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七四章 回归夜

第一七四章 回归夜

第一七四章

回归夜

任何人都会重视相当重视什么什么第一次,而在北非阿尔及利亚沙漠深处的此次核试验乃是纳粹德国的第一次核试验,所以德国核物理研究计划委员自然也是肯定非常重视。[]

百分之八十的专家和技术人员都赶到了试验场去,留下来的要么是年纪太大不适合坐飞机长途旅行,要么就是要坚守在岗位上的,当然也不排除技术不够火候的,根本不具备去的资格,所以集结了众多专家人物的核试验场,还有帝国其他科研领域的高级人才,更是有众多武装力量,上万人的试验场,还有无数的各种器材设施,就算集思广益东拼西凑出一台无线电台,恐怕也应该发回消息了吧,核爆炸除了辐『射』『性』尘埃是持久『性』的,电磁冲击可并不会持续!

事出反常必有妖,众人没有直接回答卡尔藤布隆,而是很快就交头接耳讨论起来,许多种可能很快出现,第一种可能是核试验现场现在一片欢腾,所有人都忘记了给国内报告一下成功的喜悦消息,而第二种可能就是所有通讯器材都被损坏了,东拼西凑也没法凑成一台完好无损的,这点倒是有可能,作为核心机密的核试验场,哪儿允许有太多的通讯器材,要是有人泄密可就悲剧了。[]大国无疆174

而第三种可能便是所有人都死了,核爆炸的威力远远不是之前理论计算之时那般微弱,什么钢筋混凝土竖井和覆盖泥土层都成了纸张般脆弱的物事,在猛烈的核爆下,核试验场已经没有一个活物,哪怕在距离地下竖井核试验现场三十公里外的地下监控基地也遭到了致命『性』摧毁,被核爆引发的强烈地震直接掩埋了也说不一定。

讨论越是深入,各种可能就越是层出不穷,卡尔藤布隆终于后悔了,早知道就不找这些人来探讨,怎么越说越像是真的,核爆炸那么大的威力,还真是有可能把整个核试验场变成修罗地狱,所有人畜都全部秒杀,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那些人的牺牲倒也真值了。

“不管怎么说,反正核试验是成功的不是?”

卡尔藤布隆放下茶杯,摁下沙发旁的一个按钮,旋即站起身来准备送客,七人专家组倒是很知趣,悻悻然站起身来,收到消息推门而入的副官带领下徐徐离开,留下颓然坐倒在沙发上的卡尔藤布隆,一个人死死的盯着茶几,嘴里念叨道——人生真的像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

专家们的话能不能相信,应不应该相信,这让卡尔藤布隆意识模糊了,他不知道是应该相信自己的判断,还是相信专家们的胡扯,还是依照客观事实,而客观事实就是反谍情报站所说的一切都符合核爆所产生效果,更何况来德国自己的和法国的地震监测结果都显示北非发生了地震,平白无故的为何地震?显然是核爆引起的。

“不管是否成功,都应该及时获得第一手情报才行!”

卡尔藤布隆想到这里,也不喝茶了,瞥了一眼放了八个茶杯的茶几,冷哼一声快步走到办公桌前,拿起话筒便再一次接到了空军部,这一次他倒是很简单,直接给那名少将下了一个命令,那就是让帝国空军即刻安排侦察机从阿尔及尔起飞,奔赴核试验场上空进行拍摄取证,怎么在夜间获取航拍照片?怎么让侦察机不至于被染上核爆尘埃?这些问题他都不管,他只要尽快获得一批核试验场的航拍照片。

挂断电话,卡尔藤布隆又拨通了内线电话,告知外勤科立刻电令之前发回电报的反谍情报站,让他们想办法派人进入核试验场,进行实地拍摄取证,最好带上电台,有任何情况就发送回来,同样,进入的人员如何防辐『射』他不管,他只要结果,而且要尽快。

刚挂断电话,黑夜里就突然传来一阵炸雷声响,迸『射』开来的闪电光芒并未透过挂有窗帘的窗户照进办公室,但那炸雷的巨大声响还是让卡尔藤布隆听得真切的,刚刚回来之前都还没有下雨的迹象,怎么突然打雷了?卡尔藤布隆不禁觉得这3月12日不是个好日子。

而几乎与此同时,远在数千公里之外的尼日利亚卡诺机场里,完成任务后几乎是以笔直航线直扑卡诺而来的共和国空军5架j-11“战隼”战斗机和5架j-12“秃鹫”战斗攻击机,经过紧张刺激的逃命狂奔后,没有遭到德军的任何尾追拦截,更没有在夜间横穿撒哈拉沙漠发生意外,机群最终非常顺利的找到了卡诺机场。

已经等候多时的卡诺机场,在地面管制雷达中出现来自北方的反『射』点之时,他们就通过无线电用密语询问了彼此的身份,得以验证之后,守卫在卡诺机场控制塔台的军情局特工这才下令打开机场跑道照明灯、着陆引导灯等等,而经过精挑细选出来的参战空军飞行员素质也真是不错,不到五分钟时间,10架战机就以相当漂亮姿态快速降落下来。

带着完成任务之后的亢奋感,这一次所有飞行员都不是被搀扶下来的,在所有战机降落之后不到十秒钟,机场所有灯光就熄灭了,唯独剩下的,便是寰宇公司为空军特别搭建的两个超大跨度的大容量机库,10架战机降落之后便相继通过地面灯光引导进入了两个超大机库里,因而也只有这两个很快关上大门的机库里灯火辉煌。

从伊拉克纳杰夫空军基地出发直到在尼日利亚卡诺机场降落,10架战机的飞行机组完成了人类有史以来最长距离的一次长途奔袭,而当他们身心俱疲却满脸笑容的踩在了坚实的地面上之时,所有人都觉得值了。

长途奔袭之后的战机在卡诺机场明显没法保养,空军也没有给寰宇公司这个权力,所以在立机之前,每一架战机的武器系统官都为战机启动了故障自检程序,让战机自行诊断一下是否有异常,并且启动了通讯数据链,让战机直接与国内的指挥部之间形成了信息互联,必要情况下,守候在战区司令部的航空装备专家,可以直接进入到战机的航电系统进行远程『操』作,因而飞行员们毋需向国内报告战机的情况,直接去休息即可。

当然必要的维护,尤其是加油、充电和充氧的工作,寰宇公司精心调集的技术人员倒是可以胜任的,他们很快就在军情局特工的监督下,在两座机库里分别对j-11“战隼”战斗机和j-12“秃鹫”战斗攻击机进行保障,所有人都敢发誓,这辈子还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共和国空军的主力战机,真是难以想象的战争杀器。

很快,在接驳车的运送下,20名飞行员和武器系统官就被接到了一个两层楼高的一楼走廊左侧会议室里暂时休息,寰宇公司把自己在非洲最好的医务人员都调来了,大家都是华人,虽然身份迥异,但倒也没有什么拘束,所有人很快就老老实实坐下来接受简单的医疗检查,而在另一边,最好的按摩师已经就位。

“我是军情局负责接应你们的特别行动队队长,这位是寰宇公司卡诺机场分公司的常总经理,各位辛苦了!”

介绍完,军情局中校军衔的李强兵非常正式的给所有人敬了一个军礼,一个中校给最高军衔也不过上尉的空军飞行员敬礼,这倒是让在场的寰宇公司所有工作人员都愣了一下,不过站在李强兵一旁的常总倒是反应最快,立马学得有模有样的敬礼致意,别的话他们也不敢说,也不敢问。

简单的医疗检查之后,营养餐很快就送了上来,在所有飞行员们都舒舒服服的坐在按摩椅上进食的同时,按摩师已经上阵了,他们从脚底开始按摩,超长距离的飞行对于飞行员的身体是一个很严重的折磨,这远比枯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火车硬座还要难受。[]大国无疆174

按摩没有持续多久,作为战斗机长机队长的成达上尉就被李强兵请到了一个小房间里,卫星电话已经为成达准备好了,成达很快就和国内取得了联系,通过远程检查和战机的自我诊断,所有战机都还状态良好,可以进行再一次的长途飞行,因而指挥部想知道就是,飞行员是否还能承受得住又一次的长途飞行。

成达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战斗意志毋庸置疑,可身体是否吃得消还是得看个人,所以他暂时挂断了卫星电话,来到了正因为被按摩而此起彼伏响起舒服呻『吟』声的会议室里,撇退了所有人后,这才认真的问询了,每一个战机的飞行员,当然共和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一样,武器系统官也是飞行员,战机上武器系统官也有一套备用的飞行『操』作系统,因而同样可以飞行的武器系统官们也反馈了一下身体状态,没有任何飞行员愿意让武器系统官轮换自己,都纷纷答应随时可以听命返回波斯湾。

非洲是一个神奇的大陆,它有很多不可言喻的魅力能够深深吸引每一个到此的人,但很显然,在今夜是留不住这群飞行过客的,成达非常坚定的回应了南亚战区司令部司令秦铭中将,后者也一边赞扬,一边表示具体的飞行计划会很快传至各战机,战区司令部将会尽一切努力帮助他们平安返航。

什么是过客?李强兵这次算是真正理解到了“匆匆过客”的真正含义所在,从最后一架战机降落着陆,到第一架战斗机喷『射』出两根长长的蔚蓝焰火昂首挺入漆黑的夜空,中途耽搁的时间刚好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短暂停留,飞行员们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品尝一下寰宇公司精心准备的一些非洲土特产,就匆匆登机出发。

回去的路显然会相对不是那么艰辛,可却会充满危险,离开卡诺机场之时,在战斗机长机武器系统官窦宁的分配下,所有战机都得到了最新的飞行计划以及相关的数据信息,他们最终的目的地是沙特阿拉伯的吉达,在接近红海的同时,也将接近纳粹德军在东非重要军事前哨基地苏丹港,而这一过程显然是最为危险的。

除却一具具没有舍得抛掉的副油箱,5架j-11“战隼”战斗机和5j-12“秃鹫”战斗攻击机都一样了,都只剩下了两枚中距离空空导弹和两枚翼尖近距离格斗导弹,以及满满的航炮炮弹,他们还有的是足够的燃油,把纳粹德国的核试验场都给炸没了,捅了那么大的蜂窝,还能平安回家吗?漫漫无际的黑『色』夜空没有告诉飞行员们答案,他们只知道现在的休息时间很难得,飞机在高空结成编队以最佳经济巡航速度自动向预定切除点飞行,在靠近苏丹港500公里之前,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小憩一会儿,就算前方是虎门关,他们也得去闯上一闯。

很显然,成达等人的担心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他们用战术核武器毁灭了纳粹德国的核试验场,时间上比纳粹德国预定的核试验时间提前,加上斩草除根得异常干净,所以以至于他们都已经踏上了返航的航程,以卡尔藤布隆为首的一帮德国人,都还在心里更多的相信是他们自己的核试验取得了圆满成功。

没人知道、无人知晓,在这时间过得仿佛慢了一些的3月11日深夜里,却很快上演了一出与时间赛跑的比赛。

收到纳粹德国空军部命令的德军驻阿尔及尔部队感觉到了真正的老火了,空军部下令他们要派侦察机赴核试验场上空执行夜间拍摄任务,夜间航拍应该怎么拍,这问题还真是有些棘手,接到任务后,驻扎该地区的空军部队首先想到的是,双发喷气式发动机的高空高速侦察机的确具备快速往返核试验场上空的能力,可受制于科技能力,德国人还并没有装配能够在夜间进行航空侦查的器材,微光夜视、红外夜视、合成孔径雷达等等,这些哪儿有?

没办法,军令如山,没人敢迟疑半点,有人便想出了一个相对繁琐的办法,那就是多派一架侦察机随同前往,携带高空投掷的照明弹,在抵达预定空域上空便扔下带有阻力伞的照明弹,徐徐下落的照明弹能够提供数分钟的照明时间,这一段时间,在较远距离位置上的另一架侦察机,进行航空拍摄和摄像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麻烦就在于,届时得到的图像资料可能会比较模糊,而且有航拍相机底片有曝光过度的危险。

而解决了夜间航拍取证的困难,却又有另一个麻烦,驻扎在阿尔及尔的德国空军部队,其主要构成便是庞大的喷气式运输机机群,这些在其他国家都被用来民航客运货运的飞机,在以前很长的时间里,都为德国空军所用,专门用来为核试验空运人员和物资器材,所以在侦察机方面,他们装备数量并不多,唯一的一个喷气式高空高速侦察机中队,却根本不知道侦察机是否具备防核辐『射』能力。

怕死是人之常情,尤其是被莫名其妙的核辐『射』所害死,这种冤死法一想起就会让人胆寒,所以在选派飞行员执行这次紧急任务上,德国人又不得不发挥纪律『性』强的特点,以严苛的军令来强制要求了两名飞行员来执行这次任务,不过为了让侦察机返航之时不至于让核尘埃形成污染,两名飞行员又被告知,他们要降落在距离阿尔及尔四十多公里外的一个野战备用机场。

和在阿尔及尔的那两名倒霉的侦察机飞行员一样的,还有德国国防军事情报局在核试验场外围设置的那个反谍情报站两名轮值特工,他们接到了卡尔藤布隆局长亲自署名发来的命令,让情报站以最快速度进入实验区域进行实地观察取证,没法推脱的倒霉任务难道让其他人去做?又有谁愿意来替代自己?

倒霉的两个特工不得不找来一辆车况较好的悍马,这种共和国民用出口型的悍马车能在北非沙漠恶劣地形里如履平地,而找到车后,他们搞到了电台、摄像机、照相机以及一个不大不小的可密封杯子,届时带一些泥土回来将更具说服力。

至于传说中非常骇人的核辐『射』,俩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去防护,只好到情报站堆放物资的储藏室里狠狠的翻腾了一阵,只找到了消防灭火用的防火服,以及一些不知道还能否起到作用的防毒面具,有总比没有强,俩人很快弄上两套防火服和防毒面具,而与此同时,情报站里的其他人也帮忙找来一些钢板,将悍马车前后左右包括车顶都给焊上了一些,因为他们听说钢板能够有效防护一些『射』线,能否起作用就不知道了。

等德国人派出地面和空中的侦查力量奔赴已经一片狼藉的核试验场之时,时间已经毫不留情的溜走了很多很多,导致他们核试验场变得比修罗地狱还要难看的“凶手”早已狂逃而去,而德国德国空军驻阿尔及尔部队派出的两架喷气式高空侦察机,距离核试验场还有不小距离之时,共和国空军空袭攻击机群参与最后行动的10架战机已经快要飞抵尼罗河流域了。

而与此同时,负责接应英雄机群回家的共和国海军参演“捍卫自由”中伊联合军演的舰艇,以及海空军调集而来的各式战机也都纷纷严阵以待,在四架d-02电子战斗机的引领下,共和国空军的两架预警机和四架电子干扰机,外加五架大型空中加油机都连续起飞,负责为支援飞机机群提供掩护,以及负责前去接应的空军和海军的战斗机,则排在稍后起飞。

机群雷鸣出动,海上战舰猎猎,负责夜间执勤的德军雷达士兵又不得不感叹,中国人和沙特人最后一日的演习终于来了,还他娘的是从夜间开始。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