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六五章 “魔盒”倒计时

第一六五章 “魔盒”倒计时

第一六五章“魔盒”倒计时

北京时间1947年3月9日14点整,距离德意志第三帝国“魔盒”计划最后阶段的正式实施还有53小时。(aoye_《》)(百度搜索aoye,《》)

从德国慕尼黑辗转回到共和国首都北京的一行华侨所乘坐的航班,终于在万众瞩目之下平安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一号跑道上,时间定格在了14点05分,这也是继“2.23黑『色』空难事件”发生以来,首趟经由里海上空直飞至北京的航班,更具媒体炒作意义的是,这架国航班机是从德国经土耳其飞回的,且四百多名旅客全都是最后一批在德华侨。

上万公里的飞行足以让年轻力壮的小伙都感觉到疲惫难挡,但对于终于脚踏在祖国土地上的德国华商理事会会长薛顺武而言,他的使命才刚刚开始。

前来接机的人很多,自从纳粹德国空军悍然击落伊朗王国皇家航空公司航班以来,许多人都以为中德之间的战争已经在所难免,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十多天过去了,纳粹德国没有给出任何回复,这让遇害者家属再怎么群情激奋也无济于事,除了伊朗皇家航空公司以及多家保险公司赔付了大笔钱款之外,遇难者家属转向『政府』表达到讨要公道的举动始终未停,而『政府』也一直表示正不断努力,可时间一拖再拖,罪魁祸首依然嚣张,而公道始终没有。[]大国无疆165

于是乎,乘坐人类有史以来最大最好的中航c05-2型宽体洲际喷气式客机出行,对于人们而言不再是单纯的高级享受,尤其是往来波斯湾与亚洲之间的长途航线,航线根本没有靠近里海,甚至与德国占领区都还差上还几百公里,乘客都紧张兮兮生怕飞机突然遭到打击而坠落,害得多家航空公司航班上座率不足,且乘务人员反复被同样的问题烦恼,都问飞行安全与否,亦或者是有无军方护航一类的问题。

显然,受“2.23黑『色』空难事件”影响,许多人都不同程度的患上了轻微的恐惧症,而这种情况似乎正要随着时间继续下去的时候,这架从德国慕尼黑经停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后飞抵北京的特殊包机,让所有为空难事件所恼的人都看到了希望。

中德之间的民航航线早就已经无限期关闭,之前已经有大批的华侨华人从欧洲德国势力地区撤出,两国之间这还是自关系降温至冰点以来首次破天荒的出现民航包机飞行,像是闻到了血腥味儿的鲨鱼群似的,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记者几乎是群涌而上,长枪短炮纷纷对准满脸疲惫的旅客们,求证各种各样的问题。

作为本次飞行始作俑者的薛顺武没有受到记者们的打扰,刚下飞机不久他就在两个高大威猛的黑『色』保镖的护送下,乘坐挂有共和国外交部牌照的纯黑奔驰轿车离开了众人的视线,经特殊通道离开了首都机场,直到轿车驶上了机场高速后,前来接机的外交部欧洲司司长田博这才开口说话。

“薛老先生一路辛苦了,您的家人在京过得非常好,就是对老先生在德国的安危十分挂念,不过现在好了,始终坚持要做最后一个撤离华侨的您终于平安回来,相信您的家人也可以放心了!”

早在共和国对德实施第一次经济制裁之时,中德之间的经贸往来就日落千丈,而随着越发紧张的两国关系逐渐降温,往来于两国间的商旅就更为稀少了,到了两国关系高度紧张之时,降低外交关系等级、相互撤侨等就不言而喻了,不过两国之间始终并未爆发战争,这让许多胆大的华商依然试图继续逗留德国冒险经营,直到“2.23黑『色』空难事件”爆发,他们这才听从了薛顺武的劝告,收拾家当准备回国,然而命运和他们开起了玩笑,德国不允许他们离境了。

禁止离境几乎等同于限制人生自由,四百多名华商难道要成为德国的战争筹码,在关键时候作为赌注迫使共和国不敢采取武力行动报复空难事件?想象力好的有些华商,甚至觉得自己肯定要被关进集中营,像数百万犹太人那样,被德国人批量处死。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恍然大悟,金钱果真不是万能的,至少他们曾共同出资筹集了一大笔钱试图贿赂某一位德国高官,可没有收到丝毫效果反而被集中看管起来,虽然没有戴上手铐脚链,可这已经等同于静候死亡了。

危急之下,作为华商理事会会长的薛顺武和唯一几个坚守下来的理事会干事,终于说服了这些同胞齐心协力,一旦有任何机会,哪怕分文不要,也要离开德国返回祖国,早就被德国党卫军残酷虐杀犹太人吓得胆战心惊的华商们自然会同意这样的团结号召,钱没了回到国内还有的是,能千里迢迢到德国来经商的他们,又有哪一个不是家产殷实的,就算身无寸缕的回到国内,转眼间他们就能西装笔挺。

薛顺武接下来连续几天时间就和德国方面沟通协调,一开始他也误以为是纳粹德国惧怕共和国可能因“2.23黑『色』空难事件”发作,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共和国仅仅是将里海全面禁航了,这气势『逼』人的举措的确是让德国人感到了歇斯底里的愤怒,所以接连几天时间里,被关押的华商所能拿到了一日三餐食物,以前还算是人能吃的食物,终于变成了猪狗之食,就连黑面包都是发了霉的,更别提什么鸡蛋、牛『奶』、肉食等。

德国人越是虐待,被关押的华商们就越是悲观,许多人都因此而病倒,可被德军军医随便处置一下便依然武装看管起来,隔绝天日之下,大伙儿都忘记了时间是什么东西,度日如年的日子直到德意志第三帝国外交部部长里宾特洛甫亲自来看望这些被关押的华商。

原本以为堂堂的外交部部长会鉴于中德两国之间过去友好的关系,以及实力强大共和国可能会对德国实施的一系列报复,被关押多日的华侨们还以为是好日子来了,却不知道里宾特洛甫根本无心过问,而是走马观花的看了一圈儿后便走人了,气得几个华商用德语大声高喊终有一天纳粹德国会遭到报应死无葬身之地,结果反倒被党卫军士兵狠狠的抽了几棍子痛得呜呼哀哉。

当天晚上,薛顺武就被“请”到了里宾特洛甫的官邸,暂时还没有被集中关押的薛顺武为了拯救同胞已经是动用了所有能找的关系,可以前中德关系密切的时候,恨不得把他请去奉为座上宾的官员,现在都纷纷示以冷脸,这让薛顺武真切感受到了世事的变幻无常和人情的冷暖,原本认为里宾特洛甫主动邀请自己不过是炫耀一下德国人的黔驴技穷,在一群平民身上耀武扬威,却未曾想到一顿丰盛的晚宴过后,里宾特洛甫交给了薛顺武一封信,让他务必亲自交给共和国外交部的官员,且级别不能太低。

当然,作为报酬,里宾特洛甫答应可以放行被集中看管的华商,这些在里宾特洛甫看来早就应该被拉去枪毙的资本主义投机分子,窃取了德国人太多的社会财富,不过现在他们是时候滚离德国,但前提条件是薛顺武完成任务。

3月4日,薛顺武就冒着极大的风险乘坐德国空军的一架运输机来到了巴勒斯坦地区的耶路撒冷,之后又转坐一辆德军越野吉普赶赴伊拉克边境检查站,果真像里宾特洛甫所预测的那样,薛顺武亮出了共和国公民护照就会被立马放行,如果再告知伊拉克士兵自己是战争受害者是难民,还能获得护送到巴格达的待遇。

事实上,薛顺武照做了,伊拉克士兵如获至宝的安排了一辆武装悍马将薛顺武送到了巴格达的共和国驻伊拉克总领事馆,之后的事情也就不言而喻,薛顺武转交了里宾特洛甫的信给驻伊大使,信件内容不知,但薛顺武是得到了很好的照看,当天晚上,共和国外交部就让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调来了一架大型民航客机,而薛顺武也成为了这架包机的唯一一个乘客,在3月5日拂晓降落在了慕尼黑国际机场里。

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在薛顺武还忙于照看受难的同胞,并密切协调民航包机加满燃油随时准备离港起飞之时,他还有数百华侨都不知道的是,共和国中亚战区司令部紧急下令,里海禁航令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就形同虚设,之前还保持高强度巡航的空军第三战斗机师撤走了大批战机,萦绕在德国空军第四航空队头上的战争阴云,终于散开了一些。

慕尼黑时间3月6日凌晨两点,战战兢兢坐在飞机里惴惴不安的四百多名华商依然在提醒吊胆的担心生命安危,他们对于凭空般到来的共和国国航包机很是好奇,可在这样随时可能会因为一句话不对便掉脑袋的要命时期,谁也不敢八卦发问,老老实实的坐在飞机里,祈祷飞机能够早点起飞,直到凌晨5点,这架早就做好准备的大型客机才被塔台予以放飞,且直到飞机飞出德国过境,始终都有德国空军喷气式战斗机护航,这可让飞行机组和乘客们都紧张得汗流浃背,纳粹德国空军似乎很对中航c05-2型这样超大的客机感兴趣,众人都祈祷护航的德军战斗机飞行员可别犯『迷』糊,千万别给这架民航客机再来上一顿狂揍,制造第二起人为的空难事故。

紧张得足以让人窒息的时间缓缓流逝,当飞机终于听命飞入土耳其上空之后不久,飞机就被地面雷达站管制,并命其降落在伊斯坦布尔郊区的一座机场,令人称奇的是这座机场竟然有一条4e级跑道,透过机窗一看众人才知道,原来这个紧邻黑海与地中海之间极为重要航道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大型军用机场,其实是德国空军的一个航空基地,貌似驻扎了不少喷气式运输机,不过看机体尺寸就知道,这些飞机明显要比共和国空军的运输机小一些,大小类似于“大力神”战术运输机。[]大国无疆165

民航包机并未在伊斯坦布尔停留太长时间,经过加油和检查之后,飞机又奇迹般的被放飞了,这一次依然有德国空军战斗机护航,而且令人胆寒的是,他们竟然要求这架飞机往里海飞行,且一路上不断有德军战斗机交替完成护航任务,直到这架客机飞越了里海西海岸重要海滨能源城市巴库之后,当这架自里海禁航令实施以来首趟飞入里海上空的民航包机飞出了海岸线12海里,一路上监视着飞机一举一动的德军最后一波战斗机终于返航了。

而接下来,共和国空军则很快出现,他们像是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一样,十几架气势十足的冲出云层便直扑巴库而去,像是要赶走德国空军战斗机一样,之后这才转航回来,左右护送着,保护这架民航包机飞进咸海以南空域后,这才摇摇翅膀全数转航。

事实上,自打飞行机组发现了前来接替护航的是共和国空军战斗机之后,他们便亟不可待的向所有旅客广播了这一则消息,让众人的担忧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是劫后重生的喜悦,对于他们而言,在德国生活的最后一段时间简直就是度日如年,相信在他们接下来的人生道路上,都会不时想起这段难忘的悲惨时光。

民航包机终究是平安降落在了首都国际机场,四百多名旅客平安回国之下,共和国国航公司重奖了担任此次飞行任务的机组成员,他们出『色』的圆满完成飞行任务,抵达机场的四百多名旅客在经过安检之前,接受了首都卫生防疫检疫和空军总医院一道安排的身体检查后,这才与自己的家人相聚,而被接走的薛顺武,也很快来到了共和国外交部。

刚刚开完会议的外交部部长萧奈天很快推门而入,这一次撤侨行动中,共和国外交部的功劳不大,薛顺武的功绩不容抹杀,所以趁着下一个会议开始前的空隙,萧奈天赶紧来见一见这位功勋会长,最后一批滞留德国的华侨平安回国,这无疑是近日最好的一个消息,它将彻底打消军方的顾虑。

萧奈天言语间并未表『露』太多,除了感谢之外,更多的是关心一下那些在纳粹德国境内被非人道对待的同胞现状,由于事务繁忙,他只得叮嘱欧洲司司长田博一会儿去看一下,没坐上十分钟,便握手告别了薛顺武,他得赶去参加下一个会议。

薛顺武直到又坐上同一辆奔驰轿车离开外交部之后这才如梦初醒,一个非盈利『性』的德国华商理事会会长职务,不过是众多在德华商给面子才坐上的虚职职务,在此事发生之前,这个理事会最大的作用就是举办宴会,让在德国的华商们彼此间多一些交流的机会,只有这一次撤侨之时,薛顺武才觉得自己发挥了一个会长应有的作用,却并未想到自己这么一个老百姓竟然能被共和国国务院核心部门之一的外交部如此重视,还劳烦一个司长来接机送行,这一切简直都像是大梦一场。

欧洲司司长田博很快就将薛顺武送回了家里,早在第一次撤侨之时,薛顺武在劝慰其他华商安排家人先行回国之时,也起带头作用的将自己家人送回了首都北京,如今原以为就此会阴阳两隔的一家人再次重聚,自然要有很多家常话要唠叨,田博当即又返回了首都国际机场,那里正一片热闹,闻讯赶来的数百记者正像是搅屎棍一样将首都国际机场的秩序扰『乱』,哄抢着要采访这些经历坎坷后才得以回国的同胞。

首都机场不得已之下启动了应急响应机制,机场警方大举出动,首都国民警备部队迅速开入大批武装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将记者驱赶出了首都国际机场,同时在机场内武装隔离出了一个特别的区域,为辗转回国的通报安排身体检查和入境手续办理,气得那些记者只能在机场外的隔离铁丝网一侧架起长枪短炮拍摄,稍稍靠近,荷枪实弹的士兵就组成了一道人墙,哪个不长眼的记者还敢上前?

田博赶到机场的时候,一看这阵仗就知道又是这些苍蝇般的记者闹事儿了,自打“2.23黑『色』空难事件”发生以来,这些记者就像是上紧了发条似的,整天都在首都连轴转,稍微有一点儿风吹草动,就立马炸开了锅群涌而上,恨不得刨根问底。

一度被影响的机场进出港航班早已恢复起降,在天气良好且没有军事管制的情况下,共和国民航管理部门的空中管理仪器设备足以提供很大的通行流量,所以绝不会因为空中管制能力有限而出现限流的状况发生,所以进出港的航班架次很多很密,密集得让田博想在现场发表一下欢迎回国演说都不行,只能趁着一个空隙,热忱的欢迎这些同胞回到祖国,随后便与首都公安厅、首都国民警备局的军警官员交流了一番,便离开了首都国际机场,期间还得益于警车开道,否则那些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亢奋的记者,大有砸开奔驰轿车玻璃向田博发问的可能。

时间来到18点整,距离德意志第三帝国“魔盒”计划最后阶段的正式实施还有49小时。

最后一批在德华侨的平安回国好消息很快就不胫而走,听闻这个消息的国防部部长唐仁辉上将当时正在主持召开会议,军委紧急会议之后,共和国中央各主要部门便开始高度忙碌起来了,最忙的当然还是国防部,庞大的国家战争机器还并未开动,在应对中低烈度的战争之下,共和国是不需要进行国家战争动员的,不过肩负有国防工程建设、人事管理、军工科研与生产等等职责的国防部,显然是时候进入动员状态了。

消息传至唐仁辉耳朵里之时,他正在召开的会议恰恰是战争时期的海外侨民保护讨论会,经济全球化的确是为共和国的经济发展与国力增长带来了莫大好处,可正如一枚硬币一样,凡事都有正反两面,经济全球化带来莫大好处的同时,也带来了华侨散布广、基数多的麻烦,共和国国家利益也渐渐转变为全球利益,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尴尬时常发生。

正如当年小日本在占领美国夏威夷之后大肆为非作歹之时,就有上万华侨同胞面临人身和财产安全的严重威胁,难道说这几千公里外的同胞就不闻不问?显然不行,为此共和国空军不得不千里迢迢组织大批战略运输机机群为之送去物资,同时还组织撤侨船队,不仅劳心费神,还耗费巨大。

所以,共和国一旦参战以后,显然军事力量就不太可能有太多的空余去应对这些事务,在海外侨民生存利益遭受威胁之下,共和国难道动不动就要撤侨,能否找到一种更好的办法或者机制来应对这种可以预测的困难,这次会议就是专门讨论这个问题,而值得高兴的是,作为重点忧虑对象的德国却在关键之时放回了最后一批侨民,这不能不说让军方的忧虑又少了一些,除此之外,世界上其他热点地区的滞留华侨也就不多了,除非德国登陆北美洲,否则大规模撤侨一事倒是很难再有了,非洲那边也就零零散散分布有一些酷爱冒险的华商,但德国也未必会把大火烧遍整个非洲。

事情虽然是一件好事儿,但其深层次的意义未必是这样。

四百多华侨的平安归来,是因为共和国先行响应了德国人的建议,里宾特洛甫的那封信让共和国中亚战区司令部果断让空军降低了在里海上空的活动密度,则算是一个积极的回应信号,而会意的德国人这才会同意撤侨包机从慕尼黑启程回国,你来我往的一番表示之后,双方显然已经具备了一个交涉的友好氛围。

果真,在共和国国航撤侨包机抵达首都机场之后不久,德意志第三帝国国家广播电台就向全世界宣读了一则不长不短的公告,公告声称帝国空军第四航空队对于“2.23黑『色』空难事件”遇难者家属和运营航空公司表示深刻的歉意,对就此事件引发的里海地区局势紧张深感自责,同时德国方面愿意赔偿伊朗王国皇家航空公司的损失,并对所有遇害者家属做出赔偿,当然,作为整件事情罪魁祸首的第四航空队战斗机飞行员已经被送上了军事法庭,并且已经在一个小时前判处且执行了枪决死刑……

德国人的广播没有听完,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中将就摘下了耳机,坐在一旁的国防部部长唐仁辉倒是颔首点头,他也没有听下去的心情,德国人的缓兵之计用得并不巧妙,因为就在几天前,军情局的电子侦查卫星就截获了德国空军第四航空队勒尔元帅发给第124战斗机联队的密电,密电内容只有一句话——0674和0675两架战斗机飞行员结束秘密关押但限制外出。

真正的凶手死了吗?显然还活得好好的,估计这几天恐怕都已经重新开始了他们的飞行服役生涯,只不过由于条件所限,军情局未能获得两人活蹦『乱』跳的照片以抨击德国人的谎言罢了,当然军情局并未如此莽撞的急于拆穿德国人的谎言,既然德国人要玩弄一出瞒天过海,那么就别怪共和国上演一出将计就计。

3月9日晚19点35分,共和国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在收视热点节目新闻联播之后的五分钟,『插』播了一档特别节目,题目就叫“艰难回国路”,做客这档节目的嘉宾中,德国华商理事会会长薛顺武赫然在列,而其他四个受邀嘉宾,都是下午才乘坐飞机回到首都的华商,其中有两个以前还曾获得过共和国商务部年度十佳杰出创业青年的荣誉称号,是出了名的商业冒险家,不过这一次做客央视节目现场,他们似乎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大国无疆165

节目开始之前,导播播放了一段视频录像,那是国航撤侨班机抵达首都国际机场之后的热闹场景,尤其是当数百记者蜂拥而上之后几乎扰『乱』整个机场秩序之下,机场警方大举出动且很快调来国民警备部队戒严的景象,场面着实让观众大呼震撼,很显然,共和国官方似乎对于这些华侨的归来超乎寻常的重视,甚至不惜武力驱逐记者以给予身心俱疲的归国华侨休憩空间,这在共和国历史上还纯属首次。

当然,整档节目的重点可不是为了宣传官方过激反应的,德国人的空难事件后续道歉声明已经在中国人常言高峰时段播出了,正值共和国国内各大城市下班高峰时段,许多司机都会在拥堵的路上打开收音机听听广播,而德国人的广播致歉显然极具卖点,因而共和国国内的广播新闻媒体自然会纷纷转播,所以在这档节目开播前,甚至在新闻联播开始前,全中国的人都知道德国佬终于服软道歉了,而且答应近期之内就将安排“2.23黑『色』空难事件”处理组奔赴共和国首都北京、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和伊朗王国首都德黑兰,协调三国共同处理这件事情。

所以,在空难事件对于百姓而言已经没有看点的时候,这档有关数百华侨或在德境遭受不公正待遇的节目肯定能取得极高的收视率,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五名嘉宾矢口否认主持人的说辞,坚决否认德国人让他们忍饥挨饿、没有所谓的毒打暴行更加没有臆测的毫无医疗救助。

他们口径一致的表示,他们在撤离之前得到了符合日内瓦公约的待遇,有吃、有住而且有医疗救助,这也是事实使然,虽然吃得并不好、住的也糟糕,医疗救助也是例行公事,但不口否认的是,德国人并未落下什么话柄,因为在世人看来,只要没有被德国人送进奥斯维辛集中营,那就是超然对待了,能安生回到国内的这些华侨,已经运气相当不错,想一想那些成批量被处死的犹太人,有吃有住就已经不错了。

节目并未取得栏目组想象中的那般成功,面黄肌瘦的嘉宾大多数时候都未声讨德国人的罪行,反而是长篇累牍的感叹幸运,生命能得以延续下来,非常感谢为这一切努力的共和国外交人员、航空公司以及其他人,压根儿就没有像节目组想要的那样,在电视镜头前向观众们大倒苦水,让全世界都听听他们在德国人的非法关押下过了什么造孽遭罪的日子。

不过值得肯定的是,道歉的到来的确让“2.23黑『色』空难事件”给德国带来的负面影响有所缓解,民众们开始期待的已经不再是共和国如何报复,而是德国人的什么处理组会如何来处置这件事,当然也有的人怀疑德国人的进度会不会比想象中的还要慢,光是一个道歉就迟到了十多天,真要是等到结果出来,岂不是要等上好几个月,当然也有人怀疑德国人是否诚心道歉,要真是诚心,那么为何不把罪魁祸首的那名飞行员身份公诸于众,而且真的就只有一名飞行员驾驶战斗机攻击yhhp0013航班吗?

好奇心深重的人倒是怀揣着这些疑问心满意足的进入梦乡了,既然木头疙瘩般反应迟钝的纳粹德国已经道歉,那么真相大白就不会太远了,指不定一觉醒来第二天的新闻就大肆宣扬什么新的进展或者结果,所以天黑睡觉是理所当然。

不过,普通民众倒是可以无忧无虑的休息,有兴致的晚上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创造人类什么的,但是对于共和国庞大的军事系统而言,3月9日晚是德国人瞒天过海这招施展开来迎来的第一个亚洲夜晚,当然也是共和国将计就计的第一个太平之夜。

夜幕落下,繁华的北京城光影斑驳,城市的霓虹标志着这座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色』彩斑斓的夜生活正式开始了,而在共和国西山战略指挥中心,联席会议参谋长庄佳明上将亲自主持的“破灭之盒”军事行动讨论会议才刚刚开始,时间恰好指向20点整,倒计时还剩下47小时。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