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六三章 作何解释

第一六三章 作何解释

第一六三章作何解释

从1947年2月25日零点开始,亚洲民主国家联盟通过的里海禁航令就正式生效,而从那一刻起,里海就再也没有往常那样安静,呈威『逼』之态的共和国空军不断的在里海西海岸紧张地区刻意制造紧张气氛,一连串的军事演习从未间断,先不说威压之下的纳粹德国空军感受如何,就连中亚战区司令部都有些受不了了。

“迄今为止,大小军事演习已经进行了16次,包含常规空中巡逻战备架次,空军部队已经出动各类战机2546次,就连几天前才刚刚到来的海军航空兵第三舰载机联队,其舰载预警机中队、电子战中队和攻击机中队,包含两个战斗机中队,都连番出动达到了221个架次……”

中亚战区作战参谋长葛洪少将拿着一叠厚厚的报单念叨着,而作为忠实听众的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则不断踱步徘徊着,终于葛洪念道了最重要的地方——油耗太高。

“喷气式战机果真都不是省油的灯,两千多个架次,就相当于是消耗了数万吨航空煤油了,『奶』『奶』个熊,这才几号?”薛殿川皱着眉头,叉腰问道。[]大国无疆163

“3月6日,后天便是国际三八『妇』女节!”葛洪挤出了一丝笑容,将这厚厚一叠物资消耗报单扔回给了一个后勤参谋,挥了挥手,会意的后勤参谋知道该怎么处理。

薛殿川掐着指头紧皱眉头想了想,似乎得出了什么结果,扭过头来看着葛洪,笑道:“不加上今天的,十天时间总共不到三千架次,就算每一个架次消耗十吨燃油,咱也没有耗掉三万吨吧,更何况每天平均下来就是两百多个架次,如此高密度,我看火候已经差不多了!!”

“真这么觉得?”

随口一问,葛洪快步跟上薛殿川的脚步,薛殿川步伐相当之快,三两步就走到了一台电脑前,调出了十天以来的大小演习明细,其中最为火爆的当然还是2月27日上演的好戏,空军第三师派出精锐与海航314中队对抗,双方是打得相当精彩热闹,而这么一台好戏原本以为会吸引德军的目光,却未曾想到空军安排了众多的打击力量,德国佬愣是窝在家里不出来,这可让空军第三战斗机师师长赵殃气得就差口吐白沫,白白浪费了一场好戏不说,对抗还输了。

之后还有一次规模更大的演习,那是因为2月28日作为海军第三舰载机联队核心指挥预警力量舰载预警机中队来了,空军第三战斗机师又一次群情激奋的要与之对抗,由于舰载预警机属于战术型的机种,空军方面也自然不好意思出动大型空中预警机来欺负人,所以双方便各自派出一架预警机,海军出动其舰载型,而空军出动陆基战术预警机。

在其他方面,海航312和314两个战斗机中队集体出动,空军方面也派出了两个合编而来数量一样的战斗机中队,都按照一个战斗机中队负责保护本方的预警机,而另一个则负责伺机攻击对方预警机的模式来展开对抗,而作为观摩方的空军第二轰炸机师倒是很会制造难题,他们出动了四架电子战机为整个演习空域提供全频段电磁干扰,让双方在公平、公正和公开的恶劣环境下,拿出最强的信息化作战实力赢得对抗胜利。

这一次的演习战机出动架次虽然不多,但整个过程却是十分精彩刺激的,有航母战斗群“眼睛”之称的海军舰载预警机个头虽小可能耐却是不小,长期的海上多重磨练与实战考也让其与舰载战斗机之间的配合可谓炉火纯青,就单个飞行员而言,海航的明显要比空军的经常与自己的预警机配合作战。

于是乎,在海航有配合默契优势的前提下,空军方面不得不发挥单机机载电子装备已经更新换代所带来的技术优势反扑,双方在电子对抗、远程搜索、隐蔽打击等等方面都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但由于都有预警机坐镇统一调度和协同,双方的对抗愣是僵持了很长时间才渐渐有了转变,始终保持精神高度集中和绝对冷静克制的海航方面利用一次强攻,愣是将空军方面的预警机“击落”,而失去了预警机作为重要支撑的空军参演机群自然也没有再坚持多长时间。

两次极具代表『性』的演习,都在充分展示海军舰载航空兵出『色』的飞行员个人技战术水平与整体默契配合度的同时,还给空军上演了多次生动形象的教学课,尤其是在空军三大主力师都并未涉及到了前置防空、多层拦截、远程打击等等方面,经常在海上干这些活的海航可谓是高招频频,让空军观战的飞行员们也算见识到了海军舰载航空兵是如何在远离本土的条件下,充分利用一丝一毫的机会来保护好航母战斗群的能耐,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一系列演习结束之后,空军不少官兵都戏称应该让海航去拱卫首都,他们太会保护核心目标了。

不管如何,空军有空军的特点与长处,海航也有自己的优势和短板,双方在中亚战区司令部的统一调度下,近日来是越发在里海上空活跃开来,每天都保持超密集的出勤架次就足以说明双方是多么渴望这样难得的对抗机会,也只有通过不断的对抗与总结,才会起到相互促进相互进步的作用。

薛殿川相信,这些天来的几万吨燃油不会白白消耗,就算德国人是一根根木头,根本对共和国海空军如此多端的连番调戏无动于衷,那么至少对于海空军而言,这可比以往一年一次而且还名额有限机会难得的联合军演更有作用,许多空军飞行员都反映这段时间以来极大提高了自身技战术水平,或许实际上水平并非提高多少,而是在鲶鱼效应的作用下,产生了更为积极的军事斗争态度,而这恰恰也是战区司令部想要的,一潭死水又怎么能行?

“看你的样子,似乎还不满足?”葛洪盯着屏幕上的那些个数据,嘴上却问道另一个话题。

“没什么,只是觉得海航第三联队的引入是极为正确的选择!”薛殿川笑着指着屏幕上的一个表格,说道:“你看看这些数据,要是换做平时,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和精力才能有这样一个结果,不过现在倒好了,海航教空军如何在海上作战,而空军则教导海航如何在陆地纵深活动,各有所长又各取所需,这才像话嘛!”

“可这样的新鲜感并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两者之间也并未有太多的长处可供对方学习!”葛洪站直了身子,用手『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一边说道:“我反倒是头疼这样高节奏的演习依然没有起到应有的本质作用,那我们岂不是下不了台了?”

葛洪的话倒是说到了薛殿川的痛处,一开始就是他提出的要借“2.23黑『色』空难事件”而大做文章,从禁航令的提出到正式实施,再到如今一系列的大规模军演,无非就是想要把德国佬『逼』急了『逼』疯了,可关键是中亚战区倒是按部就班做了不少,耗费奢靡之下,德国人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他们现在已经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共和国空军在距离其占领区之外几十公里海面上空反复巡弋,任凭雷达屏幕亮点密密麻麻,就是一架飞机都不起飞,就算起飞升空也不到里海上空来溜达。

“耍流氓的怕玩横的,玩横的却又怕不要命的。而如今看来,不要命的,反倒要怕不要脸的,纳粹德国的空军还真够爷们儿,怎么如此的能屈能伸呢?”

薛殿川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嘟着嘴唇闭目深思,这温水煮青蛙经历了这么十天时间的慢火清炖也该熟透了吧,可德国佬就是还活蹦『乱』跳的,他们根本就不上当,只可怜中亚战区活生生烧掉了几万吨航空煤油,却白煮了一锅好水。

“你说该不会是德国佬的电子侦查设备比我们想象中还要落后,他们没有雷达、没有无线电侦测更加没有可以升空的飞机,恐怕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们为何足足十天时间都保持绝对克制纹丝不动!”

薛殿川提出了一个极品的解释理由,不过话一出口他就自己摇头否定了,反倒是一向号称足智多谋也叫鬼点子多的葛洪想到了什么,当即推测道:“你说,德国人该不会是在酝酿什么大阴谋吧?”[]大国无疆163

“要不,他们就暂时硬吞下了这口气,待苏德战争告一段落再和我们纠缠,反正里海禁航就禁航呗,他们不也没有打算动用南方集团军群支援莫斯科战役的打算,就这么保持愉快的对峙状态也挺不错,至少他们不主动出手,我们无法主动出击,只能干等着眼睁睁看着他们慢慢收拾掉老『毛』子,转过头来就和我们开打!”

葛洪不自主的点着头,看来对自己的两个可能『性』推测十分有自信,不过在薛殿川看来,这两个想法都是扯淡,先不说苏德战场上德国有无必胜之可能,就单轮里海的控制权,德国人显然不会眼睁睁看着近在咫尺的里海成了共和国各类军机的游乐场。

两人继续着沉思,直到一名军官非常自然的拿起桌上的遥控板,将安装有独立空调的战区司令办公室空调首次打开,在过去一周时间里,这台空调都根本没开启过,而俩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因为中亚战区司令部部署地下深处,上千人的司令部运转开来,加上各种各样的电子设备,显然会消耗大量的氧气,产生许多的二氧化碳和其他气体。

为了保持地下基地的空气清新,基地随时都有两套涡轮风机机组交替工作,强劲的风机能将地表的新鲜空气与地下深处的基地之间形成空气对流,时刻保持地下各层的空气符合人体健康需求,但即便是这样,每周基地都会有一次空气大更换,而往往实在这一时期,两套风机机组都将同时启动,其消耗巨大电能的主要作用,便是最大程度的更换基地内的空气,而空气的快速循环导致的结果自然就是温度会暂时降低,那名军官显然是为了两位要员身体健康着想,所以才为这独立的单间办公室打开空调保持温度宜人。

“都说地下深处是冬暖夏凉,可地表外的气温正逐渐升高,我却怎么觉得地下正越来越冷!”

葛洪随口说说而已,端起桌上的一杯热红茶浅酌一口,要继续思考这头疼的问题,却不知道他的话像是闪电一般激醒了薛殿川,后者一拍脑袋,长叹一口气。

“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薛殿川感慨一声,二话不说便重新坐下,精神高度集中的死死盯着『液』晶显示屏,而双手则是在键盘上忙活开来,很快他就拿到了国家气象局为战区司令部每天定时更新的滚动气象预报信息,而薛殿川很快又调阅了一下战区司令部自己的最新气象观察结果,连同分布在各地部队气象的数据,得出了一个很让人蛋碎的结果,中亚地区竟提前回暖。

“中亚地区的冬天要提前过去了,这还了得?”

葛洪当即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三月份的中亚地区本来应该很冷,里海北部近岸海域的封冻也应该继续,可随着气候的变暖,封冻将不复存在,里海将提前解冻,而更靠近北极的斯大林格勒、莫斯科、列宁格勒等等呢?葛洪这下算是知道德国人在等什么了。

薛殿川摁下了桌上的通话器,叫来了一名气象参谋,验证了两人的分析结果后,更得到了一个令人无语的消息,那就是受一股强烈暖流影响,未来至少一周时间里,里海西部的马哈奇卡拉地区、北部的阿斯塔拉罕地区包括东海岸的阿克套地区,等等都将首先受到气温回升影响,而随着暖流的到来,东欧的寒冬也将相比于往年更早过去。

“未来至少一个星期都将是艳阳高照的大晴天?”

薛殿川挥手送走了气象参谋,有些乏力的坐在椅子上想不通,德国人没有气象卫星更加没有共和国这样健全的气象预警体系,他们是怎么能够预判得到气候即将提前变暖的呢?难道真的是因为他们在北极建立了气象观察站而产生的积极作用,如果真要是这样,那又应该如何解释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前几天还在不眠不休的进攻莫斯科,为何不稍做休息,等到这几个大晴天到来后毕其功于一役呢?

有些问题很显然单靠揣测是不够的,远在共和国首都北京的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中将就很清楚这一点,情报不是娱乐,不能等同于儿戏,更加不能妄加揣测,所以她一连两天两夜都没有阖眼睡觉休息,而是守在了军情局总指挥大厅里,随时掌握纳粹德国“魔盒”计划的最新进展。

2月25日,德国武器装备部部长阿尔贝特?施佩尔的专机从纳粹德国秘密大本营狼『穴』首次直飞到了阿尔及利亚的核试验场,专机是夜间抵达的,不过这架已经对军情局而言熟悉得不能再熟的喷气公务专机很快就被经过试验场上空的光学成像侦查卫星拍摄下来,经分析之后,施佩尔的行踪也就没有秘密可言。

而2月28日,施佩尔的专机又离开了试验场不过这次并未直飞回到德国国内,而是转而飞到了法国境内,并最终出现在了早就被德军改为了军事用途的伦敦国际机场里,而停机坪上紧邻停靠的还有一架同样型号不过编号不同的专机,卫星图片经分析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德国海军司令埃里希?雷德尔的座驾,施佩尔和雷德尔两人在伦敦碰头?他们之间会发生些什么?

德国海军一直以来并非是支持德国核物理计划的主要力量,光是在经费方面,德国陆军和空军就投入得更多,不过由于某种原因,德国海军在魔盒计划正式实施之后,一跃超过了另外两个军种,频频拨出巨资来资助核计划的进行,为此德国海军甚至不惜砍掉一些新舰艇的建造计划或者缩减数量,可见支持态度之坚决、力度之大。

施佩尔与雷德尔见面,是不是因为施佩尔要亲自告诉雷德尔首枚原子弹即将试爆的好消息?一项伟大的科学实验即将成功,作为组织者的施佩尔提前告知主要赞助商倒是可以解释,可为何他不飞赴意大利首都罗马,直接去向正和墨索尼里探讨如何应对共和国等国家参战后一系列糟糕局势的希特勒呢?

问题越多越是更能够吸引注意力,军情局早就应军委的命令,将对纳粹德国的情报工作核心放在核问题上,所以就连德国如何应对“2.23黑『色』空难事件”都未能引起军情局的高度重视,而在核问题上的紧抓不放,也终于让军情局逮住了大鱼。

3月2日,施佩尔的专机飞回了德国法兰克福,而雷德尔的专机则飞去了意大利首都罗马,赶去给希特勒作报告的不是核计划的掌门人施佩尔,而是管辖德国海军装备发展大计的海军司令雷德尔,希特勒和雷德尔有何故事发生军情局无心过问,而回到德国重要核工业聚集所在法兰克福的施佩尔倒是引起了军情局的重视,因为当天的深夜,在曾今运出过一枚核试验装置的秘密工厂,又接连运出了两枚,而这两枚体积明显已经有些缩小,大小类似于一个标准铁运集装箱,更为奇特的是它们竟然很快就被伪装成了标准集装箱。

军情局不敢怠慢,迅速让潜伏在纳粹德国境内的各级情报机构二级响应,全力追查那两枚外表伪装成了集装箱的核弹下落,而经过反复追查之后,这两个集装箱的动向倒是出乎意料的迅速掌控,因为作为苏德战场前线重要后勤物资中转站的基辅火车站始终是军情局高度关注的一个热点目标,长期以来德国运往莫斯科前线的物资军列,包括往来于斯大林格勒的军列都是在这里统一调度。

不得不佩服德国人的小心谨慎,但也许正是因为他们太过于谨慎,以至于让军情局发现了目标。[]大国无疆163

3月3日凌晨4点05分,最新抵达基辅火车站的一趟德军军列满载着许多集装箱,由于集装箱是英国人的发明,而后却是在大兴推广全球贸易的中国人作用下发展开来,多次与共和国合作的德国也是学到了一套集装箱物流管理流程。

似乎和往昔一样,这一趟军列运载的集装箱都很快根据其身份卡吊运到不同的列车上,按照惯例,这趟军列即将返回德国国内继续充当搬运工的角『色』,而运来的集装箱也都将根据其最终目的地的不同,而被不同的交通工具运走,但至少在基辅它们依然将以火车运送,最远的自然是要去莫斯科,也有的要被运到斯大林格勒,可关键就在于,那列准备空车返回德国国内的军列被车站管制了,推迟发车之下,就是因为有一趟执行特殊任务的军列即将进站,整个火车站都高度戒严起来。

执行特殊运输任务的军列缓缓驶入火车站,令所有人惊讶的是,这趟军列竟然是装甲列车,各种火炮、机枪让整个军列显得格外冷酷,而军列中央的两个货板上却牢牢固定着两个其貌不扬的集装箱,这样奇特的景象无不告诉所有人,这两个箱子很特别。

被军情局特工重金收买的一名道岔工人,非常正常的用自己的手电筒照向了那列特殊的军列,因为特工并未告诉他这个不会发光的手电筒就是一个高科技间谍侦查设备,集高清摄像、数据加密、无线传送等为一体,能在极短时间内将压缩好的数据迅速转移,而不至于让无线电侦测设备准确定位。

这个工人倒是够做得很不错,他已经很习惯拿着这个自称为“没电的手电筒”巡视铁路,负责散布在周围持枪警戒的德国党卫军士兵倒也没觉得什么异常,所以“手电筒”保持了十分钟的高清晰摄像记录过程,而整个过程恰好包含了德军将两那两个集装箱和已经装运到位的两列货运军列上的集装箱掉包过程,事后经过放大分析之后,军情局影像专家惊讶的发现,被置换的集装箱竟然和装核弹的一模一样,换而言之,德国佬是打算利用集装箱来做掩饰,重装押运之下的并非是真正的核弹,而像是普通货物一样被运到前线的,却是真正的核弹。

军情局不得不佩服德国人的大胆举措,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则验证了军情局的猜想,那就是整个火车站当晚值班的工人全部都被德国党卫军限制外出了,能参与到德军后勤运输的他们肯定早就通过了层层删选,但这一次,他们依然被告知要在火车站里工作和生活一周时间,谁要敢擅自外出则格杀勿论。

波兰籍工人很聪明,他知道不能急着出去找联络人,所以他将“电筒”藏了起来,换上了一个真正的手电筒依然恪守在自己的岗位上,而他守候的则是一个希望,因为重金收买他的军情局特工,明确无误的告诉他只要好好干,迟早有一天会帮他移民到共和国,而且还能得到一笔不小的安置费,除此之外,平常被德国严加管制的食物,这名特工倒是能常常搞来不少好东西,牛肉、火腿等紧俏食品都能满足这名波兰籍工人,因而他倒是很乐意在德国人手下干活,却给军情局不断送来情报。

很快,军情局就拿到了那两趟军列的运输计划,而这份计划恰恰是这位波兰工人在被严格管制的火车站内,用一根火腿肠贿赂油料组组长得来的,德国佬很吝啬,每天只给他们很多却并不丰盛的食物,都是黑面包一类糊口养活『性』命倒是可以但却根本不能满足味蕾的东西,火腿很美味,而且每天为过往火车加注柴油是一件很辛苦的工作,一根火腿、一支香烟足够打开话匣子,而火腿下肚油料组组长是以上帝的名义咒骂那两列还额外携带了柴油的军列,在去莫斯科的半路上就被苏联游击部队或者空军给干掉。

从基辅到莫斯科,显然柴油重型机车牵引的货运军列根本用不了一周的时间运输,德国党卫军却将偌大一个基辅火车站严格控制起来,显然是要充分保证有足够的时间让那两个集装箱神秘消失掉,就算事后工人们出去说了些什么,难道一周过去了,谁还能找出来?

军情局不敢放弃对核弹行踪的追查,一方面命令已经有暴『露』可能的特工转移,一边组织力量严密监控整条基辅至莫斯科的铁路线,当然他们并未放弃对阿尔及利亚那边的侦查力度,根据源源不断汇总而来的情报,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中将有理由相信,德国人的首枚核弹即将试爆了。

而这样一来,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德军要秘密向其中央陆军集团军群送去两枚,可能一旦莫斯科实在难以攻克,估计原子弹就要上场了吧,两枚可以提高成功率或者是爆炸威力,而在里海禁航令问题上保持了超乎想象般冷静克制的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也显然是在等待着原子弹试爆成功的利好消息到来,

军情局很快就将这一消息火速转发至了南亚战区司令部和中亚战区司令部,而看到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中将亲自批示的一级战争警报,薛殿川和葛洪俩人都呆若木鸡,还狗屁的气候变暖,原子弹来了才是真的。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