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八七章 看不见的战线

第一八七章 看不见的战线

第一八七章

看不见的战线

“钱给他了吗?”

“他答应了这桩买卖,定金自然给了!”doulaidu

短促的对话后,房间又陷入了沉寂之中,俩人似乎找不到什么共同的话题,香烟的味道开始弥漫开来,良久之后,其中一人才站起身来将烟头摁熄灭在了桌上,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冲桌对面的另一人点了点头,随即便率先推门而出[]大国无疆187

字txt下

顺着阴暗的楼梯逐步往下,俩人慢慢吞吞的来到了地下储物室的防盗门前,走在前面的人将门一旁堆砌的“垃圾”移开后,墙壁上『露』出了一个内凹的小洞,躬身看清了荧光屏上的提示之后,将右手手掌放在了屏幕上,经扫描之后那绿『色』的荧光『色』变成了蓝光并不断闪烁起来,站在后面的人也知道该怎么做,熟稔的验证了身份后,那道看起来很寻常的防盗门才缓缓的打开,只有这个时候来人才能看清这道门的究竟,它远比家用防盗门厚实得多。

俩人进去不到三秒,防盗门便自动关闭,而映入两人眼帘的,则是另一番景象,在右手侧摆放着一个个头不小的控制台,远远的就能看到那『液』晶显示屏发出的光芒,头戴耳麦的技术员正聚精会神的工作着,而在右手一侧,则是一溜儿的武器架,上面各种轻型武器都有,包括共和国陆军最新的制式突击步枪,就连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大放异彩的『毛』瑟步枪、李恩菲尔德步枪等也是应有尽有,更奇特的是,就连小日本的王八盒子都有。

其他地方还有一些生活设施,空调、冰箱、厨房、电视机等等什么都有,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堆被防水布遮盖的弹『药』箱,俩人并非是进来找武器的,所以根本没看一眼便径直朝里面走去,敲了敲一个钢化玻璃隔离而成的办公室玻璃门,俩人这才进入了“办公室”里。

“‘镍币’收钱了?”刚一进门,双眼正盯着办公电脑显示屏幕的耿飚就问道。

镍币是一个代号,它暗指与美国中央情报局新墨西哥州核心人物之一的迈克尔逊,俩人自然是听得懂,一个小时前才和“镍币”完成交易的华商已经卸下了伪装面具,但脸部还是有些生疼,所以『揉』搓着脸一边回答道:“给了,估计现在已经可以锁定位置了吧!”

“先不忙,‘镍币’很聪明,他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就上当的!”

耿飚将目光抽离了显示屏,抽出桌上的中华香烟一根,顺手就将烟盒扔给了迄今为止功劳不小的“华商”——郭伟,作为共和国军事情报局1942届最优秀的特勤人员毕业生之一,郭伟在耿飚所负责的这个军情局第215行动组非常的适应,五年的时间或许对于一个高级情报人员而言是比较短的成长期,但耿飚相信,郭伟再经历些许历练,将来定能担任更为重要的职务。

郭伟接过香烟,但并未抽而是给了一旁坐着的单奕,在整个行动组里,单奕可谓是人如其名,是最有善意的,对每一个人都很不错,尤其是去年才启用的新人郭伟,像是一个老大哥一样照顾不太熟悉情报工作的郭伟,其中缘由郭伟不太清楚,据说是因为单奕曾今的搭档就特别会照顾单奕,结果在一次行动中两人几乎暴『露』,而单奕的搭档为了掩护同伴的撤离,最后因公殉职。

单奕唯一的『毛』病就是爱抽烟,自打搭档过世以后,他就有了两个癖好,其一就是运动、其二就是抽烟,他的运动方式有异于常人,他喜欢潜水,潜在游泳池、浴缸、水盆等等任何可以将脑袋淹没的水里,憋着呼吸享受那种生与死的刺激感,而抽烟这一癖好自然不用多说,要是没有任务可做,那一天下来少说也得抽上整整两包。

耿飚看着单奕熟练的点着香烟,那『迷』离的眼神似乎才有了些精神,不禁摇了摇头,长吁一口气后站起身来,走到单奕和郭伟俩人对面的沙发坐下,将香烟含在嘴角,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抽烟的单奕,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可以毁掉曾今行动组里最优秀的精英?他一直在想,或许,单奕也在思索。

郭伟不敢去打扰俩人,对于整个行动组而言自己都是一个晚辈,这些在无人问津的战线上默默为共和国崛起作出不可磨灭贡献的英雄,他们需要的其实并不多,他们的生活也很简单,这片刻的宁静,也许就是最好的享受。

耿飚看了一阵,依然咧嘴笑笑则罢,反正每一次单奕抽烟的时候都是心无旁骛,就算是行动组里所有人都盯着他看,他依然会陷入他那一个人的世界里,苦苦思索着、想着什么,会是逝去的战友吗?还是,那遥远祖国的亲人,尤其是那可爱的孩子?耿飚看了看单奕一旁的郭伟,笑了笑道:“他是不是经常让你买烟啊?”

“有,不过不是经常!”

郭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里却在想自己只要回来,哪一次不会带一整条香烟回来,偷偷『摸』『摸』的给挺照顾自己的单奕?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似乎太邪恶了,香烟这东西可是慢『性』毒『药』,这岂不是再给自己的师兄注『射』慢『性』毒『药』吗?

看到郭伟的笑容,耿飚也不好多说什么,将烟头放在了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将身体陷入沙发上,双手抱在胸前,摇着头道:“你这次回来可能是最后一次看到单奕了,早知道,就该让你多给他带些烟回来,而且要最好的!”[]大国无疆187

“怎么?单师兄要调任回国了吗?”郭伟忍住内心的兴奋,睁大了双眼看着耿飚,在这一刻他根本不像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情报人员,倒像是一个小孩,一个懂得感恩的好孩子。

然而,耿飚却摇了摇头,否决了郭伟的想法,残酷的说道:“回国是要回国,不过他不是调任而是退役,你也看到了,他的精神状态已经不再适合日益残酷的境外情报工作,他需要回国疗养,或许家庭的温暖能够化解掉他内心的死结!”

其实,一根烟对于单奕而言用不着多少时间就没了,所以他听清楚了耿飚的话,但并未有反映强烈的反对,而是友善的转过头来,看了看自己精心调教的小师弟,说道:“我是该走了,留在这里,只会让你的津贴越来越少,不过以后,你得多注意了,行动经费什么的,能节省就节省一些,给一个咖啡馆小工那么多的消费作甚?”

郭伟闻言讶然,不禁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看来单奕对自己还是有些不放心,行动之时都在一旁看护着,这种被照顾的温暖感让他感觉很窝心,可惜的是,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有了。

砰…砰…砰…钢化玻璃门沉闷的敲门声将三人的思绪从闲聊中拉扯回了现实,知道现在该干什么的三人当即起身依次离开办公室,直奔信息综合控制台前,前来敲门的便是行动组里的信息技术员,递给三人每人一个耳麦后,他便坐回了原位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内嵌在控制台的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无线电信号定位的画面,又是一串命令输入后,又增加了三个画面在显示屏上,分别是一个有光点闪烁的微缩版卫星地图、一个信号频谱显示、一个综合信息显示。

“五分钟前,外勤人员就尾随目标来到了‘镍币’最终驶抵的一个废弃庄园,这个庄园迄今为止我们从未发现过‘镍币’前往,外勤人员完成目标定位后就撤离到了两公里外,架设好了信号中继发『射』站,以便让我们夹在定金里有效范围只有三公里的信号发『射』器不至于失去联络……”

信息技术员说着,一边用鼠标和键盘搭配着『操』控电脑,而站在身后的耿飚、郭伟和单奕三人,也都没有了刚刚闲聊之时的样子,都是一副认真聆听之态,经过多重技术过滤和纠正还原的声音非常清晰,‘镍币’和一个中年男子说话的声音非常清楚,就是语速很快,交谈的语调还带着巴伐利亚州的味道。

其实,“镍币”迈克尔逊的身份背景复杂一事是早就被耿飚等人掌握的,亚美集团当年在纽约开始销售第一辆甲壳虫轿车开始,就一直与美国『政府』、军队、财团、黑帮等等之间关系匪浅,也正是因为利益均分妥当,如此亚美集团才能安生的在美国生根发芽茁长成长,因而对于共和国军情局而言,利用曾今亚美集团的商业情报网建立自己的网络再容易不过,而且还能互相补充。

因而,耿飚在很早之前就通过亚美集团的商业情报网核实了迈克尔逊的身份资料,军情局资料库里“镍币”的信息也早就不是军情局情报人员合作对象,而是一个危险分子,因为经过反复核实之后确定无疑的迈克尔逊身份其实是德国国防军事情报局隐藏在美国的头号特工,早在1939年,迈克尔逊就在德国国防军事情报局的努力下,狸猫换太子般拥有了美国公民身份。

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迈克尔逊一直都是其貌不扬藏匿得很深,尤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以来,美国中央情报局大肆扩张势力之下,他成为了其中一员,却并未急于立功升职,而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潜伏着,不立功、不犯错,在美国新墨西哥州这片土地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反谍反间的重任,他这样老实中庸的表现,反倒让他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系统中如鱼得水起来。

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就是郭伟出场,他是共和国军情局常驻美国新墨西哥州的第215行动组的新人,显然属于生面孔而且底子也是最干净的,郭伟以奢侈品走私商的身份一步一步的与迈克尔逊接触,而且还是漏洞百出的接触,就像迈克尔逊公然质疑郭伟的那样,没有雄厚的实力背景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从共和国倒腾高级奢侈品到美国来贩卖,而且这样的商品根本不愁销路,何必要花大价钱来让迈克尔逊偷售『政府』内部官员腐化资料,展开有针对『性』的销售活动呢?

迈克尔逊当然知道郭伟的身份不简单,他之所以没有反对和郭伟接触,一方面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场持续深入,德国几乎在苏德战场和大西洋战场上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德国国内已经不是第一次让他想尽一切办法尽快就任要职,要尽快全面的掌握美国曼哈顿核物理研究计划的进展状况,所以在他最需要外力辅助的时候,郭伟出现了,俩人的合作自然一拍即成。

然而,罗斯威尔事件的爆发对于一直都波澜不惊的美国新墨西哥州而言,不亚于在一平静太久的水塘里扔进了一块巨石,惊起的滔天巨浪不仅让美国民众想入非非,更让各国的情报部门擦亮了双眼,有的想要弄清楚是否真的有外星人,有的想要从这件事情中浑水『摸』鱼,而迈克尔逊也自认为机会来了,共和国军情局第215行动组更觉得机会来了。

买卖,是最好的接触和试探方式,郭伟佯装华商身份其实早就在迈克尔逊面前,比『妓』女的遮羞布还要不值一提,几乎就是在摆明的告诉对方,咱就是共和国的情报人员一般,然而郭伟依然按照行动计划主动向迈克尔逊提出交易,并且还许诺了超乎想象的重金购买,光是几百万元人民币的交易额就足以让人心生疑虑,更何况是久经训练的迈克尔逊,他当然知道这是一个陷阱。

郭伟佯装的华商掩饰身份是情报买卖中介商,他可以为德国收买情报,也可以为美国套买,这一点他是很直接坦率的告诉迈克尔逊的,可迈克尔逊本身就是德国的情报人员,他当然知道郭伟的这种说辞是错误的,这不过又是俩人合作以来,郭伟暴『露』的又一个破绽罢了,这一个接着一个的破绽,显然是共和国军情局有意或无意暴『露』给迈克尔逊看的,其用意何在,迈克尔逊始终猜测不清楚,而且破绽越多、破绽越大,他就越是『迷』糊。

当然,迈克尔逊始终在坚信一个信念,那就是他的真实身份是没有暴『露』的,这也是他在犯『迷』糊之时不至于做出愚蠢行为的唯一的优势,他需要时时刻刻越发频繁的提醒自己,自己是德国一方的,而不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叛徒,可郭伟的一系列举动给他带来的震撼实在太大,以至于他不得不求教他人才得以释『惑』。

于是乎,迈克尔逊走出了整个情报战对弈中的第一步臭棋,他终于去了一个不该去的地方。

郭伟、耿飚三人聚精会神的听了一阵,便很快将耳麦摘下,随后耿飚拍了拍信号技术员的肩膀,至于要做什么,自然不用交代清楚,信号技术员很快就侧身看了看一旁负责全程记录的数据终端员,得到点头回应后,他毫不犹豫的点开了一个命令框,并很快用鼠标左键点击了“确认”一词。

无线电波的传递速度几乎是可以与光速媲美的,在36公里开外的一座废弃庄园二楼书房里,正细声细语交谈的迈克尔逊和一个中年男子当即停下了对话,因为他们听到了“膨”的一个细微声响,突然到来的声音让两人惊觉不已,迈克尔逊第一时间跑到了窗户一侧,动作轻缓的掀开已经布满灰尘的窗帘一角,根本没有看到外面有什么,而等他转头看过来之时,却发现自己刚刚提钱进来的那个塑料袋着火了。

“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钱里他们夹了什么特殊东西吗?”

迈克尔逊一边叫骂着,一边扭头到处搜寻着,终于看到了一张破旧的地毯,赶紧捡起来冲到书桌前,用破旧的厚实地毯将装钱的塑料袋盖住,并狠狠的拍打一阵,火苗这才消失,屡屡青烟正宣告着那一摞摞货真价实的高仿“假钞”已经彻底报废。

看着眼前的这一坨不可思议的东西,迈克尔逊早就说金钱是狗屎,现在倒好,这坨狗屎竟然自己燃起来了,迈克尔逊气得是双拳紧握,看了看桌对面同样感觉不可思议的人,道:“一定是那个华商在钱里面夹了什么特殊装置,像是定时炸弹那样突然燃烧起来。”[]大国无疆187

“该不会是侦听装置吧?”

“侦听?”

迈克尔逊笑了笑,他虽然承认自己在路上差点像往常那样,收到钱后都对一沓沓厚厚的钞票检查了,可这一次他没有,他只是将一摞摞钱从塑料袋子里拿了出来,粗略的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东西,也就放回塑料袋子里专心驾车赶来这个庄园,毕竟当时他是以时速120公里狂奔着,没心思多看。

再说了,他也像之前和华商的会面之时,用上了电磁干扰装置,因而聊开了之后,他也就没有去担忧着厚厚的一摞钱里会不会是中空的,会不会夹在什么,毕竟就算有,也会被干扰得无法正常工作,更何况这里荒郊野外的,一路上又没有人尾随,他又是第一次来这个隐蔽点,哪儿会去想到会如今的遭遇。

“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中国人的技术,在不列颠空战和对英大轰炸期间,我国空军装配的干扰系统都是从共和国引进的,相信他们早就知道如何让自己的侦听装置避免被电磁干扰!”

说完,迈克尔逊拍了拍额头,更加『迷』『惑』了,他实在猜不透中国人的心思,既要出高价钱来买罗斯威尔事件的机密资料,又要中途变卦般的,在钱里塞进一个高技术东西,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爆燃了,报废了一堆高仿真得让迈克尔逊都误以为真钞的人民币,这到底是意味着什么?难道说,那个中国人早就知道这桩买卖不成,或者是他知道迈克尔逊手里根本就没有罗斯威尔事件的资料?

越想越『迷』糊,迈克尔逊有些苦恼的蹲在了地上,他感觉自己的脑袋正高度眩晕,像是坐了数百次的过山车似的,晕得难以名状,而看到这一切的同伴,拉斯米森赶紧上前来搀扶起迈克尔逊,细声问道:“出什么事情了,竟让你如此恼火?”

迈克尔逊直摇头,他『揉』搓着太阳『穴』好一阵,又深呼吸了几下后,这才说道:“一开始,我就知道对方身份是假冒的,他是共和国特工无疑,可我没有拆穿他,他也继续着拙劣的表演,可罗斯威尔事件爆发后这才没多久,他就变了,他直截了当的要机密资料,而且给很高的价钱,显然,他是在试探我。”

拉斯米森不解的直摇头,他哪儿知道他来拿资料怎么会有这么麻烦,国内催得很紧,宁可让曼哈顿工程的情报渗透迟缓一些,也要弄清楚这罗斯威尔事件到底是不是一次外星人发生的坠机悲剧,可哪儿想到费尽周折的和迈克尔逊取得联系并约定在这里接头拿东西,结果资料没拿到,却被迈克尔逊拉着帮忙分析这事儿的蹊跷之处。

“别管太多,拿到资料才是王道!”拉斯米森很直接的说道:“别管中国人玩什么花样,我们当前的目的就是要拿到事件的真实、全面的资料,这是局长亲自下发的命令,我们必须执行,中国人要玩游戏,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和他们玩!”

迈克尔逊坐直了身体,看了看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拉斯米森,真不知道这货是怎么被挑选外派到美国来的,怎么蠢得比新墨西哥州的蛮牛还要笨一些呢?很明显,共和国、美国、德国,三个国家目标都死死盯着罗斯威尔事件的后续发展,而其中美国则是庄家,共和国和德国都是赌客,现在庄家还保持着沉默,一张牌未出,两个赌客之间倒是斗狠起来,这事儿该如何解释?

反正,迈克尔逊不打算和拉斯米森解释这些大道理,说了这厮也听不懂,因而干脆保持沉默,他需要冷静下来仔细分析一下整个牌局,目前看来,美国赢面最大,因为他们掌握着事件的真相,而共和国的花招最多、自己所代表的德国却又是最有可能窃取真相的,这场情报对弈大战到底谁能取胜,越想就越发觉得头疼,因为美国迄今为止到底在做什么、持何种态度,他根本就不清楚,他甚至觉得,自己的上司早就开始怀疑自己了。

“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迈克尔逊紧握着双拳,轻咬嘴唇苦思冥想,却剪不断理还『乱』。

*j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