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九一章 回来就好

第一九一章 回来就好

第一九一章

回来就好

透过干净透明的机窗,阳光已经照『射』进来,没有戴眼罩睡觉习惯的单奕被暖暖的阳光给逗醒了过来,眨巴眨巴双眼,凑到机窗前定睛一看,高高悬挂的太阳正气势磅礴的迸『射』光芒,让洁白的云海翻涌间更显温柔。百。

索快速进入本站[]大国无疆191

统一着装面带微笑的空姐已经推着餐车慢慢向自己靠近,她们微笑着和每一个刚刚睡醒的旅客交流着,询问有什么需要、可以提供什么服务之类的,轮到单奕之时,单奕僵硬的扯动出来一丝笑容,因为他实在无法拒绝那张温暖、阳关且温柔的笑脸,有些吞吐的说道:“我不需要吃喝,能告诉我还有多久抵达北京吗?”

单奕回国了,在行动组即将有较大行动之前,尽管他再三要求,耿飚还是让人将他送上了回国的飞机,回国所持的护照也变成了一个名叫王伊威的旅美华商,而飞机顺利从旧金山出发后,他也就不再去管自己是什么身份了,回家,是他最大的期盼。

一个小时后,共和国东北航空公司zdhp7051航班顺利的降落在了共和国首都国际机场的一号跑道上,飞机机轮触地前的那一刹那,单奕的双眼一眨不眨的望着窗外飞逝而过的城市风景,待机轮与跑道微微一震的吻上后,庞大而又沉重的洲际型大型喷气式客机开始减速滑行起来,一股难以名状的情感涌上心间。

憋着内心的激动之情,化名“王伊威”的单奕顺利的用货真价实的护照、身份证、机票等办理了入境手续,不过由于近期正值共和国卫生部下令海关检疫、入境人员身体检查等最为严格的时候,所以单奕也不例外的被卫生防疫人员待带到了国际航班进港等候区,所有旅客也都依次通过特殊仪器的检测后,这才得以出港。

走出航站楼、站在楼前的台阶上,单奕伸出了双手,像是要拥抱整个北京城一样,闭上了双眼静静的感受着祖国的阳光是多么的温暖惬意,呼吸着祖国母亲的气息,他有些『迷』醉了,双眼的眼眶也似乎被湿润起来,过往的人倒是见怪不怪,这年头经常有人从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回国后这么做,亲吻机场跑道的都有,单奕这么个简单的动作,谁都看在眼里没有记在心里。

然而,在航站楼前已经停了足足一个小时的黑『色』奔驰轿车里,后座上的谭励杰却看得很清楚,曾最让他骄傲和给予希望的蝰蛇回来了,他正感受着回家的感觉,所以他并未让副手去打扰单奕的清净,而是隔着车窗,表情复杂的看着蝰蛇,到底是什么样的思想包袱,把这人『逼』成了这幅模样?

时间差不多了,看到单奕拎起行李包就要拔脚离去,谭励杰这才轻咳了一声,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副手当即会意,打开了车门径直向单奕走去,铮亮的皮鞋、一身黑『色』笔挺的西装、一副黑『色』墨镜,单奕看了一眼来人,又瞥了一眼出航站楼之时就注意到的这辆黑『色』奔驰,那寻常人或许看不懂的车牌,但是他却知道是什么部门的。

二话不说,单奕笑了笑便迎了上去,主动的伸出手来握手之后,便将行李包递给了这派头十足的人,自己倒是很主动的去将奔驰轿车的后车门打开,果真不出意料,他看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北美情报司谭励杰少将,自己亦师亦友的难忘之人。

“怎么?我不应该来接你吗?”

见单奕稳稳的坐下并关好了车门,谭励杰看了前面一眼,司机当即会意启动了发动机,停在航站楼前太久的这辆黑『色』奔驰终于缓缓的离开,之前好几拨巡逻警察都见到了这辆奔驰,几个机场安保人员想让这辆奔驰从航站楼门前挪走,不过都被警察给劝走,开玩笑,看见那车牌,就算首都公安局局长来了都惹不起,不就是停车等人吗,犯得着去撵走吗?

远远的看着奔驰轿车终于接人离去,几个在远处临时充当“车位看护员”的警察也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即便让两个不知所然的安保人员赶紧去弄来几个三角锥桶,放在航站楼前让其他想要效仿的私家车没地儿可停。

奔驰平稳的驶上了机场高速,一言不发的单奕看够了车窗外的风景,远处那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的确是要比美国的还要高,那来来往往穿梭的车流,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多,人『潮』涌动,共和国的首都是如此的繁华,可他就是感觉自己好陌生,放在裤兜里的手指尖缓缓的轻刮那张虚假的身份证,他突然感觉自己或许很难融入这座钢铁水泥森林

“很陌生是吧?”旁座的谭励杰微笑着问道。

单奕并未回答,而是紧咬嘴唇的点了点头,长吁一口气后,这才扭过头来问道:“我想知道,您会怎么安排我?是直接退役回家养老,还是送去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以待重新服役?”

谭励杰听到单奕的问题,摇了摇头指着窗外道:“每一座高楼大厦的拔地而起,是因为有人在为它默默付出,而我们的国家民族也一样,繁华强大的背后,也有许多人为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所以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先放一个假,回去看看!”

“回去?”

单奕的脑海里像是被扔进了一颗石头似的惊起了一阵涟漪,他认真的想了想,这才意识到自己并未被祖国遗忘,至少他有关心他的组织还有一个家庭,而那个所谓的家,真的需要回去吗?

曾是共和国军情局北美情报司优秀特工之一的单奕并未是单身,在为秘密访美的共和国外交部副部长充当贴身保镖的期间,他就认识了在外交部就职的现任妻子,当时的单奕风趣幽默、能力出『色』更得到上司的重视,而且就连外交部副部长也都称赞有佳,所以几乎算是意气风发时的单奕,在认识作为访美成员中同声翻译的慕容琳之后,俩人几乎一有空就腻在了一起,直到外交部副部长启程回国,慕容琳也只能跟着回去。

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心醉沉『迷』的致幻『药』,私下里已经被同事们认定为“夫妻”的单奕和慕容琳二人,在慕容琳回国之后俩人都还在爱情余波里『荡』漾了很长一段时间,可相隔万里的二人最终不得不被世俗所嘲弄,作为商业大家独女的慕容琳父母坚决反对此事,不仅『逼』迫慕容琳和单奕断绝来往,还安排慕容琳去相亲。[]大国无疆191

结果,就如同许多的苦情局一样,单奕在执行任务之前接到了慕容琳发来的最后一封电报,慕容琳告诉了他怀孕的好消息让单奕兴奋难当的同时,却也看到了慕容琳提出分手的坏消息,原因并未陈述,但慕容琳却坚决表示会独立抚养孩子长大。

后来,任务几乎失败,单奕失去了搭档的同时,也失去了自己的女朋友以及孩子,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见到自己的孩子一面,便陷入了精神崩溃的边缘,而且当时风头很紧,北美情报司也就没有来得及安排单奕回国,而是让他到了新墨西哥州的第215行动组隐匿,更何况一直善于伪装情绪的单奕当时根本就没有让情报司其他人员感觉到他的异常,直到后来单奕在第215行动组的种种表现让谭励杰感觉到怀疑,正在美国波士顿公干的谭励杰这才飞赴新墨西哥州,找到了单奕并了解到了事情的始末。

谭励杰可不是个好人,他在得知自己的爱徒如此狼狈之后,回到国内第一件事并不是去向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中将报告在美国的公干成果,而是以北美情报司司长的身份出面,让军情局亚洲司帮忙找到了慕容琳一家的所有资料,资料包罗万象,甚至连慕容琳的父亲最喜欢那个酒店会所的小妞、慕容琳的母亲常去哪家美容院等信息都收集得清清楚楚,都快可以为她们家做出一份时间作息表。

强大的军情局并未直接出面,而是共和国国家安全局提供辅助,经过很简短的调查后,谭励杰就得知慕容琳并未答应她的父母去相亲,但在外交部的工作却是生生被父母强迫要求下辞掉了,慕容琳也被其父母送到了一家私人医院待产,而且请来了不少的女“保镖”照顾,俨然是隔离关押起来。

谭励杰并未有干涉他人家庭的癖好,他只是国家安全局那边的人帮忙照看一下,直到慕容琳成功产下一子后,谭励杰这才把消息告诉了在美国隐匿的单奕,得知这一好消息的单奕这才恢复了些人样,这也就有了后来他像是正常人一般在第215行动组工作,并且还特别照顾新人郭伟的一系列事情发生,当然他抽烟的坏习惯,还是没有戒掉……

看到单奕的样子,谭励杰只能摇了摇头,慕容琳的父亲并不是个好东西,要不是看在单奕的面子上,他早就让人把各种资料送到了纪检部门,各种各样的经济犯罪证据足以让慕容琳的父亲余生都在监狱里度过,可谭励杰并未这么做,因为他知道这些事情要让单奕来做才是效果最好的,更何况慕容琳的父亲似乎也知道自己发家致富的阶段里有太多见不得人的过去,所以在成功之后便不再枉法,反倒是时常以个人的名义或者是公司的名义大搞慈善扩大自己的公众影响力,这样一来,就算法制部门想要翻旧账,也得兼顾到社会影响,还真是一头老狐狸。

谭励杰从裤兜里拿出了一包特供香烟,这包香烟还是临行前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中将扔给谭励杰的,马丽华并无抽烟的习惯,但往往遇到麻烦或者困『惑』的时候也会抽烟解闷,因而特供烟她有的是,扔给谭励杰一包,却是特意吩咐给单奕的,她知道,单奕很会抽烟。

“给!”谭励杰将特供烟塞进了单奕的手里,并郑重说道:“这可是马局长特意让我给你的!”

单奕轻哼一笑,倒没有拒绝,而是熟练的拆开了包装后,便抽出一支来准备享用,『摸』了『摸』裤兜这才意识到上飞机前打火机被没收了,这时候一旁的谭励杰倒是递来了一个打火机,单奕只能笑笑,将香烟点着,舒服的靠在真皮座椅上吞云吐雾起来。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谭励杰副手通过后视镜看到了正一副享受样子的单奕,有些怒『色』转过头来,不过却被谭励杰给猛盯了一眼,悻悻然的只好坐回原位,他知道谭司长是不抽烟的,在这辆属于北美情报司的专车上抽烟的人,这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一支烟吸罢,单奕这才侧头问道谭励杰:“她还在那里吗?”

“没有,坐完月子后,她就要求父母把她安排进了一家幼儿所当幼教,一边照顾儿子,一边教育小朋友,生活得很好!”谭励杰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一口说了出来,心里终于轻松了许多。

单奕不再提问了,他将准备好的第二支烟『揉』成了碎末,打开了车窗伸出手,将手心中的烟草碎末抛洒了出去,看着越来越近的钢铁森林,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不用谭励杰吩咐,早就被特意交代过的司机立马就打出了变道灯,黄『色』的灯光一闪一闪间,大气磅礴的墨黑『色』奔驰驶上了一条匝道,并未驶往军情局总部所在的郊区,而是前往了市区,在车来车往人流如织的首都,价格并不算贵的奔驰并不惹人注目,偶尔几个侧目的,也是因为这车的特殊牌照,其中大部分也都是在路口维持交通秩序的交警,共和国首都北京城市人口不断膨胀,原本的地面公共交通系统已经难以满足日益增多的私家车辆畅行需求,许多重要干道、环线等动辄就会堵车,再加上不少地区要隔离出来修建地铁,因而首都的交通并不太好,尤其是中心城区。

奔驰车很守规矩的行驶着,而在这样动不动就堵塞成香肠似的路上折腾,后果就是一小时后,这辆直接逆行都可以的奔驰这次抵达了共和国首都科技产业园区内的一所幼儿园门前,入驻这里的企业几乎都是高技术型企业,而在这里工作的自然也是高收入人群,一辆价值不超过十万的奔驰显然不够吸引人们的目光,停在幼儿园门前,守候在铁门里的保安也并未侧目看一眼,顶多又是一个来看孩子的家长,开着奔驰有什么了不起,加长版的民用悍马都见怪不怪。

“需要进去吗?”谭励杰轻声问道沉思中的单奕,车已经停在了门口,单奕肯定知道。

良久之后,奔驰的车门还是没有打开,单奕像是成了植物人似的,足足木讷了一分多钟,这才叹了口气说道:“不进去了,我的战友正在冒险,我不想在这时候独自偷欢,还是回局里吧,行动估计已经有结果了!”

单奕说完,便闭上了双眼不再说话,早就知道可能会是这么一个结果的谭励杰只能让司机倒车,奔驰缓缓而来轻轻而走,期间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但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幼儿园里正带着一群小朋友做游戏的一名女教师看得很清楚,她在奔驰驶抵门外的时候,就看到了这辆奔驰,她『潮』涌的内心让她几乎想要立刻奔去,可她最终只能站着一动不动,眼睁睁的看着奔驰来了又去,最终只有那特殊的车牌影像回『荡』在心间。

“慕容老师,快和我们做游戏吧!”

大大的双眼、可爱的小鼻子,一个漂亮的小女孩拽住慕容琳的手,拉扯着要将老师拉入游戏的战团,她们好像打不过那群野男孩。

“好好好,老师陪你们做游戏!”

慕容琳破涕为笑,不再去想那辆奔驰为何不告而别,而他会在车里吗?奔驰轿车的车牌很明显就是那个部门的,他应该就在车里……这些问题显然也没有追思的必要。[]大国无疆191

城市就是在这样,往往城区内拥堵的路段都是泾渭分明,主要的出城干道往往只有在节假日或者周末才会拥堵,这一点坐在车里的谭励杰和单奕俩人很有感觉,顺畅的道路让他们才用二十多分钟就抵达了军情局总部,银灰『色』的大楼远远看去,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一办公写字楼,可周围随处可见的摄像头、高耸的高压带电网以及门口的武装岗哨,也都会让人知道,这里同样经营生意,不过做的都是合法杀人的买卖。

奔驰轿车顺利的通过了一系列检查,并很快来到了地下的专用停车位,人员通过专用高速电梯直接送到指定的楼层,可时间还是慢了些,第215行动组的已经结束了。

快步走进北美情报司的情报信息综合大厅,谭励杰早已恢复了工作本『色』,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像是谁都欠了他几百万似的,犀利的双眼一扫大厅里紧张繁忙的工作景象,便沉稳的走到了一个情报数据显控终端前问道:“行动情况如何?”

情报一级士官不敢怠慢,当即『操』作鼠标将几分钟前就收到了报告点开,这是第215行动组发回的行动报告——黑桃q已死。

紧跟着谭励杰的单奕,也站到了士官背后,“黑桃q已死”的几个字他自然认得,不过他更关心的,显然是报告中的正文部分。

时间来到美国新墨西哥州当地时间的4月5日晚,经过一连串的斗智之后,迈克尔逊终于按耐不住,由于德国方面一直在追问罗斯威尔事件的真相,并且德国国防军事情报局局长卡尔藤布隆都亲自发来了电令,让迈克尔逊务必在柏林时间的4月7日零点之前发回准确消息,换成新墨西哥州的时间,这也就意味着他必须在4月6日傍晚之前拿到资料,并以最快速度向国内报告罗斯威尔事件的真相,当然真相也可以只有一句话,那就是是否真的有外星人。

德国国内很关心外星人是否存在的这件事情,如果迈克尔逊能够证明罗斯威尔事件的确是因外星人飞碟意外坠毁事故所起,那么德国最高统帅部下令执行的补充核试验就显得很有必要了,而且德国海空军为此还将更加重视起来,将更为严密的监控整个补充核试验的过程,看一看是否真的有外星人前来捣『乱』,要是能抓住一两个,尤其是传言中很是先进的外星人所驾驶飞碟,那可对德国的科技发展裨益很大了。

当然,如果迈克尔逊发回消息称罗斯威尔事件并未关于外星人,而真的像是美国空军所公布于公众的那样,是一次失败的高空气象气球雷达实验,那么德国就将更加重视了,因为那也就证明他们之前在北非阿尔及利亚的核试验失败,不是外星人捣『乱』,哪儿就只有一个可能——人为的摧毁。

而距离最后的截止时间已经不多,迈克尔逊还得考虑自己窃取资料后全身而退的发完电报,并且还要做好撤离美国的准备,很显然他得让自己的时间更为宽松一些,因而就像共和国军情局第215行动组所预料的那样,黑桃q果真在4月5日晚就采取行动了。

4月5日晚19点23分,作为美国中央情报局新墨西哥州分局副局长的迈克尔逊本应该早就下班了,罗斯威尔事件让新墨西哥州为世人所知,但在此之前并无太多人知道这个地方,而作为美国很寻常的一个州,这里的反谍反间工作并不紧张忙碌,因而新墨西哥州分局的司职人员完全可以朝九晚五的工作。

迈克尔逊是一个工作狂,这一点负责大楼安保工作的夜间值班人员是很清楚的,而今天迈克尔逊似乎也和往常那样,下班后没有携带任何公文的来到大厅,例行公事的让安保人员检查了一遍是否有夹带资料后,双方都满意的微笑间,迈克尔逊很是潇洒的在出入登记薄上写下了自己名字以及离开时间,负责检查的保安也在后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迈克尔逊像以前那样拿出了自己的车钥匙,向保安道了声晚安后便哼着歌推门而出。

然而,迈克尔逊还没走完阶梯,便当即转身回来,重新推门而入,看见满脸笑容的保安,当即说道自己忘记带一样东西了,是自己要送给妻子的礼物,因为今晚就得送给妻子所以得赶紧回办公室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