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七一章 破盒行动(下)

第一七一章 破盒行动(下)

第一七一章破盒行动(下)

从南亚战区司令部正式下达出发命令,再到伊拉克王国纳杰夫空军基地里的空袭攻击机群首架满载的j-12“秃鹫”战斗攻击机起飞,时间仅仅过去了三分钟。

战区级y4qjz系统通讯系统实时与纳杰夫空军基地保持联系,通讯卫星提供了足够的带宽以传送两地之间的实时交换数据,因而在南亚战区司令部的指挥大厅里,超宽显示屏上很快就出现了战机依次出动的实时画面,看着那一架架挂架下琳琅满目的战机沉重起飞,秦铭的心渐渐平复下来,该做的都做了,也没什么值得好担心的了。

“目标所在地现在时间是下午两点,攻击机群预计在一小时又十分钟后进入红海上空并与加油机群汇合,而行动支援飞机将在十五分钟后陆续起飞,在攻击机群接受空中加油之前十分钟部署到位,掩护攻击机群顺利进入非洲上空……”

“攻击机群集体空中加油时间是当地时间的傍晚时分,‘捍卫自由’中伊联合军事演习也将持续进行下去,直到攻击机群顺利突防之后,当日演习进入尾声,而支援机群也将连续返航,第二批次空中加油机群将在攻击机群伙伴式加油机返航之时,陆续起飞前往接应空域待命,第二波支援机群将重点保护第二批次加油机群和返航的攻击机群伙式加油机……”[]大国无疆171

秦铭在心里默默的想象每一个计划的过程,而一阵思沉之后,突然问道一旁守在通讯数据终端战位的值班少尉:“目前寰宇公司的卡诺基地情况如何?有最新动态吗?”

少尉并未立刻作答,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液』晶显示屏幕,双手灵活如飞般的在键盘上敲击一阵,很快就调来了有关寰宇公司在尼日利亚卡诺机场的相关信息,而根据之前战区司令部的要求,在行动开始前12小时,卡诺机场是要进入待命状态的。

寰宇公司倒是非常重视此次与空军之间的合作,越是有隐秘的事情找自己帮忙,就越是能增进彼此之间的关系,这一点寰宇公司看得非常明白,所以在当地时间的下午一点整,就正式通过由军情局转交的无线电台、通信频率和密电本,与战区司令部取得了直接的联系,且根据要求,每隔一个整点报告机场的情况,尤为重要的便是气象数据。

少尉调阅出来的数据还都是寰宇公司首次汇报之时的数据,距离下一次汇报尚且还有一段时间,不过就目前卡诺机场的状态来看,今天当地的天气非常不错,且这座寰宇公司私营的机场日常航班的安排都是由该公司自己负责,而为了完成好特殊使命任务,该公司已经在机场准备了足够的油料和加油设备,以及为飞行员们精心准备的食物、饮料,当然还有在非洲属于非常珍贵的各种医疗『药』品和器材,为此该公司还特意将哈克特港总部的医疗队接送到了卡诺机场待命。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南亚战区司令部是做好了让最后参与攻击的战机机群转降尼日利亚卡诺机场后,只需保全飞行员而毁掉战机的打算,而根据这一要求,寰宇公司也在军情局的指示下,在卡诺机场准备了飞行状态最好的一架运输机和技术最为精湛的飞行机组,只要参战机群全数降落在卡诺机场,这架飞机就能以最快的速度转移飞行员们飞往尼日利亚最南端的哈克特港总部,到了那里,就距离德国在北非的势力范围数千公里了,德国人成功报复的成功率也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至于留下来的战机,寰宇公司显然还具备触碰这些战机的资格,但他们会帮助军情局的特工将战机隐匿或者销毁,不过这种可能『性』非常低,因为既然攻击机群能够顺利飞抵卡诺机场,那么飞行员们肯定也会选择落地加满油料之后重新起飞,可以向南转移至哈克特港的寰宇公司非洲总部,也可以向东直飞至沙特阿拉伯,并且后者更容易被飞行员们选择,因为他们向东飞行至沙特阿拉伯吉达的路途中,南亚战区司令部就能从容安排第三波支援机群前出至红海上空接应了。

南亚战区司令部围绕整个“破盒行动”而忙碌开来,可由于攻击机群出发之后会保持无线电静默状态因而无法和机群取得直接联系,因而所有人只能在等待,等待机群与加油机群在红海上空汇合之后,在有气势磅礴的“捍卫自由”中伊联合军演作为掩护下的他们,可以享受到片刻的自由,届时战区司令部或许可以直接与机群取得联系,了解他们的真实状况。

等待,是最为漫长的煎熬。

当北京时间的钟声敲响深夜11点整的时候,一个小时才胡『乱』搞定一盒盒饭的秦铭,似乎连吃了什么都不知道,就只管着填饱肚子就行,整个人的心思全扑在了此次军事行动上,而他的等待也并没有白费,战区司令部的y4qjz系统通讯分系统总算成功与攻击机群取得了联系,不过由于攻击机群上没有摄像头之类的器材,因而呈现在指挥大厅里的画面,乃是取自于一架大型空中加油机加油后视系统的实时拍摄画面,通过加油机的联合战术数据链,将数据发送至在这一空域之外的空中预警机之后,预警机发送给了中继卫星中转,被南亚战区司令部地面卫星接收站接收之后解密播放出来,也就成了一幅相当震撼的画面。

画面中,蔚蓝『色』的红海海面宁静而又深蓝,它一点儿都不像是其名所言那般是红『色』的海水,而在一片碧蓝的上空,在较为有限的画面视角里,两架前后双座的j-11“战隼”重型制空战斗机座舱里,飞行员和武器系统官都头戴飞行头盔,由于墨黑『色』的飞行员目视系统护目镜阻挡,看不清飞行员和武器系统官的表情。

但从画面中可以看到,两名飞行员正慢慢调整战斗机与加油机之间的速度和位置,微微显得有些晃动间,受油管一下扎进了大型加油机的加油锥套里,两架战斗机很快就通过两根输油管道同大型加油机之间形成了互联,大量的油料不断的通过输油管道送进战斗机的油箱里。

连续切了多个画面,都已经是成功进行空中加油对接,而趁着这时候,南亚战区司令部联合指挥系统为此次行动特别加开的通讯通道也首次起作用,通过预留的较宽数据交换带宽,战区司令部很快和在红海上空执行任务的空中预警机取得了指挥信息互联互通,以很快的速度便拷贝了来自预警机的攻击机群数据信息,这些信息都是攻击机群在成功与加油机群回合之后,通过联合战术数据链向预警机报告的本机飞行状态所来,包括战机航电系统自检数据、武器系统状态报告,以及通讯系统、电子战系统等等的自动生成状态数据。

数据已经得到,通过司令部内部敷设的高速数字光纤,数据在载入中央数据库里储存的同时,战区参谋部已经组织人员对这些数据进行计算机的自动判读和人工判定,在不到几分钟时间里,就在高速计算机的帮助下得出了正常的结论,当然其实这个过程最重要的,还是看一看机群携带的装有战术核弹头的空对地导弹是否正常。

空中加油并未持续多长时间,而随着画面中加满油料的战机相继脱离,行动便正式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完成使命的空中加油机群也在护航战斗机的护送下,返回沙特阿拉伯空军提供的机场,落地后它们将接受再次起飞前的一系列检查,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加满油料,而另一批加油机也将在第一批加油机群落地后,进入待命起飞状态。

加完油料的空袭攻击机群继续向西进发,而在这个时候,“捍卫自由”中伊联合军事演习依然是一片热闹的景象,沙特阿拉伯海空军继续为行动提供良好的氛围,而在沙特人在一旁敲锣打鼓闹得喧嚣之时,共和国空军为掩护攻击机群成功突入非洲内陆上空也开始动用真功夫了。

在攻击机群接受空中加油前就已经提前布置到位的支援机群,首先发难的自然是电子战机,他们的使命非常简单,那就是用电子的方法破坏纳粹德军雷达的正常工作,使它们不能正确探测和跟踪真正的目标,掩盖攻击机群这一批真实的目标,而制造大量的虚假假目标。

当然,事实上对于任何雷达而言,除了目标回波以外,其他被接收机捕获的信号其实都是干扰信号,而由于纳粹德军布置在红海西海岸的各个雷达站所用雷达都为同一个型号,其工作频段早就被军情局战略电子情报网盯上,通过布置光学成像卫星和红外侦查卫星,辅以安排电子侦察机进行定向侦测,军情局在很早之前就已经锁定了德军各个雷达站的具体位置、工作规律、信号特征等。

“捍卫自由”中伊联合军事演习开始之后,共和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参演部队“神秘消失”,其实其大部分时间都在对德军雷达防御网进行试探『性』的干扰,并且进行尝试『性』的寻找漏洞突破,因而在此时此刻正式行动之时,率先发难的电子战机也就毫不客气了,瞬间就释放了强烈的全频段电磁干扰,4架由“大力神”战术运输机改造而来的电子战机一起行动之下,顿时形成了一巨大的干扰区域,在此区域内德军任何电子设备都宣告失能,除了关机似乎没有别的办法。

一连数天时间的军事演习始终都是这般,这已经是演习开始以来,又一波的电磁信号干扰,在此之前德军已经无法记不清到底遭受了几次,中伊两国的军事演习还真是声势动人,看着满屏幕雪花的德军雷达士兵,又不得不再一次选择关机,由于雷达并不具备捷变频能力,在特定频率上工作的雷达,很容易被干扰而失去探测能力,这一点德军倒是非常有自知之明。[]大国无疆171

“狼来了”是一个虚伪的谎言,多次的虚惊一场已经让德军感到了莫名的身心俱疲,眼看着夕阳西下,一天又将成为过去,所有人都没有了坚守岗位的兴致,而关掉雷达之后抽烟打屁等待晚饭开始才是正事,当然在此期间,他们还是可以聊一聊对面的热闹景象,一连好几天都是如此这般的热闹景象,真不知道是沙特阿拉伯有钱,还是共和国多金,反正今天是没事儿了,明儿估计还得继续热闹下去,因为演戏开始之间,沙特人就对外宣称此次演习要持续整整一周,照这样算下来,明天也就是最后一天,难熬的日子终于要过去了。

然而,这一次狼真的来了。

空袭攻击机机群在接近红海西岸近海12海里之前就已经降低了飞行高度,在超低空掠海突破方面拥有高超经验的共和国海航314中队,曾与攻击机机群的飞行员们进行过直接的视频交流,教导如何在在海面上飞得灵活自如,而显然海航314中队的高超本领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学会的,攻击机群也用不着学习太多,因为他们只需要突破十多海里就可以进入内陆了。

湛蓝的海面上被夕阳的余晖印染得金光闪闪,结成密集队形实施突破的空袭攻击机群结成了两个编队,在不同的突破口向非洲内陆纵深飚进,而为了以防万一,参与突防行动掩护工作的重任,自然落在了海航314中队的肩上,为了此次任务,中亚战区司令部推迟了对海航314中队再次部署的时间,而在此之前该中队已经多次来回穿梭德军的海岸防御线,对于这条漏洞百出的防线,他们早就熟得很。

更让海航314中队满意的是,作为这一次行动主导的空军也终于毫不吝啬了,除了在外围布置了4架电子战机制造较大干扰范围,形成干扰屏障,而现在,海航314中队的12架f-12“雄鹰”战斗机,最大的任务就是在两架空军d-02电子战斗机的跟随掩护下,向德军内陆扑去,掩护在其低空之下实施突防的空袭攻击机机群。

d-02型电子战斗机是空军一款外形与战斗机没什么两样的专用电子战机,它研发之初的目的就在于在敌人地面防空炮火之外建立电子保护屏障掩护己方攻击力量,重点放在对己方攻击力量进行伴随的电子干扰保护,因而这款电子战斗机其改造母体其实就是双发型号的j-10“猎隼”战斗机,因而它能跟随攻击部队保持高速前进,在其突防的三百余公里范围之内的敌电子设备尤其是自动化高炮炮瞄雷达、防空导弹火控雷达等,都只能成为摆设。

两架d-02型电子战机不紧不慢的跟随海航314中队的12架f-12“雄鹰”战斗机,有了电子战机不断释放的电子干扰,海航314中队的飞行员们只能觉得此次行动纯粹是走一个过场,因为他们此次的任务就是飞入尼罗河上空之后,又在转向飞回红海上空,整个飞行过程最大的目的就是为空袭攻击机群的顺利突防做好掩饰作用,当然,一旦空袭攻击机群发生意外,他们将以最快的速度赶去支援,首当其冲就是要拼命压制住德军的地面防空炮火或者消灭掉升空起来的拦截战斗机。

由此一来,每一架f-12“雄鹰”战斗机的机腹下,除了挂载了一副超大副油箱之外,还挂满了空对地导弹、中程空对空导弹、近距离格斗导弹,而那两架d-02型电子战斗机则更简单,它们什么外挂武器都没有带,机腹就也就额外挂载了一个综合电子干扰吊舱,一旦遭遇突发事件,两个额外带来的综合电子干扰吊舱将应急启动,在较短的时间里形成空前强势的电磁压制,掩护空袭攻击机群安全脱身。

突防很顺利,至少在之前计算机模拟中判定为最为危险的十五分钟里,德军并未发现这三群不速之客,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当空袭攻击机群顺利掠过尼罗河上空之后不久,为其开辟电磁干扰通道且保驾护航的空军2架d-02电子战斗机和12架f-12“雄鹰”战斗机也无心逗留,全速向红海上空返航了。

当他们在预警机的指挥下结束任务返航出发机场继续待命,飞行员不离开座舱,战机加满油料时刻等候起飞,准备充当第二波支援飞机,前去接应返航的一批空袭攻击机群,当然在此之时,喧闹不已的“捍卫自由”中伊联合军事演习也终于结束了11日的所有演习课题,不久之后,德军也像往常那样重新打开了雷达,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平常。

太阳西斜,不断向西迎着太阳飞行的空袭攻击机群仿佛在追赶太阳下山的步伐一样,在沙漠上空留下那飞速跃动的黑『色』倒影,按照之前的作战计划,在机群接近提贝斯提高原之前,充当伙伴式加油机的另一半战机将给另一半补充油料了,这部分油料对于之前在突防之时采用超低空突破的最后攻击机群而言极为重要,突防之时他们优先使用的是副油箱里的燃油,为了确保接下来顺利飞抵目标上空完成攻击,且能顺利飞抵尼日利亚卡诺机场中转,他们必须补充一部分油料,实现满荷油料的新阶段飞行。

伙伴式加油的过程并不复杂,而且是一对一的同型号战机之间进行,这对于长期在一个部队服役的飞行员而言,他们集训之前就经常双机贴近飞行,更何况在集训期间他们还多次演练了伙伴式加油,因而整个过程倒也很顺利,伙伴式加油机所携带的加油吊舱释放了输油管之后,受油机伸出的受油管并徐徐调整飞行姿态,受油管伸入锥套里就开始了加油过程。

加完油后就要返航的伙伴式加油机毫不吝啬的将宝贵的油料不断输送到受油机里,很快所携带的副油箱里本来就所剩不多的油料就输送完毕,紧跟着就改输送机体内满载的油料,他们只需要留够一部分燃油供返航至红海上空即可,所以是尽量的满足受油机的需求。

离别是必然的,完成了伙伴式空中加油之后,10架加油机就要踏上返航的旅程了,而对于重新加满了油料的10架受油机而言,他们的征程这才刚刚开始,微微晃动机翼,战友之间能够祝福的话都在这一简单的动作中无言表达,旋即,5架担任空中保护和轰炸掩护任务的j-11“战隼”重型制空战斗机便一马当先脱离编队而去,紧跟着是5架j-12“秃鹫”战斗攻击机,他们的路才刚刚开始。

而另外十架战机,他们已经抛掉了累赘般的空『荡』『荡』副油箱,转向返航红海,这一路回去,虽然空军还会安排一波支援飞机来接应,但他们或许会遭到德军的拦截,因为出发之时它们才会为自己挂载一部分空战弹『药』,就等着迎接纳粹德军的拦截,但他们绝不会孤军奋战,因为他们出发之时就知道,会有声名显赫的海航314中队前来接应他们,而且还有大量的电子战机前来保护,平安回家显然不是难事。

孤独?无聊?在剩下的近两千公里航程里,作为护航战斗机机队长机飞行员的成达找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按照作战计划,在接近纳粹德军核试验场以东500公里之前,他们将保持高空经济巡航状态,驻扎在核试验场负责空中保护的纳粹德国空军部队的巡逻半径也不过500公里,而其地面防空雷达等设备,探测距离则还要近一些,不过为了安全,显然还是有必要在接近500公里之前,进入超低空突防状态。

无线电保持静默,在有全球卫星定位系统提供导航信息的情况下,机群保持着自动飞行状态,这一时段,也是飞行员们在进入最紧张也是最刺激超低空突防之前的短暂休憩时间,不过后座的武器系统官则显然不能休息,他们要时刻注意综合显示屏上的各种信息,尤其是雷达告警装置是否有反应,一旦有被雷达锁定,那么机群就要考虑采取反制措施隐蔽行踪。

一千余公里的距离对于经济巡航时速也高达900多公里的机群而言,也就是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机群迎着太阳下山的方向高速挺进,阳光始终透过玻璃座舱照进来,虽然有空调系统帮助,但座舱内依然显得有些闷热,但在此期间成达没有喝任何提神饮料,有窦宁盯着,他可以暂时的放松一下心情。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