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十四章(续) 乐意之至

第六十四章(续) 乐意之至

葡萄美酒夜光杯,摩根位于长岛的古堡里,葡萄酒倒是很多,但夜光杯却没有。

光影斑驳的烛光闪烁着枯黄的光影,壁炉里的火焰翻腾着热浪,跳跃的火焰时高时低忽闪不已,让站立之人的倒影在墙壁上倒影不断晃动。在这绿树成荫草青花红的低矮小山之中,一片静静的湖水绿水就在古堡的周围紧紧环绕古堡,濒临湖水的一个巨大的客厅装修非常另类,房屋内部主要风格依旧是传统的欧式,雪白的立柱、考究砖石筑起的承力墙上挂着不少的名家好画,地面铺着昂贵的红地毯,主客可以非常惬意的靠在宽大舒软的沙发上,享受纯美的红酒、雪茄……

而面向绿野、湖水的那边却是巨大的落地窗户,厚厚的玻璃将大自然与客厅相隔开来,透过玻璃可以看见远处低矮矮的绿『色』山峦、平整的田野、还有近处的湖水,在重要客人来临之前,等候于此的人群都喜欢端着酒杯,静静地看风景。

不久之后,等候的人来了。所有人都不再赏风景品美酒雪茄,而是静静的排成一队,和让前来的人一一握手,然后各自落座,平静和睦的商议该商议的事情。期待已久的人还未发出任何声音,倒是壁炉里的火焰燃得更旺了,屋内的光亮时暗时明,小桌上放置的一杯杯红酒泛发出异常诱人的嫣红……火柴划响、雪茄点燃,当张雨生站在临时演讲台上为众人微微一欠身后,洛克菲勒、摩根等人开始静静聆听张雨生的侃侃而谈。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废除它,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大国无疆64

“『政府』所赖以奠基的原则,组织权力的方式,务使人民认为唯有这样才最可能获得他们的安全和幸福。为了慎重起见,成立多年的『政府』,是不应当由于轻微和短暂的原因而予以变更的。过去的一切经验也都说明,任何苦难,只要是尚能忍受,人类都宁愿容忍,而无意为了本身的权益便废除他们久已习惯了的『政府』。”

张雨生麦黄的皮肤和乌黑的双眼很明显告诉在场众人他是一个正宗的亚洲人,加上一身立领中山装后更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线条分明的衣裤干净整洁,脚上的皮鞋乌黑发亮,整个演讲动作极富有绅士风度,但他嘴里说出来的虽是欧美的语言即英语,富兰克林的独立宣言在他嘴里就跟念评书似的顺溜,可无法更改的事实就是他是一个黄『色』皮肤的中国人。

“但是,当追逐同一目标的一连串滥用职权和强取豪夺发生,证明『政府』企图把人民置于专制统治之下时,那么人民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这个『政府』,并为他们未来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

张雨生说到这儿,端起了演讲桌上的酒杯,摇晃着杯中的美酒,阵阵酒香顿时弥漫,淡淡一笑后,慢慢走下演讲台,慢慢走到众人的面前,脸角挂着莫名的微笑说道:“可我觉得富兰克林是说了一大堆废话、屁话,这世界没有什么滥用职权、强取豪夺、专制统治,也没有什么正义道德、社会公平。在我看来,公司或者集团之间,只有互利与合作才能互惠长远,不良的竞争只会带来无尽的灾难与仇恨。人与人之间可以存在感情与仇恨,但无关乎利益与道德……”

“所以,张先生的意思是?”

“我能到这儿里,为的是什么?想要得到什么?在座的各位心里非常清楚。”张雨生不再晃动酒杯,嫣红的葡萄酒如同鲜血一般诱人。“我们需要建立彼此信任的机制或者平台,需要以各自的实际利益和需要为出发点,大家真诚平和的商谈,互相让步与帮助以共同进步,而非尖酸刻薄的鄙视和仇视非合作。”

沃伯格曾试图让自己的大哥收集亚美于德国之内势力的资料,但很遗憾的是开战之前至今亚美并没有与德国人发生太多直接联系,他们到底还有多少囤满物资的仓库,还有多少未售予德军的资源,脾气暴躁、忍耐『性』不足的沃伯格非常想知道,当然台面上的官话他还是会说上几句的,眼前的这个东方人也很显然不是泛泛之辈。

“我们知道必胜的注定是协约国,但我们需要知道德意志帝国究竟还有多少未知的实力,来自亚美的欧战商业策略之下的剩余实力……”

“欧洲战事无论爆发与否,人口资源众多、社会财富膨胀的欧洲始终是我们商业贸易的重点,当然也是我们企业的战略决策所关注重点,一切的想法和行动莫非都是围绕着如何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而且……”张宇说到这儿,暂停了一下,眼光掠过所有的在场之人,然后回到了摩根的身上。“我来这里已经说明我的诚意,我不可能是那种‘蓬头垢面谈诗书、西装笔挺话务农’的人,我收拾好仪态仪表、准备好最礼貌的措辞、做出最谨慎的言行,无非就是体现我对于各位应有的也是必须的尊重,这也是我作为礼仪之邦小小一子民应该有的,但我希望也能够赢得你们的尊重,这样我们才能有平等而又和谐的交流基础……”

张雨生的话让在座的人都点头称是,大家很快给予他微笑,而这时张雨生也礼貌地点头会意然后坐下。看着周围众多大佬,随便拉出一个人也是实力强大的人,当然这些人也是野心与胆子不小的。

洛克菲勒无论何时何地都想着如何让全世界的人都使用他公司的石油,当欧洲传来天文数字般的石油订单,他高兴得就像一个小孩一样手舞足蹈;摩根知道协约国各国『政府』急需战争资金后,是连忙发动所有的资源筹集资金,为的就是做国家与国家之间的金融生意,国债、战争债券、借贷协约等等,无论什么都是值得的冒险,当然在座的还有更多的人甘于冒险……

“百分之十的利润会让我感到高兴,百分之五十的利润会让我感到欣喜,百分之一百的利润会让我神经大条,百分之两百的利润会让我陷入癫狂,百分之三百的利润会让我铤而走险,百分之五百的利润会让我无所畏惧……如果百分之一千甚至一万,我会觉得我是神!”

众人都想着自己如何如何想着大发战争财的时候,张雨生突然自嘲起来,不过这笑话的确是够冷的,在场的众人无不跟着怅然大笑,或许正是因为有了超出想象的利润,让这些平时聪慧过人的商业大佬们失去了起码的理『性』了,因为他们都觉得自己快要成神了。

“我绝不欺骗任何人,当我国所谓的『政府』向同盟国宣战的不久,我集团所拥有的在德资源都已出售完毕,绝对没有任何残余。而绵绵无休直至今日还在被使用,除了向世界证明我的野心够大,也证明他们的残余实力的确不多了。我最先一批囤积于德境之内的物资都开始被使用了,他们岂能还有多大的实力?”

张雨生笑着说完,一口喝光酒杯里的残余,但没想到洛克菲勒竟然主动起身给他倒酒,只好赶忙致以谢意的微笑。

“你不用感谢我,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尊重!”洛克菲勒从自己的笔挺西服里『摸』索一阵后,掏出一封信递给张雨生,接着又递给一支雪茄,微笑着说道:“我和贵国国内的一些势力首脑也算是相熟,他们非常看好你,要不是经过他们一了解,我还真忘了您现在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说完,半眯着眼划燃火柴点着雪茄,吞云吐雾着看张宇如何看待那封信。

“政治家?我算不上。”张雨生很快看完那封繁体字写的信,如果他猜得没错一定是姓孙的人写的,内容非常难堪,但脸上还是挂满了笑容。“很抱歉,我不抽雪茄!既然大家都知道我是个军阀头头的师爷,那就尝尝咱们地盘里的特产,如何?”

说完,张雨生示意远处站立的唐贵银将他的提包拿来,将包里的几包香烟、三瓶白酒、一包茶叶等等,一一放在茶几上。“我们的云南盛产质地上乘的香烟、茶叶,我们的贵州有巴拿马世博会都得过奖的茅台,天府之国还有泸州老窖、五粮『液』,我们的新疆有非常出『色』的葡萄干、我们的甘肃有很好的瓜子、陕西有很好的小麦饼……”[]大国无疆64

“总之,我可能不同于各位,我玩不转看不懂猜不透的债券股票,我也弄不清楚什么钢铁化工,但我知道土地上能长出来的,就一定能赚钱,就一定能让我陷入癫狂!各位不妨尝尝我们的美酒,甘洌爽口而且还劲道十足,绝不输给伏特加!”说完,张雨生做出请的手势,示意众人可以任意。

大伙纷纷开始品尝白酒、嗑瓜子、抽卷烟,彼此沉默数分钟后,摩根发言了,他放下低酒杯竖起了大拇指后说道:“东方的中国无论何时始终都是文明之邦,华夏民族就如同白酒一般透明纯净却又『性』格十足,貌似不扬但品格优秀。与张先生合作,预示着我们是与未来的统一的中国合作,与一个拥有四万万人口的国家合作。不知道张先生是不是也这样认为?”

摩根的话非常直接,在座的都是亿计身家,就都不是傻子。军阀混战的中国迟早会是眼前这位野心十足、实力雄厚之人的囊中之物,如何确立美国之于亚洲的自由贸易地位,从鸦片战争以来他们一直都在梦寐,如今眼前就坐着一位未来或许会统治四万万人口的大佬,他们很有必要借题发挥。

“我相信这个世界是自由的,无论是互惠互利的经济贸易,还是互相学习的文化交流,在合乎法律的前提下都是自由而又被倡导的。我相信未来的世界必然会发展成一个小村庄一样,国与国之间的空间距离将随技术条件的发展而逐步缩短,企业与企业、个人与个人、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之间,合作与交流是绝对可以的,我相信上帝也会认同这一点。”

张雨生从来没想过假如革命成功之后还要闭关锁国的愚昧想法,经济全球化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而就在此时亚美集团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沿,只要国内具备一定的实力,经济全球化只会有利于中华民族的更快崛起,用实力让世界更加尊重东方,尊重或善待中国的和平崛起,这其中美国自然是一个关键角『色』,在场的人也就成了关键之中的重点了,美国的态度其实就是他们的态度。

当然张雨生之所以注重和他们的关系,自然和即将进入收尾阶段的一战有关。关于当前依旧如火如荼进行的战争,张宇自然知道俄国扛不住的一天,也就是德意志实力接近枯竭的时候,简而言之就是俄国境内闹腾出了反*政*府革命事件的时候,也就是一战差不多进入收尾阶段了。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俄国人民已经是对战争和『政府』怨声载道了,相信不久之后就会同另一个时空一样,俄国以发生红『色』革命继而退出一战,德国也很快回光返照后发生内『乱』,接着战争必然以同盟国的失败告终……

也就是说张雨生俩个不该出现于此时空的人,所能煽动起的蝴蝶效应的作用力,目前也就只能将战争时间延长两年而已,但肯定是已将原本的历史改得面目全非,战争结束后还会发生什么,究竟还会不会有第二次世界大战之类的,张雨生心里真的没底,但他知道如何利用现有的优势为未来创造条件,为了共同利益而暂时与美国的众多财团合作,自然就是他的想法之一。

“我,包括我们所有的人都很期待与张先生,以及与张先生所统领的势力展开更为广泛和深入的合作,当然也相信我们之间的合作必然是长远而又互惠互利皆大欢喜的。”

巴鲁举起酒杯,微笑着和张雨生碰了一杯后一饮而尽,满脸堆笑着说道:“张先生,有机会我们一定会到中国去走走看看,看看你美丽的家乡和淳朴的人民,勤劳伟大的中国人民、古老文明的东方大国,任何时候都有着无穷尽的魅力吸引着我们。当然,也欢迎张先生有空到我的……对,到我的府上坐坐!”

巴鲁的这脑子可是滑溜得可以,张雨生不得不深感佩服,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值得他佩服,放在另一个时空里,任何一个人的事迹都是值得学习的。“巴鲁的话你可千万不要相信,但我说的话可是千真万确的。我相信在这场关乎人类正义与道德的战争中,美利坚、英格兰、法兰西、中国,必然会取得最后的胜利,而且胜利来临的日子肯定已经不远了,为了这么一场伟大而又行将结束的正义战争,我们何不举杯共庆?”

“冬天就要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一饮而尽后,洛克菲勒再次给张宇倒上了酒,不过这次倒的不是红酒而张雨生带来的茅台,巴拿马世博会后茅台可是名扬世界,如此美酒值得品鉴。“张先生,一会儿我们有一个马球比赛,我们也可以比一比谁的马术更高超,不知道你有兴趣没有?”

“乐意之至!”

张雨生很明显知道这次的邀请并不是因为亚美阻拦了战争的进程,而是亚美在这一次战争中所体现的战略决策与实际利益的完美,完美得让这些成精的人也感到佩服与羡慕,借口是为了了解亚美旗下究竟于德国境内还有多少实力,其实不过是搭出一个台,好让他们也能『插』进一脚进来,分分汽车行业这杯巨大的羹,当然就此之后亚美才算真正能够一统全球汽车市场,至少也是整个美洲的市场,这对于一个壳体集团而言,何乐而不为?

张雨生一口喝完小酒杯里的白酒,有一点红晕但还是跟着摩根他们出去了,留下唐贵银、斯泰提涅斯、戴维斯等人,他们作为大佬们的得力助手,当老板之间的意向达成之后,也就该他们登场互相交流交流了,张雨生他们所说的只不过都是空洞的冠冕堂皇的话,具体的相互利用、互惠互利还是得靠他们来协商才行,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漫长的欧战必将结束了,大佬们需要战争结束梦终于要实现了。

“为了利益营造纠纷、发动战争、谈判战争、分割利益。再准备,再创造纠纷……为了利益,这世界有不少人都乐意之至!”

:今日周四,中午是必有加更的。非常感谢各位的鼎力支持,尤其是菲尔珑、彪骑兵、永恒的破灭,感谢你们的支持和打赏,感谢所有为本书提出意见和票票的兄弟,小子在此感谢你们了。晚上十点后的正更还有一章哦,感谢大家!!~!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