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六八章 虚晃

第一六八章 虚晃

第一六八章虚晃

位于地中海与红海之间,犹如一块倒三角形楔子一般嵌在亚洲大陆与非洲大陆之间的西奈半岛,其归属权一直就很明朗。

六万多平方公里的这个半岛地理位置十分险要,它的西面是红海的苏伊士湾和世界重要黄金航道苏伊士运河,而在其东面则是红海的亚喀巴湾和内盖夫沙漠,北面是辽阔的地中海而南面则是红海。

自埃及独立以来,西奈半岛这个倒三角形地区,从加沙地区拉法镇一条几乎笔直的边境线竖直落下直抵亚喀巴湾的塔巴,以西的地区便属于埃及,而以东的土地,曾属于自己宣布独立的以『色』列与巴勒斯坦,还有英国人分出来的约旦,还包括共和国帮扶起来的沙特阿拉伯。

第二次世界大战北非战争期间,作为傀儡的埃及政fu被英国人无情的抛弃,重新入主埃及幕后老大的德国自然而然即刻掌握了埃及大部分国家资源,尤其是曾今总是要围绕归属权而争执不下的西奈半岛,纳粹德国一口气灭掉了以『色』列、巴基斯坦和约旦后,唯一想要争执西奈半岛归属权的沙特阿拉伯,也在共和国的克制下保持了冷静。[]大国无疆168

西奈半岛是个好地方,不仅仅是因为它西滨世界重要黄金航道苏伊士运河,在世界和平时期,能很大程度的威胁到世界贸易的物流顺畅,可自打欧洲被德意志战车撵杀得『乱』成一锅粥之后,就连最爱做生意的共和国也没太多船舶再频繁往来苏伊士运河,这条运河如今最大的意义,似乎就是定期供意大利和德国的船只穿行与地中海与红海之间,除却定期进入红海海域巡视的德国海军第三舰队部分舰艇,来往最多的,当然还是货船,不断的将非洲的资源运回欧洲转变成战争动力。

犹太复国主义是最希望得到西奈半岛的,不过可惜的是,他们刚刚复建的以『色』列就被纳粹德国无情的强制拆迁了,而在众多阿拉伯国家支持下的巴勒斯坦也是不幸遭了殃,约旦是英国人曾今为了化解矛盾而培植的新兴产物,也一并被德意志战车连根拔除,所以唯一剩下的,也是纳粹德国不敢妄动的,就只有沙特阿拉伯这一个时时刻刻都想着要跨过亚喀巴湾,拿下整个西奈半岛的国家。

让沙特阿拉伯动心的,不仅仅是因为西奈半岛的地理位置战略意义重大,更是因为这块北部濒临地中海多平原其余部分多山的半岛矿产资源丰富,这座半岛上有超过一千万吨储量的锰矿,锰金属对于现代工业尤其是军事工业的意义不言而喻,更让人心动的是,煤、铜、铁、稀有金属等等储量都相当不错,尤其是已经被纳粹德军占领的丹卡赫山油田,那无时无刻都可以开采出黑『色』黄金。

当然,在西奈半岛的南端有一座宗教神圣教堂,它就是被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等教徒都无比向往的圣凯瑟琳修道院,传说,这里是《圣经》故事中先知摩西受十诫的地方,只可惜如今这座神圣的修道院已经属于纳粹德国所有,始终和犹太人有仇的纳粹德国据传正考虑强制拆迁掉这座蛊『惑』人心的修道院,要从精神上彻底抹杀掉犹太族,只可惜这样做显然会深深伤害伊斯兰国家,作为紧隔亚喀巴湾的近邻沙特阿拉伯显然觉得自己有义务代表伊斯兰国家,哪怕就只是为了一座修道院,也要出兵“保护”好西奈半岛。

可事实上,沙特阿拉伯并未得到共和国支持其出兵的明确回复,直到与圣凯瑟琳修道院相距不远,有“和平之城”美称的沙姆沙伊赫被德军再一次羞辱,这座城市美丽而又祥和,细软沙滩在明媚的阳光沐浴下,远处的海水清澈透亮,各『色』小鱼自由穿梭,是一座适合旅游而非驻军的旅游魅力之城,可德国人愣是要在当地修建海军基地。

可想而知,沙姆沙伊赫被德军经营成一座死死钉在亚喀巴湾出海口的军事重城,这对于不怎么宽敞的亚喀巴湾进入红海的入海口而言,由于有蒂朗岛、塞纳费尔岛以及众多珊瑚礁给航行带来的不便,剩下能供大型船舶穿行的海域很狭窄,所以哪怕德军就在西海岸岸边架设起最不起眼的75毫米步兵炮,也得严重威胁到沙特阿拉伯进出亚喀巴湾的船只。

只可惜,纳粹德国并未顾及到沙特阿拉伯的感受,而是堂而皇之的在沙姆沙伊赫修建了军港、机场、兵营等等一系列设施,而且还采用就近原则,直接在当地开建了石油冶炼厂,通过输油管道远远不断的将西奈半岛油田开采出来的原油送到这里冶炼之后,装船经苏伊士运河运回欧洲或者直接就经地中海进入黑海,供给在苏联国土上发动侵略的德国陆空军使用。

作为东非大裂谷一部分的亚喀巴湾湾内水深浪平,海底风光秀美、海水清澈宜人,一直以来都是沙特阿拉伯重点打造的黄金旅游地区,哪怕时至今日,共和国每年有不少的旅客前往那里乘坐小船『荡』漾在风平浪静一片祥和的亚喀巴海湾里,观看各种鱼群在珊瑚礁里嬉戏,再加上这港湾最北端便是沙特阿拉伯重要石油输出港口城市亚喀巴,与之相邻很近的是以前属于约旦,而如今被纳粹德军占领的埃拉特。

作为入侵者的纳粹德军可并无好好建设埃拉特这座城市的打算,他们占领就是为了以更低的成本获取战争财富,石油这种资源就是他们源源不断掠夺的重要目标,而在当地的驻军,也显然是为了资源的顺利夺取而存在。

为了时刻谨防德意志战车轰隆隆的不宣而战就开入沙特阿拉伯,沙特一方面与共和国签署了军事合作协议,一旦德军敢于入侵沙特也就意味着共和国有义务保护沙特免遭入侵,为维护沙特主权统一显然共和国会出兵保护,而另一方面,沙特也在亚喀巴驻扎了重兵,时刻谨防德军从陆地上发动袭击。

然而,德军紧跟着在亚喀巴湾出海口的沙姆沙伊赫大兴土木修建军事设施并进驻大量兵力,这显然让沙特阿拉伯不得不赶紧采取应对措施,可对于沙特王室而言,他们的武装部队还不够成熟、力量还不够强大,至少在面对有着“打遍欧洲无敌手”的纳粹德军面前,未经一战的他们无论如何也显得底气不足。

沙特阿拉伯除了继续增兵亚喀巴湾一线,还向共和国提出了更多的要求,他们甚至有在亚喀巴划出一个区域租借给共和国驻军的打算,可这样加剧地区紧张局势的举措显然有些过激,为此他们选择了红海另一个城市——吉达。

吉达是沙特阿拉伯第二商业大港,也是第二大的城市,历史上这座城市是因为朝觐者而兴盛起来的,因为麦加就在七十公里之外,吉达是最为重要的进出港口,在上千年的发展演变中,这座城市已经是红海沿岸最大的商港,而且有许多的外国公民往来于此,因而这座城市是沙特阿拉伯汉志省中唯一一座允许非穆斯林居住的城市,当然由于和共和国的特殊关系,遵纪守法且遵从穆斯林教义的华人倒是可以到许多城市。

来自共和国的华人在沙特阿拉伯受到欢迎,不仅仅是因为共和国可以在军事上给予该国庇护,而是因为经济上两国有极为紧密的依存关系,每年沙特阿拉伯都要出口大量的石油换来共和国各种各样的工业产品,而始终致力于经济多元化的沙特阿拉伯政fu,也在很早之前就力邀共和国众多跨国企业进入吉达发展建设。

其中在吉达的现代化建设中,华人的突出贡献赢得了当地人的赞同,吉达港的现代化改扩建工程历时整整三年时间后变了个样,不仅可以停泊共和国吨位最大的运输油轮,还有更为完善的港口装卸设施,年吞吐能力大增之下自然为当地经济发展带来了莫大好处。

除此之外,设施先进完善的国际机场、发展迅速的各种工业区都让沙特阿拉伯人感受到了中伊合作的好处,其中最大最好的便利,莫过于共和国曾无偿派遣大量水利专家到当地实际考察,经过大量努力之后,为当地修建了可以说是当今世界最先进的地下水钻探水厂和海水淡化工厂,为当地解决了困扰多年的缺水问题。

同时,来自共和国国内的多家专业化园林企业,派驻大量高级人才长期扎根吉达,为当地的植树造林贡献巨大,因为每每当地人在享受绿『色』植被和甘冽淡水之时,都会想到这是中伊合作的结果,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是值得信赖的好朋友。

所以,吉达几乎可以说是整个沙特阿拉伯国最佳的共和国驻军城市,军纪严明的共和国驻军部队在伊朗和伊拉克都能与当地和睦相处,而且驻军规模越大,对当地的经济发展越是有好处,而沙特阿拉伯深知共和国在波斯湾地区已经毋需再多要军事基地的同时,显然在红海地区附近拥有一座军事基地,也更加符合中伊两国的共同利益,因而早在1946年年中,沙特阿拉伯最高武装委员会『主席』兼国防部部长格里姆访问共和国之时,有关在吉达驻军的事宜,双方就已经有所接触。

共和国在当年的9月份就派遣了国防部基建工程专家组赴吉达当地进行勘察,寻找合适的地区修建海军基地,后来又根据沙特阿拉伯反应北部地区有遭受德军入侵的威胁,因而他们希望军事基地可以供相当一部分的海军部队和陆军部队驻扎,如果能驻扎一部分空军部队,那当然最好不过。[]大国无疆168

所以,在沙特阿拉伯的要求下,吉达基地或将成为共和国最大的海外军事基地,一举超过朝鲜济州岛、琉球那霸、新加坡樟宜、伊朗阿巴斯、伊拉克摩苏尔等等的同时,也将成为首个海陆空三军部队“聚居”的超大型基地,同时也导致了之前的勘察结果作废,两国联合勘察数次之后,终于决定在吉达城区以南22公里之外,凸出红海的整个“小半岛”为军事基地区域。

吉达城区以南的这片外伸入里海的突出部面积不大,最宽处也不过15公里,不过好在突出部的最西端,有一座小海岛,而海岛的一侧则是一条蜿蜒伸入大海的陆地浅山丘,两者为军港的修建构成了最好的防波堤,而修建大型军港的唯一弊端就要将蜿蜒山丘以东的海域进行疏浚,清除掉不少珊瑚礁以利于通航,当然山丘也将接受现代化施工建设。

港口水域的疏浚、码头和各种管道的敷设、各种军事建筑物的修建甚至包括机场、道路、营房等等,这一系列的工程都是一个极为复杂的系统『性』工程,对于哪怕已经修建了多座军事基地的共和国国防部基建工程部队而言,他们要大开大合的疯狂施工,也得等到最好的设计出炉才行,而共和国海军部、陆军部和空军部也搀和其中,提出各种各样的基地建设要求,弄得共和国国防部工程设计局整整耗时半年才拿出了三大军种都满意的全套设计图纸,而陆地部分开始建设之时,港口都已经疏浚完毕,三艘挖泥船整整搬走了二十余大大小小的珊瑚礁。

从1947年1月下旬开始,吉达军事基地的建设就开始进入到高『潮』阶段,而军事工程的建设质量要求高且建设周期要求短,因而国防部两个基建工程师为这座超大军事基地的兴建而日夜不停的连续奋战,到1947年3月初,空军所需要的基地就已经初具雏形,尤其是那两条3200米长的并列飞行跑道,一看就知道是要供喷气式飞机起降所用,而这不得不让在位于红海西海岸,且位于吉达西南不到300公里地方的苏丹港的纳粹德国空军驻军部队赶到莫名的紧张。

苏丹港是德意两国将东非地区所掠夺物资转移回国的重要港口,为了保护好这一“战争血源地”,在苏丹港驻扎了一支规模不小的空军力量,且德国陆军还派驻了一个轻装甲步兵团驻扎当地,另外还有几个港口泊位是德国海军专用的,德国海军第三舰队不定期会派出战舰过苏伊士运河进红海,最远航行到亚丁湾附近溜达一圈儿后,就会转回苏丹港驻扎一段时间,也算是给红海东海岸的沙特阿拉伯及其背后的共和国施加军事威慑压力,可如今,共和国毫不客气的在吉达大兴土木修建军事基地,宁静已久的红海就此显然不会太平。

1947年3月9日,距离德意志第三帝国“魔盒”计划最后阶段的正式实施已经为时不多,为了保密,纳粹德国最高统帅部并未让红海沿岸地区的驻军部队无端进入战备状态,刻意营造出有大事发生的紧张气氛,反倒是在此之前公开宣布要为“2.23黑『色』空难事件”妥善善后,而且以放回在德最后一批华侨所乘包机经里海上空回国作为积极信号,试图赢得一个相对缓和的国际氛围来为期“魔盒”计划的完美落幕奠定基础。

然而,在3月9日当天,早在“2.23黑『色』空难事件”发生之后没多久,沙特阿拉伯就传出要加强红海地区民航飞行监控,切实保护民用航空器飞行安全,为此沙特阿拉伯皇家空军要在二月末举行一次大型军事演习,以检验部队在应急事件中的快速反应能力,但这次演习并未得到沙特阿拉伯最高武装委员会『主席』兼国防部部长格里姆的同意,在事后记者访问格里姆之时,他透『露』做出这个决议有利于维持红海地区的和平态势,沙特阿拉伯无心刻意制造事端,民用航空飞行的安全需要多方来共同保障,而不是单独一方的努力。

沙特阿拉伯的故作姿态并非是虚晃一枪,纳粹德国在红海地区的一系列作为,尤其是在西奈半岛沙姆沙伊赫、亚喀巴湾埃拉特的纳粹德国驻军部队,以及不定期就会来到红海“游行示威”的德国海军战舰,都让沙特阿拉伯如鲠在喉,在焦急的等待中,沙特阿拉伯在1946年国防部部长格里姆访华期间订购的一批海军军舰和海军航空兵装备终于回到国内,这一下就让沙特阿拉伯的腰板硬了起来。

3月1日,沙特阿拉伯国防部部长格里姆一改之前的和平之谈,而是指出纳粹德国在中东地区的种种不是,尤其是在红海地区不怀好意,格里姆亲自主持了记者会,向记者们公布了大量沙特阿拉伯海空军与纳粹德军对峙的证据。

尤其是在沙特阿拉伯北部重城亚喀巴相邻的埃拉特,纳粹德国驻军部队多次屡犯边境为沙特的国防安全带来了严重影响,而德军在沙姆沙伊赫的驻军也严重威胁到了亚喀巴湾的同行安全,总而言之,沙特阿拉伯国防部部长格里姆在记者会上表示,在不惜一切维护其国家主权统一的前提下,沙特愿意为红海地区的和平贡献自己的力量,维护红海公海海域航行自由。

记者会后,格里姆向记者透『露』,作为中东和平建设参与者的共和国也将参与到红海的和平建设事务中来,共和国在吉达建设军事基地并维持一定驻军便是切实验证,他还向记者表示,中伊两国不日就将在红海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演习无心军事挑衅不针对任何一方,旨在维护红海公海海空域自由航行安全。

格里姆并没有食言,在当地时间3月4日中午,不久之前才结束与阿曼海军于阿拉伯海联合军事演习的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一部便顺利通过了亚丁湾,向北航行至吉达,驻扎于伊朗王国阿巴斯海军基地的海军航空兵第511远程反潜机中队、第512空中预警机中队等部队也在中午之前抵达了吉达,并暂时进驻沙特阿拉伯空军腾出来的一个机场。

当地时间1947年3月5日,沙特阿拉伯海军最新一批舰艇连同原先的一批主力舰艇,包括三艘不久之前才获得的第一批装配有aip技术的常规作战潜艇也云集吉达外海,两百余公里宽的红海似乎一下子爆棚起来,中伊两国海军云集大量先进战舰和作战飞机于此,难道就是为了搞一次大规模的军事演习?

就在纳粹德国不得不让红海西海岸驻军部队提高警惕严阵以待的同时,中伊两国的红海联合军事演习已经拉开帷幕,而且此次演习代号非常拉风——“捍卫自由”,援引共和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在北京时间3月5日上午,也就是在演习开始之前的例行记者会上的陈词,这一次演习真的是不针对任何一方,演习目的旨在检验中伊联军的联合能力,对海上交通、空中飞行等进行军事监管和保障的能力,所以此次演习将演练联合护航、空中巡逻、联合反潜等等常规课题,演习核心在于共同保障、统一指挥、快速反应。

然而,在演习开始当天,在演习划定的禁止航行的海域之外,德国派出的无线电侦测机就惊讶的发现,毋需靠近就能监测到大量的无线电通讯讯号,频繁的无线电活动不禁让人浮想连连,这一次军事演习的规模到底有多大?

事实上,在演习开始的当天,军演还是在按部就班的进行常规课题的演练,刚刚结束远距离航行赶赴演习海域的两国战舰都急需保障,在演习导调组的安排下,由沙特阿拉伯海军最新获得的两艘大型综合补给舰为两国海军参演舰艇提供海上补给保障,完成演习的首个课题共同保障,而由于海上补给过程缓慢,且战舰航速务必降低,因而为了“保护”补给中的船只,演习导调组额外加入了一个课题,那就是空中掩护。

沙特阿拉伯海军航空兵也是师承共和国海军,在演习开始之后不久便接到命令出动一批岸基战斗机出海巡弋,并分出一批为海上战舰提供外围防空掩护,只可惜首次参加如此大规模军演的沙特阿拉伯海军航空兵确实缺乏相关经验,因而极为频繁的无线电活动,其实是双方在不断的沟通和协调。

而令德军感到头疼的联合军演从3月5日当天开演就压根儿没有停下的意思,盛产石油的沙特阿拉伯有的是钱也有的油,所以整个演习几乎是不分白昼的保持着大量的战机出动频率,弄得在苏丹港以南的德国雷达兵站里的执勤军官都下令休息,因为一打开雷达,整个屏幕上分分秒秒都是大片大片的闪光点,与其这样还不如关机省电省油,反正,沙特阿拉伯有用不完的航空煤油,就算把雷达兵的眼睛都看花了,估计也等不到危机的出现,只能一直欣赏沙特人的豪气大方。

沙特阿拉伯并非是有钱找不到地方烧、有油找不到东西耗,他们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按照共和国的指示在挥霍着,为了早就签署好的秘密协议,沙特阿拉伯国王阿齐兹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满足共和国海空军的需求,所以在外界看来是一场超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的背后,其实在演习开始后的当天晚上,补给完毕后的共和国海军参演舰艇就消失了,它们没有在逗留在吉达外海和沙特阿拉伯海军过家家,而是趁夜无线电静默远航。

而在空中力量方面,演习开始第二天就成了沙特人的独角戏,为了达到超大军演应该有的规模,沙特阿拉伯海军航空兵和空军轮番出动,几乎把红海北部海域上空当成了飞行训练空域,而美其名曰的联合军演,共和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飞机却“凭空消失”了,他们似乎在沙特阿拉伯海空军的掩人耳目之下,去做什么私活了,后来沙特空军想到了既能节约油料又能营造大规模军演的好方法,那就是派出运输机,连续不断的抛洒铝箔条,这可比连续不断派出飞机划算得多。

“捍卫自由”联合军事演习中,共和国海军第314中队也是参演部队之一,不久之前才从中亚战区回到伊朗王国阿巴斯基地的他们,接到了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部的参演命令就开始进入二级战备起来,然而他们并未真正参加演习,他们奉命从阿巴斯海军基地起飞之后,秘密进驻到了沙特阿拉伯在其中部沙漠地区边沿地带的一个航空兵基地,然后在演习期间则是超乎想象满载起飞,在电子战机、空中预警机等支援型飞机的配合下,『摸』索德军在红海西海岸的空中防御部署情况。

在演习开始的第三天,也即是当地时间3月8日,海航314中队机已经找到了好几个突破口可以轻松躲过纳粹德军的防空部署进入非洲内陆,而完成这一任务之后,他们也就结束了此次演习返回到了阿巴斯基地,而由始至终,他们似乎都未在演习舞台上真正登台亮相,倒还真成打酱油的了。[]大国无疆168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