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七零章 破盒行动(中)

第一七零章 破盒行动(中)

第一七零章破盒行动(中)

巴格达时间还是3月11日凌晨三点之时,远在共和国湛江的南亚战区司令部所用的北京时间已经是11日的早上八点,这一个时间对于共和国数以千万的上班族而言,显然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时刻,那至少意味着一天的工作即将开始,哪怕是朝九晚五的白领,也得考虑是否离开温暖的被窝,开始新一天的征程。

战区司令秦铭中将已经连续两天两夜没有合眼,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越发感觉像是娶媳『妇』洞房花烛一般,有些紧张更有些兴奋,当墙上那显示巴格达时间的挂钟敲出凌晨三点的整点钟声,心跳的速度也似乎加快了一成,不过很快就渐渐平复下来。

“秦司令,你怎么显得有些坐立不安啊?”

一样有些兴奋难耐的共和国空军联勤运输司令部的韶波少将点着第三支烟,并扔给秦铭一根,扭头一看,旁坐的战区作战参谋长葛洪还在酣眠,也就不打搅了。[]大国无疆170

韶波是凌晨五点才乘坐飞机从伊朗德黑兰飞抵湛江的,些许时差也就不必倒了,作为空军联勤运输司令,他去伊朗是为了一幢军事贸易单子,波斯湾多个国家都看上了共和国空军的喷气式运输机,伊朗王国便是其中是最大的金主。

商务谈判什么的早就搞定,伊朗王国皇家空军要一口气引进24架“大力神”战术运输机和4架“巨无霸”战略运输机,中国防务出口公司和伊朗国防部也就需要韶波以共和国空军少将身份去走走过场,所以完事儿之后韶波连忙就飞回了湛江,南亚战区司令部最近有大动作,少了空军的鼎力支持显然是不行的。

“坐立不安?”秦铭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耸了耸肩膀笑道:“怎么可能?我只是觉得打了这么多年仗,总算遇到一个真正的对手了!”

真正的对手?韶波眉头一皱,想了想共和国自大建国到如今为止,好像都凭着先进的武器装备、完善的军事体制以及强大的综合国力来取得一次次的压迫式胜利,无论是中日之间的恩恩怨怨,还是和东南亚某些种族之间的纠葛,在绝对高出一大截的实力面前,对手总是很快就趴下,尤其是中印婆罗洲军事冲突,一周时间就把印尼给揍得哭爹喊娘,而如今,终于遇上了一个大家伙,号称“欧洲第一”的德意志第三帝国。

“德国人可真是够强悍的,想当年,法兰西是如何威猛,大英帝国何其风光,但没想到会在德意志战车的碾压下如此不堪一击,法国人苟且偷生、英国人流亡海外,就连一向财大气粗的美国佬,也被日本这条疯狗狠狠的咬住了屁股痛苦不堪,无法尽全力和德国人拼个你死我活,只可怜穷苦的苏联人民,他们每分每秒都在用鲜血和生命换取时间的前进……”

韶波说着,吧唧了一口香烟,吐出一烟圈儿,笑道:“也真不知道德国人怎么这么牛『逼』,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他们发起的,这第二次还他娘的是他们折腾起来的,你说,第三次世界大战,还会是德国人惹事儿吗?”

“第三次?我现在正愁着第二次怎么收场!”

被韶波说话声吵醒的葛洪抬头一看,倒吸一口凉气的发现时间为什么总是在人深睡之时过得飞快,似乎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早上八点,他清楚的记得自己趴在桌上小睡之时,还是凌晨两点,实在熬不住这才趴下的。

要等的最后一个人也醒来了,秦铭也就不再和韶波这厮废话了,据说这人曾在国防大学里梦想着出诗集,要真是吹牛打屁,估计把秦明拆成十个也不会是他的对手,也难怪空军会派这么一个极品去伊朗出席运输机军购达成仪式,这厮用不着草稿,登台一站就能滔滔不绝说出一大堆陈词滥调,保准儿不比政治家那套差。

会议室很快就鱼贯而入很多高级军官,这些都是南亚战区司令部的高级参谋们,根据军委的安排,“破盒行动”计划的总指挥便是秦铭中将,而南亚战区司令部则是整个行动的指挥部,到如今为止一切也都按照计划进行着,在几分钟前,远在伊拉克纳杰夫空军基地的参战机群部队也已经进入了战备状态。

海军、空军、陆军、军情局、特种部队、第二炮兵等等都有高级参谋列席会议,而作为整个行动计划草拟和修订的空军部一部分高级参谋也来到了会议现场,偌大一个会场很快成了校官们的天下,从秦铭中将所坐位置望下去,尽收眼底的几乎都是中校、上校,少校都难找,还有几个头发都发白的少将坐在椅子上不动声『色』,埋头看着手中的资料,一猜就知道是技术方面的专家人物,这些老头可碰不得,要真是折腾到了技术方面的问题,他们可就成泰斗了。

整个行动是因军情局所起,当然也是要由军情局来掀起高『潮』,所以在会议刚一开始,作为指挥官的秦铭并未说太多废话,而是让会议现场与北京西山战略指挥中心连线,现场的高清摄像机、高保真耳麦、数据处理计算机以及国防专用数字光纤,把两地之间紧密的联系起来,两地的会议能够如同在一间会议室一样,哪怕秦铭中将只是微微一皱眉头、轻轻一咳嗽,北京那边也能清晰的看到听到。

不用说,会议一开始的主角显然是“铁娘子”马丽华中将,军情局为了整个行动计划已经付出了不少,光是各种各样的情报资料,要真是纸质的,估计已经够装好几车皮了,而以数字形式存储下来的各种情报,以及源源不断随时更新而来的情报,可以堪称海量了。

倒计时已经所剩不多,对于位于阿尔及利亚境内的纳粹德国秘密核试验场而言,它所在的地理位置几乎与法国的马赛处于同一条经线上,所以就时区而言,这座试验场基本可以以伦敦格林威治标准时间为准,因而比起北京时间要慢8个小时、比巴格达时间慢3个小时。

根据军情局所截获的情报显示,由于此次核试验系纳粹德国首次核物理实验,且在国际形势紧张之下,更是被纳粹德国寄希望于终极大杀器的原子弹首次试爆的意义自然不言而喻,重要『性』也相当之重大,重得让纳粹德国武器装备部部长阿尔贝特?施佩尔亲自给实验部队发去命令,他要亲自前来督阵。

也正是因为德国人太过于看重这次实验,他们为此似乎等待了太久太久,所以施佩尔带着希特勒的嘱托、带着德国陆海空三军高层的殷切希望,要在实验开始前12小时飞抵现场,而有这一内容的电报竟然是以纳粹德国最新密电系统发布出来的,就连希特勒都还未曾使用,倒是足以可见纳粹德国最高统帅部对于核试验的重视程度之高。

然而,百密一疏,德国人万万没有想到共和国的军情局早就知道了他们刻意隐藏得最深处的秘密,并为此调集了大量特工、大量侦察机、大量卫星等等,不惜一切代价的『摸』清他们的秘密所在,一封电报从发出之后还不到两分钟,截获全部密电码的军情局无线电侦查卫星就已经将数据转发到了位于上海的国家计算机中心,利用那里的超级计算机群进行不分昼夜的破译,最终施佩尔所下达的命令,在其发出之后的第三个钟头,就送到了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中将的案头上,而由此,这才引发了共和国对纳粹德国的核试验进行精确倒计时的完美之作。

施佩尔的专机一旦飞抵核试验场就意味着德国人进入十二小时的倒计时,而为了准确把握住施佩尔的专机行踪,军情局可谓是下了血本,再一次调集了一颗光学成像卫星加入到了天基侦查队伍中来,而这颗卫星不久之前还是为侦查日本而存在的,在它加入之后,结合之前就保持的超大卫星侦查队伍,也就意味着军情局每隔十分钟就能刷新一次纳粹德国核试验场的数据信息,再加上共和国空军密集派出大型无人侦察机辅助,军情局可以在较短的时间里就找到施佩尔的准确行踪。

当然,“破盒行动”是强调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实施一次远距离奔袭攻击,以迅速而又卓有成效的快速打击方式,破灭纳粹德国顺利完成第一次核试验的战略企图,实现共和国在核武方面的全球唯一控制权,说简单些,也就是共和国可以允许德国侵犯世界,可决不允许纳粹德国拥有核武器糟蹋世界。[]大国无疆170

马丽华中降陈述完毕之时,距离德国人自己定下的倒计时时间还剩下23个小时,北京时间正值3月11日上午9点,而巴格达时间正是凌晨4点,远在北非的纳粹德国核试验场时间以格林威治时间为准也才凌晨1点,稍加换算也就知道,纳粹德国为自己首次核试验定下的时间是当地的3月12日午夜时分,真要是顺利爆炸了,估计全世界也都当成一次北非某地爆发的地震,而共和国空军若是发起攻击,显然得提前。

时至今日,攻击部队已经时刻待命,就等施佩尔的专机出现在核试验场不远处的机场了,能否准确把握住施佩尔的准确行踪,似乎已经关系到了整个行动的成败与否,而令人揪心的是,倒计时从23小时慢慢慢慢稀释到还只剩下13小时,军情局依然没有发现施佩尔的专机,连续的卫星拍摄照片也分析证实,几乎空『荡』『荡』的核试验附属起降机场里,没有出现施佩尔的专机。

湛江的南亚战区司令部在等待、伊拉克纳杰夫空军基地的攻击部队也在等待,围绕整个行动而搭台唱戏的沙特阿拉伯海空军更是在等待,作为整个行动支援力量的共和国海空军部队依然在等待,可军情局在与时间的赛跑中,显然还没有赢得彻底的主动。

不得已之下,军情局迅速转告南亚战区司令部,启动应急预案,在此之前制定攻击计划之时就曾考虑到无法准确掌握施佩尔的行踪,也就无法准确笃定其核试验准确起爆时间的情况下,军情局将参考共和国核物理专家们的意见,以卫星最新拍摄下来的多组照片分析结果作为参考,让专家们判读德国人的核试验进度。

如果出现大面积的实验对象安置、相关人员撤离等,也就意味着进入至少最后的准备阶段,时间一般不会超过四小时,而显然,四个小时对于共和国空军预备在伊拉克境内的攻击部队肯定不够,这时候就要让第二炮兵部队为行动准备的预备队上场了,一支战略导弹旅将发『射』一枚携带分离式核弹头的战略导弹对其实施先发制人核打击,以绝对的杀伤半径忽略掉导弹的命中精度误差,以原子弹的巨大爆炸威力来彻底抹掉纳粹德国这耗费无数心血的基地。

动用第二炮兵部队是最后的办法,而且也是最直接的手段,可携带有核弹头的战略导弹从共和国西南十万大山深处发『射』出去,先不说在上万公里的漫长飞行中是否有可能发生意外,万一中途掉落下来酿成重大事故怎办,仅仅是发『射』战略导弹对德核试验场进行终极毁灭,所带来的巨大影响就难以消弭。

空军是最反对让第二炮兵部队出手帮忙的,虽然他们也要动用战术核武器实施打击,可从战术角度而言,由空军来完成至少也更具隐蔽『性』,也能最大程度的消除掉负面影响,而且经过这件事情的刺激,不管最终成功与否,都让空军意识到了要加强信息化高精尖武器的研发配置,海军能够不管价格的动辄弄上核动力航母、中华神盾巡洋舰,他们也该弄上一些隐形战略轰炸机、隐形战斗机什么的,届时再有这样动辄奔袭上万公里的行动,动用隐形轰炸机也便利得多。

当地时间3月11日下午13点15分,因为地中海天气突变而造成专机不得不绕道飞行,期间还得降落直布罗陀机场加油,这才能飞来阿尔及利亚的施佩尔专机终于姗姗来迟,而距离德国人定下的核试验时间已经不到十二个小时了,

地球同步电子监听卫星及时探测到了施佩尔专机飞行员与地面塔台之间的无线电联络,在不到三十秒时间里,这些密电就被压缩打包,数据经中继卫星传递到军情局总部共计耗时不到一分钟,获悉消息的军情局总部顿时进入更加紧张的工作状态,施佩尔飞抵核试验场也就意味着核试验即将开始,不过还会是当地时间的午夜零点吗?

军情局迅速通知南亚战区司令部的同时,也在焦急的等待着最近一颗掠过核试验场地上空的光学侦查卫星所拍摄下来的照片传回控制中心,而收到军情局消息的南亚战区司令部,也顿时进入到了临战状态,若是德国人的核试验时间不变,那么留给共和国空军空袭攻击机群的时间也顶多还有十一个小时。

“『奶』『奶』个熊,如果哪一天我挂了,你们一定得在我的墓志铭上镌刻上这样一句话——秦铭,一名称职的指挥官、一个失职的丈夫,一位被时间所『逼』死的将军!”

秦铭连续抬头看着那滴答滴答走个不停的挂钟,这时间还是真是如同捧在手心的细沙,在不知不觉间就溜走得所剩无几,所以秦铭是不得不感叹,自打自己走马上任以来,但凡战区所遭遇的大事,无不是与时间赛跑的,中印婆罗洲军事冲突中的导火索文莱事件如此,现如今或将成为引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毁灭纳粹核试验场的行动更是如此,如果大部分人的敌人都是有血有肉,那么在秦铭看来,自己的敌人为何总是那该死的时间。

“攻击时间到底确定在几点,这对于攻击机群很重要!”

参谋长葛洪又在一旁催促道,刚刚战区司令部已经给伊拉克纳杰夫空军基地里的部队发去了一级待命命令,该命令也就意味着飞行员们要坐进准备就绪的战机里,就等着起飞出击命令的到来,所以此时此刻大有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势头。

“现在的目标所在地时间是下午13点许,而纳杰夫空军基地那边已经是下午16点过,攻击机群从纳杰夫空军基地出发奔赴至红海上空的空中加油预定空域距离超过1000公里,需要一个多小时,而完成加油之后在支援飞机的掩护下突防进入非洲上空,进而飞抵目标实施攻击,直线飞行距离在2700公里左右,但实际航程在3000公里以上,这又要耗费近四个小时,所以从命令发布到最后攻击完成,六个小时是很有必要的!”

秦铭在心里再一次默算了一下,六个小时也就意味着如果现在下达出击命令,那么在当地时间的傍晚时间也就发起攻击了,这一时刻应该是德国人结束一天工作享用核试验前最丰盛晚餐的时候,要是在这样一个时间段发起攻击,那岂不是送给德国人一顿最后的晚餐?

回望一眼,身穿蓝『色』常服的空军参谋们目光如灼,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战意,他们渴望一次真正的战斗,数千公里的超长奔袭,一旦成功必将载入史册,而作为策划者更是参与者和主导者的共和国空军,必将在世界军事史上留下辉煌的一页。

秦铭不想浪费时间,即使他很讨厌时间这东西,所以他看了看会议室里从早上熬到现在的众多将领、参谋们,有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那高清摄像机,似乎和北京那边交换了一下意见,随后这才向等待已久的葛洪郑重的点了点头,葛洪当即刷的一下立正敬礼,旋即转身而去,一场考验耐力与意志、一场比拼国力与精神的战争,就此拉开了帷幕……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