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八四章 再见,欧洲!

第一八四章 再见,欧洲!

“阿~嚏!!”

一声气势十足的喷嚏声敲碎了会议室的安静空气,生生震疼了许多人的耳膜,众人循声望去,赫然发现原来打喷嚏的竟然是坐在首位的元首希特勒,此时此刻一脸无辜的希特勒正用面巾纸捂着鼻子,那表情仿佛是在变相的告诉所有人——别说一个小小的喷嚏就证明我被感染了。*.**/*

希特勒打喷嚏了?是因为普通小感冒,还是因为被瘟疫病毒所感染?众人心中七上八下的打出了无数个问号,唯有座位最靠近希特勒的卡尔藤布隆知道,这时候就应该挺身救主,当即干咳一声,提醒道:“不必惊慌,元首身体状况很好,偶尔打个喷嚏,也不能说明什么!”

刚开始还心里觉得是有人在咒骂自己,可被众人这么一盯,希特勒才知道在会议上如此不可抑制的打喷嚏显然不是一件小事,先不说对自己的光辉形象造成多么大的破坏,就论在如此疫情严重人心惶惶时期,一个喷嚏对于常人而言,或将改变其命运。

君不见这些天西欧各大受灾国闻病『色』变,谁要是说自己有发热头疼高烧症状,用不着两秒钟周围就会一个人都没有,几分钟之内就会被全副武装的军人给抓进特别制作的救护车运去隔离观察,要么真是病毒感染引发疫情而死,要么就是在隔离观察期间活活饿死,所以卡尔藤布隆很乖巧的出来解围,希特勒自然很感激的看了看他两眼表示赞赏,当然心里还是在想,是谁在咒骂老子?[]大国无疆184

希特勒不可能知道是张宇在咒骂他会早死,而且会死于防治未能奏效的瘟疫,所以他将面巾纸『揉』成一团,扔进废纸篓里,调整了一下坐姿,刻意的升高了声音分贝·很是洪亮的说道:“刚刚不小心打了个喷嚏,各位毋需紧张,我每天都有专职医护人员监护,倒是诸位奔走四方督促工作·可得注意不要感染瘟疫才是!”

转眼间,希特勒就把自己和瘟疫撇清,反而将皮球踢给了其他人,这下所有人都不敢盯着希特勒看了,纷纷装模作样的点头称是,目光也都重新回到了手上的文件上来。

此次国家工作会议已经召开了好几个小时,会议讨论的重点内容当然是受特大自然灾害和瘟疫疫情双重影响·德国本土和西欧占领国以及其他仆从国的工业产能下降问题如何解决一事,作为受灾最轻的德国,在超强风暴到来之前采取了有效预警和防范机制,损失不大,但其他西欧占领国却损失惨重。

受超强风暴及其引发的连锁自然灾害影响,葡萄牙、西班牙这两个国家工业产能已经大不如从前,其中葡萄牙国内通讯、电力、交通等基本都还处于中断状态,空中交通虽然已经恢复·但于赈灾有利却对社会生产生活恢复寥寥无力,所以德国基本上将在三至五个月甚至更长时间里,得不到来自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廉价初级工业产品·估计就连农牧产品都不敢再强行购买了,否则这两个受灾严重国,肯定会爆发饥荒,配合上已经越发严重的瘟疫,估计这两个国家再一折腾,可就真真要亡国灭种了,所以德国不打算把战争的压力继续转移到这两国身上,当然作为回应,他们也不能指望德国提供一丁点儿援助。

而法国和英国作为德国最为得意的两个占领国,在开战之前这两个国家可都是欧洲数一数二的工业大国·尤其是英国的造船工业,在全世界都能名列前茅,可经过战争的洗礼和自然灾害的冲击,英国泰晤士河流域基本报废,人民流离失所忍饥挨饿、工厂停工待救无法开工,昔日的大英帝国如今已经几乎变成一个流民的天下·到处都是衣衫褴褛的难民和满目疮痍的家园,如果要恢复英国的造船工业能力以及农业方面的生产,显然德国需要投入不少。

法国受自然灾害并不太严重,而且由于德国方面及时提供各方面的帮助,法国的赈灾收效都是最快最大的,可恼火的是,由于法国地处西欧要冲,又基本位于此次特大自然灾害区域的中部,因而瘟疫爆发后,法国倒成了瘟疫的核心地带,而且首个病例就是在法国发现的,迄今为止法国国内的死亡病例也是最多的。

相比于恢复社会生产生活,德国倒是想让法国尽快将疫情彻底控制下来,不让瘟疫传播进入德国境内,可这显然是一种理想化的设想,根本不具备实际可行『性』,因而在法国社会生产基本瘫痪的同时,荷兰、比利时也成了累赘,德国自身也得考虑是否加大卫生防疫投入力量,以杜绝瘟疫在德国国内传播开来的可能『性』。

很明显不过,这些官员们毋需看手中的资料,就已经知道德国目前自身外加其他占领国、仆从国等的工业产能已经大不如以前,在自然灾害袭击之前,德国能够在苏德战场上力压苏联,而且还能在大西洋上与美国僵持不下,甚至还能在中东与共和国“眉来眼去”,在太平洋战场上对日军指指点点,可如今,工业产能的严重下滑直接影响到了军工生产。

没有了大量的廉价的初级工业产品、没有了充足的农牧产品供应、没有了充沛的社会劳动力补给……短短数天之内,德国国内众多军工企业就不得不为了前线部队的需求,开始动用工厂的物资储备,像莱茵金属、克虏伯火炮等公司,他们已经开始动用存的金属材料和零配件,如果下游企业还不能恢复以往的供应能力,那么他们的武器生产制造速度将不得不锐减下来,直接影响到的,便是德军的战斗力。...

纳粹德国『政府』并未愚蠢,他们在知道已经无法继续盘剥西欧各受灾国的同时,还能对其他地区的占领国或者仆从国加大盘剥力度,因此他们让挪威和瑞典提高矿石产能、让意大利扩大生产规模以提高重要武器装备零配件产能、让波兰和奥地利占领区军『政府』延长工作时间尤其是冶金与化工产业、让苏联占领区的前苏联工厂修复速度加快尽快实现以战养战的生产目的等等,如此之多的措施中,自然还包括德国自己国内的,他们已经开始准备调整生产计划,在德国国内增加女工份额,以达到提升产能的目的男『性』工人将逐步退出食品、服装、医『药』等行业,重点集中于冶金、化工、电力、军工等行业领域,以德国自身的工业产能提升来度过失去西欧各国支持的窘境。

然而,计划归计划计划与现实之间往往是存在很大差距的,在法西斯主义深入脑髓的德国国内倒是无所谓,利用舆论机器空前激发德意志民族为国奉献的热情便足以,可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加大盘剥无疑意味着将加大压榨力度,人类世界可是一向流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的惯例,为此德国还将不得不在其他方面做出努力比如说增加占领军数量,或者以更严酷的制度来禁锢住占领区的人『性』。

当然,真正让所有计划都变得充满变数的,还是那该死的瘟,而这一切却又得拜北非核实试验场莫名其妙-的大爆炸所赐,要不是超乎德国核物理研究计划设定的核爆炸,把德国大量科研人才尤其是医疗方面的宝贵人才都给绞杀得干干净净,德国如今也不至于因为一个小小的瘟疫就让元首希特勒都得害怕打喷嚏。

实事求是,机会像是雨点一般向德国人打来,结果他们都一一闪过其实早在中德第一次军事技术贸易开始,德国人就有无数次机会向共和国学习医疗卫生方面的技术、购买相应的设备『药』物乃至培育相关的人才,结果德国第一次没有、第二次也没有、第三次压根儿就没想过要有医疗方面的,更何况中德交恶也是最近才发生的,在此之前,德国又很多次机会可以显著提升其医疗科研水平,可德国一心要集结力量发动侵略扩张战争,根本没有意识到瘟疫会比战争还要可怕。

“目前,我们已经集结了国内最好的医学人才,可由于大部分精英都在核爆炸期间损失所以当前的科研队伍可谓是良莠不齐,很难在短时间之内寻找到有效的解救办法,研发特效『药』和相关疫苗,短时间内基本不可能!”

“那需要多久?”希特勒不温不火的问道卫生部的官员,这事儿『逼』急了也没法,与其雷霆震怒还不如细声细语。

“至少也得三个月而且这还是理想化的时间,要是疫情出现了病毒变异,那么时间会更长……”

说到最后,这名官员几乎都说不下去了,这时间每增加一天,也就意味着疫情会持续一天,谁知道这瘟疫的扩散速度会不会是几何倍数的高速增长,要真是三五周之内就把整个欧洲给传染遍,那么德国还没有研发出治疗『药』物,欧洲大部分人也将因此死去,就像曾今的黑死病那样,让整个欧洲十室九空。

三个月的时间显然太长了,就算是瘟疫是一个简单的流行『性』小感冒,这么长的时间也足够传遍整个世界了,希特勒肯定不能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好不容易要把苏联人给打趴下了,眼看着就能彻底掌握整个世界大战胜利天平了,他哪儿能接受欧洲被一个瘟疫就瞬间彻底ko掉的惨淡结果,再说了,这瘟疫一旦传播太广,相信某些国家也不会坐视不管。

“那中国人的反应怎么样?现在有统计的感染病例和死亡病例中,有华侨吗?”希特勒突然问道,而且说话间还特意看了卡尔藤布隆一眼,仿佛这事儿特别重要,哪怕是国防军事情报局,也应该掌控。[]大国无疆184

“目前还没有,超级风暴来袭之前滞留在我国的最后一批华侨都撤回了,西欧其他国家滞留的也不多,唯一一个疑似案例,也是发生在法国巴黎,是一个男『性』华侨和法国女人的混血女儿疑似感染,不过症状基本类似于儿童感冒,而且那对夫『妇』和小女儿很快就躲进了巴黎的一家华资公司,对方甚至不惜动用外交手段来保全这家人,所以医疗人员也能带走这一家人进行试验分析,看看亚洲人是否也能感染这种病毒!”

“这么说,这一家子岂不是要回国了?”希特勒突然带着笑意的问道。

“的确是这样,明晚20点整之前,共和国空军以及其国内的民航撤侨包机都将全部飞离法国巴黎国际机场滞留在西欧的所有华侨都会被军用运输机或者民航包机撤走!”

卡尔藤布隆及时的补充说道,德国国防军事情报局一直在关注共和国空军战略运输机群赴欧人道主义救援的事情,哪怕一丁点儿相关的,他们都会时刻注意所以共和国空军最后一批援助物资战略运输机机群,将参与撤侨行动自然是一清二楚。

“那就好,那就好!”希特勒突然笑了笑,笑得很诡异很阴看着众人不解的神『色』,他这才解释道:“你们不认为中国这时候撤侨是太过于愚蠢了吗?亚洲和欧洲之间本来有很好的地理隔绝,可以让瘟疫的传播仅限于欧洲根本传播不到亚洲去现在倒好,他们自己运走了很有可能已经携带了病毒的侨民回去,这就等同于变相的把瘟疫传播的隐患带回了国……”

不用希特勒在作何解释,其他人都很快笑意不绝的点头赞赏,看来不仅仅要给这些撤侨飞机开绿灯,还得大大方方的让他们飞回亚洲,甚至要贴心周到的为他们服务,尽一切努力让他们安安生生的回到亚洲去让恐怖的瘟疫在亚洲也爆发开来,这样一来,共和国『政府』岂能不调集其医疗科研上的所有精英以最好的医疗科研设备和条件来争取速战速决,在最短的时间里拿出特效『药』来消灭患者携带的病毒,并且研发出疫苗展开接种,届时,德国情报部门只要稍稍费些功夫,就自然能搞到特效『药』和疫苗来展开研究,这可比本国研究速度快得多,也肯定更为奏效,谁让中国人一流产品国内销售、二流产品友好国家流通、三流产品才外销他国。

希特勒的想法让许多人都眉头一松,困扰日耳曼民族跻身世界超一流的阻碍又少了一个所以所有人都身心放松下来交头接耳一阵,直到希特勒干咳两声以示提醒,这才恢复应有的神态正常工作,不过讨论的问题已经变了。

“发生在北非秘密核试验场的奇怪核爆炸,出人意料的打『乱』帝国的核武科研进程,以至于目前我们是尚不清楚我们的原子弹是否已经可以爆炸而就事件的真实原因,目前的唯一一个解释就是外星人在作怪,是他们扰『乱』了我们的既定计划,一方面为了确认我们的核武器已经具备实战效果,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彻查是否存在外星人的事实,因而经帝国最高统帅部决定,启用两枚储备中的原子弹其中一枚,以行之有效的手段运至利比亚沙漠,进行一次补充核试验!”

说话者是武器装备部部长阿尔贝特=施佩尔的临时接任者战争部长维尔纳=冯=布伦堡,由于北非核试验场发生意外特殊核爆,施佩尔被炸得了无痕迹,在希特勒没有确认武器装备部部长之前,战争部部长布伦堡只能兼任这一职务,也许他是为战争服务太长时间里,也太了解德军目前在苏德战场上的窘境,所以他想到了对核武器进行一次补充实验,一旦成功,不管有没有发现外星人到来,德国都将正式具备核战实力,而始终作为羁绊的莫斯科战役也将不再是一个难题,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只要动用两枚原子弹中的一枚,那么莫斯科就不用占领了,苏联人也用不着去拼抢了,相信整个苏联很快就会匍匐在德军的军靴下,畏畏缩缩的签署停战协议。

说道首次核试验的意外遭遇,在希特勒心里这始终都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因为查来查去,就算把第92研究所所有资料都研究一遍,也没有找出什么设计或计算错误,也就是说德国人设计制造的原子弹试验装置理论上说是可以爆炸的,可关键是核试验装置设计之时的理论测算威力与实际爆炸效果严重不符合。

尤其是专家组乘坐飞机亲临核爆炸现场上空所看到的爆炸坑,都否决了一枚核弹爆炸的推论,德国也找不出什么证据来指证是某一个军事敌对国发起的恶意破坏行为,因而排除人为破坏的原因之下,只能认为是外星人作祟,可外星人真的存在吗?美国国内传出发现外星人意外失事后的飞碟以及外星人的尸体,这都是事实吗?

希特勒不是不相信有外星人存在的这个可能,要不然他也不会力挺布伦堡进行一次补充核爆的方案了他也想要通过一次补充实验,既检验了德国自己核弹的真实威力,又有抓捕外星人的可能,如此一举两得的方案他自然要鼎力支持,可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就仿佛背后有人盯着自己,阴森森的很恐怕。

“另外,布劳恩报告远程火箭的第二次发『射』实验已经准备就绪,不过这一次他希望更改发『射』轨迹和坠地点,理想的目标地是在北极因为火箭自发『射』到坠落,弹道可以处于较好的监控状态,不至于像穿越非洲的上一次发『射』,导弹发『射』之后很快就脱离了遥测范围,最后是否成功都不清楚,而这一次发『射』经过欧洲上空,一旦发生意外,火箭残骸连同模拟战斗部都将坠落下来有很大可能会坠落在本国境内······”

布伦堡继续报告着武器装备方面的事情,和德国的首次核试验一样,德国第一枚洲际弹道导弹的发『射』试验也是莫名其妙-的以失败告终冯=布劳恩最后是随便搪塞了一个理由来解释失败的缘故,但谁都知道,发『射』失败有可能是外星人在作怪,在进行一次发『射』试验也是理所应当的,不过从德国本土向北极发『射』倒是方便监控,可风险也忒高了,万一中途要是掉了下来,恰好砸在德国柏林议会大厦上面,那可就悲催了,但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洲际弹道导弹与原子弹是“弓”与“箭”的关系第二次世界大战自1944年7月份爆发以来,迄今已经快三年时间,德国的战争业绩就是基本征服了欧洲大陆,唯一的阻碍就是负隅顽抗的苏联,总体而言已经实现了战之初的战略目标,可恼火的是盟军至今还在顽抗,大西对岸的美国血眼通红要杀回欧洲、澳大利亚的盟军死拼小日本,另外还有一个超强大国在虎视眈眈,希特勒一天到晚都在担心这个担忧那个。

他不安心的原因很多,但解决办法的良『药』只需要一针,那就是德国具备核大战能力,他无时无刻都在想象,装载了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发『射』向敌对国,一炸就抹掉一城的惊人效果,他甚至梦寐着那些国家的政治家、军人和人民,都在瑟瑟发抖的搞笑样子,每每如此,他的心脏都像是过度充血似的膨胀,以极高的速度向动脉输出鲜血,让大脑异常的亢奋起来。

“那好,核试验补充试爆就安排在4月7日之前,而远程火箭第二次实验也争取安排在同一天,一旦双双取得成功,那么就集结精锐力量,力争在五月底之前将原子弹缩小到可以用远程火箭发『射』的地步,我要让老『毛』子来首先品尝品尝核弹的威力,看看是他们的红『色』口号热血,还是我的核弹惨烈!”

希特勒站起身来,其他人等也当即倏然起身,齐刷刷的伸出了右臂,高声喊道:“伟大的日耳曼民族,万岁!”

而在另一边,已经被军事隔离封锁的法国巴黎国际机场内,已经单独隔离在机场里的数千华人华侨已经集结在了一起,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一些很特别的——骨灰盒,西欧特大自然灾害发生后,滞留在法国、荷兰、比利时、西班牙等国的华侨也都受灾,不过他们都基本集中居住于城市,所以彼此之间还能相互照应,且很快就和外交机构取得了联系,但这并不能避免有人会在灾难中不幸罹难,有四十余人已经被火化装进了骨灰盒,正在朋友或者亲人的照看下,准备“登机回国”。

停机坪上,共和国空军的四架“巨无霸”战略运输机已经相继飞走了,装载人数多且能装运伤患单架的运输机基本都运走的是桥民中的伤患,这些有外伤或者感冒症状以及其他病症的伤员将被统一运至共和国在伊拉克准备的一个军事基地,经免费的隔离治疗之后才会被转运回国,而对于当前这些准备乘坐民航包机的侨民而言,尽管他们经国家自然灾害救援队医护人员初步检查后确认身体无恙,但回国后还不能立刻回家,他们也当然知道,从欧洲回去意味着什么,但他们能坚信不疑的站在一起准备回国,除了对共和国发达医疗科技有信心之外,还笃定了一个信念——死也要死在祖国。

等待,并非是最漫长的煎熬,如果有了同伴。

“非常谢谢您,萧先生,如果不是您的建议,我们恐怕还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背着一个厚厚的行李包,手上提着一个行李箱,斯路特斯非常友好的和萧克拥抱告别。[]大国无疆184

“我也是!”

艾多福也凑了上来,当初他和斯路特斯救下萧克一家人之时,哪儿会想到萧克本人可是大有来头,简而言之言而总之,萧克是时任共和国外交部部长萧奈天的亲戚,有了这一层关系,斯路特斯和艾多福俩人,也就能顺理成章的以亚美集团法国分公司瑞士籍员工身份跟随公司华人员工一道撤离法国了,其中原因,谁都懂的。

亚美集团不愧是号称当今全世界第一企业,法国分公司的雇员并不多,但该公司还是一口气派来了两架集团专机,这两架洲际型喷气式公务机原本就是用来集团分布在全球的公司人员流动所用的,之前主要执飞的是中美之间,但如今都被派来接法国分公司雇员,而且由于座位空余较多,因而还能随行为外交部免费带走一部分侨民。

登机队伍排得很长但却很有秩序,因为每一个人都知道,机场外面有许多人此时此刻正嘲讽着他们、羡慕着他们等等,有人庆幸他们可能会为亚洲带去瘟疫,也有人嘲笑这些中国人一有大事儿就立马有『政府』来组织撤离,真的那么怕死?可谁又能知道,人类的『性』命到底有多么的坚挺呢?

亚美集团的两架专机首先被塔台放飞,法国人已经得到了上头的命令,这些飞机要走一架都别拦着,还得好生伺候着,不仅给加满油还得准备好丰盛的食物款待,最好能弄进几个感染了病毒的工作人员去侍奉,要千方百计的让这些人走好,否则脑瓜子就等着吃花生米。

偌大机场里之前还有很多体格巨大的洲际型客机,渐渐地,人群少了、飞机也少了,能有的自然是每一架包机起飞之时那震耳欲聋的引擎轰鸣声,在不到一个小时时间里,最后一架共和国国航的包机也起飞了,萧克和他的妻子以及女儿也正是乘坐这架飞机,随机的人员中,都是从西欧各国撤离的外交部工作人员,共和国已经无限期关闭了这些国家的外交代办处,当然也就意味着共和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会与欧洲没有任何外交联系,而游走在欧洲的华侨,也顶多是一两个冒险者,中国人并未对欧洲说再见,只是暂时的离开罢了。

夜『色』漆黑,客机闪烁的航灯在夜幕里特别显眼,在渐行渐远的轰鸣声中,法国巴黎再一次迎来了它那孤独而又寂寥的夜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