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七八章 大灾前兆

第一七八章 大灾前兆

第一七八章大灾前兆

沧澜浮生,屠戮殆尽,修罗百骸,死何在?

轮回流转,满眸荼靡,笑靥游曳,生何辜?

1947年3月,毫无疑问将注定成为欧洲大陆最为黑暗的一个月。

3月13日清晨于葡萄牙南部地区登陆的超强风暴,在短短三天时间里就扫入了德国境内,抵达德国境内之时风暴的威力已经减弱不少,但依然为德国大部分地区带来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强降雨,所幸的是在14日德国就发布了自然灾害红『色』预警,有所准备的德国国内倒没有出现较多的人员伤亡,葡萄牙、西班牙和法国的损失因过境风暴实在太强而异常惨烈,荷兰和比利时的损失也比较大。[]大国无疆178

从1944年7月19日5时30分,德从西起北海东至马奇诺防线发动全线进攻算起,到8月31日,希特勒接到了法国贝当政fu的正式停战请求为止,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德意志第三帝国就基本征服了整个欧洲大陆,再到格林威治标准时间的1945年3月11日清晨6点14分,德国的卐字形国旗于大英帝国战时陪都爱尔兰都柏林国民议会大厦之上高高飘扬,整个欧洲大陆基本已经是法西斯的地盘。

勉强算欧洲各地是在1944年10月开始从一片战废墟重建新家园,那么作为纳粹德国扶植起来的法国、荷兰、比利时等等国家的傀儡政fu,他们的效率自当不敢恭维,那么到1947年3月13日灾难袭来欧洲之前,这些政fu又做了些什么呢?

曾今的大英帝国是是最后一个倒下的,他们的顽强与尊严赢得了世界的尊重,可尊重并不能当饭吃、尊严更填不饱饥饿的肚子,英国人在战争时期的顽抗所得到的结局就是战后异常残暴的战后统治,德国海军第一舰队把英国朴茨茅斯当成常驻军港、德国空军把英伦三岛的天空当成新手自由练习空域,而德国陆军更是把新兵训练还放在英格兰岛来进行。

可怜的英国人面对一片废墟的战后城市,一边要噙着泪修复家园,一边要被德军不知穷尽的奴役使用,在纳粹德国对英占领统治策略中,英国这一老牌工业帝国将不再重点发展重工业,德国人在占领英国后足足用了6个月的时间,征集英国数百万青壮,将英伦三岛上大大小小的机械设备、工业原料等等全部搬至了德国国内,充实德国的工业实力的同时,留给英国的仅仅是造船工业。

大英帝国本来就是一历史悠久的海运强国,造船工业实力不俗,虽然经过不列颠空战之后的德国大规模对英轰炸,但在根本不需支付人力成本的大规模人工修复之下,德国海军占领军只耗费了很少的设备和材料,就让英国多座船厂恢复了产能,之所以能如此顺利,当然除了有足够的免费劳力之外,德国人让英国人自己充分发扬“拆东墙补西墙”的作风,将中小船厂全部作为大型船厂修复物资源泉,有了这么一种不计成本耗费的做派,哪儿能修不好几座造船厂?

昔日的大英帝国被德国几乎掏空,在希特勒勾勒的蓝图里,英国将作为德国最重要的船舶建造所在地,除此之外农林牧渔业等也是可以发展的,英国人不是自吹自擂是田园国家吗,希特勒就正好答应英国人的梦想,让他们没有钢铁厂、化工厂、汽车厂、飞机厂等等重工业,就算日后盟军反攻回欧洲,希特勒也得让同盟国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不『毛』之地。

可想而知,在这样一种统治政策之下的英国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新政fu存在,德国占领军之所以能够在英伦三岛肆无忌惮,多数时候都得归功于傀儡政fu不遗余力鞠躬尽瘁的讨好所致,君不见昔日的泰晤士河畔已经成为纳粹德国占领军特设的红灯区,极具讽刺的是白金汉宫被纳粹德国占领军开办成了最大规模的一家军人慰安所,这一点还是仿效他们的盟友日本所得,慰安所远比『妓』院好听得多,只需一块面包的钱,就能让食不果腹的昔日贵『妇』任人蹂躏。

消灭一个国家远比征服一个国家困难得多,纳粹德国已经事实占领了英伦三岛,但他们深知只要第二次世界大战局势稍稍对德国不利,英伦三岛内的反抗情绪就会随之暴增,在无法肯定世界大战必定德国胜利的情况下,德国人就更有必要苦心经营有大西洋壁垒作用的英伦三岛,这可是日后盟军反攻欧洲的一大争夺战略要地所在,因而纳粹德国的统治,除了废掉大英帝国昔日一以为傲的工业实力之外,还顺带从精神上加以屈辱折磨,除了全力禁止教育事业、公共医疗卫生事业等之外,德国占领军甚至有让英国傀儡政fu以德语为官方语言的想法。

比以前傲气凌天的大英帝国稍好的,当然是法国,法国人天『性』浪漫,以为一条钢筋混凝土国防工事就能抵挡得住战争的侵入,事实充分证明马奇诺防线的存在就是对法兰西国防策略的一种羞辱,德国人自然舍不得拆掉这么一条极具教育意义的防线,除了让防线继续存在就能继续讽刺法国人在军事思想上的呆板陈旧之外,德军甚至还让法国贝当政fu加大建设力度,把这条防线修建成纳粹德国日后或将用于抵御从法国登陆盟军的重要军事工事群。

当然,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闪击西欧各国战事中战役密度较高的比利时、荷兰和法国北部地区,战后城镇基本是从地球上消失了的,基础设施也破坏严重,纳粹德国才没有那么好心去修复,他们只需要给三国的傀儡政fu下令必须定期之内修复,自然有人屁颠儿屁颠儿去把事儿给办好。

为了把军西欧大路上的军事占领区彻底完成征服,德国人并未急着搬迁工业设施设备,事实上比利时、荷兰等国的工业实力并不太好,就算搬空也不能给德国综合国力带来太大的改变,所以纳粹德国想到了更好的办法,那就是勒令军事占领区内只能流通德国马克,这一项举措之下,很快成了掏空占领区人民财富的好办法。

从伊比利亚半岛南端的葡萄牙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挪威和瑞典,除了意大利人的地盘,德国无不让自己的马克成了欧洲流通量第一的货币,当然也是发行量最大的货币,德国人首先将自己的战争成本压力转移到了这些占领国人民的身上,在统一的货币政策之下,货币的发行权却仅仅掌握着纳粹德国自己手里,也就意味着纳粹德国可以肆意发行超量的货币,向占领国购买物资,所造成的物资紧缺物价上涨等压力,却都由占领国人民来无限承担。

以法国为例,在战前法国乃是欧洲综合国力不错的大国之一,可以说其各方面的实力仅次于英德之后,而战后德国占领了法国,却很快将法郎置于死地,给出了极低的兑换率让法国人民在有限的时期里,将手中的法郎兑换成马克,在这一不公平的兑换过程中,德国人就狠狠赚了一笔。

紧跟着,在德国的军事压力之下,各个占领国都不得不实行以马克为核心的货币政策,这也就意味着法国国内经济流通包括与周边国家的贸易,都得以马克为唯一流通货币,一旦有人使用其他货币交易,就被德国占领军抓进集中营里,像是处理垃圾一样批量处理掉,高压政策之下,马克的使用范围越发广泛、需求量自然激增,德国人的印钞机就能连续不断的印刷钞票。

这些马克流入市场的手段很简单,大部分都是德军军需部门或者军事生产企业在西欧各国境内大肆采购原料、初级加工产品等所用,拥有不小使用价值的这些商品却被德国人用和废纸差不多的马克来购买走,凭借的仅仅是纳粹德国的国家信誉,要不然,就是军事占领的强大威慑,商家企业们不得不接受也就不得不想着法使用出去。

货币政策的推广仅仅是德国肆无忌惮盘剥占领国社会财富的一个开端,事实上德国人并没有那么愚蠢,他们并没有竭泽而渔的打算,在利用货币政策搜罗到大量财富之后的同时,他们事实上也在向这些被当成取款机的国家地区输入“等值”的商品,毕竟德国占领军只需牢牢掌控能源、医『药』这两样东西,就能让占领国人民不得不与德国实现经济流通,更何况德国还时常向这些占领国出售与军事无关的工业产品,比如农用机械、矿山机械等等。

纳粹德国还把先期收购而来的法郎,拿到了北非战役之后,他们业已占领了的原法属殖民地使用,诓骗当地土著大量财富和资源之后,这才宣布法郎失去流通价值必须使用马克,这样一折腾,又捞到了不少好处,而后,北非大部分地区便不可避免的成为了德国的石油供应地。

短短两三年时间里,纳粹德国就把所有占领国当成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提款机,德国国内的经济高速增长,一方面得益于战争,而另一方面则是对占领国的有限度盘剥,这样一种状况便使得各占领国国内的社会生产生活几乎成了为德国服务为核心,自身经济发展完全畸形化,大部分劳动人民都不得不生活在温饱线上下,德国人根本不会让他们富裕起来,也不会让他们饿死,因为一旦富裕了这些人就会胡思『乱』想指不定就想着推翻近似于殖民统治的军事占领,而一旦让人饿死了,那可就没人替德国工作了,所以维持这样一种平衡是最好的。

平衡是什么,人们往往追求的平衡其实都并非是绝对的平衡,相对的平衡可以真实存在,但绝对的平衡哪怕刚一形成也都会被立刻打破,就如同纳粹德国费尽心机对各个占领国的统治一样,区别对待、分化而治等政策在两三年时间里收效已经相当不错,可谁又能想到,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风暴,让这种平衡要失去了。[]大国无疆178

先是超级大风暴如扫帚般横扫过境,然后又是接连不断的暴雨天气,葡萄牙、西班牙和法国这三个承受了超强风暴攻势猛烈时期的国家受灾相当严重,而超级大风暴进入比利时和荷兰境内已经被削弱了许多,再转入德国境内之时已经远比刚刚登陆葡萄牙南部地区之时弱了太多,因而在德国境内倒是没有出现极为恐怖的12级大风,而暴雨倾盆也倒是有的。

受如此恶劣天气的影响,从3月13日风暴大作开始之后不久,到3月18日,整个西欧各国国内的民航航班就全部被取消、机场关闭,直到3月19日凌晨3点,天气转好之后,一架从德国柏林起飞的中航c04型喷气式窄体支线客机才离开机场飞赴巴黎,成为了超强大风暴袭击欧洲以来,第一架恢复运行的航班,不过这一趟航班上没有一个平民旅客,全都是德国派往巴黎,并要转到英国、西班牙、荷兰等占领国进行大灾之后督查指导的政fu人员。

恶劣的天气过后,西欧各国在3月19日终于迎来了明媚的艳阳天,可让纳粹德国官员们感到棘手的是,飞机降落在法国巴黎机场之时,太阳已经『露』出了要暴晒大地的狰容,暴雨之后出现高温高热天气,这难道是瘟疫爆发的前兆?

虽然超强风暴到3月18日24点为止,在德国国内造成的负面影响也很大,但并未出现太多的人员意外伤亡,暴增的河水水位虽然淹没了一些房屋和工厂,但由于事先都对人员和设备进行了转移,除了给产能带来影响,倒也没有什么损失,而灾后完成清淤工作并恢复生产也用不了太多时间,所以在出发之时,这些官员还很庆幸在如此之大的风暴袭击之下,德国还并未出现超乎想象损失。

然而,如果超强风暴导致各占领国损失太过于惨重,这可就要对德国早就定下的国家战略有影响了,不因为其他,就因为三月下旬东欧都已经气候回暖,已经拖了太长时间的莫斯科战役是要到了最后决战时刻,为了彻底消灭掉苏联人最后的顽抗勇气,德国需要准备许多许多的战争物资,从食品到枪支、从大炮到战机,一切与战争有关的生产计划在冬天就安排得相当密集,而这些充当输血地的各个占领国便是德国准备这一次超大规模战役的后盾所在,为此德国甚至已经准备好了新一轮发行的马克要投入各个占领国使用。

可如今看来,超强风暴对各个占领国不仅给社会生产生活带来了恶劣影响,恐怕已经构成了大面积的人员和生产损失,农业绝收、工厂停工、交通中断、死难无数……所有最糟糕的局面都很快在这些人脑海里设想开来,当然他们最为担心的,已经不再是这些占领国短时间无法为德国提供战争支持所会给帝国带来的负面影响,偌大一个德意志第三帝国还不会因为一次大规模战役而垮掉,他们反倒最担心的是,灾难引发大面积的人员死亡与失踪,如若处置不当,爆发大面积瘟疫的危险。

3月19日,法国贝当政fu宣布国家进入最高自然灾害响应级别,以前盘剥人民勇猛无敌的贝当政fu如今要救灾似乎还显得有些不适应,不过他们倒是很会讨好德国主子,他们在第一时间让各地机场查看受损状况并酌情陆续恢复通航,同时德国占领军也派出大量飞机查看各地灾情状况。

在当天中午时分,法国贝当政fu就不得不宣布超强风暴所造成的灾难可能超过预期,法国西北部地区作为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在航拍图里已经看不到一幢完好的建筑、一条畅通的公路,在洪水泛滥之下的山顶、树枝、屋顶等等上挣扎求救的人倒是还有不少,而汹涌奔腾的洪水像是猛兽一般肆掠大地,沿河地区的农庄、田地、树林等等都在铺天盖地汹涌奔腾的洪水席卷中基本『荡』然无存,部分丘陵地带上聚集了不少求救人群,看到有飞机在天上,他们还用很显眼的布条挥舞示意着,可谁又去救得了他们?

3月19日下午,法国贝当政fu下令让各地政fu展开自救,同时借助德国占领军的帮助,调集了数万劳动力和大型机械,开始着手恢复法国各地的交通,尤其是连同法国与西班牙的铁路大动脉,则是法国贝当政fu重点修复的对象,他们也知道,只有先把交通恢复了,才能以交通线为生命通道向交通线周边地区扩展救援范围,以达到搜救更多受难人的目的。

而受灾最为严重的葡萄牙和西班牙,两国政fu早就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并调集大量武装力量投入到赈灾中来,不过由于灾情实在严重,城市出现了大面积的停电和洪涝、乡村出现了整村整村的被淹、铁路公路被冲毁,除了建设之初就考虑了要防洪排水的机场稍微好一些,可机场跑道依然淤积大量泥沙需要清理才能恢复空中交通,因而在很长时间里,两国政fu不得不让通过无线电台让各地方政fu发动灾后自救,尽量挽救生命和财产。

号称欧洲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强风暴如此作祟之下,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人民又怎么可能不知晓,但谁又能对灾难深重的西欧各国人民伸出援助之手呢?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