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八零章 瘟疫苗头

第一八零章 瘟疫苗头

第一八零章瘟疫苗头

3月25日当天就结束的西欧特大自然灾害人道救援听证会,在其后的两天时间里陆续发挥其作用,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3月26日上午,国际红十字协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呼吁各方向西欧受灾各国伸出援助之手,而在26日当天竟没有一个国家政fu部门响应,直到次日国际红十字协会再一次呼吁国际社会为西欧受灾人民提供人道主义救助,共和国才成了第一个响应的国家。

紧跟着特有钱的波斯湾八国政fu也响应号召,朝鲜、哈萨克斯坦、琉球、新加坡、泰国等国家,就连刚刚获得国际社会认可的阿富汗、巴基斯坦两国,也表示要提供力所能及的人道主义救助,除此之外,拉丁美洲的第三独立国,如委内瑞拉、阿根廷、巴西等纷纷响应。

3月27日下午,共和国红十字协会、中华儿童基金会、中华慈善事业理事会等组织联合召开讨讨论会议,经过数个小时的磋商与协调,最终各协会共同出资1500万元人民币成立了西欧自然灾害人道主义救助基金。[]大国无疆180

当天晚上,共和国国家自然灾害救援队就连同人员、搜救犬、生命探测仪、医疗设备与物资等等,乘坐一架港航包机从北京飞赴香港集结待命,除此之外,曾遭受过特大洪水的朝鲜也派出了自己的专业救援队伍赴港集结,其他响应国家并无专业化的救援队伍,所以他们准备捐款捐物,同时也安排专员督导捐助物资和钱款的使用情况。

3月28日晨,当香港维多利亚海湾的空气还未被阳光渲染,淡淡的咸湿依然浸润鼻尖的时候,共和国和朝鲜的两支国家自然灾害救援队队员已经香港启德机场集结完毕,国际红十字协会官员为救援队伍授旗并转交了国际红十字协会募集而来的第一批物资,这批物资将同两支专业救援队一起,首先奔赴受灾最为严重的葡萄牙。

上午9点03分,伴随着巨大的涡轮风扇发动机轰鸣声,作为此次人道主义行动捐助商之一的共和国香港民用航空公司的中航c05-2洲际宽体喷气式客机,缓缓在跑道上加速,最终昂首飞离了跑道,紧跟着不久,千里迢迢赶赴香港前来寻求帮助的西欧各国红十字协会所雇两架包机也满载起飞,两架客机的货舱里都装满着香港市民自发捐助的物资,衣服、鞋袜、被服、『药』品等等,有的小朋友甚至捐出了自己的书包文具。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随着三架包机的离去,共和国各大新闻媒体单位又终于找到了热炒的话题,发生在西欧的特大自然灾害已经带走了上万人的『性』命,还有难以计数的人受伤,更为严重的是,由于赈灾进度缓慢,许多灾区已经面临严重的缺水、缺粮、缺『药』等局面,如果不及时救助,很有可能发生大面积的饥荒乃至爆发瘟疫。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尽管此次受灾的所有西欧国家,都曾今和中华民族有着难以忘怀的恶劣关系,如大英帝国发动的两次鸦片战争改写了中华民族的命运,法国、西班牙、葡萄牙、荷兰、德国等等,要么迫使旧清政fu签署了不平等条约,要么就发动了武装侵略,八国联军中赫然在列的国家就不占少数,圆明园的残垣断壁还都拜这些欧洲国家所赐。

然而,历史已经成为过去,昔日在中华民族头顶上称王称霸的国家现如今基本都命运多舛,不可一世的大英帝国如今已经成了史书上的名字,纳粹德国正酝酿着如何让这个田园国家更具备农业大国的气质,让曾今的大英帝国子民们也尝一尝历史倒退、文明抹杀的苦果,而法国、葡萄牙等之类的国家,现如今也都是纳粹的爪牙,就连基本的国计民生也都依仗纳粹。

是置若罔闻,还是竭力帮助?共和国新闻媒体热炒之间,引起了许多人对此的深思,有人提出就应该漠视,因为这些受灾的国家和地区都离共和国太遥远,就算战前有着不错的经贸关系,可时至今日那些国家的政fu已经改头换面甘愿充当马前卒,就算普通国民生存艰难,那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关中国人『毛』事!

也有人认为,共和国今时今日的综合国力和影响力,尤其是对世界的依存关系,已经注定共和国离不开这个世界,而世界也离不开共和国,一个真正的国际大国,最少也应该“恩怨分明”,近代历史上的种种屈辱的确是一段不光彩的岁月,可这已经成为了过去,现在的神州大地已经今非昔比,共和国难道还要对过去念念不忘?向前看,还是向钱看?在国家利益面前、在历史使命面前,共和国都应该发挥一个真正世界大国的作用,包容与进取,让历史唯一的作用成为警示教育。

当然,也有人很中立的认为,始终致力于发展经济、增强国际影响力、提升国际地位和增加民族自信心与自豪感的共和国政fu,与人民一道,都应该在不忘历史的前提下,包容的理解历史、大度的接纳现实、勇敢的挑战未来,因此,共和国可以对西欧受灾各国的人民提供力所能及的人道主义救助,而并非愚蠢无度的提供帮助,变相支持了纳粹发起的侵略战争则是绝对不行的。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喷气式客机的速度不容有减,尽管国内国际上的各种争论争议依然在继续,但共和国和朝鲜两支专业救援队伍所乘坐的包机,还是在格林威治标准时间3月28日下午14点11分顺利降落在了一天前才恢复通航的葡萄牙里斯本国际机场。

作为超强风暴登陆的首个袭击地区,葡萄牙南部地区唯一一座的里斯本国际机场始建于1943年,原先是由共和国西北航空工程建设公司承建,可后来由于资金和政策方面的一些原因,这座机场的建设进度拉得很快,也可能是因为当时整个欧洲也就葡萄牙一个国家没有可供喷气式客机起降的国际机场,所以在工程图纸刚刚修改定稿后不久,葡萄牙政fu就三令五申让共和国西北航空工程建设公司务必将工期缩短一半,也即是在一年之内就让机场通航。

而在另一边,葡萄牙政fu出资成立的航空公司就在第八届共和国珠海国际航展上大展拳脚,一口气购买了不少中航c04型喷气式窄体支线客机,试图在欧洲展开轰轰烈烈的喷气式航空运输业务,他们的确做到了,经过不懈的努力,共和国西北航空工程建设公司在甲方的苛刻要求下,提前完成了工程建设并达到了验收通航标准,也让葡萄牙航空公司的客机能自由往返与葡萄牙与周边其他国家之间。

然而,人类航空技术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在1944年的圣诞节,共和国国航公司就成功开辟了中美洲际航线,横空出世的中航c05型超大喷气式客机让人类的洲际飞行梦也成为了现实,而葡萄牙里斯本机场当初为了在尽量节约成本的情况下抢工期,结果机场起降条件达不到要求,迫不得已之下,葡萄牙政fu修改了波尔图机场的建设招标计划以让机场可以满足大型洲际型客机起降标准,同时又让共和国西北航空工程建设公司为他们在最短时间里对里斯本国际机场进行改扩建。

不过可惜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蔓延速度太快,大英帝国衰落的速度远超过葡萄牙人的想象,德国人在大西洋上赢得一系列海战胜利之后不久,葡萄牙就老老实实服服帖帖的跟随纳粹德国了,德国人一到葡萄牙就叫停了里斯本国际机场的改扩建工程,并试图将这座机场改成德国空军的一座轰炸机部队基地,让从这座基地起飞的轰炸机轰炸半径足以覆盖至北非,并辅助德国海军进一步控制大西洋亚速尔群岛周围海域。

最终德国空军没有选择将这座民航机场霸占,不因其他,只因为当初葡萄牙政fu听从共和国一著名城市规划设计师的建议,把里斯本国际机场建设成一座经济辐『射』核心,以带动周边的地区的经济发展,所以德国空军派来的工程技术人员考察后才猛然发现,机场起降条件和净空都不错,可就是周边人多眼杂,根本不利于军事保密,就这样,这座机场的改扩建工程又才得以恢复进行。

不过悲催的是,这座机场又一次正式通航之后,起飞的洲际型超大客机架次并不像葡萄牙人想象中那么频繁,唯一的航次安排都是每周两次往返于德国柏林与葡萄牙里斯本之间的固定航班,客流量少、上座率不高,这可让高价购买而来的洲际宽体喷气式客机连飞行成本都不够。

没办法,这座基本没什么盈利的机场就是这么倒霉,而在此次超级风暴来袭之际,这座机场又一次不可避免的遭了殃,由于风暴从葡萄牙南部地区登陆之后有极快的突进速度,这可让当初设计之时并未考虑到防范超过13级超强风的机场航站楼遭了殃,整个机场的钢架玻璃结构顶棚和幕墙都被掀飞,能剩下的基本是光秃秃的主钢架结构体,机场的排水系统也因设计指标没有考虑到要应对如此残暴的超强风暴,所以整个机场很快就和里斯本其他城区一样被淹没。

风暴离境、机场狼藉,葡萄牙政fu以最快的速度组织人力和机械设备来修复这座至关重要的机场,因为他们还指望着德国政fu能尽快派来救援力量和物资,从德国到葡萄牙路途遥远、海航漫长,也就只有这空中运输速度比较快,不过他们显然又低估了洪涝灾害的威力,地势较高的机场都被淹没,洪水之猛可想而知。[]大国无疆180

经过不分昼夜的施工,淹没机场的洪水终于退去,不过接下来对机场跑道上淤积的泥沙、垃圾等进行清理,对起降设备等进行修复,又花费了不少的时间,不过好在机场还是很快恢复了飞机起降能力,但葡萄牙人并未迎来纳粹德国的救援,反倒是迎来了共和国和朝鲜两支专业救援队所乘坐的包机,这架包机也成为了特大自然灾害后,首架降落在里斯本国际机场的客机。

一下飞机,所有救援队员都被眼前的景象深深震撼了,非常现代化的气派航站楼被风暴撕裂得不成样子,大大小小的钢结构框架倒还紧紧相连,可那些钢化玻璃幕墙和顶棚都不见了,还未来得及清理的航站楼里还淤积着不少的垃圾,候机厅里的座椅被冲得到处都是『乱』七八糟,定睛一看,竟然还有几条死鱼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毒辣辣的太阳还在炙烤大地,午后的地表温度非常之高,没有接驳车,队员们只能行走在滚烫的飞行跑道上,身后紧跟着的,是一辆非常难得幸存下来的两辆亚美三桥重卡,上面堆满了两支救援队各种各样的设备,身后更远处,则是葡萄牙政fu官员们,正满脸笑意的叫喊着工人们,赶紧把客机货舱里随行空运而来的物资搬下来的热闹场景,如今的西欧受灾各国国内,食物算得上是宝贵,那么『药』物则是稀有般的珍贵了,所以看到物资中竟有几箱『药』品,所有人都眼睛放了光。

等候了很长时间,两支救援队这才等到了闻讯赶来的葡萄牙卫生部官员,超强风暴为葡萄牙全国都带来了严重的洪涝灾害,塌方伤、溺水、雷击伤、触电、有毒生物咬伤蜇伤、外伤等等伤患屡见不鲜,直接在灾害中死去的则难以计数。

由于医疗水平不足,再加上卫生条件不济和医疗物资储备严重不足,葡萄牙卫生部已经下令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卫生医疗单位,优先抢救轻伤,这几乎等同于放弃了那些重伤患者,而随着共和国和朝鲜两支专业自然灾害救援队的赶到,他们除了在现场施救方面经验丰富并且非常专业之外,还随队带有医术精湛的医护人员以及相应的器械『药』物,相信能够一定程度的弥补葡萄牙在重症患者救助方面的能力匮乏,尽管杯水车薪,但至少还能为伤情严重的达官显贵及其亲属这一人群提供帮助吧!

任何一个国家的卫生医疗部门都是一个极有权势的部门,这一点在葡萄牙也是如此,两支救援队并未及时安排去灾区展开救助,而是被安排来到了一幢非常气派的现代化办公大楼里,这幢仿若写字楼的办公大楼是葡萄牙卫生部的专用大楼,可再怎么气派的办公场所,也抵不住当前他们寒酸的医疗救助能力饱受争议。

共和国国家自然灾害救援队队长苏亚楠,是在下午4点许才见到了葡萄牙卫生部部长巴尔克利斯,这位昔日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卫生部部长一看那大肚腩就知道身家有多么厚实,在这个职位上显然是捞足了利益,共和国对纳粹国家实施经济制裁和军事禁运等,对葡萄牙这种对纳粹关系匪浅的国家,倒是没有在医疗器械、『药』物等方面限制贸易。

可葡萄牙国内依然医疗水平低下,且灾害爆发后出现了严重的医疗器械和『药』物不足,这些平时耗费了不少葡萄牙纳税人钱财的医疗物资去哪儿了?巴尔克利斯那隆起的大肚子就足以说明问题,估计应该作为葡萄牙卫生部储备物资的『药』物,此时此刻正在德国陆军苏德战场前线部队的仓库里,或许正被用来救治那些受伤或患病的士兵。

不管如何,不干涉他国内政是救援队伍出发起前谨记的行动宗旨之一,苏亚楠在与巴尔克利斯短暂会晤的15分钟里,首先强调的便是洪灾过后的卫生防疫工作,葡萄牙境内持续的强降雨过程已经不复存咋,洪水带来的次生灾害或许已经逐渐爆发,如环境污染、水源污染、食品污染、病菌滋生等等,因而苏亚楠提醒应该即刻注意防疫工作,防止霍『乱』、伤寒、痢疾等肠道传染病的传播和流行。

巴尔克利斯自然只能打官腔,首先对共和国国家自然灾害救援队不远万里赶来实施人道主义救援表示衷心的感激之情,随后也连连表示会在卫生防疫方面增强意识、严加监管、妥善防治,可后来的话,大部分都是在变相的哭穷,仿佛葡萄牙现在连用于饮用水消毒的漂白粉都没有似的。

苏亚楠并未同巴尔克利斯废话太长时间,在两名向导兼工作辅助的葡萄牙卫生部工作人员陪同下,共和国国家自然灾害救援队很快携带装备和器材离开了气派的办公楼,而巴尔克利斯则紧跟着游说朝鲜人去了,朝鲜平壤曾今遭受过特大洪水袭击,指不定感同身受的朝鲜人能够表示表示,巴尔克利斯仿佛看到了大批来自朝鲜的无偿援助远远不断的落入自己的腰包里。

有政fu部门人员协助显然效率更高,离开卫生部不久之后,就有几个翻译听命赶来协助,共和国国家自然灾害救援队也就很快分成了三个小队,一个医疗小队赶赴到了患者众多且病情复杂的里斯本市医院去帮忙,一支奔赴受灾较为严重的河水洪涝城区参与现场救援和搜寻工作,至于另一支队伍则比较特别,他们赶去了设在里斯本市郊外一座废弃工厂厂区内的尸体集中处理场。

许多国家和地区在发生自然灾害以后,也都能意识到需要尽快处理掉人畜的尸体,因为许多人都认为尸体是瘟疫爆发的来源,其实并非如此,尸体腐化分解后会产生大量的分解物,气体如硫化氢、甲烷、二氧化碳等等,『液』体如尸胺、腐胺、粪臭素,而其中尸胺、腐胺、神经碱、草毒碱等被总称为尸碱多胺类化合物,才会与腐生菌同时繁殖的化脓『性』葡萄球菌和沙门氏菌所产生的毒素可引起人类中毒,其症状也基本如同食物中毒。

所以,尸体本身是不会引起瘟疫,倒是滋生的细菌和分解物共同作用之下,如果被人类感染则容易产生毒素,因而尸体处理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环则是消毒,而苏亚楠带着第三小队赶赴到尸体处理场地之时,在远离现场数百米之外便开始换装专业的防疫服后,赶抵现场正好看到大型挖掘机已经完成了一个很大尸体填满坑的挖掘工作,转运来后根本就来不及覆盖的众多尸体像是小山一般堆积在一起,在阳光的暴晒下已经发出阵阵恶臭。

苏亚楠当即让随行的翻译告诉陪同的卫生部工作人员,叫停那辆试图直接将所有尸体推入填埋坑的推土机,驾驶室里只带着一个简单口罩忍着阵阵恶臭的驾驶员倒是乐得如此,当即就像是逃命似的逃离了驾驶室,一口气奔出了上百米,这才摘下口罩大口大口的喘息。

尸体的处理也是一项专业『性』工作,苏亚楠让队员们首先对那些堆积太久的尸体进行初步的查检,看看是否已经滋生大量细菌,如果已经滋生,那么包括苏亚楠在内的所有人都将及时接种免疫血清,同时,让人检查填埋坑是否远离至少50米以上、深度是否超过两米,又让卫生部派来的跟班去寻找一批次氯酸钙、氢氧化钙、漂白粉等,准备调配一批消毒除臭粉出来,可找来找去也找不到这些,没有办法,只好把废弃工厂里已经堆积较长时间的生石灰弄进填埋坑里,随后再找人弄来一些农作物使用的有机磷杀毒剂,待所有尸体都推入填埋坑之后,这才进行喷洒,随即又覆盖了一些生石灰。

之后,这才让推土机弄来大量的泥土和沙石将填埋坑彻底填埋,并最终『插』上了警示标志,完事之后,苏亚楠让翻译帮忙,让队员们向这支收尸队讲解如何在没有充足燃料的情况下,以简单的办法正确处理掉这些尸体,当然焚烧固然是最好的办法,有足够的柴火或者燃油,再多的尸体也不怕。

不过可惜的是,守在的西欧各国灾区面积很大很大,而采取了正规化、专业化的灾后医疗卫生治疗、卫生防疫等的并不多,区区两只专业化自然灾害救援队的到来,对于葡萄牙而言都是杯水车薪,对于偌大一个西欧而言,简直就是沧海一粟,稍有不慎,瘟疫不滚滚袭来才怪。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