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十五章 与君同行

第六十五章 与君同行

“本来该春节的时候就可以准你的婚假,让你早日成亲。耽误至今,实在有些对不住啊!”张宇端着酒杯,笑嘻嘻地看着一身大红装束的新郎和新娘。今天的俩人都是最幸福的,谢逸是满脸红光而新娘艾若琳白皙的脸颊早已红似苹果娇羞不已。“这一杯酒,算是我对这对你们的祝福!”说完,张宇示意一旁的周秦,俩人一一和新郎新娘碰杯之后一饮而尽。

“艾弟妹,一会儿代我向艾伯母伯父问好。谢逸,你先跟我出来一下!”

放下酒杯,张宇便示意周秦该走了,这艾家和谢家为了一场子女的婚事,将防城港市内最好的君豪酒店全部包下来,这每桌一百多元的酒席,一桌饭菜的价钱都快赶上一个中级工人的一月工资,就冲这架势,张宇都没那个心思久待下去,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事,容不得在这儿白吃白喝了。

“谢逸,你的婚期有一个月的时间。假期结束之后,你就去昆明陆军学院报道吧!”

“司令你这是照顾我?我可不不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人,我已经适应内卫队了……”[]大国无疆65

“我可不是照顾你,陆军学院、海军学院,两所院校都在近期内一一正式开校,部队需要一批有经验的老兵暂时进入学校帮助行政管理,当然也可以成为学员……对了,把你的烟给我一包,今儿出门忘带了!”

“这岂不是很不公平?人民军十余万人,论资历和经验,比我强的老兵成堆,为什么我能这么幸运?”谢逸说着,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烟递给张宇,“刚才散了几根出去,不是整包!”

“不要给我讲什么公平不公平,幸运不幸运!士官学校是未来三军的共同基础,陆军学院才是陆军部队的支柱所在。部队里的老兵确实不少,单兵作战能力出『色』的不乏其数,可有领导才能的并不多,在一定时间内需要的是更多有才能的军官而不是士兵。陆军学院才成立,不足的地方肯定很多,你带兵很有经验也很有想法,窝在内卫队里纯粹是浪费了,记得按时去报到。”

“对了,你赶紧回去吧!大厅里有不少人等着你敬酒呢!”张宇笑呵呵地向贵宾电梯走去,于然和周秦已经等了好一阵了。“老周啊,这场婚事看来咱们来得不是时候!”电梯里,张宇指了指三人各自的衣服,顿时三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和人家婚宴上的宾客简直没法比。

“这艾家以前是个地主世家,土地革命后就改做食品加工生意了。这些年没少发大财,所以现在光是南宁工业区就有三家食品加工厂,防城港港口工业区内也有一家工厂,所以她家是两头吃香人际关系颇广,今天的婚宴简直成了一个食品加工行业大小老板们的大聚会……”

“你怎么这么清楚?”

“前不久他们提出了一个食品商贸企业联合协会,牵头的就是艾家。”周秦说完,礼貌地示意张宇先出电梯。“我估『摸』着谢家也有打算进军食品行业,不过照我看来这行业已经接近饱和了,谢家要想再『插』进一脚……”

周秦的话传入张宇的耳朵,很快让他震惊得停下来,转过身问道周秦:“你的意思是,这场婚姻是有目的的联姻?不是谢逸那小子和艾若琳的情投意合?我怎么看他两口子感情还不错。”

“我也是猜测而已,世界大战是谁都能看得出来要结束了,做食品罐头的日子很快就要到头了,如果不及时调整企业产品定位和营销模式,估计食品行业的冬天会在战争结束不久便肆虐而来,企业改制需要时间和资源,艾家或许是为了寻找更好的出路,当然也是整个行业的一次勇敢尝试……”

“管它是不是有目的的联姻还是情投意合,只要俩人幸福就够了!”张宇坐上车后,闭目苦思一阵后,对着车外站着不上车的周秦问道:“不一起回南宁?”

“既然来了防城港了,我就顺便去拜访一下市委领导,南宁至钦州的高速路项目快要动工,这时候防城港市也想参与进来,而且非常积极,搞不好咱们可要弄出一个三市联合大工程……”

“那你忙吧!”张宇说完示意周秦关上了车门,升起了车窗后对于然说道:“你马上与后方取得联系,让他们准备好南钦高速项目的、艾家和谢家的相关资料。我们直奔昆明,我希望在南宁停留的时候能得想要的资料。”

车子很快驶出了地下停车场,刚一拐上街道还没加速就遇到一女在招手示意。“司令,是给我信的那女老师!”于然看到街边的挥舞手臂的女子,转过头来说道:“需要停车吗?”

“靠边停下吧,问问她是不是又有什么大事要揭发?”

最近就是因为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子的一封信,结果闹得张宇十余天没有睡过好觉吃顿好饭,好不容易赶上喜事儿。“又遇上了,真是冤家路窄啊!”嘀咕着,张宇直接躺下了,不管前座的于然和那女的商量些什么好事儿,张宇都没那个好奇心过问,这冤家每次遇上都没什么好事。

“司令,她说可不可以搭顺风车回南宁?”于然满脸严肃的问着张宇,他也对这冤家有点后怕了,什么时候遇上她都没什么好事儿。

“她怎么知道我们要回南宁?难道她有千里耳?”张宇吃惊地爬起来,很是茫然的看着于然。“咱刚才给你说事儿的时候应该是在地下停车场吧!那会儿可是一个人都没有,难道她天生异能?”

“不是,她和新娘是同校教师。今天的婚宴都是这女的特意请了两天假赶过来的,周秦是市长,离开婚宴现场只有回去的份儿,所以这丫头向新娘请辞的时候,这新娘就好心给她说可以搭市长的顺风车回去,坐客车拥挤得很……”当然于然肯定知道,这估计是谢逸那小子的刻意作为,相貌不错的黎晓冉和张宇还是合适的,而且于然自己也这么认为,但嘴上肯定不敢说。

“这女的是不是特别爱搭顺风车啊!周市长又不在,你……算了,叫她上车吧!”张宇还是觉得这女的再怎么说也立了不小的功,要不是匿名方式写信举报,估计还得给她颁发个啥奖励之类的,搭一次顺风车也算是补偿了,所以赶紧端端正正坐好,不忘把另一个位置擦拭一下,但愿自己的脚没给那儿留下啥东西,尤其是臭味儿什么的。[]大国无疆65

“张司令好!”

“你…你好!搭一下你的顺风车,先谢了。”刚一上车,黎晓冉就主动给张宇打起了招呼,不过张宇倒是有种做了什么坏事儿似的感觉,说话都吞吞吐吐的。

前座的于然把隔窗拉起后,后面就成了一个单独的小房间似的,打了招呼后谁也不说话,黎晓冉看着张宇车里的报纸,完全根本就没有和张宇说话的打算,张宇没什么可做便有点“坐立难安”。良久之后,张宇主动打破了尴尬。“既然同吃了一顿婚宴酒席,就算是有缘分。坐车就不用说什么谢谢之类的,要说真的谁该感谢谁,其实我还得感谢你呢!”

“你不用感谢我,我也不用感谢你!”

“什么意思?我有点被你弄昏头了。”张宇看着一旁的美女,浑身都像是长满了刺儿似地,而且说话也是锋利十足,往往面对这种人被骂了还不知道别人骂的是什么。

“你不用感谢我是指,我同学无辜被害事件理应得到一个公道,我相信事实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而凶手自然无法逃过法律的严惩,至于事件引发的其他事端,想必『政府』和党也会给予妥善处理,我只不过是让事件的真相提前告知于你了而已,你也顺利地将事件的真相、正确的处理都提前完成而已,我只不过是出于一个有良知的公民而做出了应尽的义务,当然为了我的好友就更加值得。”

黎晓冉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刚才所看到的报纸,也就是《人民周刊》上的头版内容就是写的关于去年春节的那场车祸事件而引发的一系列事情,人民自治『政府』已经高度重视,并且已经开始筹划由不少部门共同组织一个调查团,会调查出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必将严格执法……

“这我同意,也很赞赏你的勇敢,不过我希望你以后有信件可以直接寄往办公室,不要当街拦截我们的汽车递交信件……”张宇友善的看着黎晓冉,其意思就是你也应该为『政府』和我留点面子,不要被某些人认为一封情书竟然需要递交得如此轰轰烈烈。“还有,你说为什么你也不用感谢我?”

“是啊?我搭顺风车,其实不用感谢你!”黎晓冉转过身来,很是正经地看着张宇书说道:“这车上的可是『政府』的车牌,即证明它是公务车,用人民的纳税钱购置的『政府』人员外出办公用车。既然你都用来参加婚礼为自己长脸,为什么我就不能顺便坐坐舒适豪华的公务车呢?”

巧舌如簧的人见过不少,但张宇发誓从来没讲过强词夺理后竟然还能把别人唬住的,黎晓冉的一番表演让张宇彻底服了,估计这丫头只能让满嘴政治的大哥来说教才行。“这么说来,是我有违公务车使用条例在先。可你作为一个人民教师,也是拿人民税款,怎么可以在工作时间里随意请假外出呢?难道是今天的婚宴饭菜太吸引人了?”

“我……”

黎晓冉找不到话反驳,不过那大大的眼睛可是盯着张宇心里直发『毛』,雪白的脸蛋被气得红晕红晕的,再往下看那胸脯正由于气喘的缘故而波涛汹涌,当然不能再看了。重新抬起头来,正气凌然的说道:“好了,反正咱们都是溜溜空子而已,就当工作之余散散心罢了!”

“你当然说好了,你把人家都给看了个遍。不过,我倒看清楚了你的真面目。想不到多少美少女心中的堂堂人民军大司令,竟然是这么一个丑恶的登徒子。”

说完黎晓冉很是气愤地转过身去,并且将自己的提包放在了两人中间,俨然就是要划分界限,殊不知张宇还真需要在这么一个界限。俩人都斜靠在椅背上,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就是不说一句话,随着车子的飞快行驶,渐渐产生视觉疲劳直至入睡。

下午时分的公路上车来车往,但总体而言车流量并不是很大车速也就有点快,从防城港到南宁两百余公里的路程很快就在四个小时的中渐渐归零,但到了南宁后司机和于然都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了,这后车里坐着的俩人老半天都没反应了,一打开隔窗后,于然赶紧招呼到王师傅。

“你看着司令和黎晓冉老师究竟有没有那个缘分啊?”

于然看着后座的俩人的特别坐姿,张宇倒是坐得端端正正的,而那女的上半身几乎都压在了他大腿上,天然的舒服的人肉枕头,睡得可香了,而张宇的左手斜放在椅背上,右手可就有点不老实了,直接放在了女孩的腹部……

“需不需要叫醒他们?”

“你懂个屁啊!咋只会开车不会动脑呢?这时候的春梦是最无痕的,我找人去拿资料,你在这里守着。司令已经好久没这么熟睡过了,千万别他们吵醒了。”说完,于然关上隔窗鬼笑着轻手轻脚的打开前车门,慢慢悠悠的下车后再慢慢地把门给关上,然后才小跑着离开,深怕把车内的人惊醒了。

从太阳斜斜的挂在天边开始,到太阳即将落下地平线,当路灯发出亮光照明惊愕道街道的时候,车内的张宇终于先醒了过来,不过看到怀中的女子,惊讶得嘴巴绝对容得下一个鸡蛋。

“喂!喂!女同志,女强人,女…”张宇连叫几声都没把这丫头吵醒,又怕太大声让前面的人听到,发现了他和一女的相拥而眠,那可怎么得了。所以也只好一边摇晃女子,一边轻轻喊道:“黎大美女,该起床了……”

接连的晃动终于让黎晓冉醒了,不过醒是醒了,可这脸上的表情大概是被石化得僵硬了,大大的眼睛一直盯着张宇不放,似乎在询问张宇,究竟对她做了什么。一阵异常尴尬的时间过去后,她终于开口了。“我就知道你不是一个好人,占我便宜,我会让你好看的。”[]大国无疆65

“我的姑『奶』『奶』,你看看究竟是谁占谁的便宜。你该不会是睡你爸或者爷爷的大腿习惯了,把我当成亲人了吧!”张宇示意她注意注意究竟是谁躺在谁的怀里,而且他麻木的大腿此时正无声地开始诉苦了,为了尽快让这女的离开自己的麻木不堪的大腿,只能火上添油地说道:“虽说我们『政府』官员都是父母官爱民如子,可你也做得太够亲热了吧!你这叫我出去后,还怎么见人?”

“我见过不要脸的,可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明明吃亏的是我,你还装起清高了。”说着,变脸女皇就要作祟了,虽然没有像小女孩那样张口就哭,可这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还真是立马碧波『荡』漾,接着就要黄河泛滥了。

“我还真怕你了!”张宇说着,直接出手把她扶了起来坐好,正气凌然地说道:“前面的人是不会说的,今天的事情我会把它当成一级军事机密一样保密,绝对没人知道我们竟然做出了这种不堪之事……”

“你还说!”黎晓冉哭着鼻子指着张宇,很是气愤的说道:“刚才你说你是我爸爸或者爷爷,我早就成孤儿了你竟然还敢说什么……你真是个大坏蛋!司机,我要下车,我一辈子都不愿看到你了。”

黎晓冉最后的这几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这可把前面的早已回来的于然和司机吓了一跳,赶紧拉开隔窗后问道:“司令,发生什么了?”

“什么都没发生,好好开你们的车!”说完他才觉得车子好像已经停了,抓起一包纸后扯出一张递给梨花带雨哭个不停的黎晓冉,但却目光炯炯的盯着于然俩,说道:“你们最好把这事儿当成一级机密!”

张宇的话立马让于然猛然关上隔窗,俨然一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的样子。“好了我的大小姐,这儿还没到南宁城里。你要下车也不是时候,到哪儿去,我叫司机送你?我说错话了,你就见谅见谅。”

说着,张宇一张一张的纸巾不停地递给黎晓冉,这会儿的眼泪是止不住的往下流,简直一哭神级别的人物。

“你家真没什么亲人了?那你多大了?家住在哪里,在那所学校工作,我们好送你回去。”大半天后这神人才止住了哭泣,敢情是因为没了泪水了,但这时候张宇也有空子发问了,还不处理不好估计只能在南宁歇息一夜,明天才去昆明了。

“我是钦州贵台人,今年……你问我年龄干嘛,与送我回去有关吗?”黎晓冉立马给了张宇一个大白眼,不过看到张宇那副无辜的样子,突然止住了嘴,挤出一抹微笑后说道:“我在第二小学当语文老师,车祸过世的还有今天成亲的都是我的好朋友,以前我们在工大里一起进修学习的,当然你也是和她们见过面的……”

“那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常住学校里,直系亲属都没有了?”

张宇小心翼翼的问着,对于他而言,包括远赴美国的大哥张雨生,可以说落到这世界后可算是正宗的孤儿,对于黎晓冉这一女孩子的处境,渐渐有了些担忧,当然也对为什么这女孩子有时候『性』格刚烈、有时候却柔弱多变有了了解,此时更多的是一种同病相怜。

“你救的那位也就是我的最后亲人,从那以后我就成了孤儿。听说你和你哥哥也是孤儿?”黎晓冉抹掉眼角的泪水,很是认真地问着张宇。

“我和大哥张雨生并不是亲生兄弟,不过同样是落难异国他乡的可怜孤儿。偶然的际遇里我们结拜为兄弟,他年长我一岁,所以我叫他大哥……”

“那你们之前是不是都读过什么大学,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厉害……”

“我哪里厉害?”

“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你……”

“感觉我什么…”

……

月亮悄悄地爬上枝头,今夜的夜空下璀璨的不再是点点繁星,还有那淡淡的月光,以及月光下那静谧的大地。洁白的月光如同让整个夜空如同蒙上了一层薄纱似的,星光下的城市随着夜的加深而逐渐热闹,停靠很久的车终于启动了引擎,慢慢悠悠地开始奔赴下一个目的地,或许从此之后车的后厢里不再仅有一颗雄心勃勃但缺乏适度舒展的心,一个孤独的老男人,有人会甘愿与君同行……

:本章写得不好,也不要怪罪小子,感情方面的东西,已经达到我极限,我已尽力了,写不好儿女情长,请见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