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六九章 破盒行动(上)

第一六九章 破盒行动(上)

第一六九章破盒行动(上)

巴格达时间1947年3月10日,伊拉克王国纳杰夫空军基地,天气晴。书mi群4∴8065

火红的太阳从东方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喷涌而出的万丈光芒映衬着碧蓝的天空分外纯净,早早就开出的气象车已经返回机场,这样极佳的飞行天气似乎并不需要刻板的观测,但为了今天飞行安全,一些必要的气象数据还是要有的。

清洁车缓缓而动,慢慢悠悠的行驶跑道上,清除掉那些可能会威胁到飞行安全的垃圾,滴滴地声响是唯一的乐章,响起在这空旷的机场里,更像是催促飞行员们起chuang的号角声,开启了新一天的征程。

很不凑巧,当然也很幸运,空军上尉成达和其副手也就是武器系统官窦宁中尉,将是整个战斗机机队的长机飞行机组,驾驶战机参与到正在红海如火如荼进行中的“捍卫自由”中伊联合军事演习,只不过他们和其他共和国部队一样,都不会在演习中lu脸。[]大国无疆169

共和国空军和伊拉克王国皇家空军共用的纳杰夫空军基地,其实很多时候都是由共和国在使用,但不可否认的是,欧佩克成员国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有钱,纳杰夫空军基地作为伊拉克王国皇家空军当前为数不多的大型航空兵基地,自然是硬件设施超一流。

成达听说,当年负责承建飞行员宿舍楼工程的建筑承包商,乃是赫赫有名的共和国宏远地产集团

o斯湾土建公司,作为亚美集团全资控股的企业,该公司可以说在世界承建无数大型工程,还真没遇到像

o斯湾地区这么牛气哄哄的,伊拉克王国国防部工程局局长告知中标之后的该企业也就一句话——“质量第一,预算第二”,让宏远地产放开手脚来干,结果就是如今这般……

两人间的飞行员标准宿舍是两室一厅双卫,而且还有独立的厨房、阳台和储物间,空调、冰箱、全自动洗衣机等神马都有,就连客厅三件套都是共和国原装进口的,更让成达受不了的,是住进这里连厕纸都不用,因为就连马桶都是全自动冲洗烘干的,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盛传缺水的伊拉克,却可以给飞行员标准套间里准备了全自动按摩浴缸,真让人有一种住下去就不走了的感觉。<g洗漱的成达俩人,还是能找到自己动手的事情做,而搞定一切之后,俩人不约而同想到了打开电视机看看新闻什么的,客厅里可是有一台尺寸不小的彩se电视机,能收看共和国多个国际频道,其中就有俩人最喜欢看的体育频道。

“已经好久没看足球比赛了,也不知道现在哪支队更强!”<g的俩人而言,打开电视机的时候,刚好正值体育频道直播午间体育新闻,可刚刚听完新闻速递,结果就传来了敲men声,俩人只好悻悻然关掉了电视机,是时候去晨练了。

当飞行员的日子很不好过,尤其是作为一个战斗机飞行员,没有强健的体魄是根本不行的,稍具难度的飞行动作都对飞行员身体反应能力和过载承受能力有要求,要是要做大极限高难度动作,那反应速度、身体协调、体能极限等等方面都更加苛刻,而且如今接到的任务如此严峻,俩人自然没有看电视的心情,来到一楼的健身房,俩人便各自忙活开来。

大约半个小时后,一身大汗的飞行员们这才慢慢吞吞的回到宿舍淋浴,换上棉质的飞行衫后,这才集体整队向食堂进发,在早上九点到来之前,他们要做的事情不多,填饱肚子是首件大事,不过可惜的是,穆斯林国家不喜欢吃猪

ou,而中国人则把猪

ou当成了除大米之外的

ou类主食,因而在飞行员的食谱中倒是找不到丝毫的猪

ou迹象,牛

ou都是很多,当然早餐自然不必吃

ou,面包牛nai什么的也就够了。

自打队伍保密集结起来训练开始,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肩负着很沉重的使命任务,之前在国内的多次实战演练内容也无不让人心惊胆战,可时间长了、次数多了,倒也习惯了,动辄十余个小时的飞行耐力训练都可以淡定从容的对待,可问题在于,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之前的艰苦训练是为了什么。

目的不知,但长期演练的内容已经客观公正的告诉了飞行员们,他们要完成的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长距离的一次长途奔袭,而且还是空袭,针对哪一个国家的哪一个目标不敢确定,可所有人似乎都已经明白,除了纳粹德国,放眼全世界能让共和国空军如此认真对待的,已经找不到第二个了。

早餐并不丰盛,为了确保食物的营养,厨师们不惜牺牲了食物的美味,已经适应这种难以下咽却又不得不吞食物的飞行员们,权当是喝粥吃糊一般风卷残云解决掉,随后便在食堂里小憩一会儿,也只有这个时候,所有人才能放下心思专心致志的聊天打屁,有的还专心致志看着电视,漂亮的nv主播或者苦情剧nv演员的出现总能引起一阵哄响,可这样的快乐时光并未持续多长时间,飞行员们很快就来到了一间很大的会议室里,今天的飞行适应xing训练任务安排将在这里jiao代清楚。[]大国无疆169

昨天晚上,带队参谋长就已经提前告知了成达俩人,今天他们将作为j-11“战隼”重型制空战斗机机群的带队长机,带领机群前往沙特阿拉伯中部沙漠地区再一次适应环境,届时如果情况许可,可以在空中预警机的调度安排下,前往红海上空适应适应,至于j-12“秃鹫”战斗攻击机机群,则任务稍重,他们要去尝试一下海航314中队前些天帮忙找到的突破口,看看是否能够安然无恙的突入非洲上空。

任务很简单也很明了,事实上所有人都爱死这种适应xing飞行了,因为在这样的大前提下,飞行员可以做出许多平时不敢做的高难度机动动作,高空、中空、低空乃至超低空都是他们的乐园,他们可以随心所yu的驾驶战机穿梭其间,因为这也是为了更好的适应环境和飞行气候。

当然,仅仅为了让成达等人有一天的适应xing训练时间,在红海上举行的“捍卫自由”中伊联合军事演习就还得热热闹闹的继续进行下去,在前几天演习中,沙特阿拉伯空军为了营造热闹的氛围,几乎已经把所有的库存铝箔条都用运输机抛洒一空了,好在共和国空军及时调用战略运输机从共和国国内运来补充,并且还允许沙特阿拉伯空军出动其唯一一支电子干扰机中队,演习的热闹景象,这才能够继续维持下去。

巴格达时间上午9点07分,共和国空军上尉成达驾驶的j-11“战隼”重型制空战斗机向往常那样重装挂载,咆哮开来的双发涡扇发动机尾喷口喷出耀眼的火焰,战斗机在跑道上冲刺了很长一段距离,这才沉沉的飞入天空,紧跟着是第二架、第三架,战斗机机群最终在基地以南40公里外空域完成超密集阵型编队,佯装成一架普通民航客机,往沙特阿拉伯上空飞来。

“今天天气真不错,要是能踢上一场足球比赛就完美了!”

感慨一声,后座的武器系统官窦宁望了望气泡式玻璃座舱外的天空,湛蓝湛蓝得像是蓝水晶一般剔透,只有极目远眺,才能在很远的地方看到那一朵朵漂浮着的白云,像是一团团软绵绵的棉hua,让人一看就有一种纯洁的美好感觉。

“你说,我们就这么大摇大摆的飞进去?”

前座的飞行员成达没有紧紧盯住自己的显示屏,而是稳稳的把持住cao作杆,超密集阵型的飞行要求他们时刻注意分寸,一丝一毫的失误,都会是灾难xing的空中碰撞后果。

“在没有被发现之前,我们还是‘民航客机’不是?”

窦宁笑了笑,隔着座舱玻璃,和另外一架战斗机上闲来无事的武器系统官打招呼,笑容还停留在脸上,无线电就传出了声音,窦宁一听便知道是蹩脚的中文,对方显然是沙特阿拉伯的边境雷达站,看到这么一架未经批报的民航客机擅入自己的领空,显然要问问。

“这里是共和国东方航空公司zdhp2018货运机,执行紧急运输任务!”

窦宁堂而皇之的回复到对方一个虚假的信息,而对方沉默了几秒,便不再过问,而坐在前座的成达倒是奇了怪了,不禁问道:“想不到,执行紧急运输任务的货机,竟然可以不经批报就可以飞入该国领空,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的空中航线并不密集啊?要不然,咱这架‘货机’和其他正常飞行的飞机相碰该如何是好!”

“我们现在所飞行的高度的确并非飞行密集空域,放一架共和国航空公司的货运飞机进来,也不是不可以!”

窦宁说完,在综合显示屏上进行连续cao作,通过联合战术通讯数据链,调来了沙特阿拉伯民航部men报备其空军的飞行计划,在整个3月10日之内往来于该国领空的正常客货机都有明确的飞行计划安排,都是他们所佯装的这架“货机”,属于典型的不请自来。

机群继续往南飞行,抵达沙特阿拉伯空军之前就划定好的练习空域之后,很快就呈单机分散开来,沙漠地形上空的飞行他们并非没有在国内练过,可中东的沙漠更加接近于非洲的,所以刚一分散开来,大部分战斗机都急速俯冲至超低空空域,以几乎掠过沙丘的高度保持jing确飞行,浩淼的黄se沙海一望无垠,穿梭期间的战斗机像是不时鱼跃出海的飞鱼,在阳光的照she下,那战斗机的yin影快速抹过沙丘的表面,灰se涂装的战机在呼啸声中狂飙突进着。

适应xing训练过程很长,除了演练在沙漠地形中的超低空突防能力,还演练了伙伴式加油机与受油机之间的默契配合程度如何,当然在红海上空溜达了足够长时间之后,油料所剩不多的机群还与空军派来的大型加油机群汇合,演练了空中加油之后,继续在空中溜达,期间作为长机的成达驾驶着j-11“战隼”重型制空战斗机,在武器系统官窦宁的指示和时刻警惕之下,成功进入了非洲看到了尼罗河后这才返回红海上空。

下午六点,结束了漫长适应xing训练的两大机群这才相继返回到了纳杰夫空军基地,飞行员成达几乎是在地勤的搀扶下才爬出座舱的,将近九个小时的漫长飞行如果是一条直航线倒好,可关键是在这八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们除了飞入沙特阿拉伯领空的那会儿稍微安分些,后来就是连番的高强度动作,要真算有休息时间,估计那两次空中加油之时的小半会儿是难得的休息时间。

浑身湿透的成达和窦宁俩和其他飞行机组一样,就差没被担架直接抬进医务室了,离开座驾后,战斗机被送去检查维护,而他们则一个不落的全部坐在机库外放好的藤椅上休息一阵,腰酸背痛还头发昏,体力严重透支之下,他们唯一能做的动作就是靠在椅背上时不时吸一口供能饮料,动辄就超低空飞行的训练还真不是一般化的劳累,累得出发之时还能和沙特阿拉伯空管人员开玩笑的窦宁都懒得动嘴说话了。

休息了足足十五分钟,这才相继有人站起身来活动活动,在不大的座舱里憋了那么久,下半身多少都有些僵硬了,当然更让人难受的是在飞行中可没有上厕所的机会,所以飞行员都是直接解决,因而此时此刻的飞行ku有一种难以形容的niaosao味儿,不脱不行了。

慢慢悠悠的回到宿舍,成达俩人先后享受了那无以伦比的全自动按摩浴缸,一开始俩人还真不清楚为啥有这么好的设施,现在全明白了,指不定着全自动浴缸就是共和国空军要求更换的,在国内,基地里可是配有专men的按摩师,但是在这里,按摩师明显不够用。

洗去一身的疲惫后赶赴食堂,食堂里早已是叽叽喳喳闹成了一片,艰苦漫长的适应xing训练过后,所有人都有说不完的话题,比喻说中东和非洲的地形气候和国内的区别,尤其是那些突进非洲的飞行机组,他们愿意为会看到一望无垠的沙漠,却没想到尼罗河流域是那么的绿意盎然。

一场和战术讨论会差不多的晚餐之后,飞行员们便很知趣的来到了各自战机所在的机库,在下午机群归来之前就提前吃了晚饭的地勤技术人员正聚jing会神的检查各组所需要负责的战斗机或战斗攻击机,在沙漠超低空飞行对于战机的发动机损伤不轻,吸入的细小沙粒比咸湿的海面空气还要具有杀伤效果,所以飞行员们赶到之时,正好看到大部分地勤维护组都在重点检查发动机。[]大国无疆169

每一次平安飞行的背后都凝聚着地勤人员辛勤的汗水,这一点是无可置疑的,飞行员与地勤之间的关系远比雇主与保姆之间的高尚和紧密,只要飞上天,战机的状况就直接与飞行员的xing命安危有关,地勤人员不敢马虎而认真对待,飞行员们就算为了自身xing命着想,也要对地勤人员的工作致以敬意和无限的协助。

当然,相当专业的地勤人员还有一系列先进的设施器材,飞行员们除了发表一下飞行之时有无异常,其余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地勤在上下忙活,而看完一圈儿没啥辅助工作可做的飞行员们,还得回到早上离开之时的会议室,飞了一天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再怎么也要起到应有的效果,更为重要的是,根据命令,他们即将进入24小时倒计时战备阶段。

巴格达时间3月11日凌晨3点整,执行“破盒行动”的共和国空军空袭攻击机群就集体进入战备状态,而在零点到来之前,经过连续作业后完成所有参战战斗机和战斗攻击机检查的地勤人员,在吃完夜宵之后,又针对各自负责的战机进行了更为细致的也是最后一次的大规模检查,确认无误之后,在3点整的钟声敲响之前,便为所有战机注满了航空煤油、充满了氧气和电力,挂载了各种弹yao以及大型副油箱,三点整来临之际,所有战机已经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

当然,凌晨三点,飞行员们还在宿舍中酣眠着,在昨晚晚饭之后的会议上他们又再一次确认了既定计划中各种技战术,并且根据适应xing训练的结果来纠正了一些冗余部分,确定了最终的行动计划后,所有人又集体享受了一次高级按摩,这才回到宿舍进入梦乡休息,白天飞得太累的他们丝毫没有为即将到来的任务压力所困扰得无法入眠,身心俱疲之下很快就沉入了梦乡之中.

灯火通明,守候在临时指挥部的行动指挥官以及众多参谋们,他们还在熬夜等候着,因为直通共和国西山战略指挥中心的卫星通讯终端随时都有可能传来命令,他们在等待,而在一座座机库里守候着战机的地勤技师也在等待。

夜se撩人,凌晨中的纳杰夫空军基地显得很安静,机场外的高压带电隔离网每隔一段距离就有高压钠灯照亮着黑夜,让沉浸在黑暗中的纳杰夫空军基地像是被一条环形的黄se彩带环绕起来一般,在寂静的夜空下显得分外安静,黑如泼墨的夜空中自当还有眨着眼的星星,欣赏着这暴风雨来临前的片刻宁静。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