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八二章 绝望降临

第一八二章 绝望降临

4月2日的巴黎夜幕徐徐落下,没有了往昔的华灯初上,只黑沉沉的夜『色』无边无际的袭来,渐渐的,这座曾今有浪漫之都美称的城市,被黑『色』所吞没。/非常文学/

连接协和广场和星形广场之间的香榭丽舍大街,以前可是法兰西最为热闹的街道,可如今街上却是行人寥寥,偶尔几个行人也是行『色』匆匆生怕多停留在街道上一分钟,紧紧捂着口罩,逃似的快步离去,偶尔过往的车辆也是紧闭车窗,留给黑夜那么一抹抹嫣红的尾灯,城市似乎死了一般沉寂。

香榭丽舍法语意思就是田园乐土的意思,是封建时期的达官贵人享受着田园乐趣的地方,可如今林荫大道依旧绿『色』青葱,平整的英式草坪盎然青绿,可香榭丽舍大街最繁荣也是商业最兴盛的西段也都关门闭户,基本都挂着“长期歇业”的标识牌,唯有一家只挂着“恕不对外开放”的牌子,它就是共和国亚美集团法国分公司。

自打亚美集团进入法国市场以来,无论是汽车、房地产、服装还是珠宝、军火、风险投资等等买卖,自打开门的哪一天起除了中国人的传统春节和西方的圣诞节会例行休假,其余时候都正常工作,就连希特勒的军队开入巴黎的那一天都没有歇业,更何况如今只不过是闹闹小瘟疫罢了。

夜已经深了,亚美集团法国分公司办公楼里除了两名正在履行夜间值班职责的保安,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个人,两名保安都是忠实可靠的瑞士人,公司给了他们非常好的待遇,这在整个法西斯肆虐过后的西欧都是难找的,因而俩人非常恪尽职守,每隔半个小时,他们都会有一个人出来到处看看,尽管传言中的瘟疫非常非常令人恐惧。[]大国无疆182

“9点30分该你了,伙计!”

美滋滋品上一口浓咖啡的艾多福很喜欢这样的生活、这样的待遇,在如此糟糕的形势之下,也只有给中国人卖命那才叫安全妥当所以他踹了同伴的椅子一脚,再一次提醒道:“你快醒醒,赶紧出去看看,要是有可疑的杂碎,你就得大声斥走!”

“知道了,催个『毛』啊!”

斯路特斯眨巴眨巴双眼,白天的休息时间都被用去研究麻将技术了结果现在犯困得紧,如此好的工作又舍不得丢掉,所以『揉』了『揉』酸痛的眼睛,这才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拿起艾多福递来的强光手电筒和警棍,连口罩都懒得戴上,就这么大咧咧的推开钢化玻璃门,徐徐走出大厅。

四月份的巴黎夜晚还是有一丝凉意的虽然自打超强风暴带来极为恶劣的洪涝灾害后天气一直炎热,可近十点钟的夜晚总归凉快了一些,可毕竟赶不上安装有中央空调的办公楼里所以斯路特斯脸『露』难『色』,左顾右看的瞧瞧周围有木有什么闲杂人等,顺手就把胸口纽扣给解开一颗,这鬼天气也实在太热了,尸体不处理好,不爆发瘟疫才是怪事。

想起瘟疫,斯路特斯这才想起自己忘戴口罩了,赶紧打开手电筒四下照了照,堂堂香榭丽舍大街都没啥鬼影子,还真是瘟疫凶猛闲人勿逛赶紧缩了缩脖子,拉开钢化玻璃门,就再也不想出去溜达,万一被惹到了病毒怎么办?不仅工作要丢掉,而且还得隔离起来,一日三餐没人照应活生生被饿死。

“怎么这么快?外面就一个人都没有吗?”艾多福微微昂着脑袋,很有兴致的看着这个可怜的胆小鬼。

“什么这么快,外面要真是有人就好了,狗娘养的,像是全被感染死翘翘了一样,整条街一个人影儿都没有,吓死老子了!”斯路特斯说着,就把警棍和强光手电筒放回原位,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准备继续闭目养神。

咚…咚咚···咚咚咚······连续且越发紧密的沉闷敲门声惊醒了二人,刚好梦到自己清一『色』自『摸』三家的斯路特斯当即睁开眼来,像是被电击了一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条件反『射』般的吼道:“敲什么敲,这是中国人的公司,敲坏了大门,谁赔得起?”

话一出口,斯路特斯这才感觉到一旁的艾多福正扯着自己的衣角,当即定睛一看,我滴神,杵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其他人,正好是中国人,如果说斯路特斯为何能如此肯定,而不至于认为对方是日本人或者是亚洲其他国家人,原因有二,其一来人衣着价格不菲,借着日德同盟关系的日本人在法国耀武扬威也买不起这般昂贵的行头,更何况身高不够,其二则是最直接的原因,对方手里正好拿着显眼的五星红旗,这东西都不认识,斯路特斯还怎么在中国海外分公司混下去?

“你们?”斯路特斯刚一张嘴就觉着自己这普通话说得确实不咋滴,这才耸了耸肩膀,让一旁的艾多福开口问道:“请问,诸位半夜来访,有何贵干?”

“我们是来寻求庇护的!”

开口说话的是一个戴着无框眼镜长相斯文儒雅的男青年,身旁还有一位身着白『色』素裙且肤白貌美的法国女人,俩人左右手牵着的是一个戴着太阳帽和一个厚厚白口罩的漂亮你娃娃,混血儿独有的双眼,正炯炯有神的看着一身制服的斯路特斯和艾多福俩人,眼神说不的清澈明亮。....

一看这就是一纯正中华民族血统的共和国籍男子在法国的爱情结果——“一家三口”,其中缘故艾多福俩人自然懂得,公司里十个中国男『性』员工,有九个都找法国女人为伴侣,其中有四个能结婚生子,另外五个多为生理需要,可如今眼前的这一家子,一看就知道男女之间的爱情还是很纯洁的。

“庇护?我想您们搞错地方了吧,若是您需要帮助,我可以帮您联系贵国在巴黎的外交代办处,不知您是否需要由我为您代劳?”艾多福一脸虔诚的恭维道。

男青年还没有给出回复,又传来了敲门声,这一次夺门而入的显然是不速之客,两个身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身后紧跟着戴着防毒面具且端着冲锋枪的士兵,光看军服斯路特斯就知道,这是法国贝当『政府』在德意志第三帝国扶持下成立的武装警察·能端起冲锋枪的部队,只可能是巴黎警备区的直属部队,又称纳粹驻军狗腿子。

“很抱歉先生,您和您的家人必须要接受身体检查·请您立刻跟我们回去!”一名身着护士服的女人语气很是坚定的说道,而其身后的两名士兵也像是示威似的,当众人扬了扬手中的冲锋枪。

“不行,我不能跟你们回去,我的家人也不行!”男青年说着,有些惶恐的看了两眼艾多福和斯路特斯俩人,并当即从衣兜里拿出了一蓝『色』护照本·说道:“我是共和国公民,你们无权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更加不能限制我的家人!”

“可您的妻子和女儿都还没有加入共和国国籍,所以就算您不回去,她们也要!”[]大国无疆182

另一个女护士声音更加洪亮的说道,而且说着便上前一步,试图强行拉走那个小女孩,站在身后的两名士兵也似乎仗势欺人·竟然将手中的冲锋枪对准了这一家人,并拉开了武器保险栓,摆出了『射』击的架势。

“娘的·法国人什么时候胆敢欺负中国人了?”看着场面和架势,艾多福和斯路特斯俩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看样子立大功的时候到了,当即嗓门儿最大的斯路特斯便开口大声吼道:“住手,你这法兰西的臭婊子,别以为套上了一身制服我就不知道你是狗娘养的婊子,是不是觉得这样挺爽啊,你再拉拉扯扯试试,小心我打断你的狗腿!”

斯路特斯得势不饶人的继续着,主动上前两步·一把拉过那两个法国士兵手里的冲锋枪,往中国男青年身上凑得更近了些,一脸凶相的这才怒斥着这两名士兵:“你们倒是开枪啊?刚刚不是嚣张得无法无天,怎么现在怂了啊?三更半夜,竟敢携带枪支闯进咱们亚美集团法国分公司办公楼里,还公然掳掠中国人及其亲属·你们到底是吃了豹子胆,还是脑袋被门夹了?”

一番叱喝,还真把这四个人给镇住了,两个护士也不抢人了,而两个士兵也不知道怎么的,手直哆嗦,温度非常宜人的办公楼大厅里他俩都紧张的汗水直冒,刚刚还真是不小心,万一走火了,那岂不是有可能酿成外交事故,万一『政府』乃至德国干爹都惹不起共和国,那岂不是他俩就得被送到共和国去忍受传说中的中国十大酷刑,据说千刀万剐和五马分尸都远比绞刑残酷得多。

艾多福可是个会找事儿的主,他也不闲着,当即拿起桌上的电话,装模作样的拨了一通号码,并大声的说道:“您好,请问您是共和国驻法外交代办处吗……”

两个护士和两个士兵见状况不对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没等艾多福声泪俱下的讲解现场的情况,四个人就赶紧推门闪人了,紧跟着香榭丽舍大街上就响起了救护车远离的呜呜鸣叫声响,那声音活像是落荒而逃。

一看人都走了,艾多福也不演戏了,把电话话筒放了回去,耸了耸肩膀说道:“其实刚刚我并没有打通,没想到他们就吓成那样,看来这电话简直比报警电话还要有用!”

斯路特斯才不去过问艾多福狐假虎威后的得瑟样子,立马去找来了三张软椅让眼前的这仨贵人坐下说话,端来两杯冰镇凉茶,并给受到了惊吓的小朋友拿来了一支冰激凌,随后才落座问道:“冒昧问一下,它们为何要抓您们回去?而且,刚刚您说是要限制您及其家人的人身自由?”

一杯冰镇凉茶入肚,男青年这才回过神来回答道:“今天早上,我发现我女儿有一些小感冒,于是我就和妻子带着女儿去医院看病,排了很长的队才排到配『药』房,原本打算多花些钱只要能买到『药』离开就行,却没想到我说了女儿的病情后,医院很快就派人来说我女儿被病毒感染了,要隔离观察以便确认是否属于感染了瘟疫!”

“那您又怎么知道您宝贝女儿不是感染了瘟疫呢?”艾多福『插』进一句,并意识到自己失礼了,赶紧摆摆手歉然道:“我不是怀疑您,就算您女儿有感染,咱们也不怕!”

“因为我就是一个医生!”男青年扶了扶自己的眼镜非常诚恳的回答道“我原本是在共和国国内一家私人高级医院做主治医师,巧合才到法国休假认识了现在的妻子爱丽丝并有了女儿·原本打算长居法国,却没想到瘟疫居然爆发了,我想让妻子和女儿尽快办好手续移民,却没想到会闹成这样!”

一听到这席话·斯路特斯和艾多福俩人只能面面相觑,敢情国家强大的公民都是这么天真浪漫吗?不过他也的确有这样做的本钱,谁让他是中国人来着,在这『乱』世之秋,有一个强大的祖国作为靠山,仿佛比有万两黄金还要容易保命,因为腰缠万贯的犹太人就是明显的例子·纵使有金山银山,也挡住不被批量化屠杀的悲惨命运滚滚而来。

“我觉得这事儿还是有一点值得怀疑的!”聪明的艾多福终于找到了一个地方可以让自己的出出风头,当即有板有眼的认真分析道:“可疑的地方就在于,他们明知道你是中国人而且您好像已经在为妻女办理中国籍身份,更何况这么不顾生死的来我们公司躲避,他们却还要强行闯进来,然后莫名其妙-的就装着受惊离去,实在太可疑了!”

“应该是那一通电话把他们吓走的吧?我听说·法国贝当『政府』最近内部高价犒赏那些有能力将华人华侨‘留在,法国境内的军政人员,但凡成功都会有奖励,估计这也与日益恶化的瘟疫形势有关。”男青年的妻子小声的开口说道。

“对啊!”斯路特斯恍然大悟般的猛拍了一下大腿·两眼放光的说道:“有了您们这些华人华侨在法国,共和国也就没有道理不关心西欧各国的瘟疫灾情,甚至还可能动用其强大的医疗科研实力,制造出解决瘟疫的特效『药』和对付瘟疫传播的有效办法,这样一来,法兰西也就不会变成死人国了!”

斯路特斯这话一出口,闻讯的男青年当即脸『色』一紧,不由自主的看了看自己的妻子和女儿,随即说道:“不管如何,只要二位能收留我们一家直到见到我国外交人员·我愿意为二位办一件事,无论什么!”

“我想离开法国!”

“我要中国国籍!”

斯路特斯和艾多福俩人当即脱口而出内心深处隐藏得最近的愿望,在这里干了这么久,俩人也算是挣了不少钱,可黑市上花大价钱都没法办理共和国护照,新加坡的也比较难办·最好办的是朝鲜和琉球,价格最偏远的是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可斯路特斯俩人就想要中国国籍,可这花钱也都办不到,没想到这中国男青年竟然能满足俩人一个愿望,不管是真还是假,把心愿说出来,总比憋在胸口好受一些了。

“这个……”男青年显得有些迟疑,顿了顿后这才问道:“想要移民也并不是不可能,不过二位得告诉我,你们是否有较高的学历或者技术特长什么的,你们也知道,共和国对于技术型移民是持热烈欢迎态度的,甚至移民手续费乃至机票都会全包,有的还会分配很好的工作,爱因斯坦、居里夫『妇』他们就是如此!”

“特长?”

斯特鲁斯想了想,感觉自己浑身上下也就眼睫『毛』比较长,哪儿来什么特长,而一旁的艾多福也是如此,这厮溜须拍马的功夫,在瑞士人里算是高手级别,可在泱泱中华博大精深的社会里,他那点儿能耐还远远算不上是特长,顶多算是一未能变成优点的缺点。[]大国无疆182

“如果二位实在没有什么可供移民的优势条件,那么我还有一个建议!”男青年摘下了眼镜,擦了擦重新戴上后这才正『色』说道:“4月3日,我国空军最后一批对华援助的物资空运抵巴黎国际机场,在装卸完所有援助物资后,这批共和国空军的军用战略运输机还将带走一批华人华侨,3日晚的共和国国航、西北航空、东航和港航四大航空公司的撤侨包机也会陆续起飞,届时我和我的家人应该会乘机离去,所以留给你们的时间只有两天不到了!”

“亚美集团法国分公司的华人员工呢?”这一次『插』嘴的是斯路特斯了,兔子急了还咬人,这一次他急了倒是话说得挺顺溜,竟然略带一点儿北京口音,咋一听还以为是天津人儿。

“这正是我所给你们的建议,你们必须想法设法在这两天时间里说服你们公司的上司,让你们以共和国海外公司外籍雇工的身份跟随撤离!”说到这里,男青年看了看艾多福和自己的妻女两眼,这才异常正经的说道:“亚美集团法国分公司开业以来非传统假期不歇业的传统就此打破,重新恢复开业,也不知道届时法国还有几个活人!”

斯路特斯和艾多福俩人一听这话彻底傻眼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瘟疫要彻底毁掉整个欧洲不成?交换一下眼神,俩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男青年,后者却已经满脸笑意的逗着自己的小女儿,那天真无邪的两眼,正好看着目光呆滞的艾多福二人,希望与绝望的迥异之处,他们瞬间懂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