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八五章 来势汹汹

第一八五章 来势汹汹

aoye第一八五章来势汹汹

当三月的春风早已吹绿了大江南北,姗姗来迟的四月阳光谱写大地之时,在这春暖花开的美好时节,在共和国首都卫生部,那里的人没有空闲来享受春天的光景,唯有无休的忙碌。

“现在是北京时间的早上九点整,预计下午四点之后,空军撤侨战略运输机和外交部撤侨包机将陆续飞抵国内,也就是说我们还是七个小时的时间!”

时任卫生部部长的欧阳华晨,一头银白头发配上一张慈祥的脸,国务院部级干部中,也就欧阳华晨被外界媒体形容是最具文学气息的部长,但欧阳华晨可并非是搞文学创作的慈祥老人,他在就任卫生部部长之前,曾担任建国之前的西南自治『政府』卫生防疫局局长、重庆军事医学院副院长。

建国后,他先后担任中华医学科技大学校长、上海市卫生局局长、卫生部副部长等职务,算下来其晋升部长之路上,大部分时间都在教育科研上,因而欧阳华晨随时都能给人一种教育育人的老师形象,而无法让人联想到,他也是共和国国务院部级干部中,赫赫有名的倔老头。[]大国无疆185

如今这一时刻,卫生部上上下下被折腾得鸡飞狗跳一般热闹,当然也是拜欧阳华晨所赐,自法国发现首例瘟疫病例以来,管辖着和欧洲隔着十万八千里的共和国卫生医疗事业的卫生部便史无前例的启动了瘟疫防治三级响应,卫生部部长欧阳华晨亲自挂帅,督导卫生部传染病监控、重大疫情检疫、医学研究等等部门成立了疫情防治专家组,并下令卫生部直辖的四个医学研究所展开研究,为此,欧阳华晨甚至还去国防部寻求帮助,最终让军情局出面为卫生部从欧洲弄来了研究样本。

时至今日,卫生部上下连同共和国各省市卫生防疫部门,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不过在关键时刻来临之前,欧阳华晨自当坐镇指挥,他召开了一个卫生部重大疫情防治电视电话会议,除了卫生部科级干部以上全部到场之外,会议还与全国各省的卫生局形成信息互联,欧阳华晨要展开一场声势浩大的战役部署,迎接即将到来的严酷挑战。

外表文质彬彬充满和气,但言语间从不客气委婉的欧阳华晨戴着他那金边眼镜,蠕动的嘴角一字一句清晰的冲话筒说道:“此次爆发于欧洲的瘟疫,时间短暂、传染迅速,根据各方统计数据显示,在欧洲有统计的感染病例每天都在以几何倍数增长,当前死亡率基本维持在50%至60%之间,也就是说现在每天可能会有上千人死去,那么未来每天将会有上万那是更多人因病死去!”

“相信各位手中已经拿到了国防大学医学研究所得出的研究报告,此次爆发于欧洲的瘟疫类似于公元二世纪中期,爆发于罗马帝国安东尼瘟疫,是一种多种传染病综合而成的大规模瘟疫,目前已经发现并可以确认的传染病,有鼠疫、疟疾、流感这三种,尚需进一步确定的还有肺结核、狂犬病等两种!”

欧阳华晨说着,扬了扬手中的文件,脸『色』不太好的高声说道:“上千年前的安东尼瘟疫,只不过是伤寒、天花、麻疹以及中毒『性』休克综合症糅合而成的瘟疫,它就造成了罗马帝国损失了近三分之一的人口,那么这一次传染病更多且更为恶毒的瘟疫,它又会带走多少人的生命?”

“本世纪初,在全世界横行霸道的西班牙流感害死了多少人?这一次在欧洲爆发的瘟疫,显然要比单纯的甲型病毒引发的西班牙流感要更为凶猛得多!所以,共和国各省市县乃至村,各级医疗、防疫等单位务必引起高度重视,加大卫生防疫工作、务必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治疗……”

熟悉欧阳华晨的人都知道,每每遇大事,欧阳华晨最多强调两遍,语气最为强硬的基本会是在最后的准备会议上,这一次也不例外,面对来势汹汹的灾情,他在工作部署会议上做最后一次强硬强调,瘟疫不是小事儿,一旦传播开来,好不容易取得如今辉煌成就的共和国难道就要像罗马帝国那样被瘟疫给折腾得倒退?

当然,此次工作部署会议重点在于瘟疫的防治上,目前共和国国内没有发现一例感染病例,那是因为中欧之间在超强风暴袭击西欧之前就不再频繁,唯一有可能带回传染病的,便是几个小时后就会飞回国内的侨民,当然,在其他方面,欧阳华晨还是严苛强调,海关检疫、公共场所防治、重点单位消毒、疫情应对演练等等,总而言之,欧阳华晨就是要让每一个医疗工作者都要时刻警惕,不仅要随时待命还是主动出击,将瘟疫的传播途径彻底堵住。

会议很快进入最为重要的核心议题,那就是如何处理即将回国的数千华侨侨民,在此之前,卫生部、民政部、国防部、国务院应急办公室、国家疾控中心等等单位已经多次进行联合会议讨论部署侨民回国后的检疫消毒、隔离防治等等方面的工作。

疫情的传播源极有可能是由这些侨民,只要处理好这些有可能携带瘟疫病毒的侨民,再进一步加强共和国对外贸易进出口的卫生检疫工作,且加强国内的瘟疫防范意识宣传、加大卫生防治力度等,共和国卫生部是有信心杜绝瘟疫在国内爆发的,而如此一来,头等工作似乎就是要合理处理好这些侨民。

国防部为此是做了很大贡献的,当年共和国首次空中投掷核试验的航空兵基地,就是作为战略轰炸机携带核弹起飞奔赴罗布泊核试验场的核心机密所在,而如今这座机密基地最大的任务也就是供共和国空军新型战略轰炸机和隐形轰炸机等重点科研型号飞机试飞所用,空军既然能不惧危险出动战略运输机参与人道主义救援和撤侨,那么也没有丝毫的迟疑就答应将这个基地腾空出来,以供撤侨军机和民航包机降落,并且基地设施完善,平时都能至少满足一个航空团以及众多科研实验人员工作和生活,显然如今也能满足数千侨民隔离观察和治疗所用。

从基地腾空到基地周边消毒防治,共和国空军出动了难以计数的车辆和运输机参与到搬迁中来,同时还从六个航空师调来了六个整编防化连,对基地内外和周边进行了严格的消毒处理,彻底让老鼠、蚊子等易于传播病毒的载体生物无藏身之所,之后空军又动用基地专线铁路,为即将入住基地的数千侨民,运来了新鲜的蔬菜、大米、肉类等等食物。

同时,还配合稍晚进驻的共和国国家疾控中心专家和医护人员,在基地内布置隔离病房、普通病房、监护室、化疗室等等,还直接从北京空运了大量先进的医疗科学实验仪器和设备,连同核磁共振、x光等先进医疗器械在内,彻底将基地原有的医护所,瞬间超过了一个甲级医院的配置。

不久之后,来自共和国各大医学科研单位、重点高校医学研究院等专家也陆续进入基地,利用之前已经运抵的各种时下共和国国内最先进的实验仪器和设备,在一边继续展开科研实验的同时,一边等候即将来临的大批侨民,当然他们最主要的工作和使命,是用最短的时间,拿出最有效的防治办法、最见效的特效『药』物以及可预防的疫苗等。

一切似乎都已经准备就绪,不过在这样的关键的时期,又怎么能少得了国民警备部队的登场,位于青海境内的这个基地很快就由空军交付给了卫生部,而卫生部又得到了青海省『政府』的大力支持,青海国民警备师出动一个整编团,将这个基地周边实施军事戒严起来,空军留下的国防军事专用通信光缆也被暂时借用,以方便届时被隔离观察治疗的侨民,能随时通过电视电话和家人通信,书信这种传统的方式当然也可以,不过信件将会被严格消毒处理,传递周期也比较长。

为了避免造成瘟疫来袭恐慌,卫生部还联合文化部下属的广播电视总局对新闻媒体单位下达了“封口令”,而之所以要在基地周边动用国民警备部队来实施军事戒严,其实倒不是为了防范个别病患企图逃离基地,更主要的目的是防范有不怀好意的记者企图进入基地,而且为了增加威慑力,除了给各大新闻媒体单位下达的“封口令”,让这些新闻单位不准在未经批准之下报道撤侨侨民回国任何消息之外,军事戒严的国民警备部队也全部配发实弹,任何新闻单位的记者或其他个人不听劝阻硬要擅闯,那么,格杀勿论!

随着时间的临近,欧阳华晨能部署的工作并不多,每一个环节都已经计划妥当,他唯一需要的就是在精神上给每一个人敲响警钟,随后散会不久,堂堂卫生部部长欧阳华晨便不顾年迈毅然踏上了前往隔离观察治疗基地的飞机,他要亲自去督导工作,谁要是敢偷懒懈怠、玩忽职守,欧阳华晨显然不会让他好过。

时间像是遗忘了这些撤侨回国的侨民,因为昔日围绕西欧特大自然灾害和后来爆发的疫情闹翻天的各大新闻媒体,突然之间就像是哑巴了似的,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和官方理由,这些电视台、广播台、报纸等,就回到了以前的本『色』,该放婆媳苦情剧的就继续放,只要不在广告时间里『插』播电视剧就可以,该广播道路交通状况或者音乐的广播台也可以照播不误,只要不卖假『药』就行,而报纸也是一样,内容合规且只要错别字别太多,怎么都行。

共和国国内媒体集体失声的背后,观众、听众、读者自然有了不适应,前些日子只要打开电视、扭开收音机、翻开报纸,漫天都是什么灾情消息,而现在,神马都没有了,他们反倒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难道西欧的灾情和疫情已经因为耶稣复活而转危为安了?所有人只能以这个解释来满足好奇心,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这些新闻单位派往欧洲的记者都死翘翘了。[]大国无疆185

不管如何,每一个行业都有每一个行业的规则,它平常是隐身的,就像潜水一样,但谁要是触碰了这条红线,后果自然是不堪设想,依靠广告营销随时都能赚大钱的新闻单位显然是不敢和国家机器碰撞,他们还没有那个冒险的勇气,因为共和国有一个可以让人死得很有节奏感的国防部长,除此之外还有其他部级干部脾气不小,要是得罪了卫生部部长,那这些新闻单位的从业者以后就别想买平价『药』、享医保了,那岂不是死得更有节奏感?

所以,新闻单位集体闭嘴的同时,共和国民航总局和空军的撤侨行动倒是异乎寻常的顺利,到北京时间4月4日傍晚时分为止,参与撤侨的共和国空军战略运输机和民航包机全部飞抵了昔日空军的机密基地,在回国途中所有侨民包括空军战略运输机机组成员都知道他们回国后会先隔离观察一段时间,所以现场倒并没有出现什么『乱』子,这让在现场坐镇指挥的卫生部部长欧阳华晨很满意。

紧跟着,所有飞机包括空军的“巨无霸”战略运输机在所有人员撤离之后,都被统一的牵引到了以前为战略轰炸机准备的超大『露』天停机坪区域,拉上隔离封锁线后,共和国疾控中心消毒防疫车便开始现场,身穿特种防疫联身服且戴了专用防护手套、工作帽、防护罩、长筒靴等的防疫人员,迅速对所有飞机进行严格的消毒处理。

而在另一边,由空军负责承运的伤患患者并一级接应并实施快速隔离处置,当然并不包括在自然灾害中烧伤、摔伤等患者,他们和其他身体看上去并不大碍,不仅能哭能笑还能能跑能跳,但谁让他们都有可能是病毒潜伏寄主呢,所以在登记之后,他们还是按照常规接受现场消毒。

在昔日停放战机的机库里,搭建起来的是一座座彼此封闭隔离的消毒淋浴间,所有疑似患者都将接受严格的消毒处理后,将所有的衣物和随身携带物连同行李之内上交进行消毒处理,而他们也都将换上经过严格处理的白『色』病服,并随后安排各种常规的身体检查,当然最重要的一环自然是抽血化验,所有人不分老人和小孩,都将抽取部分血『液』用于化验。

多部门联合组织的行动效率非常之高,在第二天拂晓到来之前,所有回国侨民连同参与撤侨的空军军人的身体初检报告就全部出来了,为此三千余名从共和国各地赶赴该基地的医疗工作者和科研人员一宿未睡,但这样的努力显然是有回报的。

初检报告显示,在回国的4521名侨民外加空军24名军人中,基本待在法国巴黎国际机场且由始至终很少和当地人接触的24名军人无一感染,这也是得益于他们经过专业的救灾防疫培训,共和国国内每年都会有或大或小的自然灾害发生,共和国空军的战略运输机作为重要空中运输力量,所以执行救灾运输任务的使命就要求所有飞行机组都知道如何在自然灾害爆发后保护自己。

而4521名侨民中,青少年一个没有,大部分都是男女青年和少部分的中老年人和婴儿幼童,作为主要构成的男女青年,他们的感染病例在初检报告中只有17例,而且其中还有8例是疑似,婴儿幼童中感染病例只有两例,其中确认流感一例,疟疾疑似一例,当然确认流感那例的幼童父母也是不幸被确认为流感感染病例,他们也都位于那男女青年9例确认病例之中,这一家三口倒是比较特别。

除此之外,比较麻烦的就是归国侨民中数量不多的中老年,却是感染病例最多的,而且棘手的是,其中有6例为肺结核、2例竟然是鼠疫,肺结核自然是传播『性』很高的瘟疫素,所以被确诊为肺结核的那六名中老年人很快就被转入到重点隔离看护病房,而鼠疫传播是以鼠蚤为媒介,经人得皮肤传入引起腺鼠疫,而经呼吸道传入发生肺鼠疫,所以这两例病患倒是向他人传播疫情的可能『性』比较低,隔离看护病房里根本找不到鼠蚤,就算有也被反复消毒给杀死了,所以他们倒是没有被转移看护。

身体机能不如年轻人的中老年很容易在特大自然灾害期间,尤其是洪灾、雪灾等患上感冒,而病毒『性』感冒则是最为凶猛的,而在这些撤侨归国的中老年侨民中,也发现了有两例疑似流感的病例,更加麻烦的是,病毒似乎存在变异的可能。

4521名侨民,就有29个病例,感染率高达6.4%,而如果由此推算整个西欧的感染病例,那么西欧至少有上千万人被感染,如果以50%的死亡率计算,那么此次瘟疫有可能造成欧洲五百万人死去,而且还是预估数据,瘟疫要是形成了不可控制的大规模流行,那么会有更多人死翘翘。

西欧的疫情暂且和共和国卫生部无关,欧阳华晨只知道现在已经发现了这么多的病例,而且还是初步检查结果,随着检查的深入进行和隔离观察的时间超过许多病毒的潜伏期,指不定还能发现更多的病例或者其他疫情,但对于已经发现的,显然要即刻实施治疗,除却流感,共和国当前的医学科技水平已经能较好的控制住鼠疫、肺结核、疟疾等疾病。

而针对已经获取到的新型流感病毒,科研人员已经展开科技攻关实验,争取尽快弄清病毒发病机理并找到解决措施,当然欧阳华晨并未忘记及时征召共和国多家大型医学制『药』企业的科研人才和实验室,加入到科研攻关的队伍中来,务必要将流感的传播蔓延扼杀在摇篮之中。

!#

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