向陈绍宽上将认怂了,而是为了适应战争的需要,在这样一种大趋势之下,目前空军的团级和大队级指挥干部都将面临裁汰。

辽锋上级也就是空军第三战斗机师一团团长已经年岁不小,而且对于越来越高尖端的信息化装备明显更不上趟了,所以自然希望辽锋能更进一步,用一次辉煌的胜利来为晋升联队长职务奠定坚实基础,否则,一旦演习大败,这不仅仅是第三战斗机师的又一次屈指可数的“耻辱”,也将会给辽锋的晋升之路抹上一败笔。

国家有国家的利益需要、军队有军队的发展方向,而个人也自然有个人的奋斗目标,辽锋很清楚军队这个合法的暴力团体有着自己的游戏规则,在这等级森严的体系里,有着比自然法则里都更加残酷的优胜劣汰,不前进、不向上、不适应,都将意味着被游戏规则淘汰,而辽锋还很年轻,他渴望战斗更渴望建功立业斩获功勋,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舞台已经为中国人敞开,难道自己就要在上台的台阶上跌一个大跟头。

辽锋不想,空军所有人都不想这样,可要参与世界大战、要与世界上已经疯传是最强的军事国家纳粹德国交手,空军就算有再怎么领先的武器装备,也得有一先进的指挥体系、人员配置等等吧,所以辽锋很清楚,这一次和海航314中队的对抗,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前途,更是整个大队的一次集体奋斗。

望着精挑细选之后决定派出的6个飞行战斗组,辽锋内心深处充满了感慨与怅惘,这一次和海航314中队的对抗,他汲取了上一次战败的教训,不再挑选某一个中队出战,而是要直接和海航314中队搞12对12的对抗,为此,他还特意从大队综合训练考评数据库里挑选了6对飞行组合,每一对组合都是在各个中队中能默契配合的两架战斗机飞行机组。

12架j-11“战隼”战斗机相继以双机起飞编队离开机场,震耳欲聋的双发喷气式涡轮风扇引擎奏响了豪迈的出征序曲,这12架战斗机都没有挂载大型副油箱,而是挂满了演习导弹,和海航314中队的对抗,将分为远距离拦截、中距离对抗和近距离格斗三个环节,能“生存”到最后的才会是胜者。

在距离辽锋所率大队驻训机场不远处的另一座航空兵基地内,空军第三战斗机师师长赵殃刚刚从视频连线中看到辽锋派出的首个双机起飞编队,便拨通了空军司令蒋阳英上将的电话,只说了短短一句——准备就绪,随后他才让通讯兵将视频切到战区司令部,向战区司令薛殿川上将报告——“鹰群出击,敬候佳音”。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