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八一章 爱心问题

第一八一章 爱心问题

aoye第一八一章爱心问题

上海,国际金融贸易城港澳路一段1号,誉满全球、实力出众的亚美风险投资公司总部便矗立于此,除此之外,还有亚洲开发银行、君豪世纪会所、中国拉美矿业股份公司等四家企业,便让这幢有51层的办公写字楼再也容不下任何一家公司入驻。

亚美风险投资公司办公所在楼层是从第31层至第51层,从办公占地面积和雇员人数就可以看得出哪一个投资部最为强劲,最开始在美国之时,自然是北美洲事业部排行老大,亚洲部与欧洲部紧随其后。

而现在,美国卷进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又是纳粹德国横行霸道的地盘,大洋洲根本成了日本鬼子猖獗的不『毛』之地,也就只剩下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可随着共和国国内经济的不断发展,金融投资业在亚洲范围内基本处于“人满为患”般的拥挤状态,作为行业巨头的亚美风险投资,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把目光伸向了遥远的非洲大陆,当然也并未忘记窝边草——南亚地区,当然在此之前曾作为重中之重的,却是共和国国内。

在1946年的3月10日,共和国第四届三中全会上,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张雨生首次在『政府』工作安排中,提及了扶持新兴产业这一内容,之后不久国务院重点督导项目——共和国深圳特别行政市信息技术产业园区正式挂牌成立,而这一事件也正式标志着共和国出现了一新兴的技术型产业——信息技术产业。[]大国无疆181

作为业内龙头的亚美风险投资公司,早在3月11日就召开公司经理以上职务大会,对『政府』工作报告进行了深刻解读和分析,将未来公司投资重点放在了信息技术产业上,为此公司在3月14日便正式受理了主攻计算机芯片的龙芯计算机技术公司、主攻计算机『操』作系统的视窗电子公司、主攻应用软件的华腾软件公司等信息技术产业骨干型新兴企业的引资报告,尤其是针对联想科技公司的投资,该公司在3月20日就投资了整整一亿元人民币入股联想科技公司,其速度比有浓厚『政府』背景的国家开发银行还要快上一周时间。

之后,亚美投资公司又针对计算机这一新兴工业产物进行了再一次的市场风险评估,其评测结果在内部引起空前震动之后不久,亚美风险投资公司再一次扩大投资范围,前后从北美洲事业部、拉丁美洲事业部等抽调了10亿元资金,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就投入到了计算机众多零部件生产厂家或研发单位,许多生产厂家能及时增加生产线、加大生产量,并最终在7月份让“计算机风暴”影响整个共和国,都与这10亿元的大规模投资资金密不可分。

风险投资是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在稳扎稳打紧紧握住信息技术产业众多企业蓬勃向上势头之际,亚美风险投资公司另一个投资重点地区不是国内,而是南亚地区。

高小金是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是国际投资贸易学和经济学的双硕士文凭,精通英语、德语、法语、日语、阿拉伯语等五门语言,自进公司之日起,就是在亚洲事业部从事于对波斯湾地区的能源、交通、电力、通讯等等实业投资分析,凭着不错的业绩才一步步走到了亚洲事业部副经理的位置,而其最近忙活的业务,正好是南亚地区的投资业务。

信息技术产业的腾空问世的确为共和国拉动内需促进就业、调整产业促进改革等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可对于计算机、互联网等这些新鲜事物,共和国民众都还需要很长时间来接纳并参与进来,就如同不久之前共和国国务院正式出台有关国家电子通讯集团公司改组的通告一样。

据称,这家垄断共和国国内有线电话、电报等业务的超级巨头企业,即将面临股份制改组,这家企业还将会把发展重点放在一种新型的通讯工具上,学名——“移动电话”、小名——“手机”,为此这家才刚刚成立不久的企业已经拿出了过渡产品——无线传呼器,俗称“传呼机”的东西,未来的共和国国家电子通讯集团公司将被拆分成几个公司,分别负责有线电话、数字光纤电视、移动通讯、互联网络等等业务,当然这些独立以后的企业依然将在一定的时间里接受国务院监管,但企业都将整体上市。

通讯产业的改革是共和国继能源、电力、交通等产业改革之后的又一个重点,共和国在各种各样的产业领域里都有相当强劲的实力,然而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另一端,南亚地区却是相当落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这两个国家就如同一片未被污染过的圣洁土地一般,在被如狼似虎的共和国众多各行各业企业进驻之后,大规模建设和发展的热『潮』,又岂能少了亚美风险投资公司的金钱攻势?

高小金前段时间是忙得晕头转向,亚洲事业部资金雄厚,尤其是在国内信息技术产业领域的成功投资,昔日冒着巨大风险投资的众多企业如今已经变成一颗颗摇钱树,已经收回许多资金的亚洲事业部很快就把重点搁在了南亚地区,阿富汗的交通、通讯、电力、医疗等等行业的共和国参与企业,都非常愿意与亚美风险投资公司合作,所以攸关数十个亿的投资项目相继落实,高小金也终于解脱了出来。

午后的阳光静静的穿透城市的钢筋水泥森林,在鳞次栉比伫立的高楼大厦间挥洒出那一抹抹显眼的光泽,高小金很喜欢在午后端着一杯咖啡隔着玻璃幕墙眺望这座充满朝气与**的城市,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座战场,人们为了生存、为了利益不断的在商场职场上拼搏。

许多时候独自一人的时候,高小金就不禁要问自己,在这座城市拥有自己的豪装三居室、私家轿车以及一份好工作,这就是成功吗?诚然,对于许多人而言,能在偌大一座经济空前发达的城市生活下去,这本身就是成功,可近日以来,高小金越发觉得自己的人生里少了些什么。

打开电视,电视里依然在喋喋不休的吹嘘欧洲的灾情如何如何严重,据说能有如此连篇累牍的不间断报道,还是因为西欧的灾情严重到了已经无法收拾的地步,国际红十字协会连续发出了六次呼吁,并且已经发出第一次瘟疫爆发预警,世界许多第三独立国家人民也都捐款捐物,短短一周时间里,全世界就有数十艘装满各种人道救援物资的货轮正紧急驶往西欧,同时每天都有打着人道主义名义的洲际客货机穿梭于各国与西欧之间的航线上,不断为灾区运去自愿者和一些急需的物资……

商海沉浮,高小金自认为自己的这颗心已经硬如铁石,对于发生在西欧的特大自然灾害,他唯一想过的是,这样的灾难应该会带走不少的社会财富和不少的生命,西欧各国指不定还能在灾后重建中出现经济发展的小**,这点倒是具备风险投资的些许价值,至于其他方面,他并不认为西欧会被此次特大自然灾害彻底毁掉,因为纳粹德国不会坐视不管。

电视画面非常清晰,不远万里奔赴西班牙的共和国东方新闻电视台的记者和摄像师胆子很大,竟然敢于站在一被冲垮的断桥一侧一幢房屋屋顶上,在喋喋不休讲解灾情的记者身后,则是一片汪洋泽国,浑浊不堪的洪水奔腾着从上游涌来,昔日的河道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毗邻河道的大片房屋街道都被淹没,轰隆隆奔腾的洪水像是愤怒的野兽……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拉回了高小金的思绪,将咖啡杯放在茶几上,他抬头应了一声,推门而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顶头上司,亚洲事业部总经理方国栋,当即站起身来微笑示意,端着茶盅的方国栋倒是一脸和气,看了看正放着的电视屏幕,笑了笑示意坐下说话。

“听说事业部里,就你最冷血,想不到你还挺关心西欧灾情嘛!”

“头儿,我这哪儿是关心,西欧的灾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对我们公司而言,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倒是对整个集团有一些影响,比如咱们的亚美汽车在此次灾后,显然又能大卖一批汽车了,我可不相信那些被洪水猛冲猛撞长时间淹没浸泡后的西欧各国车辆还能照常使用!”

满脑子都是投资投资的高小金彻底让方国栋服了,这厮自打进公司起,最关心的就是一件事,那就是如何让投资收益最大化,为此他可以奋力学习拼命钻研,可时间久了,似乎整个人都被金钱利益所蒙蔽了一般,再没有一点儿公德爱心,至少在面对外族,哪怕对方再可怜,方国栋也相信,在共和国上海都属于高收入人群的高小金,绝不会捐一分钱。

“集团其他企业赚了钱自然是好事儿,可我听说你这人在献爱心方面很特别,刚刚我查阅了一下亚洲事业部爱心捐献记录册,发现你迄今为止唯一记录在册的爱心善举,就是捐资修复你老家的一所养老院,而且为了确保你的善款使用到位,你不仅多次回家实地督查,还特意邀请大学好友帮你审核工程预算……”

方国栋说着说着就不想再说了,高小金这人不是没有爱心,也不是缺心眼,但就是有时候缺乏信任感,他并不期许自己的善举会得到什么回报,但他笃定自己要做就要做到实处,捐资修复一所养老院不是小数目,谨慎是有必要,而这一点方国栋是感同身受的。[]大国无疆181

“我这不是担心我捐的钱用不到实处罢了!”

高小金尴尬的笑了笑,当初的一次无心之举,现在让他在家乡人的眼里成了大善人,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回想每一次回到故乡被乡亲们交口称赞的情景,高小金越发觉得,哪怕是一分钱,只要捐出去,自己就得知道怎么花掉的、是否值得使用。

“做善事,本来就是自愿行为,至于态度和方式,那也是自个儿的事情!”

方国栋说到这儿,顿了顿,微微一抬头,示意高小金看一看电视画面中那些悲惨的画面,上千人衣衫褴褛的聚集在一起,尤其是小孩那饥饿而又渴盼的双眼眼神,泥泞的大地上,他们只能赤脚深蹲,紧紧的搂住双肩依偎在一起,木讷的看着摄像机不知何物,而他们的身后,那些被洪水冲垮的房屋正无声无息的述说着灾难的深重。

“集团工会今晚要参加上海市市『政府』举办的慈善募捐大会,本着自愿原则,公司决定先在内部进行一个募捐活动,晚上在安排几个代表带着善款前去晚会会场,代表公司一并捐赠出去,亚洲事业部是我说了算,我选来选去,也就觉得你比较合适!”

“这?”高小金面『露』难『色』,他咬了咬嘴唇,说道:“头儿,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不想捐一分钱给那些欧洲人,他们当年仗着坚船利炮敲开中华民族国门带来屈辱的历史我无法忘怀,就算集团这么多年来早就全球铺展了坚实的贸易网络,欧洲作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更是我们集团的贸易重要区域,可在欧洲人身上赚再多钱,也不能解除我心头之恨,更何况,我们怎么知道我们捐助的钱款不会落入那些贪官污吏或者纳粹德国的手里?”

方国栋很有预见的淡淡一笑,高小金有这样一个反应也是他预想到的,高小金是福建人,祖辈曾是清『政府』北洋水师的一员,在甲午中日海战中为国捐躯,其爷爷当年赴香港经商,又被当时统治香港的英国殖民者无辜收监,勒令高价赎人不成后虐死于狱中,所以高小金打小就受到家庭的影响,给金发碧眼的欧洲人捐钱,那还不如让高小金从这34楼上跳下去。

“小金,有些事情已经成为了过去,那你就得学会忘记,总是活在过去的阴影中,又怎么能抬头看见美好的未来?你的家庭不幸正如同近代史整个中华民族的不幸一样,如果我们整个中华民族都像你这样对过去念念不忘,那么我们如何面对时刻崭新的未来,成为一个真正值得尊敬和不可超越的民族?”

“我知道,你一定要说——‘海纳百川,有容纳大’,这话的意思我懂,就算您说我是个愤青也无所谓,反正在我看来,就算这些钱款的确是用到了人道主义救援上,那又有什么意思?把欧洲人的小孩子养得白白胖胖,让他们将来有能力和我们的儿孙作对?”

“再说了,当年我国发生海原大地震的时候,这些欧洲人又在干什么?现在我有钱了,咱们国家也都有钱了,难道就要漫不经心的挥霍出去?就以咱们亚美集团为例,当年咱们国家『主席』张宇和总理张雨生在美国带领数千第一代员工,从一颗螺丝钉、一个轮胎开始造第一台甲壳虫轿车开始,每一分钱都是亚美集团全体员工辛辛苦苦挣来的,我们每一分钱都是通过自己的勤劳和智慧换来,就算西欧各国至今都还是我集团比较重要的客户,可我们不需要慈善捐助这种手段来为集团产生广告营销效果!”

这一席话如连珠炮似的从高小金嘴里脱口而出,方国栋耸了耸肩膀,表示彻底无语了,让这座城市里为数不多的金领层次人群之一的高小金如此愤愤不平的捐款事件,看来在其他共和国国际『性』企业里,也会有相同的类似事件发生,中欧之间的历史渊源难道就真的解不开吗?

高小金最终还是答应了方国栋,他愿意端着一个募捐盒在公司各个楼层里募捐,但是他不会捐助一分钱,当然他也答应今晚会去参加慈善晚会,若是公司全体上下一『毛』钱都没有凑到,那么他就毋需上台了。

募捐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和繁琐,接到了通知的各个楼层愿意捐钱的都到电梯门口集合,结果不少楼层愣是一个人都没有,仿佛所有人都达成了统一意识一样,最终高下金清点自己的募捐盒,却发现里面只躺着零零散散的几百块钱,而且都是十元和五元,找不到一张百元大钞,真不知道这些城市的金领、白领们是不是都集体变穷了,还是压根儿就不想捐赠,给高小金面子才象征『性』的拿出些许零钞?

其他几个事业部的结果也不太好,倒是有不少华籍欧洲移民员工捐赠得不少,让欧洲事业部一举成为了此次募捐活动中捐款最多的一个部门,二十多万元的善款间还夹杂了十几张支票,经清算得共计55万余元,再加上其他部门收获,在全世界都名声响亮的亚美风险投资公司,为西欧遭受特大自然灾害所募集的善款总共才62万元,这可让最后在财务部兑换为一张足额支票的高小金,在厕所里几乎笑疼了肚子。

1945年,共和国西北地区发生罕见大干旱,亚美风险投资公司直接捐助了500万元的饮水救助金,以帮助西北地区人民解决饮水困难问题,而连一向抠门儿的高小金也都私下里捐助了一百箱矿泉水给甘肃『政府』,而在45年下半年,琉球群岛遭遇台风袭击,亚美风险投资供公司也捐助了100万元,可谁能想到,西欧遭受前所未有特大自然灾害袭击,公司并不决定捐款而是要发动员工自愿捐助,结果只募集了62万元,这难道说是缺心眼儿不成?

当晚,高小金和其他几个事业部的代表一同出席了上海市市『政府』组织的慈善募捐晚会,在体育场举办的慈善晚会在经过一些明星的艺术义演之后,在募捐仪式上,来自上海市内大大小小上千家企业的代表纷纷献出了各自的爱心,而次日由上海市市『政府』公布的数据来看,作为共和国经济最为发达的城市之一的上海,企业募捐总和也没有超过一亿元,这与之前许多媒体传言的至少三个亿甚至达到十亿都相去甚远。

许多人在拿到当天报纸上公布开来的数据都感觉到匪夷所思,然而翻开报纸增刊上那罗列清楚的捐资方和捐款额就清楚了,连号称“地主老财”的亚美风险投资公司都只捐助了寒酸的62万元,其他一些公司就更少了,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一家从事殡葬的企业仅仅捐助了一百元,不过他们老总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公司愿意为西欧各受灾国捐助至少十万个骨灰盒,而且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骨灰盒上有很明显的该公司的商标与公司全名,当然“中国制造”标识也不能少。

尽管如此,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共和国国内还是很快汇聚到了一笔数额不小的善款,在3月30日晚由共和国红十字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3月30日下午16点整,该协会已经通过多种渠道募集并收到了8.56亿元人民币善款,另外还有各种捐赠物若干,而根据该协会的安排,善款将首先动用一部分来购买粮食、医『药』、被服、帐篷、饮用水净化机等,等,当然购买而来的物资将连同接收到的捐助物一起,以空运的方式运抵西欧,交由当地红十字协会处置。

3月30日当晚,在共和国西南重要航空港双流国际机场,为西欧受灾国物资运输所开辟的首条绿『色』通道正式启用,当天晚上,共和国空军就开始为共和国『政府』的捐赠物忙活了,根据共和国外交部在3月29日新闻记者会上公布的数据,共和国『政府』将向受灾最为严重的葡萄牙、西班牙、法国、英国、荷兰以及比利时等六国,无偿捐赠6万顶帐篷和6万套被服,除此之外还将会有一部分『药』品,而这些物资都将由共和国空军利用战略运输机运抵欧洲。

灾难无情人间有爱,共和国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世界大国所应有的积极态度和善意作为,虽然从援助规模来看,远远低于国际社会的预期设想,各方面实力尤其是经济实力早已是世界第一的共和国“吝啬”的背后,惹来的并非是争议,而应该是掌声。

!#

aoye[]大国无疆181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